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2.6 千秋壮观君知否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2.6 千秋壮观君知否

2.6 千秋壮观君知否

[更新时间]2009-06-25 18:17:13 [字数]4343

26 千秋壮观君知否

 

 

王国维却有家事缠身:一是去城内沈氏家担任私塾先生,为的是减轻一家十口的经济负担,是不得已而为之。向往新学,也是要钱的。所以只是关心一下罢了,无法出门“游学”。王乃誉日记云——

(静儿)以其性讷钝,好谈时务,嗜古籍而不喜于帖括……以期通达中西要务以自立[1]。”

其实王乃誉本人也好谈时务,期望去旧维新。尽管如此,他还是责备王国维“名为高,实则懒;名为有学,不苟且,实则无作为耳。”

这是维新派的内部矛盾。想必王国维也很伤脑筋。

第二件缠身事就是跟莫氏成婚。莫氏出生在商人家庭,是同县春富庵镇莫寅生的孙女。这件婚事怎么样,很少见到记载。是否一桩新式婚姻呢?看不出。旧式婚姻的可能性大得多。是不是国维一心求学,无心于儿女情长呢?恐怕更不对了。王国维其实是很擅长写情诗的。

请看这一首《蝶恋花》。

 

蝶恋花

黯淡灯花开又落,

此夜云踪,

知向谁边着?

频弄玉钗思旧约,

知君未忍浑抛却。

 

妾意苦专君苦博,

君似朝阳,

妾似倾阳藿。(藿香?)

但与百花相斗作,

君恩妾命原非薄[2]

 

这当然不是一个书呆子写得出来的。其中“君”与“妾”,指的是谁,就无从知晓了。如果要问实指谁,恐怕就“思量错”了。虚指谁呢?不去探讨了吧,再看一首——

 

清平乐

垂杨深院,

院落双飞燕。

翠幕银灯春不浅,

记得那时初见。

 

眼波靥晕微流,

尊前却按凉州。(尊,酒尊。按:抚。《凉州》,乐曲名)

拚取一生肠断,(pàn取:不顾惜,甘愿)

消他几度回眸。(消:抵得上)

 

王国维赏词 ,是宁取“淫鄙”,不取“游词”的,赏的是“忠实”,真情实感。这一首清平乐,也是“春情不浅”。王国维后来治叔本华哲学,大叹人间之欲,以男女之欲为第一,其感受之深,于情诗中,大略可见。

人们当然就想问:莫氏夫人与王国维的情分又如何?莫非也是

“妾意苦专君苦博”吗?查无实据。

那就不考据了。

不过家事对王国维来说,的确是比较烦心的,私塾老师当了

不久,他就辞掉了,自称是关系不大融洽。王乃誉责备说——

“不知正礼,一也;不顾家贫而教辞之,前修已少,后望无着,二也。既不以馆为重,且欲他出以就别项,意或未之称,则谁为援手?况出行旅资,住下火食,而不图谋先见及此,真是无筹算计,无识见无才用。大恨,谴责之。胸中磊磊。若是安望成家?吾复何望?及夜不安[3]。”

但家还是成了,莫夫人辛苦了。让王国维专心做他的学问去吧,如今是新学时代了,且把《时务报》拿回来看看,也给父亲看看。

王乃誉看了儿子拿回来的《时务报》:

“静()持《时务报》第一,第三册(回家),上海新设,七月初一开馆,总理为汪穰卿,执笔新会梁启超,所陈通变论,颇洽时政,诚此时之要务。惟变谈何容易,杞忧之。况籍措薪,疾首而大人君子未必听,(苟安一旦)必至万不可为,大事已去,乃思一死,此所以习固结,大愚不灵[4]。”

转眼又到了21岁,1897年。

3月间,黄遵宪又伙同他人跑到长沙,办了一份《湘学新报》。而罗振玉、蒋伯斧在上海办的《农学报》,先是半月一期,后又发展为旬刊,大肆译介欧日农学。罗振玉如此致力于外国农学,这事很耐琢磨。意在“开广风气,维新耳目”。



[1] 陈鸿祥:《王国维年谱》,齐鲁书社,1991年版,第27页。

[2]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4册,《观堂集林》第24卷,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8页。

[3]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1页。

[4]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1页。

   黄遵宪(1848—1905)

 

9月间,湖南又开了一所时务学堂。同月,王国维再去杭州参加乡试,又没考取。从此以后死了科举这份心。

这一年国事纷起,多事之秋。严复等人在天津创办《国闻报》,宣传维新变法。12月,又办了一份《国闻汇编》,从第二期开始刊登他翻译的《天演论》。

洋教师继续上课,大打出手:

1114日,德军借口山东钜野教案,出兵强占胶州湾;

1215日,沙俄侵略军又强占了旅顺和大连。

任人宰割,这都是“辱”。于是康有为第五次上书皇帝,呼吁变法图存。

时势到了这步田地,《时务报》成了抢手货。王国维不断把报纸带回家,父亲也跟着看。新旧学交织之下,王国维感慨良多,不禁追古怀远,从1895年到1897年,一连撰写了《咏史》诗20首。少年情怀,与胸襟学识,于中毕现。王国维逝世后,吴宓将这20年首诗刊在《学衡》第66(192811),按语云:

“古诗二十首,分咏中国全史,议论新奇而正大,为王静安先生壮岁所作,集中失收,而从未刊布。本刊辗转得之罗叔言先生(振玉)许,亟录之以示世人[1]。”

第一首大颂中华民族悠久的起源,高古而博大:

 

回首西陲势渺茫,

东迁种族几星霜。

何当踏破双芒屐,(芒屐jī:芒草编织的草鞋)

却上昆仑望故乡。

 

我中华始祖来自西陲,很久很久了,一是炎帝族,一是黄帝族。炎帝族本是西戎羌族的一支,从西方游牧而到了中部;黄帝族则本在西北方,后来也渐渐移居中土。所以西陲的莽莽昆仑,原本是我中华民族、炎黄子孙发祥地。不过,昆仑究竟是哪一片地方,数千年中扑朔迷离,神迹玄妙,仙踪难测,真可谓“山在虚无缥缈间”,不可以今天的昆仑地图为准。而所谓西部和中土,在古代也一直是个迁流的概念,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人还认为:王国维这首诗,反映了当时东西方学者的一种流行观点:汉族西来或华人西来。现在的中国学者多数已经不相信了,新的考古考出了中土和南方也有华人祖先。不过远古的事情,总是随着新的考古发现而改变后人的看法,假如后人没有宿命通,这个改变就是没有尽头的。学者的优点就是只认事实,假如人真的是猴子变的,中国人真的是非洲来的,阿尔卑斯山来的,他也高高兴兴接受。假如有新的考据说不是这样,他又改变看法,不会拘泥成见,拘泥血统,拘泥地域,拘泥时间。于是一切历史都成了当代史,包括昆仑史。

关于昆仑,毛主席极其诗才——

 

横空出世,

莽昆仑,

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

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

江河横溢,

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

谁人曾与评说[2]?



[1]佛雏:《王国维诗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343页。

[2] 毛泽东词:《念奴娇·昆仑》上阕。

 

 

 

              毛泽东书法:念奴娇·昆仑

 

 

而王国维“回首西陲”,又“却上昆仑”,也别有一种万丈豪情。

又如第十三首咏三国曹操:

 

三方并帝古未有,

两贤相厄我所闻,

何来洒落尊前语,

天下英雄惟使君。

 

极赞曹操洒落胸怀。不属于正统一流。

下面就是罗振玉“慧眼识英雄”的那一首——

 

西域纵横尽百城,

张陈远略逊甘英。

千秋壮观君知否,

黑海东头望大秦。

 

汉武帝时,开始打通西域,当时有36国为汉校尉所属。东汉和帝时,西域又有50余国归顺,当时的西域都护是班超,永元9年,班超派遣甘英出使大秦(古罗马帝国),到了西域的条支(今伊拉克境内),西临大海(黑海),想渡过去。知情人对甘英说,“海水辽阔,碰上好风时节,要三个月才过得去;否则就得花两年时间。所以一般人得准备三年的粮食。到了海里,又特别让人思恋故乡,常常有人死在海中。”甘英听了,就没有渡海。

张陈就是张珰和陈忠。张珰(dāng)是汉朝在敦煌的太守,陈忠是汉朝尚书。二人在汉安帝时曾上书陈策,要求安抚西域。这就是诗中所谓“张陈远略”,比起甘英的远行欧洲,直抵黑海,张陈远略就不算什么了。

有人评论说,王国维极赞甘英“千秋壮观”,实已突破传统“守在四夷”的旧说,其中并无些微封建保守自大观念,而是一派开辟新天地、寻觅新知识、酝酿新境界的豪气。评得恰当。而罗振玉看中王国维,也因为这一首诗。可见罗氏虽是清末遗老,也不能简单地以“保守”一词打发掉。

《咏史》20首,却没有一首咏当世清王朝的。这一点尤其值得注意。也许对当朝有所忌讳,这是依循通例。当朝的事情不好说。但后来东渡日本,却有一首《颐和园词》,也是写当朝,极尽称颂之能事。所以,为什么《咏史》20首中不咏清代,此事还可以再研究。

《咏史》中青春活力、阳刚之美洋溢充沛。如此衰弱的国度,有如此风华正茂的青年,吾国大幸啊。

这一位热血青年,在这一年底,还曾跟张英甫等谋划创办海宁师范学堂,并对款项的筹集等事,提出详细设想。一般认为,张謇1903年创建通州师范学校,是为中国私立师范的开山,张謇也自认为如此。但王国维早在六年前,就有这种打算了,后因款项无着落,计划没有实现。这一计划,想必也受到梁启超“变法之本在育才,育才之兴在开学校,学校之立在废科举”之说的影响。 

            张謇(1853-1926)

 

现在,这位海宁才子,意气风发,要往上海去了,上海有梁启超等的《时务报》。王国维此去会有何种际遇呢?他会碰上梁启超吗?

 
 

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www.tx-jd.net

渊主: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1] 陈鸿祥:《王国维年谱》,齐鲁书社,1991年版,第27页。

[2]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4册,《观堂集林》第24卷,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8页。

[3]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1页。

[4]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1页。

[5]佛雏:《王国维诗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343页。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820/2376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