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第七章 朝鲜使节下笔越描越黑 - 草根点评忽悠史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草根点评忽悠史 > 第七章 朝鲜使节下笔越描越黑

第七章 朝鲜使节下笔越描越黑

[更新时间]2009-11-06 20:27:08 [字数]2525

第七章  朝鲜使节下笔越描越黑

 

 

其实,如果只是有不在现场证明的高经略和陈大人,“看”到了宁远战场上有炮伤后金要将的场景,而身在宁远的袁县令却“碍口识羞”,那都还不算神奇,最为神奇,最为经典的,莫过于一位朝鲜使节的叙述。

据这位朝鲜的仁兄宣称,在宁远大战期间,他就站在袁县令身旁,而且两人还谈古论今的颇有闲情逸致,即便是后金军来了,城外业已打得“天翻地覆”之际,袁县令都能依然保持谈笑风生,一副儒将作风,羽扇纶巾的,好似诸葛再世,十分泰然自若,让这位朝鲜仁兄很是钦佩。

在观摩了整个作战过程之后,这位朝鲜使节十分确定“奴儿哈赤先已重伤”,但老奴却很是不服气,所以跟袁县令一番交换礼物之后还约期再战[1]……经过这位仁兄如此的一番叙述,袁大人的形象可谓是神勇而雄奇,不过可惜的是,之前高经略和陈大人的塘报内容,以及袁参政的那份“准绝笔”,都对于这位朝鲜仁兄的叙述有着化神奇为腐朽的功效。

因为如果朝鲜使节说的是真话,那袁大人等一干人的行为就显得十分怪异,试想一下,若宁远城中袁县令身旁的朝鲜使节都知道,努尔哈赤当时就已经重伤,可是袁参政怎么就是瞒着不报呢?

或者说,老奴重伤的事迹,报到山海关,到了陈大人那里,努尔哈赤本人反倒降级成了“酋子”?而再报到高经略那里时,干脆就只剩下一个“大头目”空壳了?

而更让人惊奇的是,几个月后,在蓟辽总督王之臣论功行赏的奏章里,对于“重伤奴儿哈赤”这个情节,依然是只字未提,完全没有叙述,这实在显得太奇怪了;为什么一个朝鲜使节“当时”就能“言之凿凿”的事情,而明朝方面的蓟辽总督、辽东经略、山海关主事、宁前道袁大人,却都不曾提及呢?其实,答案很简单,也仅且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位朝鲜的仁兄在撒谎。

此外,在王总督于宁远之战过后几个月才拟的那份奏章里,诸如“伤虏数千”、“炮伤酋子”、“炮毙大头目”等等情节,也是一概没有提及,王大人所描述的战斗过程,跟袁县令当初报的是一般无二,内容如下:

 

“辛卯 蓟辽总督王之臣查报犒赏优恤……二十三日贼薄城矣。先下营西北,远可五里大炮在城上,本道家人罗立素习其法,先装放之,杀贼数十人,贼遂移营而西。二十四日,马步车牌勾梯炮箭,一拥而至,箭上城如两悬牌,间如猬。城上铳炮迭发,每用西洋炮,则牌车如拉朽。当其至城,则门角两台攒对横击,然止小炮也,不能远及,故门角两台之间,贼遂凿城高二丈余者,三四处。于是火球火把争乱发下,更以铁索垂火烧之,牌始焚,穴城之人始毙,贼稍。而金通判手放大炮,尧以此殒,城下贼尸堆积。次日,又战如昨,攻打至未申时,贼无一敢近城。其酋长持刀驱兵,仅至城下而返,贼死伤视前日更多,俱抢尸于西门外,各窑、拆民房烧之,黄烟蔽野。是夜,又攻一夜,而攻具器械,俱被我兵夺而拾之,且割得首级如昨。”[2]

 

在王总督的以上叙述里,无论是陈大人,还是高经略,或者是朝鲜使节的那些额外东西,都不曾有,他的奏章只是将袁县令的报告,稍微写得具体了一些,文笔更流畅了一点而已,可见当时也就只有这些内容了。

当然,王大人的叙述中也有老辣和精妙的地方,比如关于后金的伤亡的描述,便达到了较之袁、陈、高各位大人更高一级的境界,充分显示了王大人久在边镇,经验老到的风范。王总督在叙述里并没有具体说后金的伤亡数字,也没有用“无数”或者“无算”这种明显敷衍的词汇,而是将后金烧尸体的烟雾说得很大,曰“黄烟蔽野”,既可引人无限遐想,且又为查无实证作好了准备,连查不到的理由都有了(烧了个精光)。

而王总督写这个奏章的目的,是要调查清楚,在宁远大战中,谁有什么功劳,该赏赐多少(查报犒赏优恤)。所以,如果宁远之战中,真有如高、陈二位大人,或者朝鲜使节所述的那些“战绩”,那就应该榜上有名才是,否则这袁大人也太委屈了,打死后金好几千,头目好多个,外带一个酋子,还重伤努尔哈赤,任其一项,都是大功一件,不记,真的太可惜了,而且这次论功行赏,又是在战后几个月,如果当时没弄清楚的事情,几个月以后应该搞清楚了才是,因此宁远之战里头若真有陈大人、高经略、朝鲜使节所叙述的那些“战绩”,那一定不会被埋没,而王总督之所以一个字都没提,那自然是因为根本就没有。

既然压根儿就没有,那王尚书、高经略、陈大人,又为何非要炮制那样的说辞呢?其原因在于,宁远之战中,出了大问题,而当时若是如实的呈报天启,恐怕宁远之战,就很难被定性为大捷,但如果天启帝因为某些“特别战绩”一高兴,那可能就另当别论了。而天启在看到王尚书、高经略一唱一和的双簧以后,还真是龙颜大悦,他在高第的奏章后批复道:

 

“虏遭屡挫,打死头目,此七八年来所绝无,深足为封疆吐气。关门既已无虞,宜亟发重兵,相机追剿,以收全胜。所获功次,一体优叙。”[3]

 

从上述回复中,可以体会到,天启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不过当时他其实是被蒙在鼓里了,对于宁远之战的真实情况,并不了解,所以才有了什么“相机追剿,以收全胜”之类的豪言,而倘若他知道了真实情况,那恐怕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1]【《春坡堂日月录》 “我国译官韩瑷者,随使命入朝,适见袁崇焕,崇焕悦之,请其至所镇。瑷于其军事节制,得以尽见。然军中甚静,正见崇焕与二三幕僚相与闲谈。及贼报至,崇焕乘轿至敌楼,又与瑷等论古谈文,略无忧色。俄闻炮一鸣,声震天地,瑷惧不能仰首。崇焕笑曰:“贼至矣”。乃开窗视之,贼兵己蔽野而来。城中寂然无人声。是夜,贼入外城,盖崇焕预空外城,为诱人之地。矢石俱下,战方酣,每雉堞间,推出甚大甚长之木柜,半在堞内,半悬城外。柜中实伏有甲士,俯而下掷矢石,如是者数次。城上每堞投枯草油物无数。须臾地炮大发,土石俱扬,火光中见胡人人马均腾空,乱堕无数,贼大挫退。翌日早,见贼队拥聚大野之一边,状如一叶。崇焕即遣一使,备礼物为赠,谢之曰:‘老将久横天下,今日败于小子,岂非数耶?”奴儿哈赤亦先己负重伤,及见此礼物名马,并其谢词,且约再战之期,因愤恚而死。”】

[2]【《明熹宗实录》卷七十】

[3]【《明熹宗实录》卷六十八】

《草根点评忽悠史》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104055/70495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