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爱情诗歌专辑》自序】★★【司马林晚】 - 象形艺术品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象形艺术品 > 【《爱情诗歌专辑》自序】★★【司马林晚】

【《爱情诗歌专辑》自序】★★【司马林晚】

[更新时间]2012-06-17 23:03:46 [字数]2182

 

我感到自己其实并非一个喜欢窥探他人隐私的人,当然,也没有暴露自己隐私的爱好。但据今日之时尚,大凡名人者流,为利益起见,动辄暴露隐私,或制造隐私以暴露。而最值得暴露的,也必然是将爱情弄成性关系,或将性关系弄成爱情。中国的现实已经无聊到惟有此可以吸引所谓“眼球”的地步了,或者,已经无聊到争论文化的地步了——争论的结果其实很多年以前就等在那里:过些年继续争论,先随地吐痰再说。

 

  我有无爱情呢?很久以来,我一直顽固认为自己与爱情无关,喜欢我的女人倒似乎不怕我的冷漠,也一直顽固坚持要来爱一爱。我总是说:不!有人以为中国人不太喜欢说“不”,尤其对洋人,喜欢说“是”。大概是性格有些问题,我很热爱说“不”。接受这“不”的,有洋人也有女人。.但我却欣赏外国女人,以致于爱我的美丽女人认真到快哭而误以为我会爱上凯瑟琳.赫本和莫妮卡.贝鲁奇。被逼无奈,我乃堆笑曰:“你是世界第一,凯瑟琳.赫本和莫妮卡是第二和第三,我要是爱上她们,智商就值得怀疑。”

 

  这美丽女人其实很坚强,很少哭,然而却将大部分眼泪奉献给了我。这令我联想,据说好男人不会让爱自己的女人哭泣,这很错误,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女人为之流泪是一件很惨的事情,说明此君没有魅力。而我,可能是太有魅力的缘故,美丽女人为我哭的时候就多。第一次为我哭是我同意她爱我并且说我爱她。后来她问我当初说爱她是不是真的爱,否则就白哭了。

 

  她并没有白哭,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哭一次她都增加着爱情的厚度。但是有一个问题,很多时候哭都是因为我对她发脾气很凶狠,她乃疑惑了汪汪的眼泪问道:你对我如此气势汹汹,是不是真的爱我啊?这令我想到一个词:楚楚动人。我这气势汹汹的毛病倒与我写的爱情诗相反,喜欢我爱情诗的朋友都说我的爱情诗写得很浪漫很柔情,没想到浪漫与柔情的背后其实是藏着凶恶的,或者是因为凶恶而浪漫而柔情。

 

  在这无声的眼泪的浸泡之下,我也学会了哭。而究其实我一直信奉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中国传统。为表演坚强起见,我每每把眼泪滴成爱情诗,大概一滴换来一个字。为了避免哭得过于厉害,每一个日子都哭作梅雨季节,只好把诗写短一点。

 

  另外,有读者总是感到这些诗里面有不少超现实的东西。其实不然,那是现实,但那是必须通过想象才能完成的现实。而且,有时候甚至和天气有关系。她很盼望太阳,因为那样她便很急切发来信息说想我并且要我猜为什么想。这很难办,因为北国和南国的气候不太一样,但我却常常能越过南北差异而猜对:她那是因为天气好穿得很漂亮,就特别想和我在一起。这是一个爱遐想的美丽女人。如果电话那边出现无声的静默,我就很敏感地觉察到,她又陷入遐想之中,这遐想里藏着一个红裙子的梦,我便很害怕自己发挥想象去渲染诸如在一起我会拉着她的手去河边散步去山上采花去咖啡馆相对而坐。她也怕我这么说。

 

  然而,她的愿望很难实现。这是我的爱情诗喜欢写声音的原因,这是关于声音的爱情。她接受了这忧伤的美丽,也就接受了残酷。而那时候,她还得意地告诉我,说让我爱上她说明她真了不起,因为我一向拒绝爱情,很顽固。有时候,电话忽然响起,接起来却听见她弹奏古筝的声音,我便惊喜地听完这演奏,下一次可能是吉他或者别的乐器。每当此时,我的眼泪一如她的眼泪,便无声地流下。我不能看见她的弹奏;也不能看见她美妙的舞姿,从童年登台一直跳到现在三十三岁;也不能看见她画画;也不能看见她飞快地打字......我只能在电话里听见她对我说,如果我们小时候就认识该多好!那时候,她一定要追求我,我也一定会追求她,因为她太可爱,追她的人很多,但她决定来追我,做我五岁的新娘。

 

  那一次唯一的相见,是因为我对她说,到秋天黄叶飘零的时候我就来看你。我头也不回地走下她的车的时候,想到了自杀:我一直有很严重的自杀心理。这种心理从小就有。大概人性这东西看得太多,领教也多,已经领教到绝望。很多时候我想,从小活在这样一群可以那样结束我外祖父生命的所谓好人之间,有何意义呢。这样种群不但可以杀人如弃草芥,而且,杀了之后还在那样一生行善的绅士的头颅里栽种铁钉如同种庄稼,难怪中国自古乃农耕文明。又,有君子曰王国维死于文化。我想,我们的文化教诲我们几千年,却连不随地吐痰也教不会,王国维为之而死的是什么文化?那文化是否伟大呢,那文化是否教别的孩子别在我童年时候一边骂死了的绅士为恶人一边往我这恶人后代脸上“呸”呢,那文化是否不会教人凌辱嘲笑弱者呢,那文化是否看在已经凌辱嘲笑了几千年的份上教人停止呢?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现在还在深爱着我的这女人,她一生只能见我一次,我只能给她一面镜子作为唯一的爱的礼物,那镜子是天上之明月。她的美丽可爱与善良比这绵延几千年的所谓文化真实而伟大许多。

 

  我一边构思着自杀的设计方案一边孤寂地整理这个系列,因为她对我说如果我死了她会来整理这些东西,但我想,何必让她无声的眼泪老这么流呢,因为刚认识她的时候我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假如我是爱德华八世,我一定要打着温莎结去见辛普森夫人。

 

  是为序。

 

司马林晚

 

2007612

 

 

《象形艺术品》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124030/61914396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