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夜未央,歌一曲陌离殇 - 只有一朵花开 -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诗歌散文 > 诗歌 > 只有一朵花开 > 夜未央,歌一曲陌离殇

夜未央,歌一曲陌离殇

[更新时间]2011-01-17 13:31:08 [字数]2647

总是在冗长的梦境里完成生命现实里不愿上演的别离和割舍,这样的梦境,是否太过冰凉与残忍。都说世界多危险多难,如反复无常的气象。没有地图,我们一路走一路被辜负,一路点燃希望一路寻找答案。无论过去的畅想有多快乐,现世的遗憾就有多悠长。

                                                                                         ——题记

 

父亲在电话中说,大妈走了。

大妈在夏天的时候,突发脑溢血而瘫痪在床好几个月了。听堂姐说,大妈病在床上,不能说不能动,跟个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唯一比植物人好一点的是,她是有知觉的,有时候她会叽叽呀呀的说,只是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对于大妈的离去,我说不出有多悲,也说不出有多伤,反而觉得大妈这样一去,而是一种解脱。人的一生,注定最终的结局,都是无一例外的走向死亡,而大妈这样病着,有知觉的病着,死亡对于她来说,只是尽早的问题,多活一天,也只是多受一天的罪,受承担一份痛苦。

父亲说这话时,有些伤感。在我的印象中,父亲一直是个坚毅的汉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样的柔软的话。听着父亲电话时,我的心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虽然大妈的离去,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从父亲口中得知,却是我意料之外的。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跟大伯一家的关系不是很好,特别是在大伯去世之后,虽然我们相隔很近,他们之间却是很少走动的。父亲是他们兄弟姐妹中最小的,而大妈比父亲至少大上20岁,自父亲懂事之后,大妈跟大伯都一直分家单独生活着。而那时,我的奶奶也因病去世了,年幼的父亲,小姑,三伯,二伯和爷爷一起生活着。

二伯那时候也结婚了,二伯是个军人,一直在外地当兵,只有二妈带着这一群年幼的弟弟妹妹生活着,包括父亲他们一日三餐和吃喝拉撒,那时候父亲不到8岁。所以,父亲他们一直对二妈很尊重,而对于大妈,却是很冷淡。

 

大妈是个很精明强干的女人。不曾读书识字的她,算帐能精确到分和历,任何人休想在她的面前打什么马虎眼。大妈生了三个女儿,我的这三个堂姐也遗传了大妈的精明基因,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在我们当地都是顶呱呱的一等一的高手。这是大妈的遗憾,也是大妈的骄傲!她的遗憾在于她没有这我们宋家生下一个儿子,她的骄傲在于她的女儿个个都很出色,是巾帼不让须眉。

在我的印象中,大妈是个面容慈祥的老太太。她在堂前屋后种了许多的花果树木,许多人都说大妈是吝啬的,她的花果树木,是不允许别人轻易浸犯的。大妈是个极有商业头脑的老太太,她常常把桅子花采摘下来,放在篮子里,让堂姐们拿到街道上去卖,而那些瓜果,她也会在成熟之后,仔细的擦试干净之后,也让堂姐们拿到街道上卖,借此换些零花钱补贴家用。

可是大妈总会在瓜果成熟之后,摘一些送给我,只是不多,但足以解谗。而这样一个精明的人,却敌不过岁月的风霜,小小的一次跌倒,就没有让她再站起来。在大妈生病之后,我去看过她一次,骨瘦如柴的躺在床上,任我如何的呼唤,她都不能应道,只看到眼角有泪水默默流下来。

而现在,她在静静的躺在那里,在鲜花和翠柏之间,跟我们作着最后的告别!人啊,无论生前多么的荣耀,抑或是多么的不堪,到头来,也只不过是化成一股烟,一阵雾,一坯尘土,永远在消失在这个世界的尽头。

 

东方坏坏总是毫不掩饰她的幸福生活,一个小猪,一个大猪,就是她的全部快乐。一个女人,所希望的幸福也莫过于如此。在网络,我一直叫她坏姐,有时候叫她坏坏,有时候叫她老坏,或者干脆直接说坏,更多的时候,我叫她坏姐。

我一直很喜欢东方坏坏的文笔,灵性而飘逸,还透露出那么一丝丝的古灵精怪。在网络里,我们都是一群文学的痴人,为着那份虚拟的梦想,而努力着,执迷着。我常常想,有很多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也就淡了,而她,却一直一直,站在那里,以她特有的骁然姿势,孤单而骄傲的站立着,如一尊雕像,靠近你,温暖我。在这个网络里,如果没有东方坏坏的相知相伴,我不会呆这么久,这么浓。

我跟她之间,一直一直都是这样形影孤单的对望着,不用言语,我了解她,她也不明白我,不会深一步,不会浅一步,恰如其当站在那里,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姿势,相互欣赏,相互支撑,为这一份文字上的惺惺相惜,为这网络里的一份默黙相知,努力着,高尚着。

偶然的邂逅,我站在你的面前,只是个陌生人。人生如一场浮华的化妆舞会,散场以后,那个落寞而黯淡的男子,是烟花一样虚空的美丽。喜欢用这样的文字,把自己沉在一个最卑微的姿态里,不需要任何人的理会,即使再痛苦,也只会一个人独自在角落里笑着哭泣,不需要谁再来打扰属于我的宁静生活。

 

这个冬天有些寒冷。

我瑟缩在床上,听悲伤的歌,看幸福的戏,流着别人的眼泪。夜,很安静,窗外没有风,只有忽明忽暗的灯光闪过。我躺在床上,看着一些不知所谓的电视节目,害怕入睡,害怕在冗长的梦境里完成生命现实里不愿上演的别离和割舍,不喜欢这样的梦境,太过冰凉与残忍。都说世界多危险多难,如反复无常的气象。没有地图,我们一路走一路被辜负,一路点燃希望一路寻找答案。

成长是那么的疼痛,生活又是那样的纠结,许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变的那么模糊,曾经那么坚信的,那么执着的,一直相信着的,其实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只有一朵花开》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267259/64861135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