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4.2 最无用、最有用的就是哲学了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4.2 最无用、最有用的就是哲学了

4.2 最无用、最有用的就是哲学了

[更新时间]2009-06-25 18:36:15 [字数]4294

42  最无用、最有用的就是哲学了

 

 

他的第一篇哲学论文为《哲学辨惑》。

辨惑有五点。一,哲学不是有害之学;二,哲学不是无益之学;三,中国现时有研究哲学的必要;四,哲学是中国固有的学问;五,研究西洋哲学,很有必要。

后来在《奏定经学科大学、文学科大学章程书后》一文中,王国维直接针对张之洞的观点,提出不同看法,指出张之洞的方案,根本缺点在于缺哲学一科。可见王国维对哲学何等重视。

张之洞(1837~1909)

 

刘梦溪(1941-   )对此文特别看重。刘先生认为,这篇文章是写给张之洞的一封信,在信中,王反对把经学置于各分科大学之首,强调必须设置哲学一科。刘认为,这不是一个细小分歧,而是与现代学术分类直接相关的大学分科问题。王国维强调哲学的重要性,这一观点是现代的。王用来证明这一观点的例子,也取自欧洲各国和日本。

                 刘梦溪(1941-    )

 

 

王国维写道——

“今以国家最高之学府,而置此学而不讲,断非所以示世界也。况哲学自直接言之,固不能辞其为无用之学,而自间接言之,则世所号为最有用之学如教育学等,非有哲学之预备,殆不能解其真意。即令一无所用,亦断无废之之理。况乎其有无用之用哉[1]!

无用之用,几个人能悟呢?

独上高楼的,才能够悟吧。

抬举哲学,是为了与古代经学争权威。张之洞当时是朝廷学部的尚书,王国维只是他手下一名小职员罢了,但他顾不得那么多了,王国维锋芒毕露,完全是新派形象——

“今日之时代,已入自由研究之时代,而非教权专制之时代。苟儒家之说而有价值也,则因研究诸子之学而益明;其无价值也,虽罢作百家,适足滋世人之疑惑耳。吾窃叹尚书之知之与杞人等也。昔日杞人有忧天堕而压己者,尚书(张之洞)之忧道,无乃类是。若夫西洋哲学之于中国哲学,其关系亦与诸子哲学之于儒教哲学等。今即不论西洋哲学自己之价值,而欲完全之此土之哲学,势不可不研究彼土之哲学。异日发明光大我国之学术者,必在兼通世界学术之人。而不在一孔之陋儒,固可决也[2]。”

要开大孔,要读孔门《大学》,要三人行必有我师,一孔之陋儒不行,大孔之硕儒、多孔之鸿儒方可。孔就是空,就是大,就是窍,要心若虚空,大开孔窍,拥抱世界,与万国并行而不相悖,与百家争鸣而不相害,才是孔家窍门。

除哲学外,考古也间或插足进来。1903910月间,罗振玉帮助刘鹗(1857-1909)校印《铁云藏龟》六册,揭开甲骨文著录的第一页,王国维也是这时候开始见到甲骨文的。

但主要兴趣是在哲学方面。读康德哲学,对康德极为推崇,于是作《康德像赞》说——

 

赤日中天,烛彼穷阴。

丹凤在霄,百鸟皆喑。

谷可如陵,山可为薮。

万岁千秋,公名不朽[3]

 

康德对于理性是不信任的。他讲到理性的二律背反,没法解决,认为正说有理,反说也有理,没有定论,只有矛盾,因此理性是有局限性的,解决不了世界在时空上是有限还是无限诸如此类问题。用中国话讲,二律背反已到了理性的顶端,即“言语道断”之处,或者佛门“置答”之处。这时候有许多走法:或者退回来,堕入悲观论;或者硬往上冲,强辞夺理,说理性反正没用,信仰才有用,信仰都是无理的,给人一个没道理的印象;或者如禅门人士说的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就是另一番风光了。禅门说是“本地风光”。

什么是“本地风光”呢?

到了百尺竿头,怎么能更进一步呢?

似乎无话可说。但你说:“不可说”,也是不对,因为你已经说了“不可说”,为什么这个“不可说”是可说的呢?可见,“言语道断”啊,也是一言。悟了,便是文字般若;不悟,便是自打嘴巴,胡言乱语。

这是爬到妙高峰上了。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东坡先生也有同感,所以王国维极喜苏轼诗词。

所以康德哲学如同一道关口,过不去,便是鬼门关,会跌个粉身碎骨,令人走火入魔;过得去,那就柳岸花明又一村,甚至可以开启天堂之门,领略本地风光。康德哲学的伟大,在这里。

这一关,正在过时,会把人搞得精疲力竭。“余疲于哲学有日矣”,王国维这话,确是肺腑之言。疲于奔命,有诗叹曰——

 

宇宙何寥廓,

吾知则有涯。

面墙见人影,

真面固难知。

箘簬半在水,(箘簬,jùn lù,美竹,可做箭)

本末互参池。(竹子半入水,像折弯了:参差、差池)

持刀剡作矢,(yán,削尖)

劲直固无亏。

耳目不足凭,

何况胸所思。

人生一大梦,

未审觉何时。

相逢梦中人,

谁为析余疑。

吾侪皆肉眼,(吾侪:我辈)

何用试金篦[4]。(金篦刮目,翻然醒悟)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智慧的痛苦”。

这一类诗,王国维写了不少。又如——

 

我身即我敌,

外物非所虞。(虞:忧虑)

……………

一日战百虑,

兹事与生俱[5]

 

苦于内心矛盾,不能自拔。所谓“我身即我敌”,也不像由

衷之言,而是矛盾的话,因此有“一日战百虑”的困顿。

这样跟自己开战,最为痛苦,力不能支:

 

凯歌唱明发,

筋力亦云单。

蝉蜕人间世,

兀然入泥洹。(泥洹:涅槃,解脱)

此语闻自昔,

践之良独难。

厥途果奚从,(厥:这,此。奚从:何从)

吾欲问瞿昙[6]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闻道之力,有如得命,也如夺命。何以又有“此语闻自昔,践之良独难”之说? 是因为闻到了,但是不信。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老子》42)”王国维“大笑之”倒没有,“勤而行之”也没有,看来只有“中士”这个角色比较符合,若存若亡。“吾欲问瞿昙”是半信半不信,将信将疑,并不是真的要向释迦牟尼讨教。所以才在《平生》一诗中埋怨说——

 

人间地狱真无间,

死后泥洹枉自豪。(泥洹:涅槃,解脱)

终古众生无度日,(度:度脱,解脱)

世尊只合老尘嚣[7](世尊:如来佛)

 

这么犹犹豫豫的,满腹狐疑,看来还是没能独上高楼,望尽天涯,饱览无限风光。爬到中楼,景观就有限,很多视线被挡住了,但见层峦迭嶂、花树楼宇,眩人眼目,使人不能独立绝顶,把酒临风,目空一切。

世事既然如此,人生一梦,文章又何足道哉?所以这一时期,王国维虽然著作丰富,发表也不难,但不能因此快活起来。他的痛苦,已不是俗人的痛苦,而是天才的痛苦,智慧的痛苦。换个我们这样的文人,拿文章评职称去了,象王国维这样写那么多,早该高兴了。但王国维认为那是混饭吃的,不算学问。而真的学问,可以说,王国维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真是——

 

文章千古事,

亦与时枯荣[8]

 

还不如有自知之明,“书成付与炉中火”呢。

这样下去,岂有不得病的。19043月,他得了瘰疬[9](luǒ li)

病来更增一层寂寞——

 

滴残春雨住无期,

开尽园花卧不知。

因病废书增寂寞,

强颜入世苦支离[10]

 

病了增寂寞;不病,看书,又增烦恼。左右是此心难安,坐卧不宁。

但是,痛苦是生命的特权,矛盾是宇宙的本质——黑格尔的思想,虽然为王国维所不熟悉、所不喜欢,但都恰恰表达了王国维生活乃至性格的真相。由于痛苦的思考,他在学术上硕果累累。1904年是学术丰收年:

3月,写《孔子之美育主义》;

4月,写《论性》;

7月,写《叔本华之哲学及教育学说》;

同月,写《红楼梦评论》;

同月,写《国朝汉学派戴、阮二家之哲学说》;

8-9月,写《书叔本华遗传说后》;

11月,写《叔本华与尼采》;

10-12月,写《释理》。

此外还有许多诗作及译作。一边还要主编《教育世界》,因为从1904年开始,该杂志主编已由罗振玉转到王国维手中。从此以后,《教育世界》从纯教育杂志,改为包括哲学,教育学、美学、心理学、伦理学等理论,以及译介西方学人、作家及其学说与作品的综合性刊物,而且栏目,装帧等方面也都有创新。

比如栏目,就有十三类:一、插画(含肖像);二、论说;三、学理;四、教授训练;五、学制(或教育史);六、传说;七、小说;八、丛谈;九、本国学事;十、外国学事;十一、杂录;十二、来稿;十三、文牍。

自己主编杂志,自己又热爱研究著述,所以发文章很多。在一定意义上,《教育世界》几乎成了王国维一人的杂志。

现在选取其中精华,来看看王国维这一年的心路历程。学如其人,文如其人,该不是空话。



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www.tx-jd.net

渊主: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1]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安文集续编》,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38页。

[2]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安文集续编》,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39页。

[3]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庵文集续编》,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22页。

[4]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庵文集》,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13页。

[5]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庵文集》,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13页。

[6] 瞿昙: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姓瞿昙。后以瞿昙为佛的代称,也译“乔达摩”,梵文为Gautama

[7]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庵文集》,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第113页。

[8] 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庵文集》,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116页。

[9]  瘰疬:病名。颈项或腋窝的淋巴结结核,患处发生硬块,溃烂后流脓,不易愈合。

[10]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5册,《静庵文集》,上海古籍书店,1983年版,115页。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820/2377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