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3.4 四海一身原偶寄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3.4 四海一身原偶寄

3.4 四海一身原偶寄

[更新时间]2009-06-25 18:28:38 [字数]2999

34 四海一身原偶寄

 

20世纪开始了。春天里,王国维回到上海,仍在东文学社半工半读,主攻英文,但到了夏天,却提前肄业了,原因是发生了庚子事变。八国联军,即英美德法俄日意奥八个帝国主义国家,借口清政府支持义和团“排外”,组成的八国联合侵略军,对我开战。617日侵占大沽炮台,714日攻下天津,814日再陷北京。慈禧太后,光绪帝逃往西安。北京颐和园横遭侵略军破坏。

然后就是1901年《辛丑条约》,除上述八国外,再加上西班牙、荷兰、比利时、十一个国家一齐向中国伸手,勒索赔款4亿5000万两白银,照当时中国总人口计,是每人一两,分39年付清,年息四厘,本息合计是白银9亿8000万两。史称“庚子赔款”。

战乱之中,东文学社只好停办,学生提前毕业。王国维回到家中,继续攻读英文。《自序》中说——

“庚子之变,学社解散。盖余之于东文学社也,二年有半。而其英文亦一年有半,时方毕第三读本,乃购第四、第五读本,归里自习之。日尽一、二课,必以能解为度,不解者且置之[1]。”

夏天,翻译19世纪德国物理学家赫尔姆霍茨的《势力不灭论》英文本。势力不灭论,现在通称“能量守恒与转化定律”。这是王国维翻译西学的重要尝试。陈鸿祥先生认为,如果说,《天演论》的译者严复是达尔文进化论的第一个译介者,那么“能量守垣与转化定律”的最初译介者,应当要推王国维。这两项科学成就均属于恩格斯所称的19世纪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发现,另一大发现是施旺、施莱登的细胞学说。由于《势力不灭论》涉及牛顿古典力学,康德-拉普拉斯“星云学说”,这就成为王国维攻读从康德开始的德国古典哲学的先导。后来王国维就学于东京物理学校,而《势力不灭论》的翻译,可以看作赴日留学、攻读自然科学的一个准备。这使王国维治学风格上,具有当时一般人所不具备的科学头脑和科学方法。

秋天,又回到上海。罗振玉请他译《农报》,他却自认为译才不如沈纮(昕伯),就推荐沈君去译,自己则协助译编日本农事报导。

不久,罗振玉应鄂督张之洞(1837-1909)之请,去武汉担任湖北农务局总理兼农务学堂监督(校长)

罗振玉对农事如此有兴趣,与农务如此有缘,也是一大特色。对于罗振玉,王国维有诗赞曰——

 

题友人三十小象

劝君惜取镜中姿,

三十光阴隙里驰。

四海一身原偶寄,

千金三致岂前期。

论才君自轻侪辈,

学道余犹半黠痴。

差喜平生同一癖,

宵深爱诵剑南诗[2]。(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剑南诗稿》)

 

称罗振玉为“友人”,而且二人癖好相同,所以不可能是某些人所想的,类乎“使唤”与“被使唤”的主奴关系。知己关系当是基本的。

王国维给藤田老师也留下了良好印象。这一年,日本人狩野直喜((1868-1947,字子温,号君山)来我国留学,住在上海,就听说了王国维之名。他后来回忆说:当时我的友人藤田丰八博士,正在罗振玉君所主办的东文学社教日文,博士告诉我,他所教的学生某君头脑极明晰,善读日文,英文亦巧,而且对西洋哲学深感兴趣,前途很可观。当时中国有志于新学的,大都对政治学、经济学有兴趣,而想尝试研究西洋哲学的,都极为罕见。藤田博士极其赏识该生,说了许多夸奖他的话,但我始终没有跟他见面,他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王国维先生。

后来的鼎鼎大名,主要在史学、考据方面。也就在这一年(1900),有个英籍匈牙利人,名叫斯坦因(1862-1943)的,是个博士,受英印度殖民政府的派遗,偷偷跑到我新疆天山南路,以和阗为主,进行所谓考古发掘,在尼雅河下流废墟中盗得魏晋木简数十枚,又盗得佛经残本多种而归。孔乙己曰:“窃书?窃书不可算偷。”斯坦因是大可嘉奖啦。但是,外国人把古书都窃走了,叫我们中国人怎么做学问呢?我们中国有个王国维,也很爱考据的,不久以后。



[1]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安文集续编》,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20页。

[2]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安文集》,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11页。

中国学界的“斯坦因屈辱情结”

    斯坦因,Stein,Aurel (1862~1943)

 

洋人是明枪暗盗一起来。好个斯坦因,博士风度,学问做出水平来了。中国苦于国力衰弱,自己国家的学问也让别人先抢去做了。王国维呵,这种学问做得辛苦,还得看洋人的脸色,这种事后来王国维就碰到了。

正是——

 

几看昆池累劫灰,

俄惊沧海又楼台[1]

 

昆池者,昆明湖也。王国维跟昆明湖缘份好深。

然而悲叹又有什么用呢——

 

早知世界由心造,

无奈悲欢触绪来[2]

 

所谓“早知”,明明不是早知,明明是不相信,不然还有“悲欢触绪来”吗,还有“无奈”吗?

“世界由心造”者,说说罢了。

此时的王国维,年仅24,悲风频起。后来读叔本华哲学,就有“道出我心”之感,悲观主义人生观,于是形成。

王国维的哲学时代正在到来。                                                 

   



[1]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安文集》,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11页。

[2]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安文集》,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11页。

                                                  

                  

 

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www.tx-jd.net

渊主: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820/2377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