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二、不做人间解语花 - 绝色女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绝色女人 > 二十二、不做人间解语花

二十二、不做人间解语花

[更新时间]2008-08-18 18:00:10 [字数]2109

(四)

 

这样的闻香赏月,美食品茗,书画闲逸的日子才过了一年多,李自成攻占了北京,清兵入关南下,江南一带也燃起了烽火狼烟,清军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所不为。冒家开始了逃难的日子。

 

几乎有一年的时间,冒辟疆都在率领全家逃难,冒家险遭荼毒,幸亏逃得块。逃难途中,他“一手扶老母,一手曳荆人”,对小宛所做的只是呵斥:“汝速蹴步,则尾余后,迟不及矣!”,可怜小宛三寸金莲,跌倒了又爬起来,踉踉跄跄跟了一路。“一人颠连趋蹶,仆行里许。”冒辟疆终于还是嫌她碍事,逃难途中要把她托付给朋友,其实就是丢下她不管了。遭到了冒母和冒妻的一致反对才作罢,乱世之中,如果连他都不管了,还能够指望朋友代为保全?然而事后,小宛还对辟疆说,大难临头,他先顾及妻母是对的,自己就是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

 

但她的心里是凄凉的吧?冒家在南逃时,住在浙江嘉兴水绘阁。在鸡笼山上,小宛极目远眺,恰是暮春时节,江川历历,草木零落,一片凄凉,她感叹江河破碎,全家流离,漂泊无依,拣起一地的残香,含泪葬花。花之飘零与人之飘零,本皆无常,岂可相期?这也是《红楼梦》中最感人的葬花一幕的最初的样子吧?

 

偏偏在大乱之中,辟疆又病了,“此百五十日,姬仅卷一破席,横陈榻旁。寒则拥抱,热则披拂,痛则抚摸,或枕其身,或卫其足,或欠身起伏,为之左右翼。”小宛一直侍候在他的身边,他寒冷,她就抱着他,用身子给他取暖,他热了,她又细心地为了揭被子擦澡,痛的时候,她为他抚摩身体,怕他睡得难受,她让他枕着自己的身体,他发冷的时候她把他的脚捂在自己的怀里……为他端汤送药,无微不至。辟疆病中狂躁,常无故打骂小宛,小宛“惟跪立我前,温慰曲说,以求我之破颜”,对他说“竭我心力,以殉夫子”。就这样,过了五个月,累得小宛“星靥如蜡,弱骨如柴”。辟疆才终于好转了。

 

而兵荒马乱之中,辟疆也是胆战心惊,反而是小宛平静达观,她的心里只有辟疆,在所爱的身边,为了爱而活着,看见所爱的人活着,就是她最大的安宁。可惜,这些,不曾如许深情的辟疆不懂。当时“城中日杀数十百人,夜半鬼声啾啸,来我破窗前,如蛩如箭……”,辟疆惊惶难眠,小宛就让他靠着自己的身体坐着,在黑暗中紧握他的双手,劝解他,给他力量,为他打气说:“但人生身当此境,奇惨异险,动静备历,苟非金石,鲜不销亡!异日幸生还,当与君敝屣万有,逍遥物外,慎毋忘此际此语!”她期望冒郎他日“敝屣万有,逍遥物外”,此刻,她的心早已经逍遥物外了。只有爱,只剩下了爱的执着。

 

逃难途中,小宛的所有衣服首饰都丢了,生活安定后,全家的花销都要从她手上进出,她舍不得为自己添置什么。只是,那年七夕的傍晚,看着天上的流霞,她忽然想要摹霞光之色为自己做一对金钏,兴之所至,她让辟疆亲笔写上了“乞巧”和“复祥”的字样,她希望冒家能够再次迎来吉祥如意。她和冒郎能够重温昔日的温馨宁静。

 

这对金钏忽然折断了,第二年的七夕,她又重做了一对,辟疆改写了“比翼”、“连理”四字,她的眼里湿湿的,自从认识他,她就舍命相随,跟着他,经历了国乱、家难、兵祸、疾病,他终于能够懂得她的爱么?终于愿意跟她“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么?这是他们爱情的信物么?

 

日子刚刚安稳不久,辟疆又病了,胃出血,水米不进,小宛在酷暑中熬药煎汤,在他的枕畔衣不解带地照料了六十个昼夜。谁知刚好不久,辟疆的背上又长了疽,流着脓血,疼痛难忍,不能仰卧,小宛就夜夜抱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安寝,而自己整整坐着睡了一百天。辟疆终于从生命里的一场场疾患中得以保全了。

 

但艰难的生活,饮食难饱,过度的操劳,加上辟疆的几场大病,终于拖垮了小宛的身体,她倒下去了,连续二十多天水米不进,身体极度虚亏,尽管冒家多方延请名医,终是无力回天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紧紧握着冒郎亲笔镌刻的“比翼”“连理”金钏,安然闭上了双目。冒家上下失痛恍惚。辟疆更是哀哭不已,他说自己一生的清福都在和小宛共处的九年中享尽了。

 

那一天,是顺治八年正月初二,她年仅28岁,冒家把她葬在如皋影梅庵。冒辟疆痛到“不知道是姬死还是我死”,他写下了万言的《影梅庵忆语》来纪念她,“藉手报姬”,她若泉下有知,应该是虽死无恨了吧?

 

其实,即使冒辟疆不如此,她也无恨,一个为了爱无怨无悔地付出的人,内心是充实而宁静的,爱的悲欢都已经尝尽,此生便是无憾。到是,不曾深爱过的人,永远不能体会到爱的辛酸与幸福!

 

晚年的冒辟疆又有两个能诗懂画的小妾,他活到了八十三岁寿终正寝。就在八十二岁的某一天,他写下了一首七绝:

 

 冰丝新飏藕罗裳,一曲开宴一举觞。
   曾唱阳关洒热泪,苏州寂寞好还乡。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记起的是苏州,是小宛,原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生,他唯一爱过的人,是小宛。

 

如果,真情地爱过,终会在所爱的心里刻下深深的印痕。

《绝色女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031814/27739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