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浅论诗歌语言的空白美】★★★【许少慧】 - 象形艺术品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象形艺术品 > 【浅论诗歌语言的空白美】★★★【许少慧】

【浅论诗歌语言的空白美】★★★【许少慧】

[更新时间]2010-05-07 15:31:16 [字数]2071

 

 

 

 

浅论诗歌语言的空白美(兼论司马林晚)

 

 

/许少慧(中国新诗研究所)

 

 


  不论什么样的风格流派,如果一首诗有较多的回味空间,就象水墨画中的留白一样,能给人丰富的联想,赏读之余得到审美意识的震撼,在诗意伸张的境界中获得精神界面的提升,从而留下深刻的印记。在很大程度上,诗歌的美感张力场恰是从这微妙的似空非空处截取的。这是不容忽视的、一个创作和解读的原动力。如果我们不注意的话,一方面就容易流于直白而削弱了诗意(所谓“梨花体”更甭提了,多数是“废语”罢了),另一方面,则是患了满盈的通病,修饰词语堆砌、意象芜杂严重影响了诗意解读的再创造。前者一目了然索然乏味,后者不知所云、茫然无绪。我们在写作的时候如果多留意伏笔和文学意念的空间感,就会少犯那样的毛病了。
  说到诗歌语言的空白美,我很自然地想到司马林晚,诗文皆不错,充满抱负和责任感,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诗作,现代意识、古典意蕴和西式风格融合得很有特点,短而回味隽永、具穿透力和爆发力。这是一个很有潜质风格典雅的诗人,尤其在诗意空间的拓展和审美意识的营造方面有自己的一套,如下面这三首诗,是不是具备升华诗意的空间和绵延幽远的回味呢?是不是值得学习和借鉴呢?
  《天机》
  五千年前
  我想用粗钝的石刀
  割断自己的喉咙
  停止说话
  我的手在颤抖
  五千年后
  我想发出响亮的声音
  却发现自己
  早已是一个哑巴
  《致梵高》
  我用原始人的石器
  砸断自己的血管
  把我浓黑的血
  染成黄色
  让你去涂抹
  星空和麦田
  我将你的生命逆转
  让你死亡一千年
  而后 只活一天
  《圣者的预约》
  我的手
  弄脏了纯洁的天空
  我的灵魂
  凝视一百年的诅咒
  一百年的长度
  是我扭曲的嘴角
  画出的那道
  优美的短浅的圆弧
  它的名字叫不朽
  “让你死亡一千年/而后只活一天”,“是我扭曲的嘴角/画出的那道/优美的短浅的圆弧/它的名字叫不朽”,既有浓郁的反讽意味,又充盈着人文气息和终极怀想。《致梵高》和《天机》两首都非常有穿透力,一种接近毁灭性的预言,“五千年后/我想发出响亮的声音/却发现自己/早已是一个哑巴”这一段可以让人联想到很多不同层面、相似实质的东西,我觉得《天机》是划Shi代的,有广阔的时空感。这三首都有血性和爆发力,鞭笞入理,具震撼和警醒的力度,我特别欣赏其中的张力和结尾的升华意义。他也有一些婉约、华丽或奇崛的作品,一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便是注重诗意的空白美,点到为止,在适当的地方嘎然而止,留给读者去思考和再创造。比如:
  《窗子》
  一扇窗
  窗口里不能含蓄
  外面的风景
  也不是一幅画的装饰
  河边有行人徘徊
  眼睛无意
  窗上那朵蓝玫瑰

他自己就很在意诗的解构与再创造,短短的几行诗总能牵出一大篇文理来,比如“我和《致梵高》”,的确是很有才情的一位,他的诗作是不应该受到忽视的,以上也算是对司马林晚先生的某些作品来一番简约的巡礼和举荐吧。最后举西方的一首名作:
  《辨认是可怕的》
  作者:耶胡达·阿米亥
  在一次地震,或一次战役之后,
  辨认死者是可怕的。
  但是当他们活着、走着路时
  去辨认他们就更可怕。
  或者在傍晚七点钟
  在街上。
  当遗忘逝去
  而记忆并不取而代之之时。
  永恒给自己涂以永恒的色彩,
  水死在水中
  又从水中升起,
  云只在云间移动。
  人们不是如此:
  他们不得不移动
  在钢铁和石头之间
  在一切不爱他们者之间。
  我有一位叔父他的身体内
  散布存留着
  来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钢铁
  直到第二次战后。
  他死去时,他()们重又分手:
  他们用那钢铁制造出更多炮弹。
  用我叔父制造出新的叔父,
  一次新的遗忘。
  耶胡达·阿米亥(Yehuda Amichai19242000),以色列当代最伟大的诗人,也是20世纪最重要的国际诗人之一。他的诗透明而睿智,善于把日常与神圣、爱情与战争、个人与民族等因素糅合起来,其作品已被译成40种语言。这首《辨认是可怕的》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读着它你能不感受心灵的震撼吗?“他们不得不移动/ 在钢铁和石头之间”!战争是苦难的代名词啊,废墟上的创伤是多么深重的回忆,面对这噩梦交织的人间地狱,我们能不感受战争的邪恶和幸福的得之不易吗?这题目和内容都极具深意,让人吁嘘不已、品味再三!明朗之处见迂回,婉转之间显流畅,在奇崛的想象和充满张力跳跃中,拓展了伏笔、留白给予我们的想象空间,于纯澈的意念更叠中蕴籍着深刻的主旨。“他们用那钢铁制造出更多炮弹。用我叔父制造出新的叔父,一次新的遗忘。”这就是苦难的深度和力度,这就是诗意空间的深度和力度。
  诗人,握紧你手中的利器——在这里顺便呼吁一下:甭叫垃圾废语诗和什么机器软件毁了你和汉语诗的尊严——让世界的天空升腾着祥和,让智与美的想象力填补诗意的空白!
  

20071020日随笔(待修改)

 

《象形艺术品》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124030/13264124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