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2.3 海宁四才子,王某数第一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2.3 海宁四才子,王某数第一

2.3 海宁四才子,王某数第一

[更新时间]2009-06-25 13:47:53 [字数]6357

23 海宁四才子,王某数第一

 

 

王国维呢,15岁就开始以文会友,跟同县的少年名士们相互切磋,颇有才子派头,他被列为“海宁四才子”,就从这时候开始。据陈守谦回忆,他和王国维订交,是在清光绪17年,那年王国维还只有15岁,陈守谦已是20岁了,比国维大五岁。但陈守谦自认为在学问上不如王国维。另外两位才子是叶宜春、褚嘉献。

四个人朝夕相处,过从甚密,一起商讨旧学,颇有名气,“海宁四才子”中,首屈一指的就是王国维。

陈守谦说:我是四人中最浅薄的一个,不值一提, 王国维君的才气却是冠绝我辈,连叶褚二君也没有插话的余地。

陈守谦陈守谦,确实是守谦,名符其实。

独上高楼就要爬很多台阶,从小就开始爬,然后才可以“望尽天涯路”,立下大志。从小就爬,自然跌跌撞撞。腿脚不是很灵便,需要别人扶助或照应,或激励,所以说独,也是不独。王国维一是得到私塾先生启蒙,二是得到父亲诲人不倦的提携,三便是海宁四才子的相互激发。有师、有父、有友,结构也比较合理,不单调,不偏食。

孔子有所谓“毋友不如己者”(《论语·学而》)一说,有人觉得这是主张跟比自己强的人交朋友,至少应当跟自己差不多,这样可以从别人身上学习,至于不如自己的,就不要跟他好。从谦虚方面讲,这话有道理。比起有些见人比自己强就难受就嫉妒就躲开的人来说,这种喜欢以强者为友的态度,是比较健康的交友心理,但是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论语·述而》),这种境界似乎更好些,因为可以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而照南怀瑾先生的解释,孔子“毋友不如己者”的本意,正是“不要认为有谁不如自己”,要跟大家交朋友才好,否则就完了,司马迁、司马光这些大学问家,不知道该交谁了。照这样解释——南先生说——“交朋友只能交比我们好的,那么大学校长只能与教育部长交朋友,部长只能跟院长做朋友,院长只能跟总统做朋友,当了总统只能跟上帝做朋友了?无友不如己者嘛!假如孔子是这样讲,那孔子是势利小人,该打屁股。照宋儒的解释,那么下面的过则勿惮改又怎么说呢?又怎么上下文连接起来呢?岂不是成了势利眼[1]那么说,跟弱一些的人也可以交朋友,也可以拜师,也可以学到东西。
不过,假如我们把孔子的话当作特定情况下对于特定的弟子所做的指导,也未尝不可,因为有些人头脑不清醒,意志不坚定,容易受坏的影响,你要他们敢于跟坏的人物交朋友,他们就会染于青则青,染于黄则黄,一起堕落了。要是这样,孔子“毋友不如己者”的话也没什么偏颇,跟他的整个学说、整个人生态度也不矛盾。《论语.季氏》中孔子也说了: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好朋友有三种,坏朋友也有三种。结交直爽的朋友,就可以听到批评,知道自己的过错;结交守信的朋友,会变得诚实;结交广见多闻的朋友,就会越来越聪明。这三种朋友对自己有好处。至于结交那些礼节不少但是不直爽的,巧言令色却不守信用的,信口开河言之无物的,那就对自己有坏处。功夫不到家的时候,这话也没错。这也不是说跟“损友”不接触,只是说不同流合污就是了,不相好就是了,接触一下也可以增加抵抗力,那就把“损友”变成“益友”了。我们不妨把“毋友不如己者,过则毋惮改”,看做针对那些没主见的人说的,是要他们“跟好人学习、交朋友,错了就改;不要跟坏人在一起学坏”,正所谓物以类聚、鸟以群分,也有一定道理,也说得通,只要我们不固执所谓类、所谓群就行,只要我们注意适当地通类、串群就行,只要我们仿照孔子“有教无类”的精神,不忘记因时因地实行“有交无类”就行。海宁四才子也不是等齐划一,王国维独领风骚,冠绝同辈,而四人终能朝夕过从,其原因该不是单方面的,一方面要有陈、叶、褚三君的谦逊,一方面也要有王国维的不自视过高,或者不拘于“毋友不如己者”之说。其实,一个真正会学的人,在任何环境中,都应能从周围学到东西,得到启发。

“子不教,父之过”,王乃誉不但教子,而且以教子为乐,该没有过了。说无过也未必,教育这一门行当微妙至极,高深莫测,有时候太执意去教,反而把事情搞砸,所以孟子说:“教亦多术矣,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2]。”

这话要大教育家才说得出。老天行的就是不言之教:“天何言

!四时行焉,百物育焉,天何言哉[3]!”孔夫子知道天。

于是尼采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独自去了,我的门徒们!你们现在也走吧,独自离去吧!我希望如此。

“离开我,小心查拉图斯特拉!最好是:耻笑他!说不定他已欺骗了你们。

“知者不仅一定会爱自己的敌人,他也一定有能力恨自己的朋友。

“假如人们始终只当学生,他一定会报复老师。你们为什么不愿扯拽我的花冠呢?

“你们尊崇我:假如有一天你们的尊崇突然消失,又会怎样呢?你们要小心,免得让雕像压扁你们!

“你们说,你们信仰查拉图斯特拉?可查拉图斯特拉有什么重要呢!你们是我的信仰者,可一切的信徒又有什么重要呢!

“你们还没有发现你们自身,可你们发现了我。一切的信仰者都是如此;因此一切信仰都是微不足道的。

“现在我请你们丢开我,去发现自身;而只有当你们大家都否定了我的时候,我才愿意来到你们身边[4]……”



[1] 南怀瑾:《南怀瑾著作珍藏本.论语别裁》,复旦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34页。

[2] 《汉英四书》,湖南出版社,19924月第1版,第510页。

[3] 《论语·阳货》。

[4] 尼采:《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7页。

天秤座历史名人--尼采(图)

      尼采:Friedrieh Nietzsche (1884—1900)

教育学上的这一类灼见,真正领会的并不多。“丈夫自有冲天志,要向如来顶上行。”徒弟必须超过师傅,才算师傅的本事。所以师傅要会当,不然就成为徒弟成长的障碍了。王乃誉在这方面有何感想呢?

有人评论说,知子莫如父,可是王乃誉对王国维却知之不多,对国维少年时代的才气也认识不够,更未能料到他日后学业上的伟大作为。对“学生”不了解,或了解不多,就难以做到因材施教,不小心反而成为学生的包袱,使人产生厌学心理,因此常常有人讲,你要想教一个人讨厌学习,最好的办法是送他上学校。王国维是非常喜欢尼采的,在教育上也颇有心得。那么他对父亲的教子之方有何看法呢?当然一般是说好话啦。但从王国维《三十自序》中,却可以间接看出一点名堂——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犬马之齿,已过三十,志学以来,十有余年。体素羸弱,不能锐进于学。进无师友之助,退有生事之累,故十年所造,遂如今日而已[1]。”

“进无师友之助”,这句话好象没有根据。我们上面提到,他少年时代就得到师、父、友三个方面的帮助,怎么这《自序》里一概加以否认呢?从大的方面讲,父应当算在师里面。这样,父亲的教育、父亲的帮助也被否认了,或说忘记了。

因此这话里面还有话。

从现象上说,王国维决不至于否认师、父、友的帮助,《行状》中历数父亲之教海,那是有案可查的。现在《自序》中又反过来讲,是不是自相矛盾?恐怕并不矛盾。从深层里说,他的立志于学,主要是靠自己,立志以前的“学”,不算真学。讲“独上高楼”,意思本来在这里。所以虽有师友之助,可以说“不独”,但往深里说,这“不独”还只是一个“独”。立志以后,十年之中,独学无友。只好独上高楼。

“独上高楼”,这话我们不可忽视。这是一个奇绝之境。天才之所以不同于人,首先在这里。不然怎么能“望尽天涯路”呢,望个五十百把里就不错了。但天才的本意不在这里,他胃口大,不甘心,望个百把里不过瘾。千里万里也不过瘾。既然独上了高楼,不望则已,要望就望尽它。但是天涯路可是无尽的呀,怎么望尽呢?不管它,望尽就是了。要有一股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气概。也许这样一来,所谓不可为之事,其实也会是可为的;所谓无尽,其实也是有尽。试看《坛经》上一段故事:

唐中宗李显(656710派薛简到(广东)曹溪宝林寺请慧能赴京,慧能谢绝了——

“薛简只好说:弟子回京,皇上一定问弟子在这里学了什么佛法,愿师傅慈悲,指示一下纲领,也好传奏两宫,告诉京城的学道人。譬如一盏灯点亮百千盏灯,暗处都明亮了,明明无尽。”

“慧能答复说:道没有明暗。有明有暗、弃暗投明,那是新陈代谢。所以你说明明无尽,也是有尽的。因为明是和暗相互对立才命名的。《净名经》说:‘佛法无与伦比,因为佛法没有对立面。[2]’”



[1]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安文集续编》,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8页。

[2] 《汉英对照〈坛经〉》,湖南出版社,1996年版,第202页。

             禅宗六祖慧能(638~713)

 

慧能这一段答话禅机四伏,薛简一下子没明白过来。用到“望尽天涯路”这一境界上来,那就可以说,天涯无尽,而我想穷尽它,看尽它。禅机立时就出来了。所以说,王国维立的第一境,已经空前绝后。少有能参悟的。佛云:菩萨发心即是佛,一地即是十地——似乎也含有这个意思。那么第一境,也就是第三境了,立志也就是成就大业了。这话是不是太难懂呢?也未必。孔子云:“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1]。”讲的很平实,很亲切。当一个仁者就这么容易,就看你想当不想当了。假想不行,要真想。真想,那么一想,也就是仁者了——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2]’?”

一位情哥哥在吟他的情诗:“唐棣之花呀,风中摇。怎不想你呢?心上人!可惜你家啊,路迢迢。”情妹妹听了此诗,会不会中了魔,落入情网呢?不过孔夫子倒是功夫老到,发话了:没有想吧!要是真那么想你的情妹妹,管她家屋远不远呢!根本就没有“远”这一说。

孔夫子是知情人。

情哥哥哄情妹妹那一套,别在我孔老夫子面前玩。我见得多啦。

情哥哥那首情诗,王国维称其为“游词”——

“词人之忠实,不独对人事宜然。即对一草一木,亦须有忠实之意,否则所谓游词也[3]。”

又曰——

“‘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坎坷长苦辛’,可谓淫鄙之尤。然无视为淫词、鄙词者,以其真也。五代、北宋之大词人亦然。非无淫词,读之者但觉其亲切动人。非无鄙词,但觉其精力弥满。可知淫词与鄙词之病,非淫与鄙之病,而游词之病也。‘岂不尔思,室是远而’,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恶其游也[4]。”

那些酸溜溜的情诗即便来一点雅兴,什么“唐棣之华呀,风中摇”,也没有什么意思,因为心不诚,爱不真。还不如那些讲粗话的人:“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来得爽快,不做作;即使粗俗一点,也不给人以淫鄙之感。王国维与孔夫子,此番见地相通,都不属于古板一流,也一点没有假正经。

所以情要真,不要来游词,“望尽天涯路”就不是游词,发心特狠,要“独上高楼”才做得出。这一境很“独”。即使是师友如云,总还是“独上高楼”。“进无师友之助”,这话不是随便讲的,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

王乃誉呢,有的是事情做。从他的日记看,他忙乎得可以:又是布置作文,又是教以书法,并亲自修改,又是讨论读书和经商哪个好,又是指点为人处世的办法,还要带着王国维出西门观海。15岁起,就有亲戚为王国维做媒了。这在王乃誉日记中也记了一笔。可惜记得太简略,不然也可以从中发现王国维的一些特点。

“教不严,师之堕”,王乃誉教子,不可谓不严。他在一篇日记中说——

“初为静()指示作字之法。游衍随意,尚不足__(字迹不清)。盖久闲欲骤坐定,甚难。可知懒惰害人,而人不自觉,犹马之脱辔,鹰之脱鞴[5]gōu,一纵不可复收。少年宜自戒也[6]。”

又一篇日记中写道——

“上楼,见静儿作书,竟无是处。稍示之,犹不见其工整,况腴润端厚,何可得耶[7]!”

1891821,王国维听父亲吩咐,代做挽诗,并书写下来。

王乃誉的日记是这样评的:“伯氏又送挽诗来请,遂属(嘱咐)静踵成之,并兼书楷焉。盖教其不可畏事,亦不可卤莽。即此小事,亦犹磨镜然,极至精光,落笔何难耶[8]!”

这里陈鸿祥先生赞道:“而王氏一生,虽素不以书自矜,亦不以书名家,尤不作大字,凡有应酬题赠,多小楷。惟辨其字,皆‘端厚’有书卷气,盖不可谓非出诸‘父教’、‘得力于’‘幼功’欤!”[9]



[1] 《论语·述而》。

[2] 《汉英四书》,湖南出版社,1992年版,第142页。

[3]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15册,《人间词话》下卷,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6页。

[4]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15册,《人间词话》上卷,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9页。

[5]鞴,gōu,臂套。用革制成,用以束衣袖,射箭或操作时用。又如:鞲蔽(臂套);鞲扞(射箭用的皮臂套);鞲鹰(蹲在臂套上的苍鹰);鞲绳(拴住鞲鹰的绳子)——金山词霸。

[6] 陈鸿祥:《王国维年谱》,齐鲁书社,1991年版,第20页。

[7] 赵万里:《王静安先生年谱》,第20页。

[8] 赵万里:《王静安先生年谱》,第20页。

[9]陈鸿祥:《王国维年谱》,齐鲁书社,1991年版,第20页。

   陈鸿祥(1956-   )

 

不过,做父亲的可能有点望子成龙,有时不免显得热情过头了。有一回,王国维做了一首诗,名曰《九月团脐十月尖》,其中有三、四韵竟是王乃誉代做的。可惜原诗现今已找不到了。

 

 

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www.tx-jd.net

渊主: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1] 南怀瑾:《南怀瑾著作珍藏本.论语别裁》,复旦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34页。

[2] 《汉英四书》,湖南出版社,19924月第1版,第510页。

[3] 《论语 . 阳货》。

[4] 尼采:《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7页。

[5]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安文集续编》,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8页。

[6] 《汉英对照〈坛经〉》,湖南出版社,1996年版,第202页。

[7] 《论语 . 述而》。

[8] 《汉英四书》,湖南出版社,1992年版,第142页。

[9]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15册,《人间词话》下卷,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6页。

[10]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15册,《人间词话》上卷,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9页。

[11]鞴,gōu,臂套。用革制成,用以束衣袖,射箭或操作时用。又如:鞲蔽(臂套);鞲扞(射箭用的皮臂套);鞲鹰(蹲在臂套上的苍鹰);鞲绳(拴住鞲鹰的绳子)——金山词霸。

[12] 陈鸿祥:《王国维年谱》,齐鲁书社,1991年版,第20页。

[13] 赵万里:《王静安先生年谱》,第20页。

[14] 赵万里:《王静安先生年谱》,第20页。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820/2375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