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军体集训 - 陈年趣事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陈年趣事 > 军体集训

军体集训

[更新时间]2013-01-14 18:48:29 [字数]5451

   ——军体集训         

       1976年4月下旬,昆明军区在云南蒙自陆军某部举办了第二期军体骨干集训队。教员队伍中,一部分教员来自广州军事体育院校,还有部分教员也都身手不凡,曾经是参加过全军游泳或体操竞赛项目的佼佼者。学员来自昆明军区、云南、贵州军区直属队和11、14两个军的军体骨干。我所在的部队仅给一个名额,组织上派我参加了这次难得的军体集训。   

      

       23日下午,我所在部队的一中队正在洗马河水库进行集体游泳训练,当我赤背游完800米的距离上岸后,四川籍的副指导员范长培就笑着对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派你去蒙自参加昆明军区军体集训,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早上出发”。听到这一消息后,我兴奋不已,高兴的我一夜都没怎么睡好。参军8年还头一次置身一人离开部队参加集训,这是一次难得的外出学习机会,组织派我一个人去,说明对我的信任,我暗暗下了决心,绝不辜负领导和同志们的希望,一定要取得优异成绩,回来向部队首长和战友们汇报。

 

       二月份,和我一起入伍的东北老乡张世安参加了昆明军区在云南大理举办的的第一期军体集训,那次的科目主要是:刺杀、器械,战术训练,没有武装泅渡的内容。他回来后,向我讲述了集训的经过,训练是艰苦的,时间也非常紧张。我听他介绍后,心里有了底。         

   

       第二天早上,我按照通知要求,背上背包,带上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水壶、挂包、现金和介绍信,通讯班副班长用三轮摩托车送我到思茅公共汽车站。买好票后,我乘坐长途公共汽车,经普洱、墨江、元江、杨武、玉溪,第三天到达昆明。又改乘小火车去了开远,在开远县公交车站见到了同年入伍、如今已经复原的老战友瞿林华,他仍然和在部队时一样,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老战友见面,无话不谈,共叙友情。从谈话中得知他现在仍在放电影。离开老战友后,我乘坐开往蒙自方向的公共汽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我来到了蒙自县的一个步兵团。         

   

       这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曾经整团在金沙江泅渡,受到毛主席的表扬,老人家号召全军指战员向这支部队学习。在这个团的大院里,专门修建了一个质量很高的标准游泳池。毛主席“部队要学会游泳”的大红批示高高地书写在院内的墙壁上。         

   

       组织这次集训的是昆明军区。从广州军事体育院校聘请的游泳、刺杀、器械教官。参加集训的有云南驻军、云南、贵州省军区、昆明军区直属机关干部、战士共计300多人。这次集训的科目有游泳(武装泅渡)、器械(单、双杠、木马)、刺杀三项内容。此次集训采取全训制,每天白天八小时训练时间,上下午都有游泳课、器械体操、刺杀科目。集训时间集中,内容丰富。学游泳开始时,由广州军事体育院校的游泳教员在室内讲授蛙泳的基本动作要领、方式、方法和人体结构,在水中的阻力等大学专业课程知识。然后,初级组和中级组分别在游泳池和蒙自县的南湖里练习。初级组有许多来自机关的同志,大多不会水,要从最基础练起。先是在陆地上进行蛙泳臂、腿部基本要领的分解训练,然后到水里进行实际练习。         

                             

       到蒙自的第二天下午,首先在游泳池里进行了测试。我被分配到了二连四排十班。教员推荐我在游泳训练的初级组里担任游泳小教员,协助贵州省军区游泳教员张绍华工作。初级组的学员都来自昆明军区直属队,有通讯总站、测绘大队的干部战士,共计三十多人。刚到时大家彼此还很陌生,经过在一起训练一段时间,很快边熟悉起来。每天,大家往返于操场和游泳池和蒙自南湖之间。基本功训练多在游泳池里进行。每次下水之前,都要进行充分的陆地准备活动,准备活动从头到脚依次进行。直到身体微微发热,防止如水后发生腿部抽筋。游泳教员张绍华边讲解边示范,然后,大家分组进行训练。由于多数通知都没有经历过游泳,学习游泳基本功进展十分缓慢,尽管如此,张教员还是不厌其烦的讲解示范,让大家一次次的在水里学习划臂、蹬夹水。    

                                                     

                                                           (蒙自南湖留影)       

       蛙泳动作要领很简单,共有四句口决:“划臂时抬头吸气腿不动,收臂同时慢收腿,臂将伸直蹬夹水,腿臂伸平滑一会儿,水中吐气” 。下水后,进行基础训练,熟悉水性,水中憋气,水中吐气,憋气滑行,手扶池壁蹬夹水和综合动作练习等。可是,真正实践起来就不那么简单了。每一次,张少华教练都不厌其烦地讲解,一次次的示范,纠正每一个人的固痞动作。然后,让大家在水里体会要领。

 

                          

         

               

       我一面努力学习规定动作,一面协助教员,帮助纠正初学者的固癖动作。在掌握要领后,按照集训队要求,亲自为学员实习讲授一堂游泳课。经过一个月的刻苦训练,初级组30名旱鸭子全部学会了蛙泳,每个人都能游1000米以上的距离。集训队即将结束前,为了检验训练成果,大家乘车来到个旧市附近的卧龙谷水库,在那里提前组织了一次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十周年纪念活动。距离是1000米,采取武装泅渡方式进行。当时,弟弟所在部队正好驻扎在卧龙谷农场。由于时间关系,没能和弟弟见面。         

   

       卧龙谷水库位于一个长长的山谷下,据说水很深,深的地方有几十米。每个人的身后都背着用塑料布包裹着的漂浮器材。刚下水时,水库里风平浪静,队伍排成方队,十分整齐,口号阵阵,响彻山谷。可是,当游泳的队伍将要上岸时,突然水面波浪滔天,果真是一条“卧龙”。没有经验的初学者迎着风浪不知所措,头抬的越高,喝的水就越多,很多人不知如何是好,被呛的睁不开眼,乱了方寸。好在离岸边很近,有几个同志被岸上的人及时给拽了上来。也难怪,那么多人进入卧龙谷,“龙”能不被吵醒吗!         

   

       器械体操的单双杠、木马科目训练也十分艰苦,游泳后进行单杠训练,手上虽然戴着护掌,擦着酶粉,手指肚还是被磨成了一层层血泡、水泡、老茧,有时不注意还会从杠上坠落下来。为了加强臂力练习,每天中午、晚上,战士们都要自觉地作数十次腹卧撑和靠墙倒立。大家来到单杠下,常常训练到夜里11点钟,还不肯回营房睡觉。虽然,下雨天不能在户外训练,可在室内大家仍然坚持进行动作练习。                                     

                              

       除了训练外,那段时间我还承担排里带早操的任务和利用休息时间为连队编写墙报、板报的任务。有的时候,连里的女战友们也来帮忙打浆糊,写板报。每星期出一期墙报,每天还要办六块黑板报。连里有一个女兵班,都是军区直属部队通讯、医院等单位的战友,年纪最小的才13岁,是特招的游泳运动员。在办墙报中,143医院的张晓华等战友常常被派来帮忙。在离开集训队36年后,在新浪博客的博友文章中,见到了张晓华和战友们在援老抗美在老挝时的照片,才知道她曾经出过国的经历。这位美丽腼腆的女兵,后来到了地方,在北京当了一名记者。记得,在前来帮忙的女兵中,有一位女兵用铝锅打浆糊,结果把面粉用凉水搅拌成了糊状,没有用炉火烧开,弄得大家苦笑不得。也难怪,这些女兵中有的在家时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 。      

      战士们曾这样描绘训练生活的:

       风雷激, 战旗扬, 山花灿烂地换装。 军体集训真是好, 战友汇聚在一堂。军号响,歌声亮,团结紧张力量强。新长征中迎考验,扛枪习武保边疆。望远方,迎朝阳,战士紧握手中枪。胸前红花映笑脸,前进路上有方向。

《陈年趣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347605/44310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