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后记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 后记

后记

[更新时间]2007-10-16 16:34:43 [字数]3893

后记

我的《蛙声集》终于编完,可以封笔付印了。但对于扉页上的那句“谨以此书纪念生我养我并因苦难而早逝的父亲母亲;谨以此书献给我终生耕耘的湖南大学和我的学生们”,总觉得还应再交代几句,心里才不会有不踏实之感。

我为什么要“以此书纪念生我养我并因苦难而早逝的父亲母亲”乃至我的先辈?这里有一段我曾经在网上争辩时给一个网友的回帖,也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网友问:“你爸爸现在在农村干农活还可以收入那么多。你可以介绍一下吗?是不是有借鉴之处。”我要告诉您:这是我最心痛的问题!实话实说,这可能也是我为什么特别在意“计划经济”的个人原因!我的爸爸妈妈早已去世了。我爸爸在当地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据说旧社会要他当保长,他是死人也不干;而解放后土地改革,搞合作化,他是毫不犹豫当了积极分子,成了农业社的干部,后来1958年大炼钢铁,他进了工厂。由于身强力壮、工作特别努力,上级准备发展他入党、并提干。但当时的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很紧,所以,外调时遭到了莫须有的诬陷。结果,党没入成,反变成了批斗对象,最后,下放回了农村。当年的“运动”特别多,差不多每次运动他都是“关照”对象。经过这些折腾,他常年病痛缠身,又得不到医治和营养,最后,于1974年以55岁的年龄含恨离开了人世!我妈妈由于要照顾爸爸和我们,累了公家累自家,累了体力累心力,最后也拖垮了身体,有病没钱治,反倒比我爸爸还早去世,于1969年仅49岁就走了。我奶奶的情况,在前几天的帖子里,我已经讲了,那是1958年强占我家房子大办公共食堂,把我奶奶急疯了,她总是喃喃自语:我们家又不是“地富反坏”,为什么要这样搞?她死于1959年。甚至我还可告诉您我爷爷的情况。爷爷的生日是农历1226,所以,他就常“吹牛”说他与毛主席是“大老同”——同年同月同日生。其实,那是误解。他是“甲午”的,应该是1894年,而大家知道毛主席是1893年生,二者相差一岁。在当时,由于经常性的吃不饱,他就不时讲点饿肚子的“怪话”,这样,他就成了一个我这个当时不懂事的优秀中学生和农村政治运动不时的批判靶子。在我的记忆中,在整个人民公社时代,我爷爷可以说是没有吃过一餐饱饭的!我和弟妹小,爸爸病缠身,即使有点好东西,也是不会到他老人家口里去!爷爷1970年去世,出葬的当天,我正往湘黔铁路工地赶,这是我的一生遗憾!为了填饱些肚子,爷爷那跪倒在山坡上一锄一耙地开荒种豆种麦、爬在地里用手挖刨残留的红薯根带土往嘴里塞和站在灶边仰着脖子喝那本没有几滴油星的洗锅水的模样,至今还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就这样,从1959年到1974年的15年中,我家先后死了4人!当然,象这样高密度的死人,19441945年在我家也出现过。日本侵略者在我们家乡虽只待一年,但就是这一年,误我的两个哥哥死了,日本鬼子还在我爸爸逃难时打断了我爸爸的手臂!这也是我祖祖辈辈忘不了的!只有以“农村土地承包”为开端的改革,才使我们家和我们家族真正翻了身!才使我的家乡和我的父老乡亲真正大翻身!才使我们国家和我们人民真正大翻身!

 

上面的这个帖子也许夹杂有我的个人情绪,也许只是个案,用个别案例推出一般结论是不符合科学精神的。那就谈谈别人吧。我们生产队有一个旧社会最贫穷的、终年给地主打长工的典型人物,我们晚辈称其为“铁叔”。按理说,人民公社体制应该让他这种出身和经历的人翻身、吃饱饭吧,他也应该感谢事事处处照顾他的人民公社吧。可就是发生在这个极其老实的老长工身上的事让我终身难忘!20世纪60年代有一次,我放假回家,亲眼看见他在生产队的仓库前苦苦哀求队长开仓把他下一个月的口粮先发给他,因为他家已经几天没粮了。队长不答应,理由是他月月寅吃卯粮,以后又怎么办。铁叔看见我在,也就向我大诉起他天天吃不饱的苦来。后在好多人的劝说下,队长才再一次提前给他发了粮。其实,当时队里其他人的情况又能好多少?记得有一年过年,爸爸高兴地对我说:他已经积攒了5块钱,我们家在生产队还存有150斤稻谷,并且我家是全队最多的存粮户,而有几户像铁叔那样的家庭更是早就亏空了!天啦,5元钱!150斤粮!还“全队最多”!钱可以少用,但这150斤粮(地窖里可能还有几担红薯)可是一家5口要吃到来年出新粮啊!其他地方怎么样,我不敢说,但我们那儿的农民当年普遍都是这样“亦干亦稀”、“半年糠菜半年粮”的年复一年的熬日子啊!

曾经有网友刻意要我以我的回忆来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也有网友劝我不要直面“社会主义”这个比“郎咸平事件”还要大的“烫手山芋”!但我总忘不了伟人邓小平说过的那句话:我们搞了几十年社会主义,但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们并没有搞完全清楚。当年,有首曲调悠扬的革命歌曲唱道:“幸福不会从天降,社会主义等不来”,农民除两天“革命化春节”,一年363天在地里“披星戴月”,总不是在“等”吧,可为什么从天上降下的却是“吃不饱”?这难道不需要我们思考:我们过去搞的“社会主义”,到底是“科学”的,还是“空想”的?或者说“科学”成分是多少,“空想”的比例有多大?是农民的社会主义“觉悟”不高,也需要“教育”,还是我们的“制度设计”有问题?如果说,当年我们有人饿着肚子、扯着嗓子论证“一大二公”那一套的“无比优越性”尚可理解。那为什么历史已经作出了结论,为什么有人至今还不悔,并掀起一浪又一浪名为“反思”实为“否定”市场经济改革的狂风暴雨?是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如果老是“饿肚子”地站着,我们会不会有一天还会“倒下去”?我们为什么总以为西方国家再先进也是资本主义,中国再落后还是社会主义?于是我想到了我们做经济学研究与教学的人的责任和良心!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在“郎咸平事件”中拍案而起、为什么要乐此不疲地写出和喊出本书所记载的文字、为什么还要特意“以此书献给我终生耕耘的湖南大学和我的学生们”的理由。

讲到这里,我还要引用一段我曾在回答另一网友质疑“不知廖先生指的真正当家作主的是那类‘人民’?廖先生能否在传道授业之余,抽出一些时间到下岗工人中、到失地农民中去体会一下他们当家作主的‘快乐和幸福’呢?”的帖子:

 

“人民”,这里当然是指农民、工人,或者叫弱势群体!其他的,还要我们这些人去关心?而且,我确实感到农民、工人中的绝大多数是实实在在感到改革所带来的“快乐和幸福”的!

是的,只要身体允许,我应该抽更多的时间到“下岗工人中、到失地农民中”去,那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良心。但我要告诉您的是,我的“心”是从来就在这些人中间!你若不信,请到我的家乡去问问我的父老乡亲,看我是不是进城忘了本?我每次回家是不是在访贫问苦?我是不是为改变家乡面貌用了劲?是不是为了他们的后代上大学出了力?您还可以问问我曾经讲遍湖南全省的各种讲座的听众,看看我是不是哪一场报告和演说没有激愤地讲到农民问题、弱势群体问题?……如果你是湖南大学的,您还可以去问问那些来自农村的擦皮鞋的姑娘、摆地摊的小贩、卖小吃的夫妇、收破烂的农民、开“摩的”的下岗工人,我是不是多次给他们在“城管”面前说好话,我也多次被“城管”教训:你是湖大的教授,为什么还给“外人”讲话?……我在这里说这些,决不是为了“表功”!是想告诉你:你们的所谓“对立面”,比如我,也是关心弱势群体的,并不是站在“资产阶级一边”的!我们大家要齐心协力想办法把中国的问题研究好,把改革开放继续推进下去!令我非常高兴的是,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正带领人民将改革开放事业引向深入,“改革正在过大关”嘛。……我越来越感到时代真正变了!中国真正开放了!中国真正走上与世界同步的发展道路了!我们党的执政能力真的越来越提高了!我常想:要是没有人民公社、没有“文革”的折腾,我们中国早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也早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那该多好!中国社会的富裕、中国社会的公正,一定比现在好得多!

 

记得曾经有一个网友问我:“请问廖先生,当您面对着暴力遣送、暴力拆迁、强迫征地、城管暴力时,当您面对今天那些拿不到工钱的打工者、因无钱而被迫休学的大学生时,您是不是认为:“我们党的执政能力真的越来越提高了!”我的回答是:我认为:是的!绝对是的!为什么?因为在以前,谁敢讲这些社会的“落后面”?现在,为什么人们敢讲话了,媒体敢报道了,而且党和政府也在直面对待、认真解决中了,还不是因为我们党总结了过去的教训,思想解放了,理论创新了,言论自由了,“以宽广的眼界观察世界”的结果,这就是我们党执政能力大大提高了的一个突出表现!

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湖南省社科院朱有志院长在他的《〈中国现代农村教育研究〉有感》”一文中记载的我早已忘却了的一段话给我的信仰做了证:“记得去年和湖南大学博士生导师廖进中教授一起去邵阳讲学时,在途中的车上他对我说:‘我们为什么要信仰马克思主义?撇开具体内容不谈,我看很简单,就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是为工人农民说话的主义,是为穷人说话的主义’。他说得很激动,也很流利,因此给我的印象深刻。经他这么一说,往后我也就无意识地将这一‘说法’作为衡量别的什么‘主义’的或‘著作’的标准之一。”

我的理论研究和我的思维直觉告诉我,我们现在正处于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变革时代,我们是在做推进伟大变革的光荣事业。我坚信,我们只要思想“与时俱进”,行动“与世界同步”,我们就一定能使民更富、国更强,社会更和谐。

这就是我,一个经济学研究者的“微言呼唤”——《蛙声集》的宗旨和主旨。CMYK北京中文天地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排版65263296黑白版

《让中国与世界同步—基于经济学语境下的“蛙声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498/906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