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做生意就如“找情人”,要学会“移情”! - 心法:李嘉诚的大成之道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心法:李嘉诚的大成之道 > 做生意就如“找情人”,要学会“移情”!

做生意就如“找情人”,要学会“移情”!

[更新时间]2010-09-02 13:16:25 [字数]13388

 

二、什么是真机会?

1、做生意就如“找情人”,要学会“移情”

世界著名管理大师德鲁克曾经说过:“每个组织都不得不准备好舍弃它所做的每件事情”,横向思维导师埃德加··波诺曾经说过:“ 你不能通过更加努力地盯着同一个方向来找到一个新的方向”,李嘉诚也有过类似的言论:“不要与业务‘谈恋爱’,也就是不要沉迷于任何一项业务”,他们的共通意思是说,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更不要抱住这一个篮子不放手,这不是鼓励人们做生意,要像“找情人”一样,学会及时“移情别恋”,而不是“从一而终”吗?这不是鼓励人们做生意,要像“炒家”一样,学会适时“投机”,而不是长远“投资”吗?要像避免炒股把自己炒成“股东”,避免炒房把自己炒成“房东”一样,要适时转换投资方向和项目,要善于抓住“投机”的好机会。

为何这些在外人看来专业、专注的大师和高手,突然都变得如此“善变”和“随变”了呢?卡拉OK是二十世纪末的一个新兴产物,走在大街上,我们经常能看到诸如此类的霓虹灯广告:“一楼生猛海鲜,二楼卡拉OK,三楼桑拿按摩”,也经常能听到声嘶力竭的豪歌;进入2000年以来,来自日本的跳舞机,将DISCO与电子游戏组合起来,迅速火爆起来;没过几年,《浪漫樱花》将PARA PARA送到了大街上,街舞开始成为新的潮流;紧接着,在发明家将跳舞毯与电视连接后,人们又将狂热的舞步挪到了家里。先知先觉者总能找到发泄能量的地方,后之后觉者却是总也追不上。韩流侵袭中国大地,顿时,染发成为时髦,这个浪头来势凶猛,颜色从黄色,到红色,到绿色,再到白色,令人眼花缭乱看不懂;侵袭的人群也从十几岁的青少年,延展到白领一族,如今已经开始大范围波及到中老年了,这股风潮的后面预示着什么?当70后还在抱怨80后来争抢饭碗的时候,80后已经在提防90后抢自己的老公了。恰如摇滚巨星崔健所唱:“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 过去,“小姐”的称呼是对年轻女士的尊称,现在已经成了“妓女”的代名词,变成了贬语;过去很多服装品牌都以专家自居,现在则是看谁的款式和概念变得快,西班牙的ZARA服装品牌就是这样在三年内快速进入世界名牌百强的。同一首歌能够红遍大江南北,其主题没有改变过,但是其聘用的演员每一场次都不同,带给人们的感受没有一次是相同的。许多品牌之所以成为短命鬼或者出师未捷身先死,多是因为带给人们的总是同一种感觉,平淡如水,无滋无味。这是一个流行盛行的时代,一切流行的往往注定也是短暂的,易变的,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也是一个速度竞胜的时代,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转,关键看谁能赶上下一次浪潮,率先划出新的增长曲线。

当唯一的不变就是变化的时候,善变的、随变的,就成了最稳定的了。以往要花50100年才发生的改变,现在也许只需510年。现在5年才会发生的改变,或许未来不用5个月,甚至更短时间就会发生。最典型的是IT业,英特尔虽然一直在不变的诉求“英特尔在里面”,但是,其技术却处于十倍速的不断升级换代中,其竞胜的法宝就是随变,在对手打败自己之前,抢先淘汰自己。值得留意的是,曾经位列世界前10强的柯达,已经快速没落,全球10万家终端却带来了6年的巨额亏损,因为游戏规则已经变了,数码相机的快速普及导致了整个行业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人们不需要去外面洗印了,只需要一条连接线就可以轻松导入电脑,想怎么看,就怎么看。西南航空公司提出低价位、不讲究服务的航空运输战略,即成为空中巴士,永远改变了公众对航空旅行的态度;通过使成本优先于舒适的战略改变了整个航空客运市场的环境,带来了一种10倍的数量级变化。10倍的数量级变化无论是否由技术而导致,都会产生巨大的混乱,迫使所有的同行企业去适应它。同行企业通常能够采取的唯一适应方式是,彻底改变自身的商业模式。在这个变化速度奇快的时代,“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每天都在检视着企业,只有那些能够对环境变化快速反应,能够“善变”、“随变”的“壁虎”式企业才能持续生存和发展。过往无数行业、无数明星企业的发展史告诉我们,只有有梦想,有眼光,有化梦想为现实的非凡企业才能度过一道道坎,求得正果;更多的企业,或者二三年,或者五六年,分阶段被淘汰出局。

人类的生命极限大概在百岁左右,而对于企业来说,一般公司的寿命也就在10年以内,全球较著名的跨国公司能够活过50年的也没有几家杜邦已经是一家200多年的老公司了,其基业常青的秘诀何在?200多岁的老杜邦是如何保持“小杜”的活力和强健体魄的?人类对于生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宿命感,总觉得命由天定,好似被设定了程序一般,能够突破生命极限的成功人士大都信奉“爱拼才会赢”,是敢于造命的人。同样,一家企业能够打破生命周期的极限,必有超越常规的非常之道。杜邦之所以能够保持年轻态,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随变”,而不是“僵化”。正如杜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贺利得说的那样:“我们决意要建立一个世代延续的公司。很多观察者想把杜邦标签为这样或那样的公司。我们是一个化学公司吗?我们将要成为一个生物科学公司吗?从很多方面来说,这些都是错误的提问。正确的提法应该是:‘我们是一个强大的,在世界范围内探索人类基本需求并为之提供解决之道的公司吗?’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大声说‘对!’”。杜邦的发展史也大致如此:在19世纪,它是靠生产炸药发家致富的,到了20世纪,它的主业已经换成了民用化工产品;进入21世纪,开始全力向生物科技领域进军;其在全球的定位和形象也随之变化,从人类痛恨的火药制造商,一举变成为人类生产优质产品,开创美好生活的亲密爱人,现在又变成了创造科学奇迹的时代英雄。服装由于有了莱卡®而有了弹性,家庭装饰由于有了杜邦Tyvek®特卫强®而拥有透气性,运动员由于穿上带有杜邦CoolMax®材料的运动衣而创造了新记录,杜邦正全力将在实验室里创造的科学奇迹转化为全新的生活概念和时尚,使人类生活得更美好、更舒适。正如杜邦全球技术许可业务总监 柯慕溥博士所言:我们必须不断地进化发展,否则将重蹈恐龙覆灭的覆辙从杜邦的蜕变史,我们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杜邦在不断地自我更新,其追求的是自我超越,其发展战略是运用独特的技术情报,选取最佳销路的商品,强力开拓国际市场;发展传统特长商品和新的产品品种,争取巨额利润。

为何这些受人尊敬的大师和高手们,突然都变成“机会猎手”了呢?因为时尚潮流和新事物向来都是一群先知先觉者率先接受、带动起来的;世界本来就是少数人推动着前进的。看过中央电视台《大国崛起》节目的,都会有这种深刻感触,推动世界跨越的都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伟大人物:牛顿、瓦特推开了工业革命的大门,爱迪生带领人们进入电器时代。有人说:“李嘉诚之所以能够弄潮商海,靠得就是他洞悉业之兴衰定律,找准盛极而衰之转捩的能力”;也有人说:“李嘉诚做生意,绝不放过任何一次时机,并且把时机变成一个可以起跳的跳板,从而把自己的商势变旺盛”。在这些商海弄潮儿的眼里,什么样的机会才是最好、最值得投资的机会呢?就如炒股一样,当上升的大潮袭来的时候,赶上浪潮,傻子都能稳坐钓鱼台;但是当跌势已成的时候,套住的都是自以为能跑赢大势的聪明人!

杜邦是一家典型的战略导向型公司,其最成功之处就是战略眼光的超前和独到,有许多公司喜欢抓住过去不放,而杜邦更喜欢抓住未来。杜邦对与未来发展战略不相匹配的产业采取了非常果断的处理手段,曾经卖出了与公司发展战略相悖,却能获取高额利润的石油业务,现在又卖出了最赚钱的莱卡;看似很傻,但是在历史上能够成就丰功伟业的优秀企业大都有一种看似“犯傻”的愚蠢举动,但是不要忘了,大象无形、大智若愚的古训。杜邦的发展方向是要成为一家全球领先的、可持续增长的科学企业,其战略决策不单单是从一个行业的发展趋势着眼,更强调根据时代的主流趋势来确定自己将进入的领域,根据未来人类的消费取向来确定自己的业务组合。从杜邦历史上的三次重大转型就可以发现其中的规律:杜邦诞生之时,正处于战乱频仍的年代,杜邦当年聚力生产火药,就是为了助力美国能够赢得战争的胜利;在战后美国经济腾飞之时,杜邦开始全面转向民用化学品生产,提供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的高科技产品,提高美国人民的生活情趣和质量;现在随着世界经济走向生命科技时代,人们更加重视身体健康、生活品质,杜邦开始全面向生物科技企业转型,将生物科技融入过去已经拥有的一些技术中去,通过杂交、嫁接产生更多的既利于环保、又有利于健康的新科学生活解决方案。换句话说,杜邦正以知识密集的方法来解决人类的生存和生活问题,以最少的资源去创造最高的价值。这必将引发一场新的科技与工业革命。从杜邦在美国的发展史可以清晰探知:美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杜邦,杜邦就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杜邦,在美国历史中,不论是世界大战,还是战后的全球竞争,杜邦不断地重复的就是这个简单逻辑。随着美国向西部的推进,修建铁路、建设运河网、开挖煤矿、到加利福尼亚淘金,对火药的需求日益增加,杜邦也渐渐成了世界最大的火药生产商之一;战后,杜邦确立了“为美国消费者服务”的新目标,因为美国进入了消费者时代,杜邦要跟上转变了的美国,自己就必须转变。又一次地,杜邦把自己和美国的变化紧紧捆在了一起。20世纪20年代,美国人找到了寻找乐趣的新方式,杜邦为此推出了所有参与新兴休闲活动所需的配件用品,帮助美国人更好地享受生活。

时下,一个很时髦的词汇是“变革”和“转型”,实际上只是不同的说法,本质是一样的,问题是往哪里变、往哪里转?自然是往机会大的方向去了,问题是大机会在哪里?隐藏在结构里,结构性的机会才是真正的大机会,而很多企业之所以从红海跳进了另一个红海,之所以跳出了一个坑又蹦入了另一个坑,就是因为其都奔着小机会去了,而不是结构性大机会。

看不清本质结构,你去追逐的机会,就可能是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当你应邀前去参观印钞厂的时候,当你看着那一捆捆花花绿绿的人民币的时候,你是否有一种据为己有的冲动呢?想拿到,除非你能突破眼前的防弹玻璃墙,你是否有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遗憾呢?马克吐温在《苦行记》中描绘了他用猎枪和猎狗捕捉“郊狼”的感受:“你举起武器时,觉得要有一支短程步枪就够了,瞄准时,你觉得需要一门加农炮,到你开火时,你会十分清楚地意识到,这时什么武器也无济于事,除非是一条特长而蜿蜒的闪电才能打到它。如果你放出敏捷的猎狗去追,郊狼会用轻捷的快步斯文地跑开,欺骗猎狗上当。它边跑边扭过头来温和地一笑,给那狗儿鼓起饱满的勇气和十足的野心,在追击中,猎狗一直紧跟在郊狼之后,距离只不过短短的二十英尺,猎狗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不能靠得更近一点

只有看清结构变动的本质,你才能发现真正的大机会。日本在精益制造上超越美国的时候,美国却靠软件再展雄风了,大国崛起都是靠抓住结构性机会,才实现真正崛起的。但是,结构是隐性的,不容易看清,IBM曾经错误地预测商用电脑才是主流趋势,个人电脑的产出量不会超过2500万台,否则,也就没有微软的机会了。有一个老男人搂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边走边旁若无人地调侃:“你看,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搓麻,不赌博,我挣那么多钱,干什么用?做个葛朗台式的守财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检阅一下人间春色,总该可以了吧”。当结构的关键驱动要素已经发生变化的时候,如果企业不能随变,而是僵化,那么,企业的销售额和利润将会受到极大影响,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曾经获取暴利的企业突然间变得不赚钱的根本原因。关键驱动要素是不断处于此消彼长的自然规律调控之中的,真正的结构性大机会就从这里产生。在结构已经发生系统性变化的时候,各要素的地位和有效性也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如何及时调整决策是应对变化的根本,如何抓住结构性的大机会,也是企业突破的关键。《间接路线战略》中曾经提到拿破仑就是抓住结构性的大机会,让法国军队所向披靡的,“当时,法军在行军中已是每分钟走一百二十步,而他们的敌人却坚持着每分钟走七十步的传统规定。当军队还没有装备机械化运输工具的时候,主要的运动工具就是两条腿,因而当时在行军速度上的差异,对于军队的调动和军队集团的转移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法军有了这个条件,按照拿破仑的说法,就可以做到‘群众性乘快速性’。由于补给负担的减轻,运动速度的提高,法军的机动性也就更高了,他们可以自由地在山地和森林地内调动。正因为法军不可能从自己的军队仓库中获得粮秣和服装装具的补给,那些受着饥寒交迫的士兵,反而乐于鼓起勇气去攻击敌人的后方,以便直接夺取敌人的补给品”。

有人说战略决定成败,也有人说细节决定成败,实际上,两者是“AB”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能单独决定成败,真正决定成败的一定是“眼光”。所谓眼光就是擅长灵性思维,能够站在未来的纬度上,能够从“成功之果”倒推到现在的每一个战略步骤,化不可能为可能,化腐朽为神奇。21世纪是视野的竞争,仅靠“术”是不够的。清代红顶商人胡雪岩说过:有一国的眼光,就能做一国的生意;有一省的眼光就能做一省的生意。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对于竞争趋于全球化的产业,一个仅仅进行区域性资源整合的企业与一个能在国家范围内整合资源的企业无法相提并论;同样,一个能在一个国家范围内整合资源的企业很难与一个具有全球资源整合能力的企业相竞争, 是否具备在全球范围内有效整合资源的能力已经成为世界级企业的一个必备条件。眼光比能力更重要!眼光决定认识问题的层面!企业的核心优势也是来源于老板的眼光和长期坚守的,老板能看多远,能坚守多久,企业就能够走多远,活多久。老板没有眼光,这个企业注定没有前途;老板没有耐性,这个企业注定长不大。一个企业的能力,是以老板的眼光为上限的;一个企业的寿命,是以老板的耐性为终点的。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开心!

当谈到如何抓住机会的时候,李嘉诚曾经说过:“很多关于我的报道都说我懂得抓紧时机,所以我今天想谈谈时机背后是什么?能否抓住时机和企业发展的步伐有重大关联,要抓住时机,要先掌握准确资料和最新资讯,能否抓住时机,是看你平常的步伐是否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发力,走在竞争对手之前。知识最大作用是可以磨砺眼光,增强判断力,有人喜欢凭直觉行事,但直觉并不是可靠的方向仪。时代不断进步,我们不但要紧贴转变,最好还要走前几步。要有国际视野,掌握和判断最快、最准的资讯。不愿改变的人只能等待运气,懂得掌握时机的人便能创造机会;幸运只会降临有世界观、胆大心细、敢于接受挑战但能谨慎行事的人身上。世界经济严峻,成功没有魔法,也没有点金术,人文精神永远是创意的泉源。企业领导必须具有国际视野,能全景思维,有长远眼光、务实创新,掌握最新、最准确的资料,做出正确的决策,迅速行动、全力以赴”。作为一个成功的领导者,美国管理学家沃伦·本尼斯博士说过,一个不断进取的领导者,其天才之处在于能感知环境的变化,这个环境包括市场、战略资产、壁垒、竞争对手和人等等一切”。

李嘉诚之所以能够在打工和创业期间,步步高、节节甜,与其“超人”一等的眼光、洞悉和把握结构性大机会的能力,密不可分!何以见得?当李嘉诚准备离开他舅舅庄静庵开设的中南表店的时候,就曾诚恳地告诫他的舅舅,如果中南表店还是继续沉迷于旧表维修和推销别人的手表的话,将逐渐走向没落,为何?李嘉诚精辟地分析道,世界手表业正处于一个发展的新拐点,瑞士表已经走到顶峰,日本表即将取代瑞士表的大哥地位,成为新的领头羊,到那时,中南表店恐怕就需要转型,改修日本表了,与其总是跟在别人后面跑,何不去生产与其媲美的中国手表呢?这样才能掌握主动权和话语权!庄静庵采纳李嘉诚的建议后,没出几年的功夫,就生产出了堪与瑞士表和日本表媲美的中国手表来,并成功打入了东南亚市场,一举从跟风者成长为自己命运的主宰者。当李嘉诚从中南表店转到李嘉茂的铁桶厂之后不仅,他洞察到笨重的小铁桶即将被物美价廉、精美漂亮的塑胶桶代替,他毅然决然离开了铁桶厂,转到了一家塑胶厂工作;不过,李嘉诚离开铁桶厂后,一直都记念着如何帮李嘉茂的铁桶厂起死回生,不久他发现很多人都在四处求购铁锁,在市面上却难以买到,于是,他力荐李嘉茂从铁桶改产铁锁,不仅仅是生产一种铁锁,而是生产一系列房门锁、抽屉锁、卷柜锁,以及大锁、小锁,成为铁锁专家,不仅助力李嘉茂一举扭亏为盈,而且把后面跟风转型的厂家封堵在市场之外,独占香港铁锁市场,掌控了铁锁市场的领导权和话语权。当李嘉诚从打工的那家塑胶厂退出,开设自己的长江塑胶厂后,他也没有把自己固死在竞争激烈、利润微薄的塑胶玩具制品上,而是洞悉到塑胶花的美好前景,为何?因为养真花是需要耗费很多时间的,那是有闲人干的事,可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些不养花的人,不代表不爱花,主要是没有时间来养花,如果有一种花,不需要浇水、施肥、捉虫,不费一点功夫,还能一年四季看到鲜花,那么,那些不养花的人是否会疯狂购买呢?答案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你可能会说,这样的好生意人人都看得出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是,要做到一枝独秀,就不是人人都能看到、想到的了。李嘉诚费尽心机把塑胶花研制成功后,他并没有走高价格、高利润的小路,而是一开始就采取低价格、大批量的大道,不仅来了个开门红,还把其他跟风者排除在外,让这朵塑胶花红遍香港、红遍世界!可是,再红的花,也有花落时节,随着跟进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塑胶花市场也一样无法逃脱盛极而衰的宿命;1960年前后,李嘉诚预感到随着香港人口的的激增,生存空间的限制,经济发展的神速,土地使用的迫切,预见到地价来日必然暴涨,香港地产业极具发展前景,李嘉诚毅然决定转向地产业,李嘉诚又一次找准了方向,在地产业大获成功,有人因此送了他一个雅号:“变脸超人”。

 

2、做生意就如“吃火锅”,要学会“抄底”

做生意为什么?为了盈利!盈利的本质是什么?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有人说:“李嘉诚是一位最纯粹的投资家,是一位买进东西最终是要把它卖出去的投资家”。对于股市投资,李嘉诚曾经分享过他的经验:“要永远相信,当所有人都冲进去的时候要赶紧出来,所有人都不玩了再冲进去”,英雄所见略同,这也是股神巴菲特搏击股市的神招:“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人生的真正对手是自己,股市如人生,能够跑赢股市的人,一定是能够战胜恐惧和贪婪这两大杀手的人,很多被股市淘汰出局的人,中的都是这两剑。可是,真正能避过这两剑的人,却如凤毛一样稀缺,因为大多数人做不到!如何做到呢?

如何控制恐惧心理呢?用贪婪来控制!首先自问一下,你为何会恐惧呢?因为你总怕股市下跌,总是担心亏损,那么,当大盘从山顶一路狂跌到山脚、已经跌无可跌的时候,当成交量已经萎缩到极致的时候,当你周围的人已经没有人再提股票的时候,当风险已经释放殆尽的时候,你应该如何做?此时,你应该鼓起勇气,像歌里唱得那样,卖掉老婆、卖掉孩子,卖掉房子,砸锅卖铁,张开你贪婪的血盆大口,吃进、吃进、再吃进,孤注一掷,把你的现金全部换成股票,只需留下些活命的口粮就行了。你是不是感觉有些不对味了,因为股票专家们好像都在号召你要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大部分钱存银行,稍小的部分变成债券,剩下一小部分放入股市。此时,你是不是更恐惧了呢?让我来给你讲一个我上初中时的故事,帮你松弛一下绷紧的神经,我上初中的时候,没有像我的同学一样住在学校里,而是住在一个亲戚的家里,因为我每天都要上晚自习,放学回家的时候,路上没有路灯,也没有一个行人,四处黑压压一片,我就是这样,每天晚上都要像睁眼瞎一样,靠自己耳蜗的方向感,摸回家去。刚开始走这段黑路时,每次都会感觉毛骨悚然,也许是虱子多了就感觉不到咬了,当我走到路的中段、恐惧到极点的时候,反而毫无恐惧感了。如果你被我让你把全部家当投入股市的疯狂吓坏了,或许,你会像我走黑路那样,恐惧到极点反而不恐惧了,实际上,等你过些日子,回头再看的时候,那确实是最安全的决定。因为既然股市已经跌去了很多,下跌的空间是看得见的,有限的,也就是说你承担的风险是有限的,而上涨的空间却是无限的,毕竟,世界上还没有只跌不涨的股市。

如何控制贪婪心理呢?先搞清楚,你何时需要提防跌入贪婪的陷阱呢?当你周围的人几乎个个都看涨的时候,当股市专家满天飞地告诉你股市要上一万点、十万点的时候,你就应该考虑撤退了。如何撤呢?把你股票资金账户上的大部队,八成以上的资金,立刻转移到银行卡上去,为何?当你经不住赚钱的诱惑,想继续大批买进的时候,你的第一个动作就不是直接委托买进了,而是必须先把钱从银行重新转到股市里来,这就给了你一个再冷静思考一下的时间空挡,可以避免被贪婪控制下的冲动魔鬼擒获。另外,人是有天生的惰性的,虽然转款只是增加了一道很小的屏障,很多人也会因为嫌麻烦,而放弃了重新杀入的愿望。但是,撤出的时候,一定要在股票资金账户里留点资金,一旦你手痒难忍的时候,可以让你有的玩,这份小钱,形同让你稳赢不坠的保险单,因为只有学会赔小钱,你才能保住大钱,否则,你股票账户上的,永远是纸上富贵,一旦遭遇暴跌,你就可能万劫不复。如果你已经在股市里遨游了两年以上,曾经在股海里呛过水,你基本上能领会我的意图了,如果你还是个股市新兵,还认为你比股市聪明,比其他专家聪明,我想,要让你苟同难于上青天。

人人都惧怕风险,哪怕没有什么风险。奚恺元先生在《不要做正常的傻瓜》一书中曾经提到一个游戏:“你现在付钱可以参加一个游戏,规则是这样的:扔一个硬币,一直扔到反面朝上为止,如果你第一次就扔到了反面,你可以得到2元钱;如果第一次是正面,就继续扔第二次,第二次反面朝上,你就可以得到4元钱;如果第二次还是正面朝上,那么,再继续扔第三次,第三次反面朝上的话,你可以得到8元钱;前面三次都是正面,第四次才出现反面的话,你可以得到16元钱;第五次才出现反面,你可以得到32元钱,依此类推,在明白了游戏规则之后,请你想一下,你最多愿意花多少钱来玩这个游戏呢?要决定是否值得玩这个游戏,首先要计算一下你的赢面有多大?以上的游戏可以还原成数学算式:1/2*2+1/2*1/2*4+1/2*1/2*1/2*8+……,现在你知道这个游戏的赢面有多大了吗?是无穷大,也就是说,无论你花多少钱来玩这个游戏都是不会输的,你应该拿出全部家产,卖掉老婆和孩子来玩这个游戏,如果钱不够,你还可以向银行贷尽量多的款来玩这个必胜的游戏,但是,实际上,很少有人愿意花超过10元钱来玩这个游戏,大多数人的出价在5元一下,这就是著名的圣德堡悖论”。那么,为何一个看来必胜的游戏,在很多人的心里却变得如此不安全了呢?这就如股市一样,当股价不断下跌,跌到价格很低的时候,实际上在底部敢买的人很少,很多股评家都在说,中国股市要跌顶多跌去一半,要涨呢,必然翻翻,也就是说在底部买入的人,以五年期来看,基本上是不亏的,是稳赚不赔的,但是就是因为在跌势中的最后,人们总感觉还要继续跌,感觉不安全,而错过了最佳买进时机,据说做股票最好的是一个老和尚,他总是在股市暴跌之后,无人敢买的时候,大胆买入,他的说法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当股市疯涨,很多人都在抢购的时候,他会全部抛出,他的说法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别人既然想要,那就全给他们吧!

越危险的地方可能越安全。奚恺元先生在《不要做正常的傻瓜》一书中对此也有很经典的分析:“现在有两个项目,每个项目都由十个步骤组成,在第一个项目中,每一个步骤的工作有90%的成功率,如果你能够把十个步骤都做成功,你就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能得到10万元的奖励;在第二个项目中,每个步骤的工作只有10%的成功概率,但是你只要做成了其中一个步骤,就算成功,照样可以得到10万元的奖励,那么,请你很快评估一下,你愿意选择哪一个项目呢?实际山,第一个项目真正的成功率远远低于90%,是0.9的十次方,连35%都不到;但实际上大多数人往往会把成功率估计到大于35%,由于大大高估了成功概率而盲目乐观;第二个项目的成功概率要大大大于10%,做第二个项目的成功概率是1-35%,大约有65%的概率可以获得成功,但大多数人又都低估了他的成功概率。”有个传说,说有个人为了娶到国王的女儿,如果在三天内找不到他,就可以把公主嫁给他,但是,如果被找到了,就要被砍头。有位聪明的男士,挖了一个洞直达国王的宝座下面,看似是最危险的地方,却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这里是国王的思维盲区,他在天下的耳目和爪牙再多,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敢藏到自己的宝座下面。俗话说老虎屁股摸不得,但是,如果老虎被打了麻醉药或者血盆大口被用笼子罩上,那么,摸摸又何妨,所以做生意需要大智,敢于化不可能为可能,更需要大勇,敢作敢为,如果别人都不敢干,可能恰是最好的切入时机了。

李嘉诚的漫漫从商生涯,就是一路抄底,不断实现跳跃式发展,最终站在财富之巅的。60年中期,内地的局势令香港社会人心惶惶,富翁们纷纷逃离,争着廉价抛售产业。李嘉诚正在建筑中的楼房也被迫停工,如果按当时的地产价格来算,他简直可说是全军覆没了。但他沉着应变,仔细分析局势,认为内地肯定会恢复安定,香港将进一步繁荣发展。在别人大量抛售房地产时,李嘉诚却反其道行之,将所有资金都拿来收购房地产。朋友们纷纷劝他不要做傻事,他说:我看准了不会亏本才敢买,男子汉大丈夫还怕风险;李嘉诚又一次成功了。70年代初,香港房地产价格开始回升,他从中获得了双倍的利润,到1976年,李嘉诚公司的净产值达到5个多亿,成为香港最大的华资房地产实业。有人因此将李嘉诚的大成之道总结为“冷场战略”:“一个是对时间的把握,一个是对空间的把握。把握时间,就是别人认为大气候不利时,他认为这是转向利好的起点;把握空间,就是对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区别对待”,说白了,就是打好时间差和空间差。

 

  

 

3、真机会就是让好生意主动来找你

李嘉诚曾经公布自己的生意秘诀:“最简单地讲,人要去求生意就比较难,生意跑来找你,你就容易做。一个人最要紧的是,要有中国人的勤劳、节俭的美德。最要紧的是节省你自己,对人却要慷慨,这是我的想法。够信用,够朋友,这么多年来,差不多到今天为止,任何一个国家的人,任何一个不同省份的中国人,跟我做伙伴的,合作之后都能成为好朋友,从来没有一件事闹过不开心,这一点是我引以为荣的”。有人也曾经说过:“除了钱,什么也没有的人将会是世界上最贫穷的人;除了朋友,什么也没有的人,将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有一首歌《永远是朋友》唱到:“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以诚相见心诚相待让我们从此是朋友”。

可见,在生活中,在生意中,我们都离不开朋友;可是,应该如何交友、应该交哪些朋友,才能让好生意主动来找你呢?如果你交的是酒肉朋友,当你危难之际,恐怕就没有一个朋友了;如果你交友不慎,那么,朋友也可能是你致命的敌人,因为你的朋友最了解你,最清楚你的七寸在哪里。冯仑先生曾经介绍他的成功经验是:“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所谓学先进,就是为了赶先进、自己成为先进;所谓傍大款,就是为了结交好的企业、自己成大款,所谓走正道,就是为了避免走弯路,铸造永续经营的坚实基础”。从冯仑的交友经验可知,做生意需要结交的是大款朋友,而不是那些想从你身上揩油的朋友,冯仑这句经验之谈最精妙的是那个“傍”字,从“傍”这个字的象形上,你就可体会到一种意境“有个人站在你的身旁”,狐假虎威的故事,你还记得吧,为何森林里的动物们都对狐狸那么敬畏了呢?因为其身后有一只人人敬畏的老虎。冯仑在《野蛮成长》中写到,如果你手里有20万现金,如何在上海快速创富呢?他的方法是在上海最高级的酒店请客,请上海最富的人来赴宴,一晚上就把20万统统花光,以后,好生意自然会送上门来,这20万买来的是实力,别人眼中的实力。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你未必真的有,只要别人认为你有,你就真的有了;让别人认为你有,比你实际拥有更重要。你还记得马克吐温写的那个《百万英镑》的故事吗?虽然是一张永远找不开、没有实用价值的钞票,却能换来很多免费的东西,恰如小说中所言“我刚想买东西,还没来得及掏出那张百万大钞,老板就已经要把整个铺子都赊给我了”,你能说这张钞票无用吗?如果那个主人公手里没有那张百万英镑的钞票呢?他还能享受到那些免费的东西吗?据说,在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有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是用石头来作为交换的货币用的,漂亮的石头和个头大的石头价值更高些,据说,这个国家最富有的人,不是因为他的石头最多,也不是因为他的石头最漂亮,而是因为他在海底拥有一块大石头,虽然谁也搬不动,但是他可以用这块大石头来向别人证明自己才是最富有的,为此,其他人甘愿为他效力,给他提供很多优惠的服务。

如果你做生意赚了10万元,想购买一辆汽车,你会选择购买一辆什么价位的汽车呢?QQ、比亚迪,还是红旗?很多温州人却不是这样的,他们往往赚些小钱后,就会马上贷款买辆宝马车开着,不是为了自己享受,而是开给别人看的。我有一位朋友很看好一个旅游地产项目,总投资需要上亿元,可是他手里只有30多万元,为了拿下这个项目,他首先动用朋友关系接洽了某地方银行的行长替自己出面,然后花了几万元租赁了一辆加长版的豪华凯迪拉克,他拿着这两张王牌,竟然把这个项目给拿下来了,接下来,又用同样的手法,开展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大获全胜。你没有必要在所有人面前装富弄贵,但却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在少数人面前装富人、装显贵。如果你与很多企业家接触过,你会注意到他们在与你谈话的时候,会轻描淡写地说起自己与某个位高权重的政府官员的关系;如果你走进他的办公室,你可能会在陈列柜里不小心看到这位老板与某个政府要人和商界名流的合影,目的就是向你暗示他的背景和实力。马太效应告诉我们,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穷人之所以穷,只是因为穷人让人感觉到自己很穷,谁愿意与穷鬼打交道呢?商业是嫌贫爱富的。

谁说只有钱才能当钱花?你的背景可能价更高。当《百万英镑》中的那位百万英镑先生遇到一位麻烦朋友的时候,他却反而发大财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他这位朋友是做矿山开采权代理生意的,可是“他竭尽全力,用上了全部关系,试遍了一切光明正大的手段,差不多花光了所有的钱,可是,没找到一个资本家愿听他的游说,而他的代理权这个月底就要到期了,他算是完了”。为了拯救这位朋友,百万英镑先生设计了一个局,他对这位朋友说:“你可以随意用我的名义去推销,在两三个星期里头就能卖得三百万现款,我们来对半分好了”,他那个朋友一听就来精神头了,大喊:“我可以用你的名义!你的名义——那还了得!嘿,这些伦敦阔佬准会成群结队地往这儿赶,为了认购股份非打起来不可!我赚了,我发了,今生今世我永远忘不了你”,接下来,进展如何呢?“没过二十四小时,伦敦城就开了锅!我每天不干别的事,只是坐在屋里对来打听的人说,没错,是我对他说的,有人问就来找我。我知道这个人,也知道这座矿山。他的人品无可挑剔,那矿山比他要的价值钱多啦”,最终结果是:“终于到了那个月的月底,我在伦敦国民银行的户头上已经有了一百万”。我们都知道美国总统的年薪并不高,可是,当他们卸任的时候,却反而赚了大钱,因为他们曾经当过总统。美国原总统克林顿卸任后,靠出书、演讲等活动挣来的钱,比他在职时的总统薪水高出数百倍。如果你接触过能把天吹破的保险推销员,当他发现你是个人才,想拉你入伙的时候,一定不会忘了向你介绍保险行业几个大腕的创富传奇,为了让你对这个一劳永逸的行当有些深刻认识,他或许会向你提到这些保险大腕们的“肖像管理法”,就如我们在很多党政机关办公室的墙上看到的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伟人的头像,也像科学研究所墙上悬挂的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等的头像,其意义和效果都是一样的,让你一进去,就明白这里是干什么的,在这行,谁才是老大。人不可貌相,可是,我们已经习惯从一个人的相貌来辨别一个人的高低贵贱了,当你在大街上遇到一个黑皮肤的乞丐的时候,你肯定会非常厌恶这个人,但是,有一天,你突然听别人说,这个落魄的肮脏的黑乞丐曾经是非洲某个富国的王子,你还像以前那么讨厌他吗?

李嘉诚为何能够蛇吞象,用6个亿的长江厂一口吞下60个亿的和记黄埔?李嘉诚靠的是什么?靠的是背景!李嘉诚在与包玉刚竞争九龙仓期间,曾经给了汇丰银行老板一个面子,主动退出九龙仓的角逐,并把手里的九龙仓股票都转让给了包玉刚,李嘉诚这一仗好像是打输了,其实,他赢得了汇丰银行老板和包玉刚这两个朋友的心,让他们欠了他一大笔永远还不完的人情债,这样,在和记黄埔待售的时候,这两个朋友就顺理成章出来帮他了,在这两尊神的大力支持下,当时还弱小的李嘉诚,就显得高大了很多。牛顿曾经说过:“我不过是善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那么,伟人是什么?伟人就是善于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一般人,李嘉诚就是因为站在了汇丰银行老板和包玉刚这两位巨人的肩膀上,才一举吞下和记黄埔,成为香港第一家掌控英资洋行的华商!

 

《心法:李嘉诚的大成之道》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195648/23958772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