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学而第一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学而第一

♫ 学而第一

[更新时间]2008-10-13 08:58:08 [字数]21828

1.1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yùn),不亦君子乎?

THE Master said,"Is it not pleasant to learn with a constant perseverance and application?

"Is it not delightful to have friends coming from distant quarters?

"Is he not a man of complete virtue, who feels no discomposure though men may take no note of him?"

 

试译:孔子说:“一边效法圣贤如何做人做事,一边适时实习诵习,不也高兴吗?朋友同学远道而来,不也快乐吗?人家不理解自己,心里却不怪人家,不也算个君子吗?”

试注:“学而”做篇名,是选择这篇开首一句的两个字。后面十九篇都这样处理,选开头一句的两三个关键字做篇名。

“子”那时候是对男子的通称。但“子曰”的子,是指孔子(公元前551—前479)。孔子,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东南)人,在中国春秋末期开私人讲学风气,成为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创始人。幼年生活贫困,“多能鄙事”(9.6),学会了好多技艺。相传曾向老子学习礼仪。50岁的时候担任鲁国司寇,掌管司法和纠察。后来带学生周游列国,不被当权人重用。晚年整理《诗》、《书》、《礼》、《乐》、《易》、《春秋》,讲学授徒,有弟子3000人,著名的72人。

“曰”是说。学,主要指“大学”,也就是像圣贤那样,学会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人,把自己的光明智慧善良本性发挥出来。这个大学之道,是个大学问,简单说就是效法圣贤、效法自己本具的明德:学,就是效法。如何效法?《礼记·大学》开宗明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至于至善。”明德是真我,是每个人都有的真善美潜能。学的古字,原来是“壆”,象双手构木为屋形。后来作声符,加“子”为义符。學,就是孩子、弟子效法圣贤、效法真我如何做人。

“习”是实习,古人讲究学以致用,在做人做事中“习练”,修炼,锻炼;“习”也是诵习,古人读书要求滚瓜烂熟,经典要背得出来。 “说”字通“悦”,属于通假字,通借字。把“悦”字放在“说”字右下方,表示这个“说”就是“悦”,这是本书处理通假字的一个通例。“朋”是朋友,同学。“君子”是有德之人。“乎”是语气词,相当于“吗”,表示反问。

知,知道,了解,理解。

本套黄金三部曲中,凡有(1.1)、(14.5)之类,都分别表示《论语》章节,比如学而第一的第一节、宪问第十四的第五节,其余可以类推。凡(五章)、(六章)之类,都表示《老子》一书的章数。《金刚经》的引文,则标明为(法会因由分第一)、(离相寂灭分第十四)等等。

体会:开篇就讲学习,对我们目前这个学习化社会很中用。

学习有一个状态问题。小朋友背着书包,沉甸甸的,心里琢磨着今天怎么对付考试呢;大学生想着如何考研,如何拿到文凭好就业啊;经理老总们忙于听讲座,进夜校,读MBAeMBA;员工们担心考级晋升;教师着急进修,读博士……总之是全民讲学习,求知的气氛很浓。可惜很多人状态不好,学得愁眉苦脸,心情沉重。像孔夫子这样学得高兴,与人同乐,也自得其乐,实在值得羡慕。孔夫子为什么学得这么高兴?有什么秘诀?下文孔夫子“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14.24)这句话也许就是答案,它解决学习的目的问题。端正了目的,就不会学习怎么蒙人,学习如何巧取豪夺了。有些人学做好事不高兴,学蒙人却快活,但是蒙人的终究不会快活的。你蒙我,我蒙你,大家倒霉,大家都无法“为己”,如何快活得起来。因此目的很重要。同学“尔虞我诈”的,不会感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坑人的秘诀怎么可以与人共享呢?要保密。不保密,别人会要我的命。“有学坑人的从远方来,不亦忧乎?”因此学尔虞我诈的难以同学,必需偷偷学,关起门来学,否则脑袋难保。“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礼记·学记》),如何学得好呢?总是学些害人害己的招。

看电影,经常有这样的故事,一个干掉一个,最后全部干掉,例如黑手党,害人的招数不能让人知道,不号召“理解万岁”。“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小人乎?”干吗让人知道?知道的太多,理解太多,就有杀身之祸。这就是知识的害处了,学死了。李斯和韩非同学,觉得自己比不上韩非,就把老同学韩非干掉了。后来李斯做了大官,被秦始皇重用,最后却为赵高所杀。法家的这些故事值得回味。因此就有个笑话,说是有本《黑手党党校论语》,讲如何培养党徒的,开头有句话是:“师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苦乎?有学坑人的从远方来,不亦忧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黑手乎?”黑手党老师不好当,学生会杀老师、杀校长的,教的就是这个。孔子(公元前551479)却不同,他的学习经历和从教过程很了不起:七十二年中,十五岁就立志求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岁的时候达到“从心所欲不逾矩”,成为儒家创始人,世界著名教育家,弟子三千,子孙繁衍至今(2002年)有七八十代,他的思想通过《论语》、《易经·系辞》等也越传越广。

学习也有个方法问题。一边学,一边习,是个好方法。学了做人做事的道理,就要诵习,温习,才记得住;要练习,实习,才做得到。光是拿文凭,得考分,遇到事情还是想不起来,说不出来,做不到,学了也没有多大用处。学的是一套,习的是另一套,这样学,不如不学。要学会做人做事,就要练习,修行,不要停留在口头上,笔记本和答卷上。《礼记·月令》上说:“鹰乃学习”,习是反复练习飞行,繁体的习写做“”,上面是羽毛。小鹰学本事,就是又学又习,学以致用,在习中学,做中学。孔子后面讲“行有余力,则以学文”(1.6),更是把习、做放在第一。

“习”做“诵习”讲的时候,是读书的一大法门。诵习就是背个滚瓜烂熟。滚瓜烂熟,就变成自己的了。有人说,背书不好,背书把人背死了,人要有创造性才好。这个说法很有道理。很多背书的的确越背越死,可怜。但是一看,他们背些什么东西呢?背一些应试的东西,背一些考过就扔的东西,背一些永远用不上的东西。但是不背又不行,因为要考试。如果从实用考虑,就要背最有用的东西,那就是经典。为什么经典最有用呢?这个问题好像不用问的,不是个问题,因为它是经典嘛。好比我们到商场去问:为什么要买好货、要买名牌啊?也是不用问的。人人都知道名牌好,好货好。“好货好”,这话是多余的。不能说“好货坏”。为什么好货好?消费者最有发言权,可以总结出一二三、五六七八条,因为他用过。经典也是一样,经典就是好书,经中之经是最好的书,譬如黄金三部曲。为什么最好?因为数千年、无数人都用过了,今天还在用,还是管用,还是有大用,不是小用。如今的书,走马灯似的,转眼就过时了,这被认为是知识经济时代的特征。于是就要创新啊,引领潮流啊,生怕落在后面,急得不行。一着急,难免浮躁,难免沉不住气。

沉不住气,又要创新,想想,能搞出什么高明的创新呢?也许有一点,但是转眼又被人超过了。这样的创新搞多了,自己也不好意思,说:“雕虫小技,没意思。”这未免太自谦、太自卑了。其实世界上也许并没有什么雕虫小技,也没有什么大手笔,关键是看你怎么用。火药是不是雕虫小技?中国人拿来放鞭炮,老外用来造大炮。是大是小,不一定。大炮是不是就真比鞭炮大呢?恐怕也不一定。因为放鞭炮的讲和平,让人放心,这也是一解,“不战而胜”。放大炮的让人不放心,最后也要挨炮打。不过也不尽然,道理没有这么死板。那么怎么办?要方方面面考虑,要想得远一些。“人无远虑,必有近忧。”(15.12) 孔夫子这话也是要我们想问题角度要多一些,思路要活泛一些,站高一些,看远一些。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有这样的胸怀,才有《论语》这样的经典传世,几千年不衰,而且历久弥新。越久越新鲜,这就怪了。某甲会说:搞一个创新,睡他一万年,不怕有人超过,吹牛。某乙却说:不是吹牛,我搞一个日日新的创新啊。《礼记·大学》里引用《尚书》中的话说:“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还真有古人这么倡导,这么实行。因为这样,《尚书》和《大学》传了几千年,也不见老,还跟小孩子一样。有人就是不见老,你没有办法。他会创新,会自我批评,自我反省,自我超越,所谓“日新其德”,《周易》上说的。一个人要是日新其德,他怎么会老呢?《周易》也叫《易经》,易经易经,就是“变化的道理”。很多人把《易经》看作群经之首,经中之经,说这是中国人的真精神。那就是说,中国人是最讲变化的,最讲创新的。现代商场和管理学总结出一句话:“市场唯一不变的东西就是变化。”这话是《易经》精神在市场上的运用,很多人都背会了。

经典背会了,化入自己的灵魂了,能够脱口而出,能够运用自如,那就妥了。不然的话,花钱买了书,又不读,或者读了又不熟,熟了不会用,就是浪费。浪费不符合市场原理,不符合经济规律。因此,读好书、背经典、会应用,这是知识经济时代经济规律的一个要求。好书不多,可以省下很多买书钱;好书读一本,抵得上别的书读很多本,又省下一份精力,精力也值钱;好书经久耐用,越用越灵,越用越神,这又省下一笔。什么是灵,什么是神呢?就是熟练之后可以把书本扔掉,灵活运用,见机行事,都不离书上的真精神。这叫得意忘言。《周易》、黄金三部曲都是要我们得意忘言的,不是教我们死读书的,讲的都是关于创新的大道理,叫做《创新经》、《日新经》是可以的。这样的书背熟了,正好得意忘言,得其真用,得其大用。这样,要搞什么大手笔,搞里程碑式的创新,那就搞吧。


1.2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The philosopher Yu said, "They are few who, being filial and fraternal, are fond of offending against their superiors. There have been none, who, not liking to offend against their superiors, have been fond of stirring up confusion.

"The superior man bends his attention to what is radical. That being established, all practical courses naturally grow up. Filial piety and fraternal submission,-are they not the root of all benevolent actions?"

 

试译:有子说,“一个人能够孝顺爹娘,敬重兄长,却喜好违犯上司,那是少有的;不喜欢违犯上司,却醉心于捣乱,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有。君子抓根本,根本扎稳了,一切为人处世之道自然生发出来。孝敬父母,尊敬哥哥姐姐,这就是仁的根本吧!”

试注:有子是孔子的学生,姓有,名若,鲁国人。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说,有若比孔子小四十三岁,长得像孔子,有若孔子,但是若有若无。孔子去世后,弟子们想念先师,就把有若立为老师,当作先师孔子一样敬奉。“其为人”的其,是个代词,指“他(的)”、“他们(的)”。“为人”,这里指做人,指人的性格、特点、德性,对人的态度和方式等。“其为人也”的也,用在句中表示语气有所停顿。“孝”是孝敬父母,“悌”是弟弟敬重兄长,宽一点就是弟弟妹妹敬爱哥哥姐姐。“鲜矣”的鲜,是“少有”,矣是“啊”,表示语气,可以不翻译。“未之有也”是“未有之也”的倒装,“之”是代词,指这种事;“也”是助词,用在句尾表示“啊”,也可以不翻译。“务”是从事,致力于。“立”是确立。“其为仁”的其,也是代词,指这件事情。仁即人,是《礼记·中庸》的话:“仁者,人也。”“与”就是欤,是个文言助词,表示感叹。

体会:“学而时习之”,学个什么呢?学个君子,学个大人。什么是君子呢?孝是第一点,百善孝为先。学君子怎么学?第一步是学孝。学孝是第一所学校,学君子的孝道。孩子孝敬父母,一家人能不高兴吗?能不“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吗?孝是教育的第一步,孝字加个攵(pū)就是教,“攵”古代也写做“攴”。攵是手里拿着鞭子,轻轻地打,鞭打,有一些厉害,吓唬孩子的。《说文解字》说,“教,上所施,下所效也。从攴从孝。”上行下效,有教有学,一个教字包含了学字,教就是教学。因此古代的教也写做“斆”,左边是一个“学”,表示教学相长,师生互动,是活泼的,相互交流的,不是单向的,硬梆梆的,硬往里灌的。教和学好比阴阳鱼、太极图。教是什么?就是学,是斆,是效法。学什么?学孝。学孝的要进学校,学校是学孝的。学孝怎么学?学老师的孝道。孝,是老字加个子字。老是长辈、老师,子是孩子、弟子。因此孝也通效。老师孝敬长辈,学生跟着学。因此首先是长辈做人做得好,然后学生跟着老师学做人,学孝敬。学校中,读书不是第一的,做人才是第一。老师自己没做好,要学生做好,要学生背《孝经》,背不来就考不及格,罚站,那就是硬灌,不是“教”的本意。企业培训员工也是这个道理,靠上行下效。《十三经·孝经》中孔子有话:“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孝是德行的根本,教育是从学会孝行开始的。有天子之孝,诸侯之孝,卿、大夫之孝,士人之孝,庶民之孝,无所不备,因此孔子接着说:孝是天经地义,敬一个人,千万人都高兴。为什么?因为教人孝敬父母,就是孝敬天下为人父母的;教人敬爱老兄,就是敬爱天下为人兄长的;教人臣服君王,就是敬重天下为人君的。如果把孔子文化简称为孝文化,可以看到一个奇迹,就是孔家传宗接代的能力奇强。孝文化的一个效果就是传宗接代能力,人类的繁殖力、生产力,文化繁殖力生殖力和血缘繁殖力生产力。孔子后辈一直传到现代,有七十多代了,这是孝文化在孔家的重要体现,世上少有。中华民族的繁殖力,是一大文化特色。现代有的企业搞招聘,要看这个人在家里孝敬不孝敬,就有百年千年好店代代相传的追求。

反过来,也就要求在上的做出榜样。为人父母的要慈爱,为人兄的要友爱,为人君的要贤明,总起来就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君贤臣忠。这一切都从一个孝字出来。《论语》有十九处直接用到“孝”字,五处用到“悌”字(即通借字“弟”)。

为什么不首先讲慈爱,却首先讲孝道?为人师表的,先要做出样子啊。也许是生物界的规律,上辈照顾晚辈,更加天经地义,自然而然,雷打不动;晚辈照顾上辈的,就难多了,少多了。《红楼梦》里一首好了歌说得很绝:“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老子的态度似乎又不同。“六亲不和,有孝慈。”这是《道德经》十八章说的,不主张刻意标榜孝道。老子提倡无为,有“好好做事,不要张扬”的意思,是孔子向往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大同之世。

佛家刚传到中国的时候,跟儒家吵嘴,很多都是孝不孝的话题。某些儒家人士觉得佛家不讲孝道,最不孝的就是出家。孟子早就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孟子·离娄上》),没有后代,是最大的不孝。照这样看,出家的和尚尼姑没法做到孝。但是现在我们看佛经,里头讲孝顺的多得很,《地藏菩萨本愿经》就是佛门的孝经,说一个人孝到极点,就成佛。什么是极点?就是孝一切人如孝父母,孝一切众生如孝父母。在中华电子佛典协会 (Chinese Buddhist Electronic Text Association 简称 CBETA) 的电子佛典中敲进“孝”字,两秒钟内就列出500条。第500条来自《六度集经·戒度无极章第二·弥兰经》,经中说:“孝顺父母,亲奉三尊。”第1条取自《修行道地经》,在500来个字中讲了8个孝字,例如“遵修孝道,超凡他人”。又如“父慈,子则为孝也”。这样,佛家和儒家很容易讲和。


1.3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The Master said, "Fine words and an insinuating appearance are seldom associated with true virtue."

 

试译:孔子说:“花言巧语,貌似善良,缺德啊!”

试注:“仁”指仁德。“矣”是句中的感叹词,相当于“啊”。

体会:这话要是译成:“孔子说:‘巧言令色,缺德啊!’”可能更好,因为巧言令色这个成语现在常用,意思大家都懂。这要感谢《论语》的流行。

上面刚讲了孝道,我们对人就要柔声细语,和颜悦色了,怎么突然又骂人巧言令色缺德呢?

原来,儒家的孝道,不是装样子的,是实心实意的,而且痛恨阿谀奉承。《孟子》讲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下面就有赵氏做注说,第一个不孝就是阿意曲从父母,使亲人做不仁不义的事情。一切由家长说了算,儿女惟命是从,搞家长制,这并不是中国孝道的本意。五四运动反对家长制,很多人的本意是好的,效果也很不错。运动过程中有一些过头的东西,冤枉了我们民族的老师孔子,今后不犯就可以了,孔夫子不会见怪的:“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1.1)老师有这样的君子风度,师生关系就好处理,一些误会容易化除。

这就要讲到《孝经》里的一个故事了。一天,大弟子曾参(shēn)问老师:“像慈爱子女、恭敬父母、安养亲人、扬名后世,这都听老师教导过了。可弟子还有一个疑问,请老师指教,弟子拿不准的是:儿子遵从父命,就是孝吗?”孔子当即就予以否定说:“什么话!什么话!从前,天子有诤臣七位,虽然他可能治天下无道,却不会丢掉天下。诸侯有诤臣五位,虽然他可能治国无道,却不会丢掉国家。大夫有诤臣三人,虽然他可能治家无道,却不会丢掉采邑。士有诤友,美名就总是跟着他。父有诤子,就不会做不义的事情。因此,假如遇到不义的事情,儿子就不可以不规劝父亲,臣子不可以不力谏君王。所以,遇到不义的事情就要规劝,这时候听从父命,又怎么算是孝呢?”

讲到孝道,家族企业的问题来了。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议。很多企业家都看到,家族企业只要有孝道,有诤子,就没有什么不好。相反,不是家族企业,却干不义的事情,又没有诤臣,也要倒霉。不论是不是家族企业,只要帮助照顾好每个员工的家,鼓励每个员工照顾好自己的家,鼓励大家相互照顾各自的家,乃至念及顾客的家、竞争对手的家,就是把孝悌之道、慈爱之道用到管理中。办这样大家庭式的企业,是很好的。


1.4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试译:曾子说:“我每天在三件事上反省自己:给人办事、出主意,是不是尽心尽力?跟朋友交往,是不是守信用?老师传授的知识,是不是复习了、做到了?”

试注:曾子姓曾名参(shēn),字子舆,与父亲曾点都是孔子的弟子。曾参(公元前505435)是南武城人,比孔子小四十六岁。南武城旧址在今天山东平邑县附近。“三”是三件事:谋、交、传。“谋”有谋划、图谋、营求的意思。谋划是出主意,营求就是做事情。也有人把“三”当作多,多次反省。“传不习”的习,跟“学而时习之”的习一样,是温习,练习,实习。

体会:孔子对每个学生的特点了如指掌,并且按照特点因材施教。《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引孔子的评价:“参也鲁”,认为曾参的特点是“鲁”。鲁钝,鲁直,鲁拙,但是不鲁莽。鲁有很多好处,学得扎实,没有应付考试、猎取文凭、卖弄学问、光说不练的花架子。因此曾参能得真传,写出《礼记·大学》,收在《礼记》里面,成为千古名篇。现代企业搞学习型组织,都想向大学借鉴点东西,因为大学是知识经济的飞地。大学怎么办呢?梅贻琦先生在清华大学当校长的时候,曾专门攻读曾子的《礼记·大学》,研究大学之道,写出《大学一解》,给清华定方略,一时气象大振,大师云集,众望所归。这个大学之道,也是知识经济时代的企业之道。一家知识企业,能把人才搞定,就差不多了。人才怎么搞定?有很多挖人、留人、防人、管人的秘诀,但真正有用的不多,不如“鲁”一些。鲁一些,有忠有信,踏实做事,不在乎挖、留、防、管那一套,只是老老实实爱护人的自由,全心全意给大家谋发展。这样企业有磁力,员工不容易跳槽。跳槽也会跳,不会跳出牢笼又跳进虎穴。明智的跳槽,这需要老总指点,明师引路,让跳槽的有个好去处。

老总也要做明师,才能办知识企业。知识企业首先是一所学校,一所大学,把培养大才作为第一等业务。老总就是校长,是老师。老师对学生的态度,是把本事都传给学生,希望他们成才。成才后,学校留一些,多数要远走高飞,各自发挥自己才干去。老师要指点,为人谋。因此,知识企业要有《礼记·大学》的精神。“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都要问,每天都问,这都是“孝”的扩展,“教”的实质。

大学的精神,或许也可以一言以蔽之:自由。为什么自由呢?因为有知识。知识是解放人的,解放人的潜能。知识管理就是一句话:解放。相对于坑人害己的知识,这种解放人的知识就是善知识。譬如孝的知识,从爱、敬里头出来,把心态搞正,人的关系搞好,知识就顺利交流、交接、继承、出新。否则的话,相互隔膜,相互防备,相互损害,不可能知识共享,反而相互保密。知识是解放的,怎么秘而不宣呢?有鬼,怕见光,是恶知识。应当是越解放,知识越多,人才越多。否则,知识越多越糟糕。小解放得初等知识,大解放得高等知识,完全解放得最高知识,至善知识。因此曾子在《礼记·大学》中开篇就点明主旨:“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把目标定在至善上面,就是止。没有止的功夫不行。

没有止的功夫,老是晃来晃去,就没有大思路,没有方略。大思路,很多人叫作战略。但是战略有跟别人对着干的倾向,说大思路,方略,就中和一些。一个企业没有大思路,是最要命的。没有大思路等于没有脑袋,不知道往哪头奔。只好疲于奔命。一些企业说:“我有大思路啊!”其实没有,因为它的大思路一年三变,一日九变,不是“吾道一以贯之”(4.15)。一二十年不变大思路的,比较少有,五十年不变的,有没有?百年不变的,更加难得了。不变不行,因为时代变了。这是对时代变化没有预见性,不变当然不行。大思路百年不变,企业与时偕进,这样的企业,止的功夫就高了,“止于百年”了,还在引领潮流。止于百年大计,天天都新鲜。止于至善,更了不起。这样给企业定位的,除了孔家店外,好像还没有过,所以办百年好店很难,千年好店更难。

曾子的话是办千年好店用的。因此他这里说的三省,每一省都很难。第一省:“为人谋而不忠乎?”就很难做到。老板为员工谋,如何才算“忠”呢?很不容易真正做到忠。成天操心如何挖人、开人、留人,跳不出自己这个企业的围墙,都不是“忠谋”,而是“为我谋”。忠谋是为别人而谋,而且尽心尽力。一个为我谋,一个为人谋,差别大了。一个全心全意,一个半心半意、三心二意,差老了。老板为员工谋都不忠,怎么要求员工为老板谋做到“忠”?缘木求鱼。

现代有一位儒商,台湾的,名“张忠谋”,在管理方面很有心得。另有一位美国管理学家弗朗西丝·赫塞尔本(Frances Hesselbein),美国德鲁克基金会主席,在2000年北京光华管理研修中心举行的21世纪管理国际研讨会上,提出“新世纪使命管理”的理念。这个新理念预言:21世纪的管理使命将以“改善人生”为终极目的,适合于全球的领导力原则是如何做人。这和儒家止于至善的使命合流了。千年使命,与天不老,与地无疆,发人深思。为什么帝王将相改朝换代、部长总统上台下台、老板经理换来换去,这个千年使命却长生不老呢?可是据说这次会议上,美国人谈使命,中国人呢,谈“我们要活命”。要活命就来不及思考使命问题,先发财再说。“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欤?”(5.7)孔夫子见势不妙,要坐船到美国去了:“谁能跟着我漂洋过海呢?是子路吧!”

活命和使命的关系很微妙。


1.5
子曰: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试译:孔子说:“领导一个有千辆兵车的公侯之国,就要兢兢业业工作,以取得信用;要节约官府开销,以爱养百姓;征用民力要注意天时。”

试注:道是治理、领导。古代计物以四为乘,比如四马一车,叫做一乘。后来也把一定数量的田赋、兵丁、封地合在一起,叫做“乘”,算法有很多,因为法规不断在变化。子路说:“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11.26),可见那时候千乘之国不是大国。“以”相当于“依”、依据、按照。“使民以时”,比如到农闲时节,官府才征劳役,不要跟百姓的农耕、产业争时间。

体会:儒家的国民经济学,这里讲了几条大原则。第一,“民无信不立”(12.7),老百姓不信任政府,政府就站不稳。信用靠行动,靠办事认真,靠敬业。第二,节约官府开销,就有更多财力惠及百姓。节约不是抠,不是吝啬,而是仁厚,是爱护人。第三,要给百姓充分的自由时间去干他们想干的事情。要等百姓有空闲的时候,才让他们给官府做点事情。


1.6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试译:孔子说:“弟子在家里对父兄孝悌,在外面对公卿忠顺,恭谨老实,博爱众人,亲近仁者。这样子做好了,还有剩余精力,可以读点书。”

试注:弟子是学生,或者小孩子。入是回家应对父兄,出是出门在外应对公卿。孔子后面说:“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9.16)这里的“孝”,当“孝悌”讲;“悌”,当“忠顺”讲。都是推而广之的。正如《孝经》说:“子曰:‘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对父亲孝敬,这个孝敬心延伸到对君王,就是忠;对兄长恭敬,这个恭敬心延伸到对朝廷公卿,就是顺;把家管理好,这个理家之法延伸到官府,就是治。“文”是古之遗文,古代先王的书,如《诗》《书》《礼》《乐》《易》等就是。

体会:化是文化,教化,化民成俗,是做出来的。做出来的是文化,然后才有文化可学。所谓学文,也即读书、学文化,那是后来的事。先有文化,然后才有文化可学,有书可读。做人最要紧,其次才是读书学文化。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是一句名言,也是实话。有人取名叫“王学文”,“张行余”,是从《论语》这句话来的,可见这话的名气。名言不一定能落实。不落实,就不是实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又是应试第一,考分第一,牌子第一,为功课累得半死,做事做不来,做人做不好,就不是“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是“学无余力,是以不行”。

常听外国人说,后来我们自己也说:中国学生读书行,做事不行,动手能力、创造力、办事能力很成问题。有人甚至怀疑:是不是中国人从古以来就这样?民族弱点?其实,中国古人的学问,最注重做人做事。中国自古以来,学问都是“做”出来的,不是“读”出来、“写”出来、“说”出来的。做就是做人做事,是中国学问的特点。孔子就是这样要求弟子的,孔子前后的师道都是这样的。做不到,中国书是读不懂的。做不到,那不叫学问。做到了,读中国书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书只是皮毛。“道可道,非常道”(第一章),老子这句话也含有类似的意思,就是不要把说出来、写下来的东西太看重了。老子勉强留下一本书,五千言,强名之曰“道”,曰“德”,也是没有办法。

企业文化也该这样做。做得到,然后说出来,比较好。搜集一些企业管理格言,搞一些形象设计,固然不错,总不如内心油然而生的精神好。美容不如美化内在气质。正如《礼记·大学》说的“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企业文化不是专门做给人看的,首先是自己得好处。《孟子·尽心上》所谓“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现)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一个人的举止行为,说明一切,还用多说什么呢?


1.7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试译:子夏说:“尊敬贤人,连自己平时待人接物的态度也变好了;服侍父母,能竭尽全力;辅佐君长,能不惜身命;与朋友结交,说话算数。做到了这几点,即使说没读过书,我却敢断定他有学问。”

试注:子夏(公元前507-?)是孔子的弟子,姓卜,名商,字子夏,比孔子小四十四岁,卫国人。“贤贤”,第一个贤是动词,是“敬重”的意思;第二个贤是“贤人”。易是变化,色是颜色,脸色,神色,姿色,姿态,态度。色,还有一种解法说是“女色”,贤贤易色是“贤贤易好色”,用尊敬贤人之心,替换好色之心,因为孔子说过:“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9.18)君是君长,包括天子、国君、诸侯、公卿等。

体会:子夏这段话和孔子上面那段话是相应的。都主张人做好了,就有学问。尊敬贤人,自己先得好处。为什么呢?因为“贤贤易色”,因为尊敬贤人的同时,自己的态度气色也像贤人一样文雅了,高贵了,温和了。侍奉父母、辅佐上级、结交朋友,都会有好态度。这样,自己也会成为受人尊敬的贤人。敬人就是敬己。拜菩萨就是拜自己,拜出自己的本色来。念佛就是佛念,念出自己的本心来。这都是明明德,都是自修,都要通过生活来学习。石佳丽,非常活泼调皮的一个姑娘,自从扮演宋庆龄之后,气质为之大变,神态十分沉稳,举止无比雍容,好一副天生国母气派。这里面的奥妙,就在于六个字:“我就是宋庆龄。”由尊敬一个贤人而效法她,乃至最终成为她,这就是贤贤易色的最大收获了。贤贤易色,就是整整一部表演艺术,就是整整一部“密宗修炼、即身成佛”大典。身口意三密修持是有奇效的,身行宋庆龄的举止,口出宋庆龄的话语,心存宋庆龄的理想和追求,三密合成一句话:宋庆龄就是我。如果“庆龄佛就是我”,那我的色身变成庆龄佛的模样,不是自然而然吗?贤贤易色,我们本来就有圣贤们的伟大本色,所以我们尊敬圣贤,我们贤贤,我们有成为儒商的无上密法,最后连“我”也忘掉,连“庆龄佛”也忘掉,佛我一如,完全打成一片。

联合国也很注意这个问题,虽然境界没有这么高。著名报告《学习:财富蕴含其中》Learnig:the treasure within,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1世纪教育委员会19964月巴黎会议上提出的,对各国参与全球学习化社会的建设具有指导性的影响。其主导思想也是通过生活来学习(Learning throughout life),为此,委员会提出“学习的四大支柱”(the four pillars):

其一,学会共处(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其二,学会认知(Learning to know);其三,学会做事(Learning to do);其四,学会做人(Learning to be)。

在解释过程中,联合国专家主要谈的是做人,因为共处、做事,都有大量内容是做人的道理。比如“学会共处”——专家们认为这是教育的根本。要不断地理解别人的现状、历史、精神和价值,在此基础上创建一种新的共同的精神理想,即投身于共同的事业(common projects),用理智的和平的方式解决冲突,协调人际关系。这也许是一种乌托邦,然而却是一种必要的乌托邦(a necessary Utopia)。又比如“学会做事”——不止是学会做一种工作,更是学会在一般情况下应付各种多变的局面,学会在团队中做事,学会在校期间通过社会工作、社会活动来学习。现在很多企业搞学习型组织,都参照这个。


1.8
子曰:君子不重(zhòng),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试译:孔子说:“君子不自重,就没有威信,学问就不扎实。主要靠忠信处世,也没有哪个朋友是不如自己的,有了过错就不要怕改正。”

试注:重,自重,对内的;威,威望,对外的。固是坚固、牢固、扎实。固如果当作固执,这句就是“爱学习,就不固执”。无是没有。友是朋友。“无友不如己者”,是说朋友总有比自己强的地方,总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这种态度也是对朋友高度忠信的表现。勿是不要。惮是害怕。

体会:“无友不如己者”,有很多解释。这里取南怀瑾先生的解释。另一种解释为“不要交不如自己的人做朋友”,这是把“无”当“毋”讲,毋是禁止、不要;这自然也就把“友”当动词讲,是“交朋友”的意思。这个解释,自古就有人不满意,认为会使人误会孔夫子怎么这样势利。人人都和比自己强的交朋友,最后剩下上帝,孤家寡人,没有朋友。还有,人人都和比自己强的交朋友,人人不跟比自己弱的人交朋友,这样的话,实际上等于人人都没有朋友。为什么呢?因为按照规定,虽然弱者要跟强者交朋友,但是强者却不跟弱者交朋友,一厢情愿的事情做不成。人人都想占便宜,结果谁都占不了便宜。不过,字面上看,“无友不如己者”,并没有说只跟比自己强的好的交朋友,也可以说允许跟自己一样好的人交朋友。

见贤思齐,跟人学好,也不是坏事,不是势利。比自己坏的,虽然不是朋友,却可以伸出援手,加以帮助。帮好了,就变成朋友。“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16.4)交朋友要注意选择,要交好朋友,交“益友”;不要交坏朋友,交“损友”。交益友使人进步,交损友使人变坏。这不是势利,因为不是朋友却可以做老师,孔夫子说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7.21)这种态度很通达,很谦谨,不是势利的。这和老子“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二十七章)相通。因此“无友不如己者”也不能当“势利”解释。

《孔子家语·六本》中有孔子和曾子的对话。孔子说:“我死之后,子夏会天天向上,子贡会天天向下。”曾子问:“什么意思呢?”孔子说:“子夏喜欢和比自己贤明的人相处,子贡喜欢和不如自己的人相处。不了解子女,看他父母就明白了;不了解一个人,看他朋友就明白了;不了解君王,看他用什么人就明白了;不了解土地,看它上面长什么草木就明白了。所以说,和好人住在一起,好比住进芝草屋兰草堂,日子久了连草香也闻不出来了,和草香化为一体了;和不好的人住在一起,好比住进臭鱼铺烂虾店,日子久了,鱼臭也闻不出来了,和鱼臭化为一体了。丹是红的,漆是黑的,所以君子交朋友一定要慎重。”这是规劝心力弱的人,要多和好人交朋友,多学好,因为心力弱,和坏人交往多了,难免学坏。心力强的,和坏人交朋友,才可以把坏人引上正路,把奸商引上儒商之道。

有人做生意,有很多酒肉朋友。没有酒肉办不了事。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交友的确是一件大事。不过看来看去,还是圣人的交友之道稳当一些。至于《金刚经》要求“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第十四),那个境界就更高了,那就任何人力资源都不会浪费了,无论益友损友都会促进我们的事业、兴隆我们的生意了,无所谓益友损友了。释迦牟尼(如来)弘法四十年,总有一个大魔头跟着捣蛋。结果越捣蛋,释迦牟尼弘法就越有效。因为正法得到邪法的反作用推动后,越发显出正的威力了。这个大魔头,就是释迦牟尼的堂弟提婆达多。有一次,释迦牟尼进王舍城弘法,提婆达多就放出狂象冲过来,要加害释迦牟尼。结果,狂象遇到如来,服服帖帖,不再调皮了,佛法的慈悲力量得以大显。可见,佛法流行的“军功章”里,有释迦牟尼的一半,也有提婆达多的一半。

现代生意场中,据说凡是有可口可乐的地方,总有百事可乐与之对阵,双方的生意都好做。这虽然不是善恶之争,却是竞争对手相反相成的一个好案例。

 

1.9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试译:曾子说:“慎重料理父母丧事,诚心追祭历代祖宗,人心就复归忠厚了。”

试注:终:(父母)命终,丧礼。追:回想、追念、追怀、追祭。远:远祖。归是复归、回归。人心本厚,因此说“归”。民德即人心——在心为德,施之为行;直心为德,德也写做“惪”;直心行之为德,德是左“彳”右“惪”。

体会:慎终追远,宽说一些可以超出自家礼丧祭祖的孝道,而扩大到企业、社区、民族、国家,乃至人类的大孝大爱。像《礼记·礼运》所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1.10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试译:子禽问子贡说:“老师每到一个国家,必定能听到这个国家的政事。这是老师主动打听的,还是别人自动告诉他的呢?”子贡说:“老师是靠温和、善良、恭敬、俭朴、谦让,才得以了解的。老师了解国情的办法,也许跟别人的办法不同吧?”

试注:子禽(公元前511-?)是孔子的弟子,姓陈,名亢(gāng),字子禽,比孔子小四十岁,陈国人。子贡(公元前520-?)也是孔子的弟子,姓端木,名赐,字子贡,卫国人,比孔子小三十一岁。夫子是对男子、学者、老师的尊称,这里特指孔子。“是邦”的是,表示概指,比如“是处有亲朋”,到处都有亲人朋友;“是人便知”,只要是个人就晓得,任何人都知道;“是邦”,任何一个国家。求是要求,追求,这里指主动打听。“与”通欤,语气词,相当于“吗”。抑是“抑或”,或者。“其诸”:也说“其者”,通“或者”,表示不肯定的语气。

体会:这里涉及信息情报学。察言观色,到处打听,甚至刺探,都是搜集信息的惯用法。市场调查也用到信息搜索技术。古来也有行商坐贾之分。行商到处跑,跑生意,也跑情报。坐贾就不同,坐在那里喝茶,生意一笔接一笔,情报一个接一个。坐贾的功夫高一些,生意自动找来,情报、消息自动过来。怎么做到自动化呢?靠内功,内心的功夫,靠温、良、恭、俭、让。待人温和,人家感到亲切,就愿意亲近你;善良,人家就相信你;恭敬别人,别人也就敬重你;俭朴,就不给人添麻烦;谦让众人,人家就主动提供帮助。

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 入国问禁,入乡随俗。孔夫子穷书生一个,没几个钱,“累累若丧家之狗”(《史记·孔子世家》),怎么搞情报研究所,办市场调查部?那么大个中国,一个老夫子,几个小徒弟,要做到情报足够多,足够准确,足够权威,那个投入太大,要国君的财力人力才做得来,要跨国公司、世界五百强才撑得起。可是孔夫子一个人,就靠五个字做到了。每到一个国家,国君、大夫、士人都向他介绍情况,向他请教。现在世界上还没有一门《温良恭俭让情报学》,孔夫子两千多年前就有了。这是一门很实用的技术。孔子虽然到处跑,周游列国,但是他老人家对人态度好,心里厚道,心里坐着,把他比作生意人看的话还是坐贾一流,真正的坐贾。不然的话,坐在家里不出门,心里发毛,唯恐生意丢了,合伙人卷包走了,那还是行商。坐贾行商,不在乎外表坐着还是走路。心里不厚道,人家有情况也不告诉你,瞒你就不错了,不像希特勒那样放假情报骗你就烧高香了,但真话也一句没有。心里不厚道,有了情报也会左右为难:“这个情况对不对啊?不是骗人的吧?”因为自己骗人骗惯了,骗自己骗惯了,心中老是狐疑。心里不厚道,假如不狐疑,也可能武断,结果有情报也没用,最终变成了假情报。情报是跟着心走的。“情”报、情报,就看心中有没有真“情”,能不能温良恭俭让,能不能对别人、对自己都老老实实。情报情报,一份真情,得一份真报。这个报,是报告,也是报答。

但是也有人怀疑:温和善良,难免吃亏上当。南怀瑾先生讲《论语》时,就提到这个问题。他举出《礼记·经解》来,说:任何学问,有正反两面,不要读成书呆子,那是笨蛋。《礼记·经解》先赞扬说:“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诗经》有这样的教化之功。但温柔敦厚过分了,就是愚蠢,因此《礼记·经解》又提醒我们:“故《诗》之失,愚。”要求“温柔敦厚而不愚”,走中庸之道,不偏不倚。


1.11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mò),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试译:孔子说:“父母在世,看子女的孝心;父母过世,看子女的孝行;父母过世多年,还是不改变父母的正道,就可以说做到孝了。”

试注:父,宽些说是父母。志是心志、孝心。没,是去世。行是孝行。道,当正道讲,因为这里是讲孝,而中国儒家的孝,是以至善为根基,治国平天下的正道,不可能子女跟着父母走邪门歪道。

体会:父字的甲骨文是右手拿着棍子,意思是教育子女守规矩。父亲最原始的职责就是教育子女。《三字经》说:“养不教,父之过。”父慈子孝,父亲的最大慈爱表现在教育子女走正道。对子女而言,父母在世,即使心中不孝,表面上反对还比较难,容易做到外在行为的孝敬,所以着重“志”,着重看孝心的萌发、保持和增进。父母不在世,容易放逸,连外表的行为都可以不讲究了,因此主要看做得如何。

对上级下级,朋友同事,左邻右舍,都可以这样观察。在世不在世,在场不在场,心态和行为都可能不同。当人的面,心中即使不敬,行为上还不至于轻易冒犯。背着面就难说了。有时候我们也自我安慰,觉得那个人太固执、自负、霸道、黑心,我们当面不便于说,只好虚与委蛇“那个家伙”,其实真想揍他一顿,背后自然破口大骂,乃至极尽诋毁,不觉得自己是两面派。这样子凑在一起搞公司,做业务伙伴,貌合神离,不好办。

因此,把孔子的话变一下:“人在,观其志;人不在,观其行。”是很好的。当面不说,就没有沟通,缺点就无法改进,业务无法推动。《孝经》上说,父母有不是,子女要好言相劝,要做诤子;父母过世后,精心料理丧事,常怀哀思,春秋祭祀。这就是心里口中、举手投足、人前人后都孝敬了。能做诤子,“事父母几谏”(4.18),就可以做诤臣、诤友,人际关系就可以理顺。如何诤呢?首先是敬、孝、爱。不然就不是诤,而是“毁”。


1.12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试译:有子说:“礼的运用,贵在和气。先王的治国之道,就是这一点好,因为大事小事都用礼,还是有用不到的地方。不过,明白和气的好,因而总是一团和气,却不用礼加以节制,也是行不通的。”

试注:礼是礼节礼仪。斯是这个。

体会:儒家特别讲礼,中国是礼仪之邦,礼的作用巨大。往小处说,礼是节制行为的一套规矩;往大处讲,礼是天经地义,因此也用来调节人际关系。像长幼有序,恭敬谦让,都是礼。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礼的运用有讲究,用得不好也不行,要恰到好处,不能一刀切,不能死板套用。有子在这里讲一个道理,就是和气,中和,随和,随缘,入乡随俗。本来礼是用来区分的,分高下尊卑,定先后次序。但是死板了,僵硬了,也不行。要能够变通,能够调和,随和,中和。礼多人不怪,礼多人也怪。礼多为什么不怪?用得恰到好处,多多益善。为什么怪?搞繁琐了,点头哈腰,虚头巴脑;用过分了,见外了;用死板了,不看具体情况;用主观了,不能入乡随俗。礼节礼节,大礼却可能不拘小节,拘小节反而见外,生分了。也不一定,小节也可能非常重要,细微处见精神,否则可能“简慢”了。说不死的。礼要用得恰当,和气为贵,和而不同。先王以礼治国,在和气上见功夫。礼是讲差别,和是讲平等。大事小事都用到礼,尽管如此,总有礼行不到之处。既然知道和气好,那就和和气气,不错,但若不用礼来节制和气,也不行。一团和气好,但是变成和稀泥,想左右逢源,同流合污,就没有原则了。因此,要和而不同,君有诤臣,父有诤子,和于正义,关系就和睦。但是相诤也要有个度,“三谏乃止”,“三谏而去”,不然劝个不停,就失礼了。礼就是原则,可以调节和气,使和气有个度。礼是和的节度,和是礼的解脱。和乐和乐,乐和乐和,和就是乐。加上礼,就是礼乐。企业文化有礼有乐,才算协调。光有礼,会拘谨;光有乐,会放纵。


1.13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试译:有子说:“守信接近于义,说到做到。内心谦恭接近于礼,可以免受耻辱。因为它们接近礼义,还是值得推崇的。”

试注:信是守信。近是接近,亲近。复是践言、实行。恭:内心谦恭。远是远离,避免。因是因为。其是代词,指“它们的”。亲是“亲近的、接近的德行”,这里指礼、义。宗是宗仰、仰敬、宗敬。“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这一段话,如果取宋代刘敞《七经小传·论语》的解释,则是:信和恭这两者,性质上一个接近于义,一个接近于礼,也是值得推崇的。

体会:义是合宜、道义、正义,是应当坚持的,所谓义不容辞,舍生取义,没话讲。信是什么?信字一个人旁,一个言字:人言为信;说话不算数,就不是人话。言必信,这很像义,但是不等于义。古代有个人,名叫尾生,多次跟一位女子在梁下约会,从不食言。有一天又去梁下约会,结果女子还没来,大水却来了。尾生在那里死等,不肯走。大水越来越猛,尾生就紧抱柱子,最后淹死了。这是守信,接近于守义。但是如果真的守义,有些话就不一定照着做。孟子说过:“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下》)古希腊柏拉图对话中也谈及这个问题。又譬如订合同,就考虑到这一点,考虑到人会犯错误,合同条款会不恰当,因此除了坚守合同确定条款之外,往往还有一款:“未尽事宜,双方协商解决。”还有对“不可抗力”的处理办法,像地震啊,大水啊。尾生要把合同定好,必需加一条针对不可抗力的。

恭、敬分开来讲,有“在貌为恭,在心为敬”的说法。这样的话,“恭近于礼,远耻辱也”这句话是说心里敬不敬不管,样子恭谨也可以免于耻辱,这一点类似于礼,但不等于礼。不过“恭”下面是个“心”字,这是恭的本意,是指心中,指恭敬心。假如照这样解释,这话就是说:有恭敬心,即使外表未必有礼的举止,也可以像进退守礼的人一样免受耻辱。

《礼记·表记》有孔子的话,可以为这里的注脚:“子曰:仁之难成久矣,人人失其所好。故仁者之过,易辞也。恭近礼,俭近仁,信近情,敬让以行。此虽有过,其不甚矣。夫恭寡过,情可信,俭易容也。以此失之,不亦鲜乎?”仁道难成气候,已经很久了,人人都不能如愿以偿。因此仁者的过失,很容易说明白。仁者恭而近礼,俭而近仁,信而近情,举止虔敬谦让。这样子做,虽然不圆满、有过失,也不是大过失。因为心恭敬,会少有闪失;因为近情义,则其人可信;因为能节俭,就容易相处,不会你来我往的破费太多,让人家为难。由于这样做而事与愿违的,不是很少吗?


1.14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试译:孔子说:“君子吃饭不贪求饱足,居住不贪求安逸,办事勤快但说话慎重,向有道之士请教以修正自己,可以说是好学了。”

体会:做人做事是大学问,这是古人一贯的精神。现在仍然需要提倡,不要被功课压倒了,不要被名利待遇压倒了,为考试学,为名利学,学得很苦,效益也差,还说自己唯利是图,却早已丢了大利,丢了快乐,丢了主见。所以,企业培训不能搞形式主义,要和业务和工作结合起来,和效益结合起来,和幸福结合起来,培养顶天立地的精神。学习型组织应该这样,习很重要,学而时习之。


1.15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试译:子贡问:“贫穷却不讨好人,有钱却不小看谁,怎么样?”孔子说:“可以。不过比不上安贫乐道、富而好礼的。”子贡说:“《诗经》上唱:‘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孔子叹道:“赐啊,现在可以跟你聊《诗》了。告诉你一点,你就联想到别的东西。”

试注:子贡(公元前520-?),上面介绍了,是孔子的弟子,姓端木,名赐,字子贡,比孔子小三十一岁,卫国人。“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取自《诗经·国风·卫风·淇》。古人的解释有多种。一种说法是:像精心加工玉石、象牙、骨器、角器一样,要经过切、磋、琢、磨几道工序。先是裁成大块,是切;再锉掉无用的部分,是磋;然后精雕细刻,是琢;最后打磨出光泽,是磨。也有人说:骨器加工是切,象牙加工是磋,玉器加工是琢,石器加工是磨。这两句诗早就是成语,不翻译更好。始是开始,方才。已矣,是个语气词,相当于“啊”,不翻译也可以。诸是“之”,是个代词,指“你”。往是过去,来是将来。者是“的(事情、道理)”。

体会:孔子的弟子中,子贡是个有钱人,生意做得好。贫时该怎样,富时该怎样,是他需要考虑的。也许他觉得贫穷时不巴结别人,富贵后不趾高气扬,是高境界,就向老师请教,问道:“何如?”大概想得个称赞。孔子对此加以肯定,又指示了更高的境界。子贡立刻联想到《诗经》上的话,悟到学问道德,都需要切磋琢磨,步步提高。因而得到孔子进一步的夸奖。子贡有企业家的品质,会举一反三,懂《诗》。《诗》言志,却用些譬喻、比拟、象征,不是那么直接,重在启发人的悟性、想象力,比较委婉。照《礼记·大学》的解释:“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切磋比喻讲学,琢磨比喻自修。婉设譬喻、启人自悟是诗教的一个特点。因此《礼记·经解》上说:“温柔敦厚,《诗》教也。”但是巧设譬喻,也可能弄巧成拙。因为老是那么敦厚委婉,不直说,不得罪人,可能耽误大事,那就未免迂腐、愚笨了。因此《礼记·经解》又说:“故《诗》之失,愚。”学《诗》要不偏失,能做到“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者也。”这是王者气象。否则,将如《孟子·离娄下》所说“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了。

《孔子家语·曲礼子贡问》:

“南宫敬叔以富得罪于定公,奔卫。卫侯请复之,载其宝以朝。夫子闻之曰:‘若是其货也,丧不若速贫之愈。’子游侍曰:‘敢问何谓如此?’孔子曰:‘富而不好礼,殃也。敬叔以富丧矣,而又弗改,吾惧其将有后患也。’敬叔闻之,骤如孔氏,而后循礼施散焉。”丧,就是失去官位。南宫敬叔,是魯孟僖子的儿子,发了财,却失了礼,因此得罪定公,慌乱之中只好弃财逃走。逃到卫国,卫侯不敢收留,请求他返回鲁国。敬叔回到鲁国,朝拜定公时就用车子装满财宝行贿(或说:朝拜定公时,总是财宝随车,随时准备被定公放逐,以防放逐后生活没有安顿)。孔子听说后就评论道:“要是这样使用财宝,丢掉职位还不如马上丢掉财富。” 在旁侍侯的子游不明白:“想问夫子为什么这么说?”孔子答道:“发了财却不好礼,要倒霉的。敬叔就因为发财而丢掉了职位,丢了职位还不改,我担心他将来后患无穷。”敬叔听到这话,就去请教孔子,然后按照礼法散财于众人。

富而好礼,也有“礼不下庶人”(《礼记·曲礼》)的意思,因为好礼是需要花费的,不必把这个负担加在普通老百姓身上。富人好礼,那就对了。穷百姓,那就随便一些吧,礼数少没关系,不做规定。这个制度设计的本意,是体恤穷人。后来望文生义,以讹传讹,慢慢就变成“对老百姓不要讲礼”,都搞反了。


1.16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试译:孔子说:“不怕别人不理解自己,只怕自己不理解别人。”

试注:患是担心,着急。不己知,是“不知己”的倒装。

体会:《论语·学而第一》开头就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里除了开头的意思,除了别人不了解不理解我我该如何,还讲了我不了解不理解别人我又该如何,首尾呼应。

别人不了解不理解自己,对自己的德能不会增加一点,也不会减少一点。没关系的,可以慢慢沟通。自己不了解不理解别人,就会出问题,会误解人家,会办错事。如果人人都有这种态度,机构内部沟通、外部沟通就都顺畅了。每个人都反躬自省,不怪别人,相互沟通的门窗就开了。

    “人不知”、“不己知”,这个“知”作何解?是“了解”、“理解”、“知道”。了解、理解、知道什么?是知道我的“能耐、功德、好心”,还是知道我的“无能、罪过、坏主意”?《礼记·大学》讲:“小人待着没事,干点勾当,生怕君子知道,见君子来了马上藏着掖着,马上开始做好事说好话。”照这样看,是“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小人乎”了。屈原写了《离骚》,写的都是“人不知而愠”,因为屈原怀才不遇,觉得委“屈”,还不能“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礼记·中庸》),还不能“无入而不自得”(《礼记·中庸》),还不能到哪里都“尽人事,待天命”,还不能“居易以俟命”(《礼记·中庸》)。“居易”是什么呢?白居易说:“就是守本份。”反正白居易不在了,我们赖他说过这话,我们不守本份,他拿我们也没有办法。是啊,我们又不是白居易,我们不守本份是应该的,这就是我们的本份嘛。

博客:渊主 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机构: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http://www.tx-jd.net

 

著作: 

论语·儒商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146

海边捧起一把沙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375

吕氏春秋·王道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623

中国佛教史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742

善知识经济:因陀罗网经济学初步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16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20

大全若缺:全息观纵览与沉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45

 

●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方位图: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1670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