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黛玉临终前想要说什么? - 附庸风雅乱弹琴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附庸风雅乱弹琴 > 黛玉临终前想要说什么?

黛玉临终前想要说什么?

[更新时间]2007-11-07 22:52:08 [字数]2446

钻进名著肚子里之梦醒红楼之二十七

黛玉临终前想要说什么?

    林黛玉,在《红楼梦》中担任“悲剧一号”角色,她貌美如花,才华横溢,对贾宝玉爱得死去活来。在她的世界里,爱情是自私的,所以她要求贾宝玉只能对她自己好,不允许贾宝玉哪怕对别的女孩子有一丝丝的好感,但偏偏贾宝玉是个风流性格,对所有的女孩子充满博爱胸怀,所以一点点小事往往把林黛玉气的流泪乃至吐血。平常贾宝玉对薛宝钗、史湘云乃至一些小丫寰如晴雯啦袭人啦金钏啦五儿啦好一点动手动脚的不安分,林黛玉只不过暗暗生一些闷气,心想有朝一日能嫁给宝玉一定得帮他改掉这些恶习,但当她偶然得知某日正是贾宝玉与薛宝钗的洞房花烛夜,且全家人怕她生气都瞒着她时,仿佛响晴的天打了个霹雳,不由得气得她花枝乱颤,大口吐血,亲手焚了一生中费尽心血写得情意绵绵的诗稿,直声叫道:“宝玉,宝玉,你好……”,便一命归阴。

    红颜薄命,黛玉话没说完便魂归离恨天去了,那么,她临终前到底想说出什么话呢?

    “宝玉,宝玉,你好狠的心啊!”,想当年,你到我那屋里来玩儿,我正在床上午睡,你撒娇赖猫的不走,非要与我睡在一个枕头上,我让你到外屋去拿一个,你不肯,我只好把自己的枕头让给你,我二人在一个床上对面而卧,那时是何等亲密!第一次与你离得这样近,第一次看你这么真切,你的左边腮上有钮扣大小的一块“血渍”,也不知是你又吃了哪位女孩子的胭脂膏子,是我,用自己的帕子亲手替你揩试,那块帕子我一直都留着,当做我们爱情的信物,你闻到了我袖中发出的香气,醉魂酥骨,借打闹为名,我们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你膈肢我的痒痒,编排我的笑话,我把你按在床上,哈哈笑着拧你,早忘记了男女之别。自古道,男女有别,我一个大姑娘家,跟你的关系亲密如此,难道还不能表示我对你的真心吗?到头来,你竟狠心与你的薛家姐姐洞房花烛,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宝玉,宝玉,你好卑鄙无耻啊!”,那一次,我因你到宝钗处玩妒忌生气,你劝我说:“你这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我虽糊涂,却明白这两句话。头一件,咱们是姑舅姊妹,宝姐姐是两姨姊妹,论亲戚,他比你疏。第二件,你先来,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的这么大了,他是才来的,岂有个为他疏你的?”,我听了你的,把这当做是你对我的爱情表白,破涕为笑,却原来是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在骗我啊,明着说一套,暗着却喜气洋洋地跟你的宝姐姐入了洞房。想当初,记得我俩赌气时你曾说过,我死了你便出家当和尚去,如今,我要去了,你个卑鄙无耻之徒,不但没有出家当和尚,还要享受人间四大乐趣之一的“洞房花烛”,你真是个披着人皮的狼啊!

    “宝玉,宝玉,你好个下流的东西!”,记得我们一块看《西厢记》时,你逗我说:“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自古“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就认为我就是你眼里的西施了,故意装做生气似的不依不挠你,你赌咒发誓连忙哄我,哄的我信以为真,认为你是爱我一个的。没想到,你和你的哥哥贾珍、贾莲一样,都是色胆包天淫秽下流的货色,我就怀疑,金钏被开除自杀有没有你的责任呢?先前我还疑惑,现在看来,你肯定调戏人家了,被舅舅贾政打你,纯属活该,自作自受。依你的品性,袭人就不用说,早就让你破了身了;你曾到侄媳妇秦可卿房中睡在她的床上,跟她也不可能清白;晴雯被无故开除,你敢保证说没你什么事?;跟五儿只见过一两面,你就惦记着要让她到你的房里当丫寰,难保不是想包藏祸心?如今,你要明媒正娶的是你先前口口声声并不爱的宝钗姐姐,而不是你曾日日缠绵的林妹妹,你好下流!

    “宝玉,宝玉,你好让我疑惑啊”,说你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欺骗,我现在都又信又不信,那次,我的丫寰紫鹃骗你说我要回苏州去了,要跟你分别了,你急得什么似的,呆呆地大病一场,我的心里好感动啊!又是为你的病着急,又是为你的一片心意而惊喜,通过那次经历,我坚定了将来一定要非你不嫁的决心。人生一世,知己难寻,记得有一次我假装羞恼你的纠缠,骂你是我命中的“天魔星”,是啊,难道你不是我前世的冤家吗?我们一块作诗,一块游玩,一个桌上吃饭,甚至于一个床上睡觉,你有心里话对我说,我有心里事对你讲,我生气了,你哄着我,我高兴了,你同我一块欢呼。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突然之间,这一切成了南柯一梦,突然之间,我不认识你了,突然之间,你成了伪君子、小人,突然之间,你要跟另外一个你原说不爱的人成亲。贾宝玉,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都说女人心,似海深,我现在感觉男人心,也让女人看不透啊!我自恃聪明一世,却原来没有看透自己心爱的男人!

    “宝玉,宝玉,你好可恨啊!”在我临终之际,你也不来看看我,送我一程,让我知道你到底是啥心意,你不能让我糊里糊涂地走啊,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难道你有不得已的苦衷,难道你病得不醒人事了,难道你被什么力量胁持了不成?这个大观园里,过去人人爱我,人人宠我,现在都到哪里去了?都去参加你的喜事去了吗?你的玉丢了?摔碎了?该不会你的魂也丢了,也摔碎了吧?对了,肯定是你的魂也丢了,也碎了,别着急,宝玉,可恨的宝玉,我这就去,这就去帮你找回来……

    “宝玉,宝玉,你好好过吧”,刚才警幻仙子亲自来接我了,灵光一闪,我已醍醐灌顶,原来我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一株绛珠草转世,你乃赤瑕宫神瑛侍者,曾以甘露灌溉于我。我是为报恩才来世一遭的,如今我心已碎,泪已尽,帐还完,要回归太虚幻境去了。如今我不再爱你,也不再恨你,因为经历了一翻尘世历练,使我知道了“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一切皆是空的道理,可惜我不能告诉你了,你在尘世,还有两年光景好过,两年之后,让我们在仙界再见!

《附庸风雅乱弹琴》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202/367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