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论语原文配白话(上) - 论语·儒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论语·儒商 > 论语原文配白话(上)

论语原文配白话(上)

[更新时间]2009-06-24 21:47:33 [字数]29457

 

 

 

论语原文配白话(上)

 

                            

                             刘克苏 2008-7-1

 

学而第一

1.1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yùn),不亦君子乎?

试译:孔子说:“一边效法圣贤如何做人做事,一边适时实习诵习,不也高兴吗?朋友同学远道而来,不也快乐吗?人家不理解自己,心里却不怪人家,不也算个君子吗?”


1.2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试译:有子说,“一个人能够孝顺爹娘,敬重兄长,却喜好违犯上司,那是少有的;不喜欢违犯上司,却醉心于捣乱,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有。君子抓根本,根本扎稳了,一切为人处世之道自然生发出来。孝敬父母,尊敬哥哥姐姐,这就是仁的根本吧!”


1.3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试译:孔子说:“花言巧语,貌似善良,缺德啊!”


1.4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试译:曾子说:“我每天在三件事上反省自己:给人办事、出主意,是不是尽心尽力?跟朋友交往,是不是守信用?老师传授的知识,是不是复习了、做到了?”


1.5
子曰: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试译:孔子说:“领导一个有千辆兵车的公侯之国,就要兢兢业业工作,以取得信用;要节约官府开销,以爱养百姓;征用民力要注意天时。”


1.6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试译:孔子说:“弟子在家里对父兄孝悌,在外面对公卿忠顺,恭谨老实,博爱众人,亲近仁者。这样子做好了,还有剩余精力,可以读点书。”


1.7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试译:子夏说:“尊敬贤人,连自己平时待人接物的态度也变好了;服侍父母,能竭尽全力;辅佐君长,能不惜身命;与朋友结交,说话算数。做到了这几点,即使说没读过书,我却敢断定他有学问。”


1.8
子曰:君子不重(zhòng),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试译:孔子说:“君子不自重,就没有威信,学问就不扎实。主要靠忠信处世,也没有哪个朋友是不如自己的,有了过错就不要怕改正。”

 

1.9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试译:曾子说:“慎重料理父母丧事,诚心追祭历代祖宗,人心就复归忠厚了。”


1.10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试译:子禽问子贡说:“老师每到一个国家,必定能听到这个国家的政事。这是老师主动打听的,还是别人自动告诉他的呢?”子贡说:“老师是靠温和、善良、恭敬、俭朴、谦让,才得以了解的。老师了解国情的办法,也许跟别人的办法不同吧?”


1.11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mò),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试译:孔子说:“父母在世,看子女的孝心;父母过世,看子女的孝行;父母过世多年,还是不改变父母的正道,就可以说做到孝了。”


1.12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试译:有子说:“礼的运用,贵在和气。先王的治国之道,就是这一点好,因为大事小事都用礼,还是有用不到的地方。不过,明白和气的好,因而总是一团和气,却不用礼加以节制,也是行不通的。”


1.13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试译:有子说:“守信接近于义,说到做到。内心谦恭接近于礼,可以免受耻辱。因为它们接近礼义,还是值得推崇的。”


1.14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试译:孔子说:“君子吃饭不贪求饱足,居住不贪求安逸,办事勤快但说话慎重,向有道之士请教以修正自己,可以说是好学了。”


1.15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试译:子贡问:“贫穷却不讨好人,有钱却不小看谁,怎么样?”孔子说:“可以。不过比不上安贫乐道、富而好礼的。”子贡说:“《诗经》上唱:‘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孔子叹道:“赐啊,现在可以跟你聊《诗》了。告诉你一点,你就联想到别的东西。”


1.16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试译:孔子说:“不怕别人不理解自己,只怕自己不理解别人。”




为政第二

2.1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试译:孔子说:“治理国政用道德,就好比北极星安住本位,群星围着它转。”


2.2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试译:孔子说:“《诗经》选定三百篇,用其中的一句概括,就是:‘心思不歪’。”

 

2.3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试译:孔子说:“用政令训导人,用刑法统制人,老百姓就力求免遭刑罚,却没有廉耻心。用道德教导人,用礼仪规范人,老百姓就会有廉耻心,还会主动匡正自己。”


2.4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试译:孔子说:“我十五岁立志求学;三十岁能够自立;四十岁没什么迷惑;五十岁得知天命;六十岁耳根顺了;七十岁随心所欲,没有不合情合理的。”

 

2.5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试译:孟懿子问怎么行孝。孔子说:“不要违背。”樊迟给孔子驾车,孔子在车上告诉樊迟说:“孟孙问我怎么行孝,我回答说:不要违背。”樊迟问:“什么意思?”孔子说:“父母在世,如礼服侍;父母过世,如礼安葬,如礼祭祀。”


2.6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试译:孟武伯问什么是孝。孔子说:“孝子最挂念的只有一件,就是希望父母身体好,不要得病。”


2.7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试译:子游问什么是孝。孔子说:“如今行孝道的,只晓得说能够养爹妈。可是你看狗啊马啊,我们也都能把它们养起来。没有孝敬心,怎么区别这两种养呢?”


2.8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zhuàn),曾(céng)是以为孝乎?”

试译:子夏问什么是孝。孔子说:“和颜悦色难以做到。父母有事,晚辈代劳;有酒食,长辈先用——这样子就可以称为孝吗?”


2.9
子曰:“吾与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也不愚。”

试译:孔子说:“我和颜回说一整天,他从不反驳,好像笨笨的。后来我观察他自个的心思言谈举止,也是很能发挥的,颜回并不傻啊。”


2.10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sōu)哉?人焉廋哉?”

试译:孔子说:“先看看一个人做什么,再考查他怎么做,然后细细体察他最乐意什么。这样一来,他怎么藏得住呢?他怎么藏得住呢?”

 

2.11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试译:孔子说:“温习旧学问而触发新感悟,就可以做老师了。”


2.12
子曰:“君子不器。”

试译:孔子说:“君子不是器物。”


2.13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试译:子贡问什么是君子,孔子回答说:“想说的话他自己先做到,别人就会跟从他。”


2.14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试译:孔子说:“君子心量广大,不跟人攀比;小人跟人攀比,心量狭窄。”


2.15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试译:孔子说:“光读书,不琢磨,就糊涂;瞎琢磨,不读书,就没用。”


2.16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试译:孔子说:“用各种极端磨炼自己,极端的害处就没了。”


2.17
子曰:“,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试译:孔子说:“由啊,告诉你什么叫做‘知道’吧。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就叫做知道。”


2.18
子张学干(gān)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试译:子张想学习如何求官职、得俸禄的办法。孔子告诉他:“多听,没把握的先存疑,以为有把握的,说话还是要慎重,就会少出错;多看,没把握的先放下,有把握的,做起来还是要谨慎,就会少后悔。说话少出错,办事少后悔,官禄就在其中了。”


2.19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试译:鲁哀公问孔子说:“怎么做才可以服众?”孔子回答说:“推举正直的人来管理邪佞的人,老百姓就服;重用邪佞的人来支使正直的人,老百姓就不服。”

 

2.20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试译:季康子问:“要使老百姓恭恭敬敬、忠诚老实而又努力工作,该怎么做呢?”孔子说:“你自己待人接物能庄重自持,老百姓就恭敬了;你自己能孝顺长辈、慈爱晚辈,老百姓就忠实了;你自己提拔好人、开导弱者,老百姓就卖力了。”


2.21
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试译:有人问孔子说:“先生为什么不从政啊?”孔子说:“《尚书》上讲:‘孝悌啊孝悌,只要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了,国政也会由此理顺的。’”这也是从政嘛,何必非要当官才算从政呢?”


2.22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yuè),其何以行之哉?”

试译:孔子说:“做人却没有诚信,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好比大车辕没有活销,小车辕没有销钉,这车子怎么走啊?”

 


2.23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因于礼,所损益,可知也;因于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者,虽百世,可知也。”

试译:子张问:“今后十代的情况可以预先知道吗?”孔子说:“殷代承袭夏代的礼仪制度,废除了哪些,添加了哪些,是看得出来的;周代沿袭殷代的礼制,废掉什么,增加什么,是看得出来的。这以后要是有继承周代当政的,就是传承百个世代,也可以预先知道它。”


2.24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试译:孔子说:“有些鬼神不是保佑自己的,你也硬去祭拜求福,那是谄媚。眼见公义受损而不挺身而出,是没勇气。”

 

八佾第三

3.1 孔子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试译:孔子谈到季氏,说:“在自家庭院里办天子的八佾舞会,这种事情都能忍心做出来,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忍心做出来呢?”


3.2
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试译:仲孙、叔孙、季孙三家大夫祭祀祖先时,唱着《雍》这首天子祭祖诗来撤除祭品。孔子说:“‘各方诸侯助祭,肃穆天子主祭。’《雍》诗的这一句如何用到三家大堂去呢?”

 

3.3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yuè)何?”

试译:孔子说:“做人没有仁爱,礼仪怎么能到位?做人没有仁爱,音乐怎么能到位?”


3.4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nìng)俭;丧(sāng),与其易也,宁(nìng)戚。”

试译:林放请教礼制的根本。孔子说:“提了个大问题啊!就一般的礼仪来说,与其大事铺张,不如力求俭朴;至于丧礼,与其过分周到,不如万分哀痛。”


3.5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试译:孔子说:“蛮夷边鄙之地有君王,不如中原华夏之地没君王。”


3.6
季氏旅于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对曰:“不能。”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

试译:季氏要去祭祀泰山。孔子对冉有说:“你不能劝阻他吗?”冉有说:“不能。”孔子叹道:“唉,难道说泰山的神灵还不如林放懂礼吗?”

 

3.7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试译:孔子说:“君子没什么好争的,一定要争的话那就比比射箭吧。射手首先相互揖让,登堂射箭;射完后相互作揖下堂,比输的喝罚酒。这种比争是有君子风度的。”


3.8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试译:子夏问道:“‘一笑这脸蛋好美啊,一双黑眼睛好亮啊,白净净的平添灿烂啊!’是什么意思?”孔子说:“底子白净,文采是画上去的。”子夏又问:“礼也是加上去的吧?”孔子说:“启发我的是商啊,现在可以跟你一起品《诗》了。”


3.9
子曰:“礼,吾能言之,不足征也;礼,吾能言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试译:孔子说:“夏礼,我能够讲一讲,只是杞国的不足以验证;殷礼,我能够说一说,只是宋国的不足以验证。原因是典籍和贤人不够。典籍够、贤人够,我就可以验证它们。”


3.10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

试译:孔子说:“禘祭大礼,从开头献酒完毕后再往下,我就不想看下去了。”


3.11
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试译:有人请教禘礼的学问。孔子说:“不晓得。也许对于明白人来说,要想掌握天下就像看这里一样吧?”一边说,一边指着他的手掌。


3.12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试译:孔子祭祀祖先,真如祖先就在眼前;祭祀神灵,

真如神灵就在头上。孔子说过:“对我来说,假如祭祀不是人在心在,那就跟没祭一样。”


3.13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试译:王孙贾问道:“俗话说‘与其讨好奥神,不如巴结灶神’,什么意思?”孔子说:“不是那个说法。违背了天理,就没法祈求上天保佑了。”


3.14
子曰:“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

试译:孔子说:“周朝取舍了夏商两代的制度,集礼仪文化之大成啊!我遵从周礼。”

 


3.15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

试译:孔子进周公庙,对每件事都要提问。有人就奇怪:“谁说鄹人叔梁纥的儿子懂得礼啊?到了太庙,每件事都要向人请教。”孔子听后说:“那些做法是礼吗?”


3.16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试译:孔子说:“射礼的要旨不在于中靶,动用劳役也要各尽所能,这是古代的规矩。”


3.17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试译:子贡想取消当时告朔仪式上装样子的饩羊。孔子叹道:“赐啊,你可惜那只羊,我痛惜那种礼啊。”


3.18
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试译:孔子说:“遵照礼制尽心辅佐君王,人们却以为是拍马屁。”


3.19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试译:鲁定公问:“君王领导臣下,臣下服事君王,该怎么做?”孔子说:“君王领导臣下靠礼,臣下服事君王靠忠。”


3.20
子曰:“《关睢》,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试译:孔子说:“《关雎》这套曲子,快乐而不放荡,哀愁却不伤痛。”


3.21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人以柏,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试译:鲁哀公向宰我请教“尊社稷神该栽什么树”的道理。宰我回答说:“夏后氏栽松树,殷朝人栽柏树,周朝人栽栗树,说:‘让人战栗。’”孔子听后说:“既成事实就不多说了,事已至此就不劝阻了,过去的事就不追究了。”


3.22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试译:孔子说:“管仲器量小啊!”有人就问:“管仲俭朴吗?”孔子说:“管氏享有丰厚的三归待遇,他手下的官员也因人设岗、从不兼职,怎么能算俭朴呢?”“那么管仲懂礼吗?”孔子说:“ 君在宫门前立个屏风,管氏也在自家门前立个照壁。君为款待外君主,在堂前设有饮酒台,管氏也设有饮酒台。管仲要是懂礼,谁不懂礼?”

 

 


3.23 子语(师乐(yuè),曰:“乐(yuè)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jiǎo)如也,绎如也,以成。”

试译:孔子对鲁国掌管音乐的太师讲解演奏的心法,说:“音乐演奏,是可以了然于胸的:起奏时主题集中,继而充分展开,纯正和谐,明朗晓畅,源源不绝,这样一气呵成。”


3.24
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试译:仪地的边防官求见孔子,说:“但凡君子到这里来,我没有见不到的。”孔子的随行弟子把他引见给孔子。这人出来后,说:“各位何必担心你们老师的道德学问失传呢?天下无道的日子太久了,上天会让你们老师用礼法号令天下了。”


3.25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

试译:孔子赞叹《韶》乐:“美到极点!而且好到极至!”品赏《武》乐:“美到极点了!还没有好到极至。”


3.26
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

试译:孔子说:“位居上层而不宽厚,如礼行事却不恭敬,料理丧事但不悲哀,我如何看得下去呢?”

 

里仁第四    

4.1 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试译:孔子说:“安身在仁德里面,是件美事。不挑选仁德安身,怎么能说有智慧呢?”


4.2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试译:孔子说:“不仁的人,不可以长久忍受穷困,不可以长久享受富贵。仁者靠仁安身立命,智者用仁名利双收。”


4.3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试译:孔子说:“唯有仁者能够真心喜欢人的优点,真心讨厌人的缺点。”


4.4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wù)也。”

试译:孔子说:“一旦真下决心做好人,就不会讨厌什么了。”


4.5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试译:孔子说:“生活富裕,地位显贵,是人人愿意的,但若不是从正道得来,君子不会要的;生活贫穷,地位低贱,是人人讨厌的,但若不是凭正道摆脱,君子不会干的。君子而失去仁德,怎么能称作君子呢?君子连一顿饭功夫都不违背仁德,匆忙紧急时一定这样,遭遇不顺时一定这样。”


4.6
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试译:孔子说:“我没见过喜欢仁德的,没见过讨厌不仁德的。真正喜欢仁德的,自然再好不过;真正讨厌不仁德的,他修德啊,就是不让不仁德的东西沾染自己。有没有人能够下一天功夫真正修养仁德呢?我还没见过力量不够的。大概也有吧,我还没有见过。”


4.7
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试译:孔子说:“人的过错,是根据人的类型不同而各不一样的。虽然如此,只要观照过错,就知道仁了。”


4.8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试译:孔子说:“早上听到道,即使晚上死去都不遗憾了。”


4.9
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试译:孔子说:“一个人发愿向道,却以穿得破、吃得差为羞耻,那就还不到跟他深谈大学之道的时候。”


4.10
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

试译:孔子说:“君子对于天下的人、事、物,没有一定可以的,没有一定不可以的,最终都要拿义为准绳才能定夺。”


4.11
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

试译:孔子说:“君子关注德行,小人关心土地;君子关注法度,小人关心恩惠。”


4.12
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

试译:孔子说:“唯利是图,怨气就多。”


4.13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

试译:孔子说:“能够以礼让治国吗?那是不难做到的!不能以礼让治国,搞那些礼节又有什么用呢?”


4.14
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

试译:孔子说:“不担心没职位,只担心在位没本事;不发愁没人了解自己,只发愁没什么本事让人了解。”


4.15
子曰:“shēn)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试译:孔子说:“参啊,我的道是用‘一’贯通的。”曾子应声说:“噢。”孔子走了,其他门人问曾子道:“什么意思?”曾子说:“他老人家的道,就是忠恕,没别的。”


4.16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试译:孔子说:“君子通过道义明白事理,小人通过利害懂得事理。”


4.17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试译:孔子说:“看见贤人就想着向他看齐,看见不贤的就心中反省自己。”


4.18 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

试译:孔子说:“好好侍奉父母,提建议要恭敬柔和;假如父母一时不乐意接受,态度仍然要恭敬,虽不轻易放弃自己建议的初衷,却仍然精心服侍,毫无怨言。”


4.19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试译:孔子说:“父母在世,子女平常不要出远门,要出远门,那一定是方向对头,方针正确,方位不错,方式得当。”


4.20
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试注:参见(1.11)那一句,这里是重复的。


4.21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试译:孔子说:“父母的年纪,不可以不惦记。一是因此高兴,一是因此担心。


4.22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试译:古人轻易不说话,是因为有耻辱感,怕自己说了做不到。


4.23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试译:孔子说:“因为约束自己而犯过失的,少啊。”

 

4.24 子曰:“君子欲讷(nè)于言而敏于行。”

试译:孔子说:“君子说话要迟钝,行动要敏捷。”


4.25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试译:孔子说:“有仁德的,就不会孤单,一定有相好。”


4.26
子游曰:“事君数(shuò),斯辱矣;朋友数(shuò),斯疏矣。”

试译:子游说:“侍奉君主,如果劝说太频繁,就容易受辱;劝朋友太多,也容易疏远。”

公冶长第五

5.1 子谓公冶长cháng):“可妻(qì)也,虽在缧绁(léixìe)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qì)之。

试译:孔子说起公冶长,“可以把女儿嫁给他。他虽然在坐牢,但他并没有罪。”后来果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公冶长。


5.2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qì)之。

试译:孔子评价南容,“国家治理有方,不被罢官;国家混乱,也能免遭牢狱之灾,杀身之祸。”就把侄女嫁给了他。

 

5.3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试译:孔子赞叹宓子贱:“真是君子啊这个人!假如说鲁国无君子,这个人哪里学来这么好的品德?”

 

5.4 子贡问曰:“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试译:子贡问道:“赐是个怎样的人?”孔子说:“你?一种器皿啊。”又问:“什么器皿?”答道:“宗庙的瑚啊,琏啊。”


5.5 或曰:“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试译:有人说:“冉雍有仁德,可是没口才。”孔子说:“要口才做什么?对人尖嘴利舌的,老让人讨厌。他仁不仁我不晓得,但是要口才干什么呢?”


5.6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试译:孔子叫漆雕开去做官。漆雕开答复说:“我对这事还没有自信。”孔子听了很高兴。


5.7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子路闻之喜。子曰:“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

试译:孔子说:“大道推行不开,乘木排出海吧。跟我走的,大概是仲由吧?”子路听了喜形于色。孔子说:“仲由啊爱猛打猛冲,这一点超过我,可惜不善于取舍裁决。”


5.8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 也何如?”子曰:“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也何如?”子曰:“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试译:孟武伯问:“子路仁吗?”孔子说:“不晓得。”孟武伯又问,孔子说:“仲由啊,千辆兵车的国家,可以派他去管兵赋。仁不仁呢,我不知道。”“那,冉求怎么样?”孔子说:“冉求嘛,千户人家的大邑,百辆兵车的大夫封地,可以派他去主管。他仁不仁,不知道。”“公西赤怎么样?”“赤啊,系好腰带,站在朝廷,可以和外宾对话。仁不仁不知道。”


5.9 子谓子贡曰:“女也孰愈?”对曰:“也何敢望回?也闻一以知十,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试译:孔子问子贡说:“你和颜回哪个更强?”子贡说:“赐哪里敢比颜回?颜回听到一件事,就想到相关的十件;赐听说一件,只能联想到两件。”孔子说:“比不上啊,我和你都比不上啊。”


5.10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也;于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与改是。”

试译:宰予大白天睡觉。孔子说:“烂木头没法雕琢,粪土墙没法粉刷,对宰予还责备什么啊。”孔子说:“起先我对人是听他怎么说就相信他怎么做,现在我对人是听他怎么说又看他怎么做。是宰予这件事让我改变态度的。”


5.11 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chéng)。”子曰:“chéng)也欲,焉得刚。”

试译:孔子说:“我没见过刚强的人。”有人就指出:“申枨是一个。”孔子说:“申枨有欲望,怎么能刚强。”


5.12 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也,非尔所及也。”

试译:子贡说:“我不喜欢别人强加于我,我也不想强加于人。”孔子说:“赐啊,这种境界你还没有达到。”


5.13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

试译:子贡说:“老师平时的言谈举止,我们听得到看得到,老师谈人性和天道,我们听不到。”


5.14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

试译:子路听到老师讲话,如果还没有做到,这时就唯恐又听到老师教导。


5.15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试译:子贡问道:“孔文子为什么谥号‘文’啊?”孔子说:“他聪敏好学,不耻下问,因此谥号‘文’啊。”


5.16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试译:孔子评价子产:“有君子品质四点:他要求自己谦谨严格,为君王做事十分敬业,爱养百姓多有恩惠,使用民众公正合理。”


5.17
子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试译:孔子说:“晏平仲善于和人交往,相处越久,人家越敬重他。”


5.18
子曰:“臧文仲,山节藻棁(zhuō),何如其知也。”

试译:孔子说:“臧文仲把蔡国君王的守国之龟据为己有,按照天子的规格把大山雕在龟殿的斗拱上,把水藻画在梁柱上。他的聪明怎么用在这上头?”


5.19
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之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何如?”子曰:“清矣。”曰: “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试译:子张问道:“楚国的令尹子文三次出任当令尹,不见有喜气;三次免职,不见有怨气。每次离任,总要将自己在任公务的经办情况一一转告新令尹。这人怎么样?”孔子说:“忠心耿耿啊。”子张问:“仁吗?”孔子说:“不知道。仁体现在哪里?”

子张又问:“崔子叛杀齐庄公之后,陈文子连四十匹马都不要了,赶紧离开齐国。跑到另一个国家看了看,就说:‘当政的像我国的大夫崔子一样。’就离开了。又到一个国家,又说:‘当政的像我国的大夫崔子一样。’又离开了。陈文子这人怎么样?”孔子说:“清高啊!”子张问:“仁吗?”孔子说:“不知道。仁体现在哪里?”


5.20
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

试译:季文子凡事要反复琢磨多次才付诸行动。孔子听到后,说:“想两遍就够了。”


5.21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试译:孔子说:“宁武子这人,国家好人当道,他有个聪明样;国家坏人当道,他有股傻劲。他的聪明别人可以赶上,他的傻劲别人赶不上。”

 

5.22 子在,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试译:孔子在陈国,说:“回家吧!回家吧!我们家乡那些学子豪气冲天,简单率真,文采又好,不知道该怎么调教啊!”


5.23
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

试译:孔子说:“伯夷、叔齐不怀恨不记仇,别人怨恨他们就少。”


5.24 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xī)焉,乞诸其邻而与之。”

试译:孔子说:“谁说微生高耿直?有人向他讨点醋,他就到邻居家讨了点来送人。”


5.25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亦耻之。”

试译:孔子说:“花言巧语,满脸堆笑,过分恭顺,这种做法左丘明认为可耻,丘也认为可耻。心里怨恨一个人,却又装得像个朋友,这种做法左丘明认为可耻,丘也认为可耻。”


5.26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yì)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试译:颜渊、季路在一旁侍奉老师。孔子问:“何不谈谈各自的志向呢?”子路说:“愿意把车马、穿的衣服与朋友共享,用破旧了也不遗憾。”颜渊说:“希望自己的好,不挂在嘴上;自己难受的,不麻烦别人。”子路对孔子说:“想听听老师的志向。”孔子说:“年老的,好好安顿他们;朋友,诚心结交他们;年小的,多多关怀他们。”


5.27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

试译:孔子说:“算了吧,我没见过发现自己有过失而自我审判的。”


5.28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者焉,不如之好学也。”

试译:孔子说:“哪怕十户人家的小村子,都一定有像丘这样忠诚守信的,只是没有丘这么好学。”

雍也第六

6.1 子曰:“也,可使南面。”

试译:孔子说:“冉雍啊,可以让他南面为王。”


6.2 仲弓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之言然!

试译:仲弓向老师请教子桑伯子的为人,孔子回答说:“这个人可以,简单。”仲弓问:“心中敬重人,办事简约些,这样领导百姓,不也可以吗?心中满不在乎,待人又简慢,岂不是太简单了?”孔子说:“冉雍说的对。”


6.3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试译:哀公问:“弟子们哪个好学啊?”孔子回答说:“有个叫颜回的好学,他从不迁怒,同样的错误从不犯两次。不幸短命死了!现在没有了,没听说有好学的了。”


6.4 子华使于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yǔ)。”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之适也,乘肥马,衣(yì)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试译:公西赤出使齐国,冉子请求孔子给公西华母亲一些小米。孔子说:“给他六斗四升。”冉子请求再给一点,孔子说:“再给他十六斗。”冉子却给了八十斛。孔子说:“公西赤到齐国去,赶着大车肥马,穿着轻柔皮衣。我听说啊,君子为穷人救急,不给富人添财。”原思给孔子家做总管,孔子给他粟米九百的待遇,原思推辞不要。孔子说:“不用推辞,多余的可以周济你的三亲六故街坊邻居啊!”


6.5
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xīng)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试译:孔子评价仲弓,说:“那杂毛牛的仔儿毛色纯红,两角整齐,虽然有人不想用它来祭祀,山神河神又岂能弃它不顾呢?”


6.6 子曰:“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试译:孔子说:“颜回能做到心中三个月不违背仁,其余弟子能一天做到一次,或者一个月做到一次就不错了。”

 

 6.7 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也可使从政也与?”曰:“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也可使从政也与?”曰:“也艺,于从政乎何有?”

试译:季康子问:“仲由这人,可以让他从政吗?”孔子说:“由啊,办事果决,让他从政有什么困难呢?”又问:“端木赐呢,可以派他从政吗?”孔子说:“赐啊处世通达,让他从政有什么困难呢?”又问:“冉求呢,可以派他从政吗?”孔子说:“求噢多才多艺,让他从政有什么不行呢?”


6.8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bì)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wèn)上矣。”

试译:季氏派人请闵子骞做费地的县长,闵子骞对来人说:“请替我婉言谢绝吧!要是再来说这事,那我一定逃到汶水北边去了。”


6.9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yǒu)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试译:伯牛得了病,孔子去慰问他,从南窗口外握住他的手,说:“要走了,是命啊!这种人居然也有这种病!这种人居然也有这种病!”


6.10 子曰:“贤哉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也不改其乐。贤哉也!”

试译:孔子说:“贤达啊颜回!一个小竹筐盛饭吃,一只小瓢舀水喝,住在小巷子里,别人都愁得一塌糊涂,颜回还是往常那样乐呵呵的。贤达啊颜回!”


6.11 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

试译:冉求说:“并不是不乐意照老师的做,实在是弟子能力有限。”孔子说:“既然是能力不够嘛,走到半路就走不动了,今天你这是给自己画地为牢了!”


6.12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试译:孔子对子夏说:“你要做君子儒,不要做小人儒。”


6.13
子游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尔乎?”曰:“有澹台tántái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之室也。”

试译:子游当武城的县长后,孔子问:“你得到人才了吗?”子游说:“有个叫澹台灭明的,走路不抄小路,不是公事从来不进我办公室。”


6.14 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试译:孔子说:“孟之反不自夸勇敢。撤退中走在最后,快进城门的时候,却故意抽打战马快走,说:‘不是我敢殿后啊,是这马走不快啊!’”

 

6.15 子曰:“不有祝鮀tuó)之佞,而有宋朝zhāo)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试译:孔子说:“没有祝鮀的口才,仅有宋朝的美貌,在如今的世道难免要倒霉的!”


6.16
子曰:“谁能出不由户? 何莫由斯道也?

试译:孔子说:“谁能出家不经过房门的?那为什么不走人生正道呢?”

 

6.17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试译:孔子说:“质朴胜过文采,就粗野;文采胜过质朴,就虚华。文采和质朴均衡发展了,才能修养成君子。”


6.18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试译:孔子说:“人生在世本当认准正道笔直走,可那些自欺欺人的,却老盼着天上掉馅饼,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6.19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hào)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试译:孔子说:“干事业,明白其中道理的,不如喜欢它的;喜欢它的,不如其乐无穷的。”


6.20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试译:孔子说:“中等以上的,可以给他讲高深些;中等以下的,不可以给他讲高深了。”


6.21
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试译:樊迟问什么是智慧。孔子说:“着力使人走人道,敬拜鬼神但保持距离、离远点,可以叫做智慧。”又问什么是仁,孔子说:“仁者先下功夫再谈收获,才可以叫做仁。”


6.22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试译:孔子说:“智者乐如水,仁者乐如山。智者灵动,仁者宁静。智者快乐,仁者长寿。”


6.23
子曰:“一变,至于一变,至于道。”

试译:孔子说:“齐国一变革,就可以承接当年鲁国的风范。鲁国一变革,就可以通行当年周公的大道。”


6.24
子曰:“觚(gū)不觚,觚哉!觚哉!”

试译:孔子说:“觚不像个觚,觚啊!觚啊!”


6.25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试译:宰我问道:“一个仁者,假如有人告诉他说:‘井里有人掉下去了。’他就跟着下去吗?”孔子说:“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君子可以舍己救人,但不会掉进陷阱;人家可以骗他,他却不会上当。”


6.26
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试译:孔子说:“君子靠博学广开心智,用礼仪约束行为,也就不至于太离谱了。”


6.27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试译:孔子见了南子,子路不高兴。孔夫子对此发誓说:“我要是不去,天都不会理我!天都不会理我!”


6.28
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试译:孔子说:“中庸作为一种品德,那真是登峰造极!人们缺乏它已经很久了。”


6.29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试译:子贡说:“如果有人能够对民众广施恩惠,普济患难,怎么样?可以称为仁嘛?”孔子说:“何止是仁啊,那一定是圣德了!连尧舜都发愁做不到啊!所谓仁者,就是自己想站住,让别人也站住了;自己想通达,让别人也通达了。能够从我做起,可以说就是实施仁道的办法吧。”

述而第七

7.1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

试译:孔子说:“转述而不创作,相信先圣,喜欢先王,心里面把自己和老彭相比。”


7.2
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试译:孔子说:“默默记住所见所闻,学习而不厌烦,教人而不厌倦,这些我做到了哪一条呢?”


7.3
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试译:孔子说:“品德不修习,学问不研讨,听到道义不能掉转头来跟上去,发现不好的不能去掉,都是我担忧的。”


7.4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试译:孔子闲居的时候,神色从容,举止舒缓。


7.5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试译:孔子叹道:“不成样子了啊我老得!好久了,我没再梦见周公!”

 


7.6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试译:孔子说:“立志在道,根据在德,依凭在仁,游乐在艺。”


7.7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试译:孔子说:“自己主动送十条干肉来,我没有不教诲的。”


7.8
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试译:孔子说:“不到‘搜索枯肠而不得’,不要开导他;不到‘话到嘴边说不出’,不要启发他;举一个例子而他不能联想到别的情况,就不要再罗嗦。”


7.9
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试译:孔子在丧人身边用餐,从来没有吃饱过。孔子在这一天凭吊痛哭了,就不再唱歌。


7.10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 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hào)谋而成者也。”

试译:孔子对颜渊说:“要用就出山,不用就归隐,只有我和你能这样吧!”子路说:“老师如果统帅三军,找谁一起干?”孔子说:“空手打猛虎、徒步过大河却至死不悔的,我可不和他一起干。一定要找遇事谨慎、善于用智慧成就事业的人。”


7.11
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试译:孔子说:“财富如果可以求来,那么即便当个拿鞭子驱赶人群的,我也愿意。如果求不到,还不如我行我素。”

 

7.12 子之所慎:齐,战,疾。

试译:孔子慎重其事的有:斋戒,战争,疾病。


7.13
子在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

试译:孔子在齐国欣赏韶乐,连着学了几个月,连吃肉都吃不出味道来,叹道:“真没想到曲子这么美!”


7.14
冉有曰:“夫子为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

试译:冉有问子贡说:“夫子会帮助君(争王位)吗?”子贡说:“好,我去问问夫子。”进去问孔子说:“伯夷、叔齐是哪一种人?”孔子说:“古代的贤人。”子贡又问:“他们后来怨悔吗?”孔子说:“他们追求仁道,就得到仁道,还怨悔什么呢?”子贡于是出来,对冉有说:“夫子不会帮助君。”


7.15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试译:孔子说:“吃粗粮,喝凉水,胳膊一弯就是枕头,也乐在其中嘛!乱搞得来的富贵,我看都是浮云。”


7.16
子曰:“加我数年,卒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试译:孔子说:“多给我几年时间,最终能体会《易经》的真髓,就可以不犯大的过失。”

 

7.17 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

试译:孔子会说普通话,读《诗》,读《书》,行礼,都说普通话。


7.18
叶公孔子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试译:叶公向子路打听孔子的为人,子路不答。孔子对子路说:“你怎么不说:‘这个人啊,用功忘了吃饭,快乐忘了忧愁,不晓得自己就要老了,如此而已。’”


7.19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试译:孔子说:“我不是生来就懂的人,而是喜好古代文化又勤奋学习的人。”


7.20
子不语怪、力、乱、神。

试译:孔子不谈怪异、暴力、变乱、鬼神。


7.21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试译:孔子说:“几个人同行,其中必有我的老师:我选取他的优点学,见他有缺点我就反躬自省,改掉它。”


7.22
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试译:孔子说:“老天给我这份福德,桓魋他能拿我怎么样!”


7.23
子曰:“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也。”

试译:孔子说:“大家觉得我有什么瞒着没教,是吧?对你们我没什么瞒的。我没有哪件事不跟你们在一起过,这就是我。”


7.24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试译:孔子用四点教人:读经,实践,忠诚,守信。


7.25
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亡而为有,虚而为盈,约而为泰,难乎有恒矣。”

试译:孔子说:“圣人,我不能见到了!能见到君子,就可以了。”孔子说:“善人,我不能见到了!能见到一心向善、坚持学好的,就可以了。没有却装作有,空虚却说满了,本来很贪心却装作不在乎,是很难认准正道、持之以恒的。”


7.26
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

试译:孔子钓鱼,不用网打鱼;射鸟,不射巢中鸟。

 

7.27 子曰:“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

试译:孔子说:“大概有本来不懂却要创作的人,我没有这本事。我是多听,挑其中好的采纳;多看,把好的记住。属于学而知之,第二等。”

 


7.28
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子曰:“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

试译:互乡的人,别人很难和他们谈话的,可是互乡有个年轻人却来拜见了孔子,孔子的门人感到很奇怪。孔子说:“要帮助人家进步,不帮助人家退步,何必做得那么过火?现在人家干干净净来求进步,要高兴人家干净进取,不要老记着过去。”


7.29
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试译:孔子说:“仁离人远吗?我要仁,这仁就到了。”


7.30
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孔子退,揖巫马期而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取于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巫马期以告。子曰:“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

试译:陈司败问:“昭公懂礼吗?”孔子说:“懂礼。”孔子走后,陈司败对巫马期做个揖,靠近去说:“我听说君子不偏袒,莫非君子也偏袒吗?君从吴国娶来夫人,夫妇同姓,不便称夫人为吴姬而称吴孟子。君要是懂礼,谁还不懂礼呢?”巫马期后来把这话转告了孔子。孔子说:“丘真是幸运,一有差错,就有人知道。”


7.31 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

试译:孔子和人唱歌,如果人家唱得好,一定请人家再唱一遍,然后自己和着唱。


7.32
子曰:“文,莫吾犹人也,躬行君子,则吾未之有得。”

试译:孔子说:“理论知识,也许我和普通人差不多。至于老老实实地学做君子,那我还没有什么成就。”


7.33
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抑为之不厌,诲人不倦,则可谓云尔已矣。”公西华曰:“正唯弟子不能学也。”

试译:孔子说:“要说圣和仁,我哪里敢当。只不过努力朝这个目标奔,不厌倦;教人家朝这个目标走,不嫌烦——可以说也就这两下子而已。”公西华说:“这正是弟子学不来的。”


7.34
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祇。 ’”子曰:“之祷久矣。”

试译:孔子得了重病,子路请求祷告。孔子问道:“有可能吗?”子路说:“有的。《诔》说:‘为你向天神地神祈祷。’”孔子说:“丘祈祷好久了。”


7.35
子曰:“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

试译:孔子说:“奢侈,就不谦恭;太节约,就寒酸了。与其不谦恭,倒不如寒酸些。”


7.36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试译:孔子说:“君子坦坦荡荡,敢做敢当;小人患得患失,唉声叹气。”


7.37
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

试译:孔子温和而又严肃,威武却不凶猛,恭敬而又安详。

 

 

泰伯第八

8.1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试译:孔子说:“泰伯,可以说美德无以复加了。多次因为天下福祉而谦让,人民都不知道,也就没法称颂他的至德。”


8.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xǐ),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试译:孔子说:“样子恭顺,却没有礼敬之心,就累人;谦逊谨慎,却缺少应有的威仪,就畏缩;勇猛无畏,却没有礼法节制,会乱套;心直口快,却不懂礼貌,会拧着来。当官的富有亲情,百姓就学会仁爱了;当官的不忘老朋友,百姓就不会寡情少义了。”

 


8.3
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试译:曾子得病后,把门人召集过来,说:“看看我的脚!看看我的手!《诗》上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从今往后,我这身子是不会受伤了!年轻人!”


8.4
曾子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试译:曾子得病了,孟敬子去看望。曾子说:“鸟临死的时候,那叫声都哀痛;人临终的时候,那话语都真切。君子推崇的道行有三点:容貌得体,就少一些粗暴怠慢;神色端庄,就容易培养信赖;谈吐优雅,就不大会出言不逊。至于如何使用笾豆之类的祭器,这些具体礼仪问题自有专门的官员在。”


8.5 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试译:曾子说:“有能耐却请教没能耐的,见多识广却请教孤陋寡闻的;有却好像没有,充实却显得空洞,受到冒犯也不计较——过去我有一位好友就曾这样做了。”


8.6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试译:曾子说:“可以把六尺幼君托付给他,可以把百里国政托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而节操不丢——这种人是君子吗?是君子!”


8.7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试译:曾子说:“读书人不可以不博大坚毅,因为他们重任在肩,征途漫长。将仁爱天下作为自己的使命,不也沉甸吗?到死方休,不也漫长吗?”


8.8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试译:孔子说:“以诗歌动人,以礼仪立人,以音乐成人。”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试译:孔子说:“教化人民,可以让他们跟好人学好样,不必让他们听多少道德说教。”


8.10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试译:孔子说:“蛮勇好斗,厌恶贫穷,会乱来。一个人本来缺乏仁爱,而我们对他过分痛恨,也会使他乱来。”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试译:孔子说:“假如像周公那样才华好,却骄傲吝啬,其他方面就不用考察了。”


8.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试译:孔子说:“三年学习中,始终对俸禄不动心,这个不容易做到。”


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试译:孔子说:“坚信善道,好修善道,用生命捍卫善道。危险的国家不去,混乱的国家不住。天下太平就出来做事,天下大乱就隐居起来。国家正义富庶,自己却贫困潦倒,可耻;国家混乱贫穷,自己却有钱有势,可耻。”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试译: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上,就不干预那方面的政事。”


8.15
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试译:孔子说:“太师挚奏乐,是先把《关雎》演奏流畅了,旋律美妙,不绝于耳啊!”


8.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试译:孔子说:“勇悍却不正直,幼稚却不谦虚,无能却没信用,这种人我搞不懂。”


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试译:孔子说:“学习唯恐学不到,学到了又唯恐忘掉。”


8.18
子曰:“巍巍乎,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

试译:孔子说:“崇高啊,大舜大禹统领天下,却不为自己打算!”


8.19
子曰:“大哉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试译:孔子说:“伟大啊尧当君主!崇高啊,只有天最大,只有尧效法天。恩德浩荡啊,百姓都无法用语言颂扬了。崇高啊他的丰功伟绩!耀眼啊他的礼仪文明!”


8.20
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之德, 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试译:舜靠五位大臣就天下大治。武王说:“我有治臣十人。”孔子说:“人才难得,不就是这样吗?唐尧、虞舜那个时代,人气也是这样旺。武王的大臣,有一个还是女的,男的九个而已。文王时候三分天下,文王占了两分,仍然向殷商称臣。周代的德行,真可以说至高无上了!”


8.21
子曰:“,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黼(fǔ)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吾无间然矣。”

试译:孔子说:“对大禹,我不能评头品足。自己饮食清淡,给祖先的祭品却非常丰盛;平时穿得朴素,祭服却相当考究;自己的宫室简陋不堪,却竭尽全力兴修水利。对大禹,我没法挑毛病。”

 

 

子罕第九

9.1 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试译:孔子很少谈利、命、仁。

 


9.2
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 吾执御矣。”

试译:达巷党这地方的人说:“伟大啊孔子!学识渊博而不靠哪个专长出名。”孔子听到后,对弟子们说:“我专操哪一行呢?驾车吗?射箭吗?我驾车吧。”


9.3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试译:孔子说:“用麻料做礼帽,是古礼;如今都改成丝料,节约了,我随大流。(臣子见君)先在堂下跪拜,是古礼;如今只在堂上跪拜,有傲气。虽说有违公意,我还是赞成先在堂下跪拜。”


9.4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试译:孔子绝无四种毛病——他不主观,不巴望,不固执,不自私。


9.5
子畏于,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yù)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人其如予何?”

试译:孔子在匡地被围困,说道:“文王去世了,先人的文化遗产不在我们这里吗?假如老天要想灭掉这些文化,我们后来人就不会知道这些文化了。假如老天不想灭掉这些文化,匡人又能拿我怎么样?”


9.6
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 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试译:太宰问子贡说:“夫子是圣人吗?为何那么多本领啊?”子贡说:“本来嘛老天要让他做圣人,又让他会那么多本事。”孔子听到后,说:“太宰了解我啊!我小时候贫贱,因此能做好多小活计。真正的君子能耐多吗?不多!”


9.7
曰:“子云:‘吾不试,故艺。’”

试译:琴牢说:“孔子说过:‘我不为政界所用,因此学了一些才艺。’”


9.8
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试译:孔子说:“我有知识吗?没有知识。即使一个没文化的来问我,我也是空有一张嘴巴。我只好旁敲侧击,把来龙去脉问遍了,才彻底明白。”


9.9
子曰:“凤鸟不至,不出图,吾已矣夫!”

试译:孔子说:“凤凰不来人间了,黄河不出八卦图了,我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9.10 子见齐衰者、冕衣裳者与瞽者,见之,虽少,必作;过之,必趋。

试译:孔子看见穿丧服的,穿戴礼帽礼服的,以及眼睛失明的,只要看见,即便他们年纪轻,孔子也一定站起来;从他们身边经过时,一定快步走。


9.11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试译:颜渊不禁叹道:“越仰慕越觉得崇高,越钻研越感到坚实。眼看着就在前头,忽然间又在后头。夫子循序渐进,善加引导,用知识打开我的眼界,用礼仪约束我的行为,使我想停一会儿都停不下来。每当我全力攀登,似乎到了高处,总会发现老师站得更高,够不着。即使想紧跟着夫子走,还是摸不到门道。”


9.12
子疾病,子路使门人为臣。病间,曰:“久矣哉,之行诈也!无臣而为有臣。吾谁欺,欺天乎!且予与其死于臣之手也,无宁死于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纵不得大葬,予死于道路乎?”

试译:孔子得了重病,子路让孔子的几位门人当家臣治丧。不久病好些了,孔子说:“好久了仲由行骗!没家臣假装有家臣。我欺骗谁啊?欺骗老天吗?再说我与其死在家臣手里,宁可死在你们几位弟子手里啊!再说了,就算我得不到厚葬,莫非会死在路边不成?”


9.13
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yùn dú))而藏诸?求善贾(gǔ)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gǔ)者也。”

试译:子贡说:“有块美玉在这里,是装进柜子藏起来呢?还是找个识货的卖掉?”孔子说:“卖掉!卖掉!我等着识货的呢。”


9.14
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试译:孔子想到九夷去住。有人担心了:“九夷蛮荒无礼,怎么住?”孔子说:“君子在那里住,怎么还蛮荒无礼?”

9.15 子曰:“吾自,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试译:孔子说:“我从卫国返回鲁国后,才订正了音乐,使《风》、《雅》、《颂》各归其类。”


9.16 子曰:“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勉,不为酒困,何有于我哉。”

试译:孔子说:“出门服事公卿,回家服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尽心,不被酒醉——哪一点我做到了呢?”


9.17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试译:孔子在河上叹道:“时光流逝就是这样啊,日夜不停!”


9.18
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试译:孔子说:“我没见过有谁喜好美德就像喜好美色似的。”


9.19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试译:孔子说:“譬如用土堆山,还差一筐就可以堆成了,这时候停下来,是自己停的。又譬如用土平地,虽然只倒了一筐,但往前倒土,是自己在前进。”


9.20
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也与。”

试译:孔子说:“告诉他就照着做、永不懈怠的,那只有颜回吧。”


9.21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试译:孔子说起颜回,叹道:“可惜(早死)了! 我眼看他天天向上,却没能见到他成道。”


9.22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

试译:孔子说:“苗子茁壮却不开花的,有啊!花团锦簇而不结果的,有啊!”


9.23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亦不足畏也已。”

试译:孔子说:“年轻人值得敬畏,怎么能断言未来人不如现代人?到了四十、五十还没什么见识,也就不值得敬畏了。”


9.24 子曰:“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试译:孔子说:“如理如法的训导,能不答应吗?但还是真照着做才可贵。和风细雨的提示,能不悦耳吗?但还得寻思寻思才可贵。只顾耳朵舒服而不寻思,只是嘴上答应却不改正,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9.25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试译:孔子说:“主要靠忠信处世,也没有哪个朋友是不如自己的,有了过错就不要怕改正。”


9.26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试译:孔子说:“三军可以失去大帅,个人不可以丧失意志。”


9.27
子曰:“衣yì)敝缊yùn袍,与衣yì)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也与。‘不忮zhì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试译:孔子说:“穿着破麻布袍子,和穿着狐皮大衣的站在一起,一点也不自卑的,恐怕只有子路了。‘也不害人也不贪,走到哪里心不安?’”子路听后,就一直念叨这两句诗。孔子提醒说:“停在这个水平,怎么足以安心呢?”

 

9.28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试译:孔子说:“直到天寒地冻,才知道松柏是坚持到最后,风采依然啊!”


9.29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试译:孔子说:“智者不迷惑,仁者不忧愁,勇者不恐惧。”


9.30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试译:孔子说:“可以和他同学的,未必可以同道;可以同道的,未必可以同上顶峰;可以同上顶峰的,未必可以一同再下来……”


9.31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试译:有诗唱道:“唐棣花朵朵,在风中摇摇。我咋不想你?家住得太远!”孔子说:“还是没想吧。怎么说是远呢?”

乡党第十

10.1 孔子于乡党,恂恂xún xún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庭,便便言,唯谨尔。

试译:孔子在家乡,谦恭得很,像个不会说话的。到了宗庙、朝廷,则善于辞令,但很恭谨。

 

10.2 朝(cháo),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訚訚(yínyín)如也。君在,踧踖(cùjí)如也,与与(yúyú)如也。

试译:上朝等候君主时,和下大夫说话,和颜悦色;和上大夫说话,中正儒雅。君主在朝时,对君主既恭敬,又亲近。

 

 

10.3 君召使摈,色勃如也,足躩(jué)如也。揖所与立,左右手,衣前后,襜(chān)如也。趋进,翼如也。宾退,必复命曰:“宾不顾矣。”

试译:受君委派接待外宾,总是精神饱满、神色庄重,快步去办。向站在两旁的人作揖,左右拱手,衣服前后飘动,风度翩翩。到了外宾面前,伸开双臂疾步迎上去,如舒展双翅。客人辞别后,一定回禀君王说:“客人走远了。”


10.4
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门,行不履阈。过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bǐng)气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没(mò)阶,趋进,翼如也。复其位,踧踖(cùjí)如也。

试译:进朝廷的大门,动作收敛,好像没有容身之地。站,不站中门;走,不踩门坎。经过君王宁位(zhùwèi)旁边,神色庄重,步伐快捷,连说话都感到不应该说。提起下摆走上堂去,举止收敛,屏住气息好像不呼吸一样。出来后,走下一级台阶,脸色轻松,心情愉悦。走完台阶,继续前行,快步如飞。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恭恭敬敬。


10.
执圭,鞠躬如也,如不胜。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战色,足蹜蹜(sùsù)如有循。享礼,有容色。私觌(),愉愉如也。

试译:出访时手执圭器,小心谨慎,像拿不住似的。向上献圭像作揖一样恭敬,献完下来时好像还在献圭似的。战战兢兢,步履细碎,足跟轻轻抬起,轻轻放下。献礼时,神色祥和。以私人身份和外国君臣相见,轻松愉快。


10.
君子不以绀緅(gàn zōu)饰,红紫不以为亵服。当暑,袗(zhěn)絺绤(chīxì),必表而出之。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亵裘长,短右袂(mèi)。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丧(sāng),无所不佩。非帷裳,必杀(shài)之。羔裘玄冠(guān)不以吊。吉月必朝(cháo)服而朝(cháo)。

试译:君子不用红青色镶衣边,不用红紫色做便服。夏天,穿粗的或细的葛布单衣,一定要外加一件上衣才出门。黑衣套在黑色羔裘上,白衣套在白色麑裘上,黄衣套在黄色狐裘上。居家的皮衣长,但右袖子短。斋戒期间一定有睡衣,比自身长一半。用狐貉的厚毛皮做座垫。服丧期满了后,无论什么饰物都可以佩戴。不是礼服就一定要剪裁。黑色羔裘、黑色帽子不用来吊丧。大年初一,一定穿好上朝礼服去朝拜君主。


10.7
,必有明衣,布。齐必变食,居必迁坐。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yì)而餲(ài),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xiù)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唯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fǔ)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食不语,寝不言。虽疏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席不正,不坐。

试译:斋戒前沐浴,一定有浴衣,用布做的。斋戒时一定改变饮食,搬迁住房。粮食不嫌精,肉片不嫌细。饭霉了臭了,不吃。鱼烂了肉腐了,不吃。食物颜色难看,不吃。味道难闻,不吃。烹饪不得法,不吃。不是吃饭的时候,不吃。割肉不得法,不吃。酱醋没调对,不吃。席上肉虽然多,也不要吃得比主食还多。只有酒水不限多少,但不喝醉。买来的酒水、肉干,不吃。斋食总有姜。吃饭不过饱。参加国家典礼,祭肉不过夜。其他祭肉,不超过三天。存放超过三天,就不吃了。吃饭时不说话,入睡时不说话。虽然是糙米饭、蔬菜汤,饭前都要先分出一些祭祖,一定恭恭敬敬像斋戒一样。坐席不合礼法,不坐。


10.8
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乡人傩(nuó),朝(cháo)服而立于阼(zuò)阶。

试译:和乡里人一起喝酒后,等拄拐杖的先出来,自己才出来。乡里人迎神驱鬼,自己就穿着朝服,站在东边台阶上。


10.9
问人于他邦,再拜而送之。康子馈药,拜而受之,曰:“未达,不敢尝。”

试译:托人出国问候好友,要拜送受托人两次。季康子送药来,拜谢、收下后,说:“丘不懂药性,不敢尝。”


10.10
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

试译:马棚失火。孔子从朝廷赶回来,问:“伤人了吗?”答道:“没有。”又问:“伤马了没有?”


10.11
君赐食,必正席先尝之;君赐腥,必熟而荐之;君赐生,必畜之。侍食于君,君祭,先饭。疾,君视之,东首,加朝服,拖绅。君命召,不俟驾行矣。

试译:君主赏赐熟食,一定正襟危坐先尝尝。君主赏赐生肉,一定煮熟了进供祖先。君主赏赐牲畜,一定饲养起来。陪君主用膳,君主举行食前祭祀,先替君主尝一尝。得病后,君主来探视,自己头朝东躺着,盖好朝服,拖着腰带。君主召见,不等车驾备好,赶紧步行赴命。

 

10.12 入太庙,每事问。

体会:见(3.15),那里比这一句更详细。


10.13
朋友死,无所归,曰:“于我殡。”朋友之馈,虽车马,非祭肉,不拜。

 

试译:朋友死了,如果没有人料理后事,孔子就说:“殡葬的事我去办。”朋友的赠品,即便是车马,只要不是祭肉,就不拜谢。

 

10.14 寝不尸,居不客。见齐衰(zīcuī缞)者,虽狎,必变。见冕者与瞽者,虽亵,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有盛馔,必变色而作。迅雷风烈必变。

试译:睡觉,不像挺尸那样仰卧着;平日在家,不像见客做客那样正规。看见穿丧服的,即使平日亲密无间,一定变得严肃起来。看见官员和盲人,即使是常相见,也一定有礼貌。乘车时,遇见路上有穿丧服的,一定身子前倾、按住扶手;路遇背负国家图籍的,也一定前倾身子、按住扶手。入席看见菜肴丰盛,一定神色一变,站起来致谢。打大雷刮大风时,一定一改常态,正襟危坐。

  
10.15 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

试译:上车前一定站直了,拿好拉手绳。上车后不朝车内东看西看,不急冲冲地说话,不用手指指点点。


10.16
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子路之,三嗅而作。

试译:行人脸色一动,野鸡就吓得到处乱飞,扑腾一阵才同落到一处。孔子于是叹道:“山坡高高,野鸡起落;得时而飞,应时而下!”子路就打个拱,那到手的野鸡尖叫几声飞走了。

 

——————————————————————

★视频:龙在书法演示史记 http://www.56.com/w48/album-aid-6287086.html

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 鱼传奇餐厅http://www.56.com/n_v165_/c38_/1_/28_/txjd-txcy_/zhajm_124585070346_/360000_/0_/44410435.swf

 

《论语·儒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146/23194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