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第三章 大规模协作生产的先驱 软件只是开始 - 维基经济学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维基经济学 > 第三章 大规模协作生产的先驱 软件只是开始

第三章 大规模协作生产的先驱 软件只是开始

[更新时间]2007-09-25 15:34:05 [字数]5003

第三章  大规模协作生产的先驱

软件只是开始

 

      2005 77日上午8504颗炸弹同时在英国伦敦的交通系统中爆炸,伦敦在这一刻几乎窒息了。18分钟之后,媒体蜂拥而入,争相报道这一事件,但是最早报道伦敦车站爆炸案的是维基百科全书,这是一部任何人都可以编辑的免费在线百科全书。莫文(Morwen),一名来自英国莱斯特的维基爱好者写道:“200577号,在伦敦市中心的几处地铁车站发生了爆炸事故,主要是在埃德门、爱德华路、国王十字街、圣潘克拉斯、老街和拉塞尔广场地铁车站。当时伦敦正处于客运高峰。”

      几分钟内,其他社区成员就开始补充内容并且纠正她的拼写。到北美的起床时间时,已有成百上千的人加入了讨论。到当天快结束时,超过2500个人已经创作了一个14页的易于理解的报道,比任何一则新闻所提供的信息都要丰富得多。他们证明了维基百科全书的力量,同时表明成千上万个分散的自愿者可以创造出快速的、富有流动性和创新性的工作,而这种工作的表现要超过那些最大的且资金雄厚的企业。

      维基百科全书只是对等生产的一个例子,一种利用大规模协作生产产品和提供服务的新方式。对等生产主要是与开放资源程序设计员所组成的团队有关,他们使用诸如Linux之类的软件。时至今日,Linux已经成为一个经济的“发电厂”。与Linux有关的硬件和服务产生了数十亿美元的收益,现在IBM、摩托罗拉、诺基亚、飞利浦、索尼和几十家其他公司正投入相当数量的资源用于它的发展。

   写这篇文章时,已经有1亿多人在使用机顶盒、录像机、摩托罗拉手机和其他家庭电器的时候用到了Linux,还有10亿多人在使用GoogleYahoo或者浏览其它网站时间接使用Linux。硬件销售商每个季度能销售超过10亿美元的Linux服务器——2006IBM的硬件业务为20亿美元。Linux的销售速度比服务器市场的总体水平快8倍,并且它已经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大用户采用。

      Linux和维基百科提出许多本章的中心问题。如果成千上万的个人可以共同协作创造一个操作系统或者百科全书,那接下去会怎么样?哪一种工业在大规模协作生产方面将是脆弱的呢?哪些公司将会获利呢?管理者是否应该反对这种现象,就像音乐产业试图取消文件共享一样?或者他们可以学着利用企业边界之外的创造力,就像IBM和其他人使用开放性软件那样?还有,如果作为一个企业家,开放自己的产品和技术,如何才能够从那些不被直接控制和拥有的资产中获益呢?

    公司需要以战略眼光来看待大规模协作生产,它需把公司面临的机会和挑战都考虑在内。所以在这一章中,我们将深入挖掘并返回去揭示“大规模协作生产先行者”的经验,他们就是给我们带来开放源软件和维基百科全书的那些人。我们将解释大规模协作生产是如何运作的,并通过那些早期的例子说明未来的发展轨迹可能会怎样。我们否定那种荒诞的说法:大规模协作生产只会带走财富从而侵蚀获利的能力。然后,我们将展示公司如何利用大规模协作生产获利并且列出主要的商业利益。

    如果在这一章可以得出什么结论的话,那就是把大规模协作生产当作一种好奇之作或者短暂的潮流是一种错误。这不仅仅是在线网络。就像GoogleCEO埃里克·施密特所说的,大规模协作生产决不仅仅是带着美好的目标和良好的态度坐下来做一个交谈,而是将采用新的生产模式,把创新和财富创造带到一个新的高度。

    重视大规模协作生产的时候到了。进入的障碍正在消失,个人在决定给项目或者组织做贡献时所要权衡的因素正在改变,新的机会将要重组我们生产和交换信息、知识和文化的方式。那些认识到、重视和学着利用大规模协作生产的公司将会获利,而那些忽视或者抵制的公司将会失去创新和降低成本的重要机会,甚至可能被淘汰出局。

一种新的生产模式

    在我们开始叙述“大规模协作生产先行者”的故事之前,有必要先介绍一下什么是大规模协作生产以及大规模协作生产是如何运作的。

    从它最纯粹的意义上讲,大规模协作生产是一种生产产品和服务的方式,它完全依赖于个人组成的自发组织的平等社区,这些人自愿地聚集以生产出一个共同分享的成果。事实上,大规模协作生产混合了层级结构和自发组织的元素并且依赖于组织的英才管理原则——如技术最熟练的和最有经验的群体成员作为领导并且帮助整合团体中各成员的贡献。

    在许多大规模协作生产团体中,生产活动是自愿的且非货币性的。自愿是指他们为团体做贡献是因为他们想要并且有能力这么做。没有人命令任何人给维基百科全书投稿或者给Linux操作系统贡献代码。非货币性指的是大部分的参与者没有从他们的贡献中获益(至少没有直接获益),并且个人自己决定他们想生产什么和生产多少。然而人们不从参与大规模协作生产中获益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从其他方式中获益。很快我们就会回到这一点上来。

    人们从远古就开始共同使用谷仓,那么大规模协作生产又有什么新的和不同之处呢?

    关于生产的经济学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我们已经从工业经济进入到以信息为基础的经济。在一个工业化经济,生产有价值的重要产品的机会受到过高的生产成本的制约。如果你想出版一份发行量大的报纸,你需要成立一个报社并建立分销渠道来把报纸发送到各家各户。想做并不意味着你有足够的条件去做。你要获得资本,就需要融资。为了获得一个可接受的回报,你需要把产品推向市场(比如你需要增加报纸的订阅量)。

    现在,在这个星球上有十几亿人可以通过协作来生产任何东西,而这只需要具备个人的创造力、一台计算机并将其与网络连接就行了。不像以前,对于成本很高的产品,人们可以低成本合作并且共享他们的创造力。这意味着个人不需要依靠市场或者资本密集型企业来生产和交易他们需要的所有商品和服务。实际上,我们可以通过自己或者与我们的合作方一起,提供越来越多的我们重视的商品和服务(包括报纸)。

    这听起来是对一个企业的潜在威胁。但是,实际上,这让企业学会如何利用商业中的创造性潜力。比如,Sun 公司一度被认为是Linux和其他开放资源性软件的对手,其原因我们在这章后面会澄清。现在,Sun正在发布和Linux所遵循的许可权一样的高端SPARC 微处理器的内部运作程序。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施瓦茨(Jonathan Schwartz)说:“我们将把一些秘密的资料提供给一批学生和学者以及美国、中国、印度、东欧的潜在竞争者和厂商。”这不是随口说说的。Sun把这当作一个扩大公众合作和增强对其产品的支持的途径,并且为Sun和它的合作者创造新的机遇。

    那么,个体之间的松散网络如何能够在装配产品和服务方面与那些庞大和资金雄厚的公司激烈竞争呢?

       首先,大规模协作生产是出于自愿的。这一方法能够比传统公司更加有效率的把工作分配给最合适的人。这里的诀窍在于自我选择。如果让人们为了创造性的知识密集型任务进行自动的选择,个人将比管理者更适合去选择自己的工作。毕竟,到底谁更明白你最能胜任的任务,你自己还是你的上司呢?

      Linux的创始人托瓦尔兹说:“人们会自己选择去做他们擅长和感兴趣的项目。”只要存在淘汰的机制,那么大型的、自己选择的社会团体就能比单一的公司更有效地分配任务。研究和工程领域是这样的,软件、教育和娱乐业也是这样的。

    比如,加利福尼亚州的教育部门认为,可以利用教师的思想成果和空余时间使每个积极的学生都能获得高质量的教育资料,同时每年为当地纳税人节约4亿多美元。加利福尼亚开放源教科书工程使用的是支持维基百科运作的软件。他们已经在试运行为十年级历史课堂创造一部世界历史课本的项目。这一工作将使得科技公司(IBMSun)和顶尖的大学(比如麻省理工学院)联手开发免费的开放源教育资料。这些资料可以被任何人使用,教育者社团还可以不断改进这些资料。

       这突出了大规模协作生产另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颠覆传统的产权理念。知识产权的传统形式排斥其他人利用或者分配创造性的工作。大规模协作生产恰恰与之对立。生产者社团利用“通用公共授权(general public licenses)”来保证每一个用户都可以分享和修正这些创造性工作。通过开放这些修正和分配的权利,就会有更多的人能自由地接触到新的研究信息并相互合作。

       通过废除合同和谈判的开支,参与者能够在任何他们感兴趣的项目上合作,大规模协作生产在资源配置上将更加有效。但是,是什么东西在激发人们自由地把他们的时间和聪明才智贡献给像Linux和维基百科这样的事业呢?

       人们参加大规模协作生产社团很大部分是由于内在的兴趣。比如,当我们问托瓦尔兹,为什么程序员把他们大部分的生命贡献给Linux而不需要直接的金钱补偿时,他回答说: “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软件工程师,你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一个工程师在解决了某个技术难题之后会感到遍体舒泰,这是多么愉快的享受啊!就是那种感觉驱使着我。基本上,参与大规模协作生产社团的人都会爱上它。他们对技术富有激情,并且在创造出一些新的或者更好作品的时候会欣喜若狂。”

       但是,参与的动机最终还是比娱乐和利他主义要来得更复杂。空余时间参加Linux工作的人一般受雇于该行业的其他工作。参与Linux给了他们经历、知名度和关系,如果他们是优秀的,还可以在这个社团中赢得地位,这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会具有很高的价值。而且,参与Linux而得到公司给予的报酬的人们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实际上,IBM和英特尔是Linux在人力方面两个最大的贡献者。即使Linux的创始人托瓦尔兹也要通过受雇于另外一家非盈利性社团——开放源发展实验室(Open Source Development Lab)来谋生,这样他才能够帮助Linux的发展。

大规模协作生产能够走多远呢?

       当至少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时,大规模协作生产将运行得最好:(1)生产的目标如果是信息或者文化,则可以使贡献者的参与成本最低;(2)任务可以分解成小块,这样单个生产者能够以小的增量进行贡献,并且独立于其他生产者(比如,百科全书的条目或者软件程序中的模块),这使得他们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比起他们得到的利益报酬来要少得多;(3)最后,将这些模块整合成一个成品的成本,包括领导能力和质量控制机制的成本必须要低。

       即使当这些条件都满足,大规模协作生产仍然面临障碍。社团需要同行评审系统并且需要有人指导和管理这些相互间的协作并整合来自用户分散的贡献。他们也需要设计协作的规则,应付搭便车者,想出激发和协调一段很长时间内的集体活动的方法。尽管有这些障碍,开放性的、自组织的社团成员们都在工作,有时还有奇迹般的效果。

{@++@copyright_hhjh_2007@++@}

《维基经济学》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632/1142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