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泰伯第八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泰伯第八

♫ 泰伯第八

[更新时间]2008-02-22 22:38:28 [字数]15784

8.1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试译:孔子说:“泰伯,可以说美德无以复加了。多次因为天下福祉而谦让,人民都不知道,也就没法称颂他的至德。”

试注:泰伯,姓姬,是周朝太王古公亶父的长子。古公还有老二仲雍,老三季历,共三个儿子,按伯、仲、季排下来。季历的儿子就是后来的周文王姬昌。那时候,殷商开始走下坡路,周国走上坡路。季历生下姬昌,有圣德。太王想翦除殷商,泰伯不愿意,觉得诸侯怎么可以攻打天子呢?太王就想把王位传给季历,好让季历再传位给姬昌,因为姬昌有圣德。作为长子为了顺从父命,就趁父亲生病,请求去南方找药。结果和弟弟仲雍一起到了吴越,就再也没有回来。太王去世后,季历接位,这是一让。季历去世,姬昌接位,为周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这是二让。文王去世,武王继位,夺得天下,是三让。这些功德,天下百姓都不知道。

体会:三以天下让——可以有两种解法:1、三次因为天下福祉的缘故而谦让;2、三次让天子位。前一种解释,说得通。后一种解法,曾经引起一些疑虑,说:太王的时候,周国还没有得天下,泰伯哪里有天下可让?有人就解释说:那是就后来得天下来说的,因为当时的周国已经有取天下之志。

古来宫廷斗争,因王位而骨肉相残的不少。泰伯作为长子,本该继位,但是看到父王想把王位传给更有利于天下福祉的弟弟季历、侄子姬昌,就借故隐遁了,连美名都没有留下。《老子》说:“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十七章),泰伯真是泰伯,有太上之德。上德不德,上德无德,民无德而称焉,无得而称焉。做了天大的好事,却没人知道。人们仰慕夸赞的,只有文王、武王。


8.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xǐ),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试译:孔子说:“样子恭顺,却没有礼敬之心,就累人;谦逊谨慎,却缺少应有的威仪,就畏缩;勇猛无畏,却没有礼法节制,会乱套;心直口快,却不懂礼貌,会拧着来。当官的富有亲情,百姓就学会仁爱了;当官的不忘老朋友,百姓就不会寡情少义了。”

试注:葸(xǐ),畏葸,畏缩。绞,认死理,好比两根绳子绞在一起,拧着来,对着干。君子,指在上位的人,这里简称为当官的,不一定准确。偷,薄,浅薄,不厚道。

体会:“礼之用,和为贵。”(1.12)礼贵在和睦融洽,但是礼节礼节,总要有个节制,过分了不好,不到位也不好。恭、慎、勇、直都是礼的一面,如果缺少礼的另一面,那就偏了,不是礼了。因此说恭而无礼,慎而无礼,勇而无礼,直而无礼。前两种太软,后两种太硬。恭而无礼是样子恭敬,心里不恭敬;貌似有礼,心中无礼。恭而无礼,这个礼比较侧重礼敬之心。比如给人家送礼,是想讨好人,另有所图,心里实在瞧不起人家,但是又要靠人家啊。送个礼吧,又不舒服;不送吧,事情又办不成。于是恭恭敬敬去送,心里别扭得很,恭敬心一点没有。双方都很累。慎而无礼呢,这个礼该侧重另外的东西,侧重于威仪。过分谨小慎微,畏畏缩缩,不敢正眼看人,就要用威仪来纠正,用堂堂正正的举止气质来补充,就勇敢了。有礼的一定勇敢,“当仁,不让于师。”(15.36)但勇敢不能过分,要有礼法节制,否则就乱套了,叛乱、动乱、捣乱都来了。有礼的一定正直,但如果自以为正直却对人无礼,口无遮拦,出言伤人,说是坚持真理啊,宁折不弯啊,就偏了,容易跟人拧着来。譬如说“我这个人太直,请多多包涵”,就是一种反省,想学习《老子》,想做到“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五十八章),或者像孔子告诫子路那样,知道“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智)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17.8

 


8.3
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试译:曾子得病后,把门人召集过来,说:“看看我的脚!看看我的手!《诗》上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从今往后,我这身子是不会受伤了!年轻人!”

试注:门弟子,指曾子的门人、弟子。启,开,打开看,让弟子们掀开被子,看看自己身体完好无损。免,免除灾祸,指身体不会受损、受伤。

体会:曾子引用的诗句,在《诗经·小雅·小旻》中,结尾是这样的:“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意思是说,不敢赤手空拳打猛虎,不敢扑腾两脚过大河。人通常只看一面,看不到另一面。因此要战战兢兢,像临近深渊一样,像踩在薄冰上一样。

曾子写了《孝经》,开头引用孔子的话: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无念就是念,中国话很怪的。“无念尔祖……”是说:要好好记念你的祖先啊,好好修德啊。

曾子病到临终,可能是躺在床上,让弟子们掀开被子,看看自己的手足完好,身体处处完好,孝道不亏,今后也不会再亏了。“吾知免夫”,因为就要告别人世了,现在可以做总结了:这个身体,它的毛发体肤,都是父母所生,我是好好保护了,没让它受伤,这是孝道的第一步。A good beginning makes a good ending,善始者善终。Bad beginning makes a bad ending,不善始者不善终。

谈到诸侯应该如何孝,《孝经》也引用了《诗经》:

“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富贵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民人。盖诸侯之孝。《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曾子一生谨慎,每天都反省:“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1.4)的确如临深渊。


8.4
曾子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试译:曾子得病了,孟敬子去看望。曾子说:“鸟临死的时候,那叫声都哀痛;人临终的时候,那话语都真切。君子推崇的道行有三点:容貌得体,就少一些粗暴怠慢;神色端庄,就容易培养信赖;谈吐优雅,就不大会出言不逊。至于如何使用笾豆之类的祭器,这些具体礼仪问题自有专门的官员在。”

试注:孟敬子,魯国大夫仲孙捷,孟武伯的儿子,复姓仲孙,名捷,孟敬子是谥号。动,使(容颜相貌举止)得体。慢,懈怠、傲慢、简慢。远,远离,疏远,但不是消灭。正,使端庄。颜色,脸色、神情。近,接近,但不是达到。出,使(谈吐)优雅、在理。辞气,辞藻、语气、谈吐。鄙,鄙陋、粗俗。倍,背、悖理。笾(biān)豆,古代用竹编成的食器,形状如豆,祭祀燕享时用来盛果实、干肉;一说笾是竹豆,豆是木豆,都是食器。有司,官员、各有专司者。存,在。

体会:“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曾子的这句话早已成了名言,这样千古流传的临终遗言,的确不多。

可能孟敬子最后看望曾子一眼,希望听到一些忠告。问的什么?有人猜,也许是问如何使用笾豆之类的具体礼仪问题。但曾子话锋一转,谈到一些更深层的修养,集中在容貌、颜色、辞气上。这三样关乎礼仪的精神,礼仪的实质、根本。根本扎实了,自然枝繁叶茂,问问有司就知道了。

容颜举止,脸色神情,语气谈吐,这三样都有对人对己的作用。我容貌得体,可减少自己粗暴怠慢,也可以少遭人家的鲁莽和简慢。我神色端庄,就容易增加相互信赖;我谈吐优雅,人家出言不逊的情况也将减少。对“远暴慢”、“近信”、“远鄙倍”的理解,古来的注家,有些注重自我修养,有些侧重对他人的作用。这里的翻译,是想兼顾一下。

远和近,这两个词很关键。远只是疏远、弱化、减少,不一定消灭。比如我有礼,人家可能还是暴慢,但是对我的损害就小了,弱化了。因为暴慢对暴慢者本人的伤害最大。我不暴慢,首先是不伤害自己,同时也不伤害别人。即使别人暴慢,只要我不暴慢,他的暴慢就伤不了我。长期这样修养,雷打不动,别人也将慢慢柔化一些。所以我不暴慢,也保护了别人。我容貌得体,有时候也许还会有粗暴、怠慢人家的时候,不过会步步减少。出席社交场合,容貌衣着得体,自然影响到心态,也要注意得体,会这样要求自己。这样就形成一种氛围,因为人是相互影响的。不但社交场合,企业文化也常常是这样形成的,不一定开多少会,发多少文件,表多少决心,讲多少道理。是靠容貌、脸色、谈吐自然生成的。一旦生成,就出现核心竞合力,不容易丢失。生成,就是自己长出来,自己长大长高长壮。不能拔苗助长,故意去设计一个什么企业文化。

'After you' is good manners。“您先请”是礼貌。


8.5 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试译:曾子说:“有能耐却请教没能耐的,见多识广却请教孤陋寡闻的;有却好像没有,充实却显得空洞,受到冒犯也不计较——过去我有一位好友就曾这样做了。”

试注:犯,冒犯,触犯,这里应当是被动式“受冒犯”。校(jiào),计较。吾友,过去很多注家都说是指颜回。

体会:A man becomes learned by asking questions. 不耻下问才能有学问,越有学问越是不耻下问。Even Homer sometimes nods.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总是有请教别人的必要。越有越觉得没有,越懂越觉得不懂。富有天下而自称孤家寡人,度尽众生却说不度众生,一辈子讲学却认为没说一个字,一辈子做好事却说自己一事无成,功劳都是大家的。企业成了一流公司,老板说:“拜托拜托了。要说经营有方,哪里哪里,靠大家,靠大家。”因为他凡事请教人家,请教专家。“要说圣和仁,我哪里敢当!”(7.33


8.6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试译:曾子说:“可以把六尺幼君托付给他,可以把百里国政托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而节操不丢——这种人是君子吗?是君子!”

试注:孤是幼年丧父的;六尺之孤,指15岁以下的小孩。七尺就是成年了。据台北市度量衡公会网站http://www.measuring.org.tw,商代一尺是今天16厘米,战国和秦代一尺是23.1厘米,周代多少,没说。曾子生活在春秋,是东周人,六尺要照周代尺寸算。据《简明中外历史辞典》的“中国历代尺的长度比较表”[1],周朝尺寸短,一尺相当于今天19.91厘米,六尺是119.46厘米,一米二不到的小孩。百里之命:百里的地域相当于今天一个省,古代一个诸侯国,有百乘、千乘之别;命是命脉。百里之命就是国脉,国家命脉,国运之所系。大节是高尚节操。临大节,是遇到需要高风亮节的紧要关头。“夺”的本意是丧失,是个会意字,看它的金文字形,上面象振翅欲飞的鸟,下面是手(又、寸),意思是:这只鸟翅膀扇乎着,眼看着就要从手中飞走了。君子人:君子这类人。不妨戏说这一句——“君子兰吗?君子兰也。”

体会:曾子这句话后来演变为成语:托孤寄命。六尺之孤,如果是幼君,父王死后年幼的国君,那就有刘备托孤的典故。虽然这个典故从年龄说,不是十分标准,因为刘禅继位是17岁。刘备一病不起,知道大限不久,就把儿子刘禅(阿斗)托付给诸葛亮,说,“你才能高过曹丕十倍,必定能安邦定国,假如我儿可以辅佐,就辅佐他,假如无能,丞相你就取而代之。”给以无以复加的信赖。诸葛亮不禁涕泪双流,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备托孤,乃是效法汉武托孤于霍光,霍光不负重托,培养辅佐8岁的昭帝弗陵。汉武托孤,则是效法武王托孤:周武王嘱托自己的弟弟周公辅佐年幼的成王,十分成功。汉武托孤之前,还特意让画师将周公辅佐成王朝见诸侯的场面画出来,送给霍光,作为暗示和铺垫。


8.7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试译:曾子说:“读书人不可以不博大坚毅,因为他们重任在肩,征途漫长。将仁爱天下作为自己的使命,不也沉甸吗?到死方休,不也漫长吗?”

试注:士,某种品位的人,含义丰富,可以指知识分子,学人,士大夫等。《论语》里,孔子有十来处提到士,比如子贡问什么算作一个士,孔子就把士分了三等(13.20)。子路问士,孔子又有另外一套说法(13.28)。曾子心中的士,可能和孔子的看法接近吧?弘,博大。毅,刚毅。

体会:藕益大师说“弘毅”两个字非常妙,但“死而后已”四个字很不好;孔夫子“朝闻道,夕死可矣”(4.8),那个“夕死可矣”是死而不已;而孔子讲“未知生,焉知死”(11.12),是把生死当作同一件事情,超越了世间的生活,进入到出世间的高度;曾子只是得了世间那一半,只有颜回还得了出世间心法。

146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146 Jesus answered I am the way and the truth and the life.’”(《新约·约翰福音》)这是基督教的说法。


8.8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试译:孔子说:“以诗歌动人,以礼仪立人,以音乐成人。”

试注:兴,起,激起,鼓动起,调动起(情绪)。立,自立。成,成就,完成。于,在、从、以。

体会:孔夫子“三十而立”(2.4)那个立,很多人都从“立于礼”来解释。《诗》、《书》、《礼》、《乐》、《易》、《春秋》,是孔子删定的六经。从六经看,孔子这里说的诗、礼、乐,都属于六经。如果取广义,有点弹性,不一定局限在六经之内,但基本精神可以是六经。我们不知道孔子说这话是删定六经之前,还是之后。取广义,比较从容。

孔子对弟子说:“同学们何不学学诗呢?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17.9

“诗言志,歌永言。”(《尚书·虞书》)诗歌诗歌,诗和歌并举。“不学诗,无以言。”(16.13)“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3.8)可见诗的作用很多。孔子删定《诗》三百后,一言以蔽之,就是“思无邪”(2.2)。这就提醒我们要选比较纯正的诗歌,才可以说“兴于诗”,否则可能“灭于诗”。天天唱:“哎呀呀,我要死了!”那就太脆弱了,要把正气鼓动起来才可以大兴。

正气鼓动起来了,是“兴”;用到待人接物,有礼有节,卓然自立,是“立”。但自己恭敬严肃,也不免使人畏惧:“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20.2)这很有必要。但是害怕,心里不痛快,也可能生出诈伪之心。这需要音乐来调节,是“成”。乐关乎情,而且是至情至爱:我的爱永远不变。为什么?《礼记·乐记》说:“乐啊,就是人情中不可变化的部分;礼呢,是伦理中不可置换的东西。”又说:“凡是音,都生于人心;乐,是通伦理的。因此知声而不知音的,是禽兽;知音而不知乐的,是大众。唯有君子能够知乐。所以是靠审声来知音,靠审音来知乐,靠审乐来知政。这样把治理的法则准备好。因此不知声的,不可以和他谈音;不知音的,不可以和他谈乐。知乐就差不多得礼了。礼乐都得,叫做有德。德,就是得。”而且礼乐相得益彰:“音乐是同,礼义是异。同就相亲,异就相敬。音乐太多就流俗了,礼义太繁就疏远了……有了礼义,就贵贱分明;有了音乐,就上下和谐。”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试译:孔子说:“教化人民,可以让他们跟好人学好样,不必让他们听多少道德说教。”

试注: 由之:共之,共行其道。《孟子·滕文公下》:“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里,“由之”和“独行”对称,由之是共之,共行其道,一起做好人好事。还有两种断句。一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另一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体会:道理知道多了,耍嘴皮去了。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二章)孔夫子可不是满嘴仁义道德,他老人家“罕言仁”,和他的老师老聃主张相同。你说道德好,发个号召,评个奖啊,得个表扬啊,好,大家争着做好人好事,吹牛的造假的可能就来了。好人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公司文化,企业伦理,全在于老板经理如何做人。人做好了,不用说就有信用:不言而信。说也可以,说就一言九鼎。首先在于行,“行有余力,则以学文。”(1.6)人做好了,读几篇道德文章也不错。人没做好,道德文章常常起反作用。后世中国骂礼教骂孔子,中世纪后期西方骂教会骂耶稣,多半是因为这个缘故。

陈来博士《儒家系谱之重建与史料困境之突破——郭店楚简儒书与先秦儒学研究1999.5写于大阪http://www.jianbo.org)一文中说:

竹简《尊德义》云:“行矣而无违养心于慈良忠心日益而不自知也。民可使道之,不可使知之。”可见,在这里,可由不可使知,是接着“忠心日益而不自知也”而言,即是指道德教化的过程而言,意谓增益道德心不是让人民知晓何者为善来实现,而是引导他们在“行”中不知不觉地潜移默化来实现。

又说:

郭店竹简的出土,还解决了一些历史上悬而未决的难题。对孔子《论语》中的一句话“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二千年来人们一直有不同理解。主导的看法是“可以要老百姓跟着走,不一定要老百姓知道这是为什么”。还有人采取不同的断句,将孔子民主化。不同的见解直到本世纪初还在争论,没有讲清楚。庞朴说:“主张有教无类的孔子,怎么会说出如此明确的愚民思想呢?确实不好理解。郭店竹简中有四五处讲到这句话,意思很清楚:身教重于言教。”

“民可使道之,而不可使知之。民可道也,而不可强也。”不可强,是因为人道最自然,顺其道就可以了。顺其道必定好,“知”道的君子、官员就要先行其道。先行其道真的好,老百姓就会效法了,所以说身教重于言教,不必强迫别人“尊”道,也不必强迫别人“知”道。因为这个道是人人都有的,尊道而行,是人人舒服的,何必强迫呢?不要强迫教育,不要强迫实施:民,其实是可道之的。虽说“不可使知之”,最终是老百姓自知其道,也自然会“知”道;官员不要灌输、说教、“说”道,而要好好“行”道。这个道,通导,但道的本意,是人有人道,水有水道,马有马道:“教非改道也,教之也。学非改伦也,学己也。禹以人道治其民,桀以人道乱其民。桀不易禹民而后乱之,汤不易桀民而后治之。圣人之治民,民之道也。禹之行水,水之道也。造父之御马,马之道也。后稷之艺地,地之道也。莫不有道焉,人道为近。是以君子,人道之取先。”人道怎么体察、怎么知道呢?“(察)者出,所以知己,知己所以知人,知人所以知命,知命而后知道,知道而后知行。”(庞朴:《“使由使知”解》,http://www.bamboosilk.org


8.10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试译:孔子说:“蛮勇好斗,厌恶贫穷,会乱来。一个人本来缺乏仁爱,而我们对他过分痛恨,也会使他乱来。”

试注:好,喜好。疾,讨厌。

体会:这两句话放在一起,很受启发。看来天下大乱,有“坏人”的作恶,也有“好人”的疾恶如仇。不过,这样好坏分明地说,好像也是形而上学。比如我,就自认为好人,也好勇疾贫。为什么好勇?觉得世道不公,要讨个公道。我穷,为什么穷?世道不公啊!不公就是乱,我打抱不平不是乱,反而是治乱子的。这么一想,我就是好人了,我疾恶如仇,要打尽天下不平。到底谁是好人?当然是我。我好在哪里?好在眼中揉不得沙子,好在我一贯正确,代表正义。可是人家却总是对我不好,把我看作是“好勇疾贫”的捣乱者。

古人说:子路好勇却不疾贫,一身破衣服和身着狐皮大衣的站在一起一点也不害羞(9.27),所以不捣乱;有人疾贫,但是能力弱,也不捣乱。类似于“疾之已甚”,老子要求“去甚”(二十九章)。兵法说“穷寇勿迫”,俗话说“开门捉贼”,不要“关门打狗”,都有这个意思。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有时候还需要“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什么场合可以追穷寇?有时候想追追不到。毛主席追穷寇,台湾海峡还是留了个大口子,让蒋先生过去了。又听村里一位大娘说:“二爷家关门打狗,家里的坛坛罐罐都打飞了,连儿子也……惨啊!咳,那灾狗也是贱,把头伸到桌上吃饭!” 如何拿捏分寸,是个问题。

做到仁恕,真是不容易。耶稣说:

73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Why do you look at the speck of sawdust in your brother's eye and pay no attention to the plank in your own eye?

又说:

74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How can you say to your brother 'Let me take the speck out of your eye' when all the time there is a plank in your own eye? (《新约·马太福音》)

《新约·约翰福音》记载了耶稣遇到的一个考验:

83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84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85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86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87他们还是不住的问他,耶稣直起腰来,对他们说,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If any one of you is without  sin let him be the first to throw a stone at her."

88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89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810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那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麽。811她说,主阿,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试译:孔子说:“假如像周公那样才华好,却骄傲吝啬,其他方面就不用考察了。”

试注:周公,就是姬旦,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辅佐武王有大功,德才兼备。“才之美”连读,指才华好。如果读为“之才之美”,翻译为“才华和美德”,就难以说明下文的“骄傲和吝啬”这些丑德;也许翻译为“才华和美貌”,还凑合。不“足”观,不“值得”看。

体会:上一节批评“疾之已甚”,这里批评“骄且吝”,这两节有关系。自以为有本事,瞧不起人,是骄;对人刻薄,严酷,不宽厚,是吝,都和疾恶太甚类似。这样的心态,促使好人做坏事。人之初,性本善,为什么坏事做得不少呢?可以理解,是好心办坏事。要是宽厚一点,看到自己的毛病多一点,看别人的优点多一点,这份好心就更好了。好心里面常常杂有一些不大好的东西,这是好人的常态。这样去看,也许世上就没有不好的人了。法律上对十恶不赦的人也还注意教育,就是基于这种希望和信心吧。是希望浪子回头,恢复自己本来的美德和良心。


8.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试译:孔子说:“三年学习中,始终对俸禄不动心,这个不容易做到。”

试注:至,志,志向。谷,官员的俸禄。

体会:三也可以是多。学习多年,对当官不动心,难得。学而优则仕,学习功课之后还有时间就去做实事,做官也可以,但要求一心求道不求官,才算学而优,才是真正当官的料。 世上的事情,常常是反的。是什么,可能反而不是什么;不是什么,可能反而是什么。不一定的。《金刚经》说“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依法出生分第八)学习当官也是这样:所谓官,也不是官;所谓学,也不是学。这样就会学,会当官了。这个境界不容易理解,做到更不容易。容易理解的,是做官有官样,求学有学样,做什么是什么,学什么像什么。这是好事,但职业病也跟着来了。这时候需要读《金刚经》,学会说反话:“所谓官,并不是官,这就叫官;所谓民,并不是民,这就叫民。”于是想起据说是拿破仑的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顺便也就想到“不想当士兵的将军不是好将军”了。想,不如做。没做过士兵的将军不是好将军,没做过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个要求更高了,是要求全才,像观音那样千手千眼千面。老板和打工的,也是这样,那就到禅商境界了。


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试译:孔子说:“坚信善道,好修善道,用生命捍卫善道。危险的国家不去,混乱的国家不住。天下太平就出来做事,天下大乱就隐居起来。国家正义富庶,自己却贫困潦倒,可耻;国家混乱贫穷,自己却有钱有势,可耻。”

试注:好学,喜好修学。守死,死守,坚守,舍命来捍卫。见读xiàn,现,出现。危邦是有大乱的征兆了,乱邦是乱相横生了。

体会:孔子自己是危邦也入,乱邦也居,天下大乱他也不隐居,也出来做事,无可无不可。他周游列国的经历就是这样,虽然他对隐士非常尊重,自己也有隐居的本事。但是对于某些弟子,就要劝他们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孔子敢那么做,因为他可以做到“里仁”:始终住在仁里头,“我欲仁,斯仁至矣。”(7.29)弟子修炼不够的,容易受到不良环境的干扰,需要躲开一点,才能保持操守。天下太平,人尽其材,这时候如果我还贫贱,就是自己的问题。因此说,做强国乞丐、盛世懒汉,可耻。天下大乱,趁火打劫的多,巧取豪夺的多,因此说发国难财,靠国难贵,可耻。

经商,一般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危邦、乱邦,生意不好做。有动乱的地方,企业纷纷撤资。“稳定压倒一切”,商人最懂得这一点。这是常理。“危邦不入,乱邦不居”,这是经商的第一戒律了。

不过危邦乱邦总得有人收拾,总不能本国人都跑了,总不能外邦人都不来。懂得经商第一戒律之后仍然“危邦要入、乱邦要居”,该是冒险家和超级商家了。冒险家,也就是风险投资家。种瓜得瓜:敢冒风险的,风险收益自然归他。苏维埃刚刚建国,险象环生,23岁的哈默博士、后来的美国石油大王,第一个和列宁做生意,他有风险收益,列宁称他为“哈默同志”。哈默从此起飞。哈默逆势而动,不寻常道。哈默其实是顺乎潮流。大逆不道者大顺,哈默真能引领潮流啊。

秩序乱时,常听人说:“现在秩序太坏,生意没法做。”秩序好时,也常听人说:“现在什么都正规了,充分竞争,微利时代,生意不好做啊。”没秩序,生意不好做;有秩序,生意也不好做。总之是不好做,有一万条理由来证明。这便是“失败的逻辑”。

失败是没有理由的——这便是成功者的逻辑。美国西点军校的士兵没完成任务,长官问:“为什么?”这位士兵一定这样回答:“报告长官,没有任何理由!”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试译: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上,就不干预那方面的政事。”

试注:谋,直译是谋划、考虑、打理,本意可能是干预、决策、决断、谋断。

体会:不在其位,不干其政。干,是干预,干涉。

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孔子,不是史官而修《春秋》,不是乐官而订正音乐,使“雅颂各得其所”。(9.15)这好像都是“不在其位,要谋其政”,其实不是,孔子是个人行为,不是政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合理化建议还是可以提,国事大家都可以关心,可以谋划,但是不能干预,不能取而代之。谋,做“干预”解释,比较在理。柏拉图的《理想国》,也把各就各位、各司其职看作正义。

有职有权,职和权对等。君君臣臣,君在君位,臣在臣位。帅在帅位,相在相位。在什么位,负什么责,用什么权,干什么事。“君子素其位而行”(《礼记·中庸》),相飞田字,马走日字。假如相走日字,马走田字,那还得了,这象棋还怎么下。父父子子,不能儿子把手一摆,对父亲说:“小子过来!听大爷我说!”这个道理太简单了。可是不,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最简单的东西搞不懂、捋不顺。有个经理这样向我诉苦:“董事会开了,权力也分配了,说董事长抓企业精神、方针大计,和总经理聘任等重大事项,总经理管公司总盘运作和市场运营等。可是我上任不到三天,董事长已数次越权,批示公司总盘运作事项。你说我该怎么办?”董事长却也一肚子不满:“作为总经理,怎么能一上任就把企业精神改了呢?那是他该管的事儿吗?动员会上那么说,行吗?”独立董事却另有说法:“总盘运作啊,本来不该找董事长的,可是总盘部门却偏偏找董事长,董事长也照批不误。你说谁的错?”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或者说在其位谋其政,说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往往是在其位不谋其政,而不在其位却谋其政。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管了。孔夫子语录值得背诵,孔夫子是管理学家。该管的不管,是不自重,不自主。不该管的管了,是不尊重别人,不喜欢人家自主。自己的地荒了,天天冲进人家地里多事,说人家这也没种好那也没种好。要是人家也这样对我,我怎么想呢?还是彼此尊重、互不干涉、平等互利、和平共处,感觉舒服些。


8.15
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试译:孔子说:“太师挚奏乐,是先把《关雎》演奏流畅了,旋律美妙,不绝于耳啊!”

试注:师挚:鲁国乐师、太师,名“挚”。《关雎》是《诗经》第一篇。乱,治理,调整。乱,还有一个意思是乐曲的最后一章,也即合乐;诗的最后一章也称乱。洋洋,美妙。盈,满,充盈。

体会:孔子说:“我从卫国回到鲁国,然后订正音乐,使《雅》、《颂》各归其位。”(9.15)那时候孔子大约在6768岁的样子,鲁哀公在位,太师挚管音乐。孔子常和师挚一起探讨乐理,说:“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3.23

《史记·孔子世家》说:“《关雎》之乱,以为《风》始。”就是说孔子把《关雎》调整到《风》类诗歌的第一首,其实也是整个《诗经》第一首。这里“之乱”指“……的调整、订正”。有人说“之乱”两个字是多余的。孔子把很多不好的诗歌删去,留下300多篇,各按风、雅、颂排列次序,每一首孔子都配乐歌唱过,要求它们能够配得上《韶》、《武》、《雅》、《颂》这些乐舞的曲调。

 


8.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试译:孔子说:“勇悍却不正直,幼稚却不谦虚,无能却没信用,这种人我搞不懂。”

试注:狂,勇猛,凶悍。侗(tóng),幼稚无知。愿,谦谨肯学。悾(kōng),空虚。

体会:“狂者进取”(13.21),孔夫子是比较喜欢的。有些人勇猛、狂妄,但是正直,他要伸张正义,宣布真理,这还可圈可点。缺点是狂,以为人家一错到底,千刀万剐。但是如果一个人既狂妄又一肚子坏水,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好说“我搞不懂”。愚昧无知,只要肯学,那就可以。假如一点学养都没有,却满脑子鬼主意,那又“搞不懂”了。一无所能的,不敢随便说话,怕说了做不到,这种人可贵处在于守信。如果一无所能还不讲信用,实在是无可救药了。

真的无可救药吗?果真一无所长吗?天地生人,必有它的缘由。“天生天杀,道之理也。”(《阴符经》)如是生,如是死,总是合乎逻辑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五章)不仁自有其仁在。罪大恶极的“一阐提”,最终也要成佛。


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试译:孔子说:“学习唯恐学不到,学到了又唯恐忘掉。”

试注:如不及,好像追穷寇一样,唯恐追不到。犹恐失之:追到了又唯恐跑掉。

体会:充分表达了学习的紧迫性,只争朝夕。学习型社会中,学习是第一竞争力。不过,没学到,着急;学到了,也着急,好像一个小人。如何才能做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1.1)?而不是“学而恐失之,不亦忧乎”?

子路问孔子说:“君子也忧愁吗?”孔子说:“不会。君子修学,还没学到手,就为所学的真理高兴;学到手后,又为实践真理高兴,所以一生都高兴,没有一天忧愁的。小人却不同,没学到手,唯恐学不到;学到手后,又唯恐忘掉,因此终生都发愁,没一天快乐的。”(《孔子家语·在厄》)

孔子前后矛盾吗?过来人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所以孔子才叹息说:我不想说什么了!天说了什么呢?!(17.19

君子有忧,无小人之忧,这叫做“君子无忧”;小人有乐,无君子之乐,这叫做“小人无乐”。


8.18
子曰:“巍巍乎,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

试译:孔子说:“崇高啊,大舜大禹统领天下,却不为自己打算!”

试注:与,参与。不与(),不参与天下利益的争夺、占有。

体会:舜、禹接天子位,都是蒙禅让来的,舜继位于尧,禹继位于舜,这是不与天下争利之一。得天下后,他们劳苦终生,自己的享受却不讲究,这是不与天下争利之二。挑选接班人,也是不选自家的无能之辈,而从天下贤能者中选拔,舜挑选了贤人禹,禹挑选了贤人陶,这是不与天下争利之三。


8.19
子曰:“大哉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试译:孔子说:“伟大啊尧当君主!崇高啊,只有天最大,只有尧效法天。恩德浩荡啊,百姓都无法用语言颂扬了。崇高啊他的丰功伟绩!耀眼啊他的礼仪文明!”

试注:则之,则天,效法天。则,以……为法则。焕,光彩夺目,光芒四射。文章,礼仪、文明、制度。


8.20
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之德, 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试译:舜靠五位大臣就天下大治。武王说:“我有治臣十人。”孔子说:“人才难得,不就是这样吗?唐尧、虞舜那个时代,人气也是这样旺。武王的大臣,有一个还是女的,男的九个而已。文王时候三分天下,文王占了两分,仍然向殷商称臣。周代的德行,真可以说至高无上了!”

试注:予,我。乱臣就是治臣,乱就是治,古文经常这样反训。孟子说:“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孟子·滕文公下》)这个乱臣,就不是治臣了。正训反训,看上下文才知道。斯,这一点,指人才济济,人气旺。武王的十位大臣,女的一位:文母;男的九位:周公旦、召公奭(sháo gōng shì)、太公望、毕公、荣公、太颠、闳夭、散宜生、南宫适(kuò)。当然也不一定就是这十位,还有别的猜测。服事,称臣,执诸侯之礼。

体会:《尚书·泰誓》记载了武王征讨纣王之前召开誓师大会时发表的誓言:“受(纣)有亿兆夷人,离心离德;予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虽有周亲,不如仁人。”受,是纣。夷,是平凡平庸。武王说:纣王人多势众但都是夷人、平庸之辈,离心离德;我只有十位大臣,却同心同德。纣王虽然有至亲(周亲)一大帮,不如我有志士仁人十来个。如果周亲是指“我周家”的亲人,那也比不上“我周朝”的志士仁人。

文王的仁道,孔子指出了一点:已经三分天下有其二了,仍旧向纣王尽诸侯之礼。孔子可谓画龙点睛。这就是文王为武王伐纣打下的基础。

顶级人才几个就可以定天下。汉高祖刘邦,靠萧何、张良、陈平得天下,或许还可以加上韩信。刘备靠三顾茅庐恭请诸葛亮,靠桃源三结义。华盛顿靠汉密尔顿、杰弗逊。盖茨靠艾伦、鲍尔默。张瑞敏靠杨绵绵,人称“披着绵羊皮的‘狼’”;另一位正在成长的,大概就是柴永森了。阿弥陀佛靠大势至和观世音。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钱学森要回祖国的时候,他的上司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大为震惊,说:“钱学森无论放在哪里,都抵得上五个师!”“我宁可把他枪毙了,也不让这个家伙离开美国!”结果钱学森回国,带领国人很快搞出了火箭和导弹。


8.21
子曰:“,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黼(fǔ)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吾无间然矣。”

试译:孔子说:“对大禹,我不能评头品足。自己饮食清淡,给祖先的祭品却非常丰盛;平时穿得朴素,祭服却相当考究;自己的宫室简陋不堪,却竭尽全力兴修水利。对大禹,我没法挑毛病。”

试注:间,批评,找茬儿,挑毛病。菲(fěi),薄,简单。致孝,尽孝。鬼神,祖先。致美,尽量美化。黼(fǔ)是祭服,遮到膝盖;冕是冠冕,这里指祭祀用的礼帽。沟洫(),沟渠,开沟通渠。

体会:大禹“有天下而不与”(8.18),这里说得明明白白。《史记·夏本纪》记载更详细:禹的父亲鲧治水失败受诛,禹对此非常伤心。大舜授命他继续治水,禹不敢怠慢,殚精竭虑,住在外地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薄衣食,致孝于鬼神;卑宫室,致费于沟洫。”自己住草棚,把经费花在水利上。在陆地乘车,水上乘船,泥泞中乘橇,上山穿登山鞋(檋,jú梮)。左手拿准绳,右手拿规矩,身背测量四季的仪器,开发天下九州,打通九州大道,整修九大湖泊,开通九州大山。传说大禹的宫室“茅次土阶”,茅草盖屋顶,泥巴做台阶。尧的宫室,台阶也只有三尺高。当时一尺大约是今天的24.88厘米,三尺还不到一米。这么点高度,那么辛苦,谁想篡他的位呢?那是民为邦本,是民本位,不是官本位。大家都想做老百姓,不想当天子做官。可是到了纣王,宫台千尺,造鹿台造了七年,搞官本位,结果自焚而死。如今有人把国家的扶贫款拿来喝酒,盖五星级宾馆,买高级轿车,也有纣的遗风。大财主懂得散财的也不少。洛克菲勒、盖茨、巴菲特发了大财,都赶紧捐款慈善事业、教育事业。

 

博客:渊主 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机构: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http://www.tx-jd.net

 

著作:

论语·儒商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146

海边捧起一把沙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375

吕氏春秋·王道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623

中国佛教史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742

善知识经济:因陀罗网经济学初步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16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20

大全若缺:全息观纵览与沉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45

 



[1]  武汉师范学院历史系:《简明中外历史辞典》,湖北人民出版社,1981,第424页。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1673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