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一、无物结同心 - 绝色女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绝色女人 > 二十一、无物结同心

二十一、无物结同心

[更新时间]2008-08-12 01:54:55 [字数]1691

                      (三)

 

阮郁闲坐等待,向四周观望,但见,轩窗寂寂,窗外青山碧水,绿柳拂波,院中,芭蕉舒卷,几径修竹,点点繁花,窗内,素朴雅洁,娟秀的屏轴,成堆的书卷,月洞门前珠帘深垂,矮几上一把焦尾琴,处处一尘不染,铜鼎里,袅袅的熏香,无不显示出主人的清雅风格。让阮郁心生敬重。

 

正玄想间,小小自帘内姗姗移步前来,与昨日不同的是,今天淡妆素颜,越显得清丽脱俗,暗香阵阵,明眸动处,顾盼生辉,令阮郁暗暗销魂,两个人相见恨晚,说不尽诗词美景,谈不完歌赋风雅,或对弈,或抚琴,或清茶对坐,或脉脉对视,小小还破例请阮郁登上镜阁,眺望西湖,阮郁迟迟无意道别。

 

贾姨见两人两情缱绻,于是,备上酒菜,邀阮郁与小小月下对酌,恰中小小心怀,阮郁也不推辞,两个人吟诗作对,更是郎情妾意,难舍难分。小小又为阮郁唱曲助兴,那缠绵温软的曲调,传递着的是少女绵缈的眷念,聪明的阮郁如何听不出来?直至夜阑人静,两人兀自依依难舍。

 

她没有想到,身为宰相之子的阮郁谈吐非凡,文采风流,不同凡俗,是她平生之所未见,而他的眼中,对自己的那一片赤诚爱恋,她能够深深意会,而自己目下无尘,也从来没有如此地眷念过一个萍水相逢的男子,甚至为了他,她觉得即使把自己揉碎了,化成灰,只要能飞扬在他的身畔,她也愿意。她甚至没有想过他是相国公子,自己乃是一个卑微的歌妓。她只知道,他就是她今生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他终于狠心地要道别,他刚说出来,却让她一阵心酸,两滴珠泪蓦然沾湿了睫毛,盈盈欲坠,他心中一痛,轻轻把小小揽在怀中,她没有丝毫地反抗,他毫不费力地把娇小的他抱起来,她娇羞地躲进他的怀里。

 

那夜,月华如水,月光下,她像一朵盛开的白莲,只为他一个人轻轻地开放,他怜惜地拥着她,竟然发现,这个名满杭城的诗妓依然是处子之身,他更加地怜爱她了。

 

从此,两人如胶似漆,相携相伴,小小谢绝了所有的应酬,只与阮郁游山玩水,荡舟于碧波万顷的湖面,看清风明月,吟即景诗文。有时候,是她乘着油壁车,他骑着青骢马,惹得路人艳羡不已,而他们相视一笑,心心相通。

 

一日,恰是薄暮时分,倦鸟归林,雾淡水阔,小小和阮郁牵手西冷桥畔,想起他们美丽的相遇,小小不禁触景生情,心中万分柔情,无处安放,于是,轻声吟道:“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阮郁心中也是万分感动,他握紧了小小的纤手,发誓此生定不负小小。

 

为此,他修书禀告了父母自己与小小的姻缘,父母先是厚礼慰问,这让阮郁与小小始料未及,原来宰相之家是如此地宽宏大量啊,竟然容得下儿子娶一个诗妓。但相守的幸福使得他们无暇细想其中原委,他们更是无忧无虑地肆意享受着两情相悦的时光。

 

不觉过了半载,阮郁忽收到家中的书信,告知母亲病重,他来不及细想,立即辞别小小,往家中探病,小小心下虽有万分不舍,仍是垂泪为他打点行装,瞩他路上小心,早日回来。

 

而阮郁这一去,便被父母扣押在府中,原来答应他们的姻缘只是权宜之计,堂堂相国之子岂能娶一个诗妓为妻?岂不笑掉旁人大牙。父母劝阮郁专事诗书,求取功名,将来功成名就,未尝不可将小小娶回做妾。并隆重地给阮郁娶了一个名门闺秀。阮郁终究拗不过父母的安排,决意读书进仕,以期或可与小小能够重逢,那时候,他依然爱她,她会那么在意名分么?

 

阮郁走后,小小日夜不安,闭门不出,整日企盼着那熟悉的马蹄声,等待着她的情郎的归来,一个月,一年,阮郁依然是音讯皆无,小小望穿了秋水,思念成疾,多亏贾姨悉心照料,她渐渐地痊愈,她的心里却一日一日地更加地寂寞悲伤,她知道,她的阮郎已经不会回来了,倾注了整个生命的爱情就这样枯萎了。

《绝色女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31814/26980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