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10.8 北大人登宣言,王国维发檄文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10.8 北大人登宣言,王国维发檄文

10.8 北大人登宣言,王国维发檄文

[更新时间]2009-06-26 19:38:21 [字数]3633

108 北大人登宣言,王国维发檄文

 

 

到了年底,王国维终于得着机会发了一通猛火。他发什么火呢?原来,北大考古学会在报上登了一篇《保存大宫山古迹宣言》,文中严厉斥责清室出卖产业、流失文物,破坏大宫山古迹。王国维一看报纸,便按捺不住,写了一封长信,一怒之下辞掉了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导师职务。并要求把胡适、容庚从他那里索去准备刊用的文稿压下,宣布“停止排印”。信是写给北大的沈兼士、马衡的,因为《宣言》是通过此二人才发表的。信文措辞颇为激烈——

“昨阅报纸,见北京大学考古学会《保存大宫山古迹宣言》,不胜骇异。

“大宫山古迹所在地是否官产,抑系皇室私产;又是否由皇室赏与洵贝勒,抑洵贝勒自行购置,或竟如《宣言书》所谓强占?均有研究之余地。”

激烈之处,不失学者风度。王国维的“研究”如下——

“因洵贝勒之毁坏砖塔,而即谓其占据官产,已无根据;更因此而牵涉皇室,则尤不知学会诸君何所据也?至谓‘亡清遗孽,擅将历代相传之古器物据为己有’,此语尤为弟所不解。”

下面就列举事实——

“夫有明一代,学术至为简陋,其中叶以后诸帝尤不悦学,故明代内府殆无收藏可言。至珍异玩好,甲申之变已为闯贼搜括殆尽。明亡于是年三月,而大清世祖章皇帝始于十月自盛京入居大内,宫廷空虚垂六阅月,其间明之遗物闯贼劫掠之所剩者,又经历内监之隐匿、宵小之攘窃,殆无孑遗。”

而且还以诗文为证,这也是王文一大特色,汪洋恣肆——

“故顺治初年故宫遗物阗溢都市,吴梅村《读史偶述》诗云——

宣炉厂盒内香烧,

禁府图书洞府箫;

故国满前君莫问,

凄凉酒盏斗成窑。

“又《送王员照》诗云——

内府图书不计钱,

汉家珠玉散云烟;

而今零落无收处,

故国兴亡已十年。

“当日布棚冷摊情形如此,是本朝入关以后未尝得明代之宝器也。其可谓历代相传之古器物者,近如国学之石鼓,稍远者如房山之石经,远者如长安之碑洞,皇室未尝据为己有也。”

古器物如此。古书呢?

“其可谓历代相传之古籍者,惟内阁大库之书籍多明文渊阁之遗,此于宣统初年我皇上即以为立京师图书馆,其支流为今之历史博物馆,皇室未尝据为己有也。”

那么本朝内府所藏,来自何处?

“今日内府之所藏,皆本朝二百余年之所搜集,其大半购自民间,其小半得于臣工之所进奉,《高宗纯皇帝御制文集》题跋一类,与《御制诗集注》中历纪其事,可覆按也。故今日宫中储藏与夫文华、武英诸殿陈列诸物(此二殿物特民国尚未缴价以前),以古今中外之法律言之,固无一非皇室之私产,此民国优待皇室条件之所规定,法律之所保护,历任政府之所曾以公文承认者也。”

法律也搬出来了,民国政府自己的文件也搬出来了。考据家的功夫,现在要论证了——

“夫以如此明白之私产而谓之占据,是皇室于实际上并未占据任何之财产,而学会诸君于文字上已侵犯明白之私产矣。”

这一句是杀手锏。侵犯私产的不是皇室,而是诸君自己。诸君自己在“文字上”已侵犯皇室私产了,你们嚷嚷什么呀——

“夫不考内府收藏历史与优待条件,是为不智;知之而故为是言,是为不仁;又考古学会反对内务部《古籍古物古迹保存法草案意见书》,于民国当道提取古物陈列所古器作疑似之辞,而对皇室事无论有无,不恤加以诬谤且作断定之语,吐刚茹柔,是为无勇;不识学会诸君于此将何居焉?”

不智,不仁,无勇——三顶帽子做得很漂亮。北大诸君还有辩解余地吗?未见记载。

下面继续据理驳斥——

“又优待条件载民国人民待大清皇帝以外国君主之礼,今《宣言》中指斥御名至于再三,不审世界何国对外国君主用此礼也?”

可惜呵,大清大好江山如何丢掉的呢?不能怪“别人”吧,待之以礼,对呀,但民国要取消“皇上”尊号,溥仪也没办法。为什么?这个却不考证。又,洋人们待“我大清”,无礼处多乎哉?洋枪洋炮直抵大清衙门,放火焚烧,破门抢劫,又有“尊”君之礼否?伯希和君、斯坦因君掠我敦煌,王君可有“檄文”否?纤笔一枝,可谓毛瑟精兵三千,可谓犀利无比——可惜只敢对准北大诸君,只敢对准同样手无寸铁的书生,王君可谓智者也,然而勇与仁,恐怕就难说了。对洋人是不要发脾气的,要忍辱负重的,就是溥仪吾皇,也要劝他“入境问俗,入国问禁,起居言笑慎之又慎”。吾皇溥仪不是去日本使馆么?日本使馆不是在我中华国内境内么?入什么国问俗,入什么境问禁?忘了考证了。这是偶尔疏忽吗?

可是,王国维先生就是对北大的书生有气——

“诸君苟已取消民国而别建一新国家则已,若犹是中华民国之国立大学也,则于民国所以成立之条件与其保护财产之法律,必有遵守之义务。况大学者全国最高之学府,诸君又以学术为己任,立言之顷不容卤莽灭裂如是也。”

这话北大诸君怎么好不同意呢?

还有——

“抑弟更有进者,学术因为人类最高事业之一,然非与道德法律互为维持则万无独存之理,而保存古物不过学术中之一条目,若为是故而侵犯道德法律所公认为社会国家根本之所有权,则社会国家行且解体,学术将何所附丽,诸君所欲保存之古物,欲求其不为劫灰,岂可得乎?”

这话也在理。可是,正因为大清无能,道德法律所公认之所有遭到侵犯,洋人抢,国人抢,乃至宫中王公大臣也抢。这事不能全怪抢者。这样一说,话又反过来了。中华学术古物之成劫灰,大清帝国晚期没有责任吗?八国联军为何那么放肆?斯坦因为何如入无人之境?

不过讲到学术无独存之理,这是王国维关于“学术独立”观点的一个发展。书生如何在社会上立足,以何面目、何形象出现在社会中,跟学术独立与否极有关系,这甚至影响到一个书生的人格。如果独立而不入象牙塔,入世而不媚俗,可能就比较圆满。但这也不是说,一半独立,一半入世。半桶水是不成的。

现在王国维谈的是所有权,谈的是法律道德之重要——

“即不然,强有力者将以学术为名,而行掠夺侵占之实,以自盈其囊橐,诸君所谓文献将全为齑粉者将于是乎实现,不审于学术何所利焉?于诸君何所利焉?”

这倒未必。伯希和君、斯坦因君,不是一边抢,一边做学问吗?但王国维只批评中国人——现在还要批评沈兼士、马衡二位——

“二兄素明事理,于此《宣言书》竟任其通过发表,殆偶失之不检,故敢以意见陈诸左右。”

 

沈兼士(1887-1947)

 

 

马衡(1881-1955)

 

沈兼士是北大国学研究所所长,马衡也是北大教师,是他推荐王国维去北大国学研究所的。但现在王国维不干了——

“弟近来身体孱弱,又心绪甚为恶劣,所有二兄前所属研究生至敝寓咨询一事,乞饬知停止。又研究所国学门导师名义,亦乞取销。”

身体不好,心情不好,值得同情。发火也可以。北大诸君包涵了,沈君马君包涵了。可是一辞职,饭碗就丢了。

文稿索回,又丢了稿费——

“又前胡君适之索取弟所作《书戴校水经注后》一篇,又容君希白抄去金石文跋尾若干篇,均拟登大学《国学季刊》,此数文弟尚拟修正,乞饬主者停止排印,至为感荷。”

看来,“学术独立性”不够,受到政见、道德情绪的强烈影响。真的学术独立,不但要有法律保证,也要有、或更要有心灵上的保证。孙子曰:将不可怒而兴师,这才真叫将才。那么,学者也不可怒而为事了,这才叫文才。当然这都是指不该怒而怒,而非指该怒不怒。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纵横挥洒,才有绝妙好辞。这并不影响学术独立性,反而是独立自由的学术精神的表现。

把该发表的文章撤回来,学术蒙受损失。学术者,天下之公器也,得替天下人想想。前番发了顿脾气,损失了20元。这一回是好几篇,可能不止20元。自然,钱不算什么,但学术的公性、独立性是该维护的。可是王国维自认为他是以学者身份写这封信的——

“又,弟此书,乃以考古学者之资格敬告我同治此学之友,非以皇室侍从之资格告大学中之一团体也。知我罪我,弟自负责,无预他人,合并附告。伏希亮察[1]。”

可能皇室侍从的资格还是有一点,学者资格不那么纯粹。不过既然想到学者资格,可见还没忘掉学术独立性。

进一步说,学术独立性也许跟身份无关,跟资格无关。不是说,我作为学者发言,就一定有学术独立性,他作为皇室侍从发言,就没有学术独立性。可见什么叫学术独立,还得费琢磨。皇家侍从发言,如果合乎道德法律,合乎学理,也就同时具备了学者资格。说皇家侍从讲话就可以不顾学理,这似乎讲不通。学理大概不是学者的专利或私产。

 



[1]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31-433页。

 

同学经典(北京)文化俱乐部:www.tx-jd.net

渊主:http://mocanihcgolb.blogchina.com/

 

 



[1]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31-433页。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820/2385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