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二、不做人间解语花 - 绝色女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绝色女人 > 二十二、不做人间解语花

二十二、不做人间解语花

[更新时间]2008-08-17 22:55:39 [字数]2228

二十二、不做人间解语花

 

(一)

 

孤山回首已无家,不做人间解语花。

处士美人同一哭,悔将冰雪误生涯。

 

这是董小宛题在她的画《孤山感逝图》上的诗,当年,她和宫紫玄的女儿畹兰一起学画梅,她所画的岂止是梅,更是自己孤寂而高洁的情怀,林和靖不在了,孤山不再是梅的家,但那依然冰清玉洁的是谁?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是花?是人?是她?

 

崇祯年间,明朝虽然已经是大厦将倾,东北一带已遭清兵的铁蹄践踏、川陕湖广等地区则是“流寇”驰骋的战场,而江浙一带却风平浪静。尤其是苏杭地区,商贾云集,百业兴旺。杭州的丝绸,苏州的刺绣,名满天下,而在苏州的刺绣中,又以董绣为极佳。

 

董家本是苏绣世家,已历两百多年,到了董俊的手里,因为夫人白青莲擅长工笔花鸟画,加上董家已至臻境的刺绣工艺,相得益彰,使得董绣更为出名。

 

他们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唤董白,字小宛,号青莲。夫妻俩爱如至宝,自小,董夫人便悉心教导她诗文书画,给她讲自己仰慕的大诗人李白。小宛自幼便早慧颖悟,冰雪聪明,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皆精,且恬然淡静,与世无争,性好山水。且跟着母亲学会了飞针走线,灵动洒脱。闲暇时,她还潜心研究食谱,慧心巧手,学着制作江南风味的菜肴,怡然自乐。

 

然而到了明朝末年,枭雄四起,战祸纷纷,即使是烟柳繁盛的苏杭之地,也是人心惶惶,董小宛十三岁的时候,董俊因病辞世,母亲带着小宛来到风景秀丽的半塘河,河畔有座不知名的小山,山上竹林幽幽,她们在这里筑起了一座小楼,母女俩栖息其间,宛若世外桃源,每日里弹琴吟诗,品茗对弈,醉心于山光水色,怡情于片石孤云,看白云悠悠,叹花落花开。到也悠闲自适。后董家绣庄因轻信小人,债台高筑,关门歇业,母亲一病不起,十五岁的小宛一筹莫展。

 

乱世之中的母女,便如无根的飘萍,凄凉无助,但即便是如此,曾经的豪门绣户女,岂肯低首乞怜?小宛便在不怀好意者的引荐下,来到了南京秦淮河畔,卖艺为生,堕入风尘。

 

那时的秦淮河畔,依旧是绮靡歌舞,青楼林立,酒肉醇香,樽酒不空。小宛不仅艳质天成,且系出名门,自有一番大家闺秀的娴雅气度,加之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食道茶经,无一不精,性情孤傲,气质如兰,自是一般的庸脂俗粉所不能比。不久,便成为了秦淮名妓。

 

她最喜文人雅士之邀,相携游历名山大川,沉醉于山水,泛舟五湖,饮酒赋诗,陪游的日子里,和客人一起谈李白,吟《离骚》,在杜少陵、李义山的诗中流连,在花间词中徜徉,浅醉闲眠,于风尘之中,自伤遣怀,把自己的落寞悲伤稍稍遣散。但也得罪了不少俗客,她的孤傲的性格,自然不会任凭客人的摆布,常遭老鸨的呵骂。她终是厌倦了喧嚣浮华的秦淮,带着母亲,半隐到苏州的半塘。

 

然而,母亲要延医吃药,债主经常逼上门来,生计又无着落,小宛只好重操旧业,她知道无论自己如何的清高,却依旧不能不食人间烟火,现实是残酷的,她索性将自己卖到了半塘的妓院,卖笑、陪酒、陪客人出游。只是她有她的坚持,只卖艺绝不卖身,她对凄凉的世事作了无奈的妥协,把一身清骨藏在了心底,把一份毫无实际内容的媚笑卖给客人。

 

那一天,她刚从一场欢宴上回来,她醉了,神思恍惚,庭院的曲栏下,花儿开得艳,风神俊逸的冒辟疆就站在那里,小宛只觉得心中喜欢,可薄醉难掩,她索性懒懒地不说话。而冒辟疆看着眼前的少女,“面晕浅春,缬眼流视,香姿五色,神韵天然,懒慢不交一语。”绝色清艳,与欢场女子大相径庭,醉意朦胧,娇弱不堪,只交数语,仍可见才思不俗,谈吐不凡。他本想多逗留一会,但怜惜伊人酒高人倦,不到半个时辰就匆匆告辞,只把她的宛转妩媚记在了心里。

 

冒辟疆,名襄,号巢民,明末四大公子之一,少有才名,14岁时即刊行了诗集《香俪园偶存》,董其昌对他十分欣赏,将他比作初唐才子王勃。然而,在那样的时代,男子立身之根本不在文章而在功名。然而,冒辟疆数次到南京参加贡院乡试,数次落榜。

 

崇祯十二年(1639)年,他再次落榜,情绪低落,与复社友人方以智相聚喝酒,方以智对他说起苏绣世家董家绣庄的小姐董小宛,因家境败落沦入十里秦淮,“年甚绮,才色为一时之冠”。

 

冒辟疆出身名门望族,当然也沾染了一般富贵子弟的风习,虽然,他少年才俊,有豪情雄心,怀抱着报效国家的壮志,主张抗清。但他仍不免倚红偎翠,留恋于青溪白石之胜,名妓骏马之游,听说有这样一位佳丽,自不免引动了绮思,一心想寻访美人。以慰落榜寂寞的心怀。

 

他打听到董家的住址,前往半塘寻访董小宛,无奈,斯时董小宛恰往洞庭湖陪游去了,冒辟疆一面与苏州名妓沙九畹和杨漪周旋,一面等待小宛的归来,屡次造访,小宛一直未归,直到囊中渐空,不得不回家乡如皋,他又一次来到董家,这一次才见到醉中的小宛。他是怀着满心的眷念离开的。尽管醉中的小宛对他并没有什么印象。

 

他知道,他一定会回来,再见小宛。很快就到了第二年的夏天,他有事到扬州,便计划到苏州再度寻访董小宛,却得知她在杭州陪游。他顺着水路去湖南探亲,路过苏州再访董家,她又陪游到黄山去了,累寻不遇,他心下怅然,自叹:“竟是如此无缘!”,但他出入惯了风月场所,也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

《绝色女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31814/27737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