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第十章 这二十年应该怎么算? - 草根点评忽悠史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草根点评忽悠史 > 第十章 这二十年应该怎么算?

第十章 这二十年应该怎么算?

[更新时间]2009-09-25 01:26:10 [字数]2132

第十章  这二十年应该怎么算?

 

 

    在对“关宁锦防线”的一片吹嘘之词中,阎会长可谓是发挥到了极致,他老人家大赞曰:


  “宁远至山海关200里,宁远又至右屯又200里,共为400里,形成了以宁远为中心的关宁锦防御体系……这条防线,不仅保卫山海关免遭后金攻击,并且在此后20年间,基本上稳定了辽西走廊的局势。后金天命汗努尔哈赤于崇德帝皇太极父子两代,始终没能打破这条防线。”[1]


  阎会长这个牛皮可是吹翻山了,因为按阎会长给出的400里的地界,这“关宁锦防御体系”要形成,至少也要算上右屯,而右屯却是孙老师的伤心地。
  第一次守辽,孙老师病卧右屯督战,结果遭遇柳河之败,下课。
  第二次守辽,为了向右屯拓展,抢修大凌河城,结果祖大寿被围投降,只身逃回,为此孙老师,又下课。
  可以说,孙老师以两次折戟的代价,都只是不过碰了碰右屯而已,根本算不上纳入什么防御体系了,所以阎会长的说辞言,未免过其实了。
  而这段吹嘘之词里,阎会长最为强悍的说辞,无疑是那个“在此后20年间……皇太极父子两代父子两代,始终没能打破这条防线”。可是,这个说法的问题更大,因为“关宁锦防线”自从被绕过以后,其实就报废了,皇太极根本不搭理它,从容的三番五次入关袭扰,来去自如就跟旅游一样,而关内腹地则是惨遭蹂躏。
  在后金绕道以后,“关宁锦防线”除了每年能消耗几百万银子以外,百无一用,根本不能保卫明朝。介于这种情况,还依然要对“关宁锦防线”大加夸赞的阎会长,心一横,干脆把“关宁锦防线”的保卫目标缩小到“山海关”和“辽西走廊”,并继续大肆吹嘘,防线未破。
  要说阎会长所谓“关宁锦防线”就只保卫辽西走廊和山海关的的逻辑确实太无敌了,照此推论“马奇诺防线”都能成为盖世奇功了,就因为它保卫的只是这个地区,而不是身后的法国……
  阎会长的这番说辞,实在让人看着有些难受了,想想他老人家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为了吹捧孙、袁,可算是豁出去了,什么都不顾了,也不知他老人家这到底是为什么?
  最后,再说说阎会长所谓“此后20年间”关宁锦防线如何如何的问题。以“20年”这个时间来看,确实很长,阎会长拿出这么长一个时间概念来,想必是为了赞许“关宁锦防线”牢不可破的时间之长,所以是不世之功。但是,如果稍微简单的掐算一下,恐怕他老人家的心机就要枉费了。
  如果以崇祯在景山上吊的1644年往回算20年,是1624年,即天启四年,这年袁县令刚修完宁远,锦州还没修,就更别说右屯了,所以从1624年开始计算“关宁锦防线”的年限是不对的,因为“关宁锦防线”或许可以没有右屯,但没有锦州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而如果以锦州修成来算这20年,那时间就推得比较靠后了,因为天启七年(1627年)锦州才初次修成,不过此次“修成”的时间太短,算进去有些牵强。1627年锦州刚一修好,就爆发了“宁锦大战”,战后锦州就报废了,明军放弃锦州及其周边。1628年五月后金占领锦州并破坏[2]。所以,如果要把1628年这段时间也算进那20年,恐怕有些皮厚,因此只有从后来袁督师上任,并重新修好锦州开始算才比较合适。
  袁督师是1628年底到任的,但是不论他是1628年,还是1629年修好锦州的,都不重要,因为1629年皇太极就绕道突袭神京了,整条“关宁锦防线”便全部报废了,因此即便这条防线存在有20年,那也是报废的20年,毫无意义。所以,“关宁锦防线”的要说有什么作用,那最显著的都莫过于报废了。
  当然,也有人提出,“关宁锦防线”还有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聚歼了明军的主力,因为洪承畴带着八总兵十三万人,执行了袁巡抚先前提出的那个计划,去增援锦州,结果全军覆没,兵败被俘。对于这个作用,我等草根认为,从战略、战役、战术三个层面来探讨,它仅属于战术层面的一个战例而已,只不过运气不好,葬送的部队多了一点,还不能算一个很显著的作用,仅只能算是一个固有的功能罢了。
  综上所述,想必大家也应该了解“关宁锦防线”的作用了,下面我等草根将当年明月两段值得商榷的评论写在本文最后,并以点评作为结束语:


  当年明月:
  “这是一个科学的、富有哲理而又使人绝望的防御体系,因为它基本上没有弱点。”
  “(孙承宗)明末最伟大的战略家,努尔哈赤父子的克星,京城的保卫者,皇帝的老师,忠贞的爱国者。举世无双,独一无二。”


  对应点评:


  关宁锦防线是一个不科学的、缺乏头脑而又使人绝望的防御体系,因为它基本上没有优点。
  孙承宗是明末最尾大的战略家,他缔造了关宁锦防线,致使辽东问题尾大不掉,压垮财政,祸国殃民;努尔哈赤父子都是他克星(于柳河之败,败于努尔哈赤,下课;又于大凌河,败于皇太极,又下课),失职的京城保卫者(防线报废,神京遭袭),皇帝的老师,忠贞的误国者。举世无双,独一无二。
  --------------------------------
  [1]【阎崇年著《明亡清兴六十年》上】
  [2]【《清太宗本纪》“五月辛未,明人弃锦州。贝勒阿巴泰等率兵三千略其地,隳锦州、杏山、高桥三城,毁十三站以东墩台二十一。”】

《草根点评忽悠史》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104055/67815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