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第二章 孙大人哑口无言 - 草根点评忽悠史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草根点评忽悠史 > 第二章 孙大人哑口无言

第二章 孙大人哑口无言

[更新时间]2009-10-14 01:15:36 [字数]2381

第二章 孙大人哑口无言

 

    王经略不紧不慢的告诉孙大人,这几万边兵都是老运动员了,特别擅长开溜(边兵善走),而且即便是有督战队也没用,虽说你能来一个杀一个,但杀还没杀几个,其他的就全都跑光了,如果真碰上强敌,那排在最后的督战队可能直接就改了前队,而且充当领跑[1]。介于这种情况,所以我用两城的设置来稳固军心,打消他们逃跑的念头[2]。怎么打消呢?很简单,这新城其实就是死地,一旦进去了就只有死战到底[3]
  孙承宗这才恍然大悟,他发现自己上当了,彻底的上当了,王经略根本就是在设陷阱,而且还就盼着自己那通“为新兵设乎”、“开关延入乎”、“闭关以委敌乎”的连珠炮,因为这正是怎么能让新城成为死地的注解(直白一点的说,这旧城以及前面的地雷、陷阱其实代替了督战队),孙阁老顿时有点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感觉。
  至于那三座山寨根本就是忽悠人的,不过是王经略让那四万边兵能安心进入新城的说辞,有了这个说辞,让那四万人进城比赶四万只鸭子还容易,而他孙阁部身为帝师,却竟然也和那帮头脑简单四肢并不太发达的边兵一样被王经略给耍了(都一样认为进了城还有退路),实在可笑、可气、可怜、可叹……
  王经略这三言两语立马就让孙大学士彻底没了脾气,此时的孙阁部除了钻地缝以外,也就只剩下认栽一条道了,于是他在自己的奏章中奋笔疾书下几个字:
  “臣遂无以应”[4]


  另外,为了表示态度诚恳,在奏章里他还向天启帝报告,说自己开始一通乱打确实是因为误会了王经略,不过王在晋人很大度,始终一如既往的坦诚相待,自己很受教育:


  “臣(孙承宗)时执偏见谓经臣(王在晋)议诚然”[5]


  至此,孙阁老全然认栽,王经略点道为止,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孙、王二人这段掐架算是有了个了断,不过中了埋伏的孙阁老并未就此善罢甘休,但那是后话,这里我们先和《明史》作个了算。
  《明史》关于孙、王二人掐架的对白依据是《三朝辽事实录》中孙承宗的一篇奏章,收录这份奏章的文献除《三朝辽事实录》以外,还有《明熹宗实录》和孙承宗的《高阳集》,当然也可以说有《明史》;不过,只有《三朝辽事实录》是详录,其他的都是摘录,《明史》则是乱录。
  《明史》的这部分记载[6]本来是依据孙承宗奏章内容[7]转述的,其师徒名份是确立无疑的(因为三朝成书于明代,明史成书于清代),以下略作对比便一目了然:


  三朝:“而新城之守卒法当四万”
  明史:“新城成,即移旧城四万人以守乎?”


  三朝:“独是八里为两城,而旧城之坑壕空营当在三里之外……而一不戒,将城下之备尽为我设”
  明史:“且筑关在八里内,新城背即旧城趾,旧城之品坑地雷为敌人设,抑为新兵设乎?”


  三朝:“而贼方拥此四万于旧城之下,开关延之不可,闭关谢之不可。”
  明史:“如不可守,则四万新兵倒戈旧城下,将开关延入乎,抑闭关以委敌乎?”


  三朝:“于山建山寨三,以为退守计。”
  明史:“将建三寨于山,以待溃卒。”


  三朝:臣遂无以应。
  明史:在晋无以难。

 


  但是,《明史》在转述过程中有明显的改动,其中掐头去尾、添油加醋、偷梁换柱应有尽有。
  首先,御用文人们杜撰出王在晋要用八万人守山海关,而且还有新兵,这一手估计是为孙阁老考虑,因为稍微再深一些的破绽,孙大人可能就瞧不出来了。
  其次,他们省略去王经略坦然相告的内容,这是必须得,试想你王同学要这么精明强干,那孙老师又该怎么办?
  最后,孙大人是肯定不能被问得哑口无言的,要哑口无言的也必须是王同学,所以他们把孙承宗所说的“臣遂无以应”直接篡改成了“在晋无以难”。
  经过御用文人这么一番“编修”,全文意思和孙承宗奏章内容便有了天壤之别。
  其实,《三朝辽事实录》史学价值有多高,在这里作为依据恰当与否,那都是学术问题,但是既然《明史》取用了《三朝辽事实录》的内容作为写史的依据,那就不应该在史文中又大加篡改,这种行径实在太过低劣,其所涉及的已经不是学术问题而是人品和操守了。
  --------------------------------  [1]【《三朝辽事实录》卷十“经臣言边兵善走也,即杀不能止,况大势散,谁复为杀者。”】
  [2]【《三朝辽事实录》卷十“故为两城以固其心。”】
  [3]【《三朝辽事实录》卷十“而实置之死以励其必死之气”】
  [4]【《三朝辽事实录》卷十】
  [5]【《三朝辽事实录》卷十】
  [6]【抵关,诘在晋曰:“新城成,即移旧城四万人以守乎?”在晋曰:“否,当更设兵。”曰:“如此,则八里内守兵八万矣。一片石西北不当设兵乎?且筑关在八里内,新城背即旧城趾,旧城之品坑地雷为敌人设,抑为新兵设乎?新城可守,安用旧城?如不可守,则四万新兵倒戈旧城下,将开关延入乎,抑闭关以委敌乎?”曰:“关外有三道关可入也。”曰:“若此,则敌至而兵逃如故也,安用重关?”曰:“将建三寨于山,以待溃卒。”曰:“兵未溃而筑寨以待之,是教之溃也。且溃兵可入,敌亦可尾之入。今不为恢复计,画关而守,将尽撤篱,日哄堂奥,畿东其有宁宇乎?”在晋无以难。《明史孙承宗传》】
  [7]【大学士孙承宗奏:“……臣时执偏见谓经臣议诚然,独是八里为两城,而旧城之坑壕空营当在三里之外,而新城之守卒法当四万。则四万之退步跟将及之,而一不戒,将城下之备尽为我设,北山南水既无旁出,而贼方拥此四万于旧城之下,开关延之不可,闭关谢之不可。将城上之备,又为我设,而城中惊溃无问也。经臣曰:于山建山寨三,以为退守计,而三道关俱可入。盖法云,置之死地而生。经臣言边兵善走也,即杀不能止,况大势散,谁复为杀者。故为两城以固其心,而实置之死以励其必死之气,臣遂无以应。”《三朝辽事实录》卷十】

《草根点评忽悠史》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104055/66401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