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蚂蚁”与“狂人”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蚂蚁”与“狂人”

“蚂蚁”与“狂人”

[更新时间]2007-10-16 16:26:27 [字数]2454

 

“蚂蚁”与“狂人”第三编

争鸣篇

“蚂蚁”与“狂人”——我和挚友谈养病治病和技术引进的关系

您在电话中问我“病体是否康复?”我说:怎能奢望“康复”?能够保持原状、不恶化就谢天谢地了。您又问我,只听说你得了病,你到底患有什么病?我说:您最好换一种方式问我“到底没有什么病”?我基本上是“要什么,有什么”的病人啊!比如,我有几十年的高血压病史;我的“心脏病人”帽子早十年就戴上了,曾经有过心肌梗塞的记录;我是“无胆英雄”,我的胆囊1997年就被切除;我曾经因忙于为“湖南卫视”的《乡村发现》制作“WTO与农民”专题节目而脑梗塞倒在了课堂上,至今还留下右腿不怎么方便的后遗症;我还有糖尿病,吃东西总受到家庭和医生的限制。

您说,好在你有一个贤能的夫人,嫂子真是好人啊!你发病住院时,她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陪服在你的床前、身旁,没有她的精心照料,你早就没命了。是的,感谢上苍给了我一个好妻子!但我要说,病,特别是大病往往主要不是“照顾”能好的。您说,也搭帮医保,没有医疗保险,你也早就见马克思了。是的,有道理,我比一般工农特别是比农民(比如,我的父亲和母亲)幸运,因为我现在能享受医保了。没有医疗保险,一天1000多元的医疗杂费,我这个普通的大学教书匠怎么受得了?但我又要说,光有钱就能制止我的病吗?光有钱就能保住我的命吗?

那是什么保住了我这柔弱的生命?是什么使我的病情稳定,没有再恶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因为有了现代先进的医疗、医药技术和医疗设备!毛主席曾经说过:“北有协和,南有湘雅”。是湘雅医院(包括附一医院和附二医院)医生们的高超医术和现代设备救了我的命,延了我的寿,才使我今天还能与你通话谈心,我还能在网上与网友们交流讨论,我还能走进课堂与学生们谈笑风生。

您问我,以你生病的人生经历,得到了什么人生感悟?当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特别是当我被推进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被麻醉前的那一刻,我总在想:我们病人啊,多么像一只路中的蚂蚁,随时都可能被踩死、压死、冻死、热死。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地位有多高,不管你的权力有多大,不管你的学问有多深,不管你多么的富有,不管你多么的有激情!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特别地想到了医生,想到了好医生,想到了高医术的医生,那真是“白衣天使”啊!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就特别地想到了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设备,那真是治病救人啊!

我感到幸运的是,我住过的湘雅医院有国内外一流的医生,配有国内外顶尖的设备。那为什么会这样?“开放”所然,“引进”所致。“湘雅”二字,本来就是中外合作的产物;特别是改革开放后,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出国学习过先进医疗技术的,很多外国专家经常到这里进行学术交流,它们的设备很多都是最新进口的高、精、尖仪器。比如什么核磁共振、CT机、伽马刀,什么介入术、电击术、器官移植,等等。我不学医,我只是在治病过程中知道了些新名词新术语,日新月异啊,令人鼓舞啊!我躺在病床上总在想,要没有市场经济的改革,要是没有开放引进,要是没有国际交流,我国的医疗水平怎么会上升得这么快?假如是再提早些年我就得了这么些病,我还能有救吗?即使妻子再贤能,即使医保制度再完善,恐怕也可能是无济于事的。所以,仅从这一切身体验而言,我也要感谢改革开放,我也要感谢国际交流,我也要感谢技术引进,我也要感谢市场经济。

我的第二个体会是,每当我出了院,重新工作后,往往又淡忘了“蚂蚁”的身份,变成了忘乎所以的“狂人”。什么“市场领土论”又来了,什么“体制竞争力”又来了,什么又“和比尔·盖茨的梦中对话”了,什么又要向核心、权威刊物发文章了,前几天我不是还去了湘西谈发展服务业,会后居然还登上了“南方长城”……不过,无论如何,我总还是记得我的“蚂蚁”的身份的,总还是记得开放引进挽救我这个“蚂蚁”的重要性的!我决不会“狂”到否定改革开放、否定技术引进!

近日在网上看到有网友说“文革”是我国科学技术发展得最好的年代;也有人在研究“文革期间科学技术还能快速进步的奥秘”,说什么我们现在是“一味地抄袭西方的技术发展路线”,是“爬行主义”。更有甚者,居然把文革中批判“反动学术权威”作为经验来总结。一句话,似乎还是改革开放前的封闭政策好。对此我就忍不住又要发言了,我今天就是要以我的生病、治病经历与您讲讲医疗技术引进的重要性。

我不专门研究技术引进,也就不能够就这个问题发表更多更详细的意见。但我要说,人们可以“狂”到讲出千条理由万条理由拒绝引进,可以拒绝手机等现代通讯,可以拒绝互联网,可以拒绝电视等等从西方引进的所有先进技术。确实,我们自己研究、自己原创,应该总有一天也会研究出来,也会原创出来,即使慢人家几十年几百年也无大碍。但我以为,医疗医药技术的引进是万万拒绝不得的,而且是万万慢不得的!人们,起码是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等不了几十年,甚至等不了几年!人命关天啊!说什么“爬行主义”?青霉素当初也是引进的,难道也是“爬行主义”?如果也算,那这样的“爬行主义”有什么不好?我还真希望国外的先进医疗技术的引进越多越好,越快越好。人类科学研究、技术发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可以把全人类的优秀成果拿来“为我所用”?而且,我还认为:目前我们能够享受这种先进医疗技术的人现在还太少太少,我们还有更多的医院在等着用先进的设备和技术去改造!我们还有更多的工人,更多的农民,更多的病人在等着看病、治病、救命啊!

也许是因为我将进入暮年,加之病了,没有少年时期的“豪言壮语”了,按照有些网友的说法,也许是“缺钙”了。我从病中挺过来后,现在是特别希望多活几年,有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知道,这些都是戏语,但我爱听。我在努力调整心态,争取在高水平的医生和现代医疗技术协助下变戏语为真话。

我说得不好,请你批评。我认为,我决不是在唱高调。这就是“以人为本”,这就是“执政为民”。我想,我们国家赞成“医疗性‘克隆’技术”的研究、开发、引进,就是这个思路!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498/905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