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现代经济如何理解财富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现代经济如何理解财富

现代经济如何理解财富

[更新时间]2007-10-16 16:20:43 [字数]5424

现代经济如何理解财富  第三编

争鸣篇

现代经济如何理解财富——我和比尔·盖茨的“梦中对话”

不知是这几天我在网上发表了《“社会主义”必须建立在“资本主义”基础之上》后,各种时隔多年、重新看到的“挂社会主义羊头,卖资本主义狗肉”、“资本家”、“剥削”、“掠夺”、“人吃人”之类的字眼过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早几天的一个晚上居然做了一个“奇梦”:不知是在一个什么地方与“比尔·盖茨”相遇且还有过一段断断续续的对话。事后想起来,“奇”归“奇”,但它对我和网友们之间的讨论也许不无益处。当然,正因为是“梦”,所以就不要太认真,“梦话”而已,尤其请不要误解为“做梦也想‘复辟资本主义’”。

 

廖:您、您、您是……谁?您这次到我们中国干什么来了?

盖:难道你连我是“比尔·盖茨”都不认识?我到你们中国来当然不是游山玩水,而是为了推销我们公司的技术和产品的。廖:哦……想起来了。你太像“比尔”!那您就是那位推动当今世界发展、人类进步的大功臣了。……没有您,全世界的人怎么能这么快地进入信息时代?我们这些网友怎么能这么暇逸地在网上学习、讨论、聊天?你太伟大了!

盖:您说我“伟大”?而且是“太伟大”?……如果你说的说真心话,那就谢谢啦!!但在你们中国,还有好多人说我是剥削你们的“资本家”、“国际吸血鬼”,说我是破坏你们民族工业的“罪魁祸首”呢!!!廖:也不能说人家没道理。难道你不是“资本家”?你确实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资本家”嘛!

盖:我确实是你们所说的“资本家”,但在我们那儿更常叫“企业家”或者“实业家”,我觉得,掌握资本的资本家与参加劳动的工人农民共同创造价值,劳动者光荣,资本家也应当光荣!在你们这里“资本家”与“剥削”是联系在一起的!要知道,在你们中国人的词汇中,“剥者,乃剥人之皮,削者,乃削人之骨也”。你买了我们的产品,让你进入了“世界信息高速公路”,难道我是“剥你之皮、削你之骨”了?你到我的公司工作,我给你提供了就业机会,难道是我“剥你之皮、削你之骨”了?廖:那、那、那倒不是!我们的意思是说你们资本家“诈取”了或“榨取”了我们工人阶级、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

盖:哦,“剩余价值”,我知道了,马克思说的。但我认为,“剩余价值”不完全是我们资本家剥削去了,它们中的大多数是作为社会财富积累起来了。难道你们工人、农民创造的财富都归个人所得了?都100%进了个人腰包,那社会怎么发展、怎么进步?廖:您这是狡辩!您这是诡辩!您不占有我们的“剩余价值”,你为什么有那么多亿美元的财产,而我没有?你那“富可抵国”的财产还不是剥削我们劳动人民、知识分子的?你真是在“挂羊头,卖狗肉”!

盖:是的,我占有了许许多多的社会财富,但我认为,准确的说是我比尔·盖茨“使用”或“控制”了许许多多的社会财富!我认为,我仅仅只是“代表”社会在占有、在使用它们。廖:此话怎讲?我好像听不太懂,你在讲“天书”吧。

盖:您看:我,或者还有我的家族再怎么“高消费”,再怎么“高浪费”,总是有限的,只占我的几千亿美元总财富的极少部分,绝大部分财富还不是在社会再生产中流转。你们中国古人有些话是很富有哲理的,如什么“良田万顷,日食三餐;大厦千间,夜眠八尺”,还有“良田万顷一斗米,广厦万间半张床”,我看就是我这个意思,就是对我的实际情况的一种概括。而且,你们中国人还有一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老话,也很好。我死后,财产还不是社会的?我能带到天上去?我能带到地下去?所以,我认为,我与你们的国有企业领导人一样,也是在代表社会在管理财富、创造财富。不过,我自豪地认为我比许多人把社会的财富管理得更严、管理得更好,也更有效率地配置了社会资源、创造了社会财富!廖:既然您一辈子无论如何也消费不了你现有的财富,那你为什么还在“拼搏“呢?比如,早几年,你为什么还要那么样认真地应对自己国家的“反垄断”的官司?要知道,我们的企业即使面对国际“反倾销”官司,也往往是懒得应诉的。

盖:你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多财富了还要“拼搏”?那我告诉你:我再拼搏创造更多的财富虽不涉及到我的消费了,与我的消费关系不大了。但它涉及“我”的社会声誉,你们可能很难相信,它更涉及“我”的社会责任!我认为,伴随巨大财富而来的是巨大的责任,财富越多,责任越大!廖:涉及你的社会责任和声誉?哦,我想起了来。是不是与索尔斯坦·凡勃伦的“有闲阶级论”和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有联系?

盖:差不多。凡勃伦把“有闲阶级”的价值视为现代经济生活中一个基本要素。所谓有闲阶级,简单讲就是我们这些管理阶级或“富人”阶级。凡勃伦曾经说过,有闲阶级的产生及各种行为方式跟最低生活的维持毫无关系。凡勃伦所给出的有闲阶级的起源及其生活方式的解释很是带点儿刻薄无情的味道:人类努力去博取的一切,说到底是为了虚荣心或自尊心的满足。虚荣心或自尊心的满足乃为凡勃伦关于人类行为的一个基本假定。廖: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也曾强调指出,人们拼命追求财富不在于使肉体舒适和心灵平静,而在于虚荣心。他形象地写道:那在公路旁边晒太阳的乞丐,却拥有国王们为之而奋斗的安全。然而富人之所以以财富为荣,是因为他感到财富会自然地吸引举世对他的注意;相反,穷人则以其贫穷为耻。这里,斯密所说的引起举世瞩目同凡勃伦所道的虚荣心效果实为同一事物。

盖:马斯洛的分析更详细。他把人类的需求层次分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会需要、自尊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当低级的需要满足之后,更高一级的需要才成为人们继续被激励的动力。显然第四、第五类需要与凡勃伦的虚荣心或自尊心的满足是相一致的。因此你们对“企业家”或“资本家”的行为,应以“价值的实现”去理解。要相信人家也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不是只有“你”才有!廖:是的,按照熊彼特的论述,企业家是最有创新精神的人。这里的创新包括一种新的技术,一种新的产品,一种新的企业组织形式,一种新的管理风格。企业家以经营和管理好企业、做好做大企业为己任和始终不渝的将“价值实现”作为追求目标,永不满足,永不停止,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讲就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当年的洛克菲勒没有因为自己是首富而停止奋斗,今天您比尔·盖茨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亿万资产而裹足不前。财富对你们个人来说已经满足,但你们的“价值实现”的追求目标并非停止不前,因为你们已经超越了追求财富的层次,上升到了更高的对事业追求的层次,你们可以用财富回报于社会,换取精神上的享受。不过,到最后,你们还是“自私”的,是为了个人的“名”!“资本家”终归是“资本家”!

盖:是这么回事!谢谢你的理解和谅解!其实,不仅仅是“我”,社会的发展,财富的增加,财富对于任何个人的“价值尺度”都越来越只是“精神”上的。财富与个人之间的依存关系其实并不像有些人宣扬的那么大。现在,财富在个人手里越来越只不过是生活方式或人生价值的一种体现。任何一个个体,无论怎么消费,都是非常有限的。当一个人合法获取财富时,他已经把大部分财富留给了社会。而且,一笔财富,无论是属于个人还是集体,它都不会消失,消费的过程又创造新的财富,所以,财富是属于全社会的。在你们中国,注重“吃穿”的“温饱型”经济正在转向“小康型”经济,在我们美国,注重有形财富的“财富经济”正逐步转向注重文化和无形财富的“感受经济”。

所以,在我们美国已经有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衡量公平的更合理尺度应是“消费”,而不是“收入”。由于经济的发展,低收入者消费超过其收入,而高收入者的消费低于其收入,所以,经济不平等程度不是在扩大而是在缩小。改革开放以来你们中国的收入不均的“地方”好像增多了,但与大大提高了的物质生活消费条件均等相比,明显增加的部分是社会财富,或者说,社会平等的增加更多。廖:按马斯洛的理论,我们中国人虽然绝大多数人已走出了“生理需要”阶段,现在正在进入“安全需要”阶段,也有少部分人开始进入“社会需要”阶段。所以,我们要特别注意包括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

盖:是的。你们要好好学习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这些方面的正反经验,这是老百姓的安全网,也是社会的安全网,大概也是你们共产党人的奋斗目标吧?廖:共产党的奋斗目标是共产主义,比这要高得多!但现在,确实是这样。……我还想说,其实,你与一般的资本家还是不一样的,你应该还是一个“大科学家”,你不是很具有代表性,所以,我看到我们很多中国人对你并不像对其他资本家那样太仇恨。

盖:可能有点不同,但本质还是一样。我与你们那些“企业家”,即使是与那些卖特色小吃的小贩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我可能更“代表先进生产力”一点;或者从另一角度说,我被我们国家的法制管的更严一点;我的“心态”可能也要比他们好些。廖:您的“心态”可能也要比他们好些?

盖:根据我的观察,从你们中国的许多“企业家”对待金钱、处置财富的结果来看,他们还在围绕着财富、事业转,还没有达到围绕社会转的层次,还没有变成真正的“企业家”。“敢于创新,敢于冒风险”是企业家精神的核心,而遗憾的是你们的一些富豪正是缺乏这些,这表明了你们的一些富豪还远没达到“企业家”这个境界和水平。廖:可能是。您不是把您的大量财富用到慈善事业上了!

盖:慈善事业对于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有重大意义!你们中国正在走向市场经济,并且经历着历史上最急剧的财富增长期,企业家们必须对财富问题有一个更深入的理解。廖:怎么理解?

盖:我们认为,我们的财富是社会发展的结果。比如,我们美国历史上有两次最显著的经济增长,一次就是19世纪末,美国正是在那个时代跃居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另一次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当代,在这期间,我国的经济总量几乎是另外5大发达国家经济总量之和。每一次急剧的经济增长都产生了高度集中的财富,市场经济的竞争都产生出了如卡内基、巴菲特和我这样的最大的赢家。所以,我们有道德义务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亲自把我们合法拥有的一部分“剩余财富”交还给社会,这是我们为了社区的利益所接受的“神圣信托”。廖:按照产权理论,这是你们的产权,为什么不留给你们自己的后代?

盖:产权有道德和法律两个层面。这两个层面的关系,多少和西方法律传统中自然法和成文法之间的紧张有些类似——自然法代表着成文法之上更大的正义。我们认为,美国与欧洲最大的不同,在于美国老百姓能够处在大致相同的起点上竞争,没有欧洲那种世袭贵族的统治传统。如果我们这样的人都把财产留给自己的子孙,美国马上会通过财富的继承而形成一个世袭贵族阶层,并使之统治整个社会。美国的民主精神就会丧失。在我们看来,财富可以继承,但一个人的管理天赋却没有办法传给下一代。一个最有竞争力的社会必须保证让那些最有天赋、最有工作伦理的人成为优胜者。而财产继承则是把一些没有经过竞争的弱者即我们的后代指定为优胜者,从长远来看,这将损害社会和种族的进化。廖:既然财富属于社会,那么为什么不可以让政府通过高税率把你们的财富重新分配给社会,而非要你们自己亲自去搞慈善?

:我们认为:即使在民主政治中,由民选政府主持财富的重新分配也远不如由那些在市场竞争中证明了自己的效率的人来主持财富重新分配更优越。政府行为的最大弱点就是其非歧视性。比如,政府一旦决定资助贫困家庭,就必须对所有收入低于法定收入指标的家庭一视同仁地发放救济,无法区分负责的贫困和不负责的贫困,前者如愿意努力但没有机会,后者如因吸毒而倾家荡产。而私人的慈善事业则可以选择资助的对象,重点帮助那些愿意自资的人。这样,慈善捐赠就提高了受惠者的品格,而不是像福利国家那样鼓励对政府的依赖,这样既保护了弱者,又鼓励了竞争。这也是为什么卡内基把大部分钱花在教育和公共图书馆上,洛克菲勒把钱主要花在医疗上,我的最大的慈善开支是花在第三世界的健康和卫生方面,如预防和治疗艾滋病,而国内项目的款项大多花在弱势阶层的教育上。

总之,我们认为,行善不是通过花自己的钱让自己心里感到舒服,而是像企业竞争一样,把社会信托给自己的钱经营好。我们的钱应该用来解决那些个人无法负责的问题,或者帮助那些愿意努力但没有机会的人。因为在我看来,这不是花自己的钱,这是社会的钱,花得没有效率也等于渎职。廖:你的意思是,如果你们不出来负责地重新分配自己受托的财富,那么美国要么选择由国家来进行财富重新分配,要么会建立一个由世袭贵族所统治的等级社会。那种小政府治下自由放任的市场竞争就无法维持。

盖:是这么个意思!

……

廖:总之,我看我们是在讨论资本家与工人、劳动人民的“阶级合作”是如何“双赢”了,是在讨论你们资本家与社会、国家是如何“共赢”了。我怕我的同胞、我的网友通不过!因为,我们几十年来一直总觉得“资本”的每个毛孔都充满“血”!这可是马克思说的呀!

盖:如果用你们以前的“阶级斗争”的“砸碎旧世界”观点看问题,你肯定会受到批评,甚至谩骂;但如果用你们现在“执政为民”的“建设新中国”的观点看问题,你应该得到支持和鼓励!其实,我们议论的是符合马克思也同意的“社会分工”理论的,是符合世界潮流的,讲到底,是符合“以人为本”的。说“资本”的每个毛孔都充满“血”,那是在马克思时代,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可能是那样,但现在则要“与时俱进”地思考了。我相信,即使马克思健在,他起码也不会反对的。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498/904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