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阳货第十七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阳货第十七

♫ 阳货第十七

[更新时间]2008-09-18 21:42:12 [字数]17824

17.1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kuì)孔子豚。孔子时(sì)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 “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 “日月逝矣,岁不我与(yǔ)。”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试译:阳货希望孔子去拜访他,孔子不去,阳货就送给孔子一只小猪。孔子趁阳货不在家的时候前往拜谢,不巧在路上相遇了。阳货对孔子说:“过来,我有话对你说。”就开口问道:“怀里藏着宝器,却不亮出来给国家指点迷津,可以说是爱国吗?”说完就自己答道:“不可以!”接着又问:“一心想做大事却一再错失良机,可以叫做聪明吗?”说完又自己答道:“不可以!”接着又说:“日子一天天过去,年岁不等人啊!”孔子说:“好的,我要出来做官了。”

试注:阳货,也叫阳虎,鲁国大夫季氏的陪臣(家臣)。豚,小猪,据说阳虎送的是煮熟了的小猪。时(sì),伺机。归(kuì),馈赠。涂,途。予,我。岁不我与,岁不与我,岁不给我,年岁过去了老天就不再送回给我;与,也有翻译为“等待”的,年岁不等人啊。亟(),多次。

体会:这里最后才是“孔子曰”,看来前面都像是阳货曰。

阳虎长得像孔子,他们有缘。《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早年吃过阳货的闭门羹,现在阳货请他也不去,隐隐有一种“天道好还”的轮回。当年孔子风华正茂,不到十七岁,遇上季氏设宴招待鲁国士人,孔子也去了。不想被季氏的家臣阳虎拦住,说:“季氏宴请士人,可不敢招待先生您啊!”孔子只好往回走。

多年后,季桓子的宠臣仲梁怀,跟阳虎不和。阳虎想赶走仲梁怀,被季氏的管家公孙不狃(niǔ)制止了。到了秋天,仲梁怀更加不可一世,阳虎就把他抓起来。季桓子大光其火,阳虎就把桓子也关起来。桓子只好和阳虎结盟联手,阳虎就把桓子放了。由此阳虎就能更加不把季氏放在眼里了。季氏干预鲁国朝政,让阳虎之类的陪臣掌握国家大权,鲁国大夫以下的人都胡作非为,孔子对鲁国朝政很失望,就离开政界,专心修订礼乐诗书,培养弟子,各国都有来求学的。阳虎这样子,还想鼓动孔夫子出来当官。孔夫子看不下去,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好吧好吧,我要当官去了。”不想和阳虎罗唆。孔子五十知天命,这时候也快五十了,看得比较准。阳虎后来果然不妙。鲁定公八年(前502),公山不狃失去季氏宠信,转而伙同阳虎造反,想废掉季孙、叔孙、孟孙这三桓的嫡系长子,改立阳虎平素喜欢的庶子。于是就把季桓子抓起来。桓子用计逃脱。定公九年(前501),阳虎捣乱失败,逃到齐国。这一年,孔子五十岁。(《史记·孔子世家》)


17.2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试译:孔子说:“人的天性是接近的,后天习性却拉开了距离。”

试注:性,天性。习,习惯,习性,习染。

体会:看孔子和阳货,样子长得很像。然而性相近也,习相远也,渐渐分化,可能话不投机。生物界这种情况是普遍的,人也不例外。

人越小,差别越小。怀孕的时候,开始看不出生男生女,就是第一性征还没有出现。大概到12周,外生殖器开始出现,才可以分辨男孩女孩。再往前推,胎儿还可能有“尾巴”,有“毛”,整个形象还不大像人,倒是跟动物更接近,更像鱼啊虾啊,然后是像兔像猴。后来“尾巴”消失,胎儿越来越像个“人”。出生以后,不看外生殖器,还是难以分辨男女,模样、嗓音都没有性别差异,外人一见面,还要问:“男孩女孩啊?”“公子还是千金啊?”因为一眼看不出来。到了青春期,第二性征发育,男的长胡须,喉结突出来,声音变粗,女的长乳房,声音变细。生理解剖上的这些异同、变化,和环境、习染也有关系。有些地方的水土缺乏某些微量元素,人体发育就会出现畸形,引起各种疾病,习性也随之变化。天性习性除了自然环境的影响,还有社会环境、家庭环境、校园环境等等的影响。

校园也是体现“性相近,习相远”的。到幼儿园,学的科目比较全,比较齐,同学们之间的差别很小。老师家长一般也不提倡过早偏科,鼓励全面发展,甚至均衡发展。这是符合幼儿发展需要的。到小学,差别大一点了,在城市里,课外的特长班也比较流行,得到认可。中学生个性差异进一步发展,为日后考哪种专业、从事哪种行业做准备了。尤其高中生,个人差异的发展进入了自我设计阶段,以后考什么专业,就业做什么工作,非常重视。但是比起大学来,中学的科目还是很趋同的,国家规定的学习内容占绝大部分。大学就不同,这所大学以理工见长,那所大学以文科显优……甚至理工大学里面,有的大学是原子物理、汽车制造最具特色,有的却是船舶制造、软件编程引领潮流。不过,就大学本身来讲,它仍然体现“性相近,习相远”的发展轨迹,大一大二偏重基础课,大三大四偏重专业课。再往后,硕士又比大学生更专,博士又比硕士更专。脾性,气质,学养,人格,都有这样的发展趋势。天性和习染相互作用相互渗透,在比较接近的天性中,某些天性得到环境的诱导、鼓励、扶助、激发,步步壮大起来;某些天性受到环境的打压、抑制、围堵、冷遇,慢慢潜伏下来,隐居起来。习性也就多姿多彩了。企业对人才也有这样的培养方式,新人进来,先让他们熟悉企业的各个部门,到处看一看,试一试,慢慢定下往后的岗位。也不是完全走的直线,过几年还可能来一个岗位轮换,原路返回。时时注意返回天性,复归于婴儿,那是年轻的标志。但是“性相近”,不是性相同,天性本来就有个人差异,加上习染的强化弱化,甚至可能上智下愚,难以改变——


17.3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试译:只有上等的智者和下等的愚人不可改变。

试注:知,智者。愚,愚人。

体会:孔夫子“有教无类”(15.39),谁都可以教育,谁都可以学好。“下愚不移”,只是某个场合的方便话。好比如来佛在《金刚经》中说:“所谓凡夫,也就不是凡夫,所以名叫凡夫。”为什么也不是凡夫呢?因为他也有佛性,跟圣人一样,人人都有佛性。正如孔子说的:“最笨的人,也可以学习。但是到了最高处,就是圣人也有不懂的。天地这么大,人却还不满足。所以君子说一个大的,天下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装下它;说一个小的,天下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钻破它。”(《礼记·中庸》)可见最聪明的,上等智慧的,也还要继续学习,还可以改变。所以有的大佛,就变做菩萨,变做普贤菩萨,天天力争上游,学个不停。这样学习下去,就是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这样跟佛陀学习还是没有穷尽念念相续,有间断,勇猛精进不知疲倦

性相近也,习相远也。习性相差太远了,有可能重新走近来。天才和疯子只差一步,神仙和呆子都不动脑子。大智若愚,上等的智者看起来很蠢,像个愚公,但是移山填海,这么大的事业,惊天动地的伟业,要靠愚公。靠愚公也就是靠神仙。神仙是愚公,愚公是神仙,他们移来移去,我们的肉眼看不见。愚公移山,哑巴开口,铁树开花,狼孩说话,都有可能。愚公移山,移风易俗,是很难,所以黄帝尧舜也没有什么好计策,只好请教大家“怎么办怎么办”。大家就一起出主意,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一群傻瓜,胜过一个聪明人。一个愚公,带着一家子愚婆愚子,胜过一个智叟。像尧舜这样上等的智者,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智慧,相信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凡事都请教众人“如之奈何如之奈何”。没有比这更蠢的了,这种愚蠢是不可改变了。没有比这更神的了,这种智慧是不可改变了。天天过愚人节,真正聪明人的节日。蠢人去请教智者:“我真的不可救药了吗?” 智者斩钉截铁,大喝一声:“只有上等的智者和下等的愚人永远不可改变!”呆子听了不禁浑身一抖,恍然大悟。

一阐提不能成佛,阿罗汉名为无学。佛经上也有这话。

一阐提可以成佛,阿罗汉还要学习。佛经上还有这话。

只知道移就是移,不知道不移就是移,只知道神就是神,不知道不神就是神,那是不是愚了点。只知道不移是不移,不神是不神,不知道移就是不移,不知道神就是不神,是不是蠢了点。愚公办成了那么大的事,智叟是不明白的。不移,智叟不移。智叟太聪明了,就傻了,移了。


17.4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试译:孔子到武城,听到传来弹琴唱歌的声音,就莞尔一笑,说:“杀鸡哪里用得着牛刀?”子游回答说:“起先言偃听老师说过:‘君子学道就爱护人,小人学道就好管理。’”孔子说:“同学们!言偃的话在理啊。刚才我那话是开玩笑的。”

试注:武城,鲁国一个小县城,子游当时任武城宰。偃,姓言,名偃,吴国人,子游是言偃的字。

体会:宰,宰牛,宰鸡;宰相,宰武城;宰我,做自己的主宰。一个宰字,在这里起大作用。后来秦汉时候有个陈平,当初在村里负责宰祭肉,分肉分得非常均匀。父老乡亲都夸他说:“行!陈家小伙子宰肉行!”陈平听后叹道:“嗨,就是让我宰天下,也会像宰这肉一样均匀!”陈平“陈述”了他“平治天下”的一番雄心后,陈平的名字也就刻在历史上了。而一个“宰”字,既然就是平治的意思,我们记住陈平就可以了。陈平后来六出奇计,辅佐刘邦,果然成了平治天下的一代宰相,陈丞相。司马迁有《陈丞相世家》一卷。

平治天下和平治一个小小县城、小小村落是一样的。管理之道是平的,不论大小,管道都是通的,有标准的。杀鸡固然不必用牛刀,然而杀鸡要用刀,这是通的。四通八达的管道,就是管理之道。子游管理武城一个小地方,也用得着礼乐诗书,把这里调理得歌舞升平。引得老师都高兴得开起玩笑来了。《诗经》里面几百首诗,孔夫子都能够弹奏出来,演唱出来。看来言偃也学会不少,而且用来搞管理,学以致用。用到企业文化上,也应该可以。

 


17.5 公山弗扰bì),召,子欲往。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

试译:公山弗扰凭借费地谋反,请孔子去帮忙。孔子想去,子路不高兴了,说:“没地方去也就罢了,何必非要去公山氏那里呢?”孔子说:“既然召我去,岂能没事做呢?如果谁能用我,我就到那块地方复兴周代文化去。”

试注:公山弗扰,有人说和公山不狃是同一个人。召,召请,延请。末之,没有地方去;之,去。已,止,罢了。“之之也”,第一个之,是“的”,第二个之,是去、到。

体会:公山弗扰,公山不狃,听起来像同一个人的姓名。毛泽东,毛润之,名泽东,字润之。泽、润,相互呼应;东、之,相互呼应。孔子有个弟子宰予,姓宰名予,字子我,也简称宰我。予、我,是相互呼应的,予就是我。还有一个弟子冉耕,冉伯牛,耕是名,伯牛是字,耕、牛相互呼应。还有一个司马耕,司马子牛,也是孔子弟子,耕为名、子牛为字,相互呼应。公山弗扰,弗扰弗扰,不要打扰,不要捣乱,结果他偏偏捣乱,“命里”有这一步,名字起警告作用。狃是习惯,常道。不狃,不走常道,要捣乱的。是不是同一个人?历史上有争论。

《孔子家语·相鲁》说到孔子建议鲁定公堕三都,费地的公山弗扰就发兵袭击鲁国,孔子帮助定公打败了费人。这段故事早在《左传》就有记载,而公山弗扰造反、召孔子,却查无史记。所以有人认为《论语》这段话不是史实。不过,就是公山弗扰召孔子去,孔子想去,子路也不见得知道老师心里究竟怎么想。仅仅从这部《论语》看,子路误会孔子的地方,非常多。下面17.7一节,佛肸召孔子,就是这样。


17.6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 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试译:子张问孔子什么是仁。孔子说:“能在天下推行五种美德,就是仁。”子张问哪五种,孔子说:“就是恭敬,宽厚,诚信,勤敏,仁惠。恭敬就不侮辱人,宽厚就大家喜欢,诚信就给人依靠,勤敏就能够成事,仁惠就能够用人。”

试注:“请问之”,子张继续请教孔子。侮:笔者先翻译为“受侮辱”,邓新文博士说:可能翻译为“侮辱人”更好。任:起先翻译为“受人任用”,邓新文博士说,不如按朱子的注解,作“倚仗”更好。

体会:这里讲的,也许可以看作一种理想状态,或者一种大致情况,或者总量平衡。尊敬别人,别人也就尊敬我们,敬人者人恒敬之。但很多时候好像不一定。有时候我们敬人,人家也不敬我们;人家敬我们,我们却不敬人家。但是长此以往,坚持下去,尊敬还是赢得尊敬的。那就有先敬一步的,后敬一步的。先敬后敬,有个时间差,于是敬人的,不一定总能时时处处也得到别人的尊敬。耶稣那么尊敬人,最后还是被人侮辱了。但是几千年过去了,赢得最大尊敬的,是耶稣,而不是那些侮辱他的人。敬人如果想换回尊敬,那还是靠不住。耶稣敬人,没有希图人家敬他,他早就知道他要受侮辱,上十字架。敬人,是耶稣的一种自敬。他希望这种自敬能够唤起人们的自敬。一个人自敬,别人怎么侮辱都没有用,都不可能破坏他的尊严。不尊重别人的人,别人不一定吃亏,反而可能受锻炼,提高素养和胸怀,提高定力。反而是不自尊的那个人自己,失去了自尊。假如敬人者不一定人恒敬之,那么敬人者却永远自尊。

宽厚的,大家喜欢。太挑剔了,人家不敢跟我们好,害怕。宽也包含了敬意,总是看到人家的优点,人家的进步,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宽里面也有诚信,自己守信,别人放心,敢用我们。我们才有为别人效劳的机会。有时候我一腔热情帮人家,人家并不领情,说“就不麻烦了”,可能就因为我做事不守信,热情有余而信用不足。不帮还好,一帮反而给人添麻烦,帮忙帮忙,越帮越忙。能够让人用,也是一种福气,说明我还有用。很多事人家不用我,就因为我的“粗心”。粗心是借口,其实就是我不把人家放在心上,诚心不够,以为忙忙乎乎热热闹闹就了不起了,就糊弄了。也不够勤敏,办事虎头蛇尾。也不够仁惠,舍不得给人好处。最舍不得的就是让人家自谋前途,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总想着给人小恩小惠,好让人家感谢自己,永远靠着自己,听自己使唤。其实,一个不能自主的人,怎么好使唤呢?惠而不费(20.2),那才是大仁大惠,好处都是人家自己凭本事挣来。这是真正的会用人,让人家自己用自己。一个国家,要是自己独立自主,也希望别国独立自主,那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一个企业也是如此。如果一个企业老是希望其他企业依赖自己,希望消费者依赖自己,起码就证明这个企业还没有找到自我,还没有自立能力,还希望别人靠在自己身上,才知道自己有力量。就如一家医院,总希望病人门庭若市,才知道自己医术高明,才有自己的饭碗。也如一家律师事务所,总希望上门打官司的络绎不绝,才知道自己法术高明,才有自己的饭碗。这样的医院,这样的律师事务所,根本还没有自信和自尊,也不能自立和自足。为了医院关门、律师事务所关门,才去开医院开律师事务所,那是懂得医术,懂得法术了。


17.7 佛肸bìxī)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也闻诸夫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中牟,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páo)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试译:佛肸召请孔子,孔子想去。子路说:“从前我听老师说:‘动手干坏事的人那里,君子不去入伙的。’佛肸在中牟谋反,老师到那里去,干什么呢?”孔子说:“对啊,是有这话。可是,我不也说了‘坚硬无比,磨也磨不薄’吗?不也说了‘洁白无瑕,染也染不黑’吗?我难道是匏瓜吗?怎么能白白挂在那里不让人吃呢?”

试注:佛肸(bìxī),晋国大夫范氏的家臣,在晋国的中牟邑当长官。诸,于,从(夫子那里听到)。“亲于其身”,亲自动手。磷(lìn),薄。涅,一种染料,用来染白。缁,黑色。匏瓜(páoguā),一种葫芦,味道苦,不能食用。系(),拴。

体会:性相近也,习相远也(17.2)。但是习染也染不了的,那一分随缘不变的纯真天性,原本天真,是最珍贵的,也是人人俱足的。君子不到亲手干坏事的家伙那里去,这话是有,那是对子路说的,对定力不够的弟子说的,对容易受环境污染的弟子说的。这种弟子,需要多和好人交往,“友直,友谅,友多闻”(16.4),“无友不如己者”(1.8),才能少受干扰,天天向上。好比重病号,经不起暴晒暴风暴雨。但是可以种点牛痘,淋点小雨,吹点轻风,晒点早晨傍晚的太阳。医生却不同,需要多和病人相处,才能救治他们。这里所说的医生,是身心健康的,不是抱病给人治病的那种。抱病给人治病,也经不起折腾,也需要扶正祛邪,调理身心,需要救治,需要少和病人接触。


17.8 子曰:“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yù)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试译:孔子说:“仲由啊,你听说六句六弊没有?”子路回答说:“没有。”孔子说:“坐好,我告诉你。爱仁慈不爱学养,毛病是受人愚弄;爱谋划不爱学养,毛病是不成体统;爱诚实不爱学养,毛病是为人死板;爱耿直不爱学养,毛病是出口伤人;爱勇猛不爱学养,毛病是办事莽撞;爱刚强不爱学养,毛病是狂妄自大。”

试注:由,仲由,子路。六言,(1)六个字(词),代表六种美德:仁,智,信,直,勇,刚;(2)或者六句话,表达六种行为,如“好仁不好学”,这一句表达一种行为。居,坐。语(yù),告诉。学,学养,特指礼仪方面的学养,修养。愚,愚钝,受愚弄。荡,随心所欲,没有规矩,行为放肆。贼,危害。绞,冲撞,对抗,出言不逊,拧着干。

体会: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xǐ);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8.2)后两句和这一节的“好直不好学,其弊也绞;好勇不好学,其弊也乱”是完全对应的。可见“好学”是指“好礼”,喜好学礼,喜好礼仪的学问学养。学问是体现在行为上的,是学养,是礼仪,所以孔子在这个地方说“(好)学”,在另一个地方说“(无)礼”,都是言行一致、知行合一的。学问就是行为,行为就是学问,不分家的。把《论语》背熟了,说话没礼貌,企业也破产了,那不算有学问。孔子说:“《诗》背得三百首,给他一个国家却治理不了,派他出国也不能完成使命,背那么多,有什么用?”(13.5仁,智,信,直,勇,刚,都是美德,如果片面理解了,也坏事,也是毒药,服了会死人的。很多人感觉《论语》不好,孔子不好,儒家不好,可能和这种片面理解或者片面传播有关系,以为仁慈就是傻瓜,像东郭先生;以为智慧就是挖空心思,无所不为,毫无节制,像东郭先生遇到的狼;以为耿直就是不管不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一点也不照顾别人的接受程度,像黑旋风李逵,等等。

 


17.9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试译:孔子说:“年轻人何不学点《诗》?学点《诗》,可以激发联想,可以锻炼眼力,可以扩大交际,可以抒发不满。近一点,可以用来孝敬父母;远一点,可以用来侍奉君王。还可以多多记住鸟兽草木的名称。”

试注:夫,语助词。迩(ěr),近。兴,作诗的一种方法,由一个事物兴发、引发另一个事物。识,认识;如果读zhì,是“记忆”的意思。

体会:企业文化把诗歌引进来,就有诗意。尤其后面一条,“可以怨”,发泄发泄不满,像在家里一样。君子“不怨天不尤人”(14.35),所以对怨天尤人没怨气,很理解,很尊重,给出口。“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礼记·中庸》)一些企业专门设计“发火屋”,谁有火了,进去大发一通,拳打脚踢,鬼哭狼嚎,呼天抢地,愤怒出诗人。有怨气,发了就没了,不硬堵。大家都让我发怨气,久了我自己也觉得没意思,对不起大家,就没有怨气了。出门很有礼貌,在家里发泄一下怨气,多好。

也不是专门发怨气,还“可以群”,以文会友,以诗交友,企业内外一团和气,不是锱铢必较。把生意做成诗——生产是做诗,销售是诗歌朗诵,交换是诗歌诵读比赛,甚至现场做诗比赛,消费是诗歌欣赏,市场调研是读诗——整个流程变成了欢乐颂。年轻人何不学点诗?学点诗,就是学习读点诗,学习做点诗,学习唱诗奏乐,因为古时候诗、歌、曲不分家,诗歌都可以唱出来,奏出来。学好了,就近孝敬父母,提携晚辈,结交朋友,远一点办好企业。企业办得有诗意,待遇低一点都愿意。那些康乐园,俱乐部,游戏厅,都是找乐的,生乐的,都是企业。我们自己办的企业,为什么不生点快乐出来,不生点诗意出来?我办了一家竹艺公司,这家竹艺公司又很快乐,很有诗意,那我的竹艺公司同时也是一家俱乐部,这是双倍待遇,有一半待遇是隐形的。说是待遇低一点都愿意,其实高了很多,双倍。可能还不止双倍,因为还可以激发联想,激发创意,提高观察力、眼力、鉴别力。


17.10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试译:孔子对伯鱼说:“你学《周南》、《召南》了吗?一个人不学《周南》《召南》,好比正对墙壁站着。”

试注:伯鱼,孔子的儿子孔鲤。汝,你。为,学习,包括朗读、颂唱、演奏。《召南》(shàonán),和《周南》一样,都是《诗》三百里面的一种,各有十几首,都属于“国风”,都可以吟诵、演唱、演奏。正墙面而立:正对墙壁站立。

体会:《诗经·周南》第一首是《关雎》,开头就是鸟叫:“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诗经·召南》第一首是《鹊巢》,开头也是鸟儿:“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大喜鹊搭个巢,布谷鸟住里头;大姑娘嫁过来,百辆车摆摆摇。

这样好听的诗歌不哼哼,岂不是正对墙壁站着,太近了,什么也看不见,一步也动不得。与其这样僵持下去,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让距离生出一番美意来。工作和生活好比正对墙壁站着,太近了,反而看不清;太功利了,就觉得工作真是没劲,觉得工作狂真是冤枉真不知享受生活。不如后退一步,倒是感觉舒服些,看得也清楚些。这就是诗歌的妙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后退是超越,是提升,是审美,是品味,是开路,是前进。天天忙于业务,连日头云彩清风晓月都忘记欣赏了,岂不亏哉。于百忙中忽然哼出几首诗来,业务流程马上变成史诗。马背上的毛泽东,戎马倥偬之际,也有史诗迭出——

采桑子·重阳·一九二九年十月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

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

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

寥廓江天万里霜。

把生活变成诗,创造诗一般的生活,这是红军的奇迹,朱毛的伟大,长征的秘诀,企业家效法的顶级范本。

 


17.11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试译:孔子说:“礼节礼节,就是说玉帛迎来送往吗?音乐音乐,就是指钟鼓敲敲打打吗?”

试注:云,说。玉帛,代表礼尚往来。乐,音乐。钟鼓,代表器乐演奏。

体会:心里不敬,金牛银马玉器丝帛也是白搭,也是摆设。真情不到,玉管铜箫金钟银鼓也是干吼,也是胡闹。有道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有道是高山流水觅知音。为了生意上的好处,打点,怎么也打点不过来;献乐,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大放血了,生意还是不如意。

印度诗人泰戈尔,曾经写了一首《无上布施》,揭示了送礼、献礼的实质。他说,给孤独长者以佛陀的名义,亲自作乞丐,求大家布施。富贵人家都纷纷出来献出他们的金银财宝,锦绣衣裙,礼敬佛陀,给孤独长者却一件不收,依旧手托空空的钵盂,说:“世人们,注意!福佑我们的是众比丘的主人——释迦牟尼!你们要布施最好的!”达官贵人富商巨贾听了,都很惭愧,转身走了。给孤独长者走出城市,走到一片树林旁边,看见有位赤贫的妇人躺在地上,“身上裹着一件褴褛的破衣。她走过来跪在比丘莲花足前,双手接足顶礼。”然后,“妇人躲进树林,从身上脱掉那件唯一的破布衣,伸出手来,毫不顾惜地把它抛出林际。”这一下给孤独长者满意了,将这件破衣捧了回去,敬献在释迦牟尼光辉的脚下。


17.12 子曰:“色厉而内荏(rěn),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试译:孔子说:“样子很凶,心里很怕,如果拿小人打比方,那就像个在墙上打洞的小偷吧。”

试注:色,脸色,外貌。厉,严厉,威严。荏(rèn),怯弱,柔弱。穿,打穿,洞穿。窬(),小洞,钻洞。

体会:偷东西怕人看见,样子就要凶一点,最好蒙面,让人看不见自己的恐慌。“老子宰了你!”说着一边挥拳头,一边往后退。报复心重,也是因为胆子小,因为人家稍微触犯我一下,我就觉得仿佛是末日来临了,非常恐惧,为了自卫,就大肆进攻,报复起来不择手段,唯恐留下祸根。甚至先下手为强,捕风捉影,在“因果报应银行”大量透支报复。希特勒是极端胆小的典型例子,一点亏也吃不得,凶神恶煞,最后连尸首都怕人家看见。所以强身健体是根本。强健了,外界来点风寒,正好锻炼了体魄。强者欢喜大风大浪,欢喜奇峰峻岭——“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毛泽东《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17.13 子曰:“乡原,德之贼也。”

试译:孔子说:“乡里的老好人,是败坏道德的老贼。”

试注:乡愿,一乡一村的老好人,伪君子。

体会:《孟子·尽心下》引了孔子的话,解释了“乡原”(乡愿)。孔子说:“到我门前了,却不进我的里屋,我并不遗憾。我遗憾的,唯有乡里的老好人。乡里的老好人,是败坏道德的老贼。”什么叫乡里的老好人呢?这种人,他们认为“狂者太进取了,狷者太谨慎了,都不好。狂者张口就引经据典,古人怎么说怎么说,背诵了古人的话自己又做不到,何必呢?何必口出狂言呢?狷者呢又太迟疑不决,畏首畏尾。其实啊生在当世,就要顺从当世的习俗,这就挺好了。”孔子认为,这就是媚俗媚世,是乡里的老好人。万章不大明白孔子的意思,就问孟子:“一乡人都夸他大好人,随便走到哪里都是大好人,孔子却认为是败德之贼,为什么?”孟子说:“这种人,要批评吗没有什么可批评的,要揍他吗没有下手处。他人在江湖,顺流而下,行为举止好像很忠信很廉洁似的。大家都喜欢他,他自己也觉得蛮对头的。其实他并不能给人们尧舜之道,所以叫做败坏道德的老贼。孔子也说了:‘讨厌似是而非——讨厌稗子,担心它假装好苗子;讨厌巧舌如簧,担心他假装正派;讨厌信誓旦旦,担心他假装有信用;讨厌郑国的淫秽音乐,担心它混在高雅音乐里;讨厌紫色,担心它混在红色中;讨厌乡里的老好人,担心他败坏道德。’君子只求回到阳光大道上来。”

阳关大道就是孔孟的中庸之道,乡愿则是俗话说的中庸之道。乡愿反中庸,乡愿圆滑世故还自以为中庸。中庸之道至刚至正至善至美,所以至顺至圆, 这是乡愿所不知道的。乡愿外表圆滑,内里残缺;外表圆通,内心脆弱。受的是内伤,内出血,不好治。你看在外面满脸堆笑回家破口大骂的,甚至回家还不敢当着家人开骂只敢一个人独自拍桌子独自醉酒的,内伤最为严重,最难治。败德之贼,主要是败坏自己的天德,伤自己,对不住自己。对别人倒没什么。


17.14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

试译:孔子说:“把半路上听来的话到处乱传,有修养的人不会这样做。”

试注:涂,路途。德,美德,有德之人。弃,厌弃。

体会:《百喻经》第66个故事,叫做“口诵乘船法而不解用喻”,说是从前有个大长者子,和商人们一起商定下海采宝。这个长者子背熟了下海开船的方法,诸如下海后遇到漩涡遇到激流,应当这样掌舵这样定向这样抛锚。对众人说:“下海的方法,我全都知道。”众人听后深信不疑。到了海中,没过多久,船师发病,忽然死了。这时候,长者子就代为开船。遇到漩涡了,长者子背诵说:“应当这样开船这样定向。”但是大船在原处打着圈子就是不能前进,怎么也无法抵达藏宝之处,直到船上的商人全部淹死。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扪心自问:我读《论语》,得了孔子真传没有?是不是道听途说啊?所以只敢试译试注,谈点体会,就教方家。道听途说,没有试验过修炼过检验过,没有得真传,没有真功夫,害死人。管理学和创业课程,如果也是这样,难免翻船,落水而死。


17.15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试译:孔子说:“患得患失的人,可以和他同朝共事吗?这种人,未得手之前唯恐得不到,一旦得手又唯恐丢掉。一旦他担心丢掉的话,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试注:鄙夫,在不同场合有不同含义,这里理解为“患得患失的人”。与,与……一起共事,同事。事君,辅佐君王。其,他,鄙夫。

体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群一类,各有各的氛围。一群人有了正气,个别人搅局搅不动,还可能受点正气的熏陶,朝正道上靠靠。正气主要靠核心人物、领导班子带头,像孟子那样,养浩然之气。患得患失工于心计的,进领导班子,会坏大事。鄙夫不可与事君也。


17.16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试译:孔子说:“古代人有三种毛病,今人有些已经没有了。古人张狂是志大才疏,今人张狂却放荡不羁;古人自傲是棱角分明,今人自傲却蛮不讲理;古人愚钝是直来直去,今人愚钝却不过装样子蒙人罢了。”

试注:或,有些。亡,无。矜,自夸,自傲。廉,棱角。忿戾,怒气冲天,傲慢无礼。

体会:古人的毛病还可以容忍,今人的毛病简直令人发指。好像是厚古薄今。看看今天,这两种毛病也都有。志大才疏的张狂,放荡不羁的张狂,等等,今天都有。


17.17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试译:孔子说:“花言巧语满脸堆笑,缺德啊!”

试注:和(1.3)重复了。

体会:参见(1.3)。


17.18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试译:孔子说:“讨厌用紫色盖过朱色,讨厌用郑国的淫声搅乱雅乐,讨厌靠伶牙俐齿颠覆国家。”

试注:恶,厌恶。

体会:青、白、红、黑、黄,被古人看作正色。朱色是正红色,紫就太红了点,红得发紫。紫是杂色,是红色夹杂了蓝色,被认为不正。《说苑·反质》说:孔子曾经占得贲卦,感叹不吉利。子张问道:“我听说贲卦是吉利的一卦,老师怎么不高兴呢?”孔子说:“贲(bì),不是正色,颜色驳杂,所以我感叹啊。我考虑颜色的性质,白就要正白,黑就要正黑。”搞企业文化,颜色,音乐,言谈,都要十分讲究。弄不好就俗了,要么就板了。一俗一雅,一板一活,往往就差那么一点点。

 


17.19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试译:孔子说:“我不想说话了。”子贡说:“老师不说话,那么弟子传述什么呢?”孔子说:“天说了什么呢?四季运行,万物生长,天说了什么呢?”

试注:予,我。述,传述,传播。

体会:最高的经典是生活。邓新文博士说,《庄子·天道》中桓公和轮匠老扁的一场对话很值得放在这里演播一下——桓公在堂上读书,老扁在堂下砍凿轮子,累了,放下椎子凿子,走上堂来,问桓公说:“恕为臣冒昧,请问桓公,读的是哪家之言?”桓公说:“圣人之言。”老扁说:“那位圣人还在吗?”桓公说:“已经死了。”老扁说:“噢,原来国君所读的,是古人的糟粕啊。”桓公说:“寡人读书,轮匠怎么敢说三道四?要说就说点道道出来,说不出道道来叫你死在这里!”老扁说:“为臣是从为臣的手头功夫来体会的。砍凿轮子,慢慢做,比较松散,轮子不结实。快点做,比较紧巴,功夫进不了木头心。不紧不慢,得心应手,嘴里说不出来,但是功夫的妙处就在其中。为臣没法把这个奥妙告诉为臣的儿子,儿子也没法从为臣这里听明白其中的奥妙,所以七十岁了,为臣还是独自一个人在这里当轮匠老扁。古人和他们那些不可言传的东西都一同死去了。那么国君所读的,不就是古人的糟粕吗?”

生活是无字天书,不言之教。生活的教训实实在在,有流血牺牲,有痛入骨髓,有喜极而泣。无论学校教育如何发达,生活的教育总是不可替代。老师如果心肠软一点,都不敢给学生设陷阱,烧油锅,挖火坑。医师如果心肠软一点,也不敢上手术台动刀子。所以学生在生活中经历了陷阱、油锅、火坑,比在学校学的实在,管用。学校一般出不来大器。因为你要设陷阱,家长不愿意,学生也不来的。只有如来大佛、观音菩萨,才有唐僧、悟空这样的大弟子,万难不屈,一往无前,大佛大菩萨设计的九九八十一难,他们一个一个闯过去,终于成就大器。菩萨的设计,也不是设计,而是天造地设,只是名叫设计罢了。所谓设计,即非设计,是名设计。大慈大悲和小恩小惠,大不相同。生活本身是大慈大悲的,完全公平的——只要我们把一切看作因果,看作锻炼,看作磨炼,看作课程,看作学校,看作老师,看作菩萨,看作医师,看作经典,看作作业,看作书籍——无字天书。明白这一点,创业精神就出来了。埋怨创业环境不好,就毫无必要了。是的,既然创业,又埋怨创业环境不好,这是为何?愚公移山,天神动容。天神就是我们自己。


17.20 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试译:孺悲来了,想见孔子,孔子托病不出来。传话的刚出门,孔子就取出瑟来边弹边唱,故意让孺悲听到。

试注:孺悲,鲁国人。将命:传话。户,门。瑟,古代的弦乐器,像琴。

体会:孺悲是见过孔子的。有一回,“恤由去世了,要办丧礼,哀公派孺悲到孔子那里学士丧礼,《士丧礼》从此记载下来。”(《礼记·杂记下》)这一次为什么孔子不见,却要故意弹瑟唱歌让孺悲听见?可能尽在不言中吧?“天何言哉”(17.19),老天说了什么呢?然而万物生长,四季运行,什么都办成了。瑟也是一张嘴,闻其声,如见其人。


17.21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yì)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yuè)不乐,居处不安, 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试译:宰我问:“父母去世,守丧三年,为期太长。君子三年不行礼,礼仪肯定废了;三年不奏乐,音乐肯定荒了。旧谷子割掉了,新谷子长起来,钻木取火的木头也轮用了一遍,一年期限也就够了。”孔子说:“吃香白米饭,穿绫罗绸缎,你心安吗?”宰我说:“心安。”孔子说:“你心安,就做嘛。君子守孝,好饭好菜,尝了也没味道;名歌金曲,听到也不快乐;大床软被,睡着也不踏实,所以不那样做。现在你既然心安,你就做嘛。”宰我就出去了。孔子说:“这个宰我,真没良心。孩子出生三年,才能离开父母怀抱。这三年的守孝,是天下通行的。宰我对父母也能付出三年的爱心吗?”

试注:“钻燧改火”,钻木取火,用钻子钻木头,靠摩擦生火。有很多种钻法,钻火用的木头各种各样,轮用一遍为期一年。“期可已矣”,期(jī)是一周年,已是停止。衣(yì),穿衣服。予,宰我,宰予。

体会:礼乐主要靠心诚。心诚就有礼,就有乐。“礼节礼节,难道就是迎送玉帛吗?音乐音乐,难道就是敲敲钟鼓吗?”(17.11)“人要是没良心,礼尚往来有什么用?人要是没良心,钟鼓齐鸣有什么用?”(3.3)所以说“大礼必简”,不一定多么繁琐,重在一个心诚。宰我说守丧三年不行礼,礼就废了,其实守丧就是行丧礼,怎么废了呢?应该是兴了。又说三年不奏乐,音乐也荒了。这也不对。守丧三年,可以奏哀乐,兴哀乐。当然主要在心哀,在心孝。“大乐必易,大礼必简”(《礼记·乐记》),大音希声(四十一章)。

17.22
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试译:孔子说:“整天吃得饱饱的,什么也不想也不做,难熬啊。不是有棋牌吗?玩玩棋牌,总比干呆着好。”

试注:博弈,各种棋牌游戏。

体会:成天不吃不睡,专门想问题,孔夫子做过实验,觉得没什么好处,不如学点东西(15.31)。吃饱了成天干呆着,什么也不想也不做,也很难呆得下去。无为无为,无为并不是不想不做,而是无为而无所不为,心态轻松,做很多事。不然,无为就会变成无聊,一事无成。尤其老龄化社会,这个工作量很大。企业和非营利机构都可以动动脑筋,如何把退休人员,老年人的生活搞得丰富多彩。如今的人,身体也好,年寿也长,可能就是心灵的需求比较难以满足。既然有需求,那就大有可为。心灵的需求和物质的需求很不相同的一点,就是物质需求小得多,心灵的需求简直无边无际,真是天大地大不如心大。这个产业不可思议,创业者大有用武之地。


17.23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试译:子路问:“君子看重勇武吗?”孔子说:“君子最讲道义。君子光有勇武不讲道义,就会造反;小人光有勇武不讲道义,就会抢劫。”

试注:尚,上,都是崇尚,看重。

体会:这是专门针对子路讲的。子路的问题也有个性,他自己勇武,就问勇武。孔夫子看准子路的弱点,把道义抬出来,放到勇武之上,压住子路的蛮勇。就是说,无论你做君子还是做小人,都不能蛮勇,都要先讲道义,再讲勇武。要勇于道义,勇于仁义。勇气应该表现在当仁不让,当道不让,当义不让。看来君子也有蛮勇的时候。君子蛮勇起来,造反去了,也不得了。如果道义为上,就会像文王武王那样,高举义旗,号令天下,讨伐暴君了。那就不是造反了,而是革命,是孔夫子赞成的。


17.24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也,亦有恶()乎?”“恶()徼(jiāo)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jié)以为直者。”

试译:子贡问:“君子也有讨厌的事情吗?”孔子说:“有啊——讨厌专门说别人的不好,讨厌在下位谩骂上司,讨厌蛮勇无礼,讨厌刚愎自用顽固不化。”然后问:“赐啊,你也有讨厌的事情吗?”子贡说:“我讨厌剽窃还自以为聪明,讨厌桀骜不逊还自以为勇敢,讨厌揭人短处还自以为直率。”

试注:恶(wù),厌恶,本节除了“恶者”的“恶”读è外,其余十个“恶”都是厌恶,都读wù。居,在。下流,下位,下级。讪:诽谤,谩骂。窒,堵塞不通,思路不通,想不明白。赐,端木赐,子贡。徼,抄袭,剽窃。孙,逊,逊顺,谦让。讦,攻讦,揭短。

体会:稍一不慎,这些毛病自己身上都有。惭愧,惭愧。剽窃同行的经营秘诀,得意得很。和同行对着干,对骂,对打,认为自己敢于竞争,不受欺负。揭同行的短处,以为自己在打抱不平,在主持正义。很需要换位思考。


17.25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

试译:孔子说:“让女子去伺候小人,难啊!亲近一点,小人就没礼貌;疏远一点,小人就抱怨。”

试注:唯,句子前面的助词,没有实际意义。与,交往,相处。养,伺侯,调养。

体会:服务行业,女服务员对此体会很深的。某些顾客,不论男女,是不好伺候的。

孔子删定《诗经》,总的选取原则是“思无邪”,思无邪的第一首就是情诗:“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对女子十分称颂。

舜靠五位大臣就天下大治。武王说:“我有治臣十人。”孔子说:“人才难得,不就是这样吗?唐尧、虞舜的时代,也是这样人气旺。武王的大臣,有一个还是女的,男的九个而已。当时三分天下,文王占了两分,仍然向殷商称臣。周代的德行,真可以说至高无上了!”(8.20)这位女大臣,有人说是文王夫人太姒,称为文母;有人说是武王夫人邑姜,是主内的一把好手。孔夫子在这里第一个就提到她,女子优先。

孔子解释《易经》,第一是乾卦,第二是坤卦。“日月运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道成就男子,男子效法上天,“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坤道成就女子,女子效法大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男子女子都是君子。再看“家人”一卦,说女子的正位,是主内;男子的正位,是主外。男女的位置摆正了,这是天地的大义。家人一卦,说一家人是有尊严的君主的,这个严君就是父母,父母是一家之主,君主。女子也是家长,家主。家道摆正了,就可以摆正天下。所以说,“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夫妇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本来是天在上地在下,但是就卦象说,天在上,地在下,却组成否卦,大事不好。 地在上,天在下,反而好,组成泰卦。当作运动来看更好些。天在上,需要下沉;地在下,需要上升,天地相交,地气上升天气下沉,泰。这样组成一卦叫做天地泰。那么妇女主外,男子主内,也很好。所以阴阳之道也是变化的,正位在于正心。正心了,一切位置都是正的。正就是贞,元亨利贞:运气好,全靠贞,全靠心正。

哀公曾经问孔子说:“大礼是怎么回事?君子讲礼,怎么如此的尊贵啊?”孔子说:“丘是个小人,没资格讲礼。”哀公还是请求孔子讲,孔子就提到:“从前夏商周三代明王主政,一定尊敬妻儿,有一套方法。妻室,是一家的主妇,怎么敢不尊敬呢?儿女,是一家的后代,怎么敢不尊敬呢?君子没有不尊敬的,但是尊敬自身最重要。因为自己的身体,是父母亲发出的枝丫,怎么敢不尊敬呢?不能尊敬自己的身体,就是伤害了父母亲,伤害父母亲,就是伤害根本,伤害了根本,枝枝丫丫也就死了。这三点,要为百姓做出榜样。自己尊敬身体,百姓就尊敬身体;自己尊敬子女,百姓就尊敬子女;自己尊敬妻室,百姓就尊敬妻室。君王做到这三点,就能通行天下了。大王您如果这样做,国家也就顺当了。” (《礼记·哀公问》)

女子,有人注解为“汝子”——你们这些人。那就是另一种解释了。


17.26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试译:孔子说:“到四十岁了还让人讨嫌,往后也就没戏了。”

试注:见,被。恶。厌恶。其,这人。终,完结,这一辈子。已,罢了,到此为止。

体会:相信这种话都是有针对性的。“有教无类”(15.39),什么时候学习都不晚,什么时候醒悟都不晚。为了促动一个人醒悟,有时候可以搞点激将法,骂他说:“都四十岁的人了,还这副德行!你啊,这一辈子算完了!”其实呢,心里未必这么想。孔子说:“我没见过爱美德像爱美色一样的。”(9.18)真的没见过?未必。是夸张一下,强调一下。

 

 

博客:渊主 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机构: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http://www.tx-jd.net

 

著作:

论语·儒商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146

海边捧起一把沙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375

吕氏春秋·王道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623

中国佛教史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742

善知识经济:因陀罗网经济学初步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16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20

大全若缺:全息观纵览与沉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45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1675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