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 微子第十八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 微子第十八

♫ 微子第十八

[更新时间]2010-07-17 15:20:16 [字数]7283

18.1 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gàn)谏而死。孔子曰:“有三仁焉。”

试译:微子启离开纣王,逃走了,箕子做了纣王的奴隶,比干力谏纣王,丢了命。孔子说:“殷代末年有三位大好人。”

试注:微子,封国为微,爵位为子,名启,纣王的老兄、卿士。看到纣王荒淫无道,极力劝阻无效,就出走了。后来周武王灭掉纣王,周公平息殷商逸民的叛乱,把微子启封在宋国。箕子:纣王的叔父,任太师,封在箕,据说是围棋的创始人。他对纣王的奢靡残暴很不满,多次强谏,纣王不听,有人就劝箕子离开。箕子说:“做臣子的,劝谏君王,不听就走人,那是暴露君王过失,自己去取悦大众,我不忍心这样做。”于是披散头发,假装癫狂,做了奴隶。比干:也是纣王的亲属,竭力劝谏纣王,纣王大怒,骂道:“我听说圣人心有七窍,是不是真的!”就命令剖开比干的心脏来验证。

体会:三位大好人,做法却各有千秋。武王除灭殷商,去拜访箕子,求教治国良方,箕子就提出九种大法,《尚书·洪范》记载了这件事。“箕子”发明“棋子”,也说得过去,也许围棋的棋子最先是竹子做的呢。


18.2 柳下惠为士师,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试译:柳下惠做法官,三次被撤职。有人说:“先生不可以离开鲁国吗?”柳下惠说:“正经八百为人做事,怎么不会多次罢官呢?靠邪门歪道为人做事,又何必离开祖国呢?”

试注:柳下惠,姓姬(或姓展),名获,又名禽(或字禽),封在柳下,谥号惠。士师,法官,典狱长。黜,罢官。

体会:当时世道很乱,到哪里都要走关系,保官位,离开鲁国也是白搭。走正道,那就等着撤职,这很正常。所以柳下惠觉得,无论走正道还是走歪道,在哪里都可以,不必离开祖国了。孔夫子很赞赏柳下惠,但是自己却离开鲁国,周游列国,和柳下惠做法不同。无可无不可,这是孔夫子的态度。各人有各人的具体情况,各有各的追求。


18.3 齐景公孔子曰:“若季氏,则吾不能。”以之间待之。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孔子行。

试译:齐景公给孔子定待遇,说:“要是照鲁君给季孙氏的待遇,我给不起。”于是把待遇水平定在季孙氏、孟孙氏之间。又解释说:“我老了,没力气重用您了。”孔子就离开了齐国。

试注:待,对待,给待遇。

体会:孔子这次在齐国,三十五岁了。齐景公讨教了很多问题,比较高兴。像“君君臣臣父父子子”(12.11)啊,“政在节财”(《史记·孔子世家》)啊,景公听了都颇为心动,要封孔子一块地。后来景公的大臣晏婴一番话,说得景公不敢重用孔子。晏婴瞧不起儒者,认为他们能说会道,循规蹈矩;倨傲自大,不甘人下;破产厚葬,难以推广;到处游说,不可主政。周公之后,礼崩乐坏。如今孔子礼服盛装,礼节繁多,我们几辈子都学不完,一辈子都搞不懂。要在齐国用这些教化普通百姓那是很难的——这样一说,齐景公就心里打鼓了。虽然对孔子客客气气,但是不再问礼仪方面的事情了。终于有一天,景公摊牌了:“照鲁君给季氏的待遇,我给不起。”于是给孔子的待遇介于上卿季孙氏和下卿孟孙氏之间。齐国大夫还想加害孔子,消息传到孔子那里。景公也说:“我老了,不能重用您了。”孔子一听,就告别景公回鲁国去了。

孔子走人,主要的可能还是治国方略没有被采纳。齐景公问怎么治国,孔子说治国靠节财。孔子刚刚说了节财,齐景公接着就要封孔子一片地,不就破费了吗?等于不听孔子的建议,孔子当然要走,因为齐景公治国,爱奢侈,爱浪费,孔子说话是对症下药的。另外有人来问如何治国,孔子的回答就变了,搞得子贡很疑惑,问道:

“从前齐 景公问老师如何治国,老师说:‘治国靠精打细算,不大手大脚。’鲁君问如何治国,老师说:‘治国靠选用贤臣。’叶公问如何治国,老师却说:‘治国靠身边人欢喜,远方人归附。’三个人问同一个问题,老师的回答都不一样,治国莫非没有一定之规吗?”孔子说:“国情不同嘛。齐君治国,楼台亭榭那么奢靡,王家园林那么阔气,天天享乐,一刻不停,一个早上赏赐千驾马车的就有三家,所以我说治国靠节财。鲁君呢有三位大臣,孟孙、叔孙、季孙,这么三位,在鲁国朝野结党营私,对各国诸侯封锁消息掩人耳目,这样来蒙蔽鲁君,所以说治国靠选用贤人。楚国土地辽阔,国都狭小,百姓离心离德,不能安居,所以说要让身边人高兴,让远方人来投奔。这是根据国情不同,采用三种不同的治国办法。”——《孔子家语·辩政》中说了这件事。

 

 

 

18.4 人归(kuì女乐(yuè),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试译:齐国人赠送了一批歌女,季桓子接受了,三天不上朝,孔子就离开了。

试注:归(kuì),馈,馈赠。季桓子,鲁国宰相。

体会:按《史记·孔子世家》,背景是这样的——五十五岁那年,孔子献策,帮助鲁定公堕三都。理由是季孙、孟孙、叔孙三位大夫封地的城墙比国君的城墙还气派。五十六岁那年,孔子又当了鲁国大司寇,严明法纪,诛杀乱政者少正卯;推行礼仪,整顿市价,男女有别,路不拾遗,各方来客有事都不用找官员送礼,都能得到很好的照顾,宾至如归。齐国人听到这种情况,非常担忧,说:“孔子管理鲁国,必定称霸天下。我们齐国离得近,首先被吞并的就是我们。何不送块地给鲁国?”后来一商议,还是先送歌女吧。送歌女如果还不行,再送土地不迟。于是选了八十名歌女到鲁国。季桓子偷偷看了三次,想收下歌女。就对鲁君说:“我想到各地巡视去。”其实是借此成天观看歌女表演,不理政事。子路看到这种情况,就对孔子说:“老师可以走了。”孔子说:“等等,鲁国现在要去郊外祭祀,如果祭祀后能够按照礼法把烤肉分给大夫们,那我还可以不走。”结果季桓子不但全部收下了女子乐团,三天不听政,又在郊外祭祀后不分烤肉给大夫。孔子感到鲁国没有希望了,就辞了职,到卫国去了。


18.5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试译:楚国的狂人接舆从孔子车驾旁边走过,嘴里唱道:“凤凰啊凤凰,为何这样凄惨?过去没法再劝,未来还可补救。算了吧算了,如今朝廷完了!”孔子就下了车,想和他谈谈,他却赶紧躲开了,没有接上话。

试注:狂接舆,有好几种说法,比如这个狂人姓接,名舆;或者这个狂人接孔子的车;或者这个狂人叫接舆,从孔子门前走过(《庄子·人间世》)。趋,快走。辟,避开。

体会:孔子说:“君子之道费而隐。”(《礼记·中庸》)无边无际,神妙莫测。君子有“隐”的一面,有时候积极入世反而是更大的隐世。这位狂人不一定比孔子隐得深,从口气看,与其说他叹息孔子,不如说更加叹息当时的从政者,有眼不识泰山。藕益大师说这是孔子的又一个知音。这个故事在《庄子·人间世》里稍微详细些,记录狂接舆的话多一些。

楚国这位隐士叫什么?可能当时就没有记载。人家一见面就急匆匆躲了,话头都没接上,来不及请问尊姓大名。杨伯峻先生采用清代曹之升的说法,认为《论语》中那些隐士,都用事情命名。比如守门人就叫做“晨门”,拄拐杖的就叫做“丈人”,在渡口的叫做“长沮”、“桀溺”。狂人接孔子的车,顺便就取名接舆。隐士隐士,名字好像也是“隐私”。好比老子的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四十一章),“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名之曰大。”(二十五章)

孔子积极入世,大隐于朝,对隐士很尊重。下面又遇见两位。


18.6 长沮chángjū)、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是鲁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櫌(yōu)而不辍。子路行以告。夫子怃(wǔ)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不与易也。”

试译:长沮、桀溺一起耕地,孔子路过,派子路去问渡口。长沮说:“那位拿着缰绳的是谁?”子路说:“是孔丘。”长沮问:“是鲁国的孔丘吗?”子路说:“是啊。”长沮说:“他知道渡口在哪里。”子路又问桀溺,桀溺说:“您是谁呢?”子路说:“是仲由。”桀溺说:“是鲁国孔丘的门徒吗?”子路回答说:“是的。”桀溺说:“天下大势,如江河滔滔,泥沙俱下,谁能够改变呢?您与其跟从躲避坏人的,还不如跟从躲避恶世的啊!”说着继续耕地。子路回来如实汇报。孔子心有感触,叹道:“不能躲进山林和鸟兽在一起嘛!我不和你们这些人在一起,那和谁在一起呢?天下如果太平了,丘就不出来和你们一起搞改革了。”

试注:长沮、桀溺,都是隐士的名字,随事而取的,这里的事情就是问津,津、沮、溺,都和水有关,而且故意用不大吉利的词,沮啊,溺啊,在渡口要小心了。耦,两人同耕。执舆,执辔(pèi),辔是缰绳。且而,这个而是尔,是你。辟,避。辟人,避人,避开坏人。辟世,避世,躲开恶世。耰(yōu),用耰平整土地,耰是松土的农具,这里做动词用。怃然,不高兴。易,变易,改革。

体会:据《史记·孔子世家》,鲁哀公五年,孔子六十二岁,从楚国的叶地返回蔡国去,在路上遇见长沮、桀溺。从这里的对话看,长沮如果认为孔子心里有数,无需自己给孔子指点迷津,那就是孔子的知音了。隐不隐,只是一个形式,彼此心照不宣。“贤者辟世”(14.37),孔子是尊重的。桀溺认为孔子是辟人者,辟人之士,专门躲避坏人的,但是不躲避恶世,还不彻底。躲避淤泥,洁身自爱,很好的。出淤泥而不染,可能更好。淤泥不是淤泥,是肥料,多来点淤泥吧我要开花,那就成道了吧。从心所欲不逾矩(2.4),既不避世,也不避人,是孔夫子。


18.7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蓧(diào)。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隐者也。”使子路见之。至,则行矣。子路曰:“不仕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试译:子路跟着孔子出门,不知不觉跟丢了,遇到一个老丈,用拐杖挑着蓧子。子路问:“先生看见我老师吗?”丈人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哪个是你老师?”说着就竖起拐杖,用蓧子锄草。子路打拱行礼,站到一边。然后老丈留子路住下来,杀鸡煮黄米饭款待他,让两个孩子出来相见。第二天,子路找到孔子,如实相告。孔子说:“是位隐士。”就派子路回去拜访。到了那里,老丈已经走了。子路说:“有本事却不做官,是不道义的。尊老爱幼的礼节既然不可以废除,忠君礼臣的礼义又怎么可以废掉呢?本想洁身自爱,却搞乱了人间大伦。君子做官是实践道义。当今之世,道义行不通,从这件事可见一斑。”

试注:蓧(diào):古代一种除草工具,筱。植,树立,竖立。黍,黄米,比当时的主食小米产量低,更贵些。食(sì),给人吃东西。

体会:和上一节一样,还是鲁哀公五年,孔子六十二岁,从楚国的叶地返回蔡国去,先是在路上遇见长沮、桀溺,后来有一天,子路掉队了,遇到老丈,有了这一番经历。老丈用好饭好菜款待子路,还让孩子出来见过子路,礼遇很厚。子路也有礼在先,老丈开头不大搭理,子路却彬彬有礼,打个拱,站在一边。尊老爱幼,君子和而不同,双方客客气气,却各有各的主张,各行其是,互不妨碍。那么,“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是说谁呢?是老丈说自己,还是老丈责备子路?


18.8 逸民:伯夷叔齐虞仲夷逸朱张柳下惠少(shào)连。子曰:“不降(jiàng)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谓“柳下惠少连,降(jiàng)志辱身矣。言中(zhòng)伦,行中(zhòng)虑,其斯而已矣。”谓“虞仲夷逸,隐居放言,身中(zhòng)清,废中(zhòng)权。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

试译:遗民隐士,有伯夷、叔齐、虞仲、夷逸、朱张、柳下惠、少连。孔子说:“不降低志向,不辱没自身,是伯夷、叔齐的优点。”说 “柳下惠、少连降低了志向,辱没了自己。不过说话合乎人伦,做事合乎情理,也就是这个样子”。说 “虞仲、夷逸隐居起来,放胆说话,一身清白,不做官也是一种权变”。“我和他们都不同,我没有什么可以,没有什么不可以。”

试注:逸民,包括隐士和遗民,遗民是改朝换代后仍然效忠前朝的人。中(zhòng),切中,打中,中靶,符合。

体会:无可无不可,夫子的人生哲学。能进能出,能屈能伸,比《逍遥游》还要逍遥,还要洒脱。为什么?《逍遥游》还不能入世,孔子却可以出世,大隐于市。

伯夷、叔齐的故事比较有名,虞仲、夷逸、朱张、少连的情况,很少见。柳下惠的故事还有几个,其中比较出名的一个,是坐怀不乱。与此相关的故事,《孔子家语·好生》里说到一个。说是鲁国有个人独居,他的邻居是个寡妇,也是独居。一天下大暴雨,寡妇的房子漏水,没法住了,就跑去敲鲁人的门想寄宿一晚。鲁人把门紧紧关住,不让进来。寡妇说:“怎么这样没良心啊不让我进屋?!”鲁人说:“我听说男女不到六十岁不能同居,如今您年轻我也年轻,所以不敢请您进来。”寡妇说:“先生何不学习柳下惠?用自己的身体暖和了受冻的陌生女子,全国没有谁说他不好。”鲁人说:“柳下惠可以那样,我不可以那样。我用自己的不可以,学习柳下惠的可以。”孔子听说后称赞道:“好啊!想学柳下惠的很多,还没有这样学的。学他的至善情怀,却不照葫芦画瓢,真是睿智。”照葫芦画瓢,刻舟求剑,不行。孙中山先生留了胡子,我们就留胡子,学孙先生,不算真学孙先生。


18.9 太师挚,亚饭gān)适,三饭,四饭,鼓方叔入于,播鼗(táo入于,少师、击磬入于海。

试译:太师挚去了齐国,二饭乐师干去了楚国,三饭乐师缭去了蔡国,四饭乐师缺去了秦国,击鼓乐师方叔去了黄河边,摇拨浪鼓的武去了汉水边,少师阳和击磬的襄都去了海边。

试注:大师,太师,鲁国乐师的长官,第一乐师,名挚。后面依次是二饭(亚饭)、三饭、四饭乐师。适,去。磬(qìng),一种打击乐器,有石器的,有玉器的,挂起来敲打。鼗(táo),小鼓,拨浪鼓。

体会:乐师都跑了,鲁国没戏了。音乐是艺术之魂,数学是科学之魂,逻辑是一切学问之魂。二饭三饭四饭乐师跑了,元气大伤。太师跑了,简直要命。没戏看,日子过着还有什么意思。很多人赚钱,发财,都是图一乐,拿着大把钞票去找乐子。如果有乐师在旁边,奏着小夜曲,我们像奶牛一样吃草,也能产出好奶来。工作就变成乐事了。乐师不能走啊。


18.10 周公鲁公曰:“君子不施(chí)其亲,不使大臣怨乎不以。故旧无大过,则不弃也。无求备于一人。”

试译:周公告诉鲁公说:“君子不疏远亲人,不让大臣抱怨得不到重用。老友老臣没有大的过失,就不要丢了。不要求全责备一个人。”

试注:周公,周公旦,周武王的弟弟,采邑在周,称为周公。鲁公是周公的儿子伯禽,封在鲁国,称为鲁公。施(chí),弛,废弛,怠慢,疏远。以,用。故旧,老友老臣。

体会:比较难的是如何把握一个度。不忘老朋友老臣子,没有大过失就不要抛弃,但是如果他们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怎么办?吃大锅饭会吃垮人民公社,最后也害了老朋友老干部。所以周公说不要丢了老朋友老干部,并没有说一定委以重任。像小平同志搞改革,七十多岁了,思维很超前,许多年轻人都跟不上,那么老干部就是一关。小平同志想了个好办法:搞顾问委员会。老干部高兴,新干部也高兴。有的企业,对创业元老,也有这种安置办法,发挥余热,支持年轻人创业。


18.11 有八士:伯达伯适kuò)、仲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随季騧guā)。

试译:周代有八个士:伯达、伯适、仲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随、季騧。

试注:适(kuò),读“扩”。騧(guā),本是黑嘴的黄马,这里是人名。

体会:两伯、两仲、两叔、两季,都是排行:伯、仲、叔、季。至于八人究竟是谁,不知道了。士,也是很难翻译的。那时候,士的意思很多,只好不翻译。伯仲叔季为什么排得这样好这样顺这样齐呢?这八位是一家子吗?奇!莫非是周家有这八个士?奇!或者这八士结拜为兄弟?奇!结拜为兄弟为何成双成对?奇!都是一对一对双生子?奇!八士为何放到本篇最后才说?有何奥妙?奇!

本篇开首就是微子等三位仁士,然后有狂接舆等隐士四位,逸民七位,太师挚为首的乐师八位,最后是周的八士。中间还提到齐景公、季桓子,对孔子都不理解,礼遇不够。孔子对他们的态度,令人深思。从这些人身上,折射出孔子的形象。从微子启开头,每个人都微而足道,微妙难测,微微有所启发……

博客:渊主 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机构: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http://www.tx-jd.net

 

著作:

论语·儒商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146

海边捧起一把沙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375

吕氏春秋·王道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623

中国佛教史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742

善知识经济:因陀罗网经济学初步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16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20

大全若缺:全息观纵览与沉思http://www.17xie.com/book.php?bid=1845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1675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