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永远是多远 - 只有一朵花开 -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诗歌散文 > 诗歌 > 只有一朵花开 > 永远是多远

永远是多远

[更新时间]2010-09-11 09:51:51 [字数]4520

柳子若一直不明白夏晓蛮为什么那么忙?忙得连约会的时间都像挤牙膏的一样,即使拼上老命,挤出来的也只是那么一点点。要更命的是,跟他一起吃个饭,手机就一直响,响得柳子若一听到张涵韵的声音,心里就发怵。

夏晓蛮的手机铃声是张涵韵的《隐形的翅膀》。张涵韵的声音本来很甜美,这支歌也唱得很美,很好听,可是再好听的歌,听多了也就腻了。就像张涵韵,她本来是柳子若最喜欢最崇拜的偶像歌手,就因为这个铃声。柳子若对她是深恶厌绝,发誓以后再也不听张涵韵的歌了。其实,这事也怪不得歌手张涵韵啊。

当夏晓蛮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来的时候,柳子若坐在西餐厅的座位上,望着低声接电话的夏晓蛮,心里恨恨地想:如果给我一个锤子,我一定要砸了这个手机。当然,砸手机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因为手机砸了可以再买。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没有电话打进来,影响了他们难得一见的二人世界。

恨归恨,柳子若也只能想想而已,她可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喜欢胡纠蛮缠笨女人。相反,她是个非常非常聪明而且智慧过人的优雅女子。她慢慢的搅动手中的咖啡,脸上带着平和而淡然的笑容。

“不好意思。客户问一批订单情况。”夏晓蛮终于放下手机,冲柳子若微微一笑,问:“子若,上次带给你的欧莱雅用起来怎么样?”

“还不错。”柳子若淡淡的应着。

夏晓蛮笑了,伸手揽过柳子若的肩头,问:“不开心啊?”

“没有啦。”柳子若冲夏晓蛮嫣然一笑,说:“下周我想回一趟老家。我最好的闺蜜结婚,请我当伴娘呢?”

“是吗?”夏晓蛮温和的笑道,伸手抚了抚柳子若乌黑亮丽的长发,摇摇头说:“请你当伴娘,她有没有搞错啊?”

“怎么?我不行吗?”柳子若不解的望着夏晓蛮,问。

“当然不行啦,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伴娘,到时候,新娘的风光都被你伴娘抢走了。她岂不是很没面子啊。”夏晓蛮忍住笑,说得一本正经。

“你……”柳子若笑了,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光。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张涵韵的声音又响起来,夏晓蛮冲柳子若歉意的笑了笑,掏出了手机。

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离开我,有多远就离我远!柳子若刚刚平定下来的心情又变得烦闷,望着一旁接电话的夏晓蛮,恨恨地想。

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柳子若再也忍不住,默默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子若——”夏晓蛮抬起头,冲柳子若的背影,赶紧捂着话筒,叫了一声,然后小声的对着话筒说声“我等会打给你”,就挂了。

街道上,太阳金灿灿的挂在天下,惨白惨白的阳光,照在大街上,白晃晃耀人眼睛。地面如蒸笼一般,似要燃烧起来。

六月的天气,真的是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柳子若扭动着腰肢,仪态万方的走在大街下,身后跟着她摇曳不定的影子。

“生气了?”夏晓蛮撵上柳子若,嘻皮笑脸的说:“这大热天,火气大了可不好啊。很容易上火的。上火可不是好玩的事,你这张青春靓丽的脸上,就会像雪后春笋一样冒出许多的小痘痘的。”

“不敢。”柳子若头也不回,甩开夏晓蛮的手,昂头向前走。

“我关机了,好不好?再也不接电话了,不行吗?”夏晓蛮讨好的说。

“关机?不影响你工作?”柳子若脸色稍稍缓和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我可没有逼你啊。”

“我目前的工作就是陪你开心。其他的工作,都一边滚蛋去吧。”夏晓蛮按了关机键,冲柳子若调皮一笑。

柳子若这才拽过夏晓蛮的胳膊,一脸的明媚笑容。

“下周,下周我休假一周,陪你回老家参加你闺蜜的婚礼,如何?”

“真的?”柳子若停下来,扭头望着夏晓蛮,有些不信任的张开了嘴巴。

“当然是真的。抚州那地方,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呢?早想去那里看看,是如何地一方风水,养出你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玲珑剔透的女孩儿?”

“真的。”柳子若闻言半晌,猛地抱住夏晓蛮在他腮边使劲的亲了一下,低头羞涩一笑,然后扭头跑开了。

“等等我,子若……”

俩人完全不顾六月天炙热的高温,肆无顾及在大街上奔跑起来。

三天之后,柳子若带着夏晓蛮回到她的家乡——江西抚州市。抚州,位于江西东部,是一个历史文化悠久,自然风光宜人的美丽的现代城市,有着“才子之乡”的美誉。

夏晓蛮和柳子若牵手走在大街上,感觉着这座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里人文风情和地理传说。回到家乡,本来就爱说爱笑的柳子若,显得更为活跃,浑身洋溢着青春活力,步履如飞地带着夏晓蛮穿梭在大街小巷中。

从河滨公园到王安石纪念馆至大觉古寺,然后去了麻姑山,汤显祖纪念馆,陆象山墓,最后还去抚顺一中,那是柳子若曾经读书的地方。俩人像疯了一般,完全不顾六月火热的高温,想在假期结束之间,踏遍抚州的山山水水。

站在风光旖旎的麻姑山上,柳子若笑靥如花,指着山下的美丽抚州城,无限骄傲的对夏晓蛮介绍说:“‘远色入江湖,烟波古临川。’临川,是抚州古时候的称呼。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素有“才子之乡”的美誉。古典里‘子男双封爵,文武两状元,参政代天子,师保五六人,一门十进士,两朝四尚书,进士五十二,知县四十多,乡举百六余,会解监元群,乡贤祀十二,秀才如繁星’的记述,就是说的这里。据有关资料统计,从宋代到清朝,抚州进士多达2000多人,更涌出了像王安石,曾巩,晏几道等千古名人。”

柳子若说这些时,两眼炯炯有神,脸上神彩飞扬,意气风发,自豪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夏晓蛮听得津津有味,其实这些,他在这抚州之前,就已经查过相关记载了,只是听柳子若娓娓道来,自是别有一番风趣。

眼看着俩人的行程就剩下最后一天。柳子若决定明天就带着夏晓蛮去郊外看姑姑。柳子若小时候在姑姑住过一段时间,对姑姑的感情最好。

柳子若的姑姑住在罗针镇,刚到姑姑家,天空中忽然下起雨了。雨越下越大,瓢泼似的倾天而降,天地之间,迷蒙蒙一片。柳子若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感叹道:“这哪是下雨,简直是在倒水。”夏晓蛮点点头,说,没见过这么大的雨。

姑姑有一儿一女,都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姑父和姑母两个人。半夜里,姑姑叫道:“子若,快点起来,好像屋里进水了。”柳子若睁眼一看,果然床前就汇集了不少积水,还有源源不断的水,从门外流进来。

“晓蛮,晓蛮。”柳子若大叫。

夏晓蛮从另一间房间里跑出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屋里进水了。”柳子若指着地面上不断涌来的流水,哭了起来。

“别怕,别怕……”夏晓蛮将柳子若拥到胸前,安慰道。

水,越积越深,都漫过脚背了。夏晓蛮凑进窗子向外望了望,傻了眼,街道上都是水。姑姑家位于小镇最低处,所以水先流到这里来了。

“赶紧出去吧。夏晓蛮果断的说。

“出去?半夜三更的。”柳子若有些害怕。

“嗯,一定要出去。我们要找个高处安全的地方。”夏晓蛮有些着急,望着早已吓得六神无主的柳子若姑姑和姑父,说。

“我们不走。”姑父很固执。“这水,雨停了,就没了。”

柳子若望着窗外仍然密密麻麻的雨点,夹杂着雷鸣电闪,怯怯地问:“晓蛮,真的要出去吗?这么大的雨?”

夏晓蛮推开门,跑到屋外。姑姑家只有三间小平房,门前门后都是水,屋外的水更深,都漫过膝盖了,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水,四面八方的涌来。“赶紧走吧,这里真的很危险。”夏晓蛮说着,不容柳子若说话,抱着她就往门外跑。

柳子若的姑姑和姑父刚开始还在坚持,看着越来越深的水,也慌了阵脚,俩人找来雨具,跟着夏晓蛮一路向高处奔去。一路上,他们一边跑,一边叫,很多人都起来了,看到了险情,也加入了他们的逃命队伍中。

这一夜,他们在学校教室里过了一夜。清晨,雨渐渐小了,大街上积水很深,柳子若姑姑的居住那里,已是一片汪洋,房子早没在水之下了。俩人相视,吐了一下舌头,各自暗自庆幸。

仅仅半个多钟头,雨又下来,仍然瓢泼似的大雨,直泻而下。“听说河堤决口了?”人群中,有人说。

闻言,柳子若心里一愣,她当然知道河堤决口意味着什么。小时候,无数次听家里老人说河堤决口后的惨状,从来没想到,这一天会发生到自己身上。

更多的人涌了过来,更深的水流了过来。

柳子若握着夏晓蛮的手,生怕一不留神,夏晓蛮就会从她身边溜走。

“晓蛮,对不起啊。让你第一次来我家乡,就遇上这样的事……”柳子若遏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恐惧,有些不安的望着夏晓蛮。

“傻丫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说什么对不起呢?”夏晓蛮嘻嘻笑着,满不在乎的样子。

雨,越下越大,水,越来越来。大家集居在一起,焦急不安,却又无可奈何。直到中午时分,解放军战士才开着冲锋舟带着大家一一离开。

站在安全地带,柳子若暗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有惊无险,似乎又安全地躲过了一劫。正当她在暗自庆幸的时候,她发现夏晓蛮竟然要求申请加入到志愿救援者的队伍中去。

柳子若又惊又急,跑过来,拽住夏晓蛮的手,问:“你要干什么?”

夏晓蛮笑了,伸手捏着柳子若脸颊,说:“我去救人呢?可能还有好多人困在家里,我得去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啊。”

“救他们?”柳子若尖叫道,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夏晓蛮,然后伸手揪住他的耳朵,低声说:“不可以。”

夏晓蛮“哟哟”的低声叫着,眼睛向外挤了挤,示意周围有人在看,让她赶紧放手。柳子若脸一红,松开手,一副不屑的样子:“你去救人?怎么救啊?不是有解放军吗?”

“我也是当过兵的。”夏晓蛮笑了,俯在柳子若耳边轻声说:“这可是你的家乡呢?救的可是你的父老乡亲哦。再说,你忘记了,我可是游泳健将啊,在学校里可不止一次拿过游泳比赛冠军哦。”

柳子若笑了,夏晓蛮说的是实情,这个夏晓蛮学习成绩不如自己,其他方便还真是不错。可是,这里他人生地不熟,让他跟着去救人,有些不放心,她说:“你可以小心点。一定注意安全啊。我在这里等你啊。然后我们一起回深圳。”

夏晓蛮从向她作出“OK”的手势,转身加入到救援队伍中去了。

可是,令柳子若意想不到的是,夏晓蛮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晚上,当所有的救援人员都回来的时候,唯独夏晓蛮没有。

顿时,柳子若的心头涌起一阵寒意,一种不祥的预感让她心神俱伤。“小夏去救一个小孩子时,因体力不支,突然倒在水中,我们没来得及救他,就被洪水冲走。”同行的一名解放军战士这样说。

天顿时暗了。

那一刻,柳子若觉得世界上所有的光亮在那一刻同时熄灭了。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夏晓蛮可是游泳健将,身材素质最好的,他怎么会体力不支呢?晓蛮一定不会就这样离开我的。柳子若只觉得眼前一黑,瘫倒在地。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直到一个星期过去了,关于夏晓蛮的消息,仍然是音讯全无。怎么会这样呢?柳子若基本上跟姑父跑遍了镇上的各个角角落落,而夏晓蛮,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一点线索也没有。

柳子若不知道她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回到深圳的。每天她一闭上眼睛,她似乎都看到了夏晓蛮,看到了那个帅气逼人的夏晓蛮,笑意盈然站在自己面前,时而嘻皮笑脸,时而吊儿郎当,时而神采飞扬,时而意气风发,踌躇满志……

醒来之后,泪水总是打湿了枕头,泪,一行一行的滚落而来。“柳子若,夏晓蛮这辈子只爱你,一生一世,永远不变。”柳子若睁开眼睛,望着漆黑的夜,想起夏晓蛮的这句话,心里一阵温暖。

“夏晓蛮,我想你了,你在哪里?”柳子若闭上眼睛,泪,再次潸然而下。( 2010-9-11

《只有一朵花开》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267259/17063491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