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公冶长第五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公冶长第五

♫ 公冶长第五

[更新时间]2010-08-21 16:48:13 [字数]20370

5.1 子谓公冶长cháng):“可妻(qì)也,虽在缧绁(léixìe)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qì)之。

试译:孔子说起公冶长,“可以把女儿嫁给他。他虽然在坐牢,但他并没有罪。”后来果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公冶长。

试注:公冶长(cháng),孔子的弟子。字“子长”,公冶是复姓。妻(qì),读qì就是动词,有“嫁”、“娶”的意思,这里是“嫁”。缧绁(léixiè),是捆罪犯的绳索,这里代指监狱。子,女儿。那时候,男子女子、儿子女儿都可以称“子”,据说也体现了男女平等。

体会:公冶长为什么坐牢?搞不清楚了。有人为此谈到一个故事:一天,公冶长从卫国回鲁国,走到一个地方,听见一群鸟相互招呼着飞往清溪吃死人肉。过一会儿,遇到一位老母在路上哭。公冶长就问:“老人家哭什么啊?”老母说:“儿子前天出门,到今天还没回来,是不是死了啊?!不晓得在哪里啊!”公冶长忽然想起,说:“刚才听见一群鸟相互招呼飞往清溪吃肉,莫非是吃您儿子的肉?”老母到清溪去看,果然如此。回来就报告了村官。村官问:“从哪里知道的?”老母说:“听公冶长说的。”村官问:“公冶长要是没杀人,怎么能知道呢?”就把公冶长抓起来审问:“为什么杀人?”公冶长说:“懂鸟语,没杀人。”村官说:“那就试一试。真的懂鸟语,就放你。不懂,就要你的命!”后来一试,还真懂鸟语。一共试了六十天,天天如此。这件事,魏何晏集解、梁皇侃义疏《论语集解义疏卷三》上有记载,说是一本《论释》上讲的,不一定可信。

“在缧绁之中”,一般理解为“坐过牢”,即“尝在缧绁之中”。如果译成现在进行时,就是“在坐牢”。在坐牢也许不好嫁女儿?那就等他出狱吧。但是如果理解为:那句话是“在坐牢”的时候说的,嫁女儿是出狱后的事情——也说得通。古往今来,能做到孔子这样“只论立身,不论遇境”的,的确了不起。

其实,立身只是行使天赋人权罢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这话是讽刺人的,讽刺那些嗜权如命的人。西方近代有天赋人权论,似乎东方没有。其实东方也有,比西方更早一些。儒家就有天赋人权论,譬如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礼记·中庸》),就是教大家行使天赋人权。为什么?“天命之谓性”,每个人都有一个天赋之性嘛,这个天赋之性不要闲置了,要用,要行使权力。这个天赋人权,核心是正己,管好自己。这个权力谁也剥夺不了。你要挑剔别人,管别人,可能人家还不让。不让,你就没有这个权力,这是个“他由”问题。他由的权力,人家给,你才有,不给,就没有。但是管理自己,这个权力不是别人让不让的问题,是自己用不用的问题,是个“自由”问题:人家不给,我还是有,即使自己不用,自动弃权,还是弃不了,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把自己扔掉,不可能冲破自己的皮肤,跳出自己的心灵,用别人的脑袋思考,用别人的嘴吃饭,用别人的鼻孔呼吸。如果有人有权不用,不管自己,儒家就说了:这个权力是天赋的,人人都有的,可得用啊,“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啊,诸如此类,说了很多。说到点子上了,刨到根子上了。现代民主体制主要是“他由论”,搞相互牵制,相互防范;儒家的正己学说,主要是“自由论”,搞自我管理、自我修养。虽然这两个东西相互为用,相互渗透,相互依靠,但最终还是自由论靠得住,自由论是他由论的根。没有自由,他由会泡汤。没有他由,自由还是自由。自由就是自己做主。舆论啊,境遇啊,都奈我不何。像孔夫子那样,坐牢的也可以招为女婿,自家的事情自己做主。办一家公司,不是说大家趋之若骛的我就做,也不是说大家趋之若骛我就偏不做。因为那样一正一反,都在受环境牵制,自己没有主心骨,不能正思维,尽想歪点子,当然不行。不追热门,不追冷门,甚至不追“温门”,才有主心骨。温门就是温水,不冷不热,很像中庸之道。其实不是。


5.2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qì)之。

试译:孔子评价南容,“国家治理有方,不被罢官;国家混乱,也能免遭牢狱之灾,杀身之祸。”就把侄女嫁给了他。

试注:南容,孔子的弟子,住在南宫,名縚(tāo),又名括、名适(kuò),字子容。孔子的老兄叫孟皮,是个残疾人,那时可能去世了,女儿的婚事就由弟弟操办了。废,废弃,罢官。不废,是有官做,有事做。妻()。

体会:宁武子“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5.21)处世和南容有点像,也受到孔子夸奖,不过没有“妻之”。可能女儿侄女不够,也可能宁武子早有妻室?这是笑话。不过还是有人推测:为什么孔夫子把女儿嫁给公冶长,而把侄女嫁给南容?他们自问自答说:公冶长德行虽好,但不能免于牢狱之灾,能力次一点,孔子把自己女儿嫁过去,侄女却留给了德能更好的南容,这是孔子薄待自己(的女儿)、厚待老兄(的女儿),风格高尚,也可避嫌。这个解释,宋代的程子不同意,说:“这是用自己的私心窥测圣人。凡人要避嫌,都是内力不足。圣人至公,避什么嫌?何况嫁女一定要量才而配,更不能有所避。避嫌是一般贤人都不干的,何况圣人!”

家族企业中,这种问题更多。

孔子对南容的考察很深入。下文说到,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见(11.6)。

 

5.3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试译:孔子赞叹宓子贱:“真是君子啊这个人!假如说鲁国无君子,这个人哪里学来这么好的品德?”

试注:子贱姓宓(fú),名不齊(齐),字子贱,孔子的弟子,比孔子小49岁,或说小30岁,在单父做过县令。若,这个。第一个斯,指宓子贱。第二个斯,指他的品德修养。焉,哪里。取,获取,学习。单父有时候也写做亶父,在今天的山东单县。单父的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