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子罕第九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子罕第九

♫ 子罕第九

[更新时间]2008-09-12 18:32:11 [字数]24390

9.1 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试译:孔子很少谈利、命、仁。

试注:与,也有人解释为“赞成”。这样,整句话就译成:孔子很少谈利,但认可命,认可仁。

体会:功利很少谈,注家对这个比较认同。关于命,“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5.13)子贡这段话可以作为这里的注脚。性格、天道和命运连在一起,道理很深,不容易懂。关于仁,孔子一再说自己都做不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7.33)一再说不知道弟子们以及某些官员们哪个仁(5.85.55.19),甚至推脱说不知道“仁是什么”:“仁则吾不知也。”(14.1)不愿意挑明,不下定义,只是针对个别情况有所指点,譬如仁就是“爱人”啊(12.22),“仁者先难而后获”啊(6.21),但不下定义。也有人说:把仁道和命运挂在嘴上,害处很大,和开口闭口就谈利害一样,所以孔子很少谈。藕益大师引用李贽的话说:少谈利,可以学到;少谈利、命、仁,学不到。

生从何来,死往何去,都是命。一生该干什么,会遭遇什么,也是命,是命运、天命、规律。孔子知天命而不言。天命是什么?“天命之谓性”(《礼记·中庸》)。Character is Destiny性格即命运。这个“命”,有生命、性命、命运的意思。

人贵有自知之明,自知贵在自知性格,自知能干什么,贵在自我角色定位。孔子说自己五十而知天命,但没有解释他的天命在哪里、是什么。诸葛亮年轻时在隆中耕地,常和石广元、徐庶、孟公威等三人游学,曾经说:“你们三人将来可以做刺史、郡守。”三人问:“你能做什么呢?”诸葛亮却不回答。但从他自比管仲、乐毅来看,他是把自己定在宰相角色上的。有人说,有这种自知之明,也叫知天命。知道别人能做刺史、郡守,则有知人之智,也是知天命。当然,还能知道历史发展大势,所谓三分天下之势,孔明也知道,这也是知天命。

知识经济学,将知识分为四种:know-who,知人(人学);know-how,知术(方法);know-what,,知事(事实);know-why.,知理(原理)。比如know who I am,知己(知道我是谁);know who you are,知你(知道你是谁);know who he is or know who she is,知他(知道他是谁她是谁),都是关于人的知识,是人学,要求对人的性格、能力、品质心中有数。

Bill Gates 把自己定位在个人电脑软件业,创立了微软公司Microsoft,后来一直这么做了十几年,取得极大成功。微软的最初宏愿表达了它的使命——

在每一个家庭的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每一台电脑里都运行微软的软件。

后来的发展证明,微软的这个使命还是不够的,互联网的出现是一个划时代事件,对微软当初的使命起到革命性的惊醒和刷新作用。盖茨在初期的迟钝反映过后猛醒过来,转向了“.net”时代。

一个老板对自己定位准确,对公司定位准确,这是至关重要的。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能干什么,知道市场需要什么,本公司该干什么——这就是一个企业的“知天命”问题。

有人说:“不知天命的企业,基本上是在混日子。”这话可能言重了。探索也是值得的,或许是永恒的,也是美的。不过,假如知天命,那当然好,求之不得:Every man is the architect of his own fortune. 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然后可以办《财富》杂志:Fortune。的确,一个人最大的财富,就是知天命,to know fortune.


9.2
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 吾执御矣。”

试译:达巷党这地方的人说:“伟大啊孔子!学识渊博而不靠哪个专长出名。”孔子听到后,对弟子们说:“我专操哪一行呢?驾车吗?射箭吗?我驾车吧。”

试注:党,周代五百家为一党。门弟子,门人弟子。执,专操,专攻,专修。御,驾车。射,射箭。

体会:大的东西你没法给它定义。比如仁,孔子不下定义。下定义就死了,让人误解。仁是活的,博大的,可以意会,难以言传。大哉仁也!博施而无以名之!那么硬要讨个说法?好,仁就是“爱人”啊(12.22)!“仁者不忧”啊(9.29)!都可以。那就“仁者爱人”吧。

大学培养通才,“君子不器”(2.12)。可是,学了那么多,总该专修一门吧?射箭呢,要自己亲自去射。驾车呢?就不用我走路了,小马训练训练,老马识途,马儿自己跑,给马儿吃草就行。“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9.5)那就执御、驾车吧——“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十四章)要做导师,做伯乐,传承文明。孔子在《周易·乾卦》说:“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大有“宏观在宇,微观在握”之势。叶剑英元帅1978327日有《忆秦娥·祝科学大会》:

追科学,

西方世界鞭先着。

鞭先着,

宏观在宇,

微观在握。

 

神州九亿争飞跃,

卫星电逝吴刚愕。

吴刚愕,

九天月揽,

五洋鳖捉。


9.3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试译:孔子说:“用麻料做礼帽,是古礼;如今都改成丝料,节约了,我随大流。(臣子见国君)先在堂下跪拜,是古礼;如今只在堂上跪拜,有傲气。虽说有违公意,我还是赞成先在堂下跪拜。”

试注:麻冕是麻料礼帽,很难织。纯,是黑色的丝;丝织礼帽,比较容易。拜下、拜上,是说臣子见君王,先在堂下拜,君王辞让后,再到堂上拜,很恭谨。泰,骄泰,傲气。

体会:“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13.26)是把泰和骄分开讲,这个泰,是舒泰,安泰。 “是故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骄泰以失之。”(《礼记·大学》)是“骄泰”连着讲,泰也是骄慢了。礼可以变通,不必死守;礼可以节俭,不必浪费;但恭敬心不能“节俭”掉,“变通”掉,这是孔子的基本态度。


9.4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试译:孔子绝无四种毛病——他不主观,不巴望,不固执,不自私。

试注:绝,杜绝。毋,无、绝、杜绝。意,主观偏见。必,巴望,要求事情必定怎样,指望世界一定要怎样。固,固执己见。我,小我,自私。

体会:子绝四也就是子毋四、子无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也即无意、无必、无固、无我,也即绝意、绝必、绝固、绝我。

孔子毋意,是有名言的:“我有知识吗?没有。即使有粗人问我,我也是脑袋空空,答不出来,只好左问右问,前问后问,把两头都问遍了,才能把事情搞清楚。”(9.8

孔子在匡地被抓,面临生命危险,如何做到无意、无必、无固、无我呢——


9.5
子畏于,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yù)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人其如予何?”

试译:孔子在匡地被围困,说道:“文王去世了,先人的文化遗产不在我们这里吗?假如老天要想灭掉这些文化,我们后来人就不会知道这些文化了。假如老天不想灭掉这些文化,匡人又能拿我怎么样?”

试注:没(mò)。匡是一个邑,属于卫国,在今天河南长垣县西南。畏,围困。 兹,此,这里,我这里。与(yù),参与,与闻,参与并知道内在精神;与要是读yǔ,是亲近,知道,也讲得通。其,表示反问的助词。如予何:把我怎么样?

体会:孔子知天命的年岁是五十,天命所在,就是这个“文”。文王有文,文王传承弘扬了中华文化。文王去后,斯文在我,那个文化的命脉传承到我孔子这里。5556岁的时候,也就是公元前497496年,孔子本来在鲁国当司寇当得不错,虽然堕三都的事儿半途而废,但是鲁国已经路不拾遗了。这时候齐国人害怕了,心想孔子治鲁如此成功,“孔子为政必定称霸,称霸的话齐国最近,首先兼并的是齐国。何不先送点土地给人家呢?”就想个计策:选了80个美女送给鲁定公。定公从此荒于女色,不理朝政,子路说:“老师可以走了。”孔子说:“再等一等,鲁国还要搞祭祀,如果祭祀的时候按礼制送祭肉给大夫,那我还可以留在这里。”结果祭祀时也不按礼制送祭肉给孔子了。孔子一看没戏,就到卫国去了,一走就是14年,周游列国。   

到了卫国,住在卫都帝丘,也就是今天河南滑县,子路的内兄颜浊邹家。卫灵公问:“在鲁国俸禄多少?”孔子说:“俸粟六万小斗。”卫国就给孔子六万小斗粟米做俸禄。住了不久,有人向灵公说孔子的坏话,灵公就派公孙余假带兵仗出出进进,监视孔子。孔子担心得罪灵公,住了十个月,就离开卫国前往陈国,途中路过匡邑,遇到横祸。

过匡邑的时候,颜刻服事孔子。颜刻用马鞭指着说:“从前我来匡邑,是从这个缺口进去的。”匡人一听,以为是鲁国的阳虎来了,因为阳虎曾经残害过匡人,当时颜刻就和阳虎在一起过。这一下匡人以为阳虎又来了,就把孔子包围起来,因为孔子长得很像阳虎。围困了五天,弟子走散的很多,颜回后来才赶到,孔子说:“我还以为你死了呢!”颜回说:“老师健在,颜回哪里敢死!”(11.23)匡人围困孔子越发厉害了,有些弟子很害怕。孔子就说:“文王去世了,他传承弘扬的文化不在我们这里吗?老天爷如果真想消灭这伟大的文化,怎么还让我们这些后来人得到它呢?老天爷如果不想消灭这伟大的文化,匡人又能把我怎么样?”终于脱险。

知天命者,一语定乾坤。千年好店董事长啊。不知天命,没有这么大定力。搞知识经济,知识是基础。知天命,是很高很深的知识,需要把握自然规律,to know law of nature需要把握历史大势,to know destiny;需要明确无可推卸的历史使命,to know historical mission;需要知人,了解你我他:to know you are to know I am and to know she or he is. 这就需要无意、无必、无固、无我。


9.6
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 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试译:太宰问子贡说:“夫子是圣人吗?为何那么多本领啊?”子贡说:“本来嘛老天要让他做圣人,又让他会那么多本事。”孔子听到后,说:“太宰了解我啊!我小时候贫贱,因此能做好多小活计。真正的君子能耐多吗?不多!”

试注:太宰是官名,不知道是哪个人。固,本来。天纵,天赋。鄙事,低贱的工作。季氏是鲁国大户,孔子20岁左右为季氏当过仓库管理员(委吏),帐目清楚,会计做得很到位,说:“会计当而已矣。”(《孟子·万章下》)在其位,谋其政,克尽职守,只讲份内话,不高谈阔论,一定要当日帐当日清,才下班。21岁担任牧场主管(乘田吏),说:“牛羊茁壮长而已矣。”(《孟子·万章下》)把份内事儿干好,决不好高骛远,一定要牛肥马壮,才放心。

体会:不想做员工的董事长不是好董事长。孔子善于做员工,各种小事儿都精心料理,管理就从这里学起。太宰疑心孔子要是圣人,为何会那么多技艺?言下之意,圣人是通大道理的,为什么会那么多小把戏?子贡就辩护了:“夫子是天生圣人,而且多才多艺。”孔子善解人意,不直接反驳,而是顺着太宰的话,认为“太宰了解我并不是什么圣人,我只是会一些小技艺罢了。为什么会呢?因为小时候穷啊,只好多学点技艺糊口,哪里谈得上圣人不圣人”?“若圣与仁,则吾岂敢!”(7.33)谈到圣和仁,我哪里敢当?不过,说到君子要不要会很多技艺?那倒不用。

君子不器(2.12),道通为一,本事多多益善。多多益善,因为一以贯之(4.15);否则越多越杂,成天忙于小事,大事反倒糊涂了。作为君子,不一定要多才多艺。大事清楚,小事糊涂,就可以了。一心在大事。一则为道,多则为器。君子不器,才能容纳一切器,通达一切器,圆成一切器,翻出一切器,化为一切器。君子嫌本事多吗?不嫌多。本事多学点好。但是硬要做个取舍,那就舍小取大吧。

樊迟要向孔子学种庄稼,孔子说:“我不如老农。”又想学种菜,孔子说:“我不如种菜专家。”樊迟走了后,孔子就批评了:这个樊迟想得太小了!当官的有礼、有义、有信,四方的百姓不就都争先恐后背着孩子来了吗?何必会种庄稼呢?

汉高祖得天下,自以为攻城略地不如韩信,总理大局不如萧何,运筹帷幄不如张良,遇到难题总要问左右怎么办怎么办,一无所能。汉高祖好像得了孔子的真传,得天下后不忘祭孔,开历代帝王祭孔的先河。其实孔子根本不反对学种地,他本人学过好多技术,从小“多能鄙事”。(9.6)尤其像大禹、稷这样的君王靠种地平治天下,孔夫子非常推崇。(14.5

美国的哈默博士,去新生的苏维埃做生意。在商店看到铅笔品种太少,使他想起了苏维埃要大力发展教育事业的计划,就决定开办铅笔厂,其实当时他根本不懂如何制造铅笔。他很快从德国英国聘来制造铅笔的行家,加上美国的计件工资制,七八个月就投入生产,不久就成为全球最大的铅笔厂之一,产品除满足苏联外,还远销十几个国家。“我专攻什么呢?射箭吗?驾车吗?我驾车吧!”(9.2)哈默博士好像是专攻《论语》的博士生,得过伯乐奖学金。


9.7
曰:“子云:‘吾不试,故艺。’”

试译:琴牢说:“孔子说过:‘我不为政界所用,因此学了一些才艺。’”

试注:牢,《史记》中无记载,《孔子家语》中说是孔子弟子,叫“琴牢”,字“子开”。试,用。艺:礼、乐、射、御、书、数属于六艺,孔子都学,也教弟子们学。

体会:这段话紧接上段而来,还是谦辞。既然没有大用,学点小本事糊口吧。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7.6 这里前提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在道、德、仁的基础上,游于艺,多才多艺,是锦上添花,好极了。否则,“文胜质则史”(6.17),学会了很多雕虫小技,虚头巴脑的,大事一塌糊涂。搞企业,先练内功,然后才做广告。内功没有,广告吹出去了,等于找死。“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五章)话说多了耗气,守中则养气。


9.8
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试译:孔子说:“我有知识吗?没有知识。即使一个没文化的来问我,我也是空有一张嘴巴。我只好旁敲侧击,把来龙去脉问遍了,才彻底明白。”

试注:鄙夫,粗人,没文化的。叩,盘问,启发式提问。两端,事情的来龙去脉,正反两极。竭,彻底明白。

体会:翻译总是不圆满。这一句,上面有个译法,这里又有一个译法,都是试译。

孔子“毋意”(9.4),这是一个范例。实事求是,“无意”,没有主观的意见。事情本来怎样就怎样,一点意思都不加。俗话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据说伟大的java软件就是这样发明的。生意也是这样,专门谈一笔生意,往往谈不成。谈着谈着,谈到天涯海角去了,结果成了,做成了另一笔生意。无意即生意。当然,这种无意,应该是心包宇宙的无意。好比太空,空到极点,也就无所不有、无所不容了。鄙夫也空,孔子也空,鄙夫空得懵懂,孔子则空得灵动:“叩其两端而竭焉”,把坛子这里敲敲那里敲敲,直到敲破,里面有什么,都看见了。一个空洞,一个空灵,不一样。空洞的,一笔生意谈不成,转到另一个话题,还是不成。机遇偏好有准备的头脑,机遇也偏爱善断之人,Fortune favors those who use their judgement. 有准备,却不固执,善于变通,有好像没有似的,随机应变,善于决断,就生意盎然了。所以如来告诉须菩提:“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金刚经》)


9.9
子曰:“凤鸟不至,不出图,吾已矣夫!”

试译:孔子说:“凤凰不来人间了,黄河不出八卦图了,我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试注:凤,凤凰。河,黄河。图,河图,八卦图。

体会:凤凰是传说中的神鸟,凤凰飞来人间,一定是太平之世,圣主在位。传说黄河中出现一条龙马,龙马背上驮着一张八卦图,于是有圣人受命,把八卦、易经的文化带给人们,这也是伟大时代。这样的奇迹孔子没有遇到过。孔子适逢乱世,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关于洛书,南北朝北魏时期郦道元(466—527)的《水经注》说:“《山海经》又曰:阳虚之山,临于玄扈之水,是为洛汭(ruì)也。《河图玉版》曰:仓颉为帝南巡,登阳虚之山,临于玄扈洛汭之水。灵龟负书,丹甲青文以授之。即于此水也。”

是说洛书的来源。在洛河一带,还有阳虚山,玄扈山,玄扈水。阳虚山靠近玄扈水,就在洛水拐弯处。仓颉跟随黄帝南巡,登上阳虚山,俯瞰玄扈和洛水弯。这时候,只见一只灵龟驮着一本天书冒出水面……

还有一说:有年夏天,大禹治水的时候,在湖中遇到一只大乌龟。大禹的随从见了,抽出剑来就要砍,大禹一把拦住,说:“这乌龟对百姓也没干坏事。”就把它放回洛河。 不久有一天,那只乌龟背上驮了一块玉版,从河里游出来。乌龟将玉版献上,报答大禹的救命之恩。这块玉版就是《洛书》。

孔子晚年喜欢读《易》,在《周易·系辞》中说:“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河图洛书是易道易理的来源。

到底有没有“河出图,洛出书”这回事?历来有争议。河图的最早记载,出于《尚书·顾命》。关于洛书,据新华网北京 88报道,2001年,一项考古发现提供了实证——在安徽凌家滩出土了一块玉片和一只玉龟,经测定制作于53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二者紧紧叠压在一起,形象是龟托着玉。玉龟分背甲和腹甲,由孔和暗槽相连。玉片呈长方形,正面刻有两个同心圆,小圆内刻有方心八角星纹;大圆对着长方形的四角各刻有一圭形纹饰;两圆之间被平分为八等份,每等份雕刻一圭形纹饰。这与文献记载中的“河图洛书图”相吻合。不过,这不是最后结论。

《史记·孔子世家》等记载,鲁哀公十四年春,管山林的在曲阜西边的大野打猎。叔孙氏的车夫鉏商猎获一头怪兽,觉得是不祥之兆。仲尼看见后,说:“是麒麟。”就把它取走,叹息说:“河不出图,洛不出书,吾已矣夫!”黄河不再见神龙背八卦图出现,洛水不再见神龟背洛书出现,我的日子到了!这一年孔子71岁,先是颜渊死了,孔子叹道:“老天爷要我命啊!”这下又捕获麒麟,又叹道:“我的事业到头了!”接着又长叹一声,说:“没有人知道我啊!”子贡忙问:“怎么说没有人知道老师啊?”孔子说:“不埋怨天,不怪罪人,下学人事,上达天命,知道我的就是老天嘛!”知天命者,天知之。这个学问孔子大概也不传。“未知生,焉知死?”(11.12)孔子自知大限已到,这种知生知死的学问,知命的学问,平时“罕言”(9.1),引得子贡感叹“夫子谈天道与性命,我们总是听不到”(《史记·孔子世家》)。这次子贡又算闻到一丝风声。但《论语》最后一句话就是“不知命,没法称为君子”(20.3)。命和天道深藏不露,难以得闻。“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4.8)一旦得闻,心满意足。天知、地知、我知,心安理得,然后“从心所欲不逾矩”(2.4)。

 


9.10 子见齐衰者、冕衣裳者与瞽者,见之,虽少,必作;过之,必趋。

试译:孔子看见穿丧服的,穿戴礼帽礼服的,以及眼睛失明的,只要看见,即便他们年纪轻,孔子也一定站起来;从他们身边经过时,一定快步走。

试注:齐衰(zīcuī):丧服。衰(cuī),缞,丧服。冕:冠。衣:上衣。裳:下服,裙子。瞽,瞎眼。少(shào):年轻。作:站起来。

体会:站起来,表示恭敬。快步走过,不敢多看,也是恭敬。细微的动作,显示深厚的修养。眼睛东张西望,目光散乱游移;或者像看西洋景,两眼发直;或者无动于衷,目中无人;都有失恭敬。看见不幸者(穿丧服的)、当权者(穿戴官员礼帽礼服的)、弱者(盲人)不起立,也有失礼节。


9.11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试译:颜渊不禁叹道:“越仰慕越觉得崇高,越钻研越感到坚实。眼看着就在前头,忽然间又在后头。夫子循序渐进,善加引导,用知识打开我的眼界,用礼仪约束我的行为,使我想停一会儿都停不下来。每当我全力攀登,似乎到了高处,总会发现老师站得更高,够不着。即使想紧跟着夫子走,还是摸不到门道。”

试注:喟然,叹气的样子。卓尔,卓尔不群,超然独立,难以企及。末,无,不能。由,门道,办法,途径。

体会:藕益大师认为,夫子的大道,是无法靠仰慕、钻研、瞻前、顾后而求得的。

有点像老子说的道:“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十四章)仰之不见其顶,钻之不见其核。

慧能大师有一天对弟子们说:“我有个东西,无头无尾,无名无字,无背无面。大家认得吗?”别人都不敢说,只有神会站出来答道:“是诸佛的本源,神会的佛性。”慧能说:“跟你说了‘无名无字’,你还是把它取名叫本源、佛性。你啊拿个茅草篷盖住头算了,顶多成个能说会道的学生。”(《六祖法宝坛经·顿渐第八》)据宣化上人说,这是六祖故意呵斥,实际已经印可了神会的水平,用一句呵斥把他往上提。

颜渊为何叹息“摸不到门道”?是个东西,总是可以摸到门道的。一个碗,可以端;一朵花,可以闻。这都是器,是东西。“君子不器”(2.12),说是个东西就不对了。孔夫子说:“我的道一以贯之。”(4.15)这个一,头在哪里?尾在何方?抓得住吗?抓得住,还是器。是器就会坏,碗要打碎,花要凋谢。一就不是一了,一个碗就不是一个碗,一朵花就不是一朵花了。一以贯之,不能是一个器的一,不能是一个东西的一。那是什么样的一?摸不着门道。这就对了。一句“末由也已”,引得藕益大师盛赞,因为颜渊已经懂得夫子之道是无法靠仰慕、钻研、前瞻、后顾而求得的。


9.12
子疾病,子路使门人为臣。病间,曰:“久矣哉,之行诈也!无臣而为有臣。吾谁欺,欺天乎!且予与其死于臣之手也,无宁死于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纵不得大葬,予死于道路乎?”

试译:孔子得了重病,子路让孔子的几位门人当家臣治丧。不久病好些了,孔子说:“好久了仲由行骗!没家臣假装有家臣。我欺骗谁啊?欺骗老天吗?再说我与其死在家臣手里,宁可死在你们几位弟子手里啊!再说了,就算我得不到厚葬,莫非会死在路边不成?”

试注:门人:子路的门人;或者孔子的门人,因为子路在孔子门人中资格老,一些后学可能会听子路的,再说给孔子治丧,由子路的门人做家臣,资格就不够了。臣:家臣。间:间歇,好转。宁(nìng)。

体会:孔子当时已经不当官,也就没有家臣。诸侯、大臣得了重病,不久于人世,由家臣预备理丧。这是礼制。子路尊敬孔子,想用大臣的规格安排丧事,或许有不忍心之处。好比当今一个某某长退休了,人家见面还是称呼“某某长”,还是那么尊敬,不容易改口。孔子却痛骂子路骗人,僭用礼法。孔子的自责更为痛切:“我骗谁啊?骗老天爷吗?”把对弟子的痛恨转为对自己的痛恨,归咎于自己教育不得法。真是“不怨天,不尤人”。老师沉痛自责,弟子更加无地自容了。


9.13
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yùn dú))而藏诸?求善贾(gǔ)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gǔ)者也。”

试译:子贡说:“有块美玉在这里,是装进柜子藏起来呢?还是找个识货的卖掉?”孔子说:“卖掉!卖掉!我等着识货的呢。”

试注:韫(yùn),收藏。椟(dú),柜子。贾是商贾,生意人。善贾,会做生意的,识货的。沽,出售。贾要是读jià,解释为价钱,也可以。但不如遵从杨伯峻先生,读gǔ为好。

体会:子贡是可以和孔子谈诗的,举一反三,“告诸往而知来者”(1.15),善于用譬喻。这里又打个比方,夫子话头接得也快:“卖掉!卖掉!”赏识之情溢于言表。子贡会做生意,就用生意来譬喻。可见子贡不是守财奴,他懂得钱财越用越多、越放越少的商道。流水不腐,活钱不蠹。死水不服,存钱不富。商道和官道相通,道通为一。弟子和师父心有灵犀。

这一段对话,妙在一个“求”字,一个“待”字。人各有志,人各有命。一种人求之,一种人待之。因人而异,适合自己就好。尧求舜接位,文王求太公辅佐,刘备求诸葛亮出山,毛遂自荐自求,都是求。太公在河边钓鱼,是待;等的不是鱼,而是文王,这个“待”,也不是常人的消极等待,有“求”的味道,可是用直钩,愿者上钩,又是“待”了。《孙子兵法·兵势第五》云:“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德鲁克也有名言:好的企业满足需求,伟大的公司创造市场。

用《孙子兵法·兵势第五》来解释,就是:“以利动之,以本待之。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之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 求人不如求己,求己不如求势,求势不如实事求是。善于求是的,必定善于待势。善于待势的,也就善于蓄势、造势了。造势用在商界,就是造市,是伟大的企业所要干的。可见造势不是蛮干,需要“无意、无必、无固、无我”,才能够蓄势待发,顺势而为,因势利导。所以说,孔子也不是着急推销自己。弟子既然不明白,还谈生意经,那就顺水推舟,不必多做辩解了。“卖掉,卖掉”,其实都是反话。万两黄金不卖道,圣人之道,怎么可以估价呢?


9.14
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试译:孔子想到九夷去住。有人担心了:“九夷蛮荒无礼,怎么住?”孔子说:“君子在那里住,怎么还蛮荒无礼?”

试注:夷是东夷,东部沿海一带夷人。九夷,是说东夷之地,有九种夷。譬如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另一种说法是玄菟(tú),乐浪,髙丽,满饰,凫(扶馀)索家,东屠,倭人,天鄙。

体会:“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唐代文学家刘禹锡(772842)把这句话摘出来,做了一篇《陋室铭》。里仁那一章,可以归结为这一句。无礼的地方有礼人去住,也就有礼了。大老板要去穷乡僻壤做生意,老板助理说了:“那么穷,怎么做生意啊?”大老板说:“老板都去了,还穷吗?”在有生意的地方做生意,不算本事。在没生意的地方做出生意来,才是本事。即便寒碜,君子住进去,就蓬荜生辉。有个鞋店老板叫员工去非洲探路,看看有没有鞋生意可做。去了的回话说:鞋生意没得可做,因为非洲人不穿鞋,都是赤脚。又派一个去,回来说:好极了好极了,非洲人都不穿鞋,鞋生意适逢其时。于是大做特做,鞋生意火了起来。什么事都在人。

九夷还真有“君子居之”的老故事,这个君子就是箕子。箕子是殷代纣王的叔伯,殷垮了之后,周武王把箕子派往朝鲜,在那里建国。朝鲜那时候便在东夷。《后汉书·东夷传》说,“昔,武王封箕子于朝鮮。箕子教以礼仪、田蚕,又制八条之教。其人终不相盜,无门戸之闭……”箕子把这个东夷整理得夜不闭户。回中土看望武王时,武王开头问:“殷商怎么垮台的啊?”箕子不做声。武王知道自己失礼了,不该问亡国者的心头之痛,于是转而问天人关系。箕子就答话了,这就是《尚书·洪范》的来历,箕子的回答记载在《洪范》中,就是洪范九畴,建国大纲。兴国之君向亡国之臣请教兴国之略,伟大伟大,都很伟大。《后汉书·东夷传》说,此后数百千年,东夷都是“柔谨为风……苟政之所畅,则道义存焉。”并且说,孔子曾经痛恨中土礼崩乐坏,想去东夷,有人就疑心东夷“陋”,不发达,不开化,去了要吃苦。孔子就说:“君子居之,何陋之有?!”箕子孔子都是君子,人人都可以做君子。那么中土也是君子居之,何陋之有了。《礼记·中庸》云:“素夷狄行乎夷狄……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箕子孔子也是到哪里都自得。孔子想去九夷,可能也不是字面意思。不然他老人家怎么偏偏在中国乱土转了那么多年,矢志不渝呢?因此,《周易》就把这种精神放在“明夷”一卦中讲,说明太阳落山、光明入土,需要韬光养晦,坚守节操,像箕子那样,在纣王之世,劝告纣王,纣王不听,箕子就独善其身了,何陋之有?而后被武王派往朝鲜,大展宏图,何陋之有?回来后,又对武王细陈兴国方略,何陋之有?所謂“中国失礼,求之四夷”(《后汉书·东夷传》)。孔子向郯子(tánzǐ)学礼之后感叹道,“我听说‘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真是这样啊。”(《左传》)天子对百官失控,学问也失控了,流传到四夷了,于是华夏要向夷狄学习。所以唐太宗李世民对大臣说:“自古以来都高看中华,小看夷狄,我独独喜欢一视同仁,所以各民族依恋我都像依恋父母一样。”(《资治通鉴·一九八卷》)唐代的民族关系非常融洽,种族大融合,外国人在朝廷做官的也很多。

夷并不带鄙夷的意思,《后汉书·东夷传》说,夷,是柢,根柢,“东方曰‘夷’。夷者,柢也。言‘仁而好生萬物,柢地而出’。故天性柔順,易以道御,至有君子不死之国焉。”古人在这里加个注说:这个君子不死之国,也就是《山海经》说的“君子国”,可见东夷是君子居之了。孔子说的“仁者寿”(6.22),君子仁者得以不死,“大德者……必得其寿”(《礼记·中庸》)。东夷本是君子国,本来不陋:这是又一层意思。


9.15 子曰:“吾自,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试译:孔子说:“我从卫国返回鲁国后,才订正了音乐,使《风》、《雅》、《颂》各归其类。”

试注:乐,音乐。雅、颂,诗经中诗歌的类别。“诗言志,歌永言。”(《尚书·虞书》)诗歌需要配曲,唱出来。唱出来的雅、颂,就是音乐了。因此说“乐正”,孔子订正了音乐的篇章,其实是三大类:风、雅、颂。

体会:公元前484年,鲁哀公十一年冬天,孔子68岁,回到鲁国,结束了14年的出国生涯,开始集中精力整理传统文化,培养学子。国风是民歌,排在第一。雅歌是宫廷音乐,排在第二。最后是颂歌,祭祀用的,排在第三。风、雅、颂,这样排位,首推原生态。原生态又首推情歌,“关关雎鸠,在河之州……”

是风的归风,是雅的归雅,是颂的归颂。“恺撒的归恺撒,

上帝的归上帝。” ——"Give to Caesar what is Caesar's and to God what is God's."

《圣经·马太福音》说——

2215当时,法利赛人出去商议,怎样就着耶稣的话陷害他。

Then the Pharisees went out and laid plans to trap him in his words.

2216就打发他们的门徒,同希律党的人,去见耶稣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人,并且诚诚实实传神的道,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
    They sent their disciples to him along with the Herodians. "Teacher" they said "we know you are a man of integrity and that you teach the way of Go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truth. You aren't swayed by men because you pay no attention to who they are.

2217请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如何。纳税给恺撒,可以

不可以。
Tell us then what is your opinion? Is it right to pay taxes to

Caesar or not?"

2218耶稣看出他们的恶意,就说,假冒为善的人哪,为什么试探我。
    But Jesus knowing their evil intent said "You hypocrites why are you trying to trap me?

2219拿一个上税的钱给我看。他们就拿一个银钱来给

他。
Show me the coin used for paying the tax." They brought him

a denarius

2220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
and he asked them
"Whose portrait is this? And whose

inscription?"

2221他们说,是恺撒的。耶稣说,这样,恺撒的物当归给恺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Caesar's" they replied. Then he said to them "Give to Caesar what is Caesar's and to God what is God's."

2222他们听见就希奇,离开他走了。
When they heard this
they were amazed. So they left him

and went away.

耶稣没有中计。他不管世俗的事情,那属于恺撒。收税是恺撒的事,尽管犹太人对罗马帝国的统治和罗马派来的税务官恨之入骨,耶稣却只管天国的事情。他也不是犹太民族主义者,因为上帝爱人乃是爱一切人。假如是人就有罪,假如任何人都不能自称从未犯罪因而无权力用石头打妓女(《新约·约翰福音》),那么也没有人能够自称无罪因而有权抨击和推翻罗马帝国。

类似的说法,在佛家就是:“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法华经·方便品》)各就各位,在其位,谋其事。

不过这个职位、法位,要通达才行,像《金刚经》那样“所谓佛法,即非佛法”才行。对于商道来说,也就是“在商言商,在商不言商”;“所谓商道,即非商道,是名商道。”


9.16 子曰:“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勉,不为酒困,何有于我哉。”

试译:孔子说:“出门服事公卿,回家服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尽心,不被酒醉——哪一点我做到了呢?”

试注:公卿泛指官员、大夫。父兄泛指长辈。困,一般解释为“乱”,对某些人而言,酒能乱性。喝醉就乱了,困了。“何有于我”,还有一解:对我来说有何难的?

体会:道就在生活中,一言一行中。这几件事,人人都可以这么做,都是平常事;一般人难以到位,又是不平凡事。尽心做事,又不为外物所动,这是有矛盾的。尽心,就要投入;不为所困,就要跳出。一入一出,如何把持?有个度。楼台70度,六粮液75度,一人三瓶,醉不醉?不喝醉不算尽心啊,“干!一醉方休!”才算诚恳,才算真心。官场服事公卿,回家服事父兄,丧事喜事或许都有酒喝,这都是酒文化。这个酒文化,有人分析了,很多中国人为什么老是爱劝酒?不实在。想喝,又不好意思,就变出花样劝酒。最后都醉了,那是“盛情难却”,与我无关,“总不能失礼吧,人家那么热情。”理由充足。孔夫子酒量也大,“唯酒无量,不及乱”(10.7),怎么喝都喝不醉,怎么喝都不上瘾,多也是喝,少也是喝,无所谓。圣人的功夫,真是学不来。有这个本事,还觉得不够,说:“这些我都做到了吗?”鞭策自己继续努力。

管理讲究权变。入乡随俗,有时候需要舍己从人,大概不在此“酒困”之列吧?有人这么认为。但这很容易变成借口。


9.17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试译:孔子在河上叹道:“时光流逝就是这样啊,日夜不停!”

试注:川上,河上。舍,住下来,停留。

体会:人说这一句是《论语》中最有哲理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周易·乾卦》)令人想起《金刚经》所说的“寿者相”,生生不息,分秒不止。毛泽东主席将此句化用入诗,发思古之幽情,起未来之宏图,气象雄奇,翻成绝唱:

水调歌头·游泳

毛泽东·1956.6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也是一位河上公。


9.18
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试译:孔子说:“我没见过有谁喜好美德就像喜好美色似的。”

试注:《史记·孔子世家》记载这段话,是在孔子见南子、与卫灵公逛街的故事中。孔子发了这通感慨,就离开了卫国。《礼记·大学》说:一个人要诚心诚意,诚到“如恶恶臭,如好好色”的程度,才行。卫灵公好色,和南子坐豪华车兜风,让孔子在后车跟着,招摇过市,孔子失望了。参见15.13


9.19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试译:孔子说:“譬如用土堆山,还差一筐就可以堆成了,这时候停下来,是自己停的。又譬如用土平地,虽然只倒了一筐,但往前倒土,是自己在前进。”

试注:为,造,堆。篑,装土的竹筐。平地,把地填平。覆,倾覆,倒土。

体会:老子说:“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六十四章)这是说善始。A good beginning makes a good ending. 善始者善终。 A bad beginning makes a bad ending. 不善始者不善终。

善终也很重要:好比堆山,只差最后一筐了,“累了,算了吧”,歇下来;“人家不让堆,算了”,歇下来。垮了。“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山没有堆成。看一场戏,开一个会,搞个party,签份合同,大家欢喜,可是美中不足,最后一地的烟头、纸屑、空瓶,善后工作没人做。合同本来签了,一看这样,客户又把合同退了,宁肯赔偿损失。这都不能怪别人:“止,吾止也。”合同终止了,是我自己终止的,虽然看起来是对方提出来的。

以后生意就别做了?还可以做,可以重新开始:“进,吾往也。”往前倒一筐是一筐,一点不马虎,一定要把地填平。那么前次的失败,就是今后的成功之母:Failure is the mother of success.


9.20
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也与。”

试译:孔子说:“告诉他就照着做、永不懈怠的,那只有颜回吧。”

试注:语()之,告诉他,教导他。

体会:“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四十一章)颜回是上士,听夫子说什么,就做什么,从不偷懒。《礼记·中庸》有云:“子曰:回之为人也,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夸颜回修道有一点心得就铭刻在心,生怕做不到。

这种精神,在佛家属于精进波罗密,舍命修行。关于颜回的精进,庄子讲了个故事——

有一天颜回说:“回进步了。”仲尼说:“什么意思?”“回忘掉仁义了。”孔子说:“不错,但还没到位,还要忘掉一些才好。”过了些日子又见到孔子,汇报说:“回进步了。”孔子问:“什么意思?”“回忘掉礼乐了。”“可以。但还没到位。”过了些日子又见到孔子,说:“回进步了。”“哪一点进步?”“回坐忘了。”仲尼深受触动,说:“什么叫坐忘?”颜回说:“肢体不动,聪明不用,解脱身体,舍弃智慧,与大道打通,这就叫坐忘。”仲尼说:“打通,就没有偏好了;能变,就不死板了。果真这样的话,丘也想跟你学学啊!”(《庄子·大宗師》)

孔子罕言“仁”(9.1),大概因为仁在于做,不在于说;在于忘,不在于死守。做了好事,天天说,天天想着自己的好,那还不够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五章)这是天地的大恩大德。有些企业赞助失学孩子,但有个条件,就是绝不暴露企业名称,年年如此,真的儒商风范。


9.21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试译:孔子说起颜回,叹道:“可惜(早死)了! 我眼看他天天向上,却没能见到他成道。”

试注:止,止于至善,成道,功德圆满,学业大成。

体会:颜回去世,在四十一岁。孔子为之痛哭,说:“唉,老天要我命!老天要我命啊!”时年孔子七十一岁。过了两年,孔子也去世了。

颜回是最用功的一个,老师说句什么他就付诸行动,毫不松懈,“语之而不惰”(9.20)。“譬如平地”(9.19),别看开头只倒了一筐,但是一往无前,一筐接着一筐,“进,吾往也。”


9.22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

试译:孔子说:“苗子茁壮却不开花的,有啊!花团锦簇而不结果的,有啊!”

试注:秀,禾苗扬花抽穗。秀字上头是“禾”,下面像禾穗摇曳。和英语show发音类似,访谈节目talk show 被译为“脱口秀”。秀宽了,就不一定是禾苗扬花了。

体会:有人说颜回秀而不实,苗子很壮,花也灿烂,可惜没结果子。孔子这些话也许有所指,和上一节“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对应。后来人们常用“苗而不秀”、“秀而不实”指人早死,或者华而不实、徒有其表。一家企业产值很高,摊子很大,排场很大,名声在外,但是效益不怎么样,也是秀而不实。光看GDP不行。GDP只管产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s,不管是国内生产总值,省内生产总值,人均生产总值,企业生产总值,都看不出效益,只看得出秀不秀。要看实不实,就要绿色GDP,人文GDP,乃至全面幸福GDP


9.23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亦不足畏也已。”

试译:孔子说:“年轻人值得敬畏,怎么能断言未来人不如现代人?到了四十、五十还没什么见识,也就不值得敬畏了。”

试注:闻,见识,学识,知识。也解作“名气”,无闻则是“没名气”。来者,也解释为“他们的未来”;今,则相应解释成“我们的今天”。畏是敬畏。

体会:中国古人敬畏老人,不敬畏年轻人吗?孔夫子答道:老人不一定令人敬畏,年轻人不一定不令人敬畏。

理雅各(James Legge18141897)这样翻译:"A youth is to be regarded with respect. How do we know that his future will not be equal to our present? If he reach the age of forty or fifty and has not made himself heard of then indeed he will not be worth being regarded with respect." 这是把“来者”看作“眼下这些年轻人的将来”,把“今”看作“我们这些长辈的今天”,把“无闻”当作让别人知道,也就是名望、名气了。

闻有“知道”、“知晓”、“听说”的意思。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4.8)这个闻,是闻道,是有见识。可见,还要看“闻”的主体是谁。是自己闻,还是被别人闻?别人闻,“无闻”就是没名气。自己闻,无闻就是没知识,没见识,没学识。孔子很尊重隐士,赞赏“邦无道则隐。”(8.13)隐士有见识有成就没名气,孔子该不会把名气看作可敬可畏的标准吧?“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四十一章),这是老子的境界,孔子也是首肯的,因此颜回专心修道达到仁义礼乐都忘掉的时候,“孔子”大为激赏(《庄子·大宗师》)。

当然,“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15.20)名副其实,孔子也欢迎。


9.24 子曰:“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试译:孔子说:“如理如法的训导,能不答应吗?但还是真照着做才可贵。和风细雨的提示,能不悦耳吗?但还得寻思寻思才可贵。只顾耳朵舒服而不寻思,只是嘴上答应却不改正,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试注:从,一口答应。巽(xùn),在八卦中代表风,顺从。改,修正行为,修为。与,关系好,亲密,亲切,随从。绎,演绎,寻思,理出头绪,分析,体察。末,无,没有。

体会:汉语可以不听,法语、英语能不听吗?不学汉语可以,不学法语英语,没法追英赶美超法。汉语的《论语》可以不读,法语英语的《论语》读不读?那就值得研究了。研究了一番后,有了定论:读。“法语之言,能无从乎?”

还有句笑话,叫“虚心接受,屡教不改”,用来取笑模范丈夫老实听老婆训话、其实肚子里另有一套。模范丈夫们也经常这样自嘲。

顺风而从,有巽德。孔子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12.19)这个风从、顺从,是口服心服,嘴到心到手到,言听计从。但是,总是有人口服心不服,嘴上答应,肚子里不答应,手脚不答应。法语之言,巽与之言,好说歹说,嘴皮都磨破了,“予欲无言”(17.19),连孔夫子都无话可说了。这时候来了位演说家,说:“夫子,法语太严肃,巽言太委婉,还是说中文好。中庸之道,不温不火啊。”所以后来孔夫子就改说中文了。


9.25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试译:孔子说:“主要靠忠信处世,也没有哪个朋友是不如自己的,有了过错就不要怕改正。”

试注:前文(1.8)有一句——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1.8那里是“无友”,9.25这里是“毋友”。毋,古代也有“无”的意思。9.25这里是“毋友”、“勿惮”,1.8那里是“无友”、“勿惮”。为什么1.8不说“勿友”、“勿惮”或“无友”、“无惮”?而9.25不说“毋友”、“毋惮”,或“勿友”、“勿惮”?却要分别用“无”、“勿”、“毋”?

体会:编排上多出这一句,参见(1.8)。却也有一个不同:“毋”。


9.26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试译:孔子说:“三军可以失去大帅,个人不可以丧失意志。”

试注:现在的三军是陆海空军,中国古时侯,三军包括中军、左军、右军;或者中军、上军、下军。夺,失去,强取。

体会:大军靠统帅。三军易得,一将难求,何况大帅。令行禁止,唯大帅马首是瞻。人活一口气,没气就没命了。气也有主子,“夫志,气之帅也。”(《孟子·公孙丑上》)一身正气,由远大志向指挥,由坚定意志统领。志动则气动,整个人都活了。这是说三军和匹夫的类似之处,都有统领。

不一样的也有:三军的大帅,可以没有;个人的志向,不可以没有。

大帅如何可夺?打仗的时候,任命一个大帅;仗打完了,大帅把帅印交回来,交还君主,这是一夺。打仗的时候,主帅被敌人打死、活捉、收买、降服、糊弄,用离间计挑拨陷害,等等,是二夺。军心动摇、混乱、离散,千人千心,万人万心,帅令不行,是三夺。军心为什么混乱,帅令为什么不行呢?是因为帅心乱了。主帅也是匹夫。这个匹夫,意志垮了,心志乱了。一人乱,则三军乱,因此说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

大帅没了,只要副帅、大将在,都可以当大帅用。副帅、大将没了,只要猛士在,就可以重新集结,卷土重来。这些匹夫之所以可用,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信念还在,意志还在。一个人意志垮了,不管他是大帅、小将、士兵,都成了行尸走肉,一触即溃。兵败如山倒,不是败在身体、武器,而是败在意志。只要意志不败,可愈挫愈奋。主帅倒了,副帅接手;副帅倒了,大将接手;大将倒了,小将接手;小将倒了,猛士接手。士,就是十,归于一;就是善于办事,从一开始,到十结束,善始善终,一以贯之。为士,当前仆后继,以一当十,这个一,就是“志”。志者,士心也。士而无心,不能为士,不能为匹夫。匹夫不可以夺其志,士不可以夺其心。


9.27
子曰:“衣yì)敝缊yùn袍,与衣yì)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也与。‘不忮zhì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试译:孔子说:“穿着破麻布袍子,和穿着狐皮大衣的站在一起,一点也不自卑的,恐怕只有子路了。‘也不害人也不贪,走到哪里心不安?’”子路听后,就一直念叨这两句诗。孔子提醒说:“停在这个水平,怎么足以安心呢?”

试注:衣(yì),是动词,穿(衣服)。敝,破旧,破烂。缊(yùn),麻布,乱麻。缊袍,乱麻为絮的袍子,穷人穿的。狐,狐皮衣;貉,貉皮衣。忮(zhì),损害,嫉妒。求,贪求。臧,好,善。诵,读,念。是,这样,这种。道,境界,水平。

体会:《诗经·邶风·雄雉》——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远,曷云能来。

百尔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这位贤妻很会栽培夫君——

雄鸡远飞去,亮翅卷气云。唉我思念啊,都是自找的。

雄鸡远飞去,高歌又低回。真想夫君啊,实在是操心。

抬头望日月,悠悠系我情。归途何其远,何日君能还。

天下多丈夫,能不知德行?不恶也不贪,哪得不心安?

富贵不霸道,贫贱不乞求,不亢不卑,君子风度,子路有。但如果“顾客到此止步”,孔家店老板也不高兴:更上一层楼,请。

 

9.28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试译:孔子说:“直到天寒地冻,才知道松柏是坚持到最后,风采依然啊!”

试注:岁,年。岁寒,一年中最冷的时节,隆冬。凋,凋零,落叶;古人在这里大多反训,指不凋。

体会:松、竹、梅,称为“岁寒三友”,都是大冬天不减风采的。毛泽东主席《卜算子·咏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松柏属于裸子植物,和非裸子植物相比,属于不落叶的。松树的叶子能活3-5年,3-5年后也得落。所以不是完全不落叶,只是落叶少,落叶慢,好几年才落,也不一定秋天冬天才落叶。松柏落叶,是新旧交替无间隔的。孔夫子观察比较仔细,看到天特别冷的时候,松柏也会落一些叶子,但仍然碧绿如新,不改容颜,不由得脱口称颂松柏耐寒的品格。一个凋字,主调是不凋,副调是凋。翻译的时候,想突出主调,译为不凋。一个字往往有正反等多方面含义。这种字不少,寓意双关,但有时候可能侧重一边。比如“好”字,有时候说“好!好!”其实是“不好!不好!”“糟了糟了!”甚至好坏相杂,难以名状。又比如《周易》的“易”字,既是变易,也是不易;既是简易,也是不易、不简易;既是容易,也是不容易。翻译成英文的时候,就取change,变易。除非不翻,直接写拼音:yī。

20044月的某一天,李敖先生在凤凰卫视做节目,说:后凋,就是不凋,因为松柏是不落叶的。为了证明这个“后”字要解为“不”字,李敖先生又指出《论语》中还有一句:“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10.10)这句中的“不”,是“后”,后问马,不是不问马。因为孔夫子仁爱,不可能不问马。

这样,“后”,要做“不”;“不”,反过来又要做“后”。它们相互调个。

但是另外有人却从断句上打主意,把“不问马”改成:“‘不。’问马。”


9.29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试译:孔子说:“智者不迷惑,仁者不忧愁,勇者不恐惧。”

体会:孔子四十不惑(2.4)。

智、仁、勇,是松柏风骨,经得起任何考验。

或许有人觉得一个人仁慈,就懦弱了。有这种想法,说明还不敢仁慈,还比较懦弱,一仁慈就怕受欺负,不敢吃亏,不敢舍命,不敢当仁不让,不敢杀身成仁,总之是胆小。可见不仁就胆小,懦弱,而不是仁者胆小,懦弱。仁者看天下都好,日日是好日,没有什么可担忧的。谁是勇者?《心经》说是无挂碍的人:“无挂碍故,无有恐怖。”无挂碍,一切都看得开,也是勇敢:智者不惧。仁者看得明白,是仁者不惑。勇者什么都不愁,是勇者不忧。总起来可以说:智者不惑不忧不惧,仁者不忧不惑不惧,勇者不惧不惑不忧。一个人应该智仁勇三全。智、仁、勇,任何一个都是三全。

智而不仁不勇,不是真智至智。仁而不智不勇,不是真仁至仁。勇而不智不仁,不是真勇至勇。

“见义不为,无勇也。”(2.24)勇要用在仁义上。“勇而无礼则乱”(8.2),礼让是仁。但孔子还有一句:“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14.4)勇和仁可以分开,光有勇气,没有仁慈,那是凶猛,不是仁勇,不是智勇,也就不是真勇。孔子曾经对子路说:“君子以心引导耳目,把敢于追求仁义当作勇;小人以耳目引导心,把桀骜不逊当作勇。”(《孔子家语·好生》)


9.30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试译:孔子说:“可以和他同学的,未必可以同道;可以同道的,未必可以同上顶峰;可以同上顶峰的,未必可以一同再下来……”

试注:一个“共”字贯通下来,有共学、共道、共立、共权。孔夫子是共党。

体会:共也是同,同学、同道、同立、同权。权是权变,有权才能变,没权只能被变,自己不能主动变,不自在。还没到顶,是站不住的,在路上总是要走路的,眼睛总望着顶峰。到了顶峰,立住了,有权了。这时候可以考虑权变问题。没权的时候就想权变,没有原则,最后把自己变没了。但一切规则都有例外,原则不能死守。耶稣在安息日过麦地,法利赛人斥责耶稣违反了上帝的律法。耶稣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 "2.26 ……The Sabbath was made for man not man for the Sabbath.(《圣经·马可福音》)。适时变法,善于权变,这是《易经》本意。有权不能变,权自己也会变没了,因为权肯定要变的。看自己到底有没有权,就看这个权,是你能变它、调控它,还是它能变你、调控你。

同学、同道、同立、同权,四个位置,权位最难达到。好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怎么进?再上进就是太空了,没有可抓的东西了。以前是顺着竿子往上爬,现在可好。

权是最高境界,比顶峰还高,高不见顶:“仰之弥高,钻之弥坚”(9.11)。能够看到一个顶,立在那里不动,人人都知道那是世界顶峰,那还不算到顶。看不到顶,才是顶。望不到头,才是头:“瞻之在前,忽焉在后。”(9.11)珠穆朗玛峰,地上最高的了,到了太空正对着珠峰顶望去,珠峰就是最矮的了,因为它离太空人的眼睛最近。高和矮,都是从某个观察点看的。观察点是可以倒过来的。倒过来看,高转为矮,矮变为高:“高下相倾,前后相随”(二章)。高不见顶,是大佛顶。

当了一把手,有职有权,把着权不放,那还是无权。什么东西,想把着不放的,一定是没把握的。丈夫有夫权,妻子有妻权,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了。老公哪里去了?老婆哪里去了?回家总要盘问,出门总想跟随,来人总要审察,行使自己权力。对自己的爱情没信心,对自己的妻权、夫权没信心。印把子像命一样,不敢松手,这个印把子一定有问题。有把握的,能握能放,能上能下。坐到第一把交椅,不想下来,不是好干部。好干部能上能下,邓小平同志三起三落,三落三起:“天下有道则见, 无道则隐。”(8.13)谁也不埋怨。从高位下来,种地,当钳工,干得欢。真的高官,为人民服务,就是仆人。仆人种地、做钳工,是正业。上去就不想下来,那才是不务正业。华盛顿总统卸任,回家种地,高兴,一路唱着回去了:“咱们那个老百姓啊,真呀嘛真高兴……”

最难同的是权变。同学一场,进到同道,有点难。同学情谊是很不错的,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同学,都怀念那一份同学情谊。到了生意场上,同学情谊不见了。见面都是问:“最近生意怎么样啊?”旁观者的关心。不问:“咱们什么时候签新合同啊?”没有同事的关切。因为害怕自己和同学做生意,破坏了那份同学情谊。都是黄埔毕业的,最后打起来,沙场上见同道,一路走下来,最后同成大事,同立大业,更难。同立大业了,最后还能一同通权达变,难于上青天。有时候你要权变,人家说你没原则,从此疏远你,甚至反目为仇。如来弟子听佛法,很高兴。忽然有一天听说“所谓佛法,不是佛法”,就不高兴了,认为是胡说八道。文殊菩萨就遇到过。

有一次,文殊菩萨跟舍利弗等弟子讲大道理,说到“不但没有佛法,连如来也没有”,“也没有阿罗汉,没有凡夫”,“也没有‘有’,没有‘无’,没有‘亦有亦无’,没有‘非有非无’”。砍了半天,砍得弟子们晕晕乎乎。其中有五百比丘火了,站起来大吼:“从今往后,再也不想见到文殊了!再也不想听到文殊的名字了!”一甩袖子走了,心想:“我等素来听佛法都很高兴,今天怎么听到这等恶法!”

这时候舍利弗就问了,“今天怎么回事啊?闹得大家不高兴的,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说:“问得好问得好啊!他们是对的,本来就没有文殊嘛,也没有文殊的名字。如果文殊也没有,他们怎么能看见文殊呢?怎么能听到文殊的名字呢?这样,他们拂袖而去这种态度也要丢掉。为什么?因为所有一切文殊的住处连同文殊,都根本没有。既然压根没有,还说什么亲近文殊,疏远文殊?”

说到这里,那走了的五百比丘又回来,问文殊菩萨说:“既然您刚才的话不是说我们的,那么怎样才能懂得你的话呢?”文殊菩萨说:“好啊好啊!如来弟子应该这样做,不必硬要懂个什么,也不是非要不懂个什么。为什么呢?因为这样的道理,是永恒的。永恒的,就不要动心思回忆、想念。一切都无须修证,无需不修证。无需不修证,并不是不要修证。懂得了这个,就是如来真的弟子,最了不起。”说到这里,那五百比丘中有四百比丘豁然大悟,明白了无漏法。还剩下一百比丘,更加痛恨文殊……后来的结果,也很有意思。可以参见《文殊经》,那里有禅商境界:

在商言商,在商不言商,在商还是言商。


9.31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试译:有诗唱道:“唐棣花朵朵,在风中摇摇。我咋不想你?家住得太远!”孔子说:“还是没想吧。怎么说是远呢?”

试注:唐棣是什么植物,开什么花?古人也有一些说法,都不敢肯定。偏,偏向一边。反,返回来。“尔思”的尔,你。室,家。“远而”的而,相当于然,是形容词的助词。

体会:花儿朵朵,摇摇摆摆。花动?风动?不是花动,不是风动,是心动。心不定,摇摇晃晃的,忽而想起来,忽而又忘了。忽而想起你,忽而想起他,三心二意。脚踩两只船,在船上念首诗:“花儿朵朵开,船儿摇摇摆。想死你了我!可惜家太远!”对方回话也快,唱道:“是不想我啊,哪里是远啊!”

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7.29)好多事都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好比数学上的无穷远点,也在一小张纸片中。“道不远人。”(《礼记·中庸》)两个人心心相印,千里之外如在咫尺。传说曾子和母亲就有这种感应。曾子年轻时家穷,经常上山打柴。有一天正在山上,忽感心头一痛。曾子知道母亲需要自己,马上下山。回到家中,母亲告诉他,“家里来了客人,正不知怎么招待才好,只好掐自己手指,把你叫回来。” 母亲手痛,儿子心痛,两心相交,精神相通,不在远近,可以同学、同道、同立、同权(9.30)了。

同权,必须精诚。精诚出奇迹。

 

博客:渊主 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机构: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http://www.tx-jd.net

 

著作:

论语·儒商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146

海边捧起一把沙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375

吕氏春秋·王道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623

中国佛教史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742

善知识经济:因陀罗网经济学初步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16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20

大全若缺:全息观纵览与沉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45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1673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