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高原磨菇 - 陈年趣事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陈年趣事 > 高原磨菇

高原磨菇

[更新时间]2013-03-28 13:51:10 [字数]7431

  —— 高原磨菇   

       在东北老家时,常见的磨菇种类有:猴头、香菇、油磨、草磨等等。可是,经过对比之后,我觉得无论是种类,还是质量上,家乡的蘑菇都不能与云南高原的磨菇相媲美。云南高原的滇南生长着百余种磨菇,其中能够食用的就有几十种,当地人把磨菇叫作“菌子”。新鲜的“菌子”,色香味俱全,就形状上看,有球形的,扇形的,大的如盘,细的如针,颜色赤橙黄绿,味道更是香喷喷的,好闻极了。
    

       每年7、8月份雨季,由于海拔山林潮湿的特殊地理环境,非常适合“菌子”的生长,也是“菌子”旺盛的生长期,五颜六色、奇特美观的“菌子”遍布山林的各个角落,当地人十分喜爱食用菌子。

 

      1971年的春季正值干旱季节。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一座松林山上燃起熊熊大火,山上冒起了浓浓的青烟,山林中树皮被烧焦了,小树也被烧折了,有的只剩下了稀落落的黑树干,地上的小树只剩下埋在泥土里的根须。长长的藤子和一人多高的杂草都不见了。地面上的松针、腐叶,化作油黑色、厚厚一层焦土。好在部队及时赶到,将这场山林大火扑灭,才没有“殃及池鱼”。
    

       7月份一个雨后的星期天,听老百姓说在那片被烧过的山林里生长着好多的“菌子”。同志们很早就想上山遛遛,正好机会来了。我和通讯班、驾驶班的几位战友们吃过早饭,就急忙忙的上山去采 “菌子”。有经验的战士说,上山时最好拎上一根棍子。这样,既可以用来在草丛、腐叶里寻找刚刚出土的嫩“菌子”,又可以打草惊蛇,用来护身。那天,我没有携带木棍,却带了一把雨伞,这样一来,就可以一举三得了。进入松林以后,战友们很快来到那片被烧焦了的松林里,大家分散开来,朝着不同方向开始寻找“菌子”。
                            

                                                                           (青头菌)

       思茅地区的“菌子”种类很多,五颜六色的,都是小时候在东北没有见过的。在采摘的过程中,云南籍的战友知道的多,我就向他们请教,逐渐知道了鸡鬃菌、牛肝菌、青头菌、奶浆菌、扫把菌、干巴菌、胭脂菌、见手青等等。总之,品种繁多,大牛肝菌象盘子,小的如针样细。有一种“菌子”,样子很象一个个小土豆,未成熟时,里面白白的肉,和其它“菌子”的味道几乎相同,这种菌子成熟后,表皮里面包着一肚子黄黄的灰粉,听说可以用来止血。大家常常叫它“马粪包”。鸡鬃菌,菌盖颜色乘白灰色,头顶尖尖、硬硬的,菌杆呈雪白色,一尺多长,味道特殊的鲜美,它是菌类的上品。鸡鬃菌有一股钻劲,不怕硬。每当雨后,在人们走过、十分板结的红土小路上,常见到它的“身影”。
    

                        

                                                                (奶浆菌)

       云南人喜欢把鸡鬃菌放在烧开了的花生油里煮熟后晾凉,连油带鸡鬃菌一同装进玻璃瓶子里保存。吃面条时,放上一勺味道香香的鸡鬃油,再放上几根鲜嫩的菜豌豆尖或榆树叶般的薄荷叶,味道真是香极了。

 

                        

                                                               (胭脂菌)

       在被火烧过的松树林的山坡上,能见度非常好,寻找起“菌子”来十分容易,远远就能见到地上那盘子般大小、珠红色、菌肉厚厚的“牛肝菌”了。“胭脂菌”名副其实,菌盖儿胭脂红,颜色特别艳丽,非常诱人,人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瞧见。“青头菌”,头上颜色呈墨绿色的,样子很美观,常常藏在草丛和地上厚厚松针里,不易被人发现,只有走到近前仔细观察,才能见到它的“尊容”。“奶浆菌”,头上为橙色,十分娇嫩,只要稍微碰破一点儿皮,就会立刻冒出乳白色、浓浓的奶浆。“干巴菌”,喜爱生长在被砍倒后腐烂的杂木树的表皮上,样子很象一把把微型的扇子。最有趣的是粉红色、乳白色的“扫把菌”,样子很象是插在地上的树枝,又象是海底的珊瑚,只要发现一棵就能找到一片。
    

                             

                                                                        (鸡鬃菌)

       大约一个小时,同志们每人采摘了满满一大筐各种各样的“菌子”。虽然采的数量很多,但是经过当地人鉴定,其中一多半“菌子”是有毒菌,不能食用。牛肝菌、胭脂菌虽然可以吃,但比起鸡鬃菌来还稍逊色一筹,味道好的还数扫把菌、青头菌、奶浆菌和干巴菌。
                                       

                                                                      (扫把菌)

       星期天休息时,我回到家里,也动员爸爸妈妈一同到空军干校后面的松林和杂木林里采“菌子”。我们一同上山,选择山背后杂木阔叶林寻找。那里,大片层层叠叠的阔叶,把光线遮挡得十分昏暗。林中看不到一丝阳光,到处都是湿漉漉的。雨后还未来得及落地的水珠,依然在滴滴溚溚的掉落在厚厚腐烂的叶片上。大树较少的地上,生长着低矮的树丛和稀疏的杂草。眼前、头上、胸前、身后,尽是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真可谓是天罗地网了。稍不注意,就会被网粘住,前进后退不得。弄得浑身上下粘糊糊的,行动十分不便。即便这样,我们还是常常在山沟里的麻梨树、黄梨树、青冈树下寻找 “扫把菌”,在松林里寻找 “鸡鬃菌”、青头菌、奶浆菌,每次的收获都不菲。经过一个上午的劳动回到家,把新鲜的“菌子”倒进水盆里,一个个洗净去根,用手撕成瓣。母亲亲自下橱,来一个肉炒鲜磨,在烙上几张糖饼,做一碗鸡蛋甩秀汤。然后,三口人聚在餐桌前,边吃边聊,把所有的辛苦和劳累都忘到了脑后。
   蕴桐sunhong 

一次令我迷醉的蘑菇中毒

(2011-04-13 00:05)

刚刚在昆明军区老兵“晨曲”博客中看到他的一篇“陈年趣事——高原蘑菇”顿觉得口水直流···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9d126c0100hz4t.html 忍不住骂自己“记吃不记打”,居然还怀念中毒的感觉,呵呵呵呵~~~~~吃菌子的季节又快到了,昆明军区的老战友们馋死你们!

20088月独自回到昆明,从下飞机开始连续三天被战友、朋友、侄女女婿轮班拉去吃菌子,我昆明的家,离机场“打的”很近,只要有远方的朋友来,当飞机落地时打开手机告知一声,我从家里乘车到机场,还要等上一阵子,哈哈哈,够近吧。昆明的机场就在城中的东南角,与广州机场一样是城中机场。临近的一条街上是昆明有名的“菌子一条街”。

菌子,北方人叫蘑菇,每年5月底到10月初,是云南的雨季,正是云南人吃菌子的大好季节,这些菌子都是山林野生的,营养丰富味道鲜美,我总说云南人生活真是太奢侈了,很多人家天天吃菌子,有人自己上到山林里采菌子,可想菌子生长旺盛的程度。

雨季时,夜晚大雨倾盆,清晨阳光明媚。夏天,昆明的家中是不用风扇空调的,不会有夏季燥热的感觉。夏季在昆明生活,太环保了,哈哈,不用空调电扇,节省能源啊。睡觉要盖棉被,舒服吧。战友的儿子在杭州上大学,放暑假回昆明前,跟同寝室同学告别的话是:“回昆明盖被子去!”哈哈,多卖弄啊。跑题了~~

接连吃了三天的菌子,第四天晚上,我实在忍不住就独自进饭店吃菌子,我最喜欢吃“牛肝菌”。黄色的,很香,哈哈太好吃了。晚上在89点之间,突然感到呼吸困难,无法行动,我以为是脑供血不足,打电话呼叫120急救中心。在等待救护车到来的过程中,突然眼前的衣柜中,飘出一长串无数个“L型”黑色拐弯零件,像电影《黑色帝国》中的空中悬停特技,这是“幻觉”!我意识到我的视神经出了问题。

父亲一当兵就是跟被俘的日本军医渡边信一学习毒性化验,从小就经常听他跟母亲讲“中毒的话题”,潜移默化吧,让我迅速意识到我是“蘑菇中毒”了,向医生提供了准确的信息,没有导致误诊,要不然我会很惨!

在医院一番抢救之后被送进了特护病房,好在抢救及时,生命没有危险,哈哈,我总碰到些悬事。此后的几天,我就一直生活在“幻觉”里,俗话叫“见小人”。有个别人在“幻觉”出现后,因精神高度紧张和恐惧,治疗不及时,导致精神失常。

那些天,我一直沉浸在“幻觉”中,可能是做电视工作多年的关系,我忍不住要把看到的“幻觉”讲给两位陪床的侄女和侄女婿听,听得侄女小慧直发毛,看着我躺在床上,眼睛不眨的盯着天花板,她以为我精神分裂了,不停地找医生,估计我的神情挺令人恐怖的哈。   

讲两段当时看到的“幻觉场景”:

【幻觉场景一】中世纪·沙俄皇宫·狂欢舞会

雪白的天花板上出现了许多影子,慢慢的影子动起来然后飘下来,像剪纸画,如同电影《战争与和平》里的俄皇宫,舞会开始了,女人们穿着镶着花边飘着流苏的长裙,男人们身着白色礼服,蝴蝶式的领口打着皱褶镶着花边,他们不停地跳舞,一直不停地跳着十七、十八世纪的宫廷舞:小步舞,方块儿舞、华尔兹舞,没完没了的跳啊跳啊。。。

【幻觉场景二】中世纪·英国伦敦街头·节日游行

傍晚,我转脸望着窗外,天空远处飘过一朵云,云朵镶着花边,慢慢地散开,变成了中世纪英国伦敦的街头,节日的游行队伍缓缓的前行,远处还响着“咚、咚咚、咚咚咚”的鼓声。女人们穿着长长的飘逸的白色纱裙,男人们身着黑色的燕尾服,头戴着高高的礼帽,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手里握着手杖。天空上的游行队伍行进的很慢。

队伍中一位绅士回头俯视着我,他留着两撇很漂亮的胡子,在他前面的一个女人也回头看我,那张脸太干净太美了!夕阳像一束追光打在她的脸上,如同加了纱镜拍出的特写镜头。

我躺在床上,一直不说话,静静地盯着窗外的天空,突然若有所思轻声的对小慧说:“小慧,你知道吗,天上其实是有人的,一直都是有人的,我能看到他们,我都能摸到他们。。。”就听小慧抖着声音:“姑姑,你别说啦。”开了病房的门跑出去叫医生。。。。

哈哈哈,这种幻觉早让我见到,没准早被我当素材给制作到“纪录片”里去了!!!

奇怪?为何“幻觉”偏偏会出现在沙俄时期和中世纪的英国伦敦?是老影片的记忆太深?母亲的爷爷确实在沙俄时代去过那些地方,难道“基因”也会遗传这些?!

备注:牛肝菌,属于可食用菌类,略有毒性,必须多用油,一定要炒的很熟这样食用就很安全了。

到饭店吃菌子,最好两人以上,千万别忘记索取发票,留作凭证。

出现不良症状要及时诊治,不能耽误

出现“幻觉”不必紧张,配合药物治疗时,可大量食用多种维生素,特别是维生素“A”“B”“C”和矿物质“钙”“镁”,对视神经系统有保护和恢复的作用,是很容易康复的。

自从那次中毒,我现在仔细看一个平面时就会觉得是“鼓的”,嗯!毒得不轻!


    

《陈年趣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347605/44307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