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读《象形艺术品》有感】★★★★【苏月】 - 象形艺术品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象形艺术品 > 【读《象形艺术品》有感】★★★★【苏月】

【读《象形艺术品》有感】★★★★【苏月】

[更新时间]2010-05-07 15:32:21 [字数]4337

 

 

 

 

 

司马林晚的抽象主义
                                                          ——读《象形艺术品》有感


苏月


 
       “既然人类要等他死了之后才崇拜,那就先死一千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诗句时,我以为这应该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罢了!后来,我在心中为这位诗人立了一个石碑,谨以我崇高的敬意表达歉意。
       这句话出自他《我与致梵高》的题记,大家知道伟大的梵高生前只卖出一幅画,其原因也是因为别人可怜他。对于死亡,司马林晚解释说,“死亡是一种艺术”。或者说是死亡后的一种精神层面的预约。
       就如司马林晚说,“我遗憾的是,我虽不怯于死亡,但吝啬死亡之后自己并不就能预约人们将我的死亡命题为“顾城”乃至于“梵高”,如此而论,司马林晚实在也庸俗,不能赢得生前之辉煌,倒想图谋身后之有名。”
       纵观中国的文人,无论是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豪迈的苏轼、爱国的屈原等一大批伟人。哪一个不是活着历经飘零、穷困、冤屈等等。死后不用我多说,至少图书馆你可以看见他们活在扉页中。
       我用原始人的石器/砸断  自己的血管/把我    浓黑的血/染成黄色  让你去/涂抹  星空和麦田/我将你的生命逆转/让你  死亡一千年/而后    只活一天(《致梵高》)
       诗人对于梵高的遭遇是同情的,是愤恨的,但同时也充满了诗人自己的一种愿望。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死亡是很忌讳的一种场景,所谓死者为大。死亡的背后是一种扭曲的心态,或许是所谓中国的中庸之道,但凡一有异类出现,无论好坏,先用唾沫洗一洗,再不行,随便挂一个罪名等待后人的解封。
       司马林晚对于这种死亡艺术体会的很深,“人类其实真有智慧,不必自己遭受痛苦即可远距离赏阅他人或他物表演悲剧,或者在温馨而富有情调的氛围里观赏动物的珍稀被斩杀再分而食之,不亦快哉?”通往死亡的过程让很多人疯狂的痴迷,也许当时梵高在每一天被别人辱骂为疯子,被小孩扔石头吐唾沫,梵高在画向日葵的时候,心中应该是有一把强烈的生命之火,不过其他的人应该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梵高也是一个绅士,所以面对自尊的践踏,面对自己的人生价值无法被认可,绅士也是会发怒的。所以《向日葵》的出现,梵高抛弃了世界,再后来他自杀解脱。人类便以为胜利了,歌颂着,再抬高他,买他的画,乃至让他成为一个叫梵高的伟大画家。
       让你  死亡一千年/而后    只活一天,梵高也许并不渴望死后成为这样的梵高,与其是死后别人为自己立碑,完全的为他人做嫁衣。不如先死一千年,而后只活一天住在人间地狱呢?
       我用冷笑/撕碎你的向日葵/扔进无情的风里/等候垃圾老人/我让眼泪/冲刷掉你的名字/在你荒凉的墓前/立下无名者的碑(《再致梵高》)
       梵高的向日葵在梵高死后开得更热烈了,大自然似乎把秋天的色彩还给了他。不过这是世人给死去梵高的崇高,而那个梵高也许依然在冰冷黑暗的坟墓中寻找着自己的色彩。司马林晚简短的几句,深深地粉刺了“死后伟大”。
       是的,立下无名者的碑,司马林晚对于死后伟大并没有向往,他是不愿意实在不太愿意领受这样的恩赐,也不想死后别人拿司马林晚去换钱,更不期望如杜甫默默无闻等待几百年而为他人做了装点。即便是冷眼看着这个世界,即使是孤独和悲哀的活着一生,也希望活着便像一个绅士般的活着。
       诗人其实是很孤独的,因为他的思想也许和现实脱轨,但脚步却仍然在土地上行走。毕竟诗人最终要回到现实,也许诗人眼中的世界才是这个世界本来的面目。司马的诗不是很长,但是总是从生活中取材,然后用自己特有的笔触刻画,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一片叶子上打盹儿/卷好秋天/不太像蜗牛扛着画轴/去冬眠/更不必一厢情愿/说是果实熟透了/随风而落/但你可以设想一只河蚌/伪装美餐/等到一个女人路过/丢失了伤感/就夹住她的高跟鞋(《叶子上的意识流》)
       句子中出现的各种意象都以一种生命的姿态,展现在我们的眼中,何为意识流,简单点,就是以意识的行走来抒写。叶子是可以打盹的,蜗牛也许是一个画家。整个画面是跳跃的,不过就像演艺一段摇滚版的芭蕾,美而不娇。
       司马在写这首诗的时候,应该是随自己的思绪乱飞,思绪到哪笔就跟随。每一笔都是真实的思想,没有矫揉造作。……但你可以设想一只河蚌/伪装美餐/等到一个女人路过/丢失了伤感/就夹住她的高跟鞋/(《叶子上的意识流》)就像这样轻巧灵便的句子,充满了人性。那只河蚌仿佛就是司马的一只手,任意的到哪里,总是会留下惊喜。恩,就是这个夹住女人高跟鞋的河蚌,你会想得到吗?
       司马林晚的诗总是迷离不失趣味,充满了思考,读着前一句必定会在自己的脑海放出一个问号,期待下一句的出现。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有诗人的特质,但却没有诗人的笔触。所谓抽象主义艺术,拿司马的话来说,就是抽离现实的具象,抽取本质,而为艺术——是为抽象艺术。
 
       若单看司马诗的每一句话,会觉得是有一些句子太过平常普通,叫常人还真是拿不出手的。不过若你总体来读这首诗,会发现这是绝美的艺术。
抽离现实的具象,这一点司马林晚做的很好,他的每一首诗都可以看到一种剥离。从更深层次来描写一种美,剥离现实的扭曲,以一种抽象的姿态直立地看这个世界。
       我终于沦落而为诗人,虽然我自己很不想去承认,但有读者很坚决地认为我是了不起的诗人。我冥思苦想,何谓“了不起”呢?我只是觉察到自己心里有两个“我”在苦苦挣扎,挣扎结出的果实叫“孤独”,再将孤独更上几层楼,我们一般就可以命之曰“顾城”,孤独到极致,在这世界上就会有这样的题目:梵高。
                                                      ——《我与致梵高》
 
       也许在很多人的眼中,司马林晚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诗人。但很多人只是看到表面上司马的风光大行,是否在某个夜晚,秋风落叶下躺着一个人,叫梵高或许叫司马林晚。
   我在悲风中无声着我的悲泣的时候,三三两两的人们从我身边走过,为了活而走过,而我,苦苦纠缠着死亡的命题。我的脑海里闪现了外祖父西装革履的英俊和铁钉的冰冷,浮现了向日葵和梵高的衣衫褴褛,浮现了关于死生的一切。最后,只残留人性残忍下的死亡。
                                                     ——《我与致梵高》
 
      最后就以司马林晚的这段话结束我的笔,今夜我将永远怀念你。

 

2010.2.28凌晨四点

《象形艺术品》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124030/57430769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