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一号命令1 - 陈年趣事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陈年趣事 > 一号命令1

一号命令1

[更新时间]2012-03-21 14:21:15 [字数]4447

  —— 一号命令1   

1969年3月,苏联军队几次对我国东北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珍宝岛实施武装入侵,并向中国岸上纵深地区炮击。我国边防部队被迫进行了自卫反击。1018日,中央军委下达了林副主席第一号命令,全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

     1969年10月20日深夜11时,座落在西双版纳密林里的部队营房外面,正淅淅沥沥沥地下着大雨。
      “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响过后,两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瞬间把罗梭江畔营区四周昏暗的天空照亮。紧接着,各中队紧急集合急促的小喇叭“嘟、嘟、嘟”地一声连着一声,情况十分紧急。战士们迅速从睡梦中快速爬起,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子里仅用3分半钟,就穿好衣服、打好背包,带上枪支弹药水壶挎包,迅速冲出门外。

      各分队的战士们在篮球场上集合,就等指挥员下达命令。

       这时,徐维成指导员站到队伍的面前,向一中队全体同志宣布了时任中央副主席、国防部长林彪的“一号命令”。内容是:“为了防备苏联以谈判为由,对中国发动突然袭击,林彪命令全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然后,徐指导员在队前作了简短的动员:“同志们,刚刚接到上级命令,为防止苏修突然袭击,做好防空、防原子弹的实战准备,上级命令我们马上撤离营房,进入一号战前准备。指导员给部队动员后,中队长提出具体要求。

 

       中队长:“同志们!请每个人认真检查一下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装备。司务长!请你按照每人三天的定量,把米袋分发到各个分队......”部队在有序地进行出发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经过简短动员和准备后,战士们穿着雨衣,背着背包,携带武器弹药,成一字队形,一个紧跟着一个,冒着豆大的雨点,迅速撤离了营地。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军令如山倒的含义了。
    

       部队撤出营区以后,队伍沿着罗梭江边那条熟悉的沙石路,来到战备公路。刚一上路,部队就向左转,转向了罗梭江水泥大桥。部队通过大桥后,朝着勐腊、老挝方向的战备公路前进。部队沿着这条公路的右侧向上坡路前进。这段公路的两旁没有村落,没有人烟,只有茂密的原始森林。

 

       战士们的身上除携带个人的战备物资外,各分队还携带了两箱沉重的弹药,每箱1440发,重58斤,体力好的同志互相轮换扛着,像我这样身材瘦小的人只有照顾好自己不要掉队就行了。有的分队把子弹箱打开,里面是两个铁皮筒,一分为二,将木箱丢掉以减少携带重量。炊事班的同志携带两口大口径的铝制行军锅和炊具,跟随在部队的后面。
   

       原始森林的雨夜,伸手不见五指,除了雨水滴落在树叶上发出的”刷刷“的声音外,周围没有一丝风。人们很难想象,在这大雨滂沱,内地千家万户百姓熟睡的深夜里,竟然会有一支侦察兵部队,神不知鬼不觉地行走在西南边陲原始森林深处的公路上。还是那句话,为了百姓的安宁,战士们再苦再累心里也甜。对于这些生龙活虎的年轻人来说,吃这点苦算不得什么。毛主席教导我们:”部队要严格训练,严格要求,才能打仗。“
   

       漆黑的午夜,路上没有一辆过往的汽车。只有部队的指战员们在不停地行进着。那时,部队战士不完全有雨衣,每个分队里,只有一部分同志有雨衣,有的发给一块方块雨布,方块雨布中间有个洞,是雨帽,人只要漏出头来,身上不会浇到雨水,方块雨布的用途广泛,既能搭棚,又能防潮,适合部队在丛林中使用。经过一段时间的夜行军,每个人身上流下来的雨水把半截裤腿都打湿了,雨水顺着裤腿滑落到了胶鞋里,鞋里象和了泥似的,脚在里面滑溜溜的,走起路来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
   

      部队正常行军的速度是每小时3——4公里。经过一小时行军后,队伍前面传来了“休息”的口令。战士们依次把背包放在路边湿漉漉的草地上,总算是可以坐在上面休息片刻,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喜欢抽烟的同志,这时点上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起来。

       大家小声议论着:”咱们这是要到哪里去呀?“

      “谁知道呢?只有大队首长知道”一个战士回答道。

     ” 你说苏修能打原子弹吗?“又一个战士问。

     ” 不可能,苏修要敢发动核战争,那还不得爆发世界大战呐!再说了,原子弹在平原好使,往这森林里扔那得扔多少啊!“

       同志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笑着。

       我不吸烟,坐在背包上听着同志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谈论,眼睛四下打量着,望着那星星点点、一串串微弱的烟火发出的红亮时,觉得很有趣。行军中,让我体会到了战士们以苦为乐,团结互助,乐观向上的精神的含义。
    

       这时,我突然感觉腿上粘糊糊的,什么东西正顺着小腿往下淌,我不由自主的用手一摸,原来是旱蚂蝗正在腿上吸我的血。

     ”讨厌的家伙,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竟然敢来吸血。“

       接着,队伍里也陆续传来 “啪、啪”的声响,原来其他同志也发现腿上被蚂蝗咬出了血。

      这时,老同志开始向新同志传授制服蚂蝗经验:“为了减少蚂蝗叮咬,要把裤腿挽起来,腿上的皮肤非常敏感,可以提早发现蚂蝗”。

       “其实,被咬后,没有必要惊慌失措,只要用手抓住蚂蝗,突然发力就能把它拽下来”。

       “抽烟的同志更有优势,只要用红红的烟头就能把蚂蝗烫下来”。

       按照老同志传授的办法,我用手去抓蚂蝗,可是由于手上沾上雨水湿漉漉的,蚂蝗滑溜溜的很难抓住,费了好大的劲,用力一拽,蚂蝗果然从腿上被拽了下来。蚂蝗是下来了,可是,腿上的伤口却依然血流不止。不大会儿,就把裤腿、胶鞋都浸的黏糊糊的。
                                        

       许多新同志都尝到了旱蚂蝗的厉害。旱蚂蝗是个讨厌的家伙,密林中它无所不在,当你行走在丛林小路上的时候,它会从高高的枝叶掉到人的身上,你身上哪里嫩就咬哪里。像人的脚指缝、小腿上是经常被叮咬的地方。特别是人的“要害”蚂部位更要小心,蝗叮咬时会使用麻醉的办法,被蚂蝗咬时,人什么感觉也没有,待蚂蝗吸足了血,离开人的身体后才会痛痒。流出的血刚好与被吸的血数量相当。好在战士们都很年轻,正血气方刚,流点血算不得什么。

    

       部队在公路旁边休息片刻,继续前进。行进了十几公里后,队伍忽然右转弯,离开了公路,进入了一条长满杂草的丛林小道。又走了一段时间,大家已经很累了,雨仍然下个不停。这时队伍前面传来口令:“原地宿营”。
    

       我从小到大还是头一次在这深夜漆黑的雨中负重行走,在这丛林中湿漉漉的草地上怎么野外宿营呢?正想着如何度过这一夜并手足无措时,项义全分队长开始发话:“大家开展互助,把随身携带的方块雨布集中起来,斜搭在树旁边,用来遮雨。把余下的雨布、塑料布铺在路边草地上,上面铺上被子”。

 

       全分队立刻行动起来,不多时,就搭起了雨布和地铺。10多个人一颠一倒,挤在被子上面,每个人只能侧身蜷曲地躺着。这时,雨水仍然不见减小,落在雨布上发出“滴滴、嗒嗒”的响声。四处潮糊糊的,蚊子尖叫声不绝于耳,很难入睡。虽然挂着蚊帐,蚊帐的下面也压的很严,可还是抵挡不住雨林中凶猛、饥饿、成群结队的蚊子和讨厌旱蚂蝗的叮咬。离蚊帐较近的胳膊、大腿上,被咬的尽是大包,腿上、脚指缝里流淌着鲜血。

      这一夜谁也没有休息好。长夜虽然难熬,可总算是熬过去了。
                              

《陈年趣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347605/44301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