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管理开放源的复杂性对 - 维基经济学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维基经济学 > 管理开放源的复杂性对

管理开放源的复杂性对

[更新时间]2007-09-25 15:40:26 [字数]8760

管理开放源的复杂性

    对开放源而言,复杂性是它的特色,也是其缺陷。开放源的三个规则——没有人拥有它,人人使用它,而且任何人可以改善它——可能是不断创新的来源,但是它们同时也让那些负责管理这些软件的IT技术人员陷入不断的麻烦之中。可供选择的机会太多了。如果一个企业需要采用开放源,它必须先在浩如烟海的软件中费力的搜索。哪个软件的质量好,哪个不好呢?如果你能分得出来,那么祝贺你!你才完成了第一个步骤。然后,你还得把所有零散的软件整合在一起,这需要的是运气,甚至是奇迹。

    但这仍然只是个开始。一般来说,一个开放源软件程序的限期只有几天或几周。相比而言,主流的软件公司要数年的时间才会出新版本。这个快速的、反复的发展模式意味着软件不断改善。但是它也意味着追求连续性和可靠性的公司会发现自己受无数匿名的社团程序员的控制,这些程序员追求的却是在奇思妙想中进步。

    所有的这些复杂性使得反对开放源的大软件公司正中下怀。他们指出,进入开放源的成本和风险太高,而它们才是能提供相对稳定解决方案的可靠的主流选择。可是,如果兼容性、集成性和支持能力等问题能够得到解决,那么出售专利的企业就麻烦了。没有了一个庞大的、垂直一体化的大型企业,整合这种复杂性的可能性看起来微乎其微。所以,当时的大软件公司并没有想到金·波利丝(Kim Polese)会挺身而出。

    金·波利丝快要成为高科技行业的摇滚明星了。她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她成了Marimba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合伙人,这家公司是网络基础设施管理方法的主要提供者。之前,她在Sun公司待了近十年,在那里她是JavaSun的首要程序语言)的主要设计师。她的远见、智慧和激情使她在第一次网络高峰期就成为一个杰出人物。她的漂亮外表也不是坏事,像《连线》之类的杂志都叫嚷着要把她的照片放在封面。但是除了姣好的容貌之外,她还有着非凡的远见、商业智慧和精湛的技术能力。

    200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波利丝被邀请去与GoogleCEO埃里克·施密特和软件老手、甲骨文前任总裁雷·兰尼(Ray Lane)一起参加一个晚宴。雷·兰尼现在是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公司克莱恩那·帕尔金斯(Kleiner Perkin Caufield & Byers)的全面合作伙伴。他一直在考虑开一家设计方案公司,来解决开放源复杂性问题,但是他需要一个天生的领导者。波利丝对此很感兴趣,他们计划一起开一家公司,名字叫SpikeSource,波利丝将成为CEO

    波利丝回忆说从宴会上走出来时感到精神振奋。“我有种回到1995年的感觉,如果说有一年是创建IT企业的最佳时机,那就是1995年,” 波利丝说,“当时,我看到了过去20年里不曾遇到的激动人心的创新机会。我们在软件方面遇到的许多问题突然变得可以通过开放源来解决。” 波利丝有一个使命:解决最困难的软件难题,并且是在真正的开放源模式下完成,以便将开放源引入大众市场。

    一体化和协作性不仅仅是开放源的问题,这也是长期困扰软件业的一个老问题。之所以会有这些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形形色色的竞争卖者之间存在障碍。没有一个专利出售者愿意分享界面或者通过合作来测试和整合应用软件。当消费者尝试着融合这些应用软件的时候,就会产生种种不可预知的问题,甚至会带来惨重的损失。

    传统的观念一直认为只有通过产业重组才能解决问题。最近商业软件界的合并浪潮(最突出的是Oracle)显示产业重组的过程正在进行。在开放源软件行业中,大的私有产权企业可能选择买断小的开放源竞争者,从而使得开放源运动窒息。然而,波利丝和其他许多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们选择合作的方法。

    在开放源运动的第二波,应用软件之间的合作和整合事实上是有可能的。“实际上,它很自然地发生,”波利丝说, “以一种完全自发的方式,因为协作的价值在开放源社区中备受推崇。所有这些不同的开放源项目和公司开始一起协作,这才能够创造出可靠和有用的软件。”波利丝说,网络的开放标准和合作的基础设施允许很多公司和社团一起合作来解决整合、测试和支持性活动等问题。“我们不仅能够在一个自动化模式里进行好几万次的测试,还能够使成千上万的人跨社团来决定什么该与什么合作,从而对知识基础做出巨大的贡献。”

    她的公司SpikeSource现在有一个突破性的创新。他们称它为一个“自动化的测试框架”,可以运作3万多种不同的测试,每页跨数百个组件、6个操作系统和6种语言,然后形成一个整合的方法。作为一个庞大的数字化的装配线,它把不同的小块分类,把它们打散后重新组合,并且跟踪它们建立起一个统一的能够顺利运转的机器。无论何时,一个新的开放源应用程序或是其升级版本通过一个告示牌发布之后,SpikeSource就对它进行测试并且将其整合到一个栈(stack)。下载这个栈是免费的。SpikeSource通过提供消费者服务和支持来挣钱。

    不是每个财富500强公司都确信开放源已经准备到位。所以,在市场前景并不明朗的时候,SpikeSource和其他开放源应用程序提供商就以中小企业为目标,在这个市场上,大的私有产权企业要么不愿意涉足,要么只是以很差的技术水平进入。低成本的开放源模式使他们能够为许多组织提供承担得起的服务和应用软件。这反过来又推动了软件业民主化的浪潮。

    “这些中小企业渴望利用开放源,不是因为他们是开放源的狂热信徒,” 波利丝说, “而是因为他们能够以很低的成本获得难以置信的功能。”突然间,企业强化工具,比如管理销售队伍、消费者、内容、数据和资源等等工具都可以为中小企业所拥有。现在他们有一个机会去达到或超过只有在大公司才能达到的管理效率和有效性水平。

开放源的未来

    开放源最终也可能走向暮年。它为新兴企业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前沿,也提出了非常多尖锐的问题。在开放源第一波中,早期运作者如Red HatIBM以及由在开放源软件上合作的程序员组成的松散联盟非常和谐地共存着。关键是他们愿意尊重社团的标准,采用开放源程序,并且使他们从社团得到的以及对社团的贡献之间达到平衡。

    如今,上亿美元的风险资金正涌入采用开放源模式的公司。我们还不很清楚,在对追求利润的压力之下,这个新的时代是否将同样灵巧平衡。追求盈利和非盈利的社团能够友善地并存吗?支持开放源的人们担心,这些不断增加的追求盈利的企业会影响到开放源社区分享的伦理、互惠性以及开放性,这可是开放源社团价值体系的核心。确实,公司面临着双重的压力:他们需要公开足够价值的代码来使社区成员满意,同时要掌握一些足够重要的东西让消费者付钱。

    所有的协作都是以开放源公司的软件设计理念和传递软件的商业模式为开始。协作不是一个事后产生的想法;协作从软件设计的早期就开始了。波利丝说:“在开放源世界里,每一个分散的组件是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他们开始思考它如何与其他的组件交互操作。所以写软件与在软件界做生意的方法是截然不同的。”

确实非常不同。过去,软件业要做的是如何捕获客户,并将他们锁定在自己的平台上,并且把竞争排斥在外面,必要时为客户创造出更好装备的牢笼——欢迎到专利旅馆。

    “开放源就是要拆掉这些围墙,”波利丝说,“从一开始就积极寻找方法来使你的软件与其他人的软件更好地协调运作。这正在引发了一个巨大的创新的浪潮,并且软件正变得越来越好。有更多的人打击它,有更多的人使用它,有更多的人参与创造它,而且更加重视协作和集成。”

    能否挣钱取决于能否增加价值。波利丝说,“只要你能提供更好的维护和支持,就能让客户满意。你得提供与其他应用软件的交互操作,并且要不断补充更新,一直使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好。”

    专利软件卖家感到不妙了吗?我们确实希望如此。如果这些公司没有找到与大规模协作生产共存的方法,专利软件意味着快速退化。

为什么开放源的批评者误解了自由企业和盈利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中指出,开放源是导致世界变得更为平坦的一个强有力的压路机,但是他话锋一转,又说在开放源的世界里,人们将不再清楚谁拥有什么或者个人和公司将如何从他们的创造中获利。他似乎受开放源模式的批评者的影响,这些批评者声称,开放源是当今的社会主义,而且开放源是对自由企业以及追求利润的权利的打击。

    像许多批评者一样,弗里德曼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他只看到免费软件,但没看到围绕开放源的数百亿美元的生态系统。他看到免费的百科全书,但没看到一个真实的、生动的、动态的知识库并由庞大的自发组织的社团进行升级所带来的丰富的文化和教育机会。他看到中国公司撕破美国工厂的设计方案的潜力,但没看到宝马公司邀请它的顾客为未来的汽车共同设计远程信息处理器的机会。

    当看到像Apache网站服务器的项目,怀疑论者也在犯相同的错误。他们说, “哈,免费的软件为70%的网站提供服务器,是最成功的商业软件工程之一,但是布莱恩·贝伦多夫设计了所有东西,却一分钱也没挣到。”

    贝伦多夫和他的同伴从没有想过要从Apache挣钱。他们仅仅想要一个更好的网络服务器。然而,开放源怀疑者说,如果他以与微软服务器软件相同的价格卖掉Apache,可能会赚得10多亿美元。

    但是,如果Apache的成本跟Sun或者Microsoft的服务器一样,它在服务器市场超过这些公司就不可能了。所有那些由Apache生态系统创造并团结在其周围的不可数的商业机会和价值都不可能实现,许许多多的中小企业也不可能借助低成本的基础设施蓬勃兴起。

    贝伦多夫是当今开放源社团的一个真正的奇迹。他创办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公司CollabNet,提供工作流软件和协作工具,为企业之间的合作和整合开放源社团成员进入他们严格设计的产品开发过程服务。现在公司有一个不断增加的《财富》100强顾客的清单,清单上的客户想通过提高效率来获得更多的利润。如果贝伦多夫没有来自Apache项目的世界性的好名声,他想成为当今的样子是不大可能的。

    拥抱开放源意味着拥抱新的智力模式和创造价值的新方法。过去,人们总说,公共产品不利于鼓励财富的创造。经济学家和商业领袖们经常争辩说,公共产品其实是从私有企业的口中夺食的。越来越多的人现在认识到这些都是不正确的。如果没有公共产品,就不可能有私有企业。李纳斯·托瓦尔兹说得好: “那就像是说公路施工会减少私有企业的数量。”即使在运输网络的重要方面的公共所有权会妨碍私有企业从中盈利,但是其他社会成员获得的其他方面的收益则会使这些损失看起来微不足道。

    对于托瓦尔兹来说,Linux更像一种公用设施。它为软件开发者建立应用和商业软件提供了基本的基础设施。“它允许企业在它们确实能增加价值的领域进行竞争,与此同时他们能够免费获得基本的东西。”

    “这一点对软件业来说非常重要”,他继续说, “给予基础设施私有产权,会使其他企业进入市场变得异常困难。”因此,在软件方面的公开资源是有必要的。没有开放源,我们只能面对少数垄断者,它们形成的是市场封建主义。事实上他发现,那些赞成专利软件的反而会攻击Linux公司的做法不公平,这很具有讽刺意味。他说: “如果我们不算是处于劣势,但至少也要公允的承认我们是在公平竞争。我们并不像那些私人企业,我们没有可以锁定的私有产权,我们也没有金融支持和政府补贴,我们没有现成的销售系统,所有这些优势我们都没有,怎么能说我们不公平呢?我们追求的不是社会主义,我们需要的是自由的市场准入和自由竞争。”

    Linux社团自身定位的改变也为以上的观点提供了证据。现在Linux系统不再像以前那样,专门网罗私人自愿者,如今的参与者都是一些《财富》100强的高科技企业,这些都预示着经济结构将会有一次重大的变革。当然,当企业加入到大规模协作生产的社团一起分享各种各样资源时,公共资源的使用如何合理地分配和协调,这些问题就会接踵而至。这涉及到很多其他的重大问题,比如资源使用的方向,对共享的基础设施何时可以共同使用,以及不同企业之间何时加以区别和竞争。

    在IBM的乔尔·考利看来,参加像Linux社团这样具有共享性质的基础平台,可以增加公司创造不同价值的机会,它可以提供一个关于价值创造的不同的思维方式,他认为: “在实施这种战略的过程中,一个可能让你感到迷惑的问题是,你现在可能看不清真正的价值来自何方。但如果你不停地创造新的价值,你就有机会收获你所创造的价值。”只要公司能够在共享的基础平台上不断地增加价值,促进平台的发展,公司也将会从这样一个平台中获得健康的收益,两者是互惠双赢的关系。

    当然也应该看到一些警告,考利认为: “在某些方面,你也许会停止创造新的价值,因为很多资源可以共享,当你这么做时,如果你仍然从共享平台中不停地索取,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对你的公司并没有好处,因为你不再思考如何创造新的价值,而是停留在原有的资源当中,裹足不前。”

    与传统的产品和服务相比,通过像Linux社团这样的公共资源共享平台,获得的收益也许不会来得非常直接,在这样的平台中,需要公司具有敏锐的眼光,发现和抓住任何创造新产品和服务的机会,这对公司来说是一项新的技能和挑战,在这个充满活力的经济系统中,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和动机,新的价值将会不断地被创造。

    理解和运用这种新的竞争策略,意味着必须消除一些深深根植在我们心中的错误观念。传统的观念认为,如果共享知识资产和其他资源,使之成为公共产品,让每个人都可以自由享用并获益,那么这些公共产品就不再能为公司获得私人收益。相反,我们的研究发现,聪明的企业可以利用大规模协作生产发现许多技术革新和创造财富的方法。

使用大规模协作生产可以为企业带来很多利益,下文有选择性地总结一些主要的利益。

大规模协作生产给企业带来的主要收益

    从利用外部的人力资源中获益。今天,社会变革的速度和复杂性是如此之快,任何一个企业想要在信息技术或者其他工业领域参与竞争,必须时刻保持创新精神,不断的变革,而所需的各种创新,任何企业单凭一己之力是无法做到的。科技进步的步伐很快,个人和企业以各种各样的方法发展和使用新的知识和技术,聪明的企业可以利用大规模协作生产来促进创新,与内部化相比,这种方法可以让更多的人或合作伙伴来参与针对顾客的解决方案,

    跟上消费者的步伐。在网页浏览器市场上,除了网景(Netscape)公司以外,微软公司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现在,Netscape公司已经获得了新生,变身为Mozilla Firefox,开发出一种新的开放式网页浏览器,使用者可以改变代码,自行编写插件程序和自定义的扩展名,供任何其他使用者下载。在过去的三年中,Firefox公司已经悄悄地蚕食着微软的市场,并宣称已占有美国10%的市场和欧洲20%的市场。这些充分表明,如果你不跟随消费者的潮流,消费者将用脚投票,为你的竞争对手创造更多的机会。

    促进对互补供给(complementary offerings)的需求。参与大规模协作生产社区能够促进对互补供给的需求,提供创造附加值的新的机会。例如,那些参加开放性资源社团的企业,可以从社团中不断增加的服务、支持以及硬件的销售中获得丰厚的收益,而这些反过来为社团打开更多的机会创造更多的知识资产,就像现在越来越流行的维基百科使得创始人威尔士确信,未来将会有一个维基百科品牌系列书籍的市场。

    降低成本。通过与开放性资源社团的合作,企业可以大量地降低成本。据IBM公司评估,在没有参加协作之前,公司必须花费大量的资金,在公司内部创造和维持一个研发运作体系,而通过协作公司每年则可以节省9亿美元的成本。公司必须贡献资源来过滤和整合同行们的贡献。但是这种类型的协作,相比于传统的合作方法,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生产更多的、充满活力、用户界定的、非常耐用的产品,并且成本更低。

    改变竞争的焦点。公开非核心领域的智力资产,如果这些资源对于你的竞争对手来说是核心资源,那么这将破坏你的竞争对手对该资源的垄断能力。例如,许多制药公司之所以致力于人类基因组工程,不是因为他们想要取得基因的专利权,而是因为他们可以利用基因技术开发新的药品。在软件工业领域,公开的代码使得IBM公司和Red Hat公司能够将其竞争的焦点从操作系统转移到软件综合性的应用和服务上。

    消除合作中的摩擦。随着不同企业间合作需求的增加,企业也会发现,跟所有权以及智力资源开发相关的问题会接踵而至,这些问题将使得不同企业的所有者之间的合作变得困难。合作者也许会发现,想要界定清楚不同公司在合作过程中所作的贡献具体有多大是非常困难的,并且公开的透露所有权信息和争夺未来的专利权也会在公司之间产生摩擦。为了避免合作中碰到的这些问题,许多公司正在致力于创造一种新的合作模式。

    发展社会资本。当企业加入到大规模协作生产团体后,在不断获取各种利益的同时,也必须懂得付出与分享,这就是为什么像IBMSunNokia以及很多其他企业同意将他们的专利拿出来共享,成为公开的资源。作为交换,企业可以获得在开放性资源社团中的经营许可,这是一种默许的准入模式,公司可以从和其他社团成员的合作中收益,收获很多共同创造的价值。

    综上所述,上面的种种例子,给我们提出了一系列途径,通过这些途径,大规模协作生产团体可以创造新的价值和竞争优势。有些利益归所有参与者所有,而有些则有利于那些能够利用它作为杠杆来增强自身竞争优势的企业。但是,大规模协作生产也有其需要经受考验的缺陷。通过对等生产,在共享资源平台上合作,意味着每个参与者必须学习和遵守这个共享平台中的种种规则,企业将丧失一定的自主权。这种类型的合作,意味着创造一种新型的具有内部激励机制的结构,可以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在这样的模式中,任何企业都是收获和奉献并存。而这意味着一方面要为协作而对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同时要仔细考虑知识资产的付出和补偿等问题。想从中获得收益的企业必须准备好应对这些挑战。在最后一章,我们将花一些笔墨更深入地探讨这些问题及其他方面的挑战。

大规模协作生产将成为时尚

    大规模协作生产社团正与公开市场和层级企业一样成为企业组织生产活动和获取竞争优势的重要选择。他们利用人们的基本动机,将曾经被视为没有报酬的工作变为极富经济价值的工作。大规模协作生产的重要性将继续增长,因为使其成为可能的主要条件不仅存在而且也在进一步发展。这包括:技术能力和应用的可获得性,透明度,全球化,知识和技能的民主化以及系统的日益复杂性。

    所有的企业都必须关注自组织的创新和生产将如何被引入他们的产业及其将产生的经济影响。他们需要一个新的战略议程,这包括:一方面,要不断地分析和评估自组织的竞争者的现有模式的潜在脆弱性;另一方面,要发现企业利用大规模协作生产社团降低成本、推动创新和获取竞争优势的机会。

    最大的风险不是大规模协作生产社团将削弱现有的商业模式,而是企业到时被证明不能适应这个新的挑战。企业必须在技术和企业组织方面进行投资,成为真正的网络型组织和开放性的企业,加入协作性的网络来建立战略和文化的能力,从而能以大规模协作生产为杠杆。他们应该听一听乔尔·考利在回顾IBM将近10年与开放源软件打交道的经验时所说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与开放源及所有与之相关的东西都相处得很愉快。我们现在将开放源看作战略的工具箱。我们知道,如果你不这么做,你的竞争对手会这么做。到时,你将何以自处呢?”

 

 

{@++@copyright_hhjh_2007@++@}

《维基经济学》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0632/1142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