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对先进性教育中“戏言”的思考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对先进性教育中“戏言”的思考

对先进性教育中“戏言”的思考

[更新时间]2007-10-16 16:27:03 [字数]4376

对先进性教育中“戏言”的思考第三编

争鸣篇

对先进性教育中“戏言”的思考

如何才能建立共产党员“长期受教育,永葆先进性”的长效机制?我以为,基础的基础是要进一步坚定我们共产党员的马克思主义信仰、牢记为人民服务宗旨。理由很简单,由于主客观方面的原因我们有些人在这两方面的信念都已相当地弱化、软化了。比如,“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本是一次非常严肃的政治活动,但目前在党内和社会上许多人将其调侃成“保鲜”和“性教育”之类的“戏言”就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

说实在话,“戏言”刚出之时,作为一个有着30多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和在党的教育培育下从贫困农村走出来的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我的心在痛。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用“不惟书、不惟上、只惟实”的思想探讨问题,我们又是完全可以理性地直面这些“戏言”的。本人认为,这些“戏言”的出现,一方面表明我们的社会开放了,言论更自由了,政治更民主了,我们党的执政信心增强了,执政能力提高了;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理论界对“先进性”问题还有待更深入地研究,尚缺少把刻板的书面语言变成通俗的、贴近群众的理论解说,我们应该认真分析、引导这些“侃语”和“戏言”。下面试着谈谈我对这些“侃语”和“戏言”的思考:

先谈“保鲜”问题。何谓“鲜”?鲜者,新鲜也。那如何才能“保鲜”?如果是对没有生命的东西保鲜,那就是把它放到冰箱里固化、僵化、冷冻起来,但即使那样,那也是保鲜不了多久的;如果是有生命的东西,或者是与有生命相关联的东西如思想问题的保鲜,则更必须经常性地强精壮体,吸收清新空气,那才会永葆青春。我认为,我们现在开展以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主要内容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实质上就是后一种“保鲜”。没有“鲜”,何来“先”?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对“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基本精神的理解就是“与时俱进”,或者叫“保鲜”。我认为,“三个代表”中的“主词”或者“关键词”应该是:“发展要求”、“前进方向”、“根本利益”。如果不是这样“理解”,而是按社会通行的解说,认为主问是“人民群众”、“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那么“三个代表”的理论还有什么“新意”?为什么还要说它是“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等革命领袖的著作中有关“人民群众”、“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之类的语录、文章,不是早就写得“密密麻麻”?不是早就论述得“头头是道”?

用“三个代表”与时俱进的思想进行保先教育,或者叫在新形势下的强精壮体,吸收新鲜空气,必然会触及一个“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我们的先进性教育必须牢牢抓住这个根本性的问题,因为它是一个涉及到我们共产党员的信仰和理想的大问题。

关于如何对待我们信仰的马克思主义,我认为有两点特别要引起注意:一是要解决神化、僵化马克思主义的问题。必须讨论清楚“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二是必须解决对马克思主义解读的理论垄断问题。如果继续让传统的苏联式认识和传统的理论解说占据主流,那么,我们就不能“保鲜”,我们的“保先”教育就会达不到目的,中国今后的发展进程必然会受到负面影响。

在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中有一个如何正确看待当代资本主义即“马克思主义对世界历史进程的实际影响究竟是什么”的关键问题。我以为,马克思时代的资本主义,是生产力快速发展而又同时充满罪恶的资本主义。在生产力快速发展方面,《共产党宣言》里已经有经典的评价:“资本主义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马克思曾经予以无情揭露和批判的资本主义罪恶和缺陷,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得到有效的抑制或消除。目前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采取法律法规,如征收遗产税、累进税、缩短劳动时间、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创建各种基金、实行义务教育和公费医疗以及缩小“三大差别”等等,有些与《共产党宣言》提出的十项政策有许多雷同,有的是《哥达纲领批判》提出的要求,所有这些都是资本主义的新变化。邓小平说过:“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按这样的标准,发达国家已经具有很多社会主义所追求的要素了。正是这些要素,使资本主义度过了“垂死”阶段,与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有了很多的新变化。

世界发生的深刻变化,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制度变革,我认为是马克思主义的胜利,是科学社会主义的胜利。这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思想的传播唤起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觉醒,出现了无产阶级政党,出现了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也感到了“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二是在发达国家内部,既有“西方马克思主义”继续高举马克思主义“解放全人类”的大旗,对资本主义社会现存的罪恶、问题及制度缺陷予以批判;又有发达国家制度的理论根基——古典自由主义的发展即“新自由主义”强调国家调控职能的“正义二原则”(平等自由原则和机会平等原则)及“优先原则”(政府优先考虑弱势群体如何实现机会平等)的影响。自由主义理论的革命性发展和“新自由主义”理论成为发达国家的制度设计和政策措施的重要基础,显然是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冲击和影响。如果不是这样理解,为什么在千年新禧之际,马克思在西方国家被人们评为一千年来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伟人之一呢?

一句话,马克思主义关于“解放全人类”的理想没有过时、没有错,我们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没有过时、没有错。“解放天下受苦人”能有什么错呢?为弱势群体呐喊、奋斗能过时吗?

再谈“性教育”问题。何谓“性”?我认为,这里也有一个“与时俱进”的认识问题。性者,人性也。当然,社会上所谓的“性教育”是有它特定的含意的,但那也是我们必须正视的一种最基本的人性呀。我们现在讲“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如果不研究人性,能有真正的以人为本?以人为本,怎能不讲“性”?我也曾经发表过“以人为本”的经济学文章。我在文章中问道:我们“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挨饿?是为了受苦?还是为了其他什么?我以为,用“以人为本”的新理念分析,那就是享受“快乐”。我们要用“人”的理念考虑问题,讲人权、人性,要研究人民群众的心理、兴趣和需求,要时刻记住,我们搞社会主义、奔共产主义的目的就是为了人民过上快乐、幸福、自由的好日子。我们要从人本学的高度认识共产党的执政理念问题,共产党员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问题,要建设和谐的制度环境,要敬畏人性,尊重民情,宽容民俗。

有人不同意我的说法,说这是“人性论”,共产党员应该讲“党性”嘛。人性论有什么不好?人权不是入宪了吗?以前,我们是“阶级斗争为纲”,当时作为革命党当然是应该的,是正确的。真正的问题是:我们党成为执政党后,能不能再用“阶级斗争为纲”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文革”的教训我们必须牢牢记取。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我认为,这是历史性的转变,这就是真正的“先进性”。记得“阶级斗争为纲”时期,广大的农民不能像普通人一样享受“国民待遇”,农民被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挡住了去城市自由打工、创业、生活之路;而且,在“农民”中,地主富农之外还有富裕中农、中农、下中农、贫农之分。有时为了阶级斗争的需要,“贫农”还要分出个“赤贫”、“流(氓)贫”、“打长工的贫”、“做短工的贫”、“解放前三年才破产出来的贫”。即使你是“工人”,但“工人”又能怎么样,中国工人的大多数也是从农民程度来的,“农民意识”、“小资产阶级意识”严重!至于“知识分子”,那就更是“臭老九”了,他们应该“夹起尾巴做人”才是。人分三教九等,民为形形色色。长此已往,社会能“和谐”吗?人民能“自由”、“公正”吗?所以,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必须讲人性,必须研究人性,这是以人为本和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基础。

那么,要不要讲“党性”?当然要讲。什么叫“党性”?我认为,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特别是为弱势群体服务的,是为了解放全人类的,它没有特殊的只为一党之私的党性。共产党的党性是建立在人性即人民性的基础之上的,党性就只能是为了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而必须有的铁一般的纪律,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人民的幸福而准备牺牲我们党员自己利益的情操和品性。

我们党领导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成就?我认为,就是因为它尊重了人的本性,抛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结果。市场经济是“民本经济”,科学的经济学不是教人做“圣人”,而是研究如何做“常人”,经济学研究的是本性为自利人的人的行为。当今我们享受的一切物质文明,都是人类为个人名利所驱动进行自由创造而获得的成果,这是经济学最原始的规律,如果违背它,就会受惩罚。我们在经济领域曾经像在道德领域里一样,把人都视作高尚的圣人,搞“一大二公”,越大越好,越公越好,结果把国民经济弄到了崩溃的边缘。比如,农民们一年到头种庄稼,可当饭吃的玉米、当菜吃的豆腐票,还要从城里亲戚那儿“挤要”。倒是允许个人自由发展、自由交易的改革开放20多年来,人民的生活水平空前提高,也有能力去搞“希望工程”、“爱心改变命运”等精神文明了。时至今日,当我看到我们国家的铁路一条接一条轻易地从崇山峻岭中修出来,当然,还有一条接一条的高速公路和宽畅的城市大街;当我看到一栋接一栋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座接一座的江河大桥腾空而架……我总是想:这种变化难道只是简单的岁月推移后的“技术进步”?现代建设中大量使用的建筑机械及技术算不上什么高新技术,当年就有,为什么我们生产不出来或不能大量生产出来?我们自己生产不出来,为什么不可以像我们现在这样从国外进口?所以,问题主要还是出在我们原来的观念和体制上。是市场经济的改革,焕发了人们的创造热情。市场经济是以民为本、以人为本的,人是最活的因素,再聪明的领导者也抵不过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所以,我从来认为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应抓产权改革,从充分研究个人的经济利益出发去研究如何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创造热情和首创精神。多年来,我向学生和社会传播的经济理念是:“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发展中国”,市场经济讲到底就是毛泽东主席所说的“人民群众自己创造历史”的经济,即财富是靠亿万人民的个人努力而不是靠政府发号施令所创造的,这才是我们致力于建设的“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

总之,中国共产党早就是执政党了,现在面对的是提高“执政能力”的问题,而不是“阶级斗争能力”的问题了。我们要学会“当家”,而不是“造反”;要使社会“和谐”,而不是社会“分裂”;要保护先进生产力,而不是破坏社会生产力。只有如此,才能真正的“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我们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宗旨才会落到实处,我们共产党员才会真正建立起“永葆先进性”的长效机制。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498/905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