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第十四章:日月组合对爻的影响 - 古筮真诠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古筮真诠 > 第十四章:日月组合对爻的影响

第十四章:日月组合对爻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3-05-14 09:48:22 [字数]17897

日月组合对吉凶趋势的影响力:从前章我们知晓,日月能同时影响卦中所有爻的旺衰,但在一般的情形下日月组合并非一卦吉凶确定的主导因素。只在没有动爻的某些静卦里,或在特殊条件的卦象里,显出主导吉凶的核心信息威力。但这一点不影响日月组合作为理论的重要性,动爻的性质时刻都受着日月组合的影响而变幻,日月组合可以使动爻化绝化破而动之徒劳,动了就如同没动一样,也可以令动爻绊住或陷入空与墓,暂时不能发挥作用。所以不掌握日月的理论知识,就无法洞悉动爻的真正变化性质,断卦就等于失去准头一般。我们先把日、月单独对爻的作用影响分别阐述。

 

月建对爻的旺衰影响形式:在吉凶判断层面,月建对爻的旺衰影响,主要有旺相、平相、衰相三种,这是根据古论月建的四时“旺相休囚”总结细化而成,精简而系统。具体如下:

1)爻得月建旺相有四:

爻临月令建显旺相一(即爻与月令相同)。如寅木爻逢寅月;

爻得月令合显旺相二(即爻与月令相合)。如寅木爻逢亥月;

爻得月令生显旺相三(即爻受月令之五行相生)。如寅木爻逢子月;

爻得月令扶(即爻与月令同一五行属性)显旺相四。如寅木爻逢卯月;

遇此四种情况为爻得月令所旺,而旺相程度却分两层,其中爻得月建、爻得月合为高层次的旺相,其余属于一般层次的旺相,高层次的旺相力量,要比一般层次的衰败力量作用力要大。例如寅木爻逢寅月酉日,寅木得寅月建显旺,同时被日令酉金克显衰,但由于爻得月建属于高层次的旺相,力量要大于相克一般层次的衰败力量,所以寅木在此日月组合中,总体依然定义为旺相。又例如未月乙巳日,占寻找墓穴,得“雷天大壮”卦

干支:未月 乙巳日 (旬空:寅卯)      (摘自《增删卜易》)

坤宫:雷天大壮(六冲)   

 六神  【本  卦】        

 玄武   ▅▅ ▅▅ 兄弟戌土    

 白虎   ▅▅ ▅▅ 子孙申金    

 螣蛇   ▅▅▅▅▅ 父母午火 世   

 勾陈   ▅▅▅▅▅ 兄弟辰土    

 朱雀   ▅▅▅▅▅ 官鬼寅木    

 青龙   ▅▅▅▅▅ 妻财子水 应        

原注:此地经过法眼,皆言其吉,余占此地,亦许其吉。因屡掘逢石,无处觅穴,央余到冢下,得此卦。余曰:世在四爻,穴在中段,因午火持世,即往中段观看,有一处草木枯焦,有几朵红色野花,别处皆无。余曰:即此穴也,掘之必逢土穴。掘之,周围仅丈余为泥土,余皆石块也。此公次年开府,两公郎五年之内俱登甲榜。

此卦问的是,这块地哪儿适宜作先辈墓穴之用。占墓穴如同占房占地,通取父母爻为用神,若将卦视为山势,一卦中可以对应地势之高低,初二爻为低端、三四爻为中段、五六爻为高端,卦中父母爻午火正处于四爻位置,所以适合的墓穴位置应在山地的中段。卦理上,用神须显旺相方为好穴,此卦用神父母午火,得月令未土之合旺,即凸显出用神的高层次旺相,而且火爻也寓意焦炭艳红之地,这山地中段的草木枯焦以及红花展现,其现状与父母临午火的信息是高度对应,故此段即为上佳宜葬之穴。果然先人墓葬于此穴后好事连连,五年之内众家人升官的升官、中榜的中榜。

 

2)爻被月建衰败有四:

爻遭月令相冲显衰相一,何为月破?爻被月冲则为月破。如寅木爻逢申月;

爻被月令五行克伤显衰相二(即爻受月令之五行相克)。如寅木爻逢酉月;

爻与月令的关系是爻克月令,叫爻在月上休囚,爻显衰相三。如寅木爻逢丑月;

爻与月令的关系是爻生月令,也叫爻在月上休囚,爻显衰相四。如寅木爻逢午月;

遇此四种情况为爻在月令显衰相,而衰相程度也分两层,其中爻遭月破为高层次的衰相,其余属一般层次的衰相,高层次的衰败力量,要比一般层次的旺相力量作用力要大。例如寅木爻逢申月子日,寅木得日令子水生显旺,同时被月令申金冲破显衰,但因爻遭月破属于高层次的衰败,力量要大于相生一般层次的旺相反作用力,所以寅木在此日月组合中,总体依然定义为衰败。

 

3)爻在月建为平相有一:

爻得月气为平相,不显旺衰。古论有概括:“水爻气在丑月,木爻气在辰月,火爻气在未月,金爻气在戌月,得气而尚有余力,不属休囚”。于我的观点认为,所谓气,其实就是尚有一丝气息,一年有春夏秋冬,每季三个月,每季之末皆为土月,世间万物不管属于何种性质,皆存于土、长于土、变于土,故四季之余气也残存于此。土的特性就是转化,实质上土月是两种属性季节交替的过渡时期,如木在寅卯两春月显旺,及至辰月已经是春季之尾,正向火性的初夏过渡,因此木在辰月只有春季的气息残留,行至巳月初夏,则木气全散火气升腾。既然月气只是一息尚存的寓意,说明它受周边环境影响很大,也就是说,爻得月气,理论上虽然是不显旺衰,但实际上这个平相,会受爻的综合旺衰所左右而摇摆不定,在原始关系的基础上,得气者趋旺,失气者趋衰。例如寅木爻在辰月,首先我们确定寅木与辰月的原始关系是爻克月令,先天条件造成了寅木在辰月的休囚衰败定性,若这个寅木同时受动变力量相生,或因日令显得兴旺,构成得气者趋旺的姿态,寅木在辰月衰败的原始定位上,趋向利好,寅木则可以在原先“衰平旺”的定位上提升一级,定义为有气的平相;若寅木在日上或动变力量使之衰败,那其实这月气就不存在了,寅木在辰月只能依然算是休囚衰败。又如申金爻在戌月,首先我们确定申金与戌月的原始关系是爻受生于月令,先天条件造成了申金在戌月的旺相定性,若这申金同时受动变力量相生,或因日令而显得兴旺,申金在戌月则属有气、可受戌月之生依然为旺相定位;若申金在日令上或动变力量使之衰败,那其实这月气就不存在了,构成失气者趋衰的姿态,申金在戌月旺相的原始定位上,趋向利差,于是在原先“衰平旺”的定位上下降一级,申金在戌月就不能再论生旺,而只能显出平相。这与古论“生旺墓绝”在日建中的应用非常相似,爻是否论有月气,受爻本身的旺衰影响所左右。

 

月建旺衰知识要注意的模糊点:在掌握爻于月建旺衰的知识方面,要注意清晰如下几个知识的模糊点:

1)看过古书的求学者,都应很清晰四时“旺相休囚”论:“...三月建辰,辰土旺;丑未之土次之。土生金,金为相,木虽不旺,犹有余气,其余水、火,俱作休囚...”等等。但当中不少人却模糊地,把只应用在月令上的四时旺相休囚理论知识,胡乱地套入到日令或卦象动爻里,论日建与动爻也要弄出个旺相休囚的说法,如寅木爻遇午月属休囚,但有人却把寅木爻遇午日也说成是爻休囚于日,这是个明显的知识基础错误,寅木爻遇午日是无旺衰的平相,不是休囚衰相。旺相休囚是只应用于月建的专用理论知识,这点要记住。例如占弟外出平安否,摇得风火家人

干支:寅月 戊辰日 (旬空:戌亥)
        巽宫:风火家人         
六神
 伏   【本  卦】          
朱雀       ▅▅▅▅▅ 兄弟卯木     
青龙       ▅▅▅▅▅ 子孙巳火 应   
玄武       ▅▅ ▅▅ 妻财未土     
白虎  官鬼酉金  ▅▅▅▅▅ 父母亥水     
螣蛇       ▅▅ ▅▅ 妻财丑土 世   
勾陈       ▅▅▅▅▅ 兄弟卯木 

问兄弟事取卦中兄弟爻为用神,兄弟卯木得寅月扶旺,与日令辰土关系是爻克日,当属于平相,用神在月旺相在日平相,总体依然为旺相,所以定断其兄弟将平安无恙,果然其弟在酉日得以平安归来。若误把用神卯木于辰日,仍依照月令的观点也视作为休囚,则变成用神在月令旺相在日令衰相,总体变为平相,问事若用神不显旺相,则始终难以言吉,导致预测结论与实际结果出现偏差。

   

2)不少初学者举例来问,土爻长生在申,那戌土爻在申月是算休囚显衰相呢?还是按在月长生看显旺相呢?诸如此类生(长生)、旺、墓、绝、刑等等方面的疑问,是越问越多花样。我说,在吉凶判断层面,生旺墓绝的理论并不存在于月令上,而存在于日建与动爻里,所以戌土爻在申月,只能说是休囚衰相,却不存在长生之论。同样,理论上可以看某爻墓绝于日,或动墓或化绝,却没有月墓月绝之说,不清晰这个问题,将永远陷在月令旺衰迷宫里瞎转悠。当然到了应期细节分析层面,那层面的理论运用原则允许天马行空。根据卦推的需要,在月令上论生旺墓绝不会有任何限制,但在吉凶判断层面的理论运用却要严谨清晰,方向性明确,不然就无法准确分析卦象吉凶趋势。例如丑月戊子日自占病,得“同人之旅”

干支:丑月 戊子日 (旬空:午未)             (摘自《增删卜易》)

  离宫:天火同人(归魂)     离宫:火山旅(六合)

六神 【本  卦】         【变  卦】

朱雀 ▅▅▅▅▅ 子孙戌土 应   ▅▅▅▅▅ 兄弟巳火 

青龙 ▅▅▅▅▅ 妻财申金  ○→ ▅▅ ▅▅ 子孙未土 

玄武 ▅▅▅▅▅ 兄弟午火     ▅▅▅▅▅ 妻财酉金 应

白虎 ▅▅▅▅▅ 官鬼亥水 世   ▅▅▅▅▅ 妻财申金 

螣蛇 ▅▅ ▅▅ 子孙丑土     ▅▅ ▅▅ 兄弟午火 

勾陈 ▅▅▅▅▅ 父母卯木  ○→ ▅▅ ▅▅ 子孙辰土 世

原注:自占病世为用神,世爻亥水,子日拱之,又得申金元神动而相生,乃不死之症。独疑申金墓于丑月,其不能生乎?请病人之母再占一卦,得“离之大有”

干支:丑月 戊子日 (旬空:午未)

离宫:离为火(六冲)      乾宫:火天大有(归魂)

六神 【本  卦】         【变  卦】

朱雀 ▅▅▅▅▅ 兄弟巳火 世   ▅▅▅▅▅ 兄弟巳火 应

青龙 ▅▅ ▅▅ 子孙未土     ▅▅ ▅▅ 子孙未土 

玄武 ▅▅▅▅▅ 妻财酉金     ▅▅▅▅▅ 妻财酉金 

白虎 ▅▅▅▅▅ 官鬼亥水 应   ▅▅▅▅▅ 子孙辰土 世

螣蛇 ▅▅ ▅▅ 子孙丑土  ×→ ▅▅▅▅▅ 父母寅木 

勾陈 ▅▅▅▅▅ 父母卯木     ▅▅▅▅▅ 官鬼子水 

原注:母占子,子孙为用神。丑土子孙,虽逢月建,不宜动化寅木回头之克,目下无妨,交春木旺土衰,必死。又合前卦亥水世爻,得申金元神相生,寅月冲去申金,则危矣。果卒于交春之日。

此占的最后结果是病人死于交春之日。吉凶判断上,第一卦野鹤老人怀疑元神申金入丑土月墓,不能生世而需要再占。可以说他在此卦吉凶判断上出现了偏颇,牵强地认为,可能是申金被丑月所墓不能生世而致凶,其实他也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所以要再占。很明显,这说法站不住脚,在吉凶判断层面,并不存在月墓,此丑月对申金,作用力只能是生旺而非墓困,其卦凶的真正原因,依然在于动变组合。卦中卯木明动,同时午火在空亡的状态下受日令冲动,午火冲空即实成为暗动之爻,明暗两动爻构成木火连动,能量聚集到午火身上,进而克制生世的动爻元神申金,使之不能生旺世爻,养命的元神申金受到阻隔,不能将生旺动能传导给世爻,命源不继预兆了病人命将不久,凶局即成。因此其母再占得出的“离之大有”卦,充分体现出疑惑条件下再占的威力,既答复又答疑。卦象通过用神子孙丑土遭遇变爻寅木回头克,再次明确病人将于寅月危殆的同时,还突出了伤用神之关键信息是“寅木”这个元素,而野鹤于首卦怀疑不利的对象,是“申金”这个信息点,寅木的特性天然与申金相冲背向,野鹤因怀疑申金问题而再占,再占之卦,却点明“寅木”才是不利的罪魁祸首,暗中寓意了卦凶的真正问题所在,并非在于申金遭遇月墓,而是因为其他缘故(午火暗动)。

 

3)在吉凶判断层面,碰上爻与月令相合又相克,如卯与戌;或爻与月令相冲又相扶,如丑与未;两种方向相反的卦理相撞,论旺还是论衰?相信很多求学者会犯迷糊。对此《增》书有论:爻旺论吉、爻衰则论凶。这纯粹从理论上讲虽然不能说是错,但以我历年经验,认为这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的说法,凡遇此情况,必须得先结合事情的客观现状综合分析。因为卦象是事情现实轨迹的信息载体,日月也是事情当下外部现实环境的缩影,卦与事实连,现状若有异常,日月必有对应,爻得月合,必有其相合的客观事实现状,爻被月破,也必有其月破的事实现状以供对照,理论总要联系实际灵活应用,才能避免陷入纸上谈兵的误区。如世爻申金逢巳月,相合又相克,该论爻得巳月合而旺?还是该论巳月克金爻?若客观现状是得到帮扶资助,则与相合的卦象相符,该论合;若客观现状是遭伤受损,则与相克的卦象相符,应论克。爻于日建出现类似情况也应仿此理论。如丑月庚辰日占子病,得“山地剥”

干支:丑月 庚辰日 (旬空:申酉)              (摘自《增删卜易》)

        乾宫:山地剥          

六神  伏  神 【本  卦】          

螣蛇       ▅▅▅▅▅ 妻财寅木     

勾陈  兄弟申金  ▅▅ ▅▅ 子孙子水 世   

朱雀       ▅▅ ▅▅ 父母戌土     

青龙       ▅▅ ▅▅ 妻财卯木     

玄武       ▅▅ ▅▅ 官鬼巳火 应   

白虎         ▅▅ ▅▅ 父母未土     

原注:子水子孙,与月建作合,卦无生扶,言克不言合也。又加日辰克制,辰日又冲动戌土以克子水,只恐难过辰时。果如期而卒。

问子病,子孙子水为用神,戌土受日冲成暗动,加之日月两土,三土围剿用神子水,灾劫难逃。其中用神与月令子丑相合,子水于丑月论合还是论克?原卦断的意思,须视子水旺衰而定,因子水不见生扶兼有克,故而言克不言合,这从理论上说是无可辩驳的,但此乃脱离联系客观实际的纯理论说法,仍有瑕疵,难保一定不出差错。对证事实,联系客观实际判断才是最理智的选择。断卦者既然断之于辰时病故,而不断在某日或某月如何,可见其子病况当时之急之险,针对此病凶险的事实环境,影射到卦象上面,用神子水在丑月理应只有克伤,结合事实便能清晰合旺之论的不确切,故应舍弃合旺而论克伤。

 

4)凡是卦中得月令相合之爻,一概论为合旺,不但是该爻旺相的解读,而且还属于高层次的旺相信息。而有些易学者学了“日绊”理论之后,了解到日令相合卦中的动爻,只论合绊不论合旺,又想当然地以为动爻与月令相合,也可以理解为“月绊”。这其实是错误的,月令之合与日令之合的其中一个区别就在这里,在吉凶判断层面,卦中得月令相合的爻,不管它是静爻、动爻或者是变爻,都只是合旺的解读,而没有绊的定义;到了应期细节层面的飘逸思维下,才允许出现论绊的思路,这个要注意。

 

日建对爻的旺衰影响形式:在吉凶判断层面,日建对爻的旺衰影响,也分旺相、平相、衰相三种,详细如下:

1)爻得日建旺相有五:

爻临日建显旺相一(即爻与日令相同)。如寅木爻逢寅日;

静爻得日令合显旺相二(即静爻与日令相合)。如寅木爻安静不动,逢亥日;

爻得日令生显旺相三(即爻受日令之五行相生)。如寅木爻逢子日;

爻得日令扶(即爻与日同一五行属性)显旺相四。如寅木爻逢卯日;

爻临日令长生与帝旺,显旺相五。如土爻逢申日则长生在日令,逢子日则旺在日令(应用原则见后述)

遇此五种情况算作爻得日旺,而旺相程度也分两层,其中爻得日建、静爻得日合为高层次的旺相,其余属一般层次的旺相,高层次的旺相力量,要比一般层次的衰败力量要大。例如卯木爻不动,逢申月戌日,卯木得戌日令合显旺,同时被申月克显衰,但因得日令相合属于高层次的旺相,力量要大于如月克等一般层次的衰败力量,所以卯木爻在此日月组合中,总体依然定义为旺相。

 

2)爻在日建为平相有二:

爻与日令的关系是爻克日,爻为平相不显旺衰。如寅木爻逢丑日;或午火爻逢酉日。

爻与日令的关系是爻生日,也是爻为平相不显旺衰。如寅木爻逢午日;或午火爻逢辰日。

 

3)爻被日建衰败有二:

爻被日令克显衰相一(即爻受日令之五行相克)。如寅木爻逢酉日;

爻遭日令绝显衰相二。如子水爻逢巳日,则叫爻绝在日(应用原则见下述)

遇此两种情况而爻显衰相,但都属于一般层次的衰败力量。

 

日建旺衰知识要注意的模糊点:在掌握爻于日建旺衰的知识方面,要清晰如下知识点:

1)生旺墓绝在日令的应用。“生旺墓绝”是指长生十二宫中,能应用于吉凶判断层面的长生、帝旺、墓、绝四个宫位。生旺墓绝理论于日月组合中,只存在于日令而不存在于月令;这正好和旺相休囚理论互相颠倒,旺相休囚理论则只存在于月令而不存在于日令。生旺墓绝理论于日令之特点,就是定性上,它很容易受其他因素影响与左右。生旺墓绝中,长生与帝旺代表旺相,绝代表衰相,而墓则是中性的,可衰可不衰,假墓不算衰败,只有真墓才论衰败。古论对生旺墓绝在日令的应用有个原则,就是“爻旺者附旺,爻衰者附衰”,是否该论生旺墓绝,要视爻的综合旺衰而定夺,这与论月气的应用原理相仿,我十分赞成这个观点。例如金爻绝在寅,酉金爻逢寅日,若酉金爻得动变力量生旺、或因月令显出兴旺,则酉金在寅日不论绝,为爻克日不显旺衰的平相;但酉金在月令衰败或被动爻相克显出总体衰相,则酉金在寅日就该论绝显出衰相了。又如某易友占求财,摇得“山风蛊”
干支:亥月 壬申日 (旬空:戌亥)
        巽宫:山风蛊(归魂)      
六神
 伏   【本  卦】          
白虎       ▅▅▅▅▅ 兄弟寅木 应   
螣蛇  子孙巳火  ▅▅ ▅▅ 父母子水     
勾陈       ▅▅ ▅▅ 妻财戌土     
朱雀       ▅▅▅▅▅ 官鬼酉金 世   
青龙       ▅▅▅▅▅ 父母亥水     
玄武       ▅▅ ▅▅ 妻财丑土  

我见卦便说:“此财你是有备而谋啊。”

他说:“是的,筹备有一段时间了,你从哪看出来的?”

我答:“卦辞中,蛊乃“有所用事”之意,自然是主动地去蓄意谋求的寓意。虽然形成财爻生世的吉利格局,可惜的是成事在‘天’,卦中用神妻财戌土,在日月总体衰弱又逢空,此属真空,用神衰败事难成,这财到底难求。”

他疑问:“用神妻财戌土虽在亥月休囚,但土爻长生在申,用神在申日得长生显旺,顶多也是一旺一衰,你不是说静卦中只要是用神生世格局形成,用神平相也吉利,怎会无财呢?”

我说:“你后面的分析正确,我说无财,指的是用神戌土于日月组合并非是一旺一衰,论日令的生旺墓绝,要视爻的综合旺衰而定,就是古论说的“爻旺附旺爻衰附衰”。象这卦,用神戌土因月令而显出衰败,在此条件下戌土在申日就不能算长生,而应看作是爻生日的平相关系,用神于月衰日平,总体依然为衰相而非平相,用神衰弱所以无财。”

此人将信将疑,因已作好准备,竟一意孤行,结果运作半年仍然不见盈利,但已经势成骑虎,进退两难了。

     

2)爻与日令关系是爻克日、爻生日两种情况的,爻于日建是平相不显旺衰,这与月建出现此两种情况,按休囚衰相看有着根本区别。很多求学者不懂这个精细区别,把应用于月建的休囚论照搬硬套到日建中来用,造成了断事的不准确,这个应用于吉凶判断层面的基础知识点,是一定不能混淆。如申月丁卯日占出行见贵,摇得“天火同人”卦

申月 丁卯日 (旬空:戌亥)                    (摘自《增删卜易》)

   离宫:天火同人(归魂)     

六神 【本  卦】          

青龙 ▅▅▅▅▅ 子孙戌土 应   

玄武 ▅▅▅▅▅ 妻财申金     

白虎 ▅▅▅▅▅ 兄弟午火     

螣蛇 ▅▅▅▅▅ 官鬼亥水 世   

勾陈 ▅▅ ▅▅ 子孙丑土     

朱雀 ▅▅▅▅▅ 父母卯木     

原注:官星持世而空,亥日出空得见,财利如心。

谒见贵人,官鬼爻为用神,此卦用神与世爻聚于一体,只要集中分析世爻官鬼亥水即可。卦无动爻,凭日月断之,申月生旺世用亥水,日令与亥水关系是爻生日,是不显旺衰,而不能当作月令的休囚论套入,世用亥水于日月组合一旺相一平相,因此世用总体仍为旺相,世用显旺贵人必可相见。又因为用神旬空,但吉凶层面是旺相不为真空,当它不空分析就是;应期层面待出空之亥日,便是如愿谒见的应期。

 

3)静爻得日令合则显旺相,在吉凶判断层面,这是日令使爻旺相的其中一种模式。但爻若是动爻,则不能这样看,爻动被日合,叫日绊,意味爻被绊住不能动弹,为“三绊”理论中的一种模式,以后有专门章节论述。古论有“静而逢日合,谓之合起;动而逢日合,谓之合绊”,说的就是这层意思。这必须区分清晰。如午月戊辰日占妹临产吉凶,得“火地晋”

午月 戊辰日 (旬空:戌亥)                     (摘自《增删卜易》)

        乾宫:火地晋(游魂)    

 六神 伏  神 【本  卦】        

 朱雀      ▅▅▅▅▅ 官鬼巳火    

 青龙      ▅▅ ▅▅ 父母未土    

 玄武      ▅▅▅▅▅ 兄弟酉金 世   

 白虎      ▅▅ ▅▅ 妻财卯木    

 螣蛇      ▅▅ ▅▅ 官鬼巳火    

 勾陈 子孙子水 ▅▅ ▅▅ 父母未土 应    

原注:酉金兄爻为用神,月令克之日建生之,许之无碍,卯日卯时必生,果于次日卯时生,母子平安。

此卦问妹孕,兄弟酉金为用神,卦中没有动爻,直接通过日月组合来判别旺衰,兄弟酉金被午月克显衰,但却是爻静得辰日相合,在吉凶层面静而逢日合作旺相断,不作绊看,而相比下,月克只是一般层次的衰相,日合却是高层次的旺相,日建对爻的旺相作用力,要大于月建对爻的衰败的力量,因此用神的综合定义依然为旺相,据此可判定这卦为平安生产的吉兆。应期分析方面,日合则视为用神被日令合绊住,爻见合需逢冲为应期,又生孩子多见孕妇破身,故应在冲破用神之卯时生产。

 

4)爻被月冲,不管动静、不管是否为冲克、皆谓之月破,是属于高层次衰败的一种表现模式。但静爻逢日冲,则不属于日月组合的理论,而属于动爻中的一个理论知识。《增》书曰:“爻之旺而静者,冲之则为暗动,愈得其力;爻之衰而静者,冲之则为日破,愈加无用。”意思就是说,卦中的静爻若受日令相冲,则会被冲动,这个爻短期应该视为动爻了,至于此动是有力之动或是无力之动,则要两看,爻若旺则论冲起,短期成为旺相的有用动爻,称为“暗动”;若爻衰则论冲散,短期显出衰败的无用之动,称为“日破”或“动散”。这在之后有专门的章节,对此进行详细论述。

  

日月组合对爻的整体影响模式:之所以叫日月组合,意思是说,看日月对爻的旺衰影响,不能把日月单独拆开来分析,而必须以日月组合的整体,来分析对爻的综合旺衰影响,才能从实际上达到预兆吉凶目的。只要熟悉掌握上面日月各自的旺衰定性模式与旺衰层次,整体分析就变得很简单,无非是1+1=2的方法,举几个典型的例子:

1)假设申金为用神,在卯月午日占卜,则申金在卯月论休囚显衰,同时申金被午日克也论衰,申金于日月组合皆属于衰败,所以申金在日月总体为衰相。又例,卯月丙寅日占祖母寿,得卦“风泽中孚”

干支:卯月 丙寅日  (旬空:戌亥)                (摘自《增删卜易》)

        艮宫:风泽中孚(游魂)     

六神  伏  神 【本  卦】          

青龙       ▅▅▅▅▅ 官鬼卯木     

玄武  妻财子水  ▅▅▅▅▅ 父母巳火     

白虎       ▅▅ ▅▅ 兄弟未土 世   

螣蛇  子孙申金  ▅▅ ▅▅ 兄弟丑土     

勾陈       ▅▅▅▅▅ 官鬼卯木     

朱雀       ▅▅▅▅▅ 父母巳火 应 

原注:巳火父母,日月生之,当享大寿。后又享寿十四载。

此卦为代占,无动爻,当看日月组合针对用神论旺衰。用神父母巳火受卯月及寅日相生,于日月皆见旺相,总体定性为旺,所以兆吉。

 

2)假设午火为用神,在戌月寅日占卜,则午火在戌月休囚显衰,同时午火得寅日生显旺,午火于日月一旺一衰,两者都属于一般层次的旺衰力量,所以爻总体乃为平相。

 

3)假设辰土为用神,在子月子日占卜,则辰土在子月休囚显衰,同时辰土在子日为无生克的平相,虽然理论上土爻于十二宫的“帝旺”位在子,辰土于子日同时也可以论帝旺,不过由于该辰土于月令已经陷入衰败,除非它在卦中受动爻生旺,否则只能定性为平相。辰土于日月一衰相一平相,所以爻总体列为衰败。

 

4)假设卯木为用神,在酉月亥日占卜,则卯木被酉月破显衰,同时卯木得亥日生显旺,但月破属于高层次的衰败力量,日生仅是一般层次的旺相力量,月破对卯木的作用力大于日生对卯木的反作用力,所以爻总体仍为衰相。又例如兄占妹此段姻缘能挽回否,摇得“地火明夷”

干支:巳月 己酉日 (旬空:寅卯)
        坎宫:地火明夷(游魂)     
六神
 伏   【本  卦】          
勾陈       ▅▅ ▅▅ 父母酉金     
朱雀       ▅▅ ▅▅ 兄弟亥水     
青龙       ▅▅ ▅▅ 官鬼丑土 世   
玄武  妻财午火  ▅▅▅▅▅ 兄弟亥水     
白虎       ▅▅ ▅▅ 官鬼丑土     
螣蛇       ▅▅▅▅▅ 子孙卯木 应  

问妹事,兄弟爻为用神。代占而得静卦无动,须看日月组合,在吉凶判断层面,用神兄弟亥水虽得日令酉金相生,但同时却遭巳月冲破,亥水得日生仅为一般层次的旺相,亥水遭月破却属高层次的衰败力量,作用力要大于一般层次的旺相力度,因此用神兄弟亥水于日月组合总体依然为衰相,用衰则事败。我跟求占者说:“令妹此段卦姻缘已破,卦出明夷看来是受伤难逃避了”。后果然不能挽回此段姻缘。

 

5假设寅木为用神,在亥月酉日占卜,则寅木得亥月合显旺相,同时寅木被酉日克显衰,但月合属于高层次的旺相力量,日克只是一般层次的衰相力量,月合对寅木的作用力大于日克对寅木的反作用力,所以爻总体仍为旺相。之上占妹临产吉凶乃属此例。

 

6)假设丑土为用神,在午月寅日占卜,则丑土被寅日克显衰,同时丑土得午月生显旺,丑土于日月组合总体一衰一旺,两者都同属一般层次的旺衰力量,作用力相互抵消,所以爻总体为平相。

 

7)假设申金为用神,在午月申日占卜,则申金虽被午月克显衰,但同时申金临日建显旺,爻得日建属于高层次的旺相力量,月克却只是一般层次的衰败力量,日建对申金的作用力要大于月克对申金的反作用力,所以爻总体依然为旺相。又如酉月乙未日,占子久出不归,问生死何如?得“坤为地”

干支:酉月 乙未日 (旬空:辰巳)                 (摘自《增删卜易》)

 坤宫:坤为地(六冲)     

六神【本  卦】          

玄武 ▅▅ ▅▅ 子孙酉金 世   

白虎 ▅▅ ▅▅ 妻财亥水     

螣蛇 ▅▅ ▅▅ 兄弟丑土     

勾陈 ▅▅ ▅▅ 官鬼卯木 应   

朱雀 ▅▅ ▅▅ 父母巳火     

青龙 ▅▅ ▅▅ 兄弟未土   

原注:世临子孙月建,未日生之,虽是六冲,然而子必归。果于子年占,卯年得意而回,此应静而逢冲之年。

问儿子之事,子孙酉金为用神,卦无动爻当看日月组合,子孙酉金临月建的同时,又得日生而大旺,其子必吉利。应期上用神静旺逢冲应事,因此应在冲用神的卯年荣归。此卦即使用神子孙酉金于日令显出衰败,只要不是高层次的衰败力量,酉金总体仍偏旺,因爻临月建亦属高层次的旺相力量,并不是一般层次的反作用力所能抵御的。

 

8)假设巳火为用神,在未月未日占卜,虽爻生月原始状态属于休囚格局,但同时火爻气在未,则巳火在未月不失为有气,只要得到他方照旺,巳火在未月依然可争取平相;巳火在未日为无生克属平相,爻于日月若都是平相,则爻总体为平相。若巳火失气,则在未月处休囚,总体将变为衰败。

 

9)假设酉金为用神,在申月寅日占卜,酉金得申月相扶显旺,同时酉金在寅日为无生克也属平相,虽金爻于十二宫的绝位在寅,但因酉金得月令扶旺,旺爻则不论绝,所以酉金于此寅日不以绝论。酉金于日月组合一旺相一平相,总体为旺相。但若酉金不属旺相,酉金在寅日则论绝,酉金爻于寅日则属于衰相的表现。

 

10)假设子水为用神,在酉月辰日占卜,子水得酉月相生显旺,辰土虽是水爻之墓,但由于在吉凶判断层面,生旺墓绝具有“从于卦理”的特征,因为辰土同时存在克水爻的关系,所以与子水于辰日不能论墓,只能论受克衰相,子水于日月组合一衰一旺,总体为平相。类似的还有金爻遇丑日,吉凶层面上只能论土生金,而不能论丑墓金;只有墓的同时有又不存在生克关系的日令,对爻而言才叫墓,如木爻遇未日,或火爻遇戌日等。如占妻子考研能过否,得“火山旅” 

干支:丑月 己丑日 (旬空:午未)
        离宫:火山旅          
六神
 伏   【本  卦】          
勾陈       ▅▅▅▅▅ 兄弟巳火     
朱雀       ▅▅ ▅▅ 子孙未土     
青龙       ▅▅▅▅▅ 妻财酉金 应   
玄武  官鬼亥水  ▅▅▅▅▅ 妻财申金     
白虎       ▅▅ ▅▅ 兄弟午火     
螣蛇  父母卯木  ▅▅ ▅▅ 子孙辰土 世 

摇卦之人懂易理,持卦问我:“您看这卦,用神妻财酉金被日月所墓,衰弱之极,虽然很努力,但恐怕前景是凶多吉少。”

我说:“何衰之有呢?在吉凶判断层面,月令上根本就不存在生旺墓绝,所以你说的月令墓爻属错误观点,应是月令丑土生旺世爻才对;日令虽存在生旺墓绝,但在吉凶判断层面,生旺墓绝具有“从于卦理”的特征,既然丑土对酉金在墓的同时也存在相生的关系,则只能是舍墓论生,此丑日对酉金也只能论生旺而不可论墓,用神于日令月令皆得生旺,是你太太能成事的吉兆。而到应期细节层面要求就没那么严格了,日月对用神倒是可以论墓,应期上待冲爻的卯月或冲墓的未月可得喜讯,在细节上你倒分析对头了,元神坐于日月墓盖住用神,寓意目前她正在努力埋头攻读无暇他顾,可能连饭也不给你煮了。”果然其妻在考后自我感觉十分理想,于未月卯日得讯,考研成功。

 

11)假设亥水为用神,在巳月亥日占卜,则亥水被巳月冲破显衰,但同时亥水得日建显旺,亥水被月破是高层次的衰相,亥水临日建也属高层次的旺相,月破对爻的作用力与日建对爻的反作用力的力度等同,爻于日月组合总体一旺一衰,两股作用力相互抵消,所以爻总体仍为平相。

 

12)假设未土为用神,在申月戌日占卜,则未土在申月休囚显衰,同时未土得戌日相扶显旺,未土于日月组合一旺一衰,两股作用力层次一样,所以未土总体为平相。

 

13)假设戌土为用神,在辰月午日占卜,辰月对戌土,两者相冲又同属性,可论月破也可论扶旺。若戌土论月破,则爻被月破显衰,爻得日生显旺,但月破属高层次的衰败力量,日生只爻得日生显旺,属一般层次的旺相力量,彼此对比衰败力量依然占上风,戌土总体仍为衰败;若戌土论得月扶显旺,同时爻得日生也旺,日月同旺戌土总体为旺无疑。那戌土于辰月应论破或论扶?正确方法应是对照事情客观现状为依据作判断,因日月组合是所问占事情的过去现状缩影,事实上若存有遭破之实情,则按破论,若存有得扶助的事实,则按扶旺论之。参照现状而断,则可八九不离其中。类似情况还有丑土遇未月、未土遇丑月等,彼此相冲又同类。如未月癸巳日占问丈夫经理之位可保否,得“雷火丰”

干支:未月 癸巳日 (旬空:午未)

神煞:驿马—亥 桃花—午 日禄—子 贵人—卯,巳

   坎宫:雷火丰          

六神 【本  卦】          

白虎 ▅▅ ▅▅ 官鬼戌土     

螣蛇 ▅▅ ▅▅ 父母申金 世   

勾陈 ▅▅▅▅▅ 妻财午火     

朱雀 ▅▅▅▅▅ 兄弟亥水     

青龙 ▅▅ ▅▅ 官鬼丑土 应   

玄武 ▅▅▅▅▅ 子孙卯木     

占丈夫之事,取代表丈夫的官鬼爻为用神。卦中官鬼两现,但官鬼丑土因处应爻位置故得优先,取为用神。

我问:“你丈夫目前是职位已经被撤空闲着呢?还是暂时得到另一处官职顶替着?”

她答:“这月经理职位已被临时裁撤,并没有安排另一处职位顶替。”

我说:“那就有麻烦,虽然有人出面替你丈夫说话,但他这个经理位置恐怕是保不住了,遭殃的也不止他一个人。”

果然到了亥日得明确消息,虽找人出面协调,但他丈夫经理职位依然被正式裁撤,另有一名副经理同时也被撤换掉。个中卦理,无非是用神丑土逢未月,既相冲又同类,当先问清楚事情现状以作参照,未月若当月破看,事主必有遭破受损的事实对应,所以问官职是否已遭破败,同理未月若当扶旺看,土爻代表地方,他地的未土拱扶用神,他处若有官职代替,则应在了相扶的卦象,而事实上事主的官职只遭破却没未见有扶,故未土对用神丑土应按月破论,此题一破,后面的思路就变得顺理成章,用神遭月破受日生,但月破属高层次衰败力量,日生只属一般层次的旺相力量,两股相反的作用力同时作用在用神身上,当然是衰胜旺败,用神总体仍属衰败,乃断为凶兆的核心依据。应期的推理原则跟随吉凶定性,是“凶断有凶应”,既然定性断为凶兆,待趋吉的日令巳火被冲去之时,就是应凶之日,故应在亥日应凶。另外卦中的兄弟亥水受日令巳火冲动,因亥水于月克处于衰败状态,衰而受日冲则破散,此亥水在吉凶层面属于日破,可以忽略,但细节层面兄弟爻视为同伴,兄弟遭破,又与官位戌土形成虎雀对立,寓意有同伴也将丢掉官职。所以说遭殃的不止他一个人。

 

14)假设子水为用神,丑月亥日占卜,丑月对子水,两者既相合同时又相克,可论月合显旺也可论月克显衰。若子水论月合,爻得月合显旺,同时爻得日扶也旺,子水于日月同旺总体为旺相;若子水论月克,则爻被月克显衰,同时爻得日扶显旺,两者都属一般层次的作用力,两股性质相反的力量同时落在子水身上,爻于日月组合一旺一衰彼此抵消,则子水总体为平相。那子水于丑月该论合或是论克?正确方法一如上例:对照事情客观现状为依据作判断。事实上若存有受克伤之实情,则按克论,若存有得趋合合作的事实,则按合论即可。类似情况还有戌土遇卯月、申金遇巳月等等,彼此也是既相合又相克。《增》书中野鹤对戌土遇卯月,该论合或论克也有专门论述,但可惜他提出的“爻旺论合爻衰论克”分辨论点,却有点不切实际的嫌疑,不可取之为常用法则。如之上所举《增》书丑月庚辰日占子病,得“山地剥”之例,野鹤原想举此例,说明因用神子孙子水受动克、日克衰败,所以虽月建作合仍言克不言合,以证其论。但此卦致凶的关键并非日月组合该怎样论,而是动变组合的原因,卦中的忌神戌土,在月扶旺的状态下受日令冲成暗动,动而克伤用神子水,这才是事凶的核心信息,月令对用神该论相合或论相克,根本无法左右大局,无法证明论据。再看一例十几年前的旧卦,卯月壬寅日占父急症吉凶,摇得“天地否”

干支:卯月 壬寅日 ( 旬空:辰巳 )

神煞:驿马—申 桃花—卯 日禄—亥 贵人—卯,巳

        乾宫:天地否(六合)      

六神  伏  神 【本  卦】          

白虎       ▅▅▅▅▅ 父母戌土 应   

螣蛇       ▅▅▅▅▅ 兄弟申金     

勾陈       ▅▅▅▅▅ 官鬼午火     

朱雀       ▅▅ ▅▅ 妻财卯木 世   

青龙       ▅▅ ▅▅ 官鬼巳火     

玄武  子孙子水  ▅▅ ▅▅ 父母未土     

当时初学,因为见应位的用神父母戌土,被日令寅木克衰,于是照搬野鹤“爻衰为克不为合”之论,将卯月对用神戌土按克伤看,而非论合旺,日月皆克用神自然应该是衰败之相,于是误断为凶兆难避。但其父当时病情虽见凶险,但几经转院急救,终被救活,虽落得个手脚不灵便的后遗症,却渐渐开始逐步痊愈。占卦当时,明知其父得亲朋从旁大力协助,已经急转至具备更高医疗手段的医院,危殆状况已有所改善,这与卦中贵人卯木坐月上趋合用神的信息相吻合,而若把卯月作为克伤用神的忌神,忌神卯木对用神戌土合中带克,应是反复发作的慢性病才对,但事实上此病却是从未发作的急症,若论克伤也对不上并非很危急的现状实际,很明显,这卯月之论,应参照事态的过去现状的实情,论合旺而非论克衰才对。若论合,则一切推论水到渠成,用神得月合高层次旺相,受日克一般层次衰败,虽是一旺一衰,但作用力度的对比是旺高衰低,总体而言用神依然旺相,是能渡过难关的吉兆,而卦出六合,细节分析上六合卦寓意事情将纠缠拖延,是病况缠绵不能根治的象征,这正与患者最终落得后遗症的趋势相一致。所谓吃一亏长一智,出现失误有时并非是坏事,能从中及时总结经验教训,也是一种很好的收获。

 

之上两点,都涉及到月破或月扶、月克或月合的现状鉴别。或有人会问,不是所有卦象都有机会去详细对轨现状信息的,倘若类似卦象不能对证现状,该如何处理好?我说:“能通过对证客观来鉴别自然最好,如果实在没办法对证到现状,那土爻逢月冲就一概视为月破;爻被日月相克之中又带合,一律都视为相克就是。虽然这有点儿纸上谈兵的味道,但毕竟固定套路也有它概率上的准确性”。

 

15)假设未土为用神,于寅月卯日占卜。寅月与卯日一起对用神未土构成同步克伤,用神于日月整体定为衰败。这类日月组合对用神的综合定性不难,之所以特意挖出来讲,是因为日月齐齐克伤世用的显示模式,它是反映事情的目前现实状况或环境,处于非常不利或陷入绝境的一种信息。经验丰富的易者往往能通过这类特殊显像,迅速了解到事件当事人当前处在格外困难的处境。例如丑月乙未日,占子发热,问是不是患了痘症?得卦“兑为泽”

干支:丑月 乙未日 (旬空:辰巳)          (摘自《增删卜易》)

  兑宫:兑为泽(六冲)    

六神  【本  卦】        

玄武   ▅▅ ▅▅ 父母未土 世   

白虎   ▅▅▅▅▅ 兄弟酉金    

螣蛇   ▅▅▅▅▅ 子孙亥水    

勾陈   ▅▅ ▅▅ 父母丑土 应   

朱雀   ▅▅▅▅▅ 妻财卯木    

青龙   ▅▅▅▅▅ 官鬼巳火    

原注:此卦日月同克子孙,卦得六冲,花未开而先谢,不祥之兆。果于庚子日痘变。

对于某种担忧、疑惑而占,属于心态卦的思维模式。此卦中的事主忧虑自己的孩子发烧,可能是患上恶疾痘症了,故而问占。按心态卦的思路,子孙爻为放心喜神,官鬼爻为祸患忧神,而卦中父母丑土,在月旺状态下受日冲而成暗动,直接克伤喜神子孙亥水,预示将忧患成真,孩子真的会染上痘症。结果五日后孩子痘症发作,应验了这个不祥之兆。这卦中除了丑土暗动成为吉凶定性的关键,卦中的日月组合,也释放出日月同时克衰子孙的特殊信息,说明当下的环境条件,对遏制恶疾感染极其不利。

 

日月互不作用及对爻影响的单向性: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初学者误以为日月组合对爻的影响,还要看日月之间的生克关系,这是对日月性质的误解。日与月是互不相干的,只各自对爻产生作用,说要彼此较劲,也只能通过各自作用于爻,看到底谁对目标爻的影响更大而已,日月彼此间却不会直接产生任何关系,不会彼此直接生克冲合。同样道理,日月代表天时,卦爻代表人事,人事无论如何都无法左右与影响天时,因此只有日月能影响卦中各爻,卦中各爻却没有作用日月的能力,例如月克爻,受伤的是爻,因为它被月令作用克伤;而爻克月,受伤的还是爻,因为爻并没能力克伤月令,与月令作对叫“逆天而行”,到头来受伤害的还是自己。所以《黄金策》有说“日伤爻真罹其祸,爻伤日徒受其名”,这话对极,日月可以实实在在地克伤卦中之爻,而爻克日令则为平相,爻因此还不显旺衰,只具相克的虚名,但爻克月令就不只是徒具虚名那么简单了,那是与月令作对,露出休囚衰败之相了。还有些求学者,于日月组合与动变组合的各自特征始终混淆不清,误以为日月组合也如动变组合一般,既然作用了这个爻就不会再去作用别的爻,这些都是十分错误的观念,在基础阶段就必须予以纠正。如答某初学之问:

干支:酉月 甲寅日 ( 旬空:子丑 )
        艮宫:风泽中孚(游魂)     
六神
 伏   【本  卦】          
玄武       ▅▅▅▅▅ 官鬼卯木     
白虎  妻财子水  ▅▅▅▅▅ 父母巳火     
螣蛇       ▅▅ ▅▅ 兄弟未土 世   
勾陈  子孙申金  ▅▅ ▅▅ 兄弟丑土     
朱雀       ▅▅▅▅▅ 官鬼卯木     
青龙       ▅▅▅▅▅ 父母巳火 应   

来者问:“这卦是我自摇问学易前景的卦,应取父母巳火为用神吧,虽然日令寅木可生用神,但日令寅木却被月令酉金给克住了,那还能不能生用神呢?”

我说:“日令与月令是互不相干的,只各自对爻产生作用力,而彼此间并不会直接产生生克冲合,何来月令酉金克制日令寅木之说。日月彼此较劲也是间接性的,通过各自对目标爻的作用力度,较劲来底谁对爻的影响更大。”

他似乎明白:“原来是这样子啊,那是说用神巳火可以受寅日生旺了,同时用神巳火反过来把月令酉金给克制住了,是否说明用神旺相有力呢?”

我说:“你错了,日月如天、卦爻如人事,说日月与卦中各爻的关系,其实只是单向性的,日月可以同时作用卦中所有的爻,如阳光普照,但卦中各爻,即使对日月存在生克冲合的关系,却不能对日月产生任何丝毫影响,不同的关系组合,受影响的始终是爻自身,如此卦中的用神巳火,虽然关系上是爻克月令酉金,但月令酉金并不会因此受伤,反而爻克月令等于与天时作对,被视为是违反自然规律,受伤害的却是巳火自身,因此出现爻克月、爻生月关系的,一律看作休囚的衰相。”

问者似乎又明白了些:“那日令寅木既然生旺了用神巳火,应该不会再去克伤世爻未土了吧?”

我笑:“你既知日月组合的特征如阳光普照万物,无一遗漏,这太阳又不是你家专养的,怎只许照你家不许耀他地?那真正是岂有此理了。”

 

 

 

 

 

《古筮真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252136/56213918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