111555 我不是英雄! - 附庸风雅乱弹琴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附庸风雅乱弹琴 > 我不是英雄!

我不是英雄!

[更新时间]2008-01-10 21:07:31 [字数]5169

我不是英雄!

    寒风,冷得刺骨!

    李四被推推搡搡押赴刑场,警车开道,驱散了指指点点的人们。李四没有听见哭,没有看见他曾施恩的大爷大娘们,感到一丝莫名的悲壮。说不清他此时的心情,象英雄刘胡兰,燕子李三,还是想做英雄的阿Q?挑挑担担的人们,个个象梁山好汉,却没有一个呐喊一声:“动手!”,于是李逵为首,板斧风也似的抡起来,砍出一条血路……他没有通知家属来,公安听从了他最后的遗愿,于是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他再没有机会听到娘的唠叨,再没机会听到爹的怒骂。

    李四是听着水浒的故事长大的,长大后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的武侠小说更是喜欢,尤其喜欢《天龙八部》里的乔峰,《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不管是上语文课,还是上物理课,他的书桌抽屉里总是暗藏着几本“英雄”的小说,被老师没收过几次,却因此与老师交上了朋友,时不时老师就跑来跟他借书,关系那叫“铁”。仗着长得人高马大,出门溜弯,小哥几个簇拥着他,威风凛凛的,常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颇显“英雄”本色。一次,路遇城管人员执法,那家伙,戴大盖帽的,戴红袖标的,如狼似虎,对付的是一个卖切糕的小贩,小贩苦苦哀求,又是作揖又是打千,言说“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七岁孩童”,城管人员哄堂大笑,说那小贩纯属放屁,“俺们公事公办,怎能因你怎样怎样就徇私情呢?”俨然包公在世,非要没收小贩的切糕车子,要他到城管大队讲理去。小贩抵死不从,双方越说越多,免不得动手动脚,正在急迫之际,小贩忽然看到了李四,大叫一声:“四儿,还不快帮你叔的忙!”,李四定睛一看,原来那小贩是当村的安大爷。李四嘻皮笑脸地上前拉起了偏架,拍着胸脯证明安大爷确实家中可怜,上有老下有小的,挺不容易,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俺李四的面子上就放过他吧!有李四和他那帮同学小哥们做掩护,安大爷趁机骑起车子就跑,一溜烟钻进胡同里不见了,城管这回可不干了,这不是往阎王爷的眼睛里插棒槌吗?揪住李四的脖领子举拳要打,情急之下,李四焉能吃亏,先下手为强吧,一顿老拳,将那城管揍得哭爹叫娘,热闹之际,110闻迅赶到,李四平生第一回被拘留。

    李四嘴角掠过一丝微笑,那次放假回家,安大爷对他那个热情,逢人便说“四儿有出息,将来是做大将军的料”。安大爷是农民,预言很不准的,高考时李四落了榜,永远失去了做“大将军”的机会。令人气恼的是,燕儿倒考上了大学,燕儿是李四的“粉丝”,也是李四的初恋情人,他爹是大款,跑业务一年就收入上百万。四儿和燕儿虽是同村,但燕儿却是天津户口,他爹早就给她买下了,到底是出门多,见多识广,买来的户口在升学时发挥了重大的作用,燕儿比李四高考成绩低三十多分,却“金榜题名”,紧跟着飘飘然跟李四说了声“古得白”,便象那天上的云彩一样飞走了。

    唉!李四长叹一口气,茫然四顾,只见天上一只孤雁,“嘎”地一声,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爹气急败坏,暴跳如雷:“早知这样,就不让你上这个鸡巴学了,白花了老子几年钱,到头来还是种地!”,娘絮絮叨叨:“人家狗蛋儿,早下来两年,挣了两万多块钱了,现在是瓦匠师傅,媳妇都娶进门了……”,李四闷头呆着,象个罪犯,双手抱头,眼看大地,听着门外传来的“依依哑哑”唢呐声,“人家张局长,儿子结婚,听说还没到正日子,礼钱就收了三十多万了”,娘说。“还有‘奔驰’五十辆,酒席二百桌,可那是人家的”,爹接着暴躁:“就咱家这不肖子,一辈子也别指望那样了”。

    “张家那小子,顶不是东西”,李四愤愤地骂道。那次在洼里耪地,爹逼着李四“锄禾日当午”,半天下来,果然“汗滴禾下土”了,可巧张扬开车回来,看到了李四的“熊”样。西装革履的张扬二十多岁就疏着背头,一副大老板的样子,“嘿!四儿,别他妈干了,瞧他妈那出息,我开车捎你回去?”李四脸一红,都是当村当款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张扬也没考上大学,仗着他爹是局长,腰板还是挺的那么直,丝毫没有点自卑的样子。机关向社会公开招聘“公务员”,张扬一招即中,摇身一变就成了国家干部,也不知从哪弄了张文凭,据说现在国家承认他是大本学历了。

    “我还得再干会儿,不然回去又得挨爹骂了”,李四虽勇,但天生的怕爹。“种这鸡巴行子能挣几个大钱?干一年不够老子一顿饭钱”,张扬“咣当”一下关了车门:“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说什么”,李四本来累得腰酸腿疼,气喘吁吁,听了张扬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你跟谁称老子,我才是你亲爹呢!”,听完这句话,张扬已经发动着了的车顿时又熄了火:“你这小崽子,老子好心好意捎你一程,咋惹出这么多废话,就跟你称老子了,你怎么着?”“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有什么了不起”,李四把锄狠狠往地上一戳:“还不是贪污受贿来的,逞什么能,老子还看不上呢!”,“你看不上受你的罪,老子有钱那是本事,惹恼了大爷,信不信我找人废了你,不拾抬举的东西”,张扬趾高气扬地说:“跟老子认个下头,叫声亲爹,老子随便给你找个工作,就能挣个千儿八的,何苦在这受罪”。“你!”,张扬软硬兼施大大咧咧让李四气炸了肺,“叫个爹”本是儿时孩子们在一块玩时的玩笑话,上小学时,张扬就闹过稀罕,老师留了作业,张扬对老师说:“老师,别让我写这作业了,我跟你叫个爹还不行吗?”,于是成为笑谈。儿时的笑谈成年人说起来很容易恼羞成怒,李四就是这样,张扬的话一句句戳到了他的痛处:“你跟我叫个亲爹,我一个月给你开一万块钱”。“哈哈哈哈!”,张扬哈哈大笑:“给我开一万块钱,好啊,我很愿意跟你叫声亲爹,不过,就怕你拆了房子卖了地也拿不出来!”,车喇叭一响,一溜烟地跑了。

    李四恨恨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就是有钱人跟没钱人的“阶级”差别,没办法的事!

    张扬结婚没挑好日子,偏偏赶上村里刘大爷去世。丧事冲了喜事在农村人看来是很不吉利的,张局长虽然是标准的城里人,对这事也感到很腻歪。刘大爷才五十八,把两个儿子供计出来,榨干了他所有的血汗,上学,盖房,娶儿媳妇,得多少钱呀!刘大爷是拿挑的瓦匠师傅,一砖一瓦地忙活了一辈子,到头来没有住过属于自己的一间新房子。儿媳妇都是外地的,便宜,儿子也没能耐,只能凑活。上半年还坚持着跟年轻人膘着膀子干,稍感觉不舒服就被查出了大病:癌。医院说要化疗,“化疗什么呢,到头来还是一死,不给小的们增添负担了”,刘大爷坚持出院,在家等死,他舍不得花钱啊,那是一个汗珠子摔八瓣挣来的,还得留着给孙子使呢。不出半年,刘大爷便一命归阴,出殡那天凑巧和张扬的婚礼赶在了一天。

东斗喜气洋洋,西头哭声震天,按老理儿,日子是不能改的,虽然张扬感到了浓浓的晦气。但谁也没有想到,晦气来得这么快……

    “李四,请你交待一下杀人的动机”,法庭肃穆,问声威严。

    “没什么杀人动机,我就看他们家‘牛’,心里有气。”

    “不说,我们也掌握了充足的证据,你是为了劫财。说,你把张局长家那三十万巨款弄到哪里去了”,审判官一字一顿地问道。

    累了一天的李四回家后又挨了爹的一顿臭骂,不为什么,就为他没出息。李四也脾气暴燥,秉承了爹的性格,但他又是个孝子,对爹的打骂从不敢还言,只能怒目而视,最多摔门而出。挨了骂的李四来到了刘大爷的丧事上,刘大爷已经火化,一个小小的骨灰盒就是那个曾经蹬梯爬杆的汉子,刘家孤门独户,穷得买不起一具棺材,只能丧事简办了。李四心情沉重,物以类聚,想到自己的未来不禁怒火中烧,陪着刘大爷的儿子哭了一会儿,出门奔了结婚的张家。

    李四在张家喝了不少的酒,一直到闹洞房的小孩子们走了还在喝,没有人敢再陪他,也没有人敢劝他,更没有人敢让他走。他的眼睛被酒精烧得红红的,发出了恶狠狠的毒光,让人心惊肉跳。张扬出来进去好几次,几次欲言又止,都被张局长拦了回去。最后还是李四的爹来了,一巴掌把李四打回了家。

    “你是什么时间做的案?”,法官高声问道。

    “什么时间?”,李四思索着,回到家他象死猪一样睡着了,他是带着眼泪睡的,觉得活得冤。刘大爷冤,刘大爷的儿子接着冤,爹妈冤,爹妈生养的儿子李四更冤。睡梦中,他突然变成了武林高手,飞檐走壁,象乔峰,象郭靖,象林冲武松,他回到了古代,成了大英雄。毛太公被他杀了,黄文炳被他杀了,黄世仁被他杀了,刘文彩被他杀了。杀得真痛快啊,他抢来了大把的银两,分给了穷人,穷人们把他高高举起,高喊着:“等贵贱,均贫富!”,好象是王小波喊的,于是大排宴宴,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喝”,他在睡梦中小声咕哝着。

    “你是在什么时间做的案?”,法官庄严的声音响起。

    大概在半夜前后吧,李四醒了,不知是懵懂还是清醒,反正他做出了吓人的决策,持刀夜闯张局长府。这是张局长在村里的老宅,他在城里有房的,别墅。但张扬的爷爷守旧,坚持喜事要在村里办,拗不过老爷子,张扬只好委屈地把媳妇娶回了村里。所有的灯已经熄了,李四蒙了脸,翻墙而入,逼近了张局长的卧室。张局长老家没狗,李四敏捷得象燕子李三,但毕竟不是武林高手,发出了“扑通”一声,和平时代人们警惕性低,大概人们都累了,这么大的声音没有惊动任何人。内室门虚掩着,李四很顺利地逼近了张局长床前,把刀横在了张局长的脖子上。“别喊!”,李四低声威胁。“我,我不喊”,张局梦中惊醒,仍在怀疑是不是还在做梦。“别喊”,他没忘了提醒哆嗦成一团的老伴,生怕歹徒行凶杀人。“钱在哪?”,李四简捷地问。“有,有,有,老伴,拿钱”,张局颤抖着说。张局的老伴忙不迭地开柜拿钱,那是刚收的礼钱,估摸着最少也得有三十来万,张局的老伴慌乱之际,突然碰翻了柜上的暖瓶,“咣当”一声,犹如晴天打了个霹雳,李四手一抖,刀入脖项,张局长当时毙命。

    张局的老伴惊呼一声,李四上前二话不说,一刀刺入了她的胸膛,提钱在手,翻墙逃命。

    李四连夜把钱分到了千家万户,他不敢把钱带回家,爹知道他干了“缺德”事后会揍死他。现在想起来,他甚至不太清楚钱都给了谁,扔钱的过程中,他似乎听到了警笛的响声,听到了张扬撕心裂肺的哭喊。本来他想留下几万零花的,但由于害怕,他象甩手扔毒蛇一样把最后一打钱也扔掉了。

    案子破的神速,局长被害,非同小可,这是小城有史以来最大最恶的案件,上级挂牌督办,限期破案,于是李四被捕。收赃工作也出奇地顺利,村中很多老百姓第二天便把从天而降的人民币交了公,局长被害,这钱成了烫手的山芋,早脱手早消灾。但李四成了杀人犯,任村里人谁也不相信的,直到李四娘絮絮叨叨成了祥林嫂,李四爹暴跳如雷成了疯张飞,人们才相信这是真的……

    “李四,男,二十四岁,××省××市××镇××村人,因仇富心理迫切,性格扭曲,酒后壮胆,连杀二命,罪恶滔天,判除其死刑,立即执行”,法庭严厉宣判。

    刑场在小城的西北角,李四小时候曾来过的,人们揪心地看,有人甚至露出了些许笑容,不知是因为局长被杀大快人心,还是因为凶手被斩拍手称快。李四尽力挺直了腰站着,显出宁死不屈的气派。对了,应该喊点什么才对,英雄不能死得默默无闻啊,喊什么呢?应该是“××××万岁”,或者说“替天行道”,梁山好汉的号召,李四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好词来,时间到了,再不喊就来不及了,唱首歌吧,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怕什么?对,就唱好汉歌:“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嘿呀依儿呀唉嘿唉嘿依儿呀……”.“啪……”,枪响了,那个脆声,李四觉得脑袋疼得厉害,禁不住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都睡到老爷儿晒到屁股了,还不起床,赶紧到地里给我干活去”,爹扬起了长满了老茧的巴掌。

    李四揉揉蒙胧的睡眼,敲敲欲裂的头颅,把手放到嘴里咬了一下,“疼”,才知道现在才是真的,曹雪芹说:“假亦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抬头一看,外面阳光一片。

《附庸风雅乱弹琴》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202/2033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