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罗梭江畔1 - 陈年趣事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陈年趣事 > 罗梭江畔1

罗梭江畔1

[更新时间]2019-07-02 04:55:02 [字数]6092
 ——罗梭江畔1

    3月6日下午,新兵们在小勐养民族支队的营区里进行了最后的分配,大多数新同志都留在了民族支队,仅有少部分人被分配到了昆字115部队。

 

    一心想要当一名侦察兵的我,十分担心被留到民族支队,就胆怯地询问了一路上带兵的曾长富队长:“我要跟你去当一名侦察兵”。

 

    曾队长看着我笑了,叫我到了一旁,把我被分配到他所在部队的消息,提前透漏给了我:“你不用担心,不会把你留在这里的。”这下,我这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很快,新兵们在院子里集合列队,正式宣布去侦察大队新兵的名单。带兵的曾长富队长站到新兵队列前。负责指挥新兵队伍的老兵发出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然后转向站在队伍右前方的曾队长,双方敬举手礼!“报告曾队长!,新兵队伍集合完毕,请您讲话。”

    曾队长站在队伍前面中央,只见他手里翻开一个小笔记本,面向新兵队伍,现在开始点名,被点到名的同志站到我的右前方。”

    新兵们屏住呼吸,生怕听错了。

    “刘德、杨远新、张祖明、李建军、孙滇明、史玉春、杨明光、周宝、李加庭、王建国、袁启贵、吴家荣、钟云贵、欧阳鹏、杨洪贵、陆文斌、刘军、徐志刚、张世安、杨光祥、宋小平、刘文辉、王开德......”。

    当听到我的名字时,我大声喊道:”到“!

    点名结束,一共有96名新兵站到了曾队长的左侧,这些人分别来自昆明市、云南砚山、广南县。站在队伍里,我的心里别提有多么高兴了。我已经做好吃苦的心理准备,从此,我将成为侦察兵部队的一员了。
                    

    听带兵的老同志介绍,我所在的部队——侦察大队,是建国后六十年代初期组建的部队。这支部队虽然年轻,但是部队里却有许多抗战、解放战争、参加过边境剿匪、中印边界反击战等一大批具有战争经验的侦察骨干力量。其中资历最长的是郭云岭大队长(河北籍人),他是1943年抗战时期部队的老侦察员,在日后的部队集中政治学习时,郭大队长经常在举例时,讲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亲身经历敌后侦察任务的故事,如:一次在执行侦察任务时,由于侦察员饮酒误事,没能很好的完成侦察任务,受到严肃的纪律处分。郭大队长经常用哲学观点强调部队要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做一名让党放心的侦察员。第二位是王振国政委(山西人),他是1945年抗日战争时期的老战士。张克副政委,部队里还有曾经参加过解放初期云南剿匪、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侦察兵骨干力量。还有建国后1964年全军大比武的技术骨干。其中:我所在的一中队二分队的分队长李正朝是经过天津武术教练培养的身手敏捷、动作规范的捕俘拳教官。还有摩托车驾驶技术高超的耿成礼教员,别看他个子矮小瘦弱,在全军大比武时,他驾驶的三轮摩托车行进中将右边轮悬空,完成拆卸安装、用左面两轮通过独木桥的惊险特技表演。还有会老挝、缅甸、越南语的教员,这些部队的军事骨干力量,个个身怀绝技,令境内外的敌特分子胆寒。

    部队有位北京籍的老同志,个头高大,会摔跤,只要他马步站立在那里,就是几名身高力气大的战士同时拽他的双腿,都无法将他拔起。

                      

   1966年11月, 部队进驻原始森林达三年整。当时,这里还是一片原始森林,部队指战员们靠团结的力量,白手起家,用双手建设家园,克服了原始森林中种种艰苦生活条件等诸多困难,经过艰苦创业,官兵们团结一致,在鸟无人烟的原始森林深处立足扎根,用战士们辛勤的汗水和艰苦的劳作,建设了属于战士们自己的家园——密林深处的营区。部队在施工中不忘战备,利用原始森林的地理优势,加强军事训练,克服自然环境带来的各种困难,随时做好未来战争的准备。

       这支侦察部队在昆明组建后,纪律严明,作风严谨,训练严格,从不违反部队和群众纪律。

    新战士们听到这里,对西双版纳密林中的军营更加的期待了。

 

    带兵的同志给新同志讲了个那次训练时发生的笑话:“1965年,部队初次来到西双版纳,在亚热带地区进行了丛林适应性训练。当时,部队拉练至老挝边境线附近,傍晚前来到在中国一侧的一个偏僻的民族村寨。那天,一中队的张子松中队长指着一名战士,与一位少数民族老大爷开玩笑地说:‘你看他怎么样?’老人虽然不会汉语,望着那名身体壮实的战士,高兴地点了点头。中队长接着比划着说:“用你家的水牛换吧。”老人又点点头。说着无意,听者动心。第二天早晨天刚亮,老人真的赶着两头水牛来换人了。望着两头膘肥体壮、浑身油光锃亮的大水牛,让中队长赶到有些尴尬,看来,这个玩笑开大了。中队长只好请懂少数民族语言的同志出面解释,老人家听后这才露出了笑容,高兴地赶着水牛回寨子去了。这件事情虽然过去很久,却一直在部队被传为笑谈”。

    由此不难也看出,居住在大山深处里的少数民族,他们身上那种原始、特有的纯朴、真诚和善良。

 

    3月7日上午,侦察大队从驻地小勐仑派来两辆仅有的苏式嘎什汽车和一辆解放牌汽车,专程前来迎接新兵们。

                                            

    新战士们坐上了汽车,汽车发动了,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一条隐蔽的公路上行驶了五十余公里。路面不宽,曲曲折折,有的路段还很平坦,路两旁林密草深,热带植物满山遍野。从小勐养出发,前面的三十公里,我只经过了来时的一次,没有经历过返程。原因是在后来的部队移防时,由于是徒步拉练离开的小勐仑,因此这段路只经过一次。

          

                                    飞机草

    汽车刚一进入原始森林腹地——小勐仑区,车上的新兵们立刻感到有一股强烈的热浪迎面袭来,这热浪就象北方夏季伏天的气温,足足有零上30几度。此时,北方还是天寒地冻,冰雪覆盖原野的季节。可是,在美丽的西双版纳,却早已是烈日炎炎、遍地茵茵绿色的盛夏了。新兵们解开衣扣,想让脖子里吹进些凉风,结果更热了。大家望着山坡上层层梯田里绿油油的秧苗,成片的香蕉、芭蕉林在身旁闪过,种植整齐的橡胶林一排排的直挺挺的站立在山坡上,还有大片的轻木林、甘蔗、菠萝园等。老兵讲:青木用途很广,比如在飞机上使用。山上还有那些数不尽、看不完的热带植物,新战士们看了后,感到无比的新奇和陌生。
     
            

                                                                罗梭江吊桥

    汽车沿着罗梭江边公路继续向前行驶着。老同志指着罗梭江上的吊桥,对面江心葫芦岛那一大片茂密的植物园林说:“那里就是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里面生长着许多稀有的热带植物,其中有许多植物是来自海南岛。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于1959年在我国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教授领导下创建,文革以来,蔡老受到严重迫害,已经停止了一切植物研究。每天,他只能接受所谓的改造,抱着一把大扫帚,打扫植物园办公大楼门前的院子”国家分配给他使用的专车,也被挪作他用。

    听到这里,我不觉对蔡老感到敬仰又觉得有几分遗憾。

          

                                                       小勐仑罗梭江吊桥    

    汽车经过小勐仑,继续沿江朝前方行驶着,公路两边茂密的树丛朝车后疾驰,还没等看清它的容貌便消失了。汽车来到江边一座水泥大桥边开始减速,车头没有驶向右面的大桥,而是转向山坡左边一条崎岖、狭窄的碎石块儿路,开始加大油门,向陡峭的山坡上爬行。这条路,是战士们用人工开凿的一条很窄的路。由于山坡上都是石头,可想而知,这么一条很短的路,在开凿时有多么的艰难。
    

    山道紧靠山坡的一边,山坡上一大片橡胶林和轻木林近在咫尺。据说轻木用作航空器材,人们生活中常用的暖壶塞就是由轻木制成。橡胶林里的树木还很年轻,每当清晨十分,天还没亮,采胶工人头戴电筒,早早地来到橡胶林,脚下踏着湿漉漉的一层腐叶,开始忙碌着,趁太阳还没出来割胶,将一个个小瓷碗挂在割胶口,直到下午才来林里取胶。林边还生长着一人多高茂密葱绿的思茅草,一种开满白色碎花的阔叶植物—飞机草,银色的花絮在热风下,如同无数个微型降落伞,在半空中随意飘荡,渐渐飞向远方。老兵们常说这样一句话:“飞机草开花,老战士回家”。意思是说每年3月飞机草开始盛开小白花的季节,老兵们就要离队退伍了。
        

    由于道路凹凸不平,汽车车速很缓慢,当经过下坡转弯处一大片绿油油的菠萝地边时,大家见到齐腰深的菠萝秧里,朝上生长着一大片拳头大、还未成熟的青菠萝,新战士们这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生长着的菠萝。汽车在路左边一个简易的圆形土砖窑前减速停了下来。

 

    这时候,有几个老战士从山脚下砖窑里面推着满满一手推车沉重的青砖跑出来。只见他们个个光着膀子,下身只穿着一条淡绿色的短裤,全身上下黑糊糊的,脸上、身上的汗水一道道的,他们个个的身体是那样的结实。看到这一情景,让我初次从直观上感受到在原始森林中,部队官兵们创业生活的艰苦。
    

    带兵的干部命令新兵们下了汽车,背起自己的背包,胸前带好大红花,整齐地站好了队。随着一声“向右转齐步走”的口令,新兵们沿着山坡路向前大步走去。当走出一百多米时,忽然间“热烈欢迎新战友!”的红布横幅映在新兵们的眼帘,上百名老战士个个笑容满面,身着褪了色的草绿色军装,在道路两边整齐列队,欢迎这些来自内地新战友们的到来。耳边锣鼓喧天、口号齐鸣,欢迎的气氛非常热烈。老同志高呼口号:“向新战友学习!”新同志也激动的回敬“向老战友致敬!”掌声和口号声把本来寂静的原始大森林给深深地震撼了。

    我来不及多想,也顾不得四处多看看,在新兵队伍里一直朝上坡路走去。


   

      

《陈年趣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347605/44294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