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鱼趣时光 - 陈年趣事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陈年趣事 > 鱼趣时光

鱼趣时光

[更新时间]2012-02-03 17:03:41 [字数]5253
        ——鱼趣时光
       大稼依公社仅有一所中学。到云南以后才知道,由于当地派性十分严重,还这所学校一直处于停课状态。我从万里之遥的北方带来的转学证明,竟然成了一张没用的废纸。转学无望,进不了学堂,垂钓就成了我每天唯一的乐趣。
                                   

       在小石桥通往大稼依公社的公路旁边,河岔、沟渠、莲花塘、水库、龙潭、稻田里,只要有水的地方就都有鱼儿的存在。特别是在雨季,当水库里水满,朝库外放水时,那条小河里的鲫鱼就顺着混水溜了出来。看到有那么多的人都站在河岸两旁垂钓,能不让人动心吗?

 

       家属大院里最喜爱钓鱼的就数张世平大哥和我了,我俩整天形影不离,每天都在一起垂钓,心情非常愉快。世平大哥脾气好,人总是笑眯眯的,个头比我大许多,说话从不伤人,有个大哥哥的样,钓鱼很有经验,从他身上让我长进不小。
    

       每天清晨,天将放亮,我和世平大哥首先来到离家不远的华侨农场蔬菜地挖蚯蚓。地里的土壤肥沃,蚯蚓很多,在收获后的南瓜秧、小瓜(角瓜)秧下肥沃的土壤里寻找蚯蚓非常容易。一锹下去,就能挖出许多粗细不等的蚯蚓,把这些蚯蚓按照粗细分类,分别装到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瓶子里,粗的蚯蚓用来钓水塘里的“江怪”、黄鳝鱼,细的用作在河边钓鲫鱼、麦穗鱼什么的。那些日子里,我俩起早贪黑,风雨无阻,每人拎上两根简易的钓竿,沿着公路旁边一排排高高的桉树,来到弯弯曲曲、缓缓流淌着的小河旁,兴致勃勃地把鱼钩甩进混浊的河水里,等待着馋嘴的鱼儿早些上钩。

 

       垂钓的人都是那么的心急,巴不得鱼儿快些咬钩,还真有快的时候,常常是刚刚来到河边把钩沉进水里,鱼儿就咬钩了。鱼鳔轻轻朝水下一点,只要手腕轻轻一抖,一条鳞光闪耀、欢蹦乱跳的鲫鱼,在瞬间就被拽出了水面,由于鱼钩是自制的,倒须很短,鱼儿多半是掉在岸边的草地上蹦来蹦去的。见到落在草地上的鱼儿,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在河边钓鱼要选择河水相对静一点的河湾处下钩,试探水的深浅,是否有树根杂草乱石。    

      

       当地很难买到鱼钩,没有钓钩,我们只好自己动手用大头针、缝衣针自制了。自制的鱼钩一点儿也不比买来的差,把鱼钓上岸后还省去了摘钩的时间。钓“江怪”时要特别小心,不然就会在取得胜利果实时被鱼鳃两边的毒刺扎伤了手,那个疼痛劲儿还真是让人受不了。“江怪”呈茄紫色,样子很象鲇鱼,嘴边有长长的胡须,那两根毒刺又象嘎牙子鱼,我们经常钓到这种鱼。在池塘里垂钓很有趣,坐在平静的水面旁边,要有耐性,收获不菲,有时也能钓上尺把长、眼睛大大、十分凶狠、牙齿无比锋利的狗鱼,这种鱼类似北方的黑鱼,不过,长的不太大,一般只有尺把长。
    

       最令人厌恶的是,常常钓起又大又胖的癞蛤蟆,当癞蛤蟆被钓出水面时,它身上的疙瘩令人作呕,直打寒颤。有时候,癞蛤蟆还会把鱼钩带到河床水下的洞里。这时候,人只好下到水里,顺着鱼线把手伸进河床边的洞里,一不小心,抓到的竟是最讨让人讨厌的癞蛤蟆。
    

       河蟹虽小,但比较聪明。垂钓时,常常等了很长时间,不见动静,用力一拽,只见螃蟹的一只大钳子夹在了鱼钩上,当它被拉出水面以后,在半空中竟然突然松开钳子落入水里。小河里的螃蟹非常多,几乎每个洞里都有一两只。因此,在河水边捉河蟹比较容易。每次拎着一只铁桶,顺着河岸在水下的洞里摸便可,不到半天工夫就能捉到满满一铁桶。河蟹是两栖动物,有时,趁人不备也悄悄地爬上河岸的草地上。河蟹的颜色与淤泥差不太多,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立即侧着身子,高高举起那两只一大一小的铁钳,竖起两只长眼睛,快速的冲向河水里或钻进稀泥里。不过,这些小东西的身上除了骨头没有什么肉,只能喂鸡喂鸭。
    

       最令人难堪的是,鱼鳔被慢慢地拉进水下后不见动静,钓上来的却是一条尺把长、蛇一样、浑身滑溜溜的黄鳝。头一次钓上黄鳝时,还被它可怕的样子下了一跳,还以为是毒蛇呢?摘钩时无法抓住它扭曲的身躯,这种鱼浑身象泥鳅一样光滑,常常把鱼钩吞进肚子里,要随身携带小刀划开鱼肚才能取出鱼钩来。有时,动作稍慢就会被黄鳝锋利的牙齿把鱼线咬断,弄不好只能扛上空竿回家了。黄鳝样子可怕,可味道却十分鲜美,在淡水鱼中也算得上是佳品。
    

       傍晚,当夕阳的余辉渐渐地朝西边的山林坠落下去时,接着便是朦胧和黑暗的来临。我和世平大哥满载而归,回家的路上,看见公路两边的桉树只露出树梢的阴影,数十只蝙蝠在路面上的半空中上下翻飞,捕捉幼蚊和昆虫。这时候,听见柳蝉伴随着稻田里的蛙鸣,合唱声一浪高过一浪。虽然,没有谁去指挥,可那声音就象似一首欢快、没有结尾的交响乐,震撼着山谷。不大一会儿,明亮的月亮和数不清的星星挂在了天际。月光映照在田里平静的水面上,是那么的美,那样的亮。月光下,恍惚有几个人影,身后背着一个小竹篓,打着赤脚,手电筒光在田埂上慢慢移动,原来是趁夜晚在田边捕捉黄鳝。
    

       经过一天的爆晒,田里的水温很高,黄鳝一直隐藏在田里水下松软的稀泥里不敢出来。夜晚,水温逐渐凉了下来,黄鳝开始从泥里钻出,趴在泥的表面乘凉。此时,是捕捉黄鳝的最好时机。特别是在稻谷收获后,经过水牛犁耕、耙平的田里更是容易发现和捕捉到黄鳝。捉黄鳝极其容易,只需一个竹编的鱼篓和一只手电筒即可。人在田埂上,便可以看见半尺深浅水下的黄鳝。黄鳝见到灯光后,只要人的动作轻,不要惊动,一般情况它是会纹丝不动的。黄鳝身上如同泥鳅一样的滑,很难捉拿。这时,捕鱼人只要慢慢地将一只手的中指向内,食指和无名指朝外,将手缓慢地伸向水里的黄鳝,在接触黄鳝的瞬间,突然,手指弯曲,将其带出水面,千万不能换手。如果黄鳝掉进泥里,眨眼的工夫就会无影无踪了。
    

       黄鳝的味道十分鲜美,收拾起来也很方便。只需将一根铁钉钉在薄木板上,然后将黄鳝头穿在钉子上,一只手把住黄鳝的尾巴,再用小刀将鱼脊骨剔出切成段,便可加工了。
                   

       离我家百米以外的菜地旁边,有一大一小、紧紧相连的两个龙潭,被周围菜地、水田、包围着,人不走到近前还真的很难发现这里有两个龙潭。两个龙潭一大一小,相聚很近,并列在一起。人们给这两个龙潭起名叫太阳潭和月亮潭。每个龙潭都有两条水沟向外延伸,一年四季流水潺潺,向周围翠绿的菜地、稻田和盛开着大片粉红色莲花的水塘里,源源不断地输送着甘甜、清凉的泉水。月亮潭仅有一大间房屋大小,而太阳潭却足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我常常到小龙潭钓鱼,有时也到那水沟里网小鱼喂鸡。两个龙潭各有一个深达五米以上的泉眼,泉眼常年出水,在周围形成了一个上大下小、漏斗形状的大坑,从水面朝下望,坑内呈天蓝色,一眼看到底。 龙潭周围的水看上去不深,只有一米来深,可是当人下到龙潭里,水下的淤泥就有两尺厚。     

 

       无风天气,人站在潭边朝水中观看,潭里的水晶莹透亮,清澈见底,水平如镜。有几只身体瘦弱的水蜘蛛,把细长的腿放在水面,一会儿停滞不前,一会儿又突然快速滑动,互相追逐。水下,一大群尺把长的鲫鱼在一蓬蓬水草边游动、追逐的样子尽收眼底。四周的水面几乎与地面平行,看上去水深不足一米。其实,水下是厚厚一层松软、平坦、细腻的泥浆,只要人下到水里,泥浆就会没过膝盖,水立刻就会浑浊起来。龙潭东面靠岸边两、三米的地方,有一个六、七米深的大坑,泉水就是从这里源源不断地朝上涌出的。尽管水很深,仍然能清楚地看见黑金鱼一样的鲫鱼在泉眼深处游动着的样子。这里的每条鱼都长着金鱼般的双眼,黑黑的身躯。
    

       在龙潭钓鱼很不容易。无风的天气里,尽管你将鱼钩放到五、六米深的泉眼里鱼的嘴边,鱼儿也不会轻易上钩。后来,才发现了鱼不上钩的秘密。当微风拂面、潭中水面荡起鱼鳞般的波纹时,鱼儿才会觅食,那些贪嘴的鱼儿往往被钓出水面。时间长了,慢慢找到了钓不到鱼的原因,原来无风的天气,鱼能在水下看见地面上人影的缘故,所以不吃食。

 

      1973年7月探家时,我再次来到龙潭,寻找过去那里的记忆。我脱下衣服,只身一人下到龙潭里,亲自感受了在龙潭里游泳的乐趣。我一口气潜水到了龙潭泉眼最深处,抓到潭里的淤泥才从潭底升到水面。这,在我离开家之前是绝对不敢妄为的,那时还是个旱鸭子,走在龙潭的岸边 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落水。如今,我战胜了这个令我生畏的龙潭。
    

       在施工部队旁边有一个黑山湖,湖的南面是一座黑乎乎的怪石林立的大山,有一个深不可测的石灰岩洞。有部队战士好奇,为探索洞里的秘密下到洞里,几个战士头上戴着电池灯,顺着阴森可怕的石头洞穴走出很远一段距离,也没有走到尽头,便原路返回了。

 

       湖就在山脚下。面积虽然不算大,但水质却十分清澈,在湖的边缘,战士们为了取水洗衣方便,在岸边打桩,修了一段向水里延伸的木板桥,人站在桥面上,可见水下两三米深的水底。湖里的麦穗鱼特别多,而且又大又肥,足有三寸长。这鱼见人不怕,如果人把双腿伸入水中,成群的小鱼立刻围在人腿周围,啄人的腿。战士们洗衣服的肥皂水落入水里,鱼儿也会疯狂的啄食。

       记得那天上午,我和世平大哥一起来到黑山湖边钓鱼,事先我准备了一只小铁桶,里面装了少许的清水。钓鱼时,我把鱼钩放进水里,成百条麦穗鱼立刻围拢到鱼钩周围,疯狂的啃食小小的蚯蚓、鱼线和鱼坠。为了提高垂钓效率,我们在鱼钩下面再拴上三个用缝衣针制作的、象船锚样式的底钩。只要鱼儿咬钩,立即提竿,这样,每次总有不扉的收获。一天下来,钓到的麦穗鱼少说也有两三斤沉。

       在垂钓的那段日子,每天都钓很多的鱼,当天吃不了,就把大一些的鲫鱼收拾出来,撒上盐巴晾晒成鱼干,待晾得半干后,在泥火炉上面放一个铁丝编成的帘子,在门外不远的院子里将鱼干烤熟,吃起来味道香酥极了。

《陈年趣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347605/47730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