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八佾第三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八佾第三

♫ 八佾第三

[更新时间]2010-08-12 21:40:40 [字数]18188

3.1 孔子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试译:孔子谈到季氏,说:“在自家庭院里办天子的八佾舞会,这种事情都能忍心做出来,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忍心做出来呢?”

试注:季氏是季孙,鲁国三卿之一,其他还有两家是仲孙、叔孙。八佾()是天子舞,八个人一排,一共八排。季孙是国卿,按礼应该跳大夫舞,四个人一排,一共四排,叫做四佾。鲁国国君,该跳六佾舞,六个人一排,总共六排。忍是忍心、狠心。

体会:当时礼崩乐坏,大夫敢在自家里摆天子的排场。天子、国君都不放在眼里。这个季氏,不但在家里跳八佾舞,而且富过天子的辅佐周公旦(11.17)。


3.2
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试译:仲孙、叔孙、季孙三家大夫祭祀祖先时,唱着《雍》这首天子祭祖诗来撤除祭品。孔子说:“‘各方诸侯助祭,肃穆天子主祭。’《雍》诗的这一句如何用到三家大堂去呢?”

试注:三家即鲁国的仲孙、叔孙、季孙三家大夫。辟()公是诸侯,可以为天子助祭,这是鲁国国君该干的事。三家连诸侯都不是,居然敢主祭。《雍》是天子祭祖用的诗。

体会:孔子批评这些僭礼行为时,都用到问句。孔子自己的身份不是当权者,批评的语气采用启人思考的问句,而不是居高临下的呵斥,也算合乎礼节了。孔夫子素位而行,做员工,就有个做员工的样子,说话也用员工的口气。这个企业,便是鲁国、周朝,所谓员工,就是周朝的子民、鲁国的百姓。别人僭礼,我不批评,见义不为,不合礼;批评了,但是口气不对,态度不好,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也不合礼。

 

3.3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yuè)何?”

试译:孔子说:“做人没有仁爱,礼仪怎么能到位?做人没有仁爱,音乐怎么能到位?”

试注:“如”是奈、怎么。“如礼何?”拿礼怎么办?奈此礼何?

体会:《礼记·儒行》说:“礼节者,仁之貌也……歌乐者,仁之和也。”礼和乐,都从仁里头出来。心中没有仁爱,礼数一大套,或者蛮不讲“礼”,都是无礼。没有仁爱,轻歌曼舞,鬼哭狼嚎,都是无乐。《礼记·乐记》说:“大乐必易,大礼必简。”为什么简易呢?因为有仁心:“仁以爱之,义以正之。”否则,徒有礼数、徒有乐音,“乐胜则流,礼胜则离”:音乐过分,就流俗了;礼数繁琐,就生分了。搞企业文化的,礼节、规则一大套,厂歌、厂服、口号、标语、宗旨、理念一大堆,艺术文化生活一个接一个,都很好,但是要没有主心骨,还是不长久。《礼记·乐记》说:“凡音者,生于人心者也。乐者,通伦理者也。”“故礼以道其志,乐以和其声,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心里的用意最要紧。


3.4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nìng)俭;丧(sāng),与其易也,宁(nìng)戚。”

试译:林放请教礼制的根本。孔子说:“提了个大问题啊!就一般的礼仪来说,与其大事铺张,不如力求俭朴;至于丧礼,与其过分周到,不如万分哀痛。”

试注:林放是鲁国人。易是整治。如《孟子·尽心上》“易其田畴”,整顿田地。宁(nìng)。丧(sāng)。

体会:奢侈和过分俭朴,都不合中道之礼;细究和万分悲戚,也不合大礼之节。“礼之本”在哪里?“中正无邪,礼之质也”,《礼记·乐记》的话是应该记取的。后文有——子曰: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7.35)奢侈就目空一切、没礼貌了,太俭朴就固陋了。又有——“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11.1)前人(野人)讲究礼乐的本质,后人(君子)讲究礼乐的排场,“我”宁肯效法野人,实实在在。孔子的这些说法,意思都相通。《礼记·檀弓》记载说:“子路曰:吾闻诸夫子:‘丧礼,与其哀不足而礼有余也,不若礼不足而哀有余也。’”不过,虽然这四种偏向都有违礼教,猛俭朴、大哀痛还是比奢侈、细究要好。

常有人疑虑:学这些古代的礼法有什么用?现代有现代的做法啊。看了孔子的教导,应该领会礼的精神了。礼仪是随缘而变、与时偕进的,但礼的精神却比较长久,亘古常新。“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2.23)讲的是外在礼仪的演变和内在精神的贯通。《礼记·乐记》也说:“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王异世,不相袭礼。”读了《论语》、《礼记》就要恢复古代的礼法,那是误会咱们圣人了。圣人们还有一本《易经》,专门讲变化的,它最后一卦是“未济卦”。是说:“喂老兄,还没讲完啊。”说完就不吱声了。

先人都说完了,后人干什么去。我们的先贤没有这么傻,把自己累死,别人闲死。无为、无为,老子孔子都这么说。都是图清闲的。老板一杯清茶,公司井井有条,自动化管理,“治大国若烹小鲜”(六十章)。


3.5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试译:孔子说:“蛮夷边鄙之地有君王,不如中原华夏之地没君王。”

试注:古代对于偏远落后地区,有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之分。诸是个助词,相当于“之”。夏是大,中国礼大,所以称为夏。亡通无。华夏并称,夏是礼仪之大,华是文章之华。这一句另外的翻译是:“没文化的边地都有贤君,不像泱泱中国连贤君都没有。”痛惜当时礼崩乐坏。

体会:文化、礼教比君王重要。有文化,有教化,没有君王,也不至于亡国灭种。有君王没文化,没礼仪,冥顽不化,很容易完蛋。犹太人的文化始终传承下来,因此虽然犹太人散布在全球,最后还是可以复国。中国历史上也偶尔有无君之时,但是依靠文化的传承,总是保留了华夏的特征,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中国。孔家店是个文化店。店主虽然不在,店子照样开,一开就是几千年。店主不是主要的。中国古代的传统,忠君很重要,但是文化更重要;皇权固然有用,礼教却是根基。靠文化传承民族慧命,君王要有修养,才可以承文传命,否则老百姓不认,君位难保。《孟子·尽心下》有句名言:“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中国人是从自我修养(修身)讲到孝敬父母、兄友弟恭(齐家),从孝敬父母讲到治国平天下的。根子扎在老百姓家里,尤其是个人心里。然后才说“得人心者得天下”。皇权来自于文化权,文化权出自于修养,修养靠每个人。“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礼记·大学》)这样大家就有权选择君主。人亡政息,是因为没文化。人亡政举,是因为有文化。明代丘浚(jùn)《大学衍义补》说:“韩愈曰:……孔子之作《春秋》,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这是孔子作《春秋》的精神。是中国还是夷狄,不是看地域、看民族、看血统,而是看文化、看精神、看礼仪。中原诸侯用蛮夷之礼,那就等同于蛮夷;蛮夷用中国之礼,蛮夷就等同于中国。国家、企业的实质在于文化。

国家是个大公司。把企业文化建设好,就不必单靠几个能人。文化是把大家素质提高,比少数几个能人强,可持续性好,管理成本也低。企业文化的高级境界是完全自动化,自觉自愿,自立立人,自达达人。某城有个素食店,员工大多是乡里妹子伢子,刚来的时候,文化水平不高,初中高中的居多,大学的没有。但是店子办得火,企业文化很有底气,中央电视台都去采访。他们的做法很简单,就是读书、背经典。《老子》、《论语》、《大学》、《中庸》、《弟子规》,还有《心经》、《黄帝内经》等,他们都背得头头是道。背一段时间,心情高兴了,心胸开阔了,管理水平、服务态度就上去了。一天也不背多少时间,也就半个钟头。背熟了,慢慢也就懂得一些意思,而且能用,用到工作、生活中。北京有高校的教授说:这样子搞个三两年的,全部员工都可以达到大学水平。开一家素食店,等于开了一所大学,文化气氛非常浓,人气就旺。他们说:以后还要抄写、默写,这样记得更牢固;还要写心得,搞创作,自己办内部刊物;还要背外国经典,因为外国客人越来越多了,要懂外国经典才能进行深层次交流。


3.6
季氏旅于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对曰:“不能。”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

试译:季氏要去祭祀泰山。孔子对冉有说:“你不能劝阻他吗?”冉有说:“不能。”孔子叹道:“唉,难道说泰山的神灵还不如林放懂礼吗?”

试注:季氏为鲁国大臣。旅是祭祀,这里指祭祀山神。冉有(公元前522-?)是孔子弟子冉求。冉是姓,求是名。冉求也叫冉有,字子有,比孔子小29岁,鲁国人,在季氏家中做家臣。曾(céng)是则、难道。泰山指泰山的神灵。“不如林放乎”之问,是因为林放曾经向孔子问“礼之本”,鲁国的普通人林放都懂得问礼,巍巍泰山之神却会任凭无礼之徒越礼祭祀吗?

体会:孔子说:“求也退,故进之。”(11.22)冉求做事退缩胆小,孔子常常激励他进取。这次冉求又是不敢劝阻季氏违礼祭祀泰山。孔子明知弟子不敢,还是要问,也有激励的用意。行礼也是有礼节、有节制的,父母有父母的礼,儿孙有儿孙的礼,不可越礼。越礼而行,不讲节制,不讲规矩,父母行儿孙礼,儿孙行父母礼,岂不乱套?岂非无礼?儿孙成了太上皇,父母对儿孙大叩其头,儿孙答之以“平身吧”之礼,那还了得?祭祀泰山等名山大川,是天子之礼。诸侯只能祭祀自己封地内的山川。而季氏连诸侯也不是,只是诸侯的大臣而已,却越过数级,祭祀泰山神灵去了。一个子公司某车间员工私刻公章,打上礼包,代表子公司致谢总公司去了。一个普通人未经授权,就以国家身份照会、致谢他国总统去了。照会是国际关系中才有的,但是文化革命的时候,各派组织都相互照会,好比国际礼节一样,也是无礼到极至了。

 

3.7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试译:孔子说:“君子没什么好争的,一定要争的话那就比比射箭吧。射手首先相互揖让,登堂射箭;射完后相互作揖下堂,比输的喝罚酒。这种比争是有君子风度的。”

试注:按照射礼,输者要被罚喝酒。

体会:水流平地本无声,地有高低而有声;大道无言周法界,因贪瞋痴而有争——宣化上人说得好。1975年,上人在台湾讲《楞严经》,说了这首偈子。

商务竞争太残酷了,许多人就向往体育竞争了。规则明晰,竞赛公开,难以搞鬼,都为对方的成功高兴。不过也不尽然,体育竞争也越来越商业化了,搞鬼的也多了。像奥运会,也出了大丑闻,令人扫兴。做君子还是要从心底做起。“君子成人之美”(12.16),相互比赛谁帮助别人成功多。比如某俱乐部有个餐厅繁衍模式:1234,帮助别人创业。1234是分红比例。第一家店的店主靠经营管理,得一份分红。第一位店主培养一位新店主开出一家新店,新店主在新店里管理,得一份红利,新店主的师傅,那个老店主,在新店里面得两份红利。俱乐部得三份红利,投资者得四份红利。总起来是十分红利。这个模式的妙处,在于帮助别人创业的,分红多,占两份。在自家的店子,分红少,占一份。这个模式中,大家竭力帮助他人创业,越是帮助他人,自己得的越多。“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老子·八十一章》说的就是这种境界,道商境界。成人之美,儒道相通,生生不息。老店主念念不忘去新店里面下功夫,辅助新店主,念念不忘培养新店主。新店主念念不忘依靠老店主,念念不忘自己培养下一代新店主。经营管理完全自动化了,非常简单,非常轻松,非常愉快。由于这是一种学习模式,店主就叫做学长,店子的学习内容主要是经典著作,像《老子》《论语》《金刚经》之类。经典著作,讲的就是美的竞争,竞争的美,比赛成人之美,成己之美,成物之美。


3.8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试译:子夏问道:“‘一笑这脸蛋好美啊,一双黑眼睛好亮啊,白净净的平添灿烂啊!’是什么意思?”孔子说:“底子白净,文采是画上去的。”子夏又问:“礼也是加上去的吧?”孔子说:“启发我的是商啊,现在可以跟你一起品《诗》了。”

试注:倩是脸颊好看,盼是黑白分明,素是洁白素净,绚是美好图画。绘事,就是绘画。后素:后于素,在素之后。礼后:礼也在后面。起是“兴”,是启发。予是我。与言是与之言,之是你,也即“商”,子夏姓卜,名商。已矣是叹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是《诗经·考槃》上的话,“素以为绚兮”这一句找不到,可能年代久,丢失了。

体会:天生脸蛋好看,一笑就更美了;眼珠周围越白,眼珠就越发黑亮;底子越是洁白素净,上面的图画就越好看。孔夫子用最后一句,把三句的含意都点破了。用的是“举一反三”法。弟子果然有这个本事,马上又悟出:“礼后乎?”《诗经》的手法有赋、比、兴,兴有“起”的意思,就是由一个引起另一个。毛泽东主席形容一穷二白的新中国:“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活用了“绘事后素”的意思,也是“兴”,是起。然则“礼后乎”?子夏受孔子启发,反过来又启发了孔子。礼貌礼仪,是为人处世的一道风景,但若扎根在敦厚、诚信、仁慈、温和的心中,那就益发仪态万方、美不胜收了。客人来了,“您好!”鞠躬、握手、请坐、倒茶、问候、倾听、请教、深谈、起座、握手、挥手、“慢走!”……都有一腔真情。因此《礼记·中庸》才说:“至诚如神。”至诚就有奇迹。又说:“不诚无物。”不诚,一切都是空的。中庸之道是一切礼节的大本。素是素质、天资,绚是文采、礼仪。正如“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6.17)《礼记·礼器》也有明示:“君子曰:‘甘受和,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学礼。茍无忠信之人,则礼不虚道。’是以得其人之为贵也。”甘味在五味中属土,土没有专属的气候,一年四季都是主导之气,王者之气;万般色彩都以白色为本质,搞服装的都知道白色是永恒之色,永不过时,而牛顿光学则用三棱镜证明白色阳光实际是赤橙黄绿青蓝紫诸色所构成的。然而正如清代秦蕙田《五礼通考》大飨乐中的《进俎凝和之曲》所唱:“大礼不烦兮惟一诚。”修礼到家了,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又该回归白净素洁的一派天真了:“绘事后素”,人为的绘画、礼仪,到底胜不过天生丽质、天赋美德。这就是藕益大师“人巧终逊天工,故曰‘绘事后素’”[1]的意思了。宋代朱震《汉上易传》说:“五色本于素,五味本于淡,五声本于虚。质者文之本,上九变动而反本,则文何由胜,咎何由有,我志得矣。故曰:大礼必简,至敬无文。” 贲卦的上九,表达了这个意思。贲卦离下艮上,也即火在下,山在上。贲卦讲文采,贲卦最上的爻,叫上九。因此《汉上易传》说:“上九,贲之极,有不贲者焉。”文采到顶了,就有淡去文采、返本归元的趋势了。


3.9
子曰:“礼,吾能言之,不足征也;礼,吾能言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试译:孔子说:“夏礼,我能够讲一讲,只是杞国的不足以验证;殷礼,我能够说一说,只是宋国的不足以验证。原因是典籍和贤人不够。典籍够、贤人够,我就可以验证它们。”

试注:文,文本,典籍。献,贤人。杞(qǐ)是夏禹的后代,公元前11世纪被周天子(武王)分封为周朝的一个诸侯国,是为杞国。有个杞国人担心天掉下来,愁得要死。这个杞人忧天的故事,众所周知,《列子·天瑞》里头就有。周武王还封殷朝的后代为宋国。

体会:前文孔子说过:“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2.23)因此夏礼、殷礼孔子都说得出来,只是有两点小小缺憾。文献的文,等于今天的“文献”;文献的献,是指懂礼仪、懂历史掌故的贤人。文献即文贤。考证历史,一要死的,文字典籍,二要活的,当代贤人。除了翻阅典籍,还要请教活人贤人。像司马迁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行路,大量的是访贤。

周天子封诸侯,不是只封自己家里人,也封前人的后代,尊重夏代、殷代的先辈。中国古人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20.1)的泱泱风范,因而“天下之民归心焉”(20.1)。这是两个例证。可惜杞国、宋国没有好好保存自己的文化,没有传承祖辈礼教的贤人,即使周朝想要复兴之、继承之、推举之,也力不从心。这是最令人惋惜的。现在有些大企业搞兼并,竭力想保存被兼并企业原有的品牌,帮助它们继续发展,富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的博大胸怀,因此兼并的通病基本没有,兼并过程顺利完成,“并后发展”良好。


3.10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

试译:孔子说:“禘祭大礼,从开头献酒完毕后再往下,我就不想看下去了。”

试注:禘()是天子、诸侯的大礼。开头是主祭人献酒祭神,献酒之后,还有父子排序、祈祷等仪式。

体会:孔子时代,禘礼也应付了事。开头献酒祭神还有点敬意,往下的礼数就随便得让人看不下去了。这种事现代也有,譬如领袖刚刚驾鹤西去,尸骨未寒,大家去祭祀,可是“静默三分钟,各自想拳经”,还在祭祀之时,手下就想打起来,这个祭礼如何看得下去。又好比一边给父母灵位叩头,一边肚里打主意如何瓜分父母遗产,这个丧礼如何看得下去?


3.11
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试译:有人请教禘礼的学问。孔子说:“不晓得。也许对于明白人来说,要想掌握天下就像看这里一样吧?”一边说,一边指着他的手掌。

试注:“或”是有人。“不知也”,是托词,不好意思明白讲出来。示是显示。诸是之于,斯是这里。其掌的其,指孔子或者问者,都可以。

体会:孔夫子对于当时风气,可谓了如指掌。从禘礼可以知天下。那个时候,禘礼不像个禘礼,孔夫子看不下去了,也不好直接批评,就推托说“不知道”。《礼记·中庸》引孔子的话说:“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宗庙之礼,所以祀乎其先也。明乎郊社之礼,禘尝之义,治国其如示诸掌乎。”郊礼祭天,社礼祭地,是供奉上帝的;宗庙的礼仪,是祭祀祖宗的。明白郊礼社礼的仪轨,懂得禘祭尝祭的意义,治理国家就像指着手掌看一样容易了。什么是“尝”祭?《礼记·王制》说:夏朝、商朝的时候,“天子诸侯宗庙之祭,春曰礿(yuè),夏曰禘,秋曰尝,冬曰烝。”至于周朝,则春夏秋冬四季,依次为“祠、礿、尝、烝”四祭。


3.12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试译:孔子祭祀祖先,真如祖先就在眼前;祭祀神灵,真如神灵就在头上。孔子说过:“对我来说,假如祭祀不是人在心在,那就跟没祭一样。”

试注:与()是亲自,人到心到。祭如在是祭祖先,祭神是祭天地山川百神。

体会:《礼记·中庸》有话:“敬其所尊,爱其所亲;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祭祀的时候要像祖先就在眼前,跟活着时一样。祭祀的时候,祖宗、神灵都如同真在现场,我这个祭祀者自己却不在现场,或者身在心不在,那就等同于没做祭祀,等于欺祖欺神。欺神则是欺天,欺天纯粹是自欺。常有人得意自己的阴谋,对同谋者说:“此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好像很秘密似的。其实光“天知”这一条就不得了。获罪于天,结果将如何——


3.13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试译:王孙贾问道:“俗话说‘与其讨好奥神,不如巴结灶神’,什么意思?”孔子说:“不是那个说法。违背了天理,就没法祈求上天保佑了。”

试注:王孙贾是周代周灵王的孙子,名贾,当时在卫国做大夫,掌握实权,自比灶神。灶是灶神,地位虽然不高,但是每天生活必不可少,作用显著。奥是屋里西南角,有个神灵住在那里,就是奥神。奥神是一室之主,位置隐奥,尊者居之,但是比较清闲,没什么事干。宁(nìng)。

体会:孔子那个时候,周室衰微,大权旁落诸侯。县官不如现管,诸侯又比不过大夫,国君比不过权臣。王孙贾的意思是:比起周室、诸侯来,鄙人虽然只是个不起眼的卫国大夫,但是执掌一国之政,是实权派,好比灶神;而孔丘经常来往于诸侯之间,巴结国君,不来亲近鄙人,好比讨好奥神而疏远灶神,何必犯傻呢?又不好直说,就用当时的一句“俗话”来请教孔子,想暗示一下。孔子也不明说,还是顺着王孙贾的话头讲求神的事,不过顺势一点,就把求神的本质点出来了:违背天理的事,就是叩破脑门祷告天神,也是枉然;那等于打天神一巴掌,然后下跪祈祷天神赐福;也好比在地上捡块石头打天,一边打一边祈祷:“天啊,保佑我吧!”

君位总是清闲好。中国儒家道家都有“君道无为,臣道有为”的识见和安排。老总无事,便于启用众经理智慧,便于公道明断,正是老总管理有方之处。《庄子·天道》说:“上必无为,而用天下;下必有为,为天下用。此不易之道也。”看见老总没事,就去讨好部门经理,是不行的。用不着讨好谁,按照规矩办事就可以了。


3.14
子曰:“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

试译:孔子说:“周朝取舍了夏商两代的制度,集礼仪文化之大成啊!我遵从周礼。”

试注:监通鉴,是照的意思。甲骨文的监,复杂一些,写做“”,是臣子瞪着眼睛朝下看。古人以水为镜,监就是一个人弯着腰,瞪大眼睛,从器皿的水中照见自己的影子。二代是夏代、殷代。

体会:《礼记·中庸》引用了一句类似的话:“子曰:‘吾说夏礼,杞不足征也;吾学殷礼,有宋存焉;吾学周礼,今用之。吾从周。’” 为什么从周?《礼记·中庸》说,不跟着时代走,要遭殃的:“子曰:‘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専,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灾及其身者也。’”反古就是复古,就是返古。中庸反对泥古、复古,提倡与时俱进,不是折中主义。

    《孔子家语·五仪解》开篇就记载了孔子教鲁哀公不要死守古道。哀公问孔子:“寡人想讨论讨论鲁国人士,要和他们一同治国,请问怎么挑选人才呢?”孔子回答说:“生在今世,却向往古代的治国之道;生活在当今的风俗习惯中,却穿戴古代服装——要想为非作歹,除了这么干,就没多少可干的了吧?”

宋代林栗《周易经传集解卷一》解释乾卦说:“终日乾乾,与时偕行。”该书《损益卷二十一》又说:“应有时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孔子考察夏代、殷代之后,与时偕行,更加推崇周代的文化。《孟子·万章下》记载“孟子曰:‘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恵,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什么是“圣之时者”?宋代张九成《孟子传》说:“惟吾夫子合三圣之清、和、任为一大体,时出而用之。可以清则清,可以任则任,可以和则和。千转万变,与时偕行,故曰:‘孔子,圣之时者也。’”日日更新,与时俱进,这是孔子的特点,《周易》的精神。但也不是赶时髦。《论语》中,“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15.11)前世今朝的好处都要择取,譬如夏代的历法,殷代的车子,周代的冠冕,虞舜的韶乐。宋代朱熹在《中庸辑略》中评论说:“此沿革之大旨也,通天下、等万世不弊之法也。使孔子而有位焉,其独守周之文而不损益乎?”

 


3.15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

试译:孔子进周公庙,对每件事都要提问。有人就奇怪:“谁说鄹人叔梁纥的儿子懂得礼啊?到了太庙,每件事都要向人请教。”孔子听后说:“那些做法是礼吗?”

试注:鲁国太庙即周公庙。叔梁纥(hé)是孔子的父亲。叔梁是字,纥是名,叔梁纥是字和名的合称。鄹(zōu,邹)是春秋鲁国一个邑(县),在今天山东曲阜东南,是孔子家乡。当时由孔子父亲叔梁纥治理鄹邑,为“鄹宰”。春秋时代习惯把地方长官称作“人”,鄹人就是鄹邑的长官,即鄹宰。因此孔子被称为“鄹人之子”。

体会:明代刘宗周《论语学案》认为:有人以为“是礼也”是孔子自我肯定“不懂就问,这就是礼”,要是这样,圣人就是自夸了,不合圣人风范。据明代陈士元《论语类考》:鲁国太庙到处违犯周公所制定的诸侯建制,孔子每事问,并非没有深意,只是不直接批评就是了。联系前文,孔子有“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3.10又有人请教关于禘礼的学问,孔子含糊其词说“不知道”(3.11),也是不愿意直接批评,跟“不懂就问,这就是礼”也没关系。此处“是礼也?”若看作深思、自问形式,则饱含忧虑,暗含批评,但锋芒并不锐利。


3.16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试译:孔子说:“射礼的要旨不在于中靶,动用劳役也要各尽所能,这是古代的规矩。”

试注:“主皮”是说,古代箭靶的中心贴上皮革,射中这个靶心,叫做主皮。为力是动用劳役。科是等级,这里指将劳役按照年景丰凶、距离远近、时间久暂等等分别对待。

体会:明代王志长《周礼注疏删翼卷八》指出,古代射箭比赛作为一种礼乐,有乡射之礼。乡射在城外举行,大众都来观瞻,要求很高,共有五点规矩:“一曰和,二曰容,三曰主皮,四曰和容,五曰兴舞。”和是心态平和中正;容是外貌端正文雅;主皮是箭术精,能中靶;和容即和颂,配上雅颂之诗歌;兴舞就是配上舞蹈。这五项要和谐统一。身心中正,神情和雅,主皮是水到渠成的事,强求不了的,因此主皮不是目的。正如《礼记·中庸》所说:“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射不中靶子,要反过来加强自我修炼,不要怪外面的靶子。“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中靶不是目的,正心、修身、精进才是要务。另据《仪礼注疏·乡射礼第五》,射不主皮属于礼射:“礼射不主皮。”譬如天子的大射、宾射、燕射,都是配上礼乐的,讲究礼仪,不以射中为目的。射不中的,还可以升堂再射。诸侯也有礼射,如《仪礼注疏·乡射礼第五》所说:“卿大夫相与射也,中者,虽不中也,取不中者;虽中也,不取。何以然?所以贵揖让之取也,而贱勇力之取。向之取也,于囿中,勇力之取;今之取也,于泽宫,揖让之取也。”主皮之射就不同,射不中的下堂,不许再登堂射箭;射中的继续射。孔子时代,周礼衰微,射礼只讲究主皮,其它四项都不管了,箭术日益下流;甚至干脆不用礼射,专用主皮之射。因此孔子怀念古代“射不主皮”,“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3.7)大概可以比附当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体育精神,“生意不成情义在”的商业伦理。

周代的劳役本来也是分科的,分上中下三等,便于人尽其材、物尽其用。清代惠士奇《礼说》云:“《论语》‘为力不同科’。马融曰:为力者,力役之事,有上中下三科。谓:岁有丰凶,地有远近,时有久暂。周衰政失,力役不均,故孔子伤之。”可是到了周代末期,等级也不分了,力大力小、丰年凶年都服一样的劳役,不是以人为本、各尽所能,而是以劳役为本,苦了百姓。这也是没有摆正主次,本末倒置。

主皮的另一个解释是:古代箭靶是皮做的,“主皮”是射穿靶子,“不主皮”是射中却不一定射穿。接下来“为力不同科”的意思就成了“因为各位射手的力气不一样”。


3.17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试译:子贡想取消当时告朔仪式上装样子的饩羊。孔子叹道:“赐啊,你可惜那只羊,我痛惜那种礼啊。”

试注:告,古代有读gào的,也有读gù的,意思是禀告。朔是每月初一,望是每月十五。告朔是个仪式,就是在每月初一,由统治者向天地鬼神禀告国家大事。告朔的时候,要献一只活羊,就是饩()羊。鲁国自从春秋以来,早已没有告朔之礼了,但是百姓还是照旧献饩羊来,统治者也就让它们摆摆样子罢了。爱,是爱惜、可惜、痛惜。

体会:子贡看见这些有名无实的饩羊,感到可惜,主张把它们都取消了。孔子可惜的却是礼制精神的衰微,因而比子贡的悲哀更为深重,感受更为痛切。礼制的精神垮了,这是最令人痛惜的,孔子深为叹息;留不留饩羊,还在其次,所以孔子未置可否。


3.18
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试译:孔子说:“遵照礼制尽心辅佐君王,人们却以为是拍马屁。”

体会:可见礼制毁坏严重,君王不像君王,臣子不像臣子。尽管君王不像君王,臣下依然要尽礼事君。即便父母不慈,儿女不可因此就不孝敬;反之,即便儿女不孝,父母不能因此就不慈爱。这好比《礼记·中庸》所谓“素富贵行乎富贵”,富贵者应当尽到富贵者的本分,那么也可以“素臣位行乎臣位”,臣子总要尽臣子的本分。厂长不尊重员工,员工不可以因此胡作非为;反之,员工不尊重厂长,厂长不可以因此虐待员工。各尽本分,然后才好相互提携。《礼记·中庸》说:“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正己而不求于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儌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射箭要效法君子,没射中,不怪靶子,要反躬自省:心态、姿态平和中正吗?箭术纯熟吗?心外无靶,惟求自心中正,惟求以自心为靶,惟求射中自心,做到“射不主皮”(3.16)。

到最后,师父问:“射自己,如何下手啊?”弟子琢磨半天,叹道:“没个下手处。”就差不多了。故事在日慧法师的《禅七讲话》里:

在马祖道一禅师的法嗣中,有抚州石鞏慧藏禅师。未遇马祖前,以打猎为务,很不喜欢出家人。一日,为追逐一群鹿从马大师的庵前经过,马大师迎面走去,石鞏问:“你有没有看到一群鹿?”

大师说:“你是何人?”

鞏(巩)答:“打猎的。”

大师问:“你会射箭吗?”

鞏答:“会射。”

又问:“你一箭射几个?”

答:“一箭射一个。”

大师说:“你不会射。”

鞏问:“和尚会射吗?”

大师说:“会。”

鞏问:“一箭射几个?”

大师说:“一箭射一群。”

鞏说:“彼此都是生命,何用射它一群?”

大师说:“你既然知道这样,何不自射?”

鞏答:“假如教我自射,真没个下手处。”

大师自顾自说:“这汉子旷劫无名烦恼,今日顿息。”[2]


3.19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试译:鲁定公问:“君王领导臣下,臣下服事君王,该怎么做?”孔子说:“君王领导臣下靠礼,臣下服事君王靠忠。”

试注:定公,鲁国君主,鲁襄公的儿子,鲁昭公的弟弟,名宋,定是谥号。礼则不怠慢、不轻慢,忠则不欺瞒、不敷衍。

体会:当时鲁国君王对臣下无礼,臣下对君王不忠。定公担心的是臣下不忠,想请教驾御臣下的方法。孔子撇开方法,直奔主题,说一个“礼”字就足矣。对臣下以礼相待,礼贤下士,领导学就讲完了。这也是“为政以德”的意思。“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2.1)领导带头,臣下效法,上行下效。“使”也是命令。如何命令?“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13.6)自己管好自己,最重要:“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15.21)埋怨别人,没有用。“夫子曰:君子不怨天,不尤人。”(《孟子·公孙丑下》)臣下也是如此,对君王尽忠就是了,君王对自己有礼无礼,不影响自己尽忠。这个忠,也包含“礼”,对君王尽臣下之礼,即使“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3.18),也没关系。宋代卫湜《礼记集说》讲:“仁者之道,不怨天、不尤人;行有不至,反求诸己而已。盖以仁为己任,无待于外也。”这和射箭的道理相通:“射者求中,有似于此。故曰:射者,仁之道也。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知反求诸己,而不怨胜己者。知所以中不中,莫不在于己,非人之罪也。”

可是我们还是会担心:一味尽忠,君王无德,亲近小人,怎么办?如何防止愚忠?孔子这里已经做出榜样了。鲁定公是孔子的君上,孔子如何通过回答君上的问话而尽忠呢?如何做到“事君”而不怨?“尽礼”而不谄?尽忠而不愚?整篇《论语》,孔子有多处回答君王的问题,都是尽忠的榜样。《孟子·滕文公下》也说:“教人以善,谓之忠。”孔子会不会愚忠?不必担心了。


3.20
子曰:“《关睢》,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试译:孔子说:《关雎》这套曲子,快乐而不放荡,哀愁却不伤痛。

试注:《关雎》作为诗看,是《诗经》第一篇;作为歌曲看,代指《诗经》头三篇。这里是后一种意思。淫是过分。伤是极度悲痛,伤及身子。

体会:思无邪是孔子对《诗经》的总评。思无邪的一个表现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是《诗经》开头三篇的风格。

《仪礼·乡饮酒礼》有乃合乐《周南》:《关雎》、《葛覃》、《卷耳》的记载,《诗经》头三篇即《关雎》、《葛覃》、《卷耳》。据清代刘台拱考证,孔子这句话是指《关雎》、《葛覃》乐而不淫,《卷耳》哀而不伤[3]。孔子时代的说话习惯,是用第一篇的名字简称合奏的三篇。《关雎》、《葛覃》、《卷耳》三篇以《关雎》打头合为一首歌曲,因此以《关雎》简称之。诗用来演唱就是歌,诗名同时也是歌名。歌是配曲子的,歌的时候可以奏乐。乃合乐《周南》,就是奏乐了。《关雎》、《葛覃》这两首歌,快乐但不过分。俗话说乐极生悲,快乐固然不错,过分了也不好,中医认为喜伤心,(《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过分高兴会伤心,加一点恐惧就好:恐胜喜。(同上)乐而不淫,是健康的心态。譬如老教授德高望重,参加几十年未遇的校庆,好多老同学都来了,高兴啊,出席会议,发言,慷慨陈辞,赴宴,高谈阔论,结果中风了。很可惜。像《诗经·国风·关雎》那样: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高兴地思念着娴静、有教养的女子,却不过分注意她的色貌: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 钟鼓乐之。”这是颂扬周文王年轻时追求淑女做配偶,还是颂扬文王后妃热心替文王寻找淑女,以求文王子嗣多,继嗣众——属于古代的争议,也许还要争下去。但是乐而不淫,却是看得出来。这种诗放在第一篇,表明中国古人重视男女情分、夫妇人伦、修身齐家,然后才谈得上治国平天下。《易经》“序卦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至哉!言乎生民之道,人伦之本,于是乎在矣”。孔子修《春秋》也是从夫妇人伦之本开始。头等大事、终生大事在此,“乐而不淫”是文王的基调,因此文王出而西周大兴。

哀而不伤也是健康的。快乐好,有点哀伤也不要紧,只要不过分。哀痛欲绝,那就坏了。《黄帝内经·素问·宣明五氣篇第二十三》:五精所并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中医认为忧伤肺,喜胜忧(同上)。太忧伤不好,对治的药,就是高兴(喜)。摆好古琴,轻轻抚弦,听《卷耳》一支愁曲入耳来:陟彼高冈,我马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后妃思念文王,借酒消愁而已,没有甩兕觥(sìgōng,犀牛角做的酒杯),扯头发。


3.21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人以柏,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试译:鲁哀公向宰我请教“尊社稷神该栽什么树”的道理。宰我回答说:“夏后氏栽松树,殷朝人栽柏树,周朝人栽栗树,说:‘让人战栗。’”孔子听后说:“既成事实就不多说了,事已至此就不劝阻了,过去的事就不追究了。”

试注:宰我,孔子弟子,姓宰,名予,字子我,生卒年岁不详。社是社稷,其中社是土神,稷是谷神。君主祭祀社稷,后来就用社稷代表国家。殷、周都称殷人、周人,独有夏称“夏后氏”而不称“夏人”,《白虎通》说是因为夏代是禅让,属于君授,因此称“后”,后就是君;称“氏”,是重在世系。而殷代周代都是以兵戈得天下,顺民心而征讨,因此称“人”。夏松、殷柏、周栗,是因为三代国土不同,社稷所栽的树也就不同,不同的树靠不同的土地才能生长茂盛。成事是已经办成的事。遂事是虽然还没有办成,但是正在办而且无法阻挡、无法劝阻的事。既往就是过去了,消失了。

体会:藕益大师说,鲁哀公当政,有仲孙、叔孙、季孙三家大夫暴乱。百姓不怕他,臣子也不怕他,就想起社稷的作用,请教宰我。宰我却把周人种栗树解释为“让人战栗”,意在讽谏哀公。孔子知道一方水土养一方树木,因此夏商周三代社稷植树不同,而宰我把周朝栽栗树解释为让人怕得发抖。“言语:宰我,子贡。”(11.3)宰我和子贡都属于嘴快的,有时候嘴一滑就说得没边了。这种牵强附会的解释,对哀公做了错误的引导。但是事已至此,孔子也就不愿意多说,照藕益大师的意见,实际上孔子这三句话对哀公和宰我都是深刻的评说、劝告和责怪。孔子的本意,这里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论语·为政》说得很清楚:“道之以政,齐之以刑”(2.3),让人战栗,则“民免而无耻”(2.3);“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2.3)“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2.19)孔子并不是反对法度,他说“君子怀刑,小人怀惠”(4.11)就是证明。


3.22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试译:孔子说:“管仲器量小啊!”有人就问:“管仲俭朴吗?”孔子说:“管氏享有丰厚的三归待遇,他手下的官员也因人设岗、从不兼职,怎么能算俭朴呢?”“那么管仲懂礼吗?”孔子说:“国君在宫门前立个屏风,管氏也在自家门前立个照壁。国君为款待外国君主,在堂前设有饮酒台,管氏也设有饮酒台。管仲要是懂礼,谁不懂礼?”

试注:塞()。坫(diàn)。管仲(?-公元前645),名夷吾,字仲,春秋时思想家、政治家,史称管子,著有《管子》一书86篇,现存76篇,为中国先秦治国理政的重要著作,也是世界管理学主要元典之一。“將欲霸王,夷吾在此。”(《韩非子·外储说》)这是管仲(管夷吾)回答齐桓公“如何设置官吏”的问题之后,许诺桓公的话。意思是说:“要称霸天下,有我在这里。”后来管仲果然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代第一个霸主。霸主小器,王者大器,辅佐别人成霸主的,也是小器。管仲帮助齐国称霸,功勋卓著,但是未能实施王道,器量不大。什么是三归?《管子·山至数》说:“泰秋,田谷之存予者若干,今上敛谷以币。民曰:‘无币,以谷。’则民之三有归于上矣。”管子这个三归之法,后来桓公把它用到管子自己身上了,是个大大的优待。因为三归之法,是管子建议桓公的治国方略。这个方略就是要通过管理粮食来管理国家。经过种种管理后,到了秋天,官府说了:“当初官府的粮食有若干贷给大家了,今天君王要求大家折算成货币缴上来。”老百姓说:“没钱,缴粮食吧。”这样,百姓的粮食十分之三都归于国库了。管仲而有三归,可能是在某个辖区内。管仲的三归待遇是如何享用到的呢?(《韩非子·外储说》有介绍:“管仲相齐,曰:‘臣贵矣,然而臣贫。’桓公曰:‘使子有三归之家。’”管仲做了齐国的相,对桓公说:我现在成了权贵,但还是穷啊。齐桓公当即答应给他三归的待遇。

既然这样,那么管仲知礼吗——“然则管仲知礼乎?”齐桓公是个邦君,邦君就是国君。塞()门是国君宫殿前的屏风、萧墙、照壁。树就是立。“两君之好”即两国君主的友好关系。反坫(diàn)是国君外交礼节中用来招待外国君主用的饮酒台,也叫坫,用土筑成,设在殿前两楹之间。外国君主(客君)来了,本国君主(主君)在台前先敬酒,客君饮毕,将酒杯放回台上,叫做反坫;然后客君为答谢主君,也献酒一杯,主君饮毕,也将酒杯返还台上,也反坫一次——反就是返还,返回。孰即谁。

体会:孔子对人的评论,常常直截了当,爱憎分明,功不饰过,过不掩功。《论语》中,孔子多处评价管子,赞扬备至。而这里却点名批评,无所顾忌。在另外的场合,孔子也常取婉转的态度。总之是不拘一格。好比《诗经》,有赋、比、兴。比和兴,要婉转一些,赋就是直接讲出来,不拐弯子的。一阴一阳,一刚一柔,相得益彰。

 

 


3.23 子语(师乐(yuè),曰:“乐(yuè)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jiǎo)如也,绎如也,以成。”

试译:孔子对鲁国掌管音乐的太师讲解演奏的心法,说:“音乐演奏,是可以了然于胸的:起奏时主题集中,继而充分展开,纯正和谐,明朗晓畅,源源不绝,这样一气呵成。”

试注:语()是告诉。乐(yuè),音乐。太师是管音乐的官员。翕()当“合”讲,有“集中”的意思。“如”字用在句尾,是“然”、样子的意思。从(zòng)是纵,是放开、展开主题。纯是纯正、纯一、和谐。皦(jiǎo)是明朗。绎是前后连贯、通达顺畅、不绝如缕。“以”是而、则、就;成是成功、完成、完全;“以成”,意思是“这就成功了,全有了”。

体会:古人要学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孔夫子对音乐的造诣很深,可以教导鲁国的乐师、太师。鲁国当时礼崩乐坏,孔子把合乎礼仪的正音雅乐演奏法教给太师。


3.24
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试译:仪地的边防官求见孔子,说:“但凡君子到这里来,我没有见不到的。”孔子的随行弟子把他引见给孔子。这人出来后,说:“各位何必担心你们老师的道德学问失传呢?天下无道的日子太久了,上天会让你们老师用礼法号令天下了。”

试注:仪,可能是卫国的一个邑。封人是封疆之人,边防官。从:古音zòng,现在读cóng。“请见”和“见之”的见,是接见或引见。“二三子”即诸位、各位。患是担忧。丧(sàng)是丧失,指孔子的道德学问可能失传。木铎(duó)是一种铃铛,金属壳、木质舌。古时候,国家有大事,摇铃集合大众来听。

体会:藕益大师说,这个仪封人是孔子的“千古知己”,而孔子的确是“万古木铎”。


3.25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

试译:孔子赞叹《韶》乐:“美到极点!而且好到极至!”品赏《武》乐:“美到极点了!还没有好到极至。”

试注:《韶》乐是舜帝之乐,表现舜帝接受禅让继承尧帝之位统领天下,技法精湛,内容纯正,都达到最高境界。《武》乐是歌颂武王顺应民心征讨纣王而得天下,音乐技法跟《韶》乐一样精湛之至,但内容未能臻于至善。孔子继承古来的传统,认为禅让比征讨好。

体会:“尽善尽美”这个成语,大概出自这里吧?近代有人反省历史,说是中国人有一个缺点,就是“差不多就行了”。譬如中药,东抓一把柴胡,西抓一把陈皮,混在一起,凑成一副,几钱柴胡几克陈皮的不大在乎。又譬如油盐酱醋,油瓶子滴几滴,盐罐子撒几颗,酱油瓶点一下,醋瓶子浇一圈,一盘中国菜就“炒作”出来了。有人甚至用“差不多先生”来称呼中国人。可是,中国古人的《礼记·大学》,一开头就要求“止于至善”,这里孔夫子又极力称赞《韶》乐“尽善尽美”。又听说中国古代修城墙,官府把每个工匠的名字编号打在每个砖块上。哪块砖头出了问题,找那个人算帐。这种数字化管理,是对尽善尽美的追求和过程监测,中国古来就有。差不多先生可以休息了。


3.26
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

试译:孔子说:“位居上层而不宽厚,如礼行事却不恭敬,料理丧事但不悲哀,我如何看得下去呢?”

试注:临是办理。丧(sāng),丧事。“居上”指在上位的君王。

体会:“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3.10)也是看不下去。宽则得众,可以居上;敬则尽心,可以行礼;哀则有情,可以理丧。否则徒有其表,让人目不忍睹。员工生日,公司致函、设宴,都很好,有礼了。但若心里并不挂记,只是例行公事,那又何必?反而让人生厌。

博客:渊主 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机构: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http://www.tx-jd.net

 

著作:

论语·儒商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146

海边捧起一把沙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375

吕氏春秋·王道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623

中国佛教史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742

善知识经济:因陀罗网经济学初步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16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20

大全若缺:全息观纵览与沉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45

 



[1] 藕益:《四书藕益解》,华藏净宗学会印赠,2001年,267页。

[2] 日慧法师:《禅七讲话》,财团法人台北市慧炬出版社,1998,第115116页。

[3] 胡新生:《历代刘氏望族》,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第325页。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1671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