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茅于轼,农产品价格低真的怪市场吗? - 附庸风雅乱弹琴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附庸风雅乱弹琴 > 茅于轼,农产品价格低真的怪市场吗?

茅于轼,农产品价格低真的怪市场吗?

[更新时间]2008-11-29 05:57:49 [字数]2326

茅于轼,农产品价格低真的怪市场吗?

    中国大部分农民还很穷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农产品价格低。如果纯种地的话,用机械化管理,除去耕、耩、收的机械费用、浇地电费、化肥农药等项,既便不算人工,也赚不到什么钱。所以很多农民采取了“保本经营”,除不得不种足自己的口粮,以免造成庄稼人守着土地花钱买粮的笑话外,农田撂荒、隔季种植成了常有的事。余粮并不能给农民带来收益,让人想起了叶圣陶的小说《多收了三五斗》。谷贱伤农的原因,放到旧社会,当然是阶级剥削。放到现在,人民当家作主了,剥削的概念不让提了,于是就有经济学家找出其它原因,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找出的原因是:“马克思经济理论说劳动创造财富,这话其实不对。劳动最多的是农民,但农民也最穷。不过我不认为这是由于剥削造成的,因为农产品价格低是由市场决定的,并非是谁在操纵。”

    茅于轼的结论,把农民的怨气转嫁到看不见摸不着的市场上。农民穷了,没有阶级压迫,没有谁在欺负你,罪过是市场,罪过在于你素养低,没有搞懂市场。他的结论,农民不应只是会种地的农民,还应该是一个个精明的商人,是一个个洞析市场动向,纵横捭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专家,否则谷贱了,你穷了,纯属活该。市场是个什么东西?让想恨想骂的农民摸不着头脑,满世界找不到自己穷困的“仇人”。于是被冠以“素质低”的农民只有“不怨天,不怨地,只怨自己不挣气”,“苍天啊,大地啊,哪位天使大姐替我出出这口气啊!”,千错万错就错在自己生错了地方,谁让自己是农民呢?于是他们的方法,就是千方百计砸锅卖铁也要供计儿女“出息”了,去当官,去当工人,去当军人,去当商人,就是不能重走父辈的老路去当农民。因为农民象多收的余粮,就是公开拿到市场去卖,也卖不上好价钱。

    农产品价格低真的是由市场决定的吗?依老农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农业大国,原先讲究“士农工商”,农民的社会地位仅在当官的“士”之后,远在工人和商人之前。但新中国建立之后就不同了,国家城乡二元制的政策人为降低了农民的社会地位,在上学、参军、劳保、养老、补贴各种福利待遇面前都是“二等公民”。他们唯一的技能是种田,但种出粮食首先要交公粮,交农业税,剩下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才是自己的。那时的粮食价格,完全是由国家控制的,高与低无所谓,因为根本就不许你卖,你也没得卖,吃还不够呢。改革开放后,国家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第一次吃饱了肚子,才有了卖余粮的想法。近年来,国家又免除了皇粮国税,反过来实行种粮补贴,按理说,农民想不富都难!

    但靠种田为生的农民却没有富起来。首先,中国的农产品价格并没有真正进入国际市场,既便是现在,除了大豆之外,中国目前几乎所有的大宗粮食价格都远低于国际粮价。为什么除去大豆以外呢?因为中国大豆的进口依存度超过60%。大豆要进口,价格人家说了算,市场说了算,你就是中国的国务院总理那么大的官,也无法干涉。其它的农产品价格就很难说了,2006至2007年,在国际粮食市场价格高扬时,政府依靠强大的粮食储备成功地维持住了国内价格的相对稳定,国内粮食价格增幅皆远低于国际市场价格增幅,粳稻价格甚至还略微下降。说白了,国内的粮食价格高低,是由国家政府控制的,哪是什么市场?全世界目前还至少有8.5亿人饿着肚子睡觉,所谓物以稀为贵,卖粮如救命,世界粮食价格想不涨价都难,但这与中国有余粮可卖的农民无关。

    政府为什么要保持粮食较低的价格,这是由有中国特色的国情决定的。什么叫市场?说白了就是有买有卖,价格双方协商敲定。但关于粮食的买卖双方并不是平等的社会关系。卖方是农民,受城乡二元制的影响,社会地位在中国最低。中国的农民自古以来还以吃苦耐劳著称,只要能吃上饭,他们一般不会跟强势的政府管理者讨价还价,低人一等都习惯了。另外,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没有一个能代表他们说话的有效组织,打天下时也仅是一个同盟军的身份,因此既使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是一盘散沙,凝聚不成一个有力的拳头;相对来说,买方则是高人一等的公务员阶层,工人阶层,商人阶层等,他们在这个社会上相对于农民来说是即得利益阶层,国家更看重他们。因此他们在决定粮食价格上占主导强势地位,说一块一斤就一块一斤,说八毛一斤就八毛一斤,在事关自己切身利益的情况下,他们怎么会同意粮食涨价呢?国家国家,可以看做是一个大家庭,居家过日子,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粮食一旦出了问题就是“要命”的问题。为保证社会稳定,确保国家发展进步和长治久安,保持粮食价格较低,实际上是政府领导者的心愿,也是中国社会现实的基本要求。

    茅于轼的说法,完全有资格做国家训民的代言人。不过,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愚民政策吃不开了。你以为你是经济学家,农民老百姓就听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忽悠吗?中国的农产品价格,实际上是半市场半计划,或者说有计划的市场。如同孙悟空,永远蹦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国家这样做,事实上是牺牲农民的利益,保证社会肌体的有效运行。对农民来说,粮食价格的上涨永远不会赶上农资成本的上升,农民不愿意种粮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此。国家免除农业税,实行种田直补政策,实际上是为了给农民牺牲利益的补偿。如果农民表示感恩说“谢谢”的话,国家政府应该象雷锋一样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牺牲了农民利益,承认就是了,中国的农民是世界上最纯朴的农民,不会跟国家计较的。象茅于轼说得怪罪市场,还不如直接说怪罪农民自己生得贱,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想让老农不急都难。

《附庸风雅乱弹琴》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202/43637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