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季氏第十六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季氏第十六

♫ 季氏第十六

[更新时间]2008-09-13 08:32:01 [字数]12903

16.1 季氏将伐颛臾zhuān yú)。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孔子曰:“,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周任rén)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xiàng)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xiá),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也,相(xiàng)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试译:季氏要攻打颛臾。冉有、子路去报告孔子说:“季氏要对颛臾动武了。”孔子说:“冉求啊,这不是你的过失吗?颛臾的祖先,曾经被先王封为东蒙山的主祭,而且疆土早就在我们的国境里面,是我们鲁国的臣属,为什么要去攻打呢?”冉有说:“是先生他要去打,我们两位家臣都不愿意打的。”孔子说:“冉求啊,周任有句话说,‘做事尽职尽责,实在不行就辞职。’遭难了不帮一把,要倒了不扶一把,那还要助手干什么呢?况且你的话也不对啊,猛虎犀牛冲出笼子,龟甲美玉碎在柜里,是谁的失职啊?”冉有说:“如今的颛臾,城防坚固,紧靠季氏的费地。这次不打下来,对往后的子子孙孙一定是个麻烦。”孔子说:“冉求!君子最讨厌的,就是嘴上说无所求,却尽找借口。我听说,不管是诸侯国还是大夫家,都不担心财富少而担心分配不公,不担心人口少而担心不安定。大意是说财富分配公平了,就没有穷人;社会和谐了,就不会缺人;人心安定了,就不会翻天。这样做下去,如果远方的人还不是心悦诚服,就自己好好修身养性,把人家吸引过来。吸引过来后,就让他们安居乐业。而如今子路、冉求你们两个辅佐季先生,远方的人不归附,你们却引不来;国家四分五裂,你们也拢不住;心里盘算的竟然是在国内大动干戈。我担心季孙的麻烦不在颛臾,而在鲁君吧。”

试注:颛臾(zhuān yú,鲁国的附属国,在今天山东费县西。求,冉有,冉求。季路,子路。东蒙,蒙山,在山东蒙阴县南部,也叫东山,孔子“登东山而小鲁”,是山东第二高峰,名为“亚岱”;而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泰山(岱宗)是山东第一高峰。主,主持祭祀的人。夫子,先生,指季氏(季康子),鲁国大夫。周任,人名,周代的一个史官。陈力就列:陈,陈列,摆设,施展;力,能力;就列,就位,尽职。相,帮助,辅助。兕(),雌性犀牛。柙(xiá),兽笼。椟(),柜子,匣子。费,季氏的采邑,在今山东费县。盖,大概。寡、贫,一般认为应该倒过来,成为贫、寡。均:是公平,不是平均。萧墙,面对国君宫门的小墙,又叫“塞门”、“屏”。臣子走到这里,会肃然起敬;萧通“肃”,萧墙就是肃墙。

体会:如果我们改说“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就更容易发现原文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和后文不搭配。后文有“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有人认为,均、贫是对财产而言,寡、安是对人而言,所以说“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前文也该说“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才顺。古人抄书的时候,可能抄错了。

“不患贫而患不均”,好像中国人不图富贵,只求平均主义,所以中国历来穷,于是后来就有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穷得不像样子。实际上,中国历史上富贵的时候多,和当时的外国比较。富贵靠什么呢?靠正义,靠公平。不正义不公平,有钱也会玩完。又正义又公平,没钱也会创造出来。就是说,“钱”是喜欢正义的,喜欢公平的,“人”是亲近道义的,亲近公正的。均无贫,均不是平均主义,是主张发道义财,只要有道义有公平,就不愁不富贵。和无寡呢,也是主张,只要和平和谐和睦,那就人丁兴旺了。不和,天天打,人都打死了,要人没人,寡;要钱没钱,穷。谋富贵,先谋正义,先谋公平,财富取之有道,不能衣食足了才谈荣辱,仓廪实了才谈礼节。要一开始就谈好,同时来,公平正义就在财富里头,不分家。

季孙氏在鲁国权势很大,横征暴敛,不把鲁君放在眼里。这次想借鲁国国家利益的名义,兼并颛臾,威胁鲁君的权位。那时候冉求、子路都给季孙氏当家臣,想协助季氏动武。于是孔夫子联系实际讲课,最后一语点破。案例教学,管理学案例,这是一个。孔子的学生好多都是官员,商人。光是翻书讲课,嘴上功夫,没劲,不解决实际问题。季氏要打颛臾了,做家臣的学生跑到老师那里请求支持,指导,这就是案例,学而时习之。学生的看法随便说,不服就不服,不能压服,要耐心说服。说服一靠理由,二靠事实。事实胜于雄辩,生活胜于课堂。儒学是生活的学问,实践的功夫。 如今要开这样的学堂,那一定是非常“超前”,非常“后现代”,非常新颖的“先进文化”。孔夫子随身佩剑,武功高强,又修文德以来之,把子路这样的猛士收为弟子,斯文之力也。否则的话,遇到子路那样一身武艺的,岂不斯文扫地。


16.2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试译:孔子说:“天下走正道,礼乐和军事都由天子管;天下不走正道,礼乐和军事都由诸侯管。天下大事由诸侯管,大概十代就少有不完蛋的;邦国大事由大夫管,传到五代少有不完蛋的;邦国大事由陪臣管,传到三代少有不完蛋的。天下走正道,邦国大权就不会落入大夫手中。天下走正道,老百姓就不会非议政府。”

试注:出,做出方略,发出命令。希,少有。陪臣,大夫的家臣。“孔子曰”,这一章都是“孔子曰”,不是“子曰”,看来编辑换人了。

体会:这一节是讲道理,事实在下面一节。孔子颂扬尧舜无为而治,但是叹息天子大权旁落。他亲眼看到春秋时代政权更替,走马灯似的,传不了几代就完了。可见无为而治,是大权在握之后的升华。大权,起码有礼乐,有军事,有外交。不是天子,不能制定礼乐。不是天子,不能出兵讨伐。这是天下正道。一个企业,它的文化,它的核心业务,公关,也要由高层定。高层没有定力,模棱两可,朝令夕改,说话没人听,下面各行其是,离公司散伙也就差不远了。高层不用说话,不用费劲,下面自动化运行,走的都是正道,都符合公司文化,企业精神,那是无为而治。企业要长寿,就要走正道,传大道。否则,可能富不过三代。

大乱也是机遇。文武、商汤也是从诸侯起步的。天下无道,礼乐征伐从诸侯出,从文武商汤出,文武商汤把握了机遇,让礼乐征伐重归大道,成为新天下的新天子。企业破产,新企业的机遇来了。诸侯(部门经理)管企业文化(礼乐)和市场运营(征伐),传到十代的少有,文武少有,商汤少有,百年好店少有。经理经理,是用经典来统理,是用经典,讲道理,是用礼乐经典,讲礼乐道理。


16.3 孔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孙微矣。”

试译:孔子说:“鲁君失去政权已经五代了,政权落在大夫手中已经四代了,所以三桓的子孙也有气无力了。”

试注:禄,俸禄,官禄。去,离开,停止。公室,国家政权。逮,到达。五世:鲁国的宣公、成公、襄公、昭公、定公五代。 四世:鲁国季孙氏文子、武子、平子、桓子四代。 三桓:鲁国的仲孙(后来改称孟孙)、叔孙、季孙三位大夫,都出于鲁桓公,所以叫三桓。 三桓的子孙后来受陪臣阳货控制,阳货也没风光几天。

体会:上一节讲道理,这一节摆事实。“禄之去公室”,官府管不了官员任免和俸禄予夺,国君失去人事大权。国家大事,一是制定政策,一是任免官员。由官员执行政策,检验政策,讨论政策,完善政策,最后拍板是国君,是总统。企业大事,一是方略,一是干部,由老板管。方略定了,干部定了,日常事情由干部做去,老板处理例外事情就可以了。


16.4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piánpì),友善柔,友便(pián)佞,损矣。”

试译:孔子说:“好朋友三种,坏朋友三种。结交正直、守信、见多识广的朋友,有好处。结交邪恶、伪善、巧舌如簧的朋友,有坏处。”

试注:益,增益,受益,使人进步。损,减损,损害,使人退步。友,交友,朋友。谅,守信。便辟(piánpì),邪僻,邪恶。善柔,伪善。便佞,花言巧语。

体会:性相近,习相远(17.2)。跟什么人,学什么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细究的话,这些说法都很有道理,案例多的是。但是为什么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油落水中而不湿?跟什么人,学什么样,是,但是谁跟谁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之所以跟什么人学什么样,是因为我自己身上也有那些东西。“故凡学,非能益也 ,达天性也。”(《吕氏春秋·尊师》)凡是学习,都不是从外面学到什么,而是开发了天性中本有的东西。“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礼记·中庸》)人在一起,总是相互影响,最后看谁影响谁大。“惟上知与下愚不移。”(17.3)自己一点不受影响,专门影响别人,那也许是佛,是圣人,要么就是疯子,植物人。但是上智下愚,说到底,还是受影响的,还是可以改变的。问题是受什么影响,如何改变。“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四十九章)是老子受百姓影响,心系天下。“以一切众生病,是故我病。”(《维摩诘所说经》)是维摩诘居士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感同身受。“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易经·系辞》)也是圣人情怀,时刻把百姓的希望放在心上。这些人,交一些坏朋友,坏朋友都跟着他们学好。《吕氏春秋·尊师》举例说——子张,鲁国的小人,跟着孔子学好;颜涿聚,梁父地方的大强盗,跟着孔子学好;段木干,晋国的大掮客,跟着子夏学好;高何、县子石,齐国的大恶棍,跟着墨子学好;索卢参,东方的大骗子,跟着禽滑黎学好。

所以,自己不好,可以交好朋友。自己好,可以交坏朋友。否则,自己不好,好人不和我结交,我就交不上好朋友了,只好和坏人扎堆,越学越坏。所以坏人跟好人学好,好人最终还是交了好朋友,得了好处。看来,无论什么人,都可以交朋友。只要自己心态好,则世界多么好,人们多么好。我相信,我虽然不好,但是好人不会拒绝我这个坏朋友的。和我结交,好人会增加一些本领,诲人不倦的本领,所以我对好人也有好处,也是他们的好朋友。


16.5 孔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yuè),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

试译:孔子说:“三种快乐有好处,三种快乐有害处。乐意用礼乐调理自己,乐意称赞别人的优点,乐意结交贤德之士,有好处。乐意目空一切,乐意游手好闲,乐意大吃大喝,有害处。”

试注:节,调节。

体会:人都求个快乐。快乐和快乐不一样。有的快乐,昙花一现。有的快乐,久则生厌。有的快乐,乐极生悲。有的快乐,多多益善。有的快乐,历久弥新。有的快乐,靠外面刺激。有的快乐,油然而生。

谈生意,好啊,先洗脚,请。先用便饭,请。先按摩,请。先抽支那个,请。先给回扣,请……都很刺激。前头熏块大肉,把我往兽笼里引,我一直很快乐,一溜烟儿往里冲啊,铆足了劲儿。前头放盘臭鸡蛋,好香啊,嗡嗡嗡嗡苍蝇国大王我今天美餐一顿了。


16.6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qiān):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

试译:孔子说:“陪君子说话,有三种过失要注意:话题还没谈到的,就先说了,叫做急躁;话题已经谈到了,却不说,叫做隐瞒。不注意脸色,张口就说,叫做盲目。”

试注:愆(qiān),过失。瞽,目盲。

体会:这是陪君子说话,君子是引导话题的,陪伴是配合的,身份要清楚。如果自己是话题引导者,那就要善于引出话题,引申话题,结束话题,转移话题,那身份就不同了。

陪人说话,第一种过失,有抢话头的,出风头的,沉不住气的,多种情况。我们有时候心里只想着自己的话题,别人说什么听不进去。别人说东,我们说西,抢着说,不看谈话的主人是谁。一场谈话,定位是最重要的,谁是主人,谁是配合的,陪伴的,必须搞清楚。如果没有主人,那就随便些。

第二种过失相反,让人起疑心,不放心。觉得我这个人不爽快,有什么事情要瞒着。君子呢,当然不会再深入谈下去,但也不会责怪我吧,可能会在适当时候提醒我注意。孔子这里一定在提醒谁,可惜我们不知道。就当作提醒我吧。

一个急着说,一个隐瞒不说,取中道很不容易。于是谨小慎微,左顾右盼,话到嘴边又吞回去,说了一半又打住。这就犯了“第四种”过失,游移。和第三种过失相反,和盲目相反,盲目是不看脸色,游移是太看脸色了。太看脸色了,诚惶诚恐,察言观色,没有定力,也很累。与其这样,还不如放开些,说错几句也没关系,君子不会见怪的,会给我指出来的。指出来,我就改。陪君子说话是愉快的,能学到东西的。陪君子说话,是可以定住的,就定在一个“学”字上。那么礼貌有了,胆量也有了。


16.7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试译:孔子说:“君子有三点要避免:少年时代,血气未定,要避免迷恋情色;到了壮年,血气方刚,要避免争强好胜;等到老了,血气衰弱了,要避免倚老卖老,什么都伸手要。”

试注:色,情色,情欲。戒,警戒,戒备,应避免。得,占有。

体会:人生每个阶段,各有各的主调。第一个阶段,少年维特之烦恼,柔情如水,佳期如梦,金凤玉露一相逢,就唱情歌。第二个阶段,壮怀激烈,英雄不问出处,该出手时就出手,奏军队进行曲。第三个阶段,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快上酸菜,哼几句老歌。都很好。

孔子提醒的,是不要过分了。“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孔夫子整理《诗经》,第一首就是情歌。

 


16.8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试译:孔子说:“君子有三点敬畏:敬畏天命,敬畏大人,敬畏圣人的话。小人不知天命,所以不敬畏天命,戏弄大人,轻视圣人的话。”

试注:大人,大德,伟人,圣人,长者,好官。狎,戏弄,侮辱。侮,轻视,不敬重。

体会:戏弄,轻视,都是不敬不畏。为什么不敬畏?因为不明白真相。所以耶稣原谅那些给他钉十字架的,说:“23:34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新约·路加福音》)“伟人也是人,英雄也是人”,这是我经常给自己宽心的话。发现伟人的缺点,英雄的弱点,是我的乐事。我欢喜:啊,原来和我一样,差不多。庸人眼中无英雄,我习惯了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圣人眼中,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有良知、明德,“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礼记·大学》),都可以学好,“人皆可以为尧舜”(《孟子·告子下》),强将手下无弱兵,兵熊熊一人,将熊熊一窝,所以“万方有罪,罪在我身……百姓有过,在我一人”(20.1)。圣人不小看小人,他们自己也是从小长大的。受小人戏弄,是长大成人的必修课,必须感恩小人,为他们祈祷。

耶稣也遭到小人的戏弄。《新约·马太福音》说:

27:27 巡抚的兵就把耶稣带进衙门,叫全营的兵都聚集在他那里。27:28 他们给他脱了衣服,穿上一件朱红色袍子。 27:29 用荆棘编作冠冕,戴在他头上,拿一根苇子放在他右手里。跪在他面前戏弄他说,恭喜犹太人的王阿。  27:30 又吐唾沫在他脸上,拿苇子打他的头。  27:31 戏弄完了,就给他脱了袍子,仍穿上他自己的衣服,带他出去,要钉十字架。…… 27:34 兵丁拿苦胆调和的酒,给耶稣喝。他尝了,就不肯喝。 27:35 他们既将他钉在十字架上,就拈阄分他的衣服。  27:36 又坐在那里看守他。27:37 在他头以上,安一个牌子,写着他的罪状,说,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27:38 当时,有两个强盗,和他同钉十字架,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27:39 从那里经过的人,讥诮他,摇着头说,27:40 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你如果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27:41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也是这样戏弄他,说,27:42 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27:43 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27:44 那和他同钉的强盗,也是这样的讥诮他。


16.9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试译:孔子说:“天生就知道的,属于上等;学了才知道的,次一等;遇到困难才学习,又次一等;遇到困难还是不学,这种人就等而下之了。”

试注:民,人。

体会:四种人,孔子已经分开了。现在可以看看每个人本身,是否也可能有这四种情况。让我们假定:有,四种情况在每个人身上都有。

生而知之——人人都有天生知道的东西,生而知之,每个人都有份,都理解一点,一点阳明,一点明德,一点良知,知冷知热,知饱知饿,多少知道一点,否则活不成。学了才知道的,虽然也多,但是经常和生来就知道的难解难分。再说天生和后天,要看我们如何定义。把“天生”定义在受精,还是分娩?身体的智慧,不可思议。那么小个娃娃,刚生下来,就知道哭,知道找奶吃,知道拉屎撒尿,腿脚乱蹬。肠胃也知道消化,知道吸收,自动化工作,像个熟练工。但是受精的时候,小东西也有很多知识,至少知道细胞分裂,那个本事极大,我们老来也学不会,人家天生的。

学而知之——凭靠这些天生的本事,我们可能乐于学习,乐于探索,明白更多的事情。小孩子喜欢玩游戏,就是最初的乐学。他们大量的知识从游戏中来。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1.1),孔夫子一辈子喜欢学习,“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7.18)。老子更是乐于练习“复归于婴儿”(二十八章)的本事。这两个老顽童,小家伙,小东西,小人儿。

困而学之——刚生下来,嘴巴不会喊,护士“啪”一巴掌,小家伙“哇”的一声叫了。几秒钟学会喊叫,学会哭,靠这一巴掌。妈妈不敢的,护士敢。医生护士常常比母亲还伟大,敢设置困境。西天取经,天字第一号留学生,玄奘大师,就是困而学之的典范。他琢磨一些问题,老是琢磨不透:人本来有佛性吗?心性本净吗?人人的佛性都完全一样吗?众生的佛性和如来的佛性一样吗?具备同样的圆满功德吗?琢磨不透,就下定决心,到天竺取经去。结果学得比天竺人还好,回国创办了法相宗,成为第一大翻译家。一路上的艰难险阻,在《西游记》里,成了诸佛菩萨设计好的课程,考卷。这种写法很精辟,鼓励我们困而学之,甚至主动学习,迎接考试,迎接考验,挑战自我。

困而不学——人生遇到的困难多了去了,有些东西,可能打死也不学的。你要我学,我宁可跳楼。少年毛泽东对绘画不感兴趣,随便画个圈就叫做鸡蛋,交了考卷。他曾用李白的诗给自己的绘画试卷命题:半壁见海日。诗画同源,毛泽东喜欢诗歌,应该喜欢图画吧?喜欢。但是喜欢欣赏,不一定喜欢动手去画。所以他就一笔画条横线,一笔画个半圆,对付了这次考试。不及格。还有一些课程比如数学自然科学也经常对付了事。困而不学,等而下之的,毛主席有,我们也有。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过毛主席后来发奋补习了自然科学,还鼓励、安排他的卫士们学习这些学科。可见今天困而不学,明天可能困而学之。这辈子困而不学,下辈子可能困而学之,甚至乐学不厌,法门无量誓愿学,不遇到困难也学,像玩游戏一样,上瘾。不过困而不学,还有一解:打死我也不学坏。这种人是猛士,属于上等。

 


16.10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试译:孔子说:“君子有九个问题要想到:一看,就想到要看清楚;一听,就想到要听真切;脸色一动,就想到要温和;举手投足,就想到要谦恭;一开口,就想到要实话实说;一做事,就想到要敬业;一有疑惑,就想到虚心请教;一冲动,就想到后患无穷;一见到名利,就想到道义在我心中。”

试注:思,想到,明明白白意识到;思齐,想到要向高水准看齐。得,获得,占有,名利。

体会:这是一套极好的老板行为修炼方法,员工行为训练方法,围棋九段。比如“疑思问”,老板想不明白的,去问员工,问顾客,问下属,问孩子,问教授,问行家,问市场,问天地,问圣人,问自心,问良心。问多了,各方都得到尊重,是礼;各方的智慧都喷涌出来,是智;自己的面子也敢于放下来,是勇。

佛家的《华严经》有一个《净行品》,非常类似孔子的这套修行方法。不过孔子传授的修法是事事想到自强不息,如来传授的修法,是教导菩萨事事想到别人,想到一切众生,事事发大愿。事事发愿,美好的愿望就无穷无尽了,《净行品》总共列举了一百一十个大愿。这里不妨也选取九个:

菩萨遇到困难,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随意自在,通达无碍;

布施的时候,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都能放下自我,都能慷慨布施;

走进房子里,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住最好的房子,安住不动;

爬高楼的时候,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都能登上真理的顶楼,看透一切;

拜师学习的时候,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好好尊敬师长,修行善法;

大小便时,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除掉贪嗔痴的毛病,干干净净;

洗脚的时候,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身有神足,畅行无阻;

睡觉之前,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身体安稳,心情安泰;

一觉醒来,应该发愿让一切众生完全觉醒,看十方世界明明白白。

——这样练熟了,达到“九段”水平,时时刻刻都有大心胸,好心情。


16.11 孔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试译:孔子说:“见到好榜样,好像唯恐追不上;见到坏样子,好像害怕把手伸进开水里——我见过这种人,也听过这种话。隐居起来磨砺意志厘清思路,依靠道义推行主张造福天下——我听过这种话,却没见过这种人。”

试注:汤,开水。求,追求。志,心志,理想。

体会:第二种人很像夫子自道。这种人可以隐居,也可以显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抛开杂务,隐居起来,锤炼内功,领悟商道,这样做的,有号称经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每到大事临头,他总要把自己关在禅房里,拿一个草垫,专心打坐。一旦开悟,就拿出来实施。2000年,松下总裁换成中村邦夫,不想他也有这种习惯。每当公司遇到重大问题需要个人定夺时,他就走到京都的寺院里,在一块空地上找一个草垫子,坐下来禅定,等待灵感的到来。

上帝创世,工作六天,第七天休息,安息。后来犹太教、基督教都有安息日,可能在周五日落之后到周六日落,或者在周日。安息日不能工作,可以行善,学习,祈祷。安息日摆脱俗务,提升精神境界,类似于隐居。

 


16.12 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

试译:齐景公有马四千匹,到死那天,老百姓没有谁说他好的。伯夷、叔齐在首阳山下挨饿,老百姓至今都夸他好。就是说的这个吧。

试注:驷,四匹马,四匹马拉的一驾车。齐景公,姓姜,名杵臼,灵公的儿子,庄公的弟弟。在位五十八年,谥号景公。

体会:这一节最后一句历来不好解释,好像和前文接不上。

孔子去拜访齐景公,景公请教一番后很高兴,就想把孔子安排到一个富庶的采邑供养起来。孔子坚决推辞了,回来对弟子说:“我听说君子有功才受赏。今天我只是向齐君提了建议,齐君还没有采纳实施,就赏赐采邑给我,对我也太不了解了。”于是赶紧离开了齐国。(《孔子家语·六本》)景公后来还是没用孔子的主意。

伯夷、叔齐在首阳山挨饿还是饿死?这里只是说挨饿。而且没有“子曰”,不知是否孔子所言。一种说法是——伯夷、叔齐是殷代孤竹君的儿子,兄弟相互谦让国君的位置,隐居到首阳山。到周武王伐纣,伯夷、叔齐拦住武王的战马力谏,说不可以臣下攻打君王。武王左右想杀掉他们,被姜太公劝住,放伯夷、叔齐走了。武王伐纣成功,建立周朝之后,伯夷、叔齐感到莫大的耻辱,就不吃周朝的东西,跑在首阳山采野豌豆吃。后来有人说:这野豌豆也是周家所有啊。伯夷、叔齐听了,野豌豆也不吃了,绝食七天饿死。气节可嘉。

邓新文博士赞同朱熹《论语集注》这个地方的注解。朱子认为要把12.10那节的“成不以富,亦只以异”调到这里来,调到“其斯之谓与”前面,这样就通顺了。

看来,孔子不接受景公给的采邑,伯夷叔齐不吃周家野豌豆,都是一种气节,卓异的气节。和老百姓一样,富裕没法让他们动心,看重的是气节卓异:“成不以富,亦只以异。”《诗经·小雅·鸿雁之什·我行其野》这句话用到这里,很贴切,朱子认为。那么,这句就要改为: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孔子曰:“‘成不以富,亦只以异。’其斯之谓与(欤)?”这样,本节的缺口就补上了。这个补丁究竟如何?不知道。看是好看,是不是原来那块布?不知道。

翻译出来就是——齐景公有马四千匹,到死那天,老百姓没有谁说他好的。伯夷、叔齐在首阳山下挨饿,老百姓至今都夸他好。孔子说:“‘真的不看富,只看气节高。’就是说的这个吧。”

这样——12.10 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只以异。’”——那节的最后八个字就要切掉,补到16.12这一节来。这样一动,可见孔子在化用《诗经》。熟能生巧,《诗经》倒背如流,神用无方,和背得《诗经》三百首却办不成一件事情的、死在句下的,大不一样。难怪孔子说:“《诗》背得三百首,给他一个国家却治理不了,派他出国也不能完成使命,背那么多,有什么用?”(13.5

 

16.13 陈亢gāng)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gāng)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试译:陈亢问伯鱼,说:“您也曾得到什么秘传吗?”伯鱼回答说:“没有。有一次,老师一个人站在庭中,鲤快步走过去,老师就问:‘学《诗》了吗?’鲤回答说:‘没有。’老师说:‘不学《诗》,就不会说话。’鲤回去就赶紧学《诗》。有一天老师又独自站在庭中,鲤快步走过去,老师又问:‘学《礼》了吗?’鲤回答说:‘没有。’老师说:‘不学《礼》,就没法立脚。’鲤回去就赶紧学《礼》。鲤听到的教导是这两句。”陈亢回去后心中很欢喜,说:“问他一句,竟得到三个道理:知道要学《诗》,知道要学《礼》,知道君子教育子女时要保持一点距离。”

试注:陈亢(gāng),陈子禽,陈国人,字子禽,也字子亢,孔子的弟子,比孔子小40岁。曰,师曰,夫子曰。鲤,孔子的儿子伯鱼,字鲤。趋,快步走上前去,表示对面前的长者、师长有礼貌,看看有什么吩咐,有什么需要照料。远,离开一点距离,不让父子关系妨碍师生关系。立:站立,立身行世。

体会:《汉书·艺文志》称:古时候诸侯卿大夫在外交场合,总是温文尔雅,相互揖让,引用《诗》句表达态度,以便区分人的贤与不肖,观察一国的盛与衰。所以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春秋之后,周道周礼衰落了,列国诸侯不懂诗的越来越多,学《诗》的都散落在布衣中了。

孔鲤,孔伯鱼,是孔子的儿子。父子关系加师生关系,怎么处理?这个曰,是老师曰,还是父亲曰?原文没有主语,只说“曰”。根据后文的“远”字,君子远其子,君子教育子女的时候,要远一点,不要还是在家里那样亲密,要和其他同学一样,在学堂维持师生关系。入门问禁,家门、校门、厂门、店门,各有各的禁忌。在学校里,忌讳把家庭关系参乎进来。回到家里,忌讳把上下级关系、师生关系参乎进来。各有各的一套礼仪。孔鲤很懂得礼貌的,在学校看见家父/老师,看见师父,快步走过去,听候吩咐。那么这个曰,可能理解为“师曰”为好,“父曰”就过分亲密了,不符合“远其子”的做法。孔门师生其实也很亲密的,孔子讲学,弟子们和孔子关系很融洽,这在《论语》中有多处描写。那么这里所谓“远”,不是师生关系疏远了,而是疏远了父子关系,转为亲密的师生关系。没学《礼》之前,孔鲤已经懂得“趋而过庭”这样的礼节,生活本身教会了他。所以师父一点就透,马上自学礼仪去了。“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15.21)学习是学生自己的事情,孔门不搞满堂灌。孔子喜欢“独立”,别人来问,才发表“宣言”,孔子这里发表了两篇《独立宣言》。


16.14 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夫人,夫人自称曰小童;邦人称之曰君夫人,称诸异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夫人。

试译:诸侯的妻子,国君尊称她为“夫人”,夫人自己谦称“小童”。本国人尊称她为“君夫人”,本国人对外国则谦称她“寡小君”。外国人称呼她,也是尊称“君夫人”。

试注:称诸异邦曰,也可以解释为“对诸异邦自称之为”:对外国君王她就自称“寡小君”。参考《礼记·曲礼下》:诸侯的配偶在天子面前自称“老妇”,在其他诸侯面前自称“寡小君”,在自己国君面前,自称“小童”。

体会:先是国君夫人对其他诸侯自称“寡小君”,后来本国人对外国人也这样谦称自己的国君夫人为“寡小君”。

现在,夫人的称呼比较普及了,但还是非常雅敬的称呼,自己可以说“我夫人”,别人也可以直呼她“夫人”。现代总统夫人,大家称为第一夫人,好比中国古代的“君夫人”。诸侯王也自称“寡人”、“孤”、“不谷”,都是自谦。称妻子为“老婆”,有民间味道。“我家那口子”,没有性别区分,也亲切。“孩子他妈”,借着孩子称呼,迂回一下,不好意思,“孩子他爸”也一样。“爱人”,比较现代,也没有性别区分,在中国大陆,体现男女平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内人”,女主内,和“外人”对称,外人就是自己的丈夫,体现古代家庭的性别角色。“老板”,“领导”,中国大陆的丈夫对妻子这么称呼,20世纪末21世纪初开始流行。从前国君的妻子自称小童,从前国君称自己妻子为夫人。夫人夫人,丈夫的人,归属于丈夫的那个女人,比得上老板,比得上领导吗?


博客:渊主 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机构: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http://www.tx-jd.net

 

著作:

论语·儒商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146

海边捧起一把沙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375

吕氏春秋·王道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623

中国佛教史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742

善知识经济:因陀罗网经济学初步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16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20

大全若缺:全息观纵览与沉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45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1675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