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10.5 密奏筹建皇室博物馆,用古董保家卫国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10.5 密奏筹建皇室博物馆,用古董保家卫国

10.5 密奏筹建皇室博物馆,用古董保家卫国

[更新时间]2009-06-26 19:34:53 [字数]2032

105 密奏筹建皇室博物馆,用古董保家卫国

 

 

溥仪提到这些辫子们的条陈密奏,其中也有王国维的。1924518日,他写了一份奏折,谈到筹建皇室博物馆的事——

“奏为敬陈管见仰祈到鉴事:

“窃自辛亥以后,人民涂炭,邦域分崩,救民之望非皇上莫属,而非置宫廷于万全之地无以安圣躬,非置圣躬于万全之地无以救天下,此不独臣子之于君父必首计及此,即为苍生计,亦不能不先图其本者也。

“近者颇有人主张游历之说,臣深知其不妥。何者?刍秣之资未易筹措,疏附先后奔走御侮之才未易取求;且皇上一出国门,则宗庙宫室,民国不待占而自占,位号不待削而自削,宫中重器拱手而让之民国,未有所得而全尽失,  是使皇上有去之日无归之年也。又欧洲经济之紊乱,工资之激争,日甚一日,爆发而成大乱之日不远,是欲避祸而反速祸也。故臣以为游历之事,有百害而无一利。【

“今有一策,有保安皇室之利而无其害者,臣愚以为莫若开放禁城离宫之一部为皇室博物馆,而以内府所藏之古器、书画陈列其中,使中外人民皆得观览,如此则紫禁城之内,民国所辖地面,既有文渊阁之四库全书,文华、武英诸殿之古器书画,皆我皇室之重器,而皇室所辖地面,复有皇室博物馆陈列内府之重器,是禁城一隅实为全国古今文化之所萃,即与世界文化有至大之关系,一旦京师有事,万国皆有保卫之责。”

这便是王国维的锦囊妙计,其理由是——

“夫日本岁掷庚子赔款四百万以经营东方文化事业,既成事实矣,英法诸国行且继之,彼于散逸之文物,犹不惜巨款以搜集之,岂于固有之文物有事之时,乃惜千百之兵力而加以保卫?”

这是以古董文物保家卫国之策——

“皇上如以事为可行,可遣人先与英日二使接洽,如得其赞助,即下明诏以建立皇室博物馆事宣告中外,一面指定地点,先设筹备处,一面清查古器、书画书籍,分别应否陈列之物,若借用原有宫殿至中严警卫,建筑界垣,以使博物馆地带自为一区域,与宫禁尽而为二,可令内务府谨慎筹议,则年之内即可开馆。”

这样做好处大着啦——

“如此则京师虽有事变,而皇室有磐石之固,无匕鬯(chàng)[1]之惊。皇上自此,益崇圣德务广圣学,稍安睿虑以俟天心,实为天下苍生之福,微臣幸甚。臣数月以来,见外侮迭至,不胜忧愤,中夜彷徨,愧无以分圣主之忧,偶有愚者之得,不胜献曝之忱,故敢具折密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2]。”

这是一份密奏。

为什么要密奏呢?为什么“不胜献曝之忱”呢?这是王国维办事谨慎的一面,他不愿陷入宫廷倾轧,不愿行高于众,恐怕遭人非议。郑孝胥的搞法他不赞成。



[1]匕:古代的一种勺子;鬯chàng:香酒。匕和鬯都是古代宗庙祭祀用物。形容镇定自若,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宗庙祭祀,照常进行。

[2]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16-417页。

 

图片大小:12K

郑孝胥(1860~1938)

 

可是不主张皇上出国留学,这与罗振玉意见相左。罗是极力主张溥仪出洋的。罗振玉是出洋派,由于他所谓出洋主要想取得日本援助,所以他又是联日派,他跟日本的关系盘根错节。

结果是,皇上没搭理王国维的密奏。

那时候的溥仪,整个一个洋娃娃了。他又巴不得逃脱这帮旧员的“牢笼”,获得自由,他对他周围的一切、包括他父亲载沣,越来越看不顺眼。比方说,溥仪眼睛近视,庄士敦建议由外国眼科医生检验一下,再配眼镜。这个建议在紫禁城中就象炸锅一样——皇上的眼珠子还能让外国人看?皇上正当春秋鼎盛,怎么能象老头一样戴上“光子”(眼镜)?从太妃起全都不答应。他们这么反对,反而更加强了溥仪出洋的决心:“这些人真是大惊小怪,迂腐不堪”——溥仪想。

王国维的密奏,虽然是从另一方面来谈利害,但说出洋有百害而无一利,这句话溥仪最不爱听,他跟王公大臣的冲突已经使他头痛,他执意要远走高飞,摆脱他们的纠缠和束缚。

这对王国维是一个沉重打击,耿耿忠心,不被理睬。从奏折看,王国维最关心的还是文物和学术。

其实溥仪已经爱看《新青年》了,正值青春年少,苦于宫内老朽,向往新学新潮。王国维就不一样,渴慕新潮的时代已经过去,原因很复杂:一是西学他自觉无力彻底掌握,二是西方社会暴露出重大弊端——但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折回来了。折回来也无良策,只好指望溥仪。可溥仪正好是一个新潮青年——这对王国维不啻致命一击。溥仪实际上是王国维政治生命的象征,进一层说,也是他学术生命的象征。溥仪一倒,王国维还有何用?况且溥仪竟然自己倒了,立场不稳,这是最痛心的,最令人绝望的。于是只有自杀一途。这个原因是最难说出口的——所谓“殉清”者,表面上说得过去,更深层分析一下,恐怕就不是这样。


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www.tx-jd.net

渊主: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820/2384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