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问苍莽大地,谁主沉浮?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问苍莽大地,谁主沉浮?

问苍莽大地,谁主沉浮?

[更新时间]2007-10-16 15:54:57 [字数]5857

200562日)问苍莽大地,谁主沉浮?第一编

对话篇

问苍莽大地,谁主沉浮?——《湖南与世界》记者与廖进中关于改革开放的对话

记者问:对于经济学,人们似乎有不同的定义和解释,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您是如何理解经济学的?

廖进中答:一般的教科书上说,经济学研究的是稀缺资源的有效配置。但“谁”去配置?配置的资源是“谁”的?这个本应是经济学研究的起点和基础的问题,我认为,在中国当今的经济学研究中并没有解决。在市场经济改革中提出要“重塑市场经济的利益主体”只是朝这个方向的进步,但离问题的完全解决尚有很大的差距。所谓“谁”,当然是指“人”。请注意,我指的是个人或私人,是指老百姓或小人物,这是经济学研究的最小的也是最基本的分析单位,就好像普通物理学研究分子、普通化学研究原子一样。所以,我对经济学的理解是:经济学应该是一门研究人与人的行为的科学,它必须直面改革与开放的现实,与时代一起前进。伟人毛泽东早就叩问过:“问苍莽大地,谁主沉浮?”我们今天的市场经济改革就是在回答这个“谁”的问题!落实这个“谁”的问题!问:研究“人”的科学?那么,经济学研究的“人”与其他学科、特别是其他社会科学研究的“人”如何界定其范围?

答:经济学研究的是自利人的行为。当今我们享受的一切物质文明,都是人类为个人名利所驱动而获得的成果,这是经济学最原始的规律,如果违背它,就会受惩罚。我们在经济领域曾经像在道德领域里一样,把人视作高尚的圣人,提倡无私为公,越大越好,越公越好,结果把国民经济弄到了崩溃的边缘,倒是允许人们在自利基础上的自由发展、自由交易的这几十年,人民生活水平空前提高,也才有能力去搞“希望工程”、“慈善事业”、“志愿者”等精神文明了。所以,我从来认为我们的体制改革应抓所有制改革,从充分研究个人的经济利益出发去研究如何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创造热情和首创精神。“苍莽大地,谁主沉浮”?要让老百姓“主沉浮”啊!问:对所有制改革,你还有什么更深的见解?

答:在中国进行所有制改革,涉及如何认识社会主义这一根本性问题。什么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是消灭‘无产阶级’”!这是我在我的研究生课堂教学中提出的一个新命题。说它“新”其实并不新,它与“社会主义就是消灭资产阶级”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是相辅相成的。说它“新”只是说它的看问题的角度、思维的方式是“新”的,而这在某种意义上说,又是革命性的。以往,我们只注重“剥夺剥夺者”,且成了一种思维定势,以致僵化,但更为重要的应该是在“剥夺剥夺者”的同时“‘剥夺’被剥夺者”,即把“无产阶级”变为“有产阶级”,使我们所有的人都成为“有产者”。这就是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革命和建设的目的!问:不错,很有新意,对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很有启迪。请问:如何使无产者成为有产者呢?

答:“耕者有其田”、“工者有其股”、“居者有其屋”……使老百姓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私产”的存在,并让其行使处置权、经营权和收益权,这不就成了“有产者”?我们近几十年来的改革,不正是在做这些事吗?问:“工者有其股”,是否可以再讲详细一点,特别是关于股份制的属性问题,众说纷纭,您有何高见?

答:股份制是现代企业的一种基本的组织形式,从本质上讲,它是反映社会化生产规律、能有效解决资本个人占有与生产社会化矛盾的一种现代公有制形式,或者说是一种共有制形式。共有制或现代公有制与传统公有制的根本区别在于:共有制是具有一个一个明确产权支点的公有制,而传统公有制是产权支点不明确,名为人人所有,实为人人没有,大锅饭一碗。在现代公有制或共有制下,个人所有或私有是走向社会所有或公有的基础,个人投资的总和以法人形式形成产权界定明晰的现代企业制度。对于个人与社会、私有与公有的关系,人们完全可以用唯物辩证法处理“个别”与“一般”’、“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原理进行统一性说明,那些至今尚在对股份制进行“公有”、“私有”或“控股权”、“控制力”分析的理论是形而上学的。因此,股份制改革是一种具有重大意义的改革大政策,我们应加速它的推行和完善。问:按照您的这种理论思路,发达国家岂不比发展中国家更接近社会主义,因为相对的说它们的股份制应是最完善的?

答:社会主义的实现应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这是马克思的思想,但后来在实践中偏离了马克思的设想,所以才有苏联模式的解体,才有中国的改革。以这种思路去进行逻辑推导,发达国家早于发展中国家进入社会主义应该是合理的。但请注意:历史与逻辑不是一回事,而且社会主义不仅仅只是一个经济概念,我们还必须从其他方面进行分析和研究,但那不是今天所要讨论的。我想附带说的一点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时,我重读了它,并萌发了这样一个观念:我们的党为什么叫“共产党”而不叫“公产党”?我认为,传统的公有制体制是误把“共产党”弄成了“公产党”,而我们现在搞市场经济股份制的共有制改革恰是共产党奋斗目标的回归。您同意我的看法吗?问:前面我们说的主要是“改革”方面的问题,我们现在可否转换一个角度,谈一谈“开放”方面的问题?

答:开放是改革的必然,市场经济从本质上看也是一种开放经济,所以谈不上转换角度问题。特别是在世界市场经济一体化的条件下,我们更应这样来认识改革与开放的“一体化”。问:“改革开放一体化”,怎么理解?

答: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经济最重要的趋势特征。20世纪90年代以前,世界还存在着许多非市场经济国家,即使在市场经济国家之间也存在着大量的贸易与投资壁垒,因此,世界市场实际上是被分割的,并不具有真正的全球性。而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经济体都已经认同了市场经济体制,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成立使多边贸易体系更进一步完善和规范,多边投资体系也正在建立之中,国际货币基金(IMF)也正在完善成类似于中央银行的国际机构。总之,由于经济技术条件的变化,各国的经济国界正在模糊,市场已成为领土,国家经济或民族经济正在逐渐融合而形成全球经济。在这种情况下,改革不是我们原来理解的只是一个国内经济问题,还应是一个与国际经济接轨的问题,是一个学会与世界各国共同生产、生活、工作的问题,是一个以世界经济为坐标、为参照系、为催化剂进行转体的问题,因此看来,开放又是改革成败的前提之一。实际上,我们改革的动因之一就是在与世界的对比中发现我们大大落后后的一种回应。问:您对开放的意义看得这么重,能否谈谈您在这方面的理论创新?

答:理论创新不多,但现实思考倒不少,因为近几十年来我的教学和科研主要是在国际经济和贸易领域,我的见诸文字的成果乃至在全国获奖的项目主要也是国际经济贸易方面的。说到创新,我曾提出过“市场领土论”。所谓“市场领土论”,它的思想实质就是在当代的“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条件下,“领土”的地域概念逐渐向市场概念转化,在国际经济活动中,市场比领土更重要,市场是人类最重要的生存空间和发展空间。未来的世界竞争主要不是通过军事手段对“地域领土”的瓜分,而是用经济上的市场开拓来使各国领土获得经济意义上的延伸。所以,我们一方面应主动地把各国的资本引进到我们的国土上竞争,来启动我们的经济发展,培育出符合国际竞争程序和精神的新的市场;另一方面,则应把我们具有独特优势的生产要素推向国际市场即跨国经营,在国际生产体系中占据应有的具有战略制高点意义的位置,全面提高我国的国际竞争力。问:我们是否可以把问题讨论得更具体一点,比如说,跨国公司对民族工业的“威胁”问题、外来工业对国内市场的“挤占”问题?

答:您提的这两个问题确是目前理论界讨论的热点问题,也是国人议论纷纷的焦点问题,我的观点已用《国际竞争与我国民族工业发展》的论文形式发表了,并被人民日报及多家权威刊物、文集收录,我这里只引用该文中的一段作为对您的回答:“彩电、冰箱、洗衣机、空调等现在已经成为我国的新兴大产业,这种发展过程正是通过对外开放,进口零部件,特别是关键技术和生产线,通过与外来企业的合资、合作而使我们迅速赶上世界先进水平的。如果我们固守传统的‘自力更生’的观念,不进入国际经济,不参加国际分工,不冲击或调整一批旧的产业,那么,这些新兴的工业不会在我国有这么快的发展,更不可能这么快地进入寻常百姓家。”至于谈到“威胁”、“挤占”之类,实质上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如何在全球一体化条件下和国际市场与国内市场联通条件下,迎接国际竞争的问题,如何拓展我们自身的“市场领土”问题。问:请把这个问题再讲透一点?

答:我曾经在《国际贸易论坛》发表过一篇《关于“复关”与对策研究的几点思考》的文章,其中有这么一段:“……笔者常想,国产客车跑在公路上,防风玻璃总是噪噪作响、震动不已,这难道也是我国技术水平低的问题?难道一个把卫星送上天的民族连挡风玻璃的安装技术也未掌握好?……思来想去,最后的结论只能是我们企业、特别是国营企业的运行机制太落后,太不适应市场竞争和国际竞争的需要,由此看来,‘复关’对策研究,还是应举企业机制转换的这个‘纲’。”我们迎接国际竞争的核心问题是改革问题,制度创新问题,也就是我们前面谈到的通过改革使每一个个人都感受到利益的压力和激励,那么由个人集合而成的企业就必然具有竞争力,而广大企业的竞争力实质上就是代表国家的竞争力。问:目前,我国的就业压力很大,人们认为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外资对国内市场的挤占,您能否对就业问题谈谈看法及解决的思路?

答:我们这一代人是下岗失业最直接的承受者。30年前我们几千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上山下乡难道不是比下岗更具心理震荡和社会震荡的失业行为?当时我们国家并没有改革,也没有开放。所以把下岗失业与改革开放作内在性的联系是不科学的,甚至是错误的。就业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必须有大思路大手笔大战略。除了大力发展民营经济、鼓励百姓创业,我近来一直在思考这么一个问题:家庭和社会是一对相互区别、更相互联系的概念,为社会服务是工作,难道为家庭服务就不是工作?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生活质量提高了,培养教育好了子女,难道不是为社会、为国家作贡献?如果从产业结构上划分,家庭服务应属于第三产业中的主导部分。所以,我认为,应大力发展家政服务业,家庭成员也应有所分工,有人为社会服务,有人在家中“上岗”。如果这种思路能被接受并辅之以政策上的调整,比如说给在家“上岗”的人以固定的名份和社会保障,那么,就可以极大地缓解社会就业压力,我们的社会就会更和谐,我们的生活就会更美满。可惜的是,这种思路往往被“女权主义”所否定。问:您是否赞成“妇女回家”?

答:有一个观念必须澄清,即“妇女回家”和“妇女解放”问题。“回家”与“就业”无论在思想观念上,还是在政策操作上毫无共同点。从理论上讲,男女双方均可回家“就业”,“谁回家”?“谁在这时回家、谁在那时回家”?不在“性别”差异而在分工“需要”。当然,不可否认,实行这一政策的实际后果可能是妇女在家“就业”的比例要大大高于男人,但笔者常想:在中国社会,一个妇女,忙了外面忙里面,忙了公务忙家务,这到底是“解放妇女”还是“捆绑妇女”,是“减轻妇女负担”还是“加重妇女负担”?记得“人民公社”时期的农村妇女,特别是像我妈妈那样的整天忙碌不已、操心不止、疲惫不堪的农村妇女,地里农活没比男人少干,百斤重担没比男人少挑,可收工回家后却要比男人承担不知多多少倍的家务事,难道那是“妇女解放”?妇女解放问题是一个社会发展问题,社会生产力发展了,劳动生产率提高了,人们收入增加了,家庭丰裕了,社会文明了,政治民主了,妇女解放问题必将迎刃而解。值得我们欣喜的是,社会进步到今天,改革开放到今天,“小康社会”建设到今天,为妇女解放提供了最好的物质基础和文明基础,“男女平等”的理想正在逐步得到实现。只是要注意,妇女的平均寿命本来比男人长,可我们目前的退休政策“硬性规定”妇女比男人起码早退休5年,这倒可能是需要改进的“性别歧视”。问:有人说:“湖南是出政治家、军事家的地方,而不出经济学家”,您是如何评价这种说法的?

答:谁说湖南不出经济学家?在近代史上,因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从而成为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大学者魏源就是湖南邵阳人。近年来在我国兴起的消费经济学不就是诞生在湖南吗?以“超边际分析”形成新兴古典经济学派的著名经济学家、我在20世纪60年代就结识的老朋友杨曦光即杨小凯也是湖南人嘛!湖南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是我们本地未能形成一种经济发展和经济学研究的良好氛围,这与“湖湘文化”的影响有关,与对经济学的认识有关。经济学是一门“经世济民”的致用之学,应重视对它的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应有给予比伦理学、文学、历史学研究及研究人员更为重视的社会环境,而这一点,湖南是做得还不够的。我思考着这么一个问题:湖南花巨资建立“毛泽东文学院”,为什么在经济改革的理论和实际研究的热潮中,不去建立“毛泽东经济学院”呢?经济学与文学到底谁的基础性作用更大些?毛泽东思想中的经济思想与文学思想的比重以及它们对社会的影响到底谁更多些?如果我们敢于直面总结、研究毛泽东经济思想的得失岂不是意义更大些?问:最后,您能否谈谈您是怎样走入经济学研究道路的?

答:经济活动是人类最基本的实践活动,实际上人人都在实践着、思考着经济学问题。就我而言,我是从懂事开始就在生活的逼迫中思考经济问题了。我的年龄决定了我相对于比我大和小的人更强烈地有“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是两种体制两重天”的切身感受。哪怕只比我早一年上学的人,因为他们幸运地于1965年进了大学,进入了国家的“保险箱”,吃上了传统公有制的“大锅饭”,而我们则是1966年高中毕业后因“文化大革命”而没有大学上,只有“上山下乡”;比我小一辈的年轻人,那更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年代。当连红薯也填不饱肚子时,我反复在思考:几亿农民“战天斗地”搞农业,为什么还要挨饿?如此下去,我们又怎么去“解救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人”?为什么农民哪怕只在自家门前种一棵蔬菜也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和所谓“影响集体经济”而予以砍掉?当然,作为我的一门职业、进行经济学专业研究则是改革开放后,是高校经济管理学科恢复和建设需要的结果。正是通过过去的疑问和现在的研究,使我深感我国改革开放道路的宽广和伟大,中国将从此走上“与世界同步”的富强繁荣之路。作为一名经济学研究者,我将继续以毛泽东的名言——“问苍莽大地,谁主沉浮”激励自己,以独立的精神去探索奥秘,追求真知!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498/903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