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怎教红粉不成灰 - 绝色女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绝色女人 > 十、怎教红粉不成灰

十、怎教红粉不成灰

[更新时间]2008-08-26 17:21:28 [字数]1561

 

(二)

彼时,正是唐德宗年间,吐蕃日益强大,蜀酉、滇南边陲时被骚扰,朝廷特地设置了剑南节度使,开府成都,统辖军攻,经略西南。
    

她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韦皋。给了她很长久的依靠和荫蔽!那时候韦皋以中书令的身份被朝廷派到成都任剑南节度使。韦皋是一位能诗善文的儒雅官员,他听说薛涛诗才出众,而且还是官宦之后,就破格把妓女身份的她召到帅府侍宴。
    

韦皋有意试她才情,薛涛临笔从容赋就。待薛涛呈上《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韦皋大为感叹,不过是风尘一艳妓,眼中的山色、水声、庙柳,却沾染着蜀离之悲,纵欢之恨,看到的是繁华过后的那一种凄凉。清丽凄婉,怅古愁旧,绝非欢场女儿心性。
    

从此,帅府每有宴饮,必招薛涛,韦皋甚至要向朝廷推举薛涛做幕僚文牍工作的女校书,而不让她在风花雪月中贻误终生。然而,奏请一妓女为官,毕竟有失体统,况红粉入衙,有损官府尊严,且戎马倥偬之际,稍有疏忽,便极易落下话柄。韦皋在手下护军的劝说之下,终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赠给了薛涛一首诗:
    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下闭门居;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也许,在韦皋的心中,她就一个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校书,虽然薛涛想藉此脱身风尘的梦碎了,但薛涛又怎么敢有更高的奢求?
    

没想到,韦皋题诗,让薛涛才名更是远播,甚至名动宇内,文人雅士争着与她诗词唱和。各地路过的官员也争着一睹薛涛的芳容。她见浣花溪畔工匠多业造纸,纸幅过大,不便书写自己的小诗,便命工匠狭小之,又性喜红色,便意态高昂地用胭脂木捣浆掺水制成粉红色小笺。后世称为薛涛笺。这种诗笺很快成为了文人雅士收藏的珍品。
    

薛涛的招摇,让韦皋萌生了醋意,韦皋要让她彻底地清醒一下,于是以慰问边地守军的名义,要把薛涛派往偏远的松州。
    

乍闻此讯,薛涛怎么也不相信对她如此赏识的韦皋会这样待她,然而,聪明的薛涛终于在人生的浮华中,又一次拂去了尘埃,看清了只属于她的那份凄凉和寂寞!纵然韦皋再赏识她!她也不过只有韦皋身边一只乞怜的宠物,注定只能看主人的眼色,却不能对主人有任何的怠慢和不忠!那一刻,才情、浮名、美貌、统统成为了她最具讽刺意味的装饰,王公子弟、觥筹交错、男欢女爱,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没有意义的,唯一真实的是,她是一个需要别人的悲悯和怜惜才能够生存的妓女!
    

她是敏感的,也是聪明的,在赶往松州的途中,她写下了十首离别诗差人送给韦皋,也称十离诗,她用了十个心酸的比喻, 不惜把自己比作是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而把韦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着的主、手、厩、笼、巢、掌、池、臂、亭、台。只因为犬咬亲情客、笔锋消磨尽、名驹惊玉郎、鹦鹉乱开腔、燕泥汗香枕、明珠有微暇、鱼戏折芙蓉、鹰窜入青云、竹笋钻破墙、镜面被尘封,所以引起主人的不快而厌弃,实在是咎由自取,无可辨白!
    

此等自轻自贱取悦于韦皋的诗稿,也让韦皋心下不忍了吧,他如何不知道心性高傲的薛涛肯这样低首乞怜,是多么的无奈。他作为文人,更知道她虽是风尘女子,自有一番别样的清骨,才令他如此地厚爱,倘真的失去了这些棱角,岂不可悲?更何况堂堂节度使又如何与一弱女子计较?韦皋很快就召回了薛涛,对她宠爱如初。
    

然而,这一变故,终究在薛涛的心里留下了什麽,使她更深刻地知道什麽是人生,什麽是现实,什麽是命运!只是她能够对世俗作理性地退让,却在深心里坚守着自己的气度和胸怀。

 

 

《绝色女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31814/23185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