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11.1 长子病故,至交失和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 11.1 长子病故,至交失和

11.1 长子病故,至交失和

[更新时间]2009-06-26 19:43:34 [字数]2360

 

111 长子病故,至交失和

 

北京政变后,王国维自知“只是不死而已”,心情是极为糟糕的。

不想潜明却先他而去,得的是伤寒症。

28岁,堂堂男子,大好年华,1926926日在上海去世。王国维在北京得知儿子病危,马上偕夫人乘车南下,到上海时,潜明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死时,遗孀罗曼华年仅24岁。

罗振玉在天津听到噩耗,也来上海料理丧事。办完后,带着女儿罗曼华先回天津去了。这事令王国维很不愉快。

1015日,王国维启程返京,两天后到达北平。

又过了十来天,给罗振玉一信,痛心地说——

“维以不德,天降鞠凶,遂有上月之变。于维为冢子,于公为爱婿,哀死宁生,父母之心彼此所同。不图中间乃生误会,然此误会久之自释,故维初十日晚过津,亦遂不复相诣,留为异日相见之地,言之惘惘。初八日在沪,曾托颂清兄以亡儿遗款汇公处,求公代为令媛经理。  ……共得洋三千元正,请公为之全权处置,因维于此等事向不熟悉,且京师亦非常善地,须置之较妥之地,亡男在地下当为感激也[1]。”

朋友加亲戚,同志加兄弟,至此酿成分手悲剧。种子可能早就种下了,政见不和当属其中之一。丧事期间,有何抵触发生了,尚不可知,但罗振玉先把女儿领走,王国维很不高兴。从情理上说,领走女儿固无不可,当爹妈的想女儿。也许是没打招呼,或没商量好。有些人是这样回忆的。

于是王国维要求罗振玉代女儿收下王潜明遗款。罗振玉不收,说女儿已声明不用一钱。

这事让王国维火了——

“令媛声明不用一钱,实无此理。试问亡男之款不归令媛,又当谁归?仍请公以正理谕之。我辈偕老,而令媛来日方长,正须储此款以作预备,此即海关发此款之本意,此中外古今人心所同,恐质之路人无以此为然者也[2]。”

心情本来就恶劣,加上丧子之痛,处事急躁点、过火点,自在情理之中。而罗振玉心情也很不好,早就有头昏头痛病了,王国维一个月前给神田喜一郎的信中就谈到这一点,说罗“意兴不如前日,亦时有头痛头昏之病,殊可念也”。两人都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来这么一件丧事,罗振玉想念女儿,情急之下,也许来不及细细商议,就把女儿领回去了。

那么王国维为什么要把儿子遗款汇给罗家呢?

他可能想,你既然把女儿都领走了,干脆连遗款也全拿走吧,了个干净。要是换个小人,可能想:你把女儿领走,我就把钱扣下。可见王罗闹别扭,也颇有君子气象。

但罗家还是不收。王国维更是火上浇油——

“亡儿遗款自当以令媛之名存放。否则,照旧时钱庄存款之例,用‘王在记’亦不可。此款在道理、法律,当然是令媛之物,不容有他种议论。亡儿与令媛结婚已逾八年,其中思义未尝不笃,即令不满于舅姑,当无不满于其所天之理,何以于其遗款如此之拒绝。若云退让,则正让其所不当让。以当受者而不受,又何以处不当受者?是蔑视他人人格也。蔑视他人人格,于自己人格亦复有损。总之,此事于情理皆说不去,求公再以大义谕之[3]。”

可见争的是人格,不在金钱。但谈到不满于舅姑,这是家庭纠纷的另一面。罗振玉终于有所让步——

“奉于示敬悉,亦拳拳以旧谊为予甚善。……弟平日作函不逾百字,赋性简拙,以不愿与人争是非,利在今日尚有是非可言耶!以来书严峻,所求云云 ……诚非我心所愿也。此款既由弟代管,拟以二千元贮蓄,为嗣子异日长大婚学费,余千元别有处置之法,以心安理得为归,不负公所托也[4]。”

陈鸿祥先生作《王国维年谱》,对王罗不和一事有他的看法。他认为“王罗晚年失和,是出于一时误会”,这种说法比较可信。但陈先生据自己掌握的材料,也“秉笔直书”了几点看法。

陈鸿祥认为:王潜明不幸病亡,罗振玉可怜爱女,而迁怒于王国维夫妇,罗曼华也确有不满舅姑之处。但这种迁怒与不满,决不是因为所谓金钱关系,也与别人的其他揣测无关。

原因其实要追溯到王国维续弦——

第一,王潜明是长子,莫氏去世后,王国维续弦,娶的是莫氏侄女潘氏,也就是潜明的表姐。所以潜明对继母潘氏不大服贴,说:“本来是表姐,怎么转眼就成了继母?”在感情上难以接受。所以潜明婚后,与曼华感情越深,与继母感情就越远,隔阂就越大。

第二,王国维自己与潘夫人年龄相距较大,所以“视若金人”,遇到母子不和、婆媳矛盾,常常偏袒潘氏,要就是只顾读书,不闻不问,这是让罗振玉迁怒的原因之一。

第三呢,王国维1916年从日本回来,在上海租了自认为又便宜又宽敞的房子住,是闹市中的一块辟地,荒寂阴森,连木工一类苦力,搬进去住了一天后,马上就搬走了,哪里是什么“尚明轩”。人们常说此处见鬼,王国维根本不信那一套,泰然处之,安之若素。可见他有科学头脑。罗振玉就不同了,他虽说不能算相信鬼神,但也“祭神如神在”,对于命相、风水之类,不无讲究。所以,王国维北上以后,还让王潜明住在这种鬼地方,又上罗氏爱女曼华与潜明在这种《聊斋》狐鬼之地结婚成家,这一点也显然让罗振玉不满。不久,潜明果然病亡,罗振玉怎能不迁怒亲家夫妇,全然不为长子长媳命运着想?这一层微妙原因,罗氏也难以出口,只好带着女儿“大归”了事,以发泄心中怒意。

看来陈先生的分析颇有根据。如果联系到前此已有政见不和,根据就更足些了。

儿子病逝,又丢掉了儿媳,失去了多年好友——三难齐发,怎么得了。王国维最难熬的日子来了。



[1]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83页。

[2]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84页。

[3]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84页。

[4] 袁光英、刘寅生:《王国维年谱长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85页。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01820/2385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