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公冶长第五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公冶长第五

♫ 公冶长第五

[更新时间]2010-08-21 16:48:13 [字数]20370

5.1 子谓公冶长cháng):“可妻(qì)也,虽在缧绁(léixìe)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qì)之。

试译:孔子说起公冶长,“可以把女儿嫁给他。他虽然在坐牢,但他并没有罪。”后来果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公冶长。

试注:公冶长(cháng),孔子的弟子。字“子长”,公冶是复姓。妻(qì),读qì就是动词,有“嫁”、“娶”的意思,这里是“嫁”。缧绁(léixiè),是捆罪犯的绳索,这里代指监狱。子,女儿。那时候,男子女子、儿子女儿都可以称“子”,据说也体现了男女平等。

体会:公冶长为什么坐牢?搞不清楚了。有人为此谈到一个故事:一天,公冶长从卫国回鲁国,走到一个地方,听见一群鸟相互招呼着飞往清溪吃死人肉。过一会儿,遇到一位老母在路上哭。公冶长就问:“老人家哭什么啊?”老母说:“儿子前天出门,到今天还没回来,是不是死了啊?!不晓得在哪里啊!”公冶长忽然想起,说:“刚才听见一群鸟相互招呼飞往清溪吃肉,莫非是吃您儿子的肉?”老母到清溪去看,果然如此。回来就报告了村官。村官问:“从哪里知道的?”老母说:“听公冶长说的。”村官问:“公冶长要是没杀人,怎么能知道呢?”就把公冶长抓起来审问:“为什么杀人?”公冶长说:“懂鸟语,没杀人。”村官说:“那就试一试。真的懂鸟语,就放你。不懂,就要你的命!”后来一试,还真懂鸟语。一共试了六十天,天天如此。这件事,魏何晏集解、梁皇侃义疏《论语集解义疏卷三》上有记载,说是一本《论释》上讲的,不一定可信。

“在缧绁之中”,一般理解为“坐过牢”,即“尝在缧绁之中”。如果译成现在进行时,就是“在坐牢”。在坐牢也许不好嫁女儿?那就等他出狱吧。但是如果理解为:那句话是“在坐牢”的时候说的,嫁女儿是出狱后的事情——也说得通。古往今来,能做到孔子这样“只论立身,不论遇境”的,的确了不起。

其实,立身只是行使天赋人权罢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这话是讽刺人的,讽刺那些嗜权如命的人。西方近代有天赋人权论,似乎东方没有。其实东方也有,比西方更早一些。儒家就有天赋人权论,譬如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礼记·中庸》),就是教大家行使天赋人权。为什么?“天命之谓性”,每个人都有一个天赋之性嘛,这个天赋之性不要闲置了,要用,要行使权力。这个天赋人权,核心是正己,管好自己。这个权力谁也剥夺不了。你要挑剔别人,管别人,可能人家还不让。不让,你就没有这个权力,这是个“他由”问题。他由的权力,人家给,你才有,不给,就没有。但是管理自己,这个权力不是别人让不让的问题,是自己用不用的问题,是个“自由”问题:人家不给,我还是有,即使自己不用,自动弃权,还是弃不了,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把自己扔掉,不可能冲破自己的皮肤,跳出自己的心灵,用别人的脑袋思考,用别人的嘴吃饭,用别人的鼻孔呼吸。如果有人有权不用,不管自己,儒家就说了:这个权力是天赋的,人人都有的,可得用啊,“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啊,诸如此类,说了很多。说到点子上了,刨到根子上了。现代民主体制主要是“他由论”,搞相互牵制,相互防范;儒家的正己学说,主要是“自由论”,搞自我管理、自我修养。虽然这两个东西相互为用,相互渗透,相互依靠,但最终还是自由论靠得住,自由论是他由论的根。没有自由,他由会泡汤。没有他由,自由还是自由。自由就是自己做主。舆论啊,境遇啊,都奈我不何。像孔夫子那样,坐牢的也可以招为女婿,自家的事情自己做主。办一家公司,不是说大家趋之若骛的我就做,也不是说大家趋之若骛我就偏不做。因为那样一正一反,都在受环境牵制,自己没有主心骨,不能正思维,尽想歪点子,当然不行。不追热门,不追冷门,甚至不追“温门”,才有主心骨。温门就是温水,不冷不热,很像中庸之道。其实不是。


5.2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qì)之。

试译:孔子评价南容,“国家治理有方,不被罢官;国家混乱,也能免遭牢狱之灾,杀身之祸。”就把侄女嫁给了他。

试注:南容,孔子的弟子,住在南宫,名縚(tāo),又名括、名适(kuò),字子容。孔子的老兄叫孟皮,是个残疾人,那时可能去世了,女儿的婚事就由弟弟操办了。废,废弃,罢官。不废,是有官做,有事做。妻()。

体会:宁武子“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5.21)处世和南容有点像,也受到孔子夸奖,不过没有“妻之”。可能女儿侄女不够,也可能宁武子早有妻室?这是笑话。不过还是有人推测:为什么孔夫子把女儿嫁给公冶长,而把侄女嫁给南容?他们自问自答说:公冶长德行虽好,但不能免于牢狱之灾,能力次一点,孔子把自己女儿嫁过去,侄女却留给了德能更好的南容,这是孔子薄待自己(的女儿)、厚待老兄(的女儿),风格高尚,也可避嫌。这个解释,宋代的程子不同意,说:“这是用自己的私心窥测圣人。凡人要避嫌,都是内力不足。圣人至公,避什么嫌?何况嫁女一定要量才而配,更不能有所避。避嫌是一般贤人都不干的,何况圣人!”

家族企业中,这种问题更多。

孔子对南容的考察很深入。下文说到,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见(11.6)。

 

5.3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试译:孔子赞叹宓子贱:“真是君子啊这个人!假如说鲁国无君子,这个人哪里学来这么好的品德?”

试注:子贱姓宓(fú),名不齊(齐),字子贱,孔子的弟子,比孔子小49岁,或说小30岁,在单父做过县令。若,这个。第一个斯,指宓子贱。第二个斯,指他的品德修养。焉,哪里。取,获取,学习。单父有时候也写做亶父,在今天的山东单县。单父的单,古时侯有读dān的,有读shàn的,现在的单县读shàn。宓也写做伏,读音一样。比如伏羲,也写做宓羲。汉代的伏生,宓生,是同一个人,据说是宓子贱的后代,一个大儒。单父还出了个名人,就是吕后,汉高祖的夫人。

体会:《史记·滑(gǔ)稽列传第六十六》说:“子产治郑,民不能欺;子贱治单父,民不忍欺;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三子之才能,谁最贤哉?”认为子贱最贤的,古来都占上风。子产靠明察秋毫,监督严密,人“不能”欺他。西门豹靠刑罚,以威势震慑人,人“不敢”欺他。子贱靠仁德感化,人“不忍”欺他。《吕氏春秋·具备》、《说苑》和《孔子家语》中都有子贱治单父的故事。

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子贱也能做到鸣琴而单父治,在公堂上弹琴,不用下堂就把单父治理得井井有条。孔子问:“你治理单父,大家都高兴。你是怎么做到的?给丘讲讲你的办法。”子贱回答老师说:“不齐治理单父,尊敬老人有如孝敬自己的父母,爱护晚辈有如爱护自己的子女,照顾鳏寡孤独,认真对待丧礼。”孔子说:“好,小节好,这样小民就服了。但是还不够。”宓子贱说:“不齐在单父,尊为父亲的有三位,尊为兄长的有五位,交朋友十一位。”孔子说:“尊三人为父,可以教人孝;尊五人为兄,可以教人悌;尊十一人为友,可以教人学。好啊,中节好,中民服了,但是还不够。”宓子贱说:“这里有五人比不齐贤明,不齐拜他们为师,他们教不齐施政的办法。”孔子感叹说:“大事就在这里啊!过去尧舜治理天下,靠的是广求贤人辅佐。贤人是百福的根基,神明的源头。可惜不齐治理的地方小。”把子贱和尧舜相比,评价极高。

不齐在单父三年大治,后来由巫马施接任,也治理得很好。巫马施也是孔子的弟子,字子期。他治理单父披星戴月,事必躬亲,搞得人也瘦了。有一次,巫马施请教宓子贱怎么那么轻松就能干好,宓子贱说:“我是用贤人之力,你是自己用力。自己用力当然辛苦,借别人的力,就轻松。”

孔蔑是孔子的侄子,也是弟子,和宓子贱都做官。孔子去看望孔蔑,问道:“自从你当官以来,有什么得失?”孔蔑说:“从我当官以来,没有所得,损失的却有三件。王事一桩接一桩的,学了的东西哪里有空温习,因此学的不明不白,这是损失的第一件。俸禄少,不足以接济亲戚,亲戚越来越疏远,这是损失的第二件。公事又多又急,没有时间吊唁死者,慰问病人,因此朋友越来越生分,这是损失的第三件。”孔子听了,不高兴。又去看望子贱,说:“自从你做官以后,有什么得失?”子贱说:“自从做官后,没什么损失,却有三个收获。原来诵习的学问现在拿来实行,所学的就更加明白了,这是第一个收获。俸禄虽少,也够接济亲戚,因此亲戚关系越来越好,这是第二个收获。白天公事虽急,夜里却有时间凭吊死者,慰问病人,这样朋友也越来越亲密,这是第三个收获。”孔子听了叹道:“君子啊这个人!君子啊这个人!要是说鲁国没有君子,这个人从哪里学得这样好的德行?”

《孝经》说孝敬的好处是“敬一人而千万人悦”,孔子在这里赞一人而一国高兴,甚至各国都高兴。赞扬了宓子贱,连带赞叹了鲁国,别的国家如果因此效法鲁国,也该赞叹了。

 

5.4 子贡问曰:“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试译:子贡问道:“赐是个怎样的人?”孔子说:“你?一种器皿啊。”又问:“什么器皿?”答道:“宗庙的瑚啊,琏啊。”

试注:子贡叫端木赐。瑚琏(liǎn),宗庙的一种祭器,盛黍稷稻米的,夏代名为瑚,殷代叫做琏,周代改名为簠簋(fǔguǐ)。北京至今还有一条街名叫簋街。

体会:《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说:子贡优点是口才好,缺点也是“利口巧辞”,喜欢议论人,孔子常常批评他的强辩。议论人,不免拿自己来比较,问到自己如何。瑚、琏,是很贵重的祭器,样子也漂亮,装很多稻米,比喻子贡很有作为,财大气粗。联系到孔子说的“君子周而不比”,“君子不器”,这里对子贡的评价,就大体出来了。


5.5 或曰:“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试译:有人说:“冉雍有仁德,可是没口才。”孔子说:“要口才做什么?对人尖嘴利舌的,老让人讨厌。他仁不仁我不晓得,但是要口才干什么呢?”

试注:雍,孔子弟子,姓冉,字仲弓,比孔子小29岁。佞,这里看来是中性的,表示有才智,有口才,这不一定坏,不一定好。有仁德又有口才,是仁而佞,应该是好的。没仁德而有口才,是佞而不仁,那就不好:“巧言令色,鲜矣仁!”(1.3)仁而不佞,也不错。御是对待。给(jǐ)是利索、尖刻。

体会:孔子曾经夸奖说:“冉雍,可以让他南面为王。”(6.1)可见君王不一定要口才好,仁德却必不可少。有的生意人,口才也不怎么样,也不喝酒,不抽烟,生意却做得四通八达。轻易不说话,“Promise is debt”,一诺千金

“不知其仁”,如果解释为“不晓得他有没有仁德”,当谦辞讲,也可以,老师不对人夸耀自己的弟子。如果说“不知其仁”是委婉的批评,却不一定对了。因为,假设冉雍没有仁德,怎么可以南面为王?为政以德,是孔子的标准。藕益大师把“不知其仁”解释为:嘴皮快的人(佞人)本来有仁理仁德,但是自己全然不知道。恰如《周易·系辞》中孔子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用高标准看,孔子说了:“颜回能做到心中长久不违背仁德,其余的学生只能偶尔不违背。”(6.6)至于自我评价,孔子说:“要是说圣和仁,我哪里敢当!”(7.33


5.6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试译:孔子叫漆雕开去做官。漆雕开答复说:“我对这事还没有自信。”孔子听了很高兴。

试注:漆雕开,孔子的弟子。漆雕是姓,开是名,字子若,一说字子开。斯,这个。吾斯之未能信,等于说“吾未能信斯”,加个“之”,就把句子倒过来了。

体会:自信不足,也难以取信于人。那么孔子看错了弟子吗?未必。藕益大师提到孔子的话:“若圣与仁,则吾岂敢?”(7.33)孔子也不敢说自己达到了圣,做到了仁。《金刚经》中,如来和弟子也反复对话:一个佛,不要说自己是佛;一个菩萨,不要说自己是菩萨;一个阿罗汉,不要以为自己是阿罗汉;布施的时候,不要觉得自己在布施。《老子》主张:“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大意也相仿(二十二章)。说“不自信”,正说明志向高远、信心十足,“不到长城非好汉”。孔子自然高兴。

子路却不同:


5.7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子路闻之喜。子曰:“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

试译:孔子说:“大道推行不开,乘木排出海吧。跟我走的,大概是仲由吧?”子路听了喜形于色。孔子说:“仲由啊爱猛打猛冲,这一点超过我,可惜不善于取舍裁决。”

试注:桴(),木排、竹排,大的叫筏,小的叫桴。“浮于海”:浮于东海,东夷之地,如朝鲜等处。由是子路的名,即仲由。其,大概。好(hào)。“无所取材”,关键看“材”字怎么解释。材当材料讲,就是木材、竹子之类,句子译为:“仲由啊比我还勇敢,可是我们找不到材料做木排啊!”这就是戏言了,委婉的批评。如果当裁决、裁夺讲,材就通“裁”。材在古代也通“哉”,那就要读zāi,句子翻译为:“仲由的勇气比我还大,不可取啊。”

体会:孔子曾经想去九夷住(9.14),这里又说要出海,大概也是有感而发。九夷也就是东夷,当时属于东边不发达的地方,如高丽等地,可以坐船过去。不过,孔子想去九夷住,也有人担心那里太落后了,孔子的态度却很自信,说:“君子住在那里,落后什么啊!”君子走到哪里,道义、礼仪、文化就跟到哪里,孔子给人打气。这样看来,“道不行,坐木排出海”,大概是考察子路,为的是给他泼凉水:不要以为那么多弟子中,就你一个敢跟我走。漆雕开那么有本事,孔子要他出来做官,漆雕开还说对做官没有自信,孔子听了就很高兴。其实孔子生于乱世,推行大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种勇气是子路比不了的。“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有玩笑在里面。


5.8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 也何如?”子曰:“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也何如?”子曰:“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试译:孟武伯问:“子路仁吗?”孔子说:“不晓得。”孟武伯又问,孔子说:“仲由啊,千辆兵车的国家,可以派他去管兵赋。仁不仁呢,我不知道。”“那,冉求怎么样?”孔子说:“冉求嘛,千户人家的大邑,百辆兵车的大夫封地,可以派他去主管。他仁不仁,不知道。”“公西赤怎么样?”“赤啊,系好腰带,站在朝廷,可以和外宾对话。仁不仁不知道。”

试注:赋是兵赋,古时侯的兵役制度,按田赋出兵。求,冉求,孔子弟子。宰,那时候的县长、大夫家总管,都称为宰。束带:系好礼服的腰带。赤,孔子弟子,姓公西,名赤,字子华。乘(shèng),一乘为四匹马拉一辆车。

体会:孔子认为君子有时候也不仁(14.6),这个要求比较宽松。有时候要求很严,说君子时刻不违背仁,连一顿饭功夫都不间断,“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4.5)因为君子要是不仁,就不能称为君子:“君子去仁,恶乎成名?”(4.5)世界上好多事情,似乎都有宽说、严说两种。孔子在这段对话中看来取严说,但也没明确表态。有人据此说:子路、冉求、公西华都是器,和子贡一样,各有特长,但没有达到“君子不器”,不能全面贯通,左右逢源。孔子不必每次都挑明,有时候要听话的自己去悟。一次对子贡说:“你是个器皿。”挑明了。这里没挑明。


5.9 子谓子贡曰:“女也孰愈?”对曰:“也何敢望回?也闻一以知十,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试译:孔子问子贡说:“你和颜回哪个更强?”子贡说:“赐哪里敢比颜回?颜回听到一件事,就想到相关的十件;赐听说一件,只能联想到两件。”孔子说:“比不上啊,我和你都比不上啊。”

试注:望,相比。“吾与汝”的与,也有当“赞成”解释的,句子翻译为:“比不上啊,我同意你说的,是比不上。”

体会:子贡虽然爱和别人比高下,但是这一次比较却也谦和。有人说子贡平日经常和颜回比,最后明白比不过。很多人认为,孔子这里是想用颜回来激励子贡,并且让子贡自己去说。结果子贡有自知之明,孔子也就应许了。孔子最后还捎带着自己,把自己和子贡摆在一起,等于进一步认可、嘉许子贡的谦虚,作为激励。

藕益大师的看法不同。藕益说,子贡聪明,他的推测往往能够料中(亿则屡中),是一种毛病;颜回始终不违背仁德,却沉默寡言像个傻子(不违如愚),是一种药方。颜回的药方可以疗治子贡的毛病。孔子想用颜回的药治子贡的病,就让子贡谈谈他自己和颜回哪个更强。子贡的回答看起来很佩服颜回的,但是藕益大师说:子贡还是在见闻知解上转,在闻一知十、闻一知二上比,不在道行上看功夫。只看知见,不看道行,虽然赞颂颜回,反而成了诽谤、贬斥,离道更远了。为道日损,知见越多越不可救药。所以孔子来个当头棒喝,可惜子贡没听懂,后来的试注家也搞错了。


5.10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也;于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与改是。”

试译:宰我大白天睡觉。孔子说:“烂木头没法雕琢,粪土墙没法粉刷,对宰我还责备什么啊。”孔子说:“起先我对人是听他怎么说就相信他怎么做,现在我对人是听他怎么说又看他怎么做。是宰我这件事让我改变态度的。”

试注:宰予,孔子的弟子宰我。杇(),粉刷。第一、二、三个“于”是对于;第四个“于”是由于。与,是个语助词,没什么意义。诛,责备。是,这种(态度)。

体会:宰我和子贡,都以口才出名,但毛病也在口才上,有时候不免言词尖刻,或言过其实。孔子是不是因为宰我大白天睡觉,才明白“听其言观其行”的道理呢?有古人说:不是的,孔子是想通过这件事警策弟子们“讷于言而敏于行”,故意强调一下。

有位小朋友在书院读书,《论语》背得溜熟,请老师解释一些不懂的地方,老师不给解释,小朋友不高兴。有一次,小朋友和妈妈遇到一位老师,妈妈提醒说:“有什么问题,请老师给讲讲吧。”小朋友就问了:“‘宰予昼寝’,什么意思?”老师一听就乐了,说:“你想睡觉吧?”小朋友也乐了,她逗老师玩呢。然后她就自己解开了:“‘宰我昼寝’啊,把我杀掉,大白天睡大觉啦哈哈。”她把“予”换成“我”,把“宰”直接按字面解释,妙绝。宰我这个名字,真是大手笔,儒门法号啊。“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9.4)毋我就是宰我。


5.11 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chéng)。”子曰:“chéng)也欲,焉得刚。”

试译:孔子说:“我没见过刚强的人。”有人就指出:“申枨是一个。”孔子说:“申枨有欲望,怎么能刚强。”

试注:申枨(chéng),孔子弟子。

体会:《论语》中提到申枨,就这一个地方。枨是什么?枨就是撑,撑门面用的。枨是门旁的立柱,不刚就撑不起来。申枨申枨,要伸直身子,撑个门面,可能就显得刚强。但是孔子说:“撑门面不算刚强,因为有欲望,想撑门面。”

“申枨”二字的文字游戏做完了,先请孔圣人孔老师原谅,接着还要提到孔子的话,这回真的是孔子说的——子曰:“刚、毅,木、讷,近仁。”(13.27)刚强、果决、质朴、慎言,这四种品质接近仁。做到刚已经不容易,必须没欲望;做到仁就更难,因为刚只是接近仁,还没有达到仁。

无欲则刚,从孟子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孟子·滕文公下》),可以看出气象。孔子劝告中年人,说:人到中年,血气方刚,要戒斗。这个“刚”,是一种欲望,血气之刚。孔子还说,青少年要戒色,老年人要戒得,总起来是三戒,是君子必须做到的(16.7)。这三戒,都是戒欲望,包括血气方刚的“刚”。血气方刚,容易按捺不住,爱争斗。孔子还劝告子路要注意防止六个毛病,其中一个就是“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17.8),喜欢刚强,不喜欢学习,那就有毛病,狂得很。

《周易》乾卦主刚,坤卦主柔,刚柔相济。老子推崇“柔弱胜刚强”(三十六章),并且用水做比喻,说,水那么柔,却无坚不摧,这个以柔克刚的道理,可惜世上没人懂得,没人做到(七十八章)。《金刚经》用金刚做比喻,希望把人心训练好,训练出金刚心,能够像金刚一样无坚不摧。金刚心怎么炼?就是什么东西不要老抓住不放:“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庄严净土分第十),能抓能放。老攥着拳头不行,五个指头要能屈能伸。

有欲望有什么不好?孙子有独到的研究。他说一个将军如何失败呢?就是败在他的欲望。不要命硬拼的,容易被杀掉;贪生怕死的,容易被活捉;脾气暴躁的,容易被激怒;廉洁自好的,容易被污辱;爱护百姓的,容易被牵制(《孙子兵法·九变第八》)。要说怕死是有欲望,脾气暴躁是有欲望,这都可以赞成。可是,连命都不要了,还有欲望吗?孙子说:有。爱护百姓,还有私欲吗?有。清正廉洁,还有欲望吗?有。孙子入木三分,他打过仗,看过血的教训。

小孩子都晓得怎样抓苍蝇,放一块臭肉,苍蝇嗡嗡的就来了。欲望的害处这么大,但是苍蝇死到临头还没有搞明白。那只苍蝇王还写了本书,《臭肉香极论》,极力论证臭肉如何有利于苍蝇的身体健康、蝇种繁衍、自由民主,被蝇类奉为经典之作,代代相传,现在还卖六十蝇元一本。


5.12 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也,非尔所及也。”

试译:子贡说:“我不喜欢别人强加于我,我也不想强加于人。”孔子说:“赐啊,这种境界你还没有达到。”

试注:加,也有解释为“欺负”、“欺侮”的。

体会:子贡的欲望,这里讲了两个。不欲也是欲,不希望别人强加于我,就是希望别人不要强加于我。欲也包含了不欲,斯宾诺莎说“一切规定都是否定”,黑格尔据此提出“否定就是肯定”。喜欢独立自主的,最讨厌人家干涉自己,一干涉就火:“关你屁事?!”“吃饱撑的?!”对这种欲望的人,有办法控制,你要用他,就听其自由。要毁他,就天天指手画脚。有人天生的反骨,你说东,他偏朝西;你说北,他偏向南。这种脾气就很好控制。你想要他朝北,就说南;要他往东,就说西。

孔子说:“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4.6 要求相当高。好仁者、恶不仁者,都说没见过。子贡不想强加于人,相当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2.2),但有人说,子贡喜欢揭人家的短,做不到“无加于人”。不想别人强加于我,相当于“恶不仁者”,是孔子没见过的,是子贡做不到的。子贡好强,孔子用泼凉水激励他,希望他做到。


5.13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

试译:子贡说:“老师平时的言谈举止,我们听得到看得到,老师谈人性和天道,我们听不到。”

试注:文章,古时侯指道的外在表现,如人的言行。人性和天道则是道本身。或者说,文章是然,是器,属于形而下者;道是所以然,属于形而上者。道在文章,道不离言谈举止,但一般人不一定领悟,日用而不知。或者充耳未闻,闻而未信,信而未懂,懂而未做,做而未证。

体会:看样子子贡这一回好像听到孔子谈人性和天道了,感叹机会难得,宗师难遇,金口难开,性道难言,至理难悟。

关于性和天道,孔子在整理《周易》时做“十翼”,多有论述,但对弟子们不大说。可能颜回听得多一些,曾经感叹说:“仰之弥高,钻之弥坚。”(9.11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有个故事,说是孔子死后,弟子们思念他。看到有若长得像孔子,弟子们就一致推举他为老师,像尊重孔子一样尊敬他,简直和孔子在世一样。一天,弟子们进来请教说:“过去夫子要出门,让弟子拿雨具,后来果然下雨。弟子问道:‘夫子怎么知道的?’孔子说:‘《诗》不是说了:“月在毕星,大雨滂沱。”昨天晚上月亮不是停在毕星吗?’又一天,月亮停在毕星,竟然没有下雨。商瞿年纪大了还没有儿子,他母亲为他再娶个媳妇。孔子派商瞿到齐国去,瞿母请求孔子不要派。孔子说:‘别担心,商瞿四十岁后会有五个男孩。’后来果然如此。请问,夫子怎么知道这些的?”有若琢磨半天,答不上来。弟子们站起来,说:“有子请让位吧,这里不是您坐的!”


5.14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

试译:子路听到老师讲话,如果还没有做到,这时就唯恐又听到老师教导。

体会:子路风风火火,属于快速响应型的,老师的话就像军令。凭着军人作风,军人气概,最后战死沙场。临死时还整理衣冠,端正军容。有方外史评价说:子路长处在这里,病处也在这里。


5.15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试译:子贡问道:“孔文子为什么谥号‘文’啊?”孔子说:“他聪敏好学,不耻下问,因此谥号‘文’啊。”

试注:孔文子,卫国大夫,姓孔名圉(yú),文是他的谥号,子是尊称。下问,是屈尊请教,向地位低的、学问低的、年龄小的请教。

体会:不耻下问已经成了成语,可以不翻译了。藕益大师引李贽(李卓吾)的话说:孔子这里的答话,对子贡也有好处。谥号是死后追加的名号,对一个人一生给以褒贬,盖棺定论。当然只是对王公贵族、诸侯大臣、各界显贵名流才给以追谥。


5.16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试译:孔子评价子产:“有君子品质四点:他要求自己谦谨严格,为君王做事十分敬业,爱养百姓多有恩惠,使用民众公正合理。”

试注:子产是春秋时代郑国大夫、贤相,郑穆公的孙子,姓公孙,名侨,字子产。

体会:子产在郑国为相,铸刑鼎,“为政必以德”,“不竞不絿,不刚不柔,布政优优,百禄是遒,和之至也。”(宋·章冲《春秋左传事类始末卷四》)他仁爱人民,忠于君主,深受朝野欢迎。他死后,郑国举国哭泣,都像死了亲人一样。孔子曾经路过郑国,跟子产结下兄弟情谊后,相交八年之久。听到子产去世的消息,孔子也哭了,叹道:“子产仁爱,有古人遗风啊!”

孔子和子产的长相据说有相似之处。孔子到郑国,和弟子们走散了。孔子一个人站在东城门。子贡到处找,遇到一个郑国人。那人对子贡说:“东门有个人,额头像尧,后脖颈像皋陶(yáo),肩膀像子产,腰以下比大禹短三寸,风尘仆仆、孤苦伶仃的像丧家之狗。”子贡找到老师后如实相告,孔子笑着说:“长相像谁倒无所谓,‘像丧家之狗’那的确是!的确是!”


5.17
子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试译:孔子说:“晏平仲善于和人交往,相处越久,人家越敬重他。”

试注:晏平仲是齐国大夫,名婴,字仲,平是谥号,夷维(现在的山东高密)人。有《晏子春秋》一书传世,是后人搜集成书的。

体会:很多人苦恼一个问题:与人交往久了,反而没感觉了,恭敬心也没了,甚至要伤和气,成仇人。相比于“近之则不逊”(17.25),也许还有“久之则不敬”?搞久了,什么毛病都出来了,什么瑕疵也看得真切了甚至放大了。晏子善于交往,因为他奉行和而不同的理念,轻易不跟人斗气顶撞,却有自己的主见。一次,齐景公打猎,晏子在遄(chuán )台陪伴。景公放眼齐国大好河山,不禁悲从中来,叹道:“嗨,要是古人不死,会怎么样啊?!”晏子说:“古时侯上帝认为人死是好事,那样好人可以休息,坏人可以消停。要是古来人都不死,丁公、太公就会君临齐国,桓公、襄公、文王、武王就会出来当宰相,景公您就只有戴着斗笠,穿着布衣,扛着锄头种地了,谁还有空操心死的事情呢?”景公听着气得脸色都变了。

不一会儿,景公的侍臣梁丘据(梁丘是复姓)赶着六匹马过来了。景公问:“那是谁啊?”晏子说:“据。”景公说:“他怎么样?”晏子说:“大热天赶马飞跑,严重的话马会跑死,轻也会跑伤。这种事除了据,谁做得出来?”景公说:“据跟我相和啊!”晏子说:“据只是跟景公相同而已,哪里是相和。”景公问:“同与和,不一样吗?”晏子说:“不一样。和就好比做羹,用水、火、酒(醯xī)、肉酱(醢hǎi)、盐、酸梅煮鱼肉,下面烧着柴火,厨师把各种味道调和好,不足的加一点,多了的减一点。这种羹汤,君子吃了,能够平和心志。君臣的关系也是这样。君王认可的,可能也有不当的地方,臣子要指出来,以帮助君王完善它。君王不认可的,其中可能也有可取之处,臣子也要指出那可取之处,以帮助君王去掉那些真正不能认可的。这样就国政平和,官位不抢,民心不争。就像《诗·商颂·烈祖》上说的:‘还有和美上好汤,五味调匀口味香;大家默默来祈祷,无人争先又恐后。’先王调五味,和五声,就可以平和心性,成就德政。调声和调味是一样的:一是气;二是体,有文舞、武舞;三是类,有风、雅、颂;四是物,有四方之物可以做乐器;五是声,有宫、商、角、徵(zhǐ)、羽;六是律,有黄钟、太簇、姑洗、蕤(ruí)宾、夷则、无射()等律吕;七是音,即五声加上变宫、变徵(zhǐ);八是风,即东西南北等八方之风;九是歌,即九件可以歌功颂德的事物,有水、火、金、木、土、谷‘六府’加上正德、利用、厚生‘三事’——都相互成全;声音的清浊、小大、短长、疾徐、哀乐、刚柔、迟速、髙下、出入、周疏——都相互支持。君子听这种音乐,就平心静气。心平则德和。因此《诗》上说‘德音无瑕’。如今据却不是这样,君王说可以据就说可以,君王说不可以据就说不可以。这是水中掺水,谁能喝这种汤?好比琴瑟只用一个音去弹,谁能听进去?相同之所以不好,原因就在这里。” 景公听了觉得有理。

梁丘据死后,景公把晏子召去,说:“据啊忠于我爱戴我,我要厚葬他,坟墓要高。”晏子说:“据怎么忠于君王,怎么爱戴君王的?君王可以告诉我吗?”景公说:“我喜欢什么东西,大臣不能给我准备好的,据总是把他自己的拿来给我,因此我知道他忠于我。到风雨天,哪怕是深夜都要来找我,问候我,因此我知道他爱戴我。”晏子说:“晏如果回答就有罪过;不回答就无法辅佐君王,哪里敢不回答啊!晏曾经听说:‘臣子只对君王一个人好,就是不忠;子女只对自己父母好,就是不孝;媳妇只对自己夫君好,就是妒忌。辅佐君王的正确方式是:把对君王的爱戴扩大到父兄,把对君王的恭敬推广到群臣,把给君王的好处扩充到百姓,把对君王的诚信延伸到诸侯,这才叫做忠。做子女的正确态度是:要把对父母的孝敬用来钟爱兄弟姊妹,孝敬各位父辈,慈惠各位堂侄,诚信各位朋友,这才叫做孝。做贤妻的方法是:让各位婢女都招夫君喜欢,这叫做不嫉妒。如今四方的百姓,都是君王的臣民,却只有据一个人竭尽全力爱戴君王,为什么爱戴您的人这么少?四方的财货,都是君王所有,却只有据一个人用自己的私产忠于君王,为什么忠君的这么少?据如此提防阻拦群臣效忠,围困蒙蔽君王,不是太过分了吗?’”景公说:“说得好啊,要不是先生一番话,寡人还真不知道据是这样的!”随后就把厚葬的命令收回了。又命令百官依法办事,群臣见君王有不对就进谏,当官的不违法,为臣的不隐忠,百姓非常高兴。

孔子对晏子这么评价,晏子却对齐景公说儒者如何不好、孔子如何礼数太多让大家三辈子也学不完一辈子也搞不懂推广不开,一番话搞得景公放弃了优待孔子的打算(18.3)。


5.18
子曰:“臧文仲,山节藻棁(zhuō),何如其知也。”

试译:孔子说:“臧文仲把蔡国君王的守国之龟据为己有,按照天子的规格把大山雕在龟殿的斗拱上,把水藻画在梁柱上。他的聪明怎么用在这上头?”

试注:臧文仲是鲁国大夫,姓臧孙,名辰,字仲,谥号文。蔡国出产的乌龟称为蔡,长大后被看作神龟,由国君供起来,用来祭祀占卜,这是国君的特权。节是斗拱,山是斗拱上雕刻的大山;梲(zhuō)是梁柱,藻是梁柱上画的水藻图案——这都是天子才能有的装饰。

体会:当时很多人认为臧文仲聪明能干,孔子却认为他僭越礼法,迷信鬼神,奢侈无度,不关心民众,把智慧用错了地方,而且不肯举荐人才(15.14)。


5.19
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之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何如?”子曰:“清矣。”曰: “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试译:子张问道:“楚国的令尹子文三次出任当令尹,不见有喜气;三次免职,不见有怨气。每次离任,总要将自己在任公务的经办情况一一转告新令尹。这人怎么样?”孔子说:“忠心耿耿啊。”子张问:“仁吗?”孔子说:“不知道。仁体现在哪里?”

子张又问:“崔子叛杀齐庄公之后,陈文子连四十匹马都不要了,赶紧离开齐国。跑到另一个国家看了看,就说:‘当政的像我国的大夫崔子一样。’就离开了。又到一个国家,又说:‘当政的像我国的大夫崔子一样。’又离开了。陈文子这人怎么样?”孔子说:“清高啊!”子张问:“仁吗?”孔子说:“不知道。仁体现在哪里?”

试注:楚国的令尹相当于宰相,子文即斗谷於菟,斗是姓,谷於菟(gòuwūtú)是名,子文是字。“三仕、三已”,三不一定是三,可能是多。崔子是齐国大夫,名杼(zhù)。齐君即齐庄公,姓姜,名光。陈文子也是齐国大夫,名须无,谥号文。下杀上,古代称为“弑”,如臣杀君,子杀父母。一乘(shèng)有四匹马,十乘是四十匹马。违,离开。愠(yùn)。

体会:子张不明白仁和忠、仁和清的不同。藕益大师说:“仁者必忠,忠者未必仁。”要是这样,仁就比忠要高,要大。不仁而忠,可能是愚忠,恶忠。希特勒手下忠于职守的多的是,“嗨希特勒!”那不是仁。日寇忠于东条英机、忠于天皇的多的是,什么都是“嗨!”打耳光也“嗨!”藕益大师还认为:“仁者必清,清者未必仁。” 清高不为高,仁者更为高。清者可能洁身自好,不管别人,看见脏东西就躲,闻到臭味就捂鼻子,遇到坏人就跑。莲花没有洁癖,出淤泥不染,淤泥越臭就越肥,莲花开得越鲜艳,越是感恩淤泥。气象大不一样。


5.20
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

试译:季文子凡事要反复琢磨多次才付诸行动。孔子听到后,说:“想两遍就够了。”

试注:季文子,鲁国大夫,姓季孙,名行父,文是谥号。三是多。

体会:三思而后行,“Think twice before you do.”有好处也有坏处,在人。季文子世故太深,疑心多,好算计,优柔寡断,孔夫子认为不如果断一些。

第一个主意蛮好,第二个主意勉强,第三个主意死臭——生活中常有这种情况。疑心多好不好?西方人有名言:科学起于怀疑,起于问题,知识来自好奇。中国禅宗有师父告诫弟子“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疑和信是对着的,信联着决断。科学贵怀疑,也贵决断。科学家总是相信自然界有规律,这个他不怀疑。这也是起点。要是他怀疑这个,科学饭就不要吃了。这么说,科学就是起于怀疑和相信了。又疑又信,这个矛盾他要处理。科学家悟出一个东西,还没有证明,没有演算,他就坚信那是对的,然后再去演算,去推导,最后证明是对的。这样的事情很多,爱因斯坦就有过,相对论就是这样出来的。但是科学家的信心也有怀疑的背景。一些科学家坚信某个猜想是对的,验证的结果,原先的猜想错了,科学家最后还是承认实验和验算的结果。这方面的例子,可以举出德国数学家康托,他搞出无穷集合论,其中部分可以等于全体,使他大吃一“斤”。这和他演算前的假定相反。服从事实,服从实验,这个前提下起疑心,是健康的,公正的,推动知识和人类进步的。

与科学家健康的怀疑不同,季文子多狐疑。所以孔夫子说:“少费点脑筋好。”其实,孔子并不是一味反对多动脑筋:“学而不思则罔”(2.15),三思还不够,还提出“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16.10季文子不能恪守“见得思义”,老是摇摆,患得患失,那就不如“再,斯可矣”。

求签问卦的,一次不合意,再来一次,老神仙也不伺候。

市场调查报告一大摞,一投资就折本,真是冤枉。

创业计划书不到一页纸,一投就中,这是风险投资家的运气。

逻辑学家说:推导过程再严密,前提错了,结论必错。


5.21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试译:孔子说:“宁武子这人,国家好人当道,他有个聪明样;国家坏人当道,他有股傻劲。他的聪明别人可以赶上,他的傻劲别人赶不上。”

试注:宁武子姓宁(nìng)名俞,是春秋时代卫国的大夫,武是谥号。

体会:史家说,武子是两朝元老,文公、成公时都做官。文公治国有方,武子贡献智慧,但是并不显著,很多人都比他更聪明,更能干,更有政绩。可惜成公不成,成公把卫国搞砸了,武子周旋于各派力量之间,扶大厦之将倾,险象环生,义无反顾,那个傻劲谁也比不了。“周旋”二字,说尽其中万千“不可为”,很像是孔夫子。这个时候有几种聪明人。一种是陈文子式的,跑得比马还快。一种是赵高式的,趁机大发国难财。武子的傻劲也有两点,一是挽狂澜于既倒,二是不自以为聪明,也不图报。这两点,很多聪明人做不到。譬如屈原,第一点傻劲有一些,要是有第二点傻劲就更好了。《离骚》里面,说自己如何聪明漂亮能干,世道如何黑暗,世人如何混浊;别人不理解自己,就埋怨,就写《离骚》,发“牢骚”。结果国家保不住,自己也保不住。

 

5.22 子在,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试译:孔子在陈国,说:“回家吧!回家吧!我们家乡那些学子豪气冲天,简单率真,文采又好,不知道该怎么调教啊!”

试注:陈国在商丘建都,地域在今天河南开封以东、安徽亳州以北。公元前478年被楚国灭掉。党,故乡,这里指鲁国。小子是年轻人,年轻学子。吾党小子是指孔子在鲁国的弟子。狂简是志向宏大,阅历不够。斐然是有文采,成章是文采非常明显了。裁是剪裁、培养、调教。

体会:时在鲁哀公三年,公元前492年,孔子60岁,耳顺之年。鲁国的季桓子病了,乘车望着鲁城长叹一声,说:“有段时间咱们鲁国都快兴旺起来了,可惜后来我得罪了孔子,鲁国到现在还没有兴旺。”说着回过头来对接班人季康子说:“我快死了,你一定会当鲁国宰相的。当宰相后,一定得把仲尼请回来啊!”几天后季桓子去世,季康子接班,做了宰相。办完丧事,季康子想把孔子接回来。大夫公之鱼说:“从前我们先君用孔子,不能善终,被诸侯耻笑。现在再用,如果又不能善终,还要被天下耻笑的。”季康子问:“那么请谁来好呢?”公之鱼说:“应该请冉求。”于是派人找到冉求。冉求愿意去。孔子说:“这次鲁国来请冉求,不会小用,会重用的。”后来又说:“回去吧,回去吧,我们家乡那些学子豪气冲天,简单率真,文采又好,不知道该怎么调教啊!”想回到鲁国去培养弟子。

后来孔子去了陈国,待到第三年,吴国攻打陈国,孔子见政界如此混乱,叹道:“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进取不忘其初。” 在鲁国,弟子们还像当初一样进取,这很让孔子高兴。周游列国多年,主张难以推行,不如回去搞人力资源开发。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孔子要是仕途得意,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整理文化,培养弟子?一时的政绩,比起影响文明几千年的精神理念和人才工程,哪一个价值更大?上天厚爱孔子啊,让他成就如此千秋大业。


5.23
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

试译:孔子说:“伯夷、叔齐不怀恨不记仇,别人怨恨他们就少。”

试注:伯夷、叔齐是商朝孤竹国君的儿子,伯夷是老大,叔齐是老三。父亲开头想传位给叔齐,叔齐不干。孤竹君死后,兄弟俩你让我,我让你,都不做国君,结果是老二接位。伯夷叔齐跑到周国周文王那里。后来周武王讨伐商纣,兄弟俩出来拼命拦住车马,竭力劝阻。劝阻不成,周朝统一了天下,他们就逃到首阳山,直到饿死也不吃周朝的饭。

“是”,做助词用,把形容的对象或动作的对象提前。如:唯你“是”问,惟利“是”图,唯某某马首“是”瞻。怨是用希,简单说是“希怨”,少怨。用,是结果,相当于“因而”、“就”。怨是用希,等于说“怨恨他们的就少”,或者“他们受到的怨恨就少”。

体会:孟子称赞伯夷“不立于恶人之朝,不与恶人言” (《孟子·公孙丑上》)。和别人站在一起,如果那人衣冠不整,伯夷会掉头而去,生怕人家弄脏了自己似的。所以孟子说“伯夷隘”,“治则进,乱则退,伯夷也”(《孟子·公孙丑上》),有点偏狭,似乎很不能容人。这种人有高风亮节,人格清正,会受人敬重,怨言也难免。不过孔夫子说:他们也没有多么狭隘,心胸是开阔的,不记仇,怨恨他们的人不多。

作为管理者,光清正就不够。管理者既要清正,又要宽容,像老子说的“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五十八章),才能够开发人,培养人,提高人。那么前提就是要容人,对错误、个性都要宽容。不念旧恶,不纠缠历史旧帐,团结一致向前看。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We shall never have friends if we expect to find them without fault. 伯夷叔齐不想当国君,不想搞管理,也好,可以守住节操。当国君呢,也好,可以把“不念旧恶”的包容心继续扩大,节操也不丢。


5.24 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xī)焉,乞诸其邻而与之。”

试译:孔子说:“谁说微生高耿直?有人向他讨点醋,他就到邻居家讨了点来送人。”

试注:微生是姓,高是名。《战国策》《庄子》中称作“尾生高”,是鲁国人,守信出了名,最后连命都丢了。事情是这样的:微生高和一位姑娘约好在桥下相会,女子来晚了,微生高一直等,不想河水暴涨,女子还不来。微生高就抱住桥柱子死等,直到淹死。

醯()是醋。与是给。第一个乞,是“或乞”,有人向微生高乞。第二个乞,是微生高向邻居乞。

体会:这种事绕有趣味。别人来讨东西,自己没有,转而向邻居讨来送人。在下一位朋友也遇到过这种事,也许是性质不同,他的感受也不同。事情是这样:甲读书缺钱,向乙借。乙手头一时紧,就向丙借。乙是甲和丙的朋友,甲和丙互不相识。丙见乙来借钱,而且说明了缘由,很佩服乙,把钱借给了他,让他帮助甲。丙佩服乙的爱心,也佩服乙的耿直。大概,一个讨,一个借,性质不同。

南怀瑾先生在《论语别裁》中说:孔子认为微生高讲义气,固然好,但不算是直道。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不必转这个弯。藕益大师说,明朝的李贽认为孔夫子并没有讽刺微生高,而是赞许他的直道。


5.25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亦耻之。”

试译:孔子说:“花言巧语,满脸堆笑,过分恭顺,这种做法左丘明认为可耻,丘也认为可耻。心里怨恨一个人,却又装得像个朋友,这种做法左丘明认为可耻,丘也认为可耻。”

试注:足恭,字面的意思是十足恭顺。水满则溢,月盈则亏,事情做满了,做足了,就要过头了。过分恭敬就是巴结,或者应付,或者傲慢了。左丘明与孔子大体同时,鲁国贤人,左丘是姓,明是名, 担任过鲁国太史。丘是孔子自称。

体会:可见儒商不是好好先生。率性而行,才是儒商。

怕丢生意,想左右逢源,一身“儒商”气。该说的不说,签字后又后悔,执行协议就不得力,最后失去信用。儒商的名气搞坏了,就因为很多儒商气很重的人太唯唯诺诺了,太面善了。我们读《论语》,要把儒商气抖搂掉,才是正道。儒商气太重,不是君子儒,而是小人儒,让人觉得畏畏缩缩。


5.26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yì)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试译:颜渊、季路在一旁侍奉老师。孔子问:“何不谈谈各自的志向呢?”子路说:“愿意把车马、穿的衣服与朋友共享,用破旧了也不遗憾。”颜渊说:“希望自己的好,不挂在嘴上;自己难受的,不麻烦别人。”子路对孔子说:“想听听老师的志向。”孔子说:“年老的,好好安顿他们;朋友,诚心结交他们;年小的,多多关怀他们。”

试注:季路就是子路。盍(hé),何不。尔,你。衣(yì),穿(衣服)。轻,有人说是多余的字。裘,皮衣。伐,夸口,吹嘘。善,优点,功劳,本事。施,施加。劳,劳苦,辛苦,烦恼。

体会:老师一问,子路就先说。师兄弟说完了,子路还要反过来问问老师的志向。子路的性格跃然纸上。

三人的志向也不同。藕益大师的点评是:子路忘物,颜渊忘善,圣人忘我。程子的点评是:孔子安仁,颜渊不违仁,子路求仁。

一位朋友主张简单管理,生意做得比较轻松。他说古人讲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那么其面不同,各如其眼;其眼不同,各如其志。他的体会是,了解人,最简便的方法是了解他的志向;培养人,最简便的方法是激发他立志;与人沟通,最深层的便是通志;组建团队,最坚实的基础便是同志。通志是志向层面的沟通,志向充分沟通了,慢慢也就同志了,知音了,默契了。这样的团队,两个人组成的,一个顶俩,总数是四;三个人组成的,一个顶仨,总数是九;十个人组成的,一以当十,总数就是一百。有人摇头说:“这个不一定吧,百人公司抵得过万人公司?”旁边有人就插话:“笑话嘛,不过你也别说,这简捷公司的人还真是精干。”另外一个表示赞同,说:“是啊,世界五百强前几名的公司,随便拿出一家来都可以买下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啊。”

那位简捷公司的老总接着又谈起专家统计,说管理者的工作有7080%花在沟通上,他本人更多,有8090%。说到这里他竖起指头:“假如沟通中有7080%花在志向的沟通,那就点到穴位了。二八法则处处可以起作用。人本管理是知本管理,更是志本管理。其实,一家公司达到全面的同志管理高度,不说没有,也是很难。真的做到了,一个人顶一万,都有可能,因为至少他人事管理成本为零啊,别的好处且不说。当年项羽学剑,剑术精湛,英勇无敌,可是学了不久还是放弃了,说:‘剑术没什么可学的,要学就学一人抵挡一万人的本事!’转到兵法去了。就是学管理,学统帅,学领导。领导要往志向上导。关键是核心成员同志,领导层同志,还是二八法则。”


5.27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

试译:孔子说:“算了吧,我没见过发现自己有过失而自我审判的。”

试注:讼是打官司,判案子。自讼是自我审判。

体会:颜回有错误决不犯第二次,曾子一天反省多次,都是内自讼的榜样。孔子为什么说“没见过”?

有位哥们说——这是一种说话方式,为的是引起注意。譬如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17.25)也是一场千年官司,说孔夫子歧视妇女。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曾经有女人吃过某些男人苦头后恨恨地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旁人大多也明白她说什么。可是这时候还是有个男人出来“据理力争”,正好被臭骂一顿“鸡肠子小心眼”。他后来非常后悔,觉得不该自甘居于“不是好东西”之列。另一位男人就不同,当场跟着咬牙切齿:“是!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竟然引得这位女子噗哧一笑。假如孔夫子有什么错,让他“内自讼”去吧,口水仗、千年官司不打了。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4.17 见到好的就学,见到不好的,要反过来检讨自己有没有那毛病。自讼到这个份上,官司打不成了,法官律师没饭吃了。何况跟古人打官司,跟孔老夫子打官司,操那份闲心——“我又不是孔夫子肚里的蛔虫!他老人家心里怎么想我怎么知道?猜猜罢了,学习以君子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这位朋友最后说。

孔子曾经讲:“断案子,我和别人一样依法办事。可是,一定要大家没官司可打、衙门没案子可判才好!”(12.13)有官司打,律师高兴,法庭高兴,公安高兴,大家收入来了,国家GDP上去了——这种法制观、增长观,不是孔夫子的。一听官司来了,律师暗自高兴,心想“这回提取5%还是5.5%”,那一定不是好律师。一听“官司这么小”就皱眉头,那等于一页法律都没有读懂。


5.28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者焉,不如之好学也。”

试译:孔子说:“哪怕十户人家的小村子,都一定有像丘这样忠诚守信的,只是没有丘这么好学。”

试注:邑可以是村落、城镇、都城、采邑。十户人家的邑,那么小,可能是村子吧。

体会:老实人学得快,学得好。学问是老老实实的。人老实,再一学,更老实了。不老实,一学,就老实一点;再一学,更老实一点。不老实的一学更不老实了,那一定是没学,他是想玩学问,结果把自己玩得更不像话了。老实就是智慧,老子老实巴交的,《老子》是智慧书。

有人参观了一流企业,回去照着做,做不成,就埋怨了:“他们骗人!他们的秘密不告诉我!”一流企业也有口难言。倒是中间人讲了句公道话:“世上最大的秘密就是老实,打开放在那里,就是学不会。”老实人的操作台,规定一天擦十次,他就老老实实天天这么擦十次,一次不拉。聪明人参观学习后,想:“这个还不容易?回去就做。”回去第一天,擦十次,擦得锃亮。第二天擦九次,一看,“跟昨天一样亮啊!那个蠢货怎么擦十次!嘻——”就“嘻”掉一次。这样下来,第十天,只擦一次,两眼一瞄也过得去。第十一天,客户退货了。于是破口大骂一流企业不把绝招拿出来。

所以好学才是更高的忠信。光是忠信,不怎么好学,那个忠信就很值得怀疑,值得提升。

博客:渊主 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机构: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http://www.tx-jd.net

 

著作:

论语·儒商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146

海边捧起一把沙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375

吕氏春秋·王道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623

中国佛教史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742

善知识经济:因陀罗网经济学初步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16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20

大全若缺:全息观纵览与沉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45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1672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