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野外生存1 - 陈年趣事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陈年趣事 > 野外生存1

野外生存1

[更新时间]2019-05-26 18:36:18 [字数]3864

       —— 野外生存1     

       8月12日,部队准备走进神秘的原始森林,进行一次为期10日的野外生存训练。管理股的同志在离开玉光家的前一天,这位17岁、勤劳、善良、美丽、端庄的傣族少女,听说部队战士们要进入原始森林野外生存训练,担心部队在原始森林里吃不到粮食,难过的只身一人在竹楼外面的芭蕉叶下偷偷的落泪。正患感冒生病的她,那天起大早用大半天的时间,为在她家住宿的战士们做了一顿香喷喷的蒸米干(傣语金口帅),心灵手巧的玉光龙英把米干放在碗里分成三层,每一层的上面放上一些白糖。还把芭蕉切成段,用花生油炸熟后撒上蔗糖,战士们吃在嘴里却甜在了心里。玉光见战士们吃着她亲手做的米干,开心的笑了。
    

       12日这天晚上,玉光还特意为战士们做了一大蒸锅香喷喷的糯米饭,在竹楼下掰下一些新鲜的芭蕉叶,把糯米饭包成若干份,偷偷地装进每个干部战士的军用挂包里,并嘱咐战士们:“原始森林里的苦竹笋没有营养,进山后不要吃得太多。”她还在饭桌上面摆放着才炒好的鸡蛋,炖了一锅非洲鲫鱼,给每人盛了一大碗的牛肉米干。说到这里,让我想起一件事来。记得部队刚到思茅寨时,有一次部队汽车从思茅营房拉来一些新鲜猪肉和蔬菜,辛苦多日的战士们,在晚饭时饱餐了一顿。刚回到玉光家,大家见桌子上摆着好几大碗的米干,米干上面放着水牛肉,玉光的父亲(波涛)说什么也要我们每人吃上一碗。望着这香香的牛肉米干,这要是在平时,一人一碗哪能够吃呢。可是,战士们刚吃完饭,此时还没有消化,谁能吃得下去呢。战士们只好婉言谢绝波涛的好意。可是,由于语言上的障碍,无论战士们怎样解释,老波涛、老咪涛都不满意,大家从老波涛的脸上看,他似乎有些不大高兴,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看不起我们了,嫌我们脏了” 。当战士们到竹楼外面转了一圈回来时,老波涛仍在叨咕着,我对战友们说“来,吃吧!”刘京武、赵正平、李春兰几个人每人端起一碗,大口吃了起来,当我们很快把碗里的米干吃下去时,老波涛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并伸出大母指说:“利了,利了”(好了的意思)。

 

      在部队训练结束离开思茅寨几个月后,听说这位漂亮、善良的傣族姑娘(龙英)玉光就被选拔到西双版纳州宾馆当招待员去了。战士们真为这位傣族龙英感到高兴。
                                                                

       8月12日夜间23时,夜空中惊雷四起,电闪雷鸣,震撼着整个原始森林和这个被密林包裹着的百十户傣族群众居住的山寨。惊雷一声连着一声。一阵阵雷电的的白光从竹楼墙壁的木板缝隙中进入竹楼里,竹楼外,大雨倾盆而下,雨点打竹楼的碎瓦上哗哗作响。

 

    刚刚入睡的战士们,在睡梦中听到管理股长杨树忠小声喊了一声:“紧急集合,打背包” !同志们们听到紧急集合的命令,迅速起身穿好衣服,摸着黑,熟练地打起背包,带上所有随身携带的武器装备,披上雨衣,指导员小声催促大家动作轻些、快些,别影响玉光一家的休息。机关的同志们,轻轻地从木板楼梯上走下竹楼,在寨子里空地上排好队。驾驶班、炊事班、卫生所、驭守班等同志也都陆续到齐。这时,队伍里有人在嘀咕说:“什么鬼天气,简直是跟我们作对”。“真倒霉,哪天下雨不好,偏在这个时候下雨。”大家纷纷埋怨老天不作脸。
    
    杨股长下达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同志们:从现在开始,部队进行野外生存训练。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进入密林了,中队的同志都已经分别出发了。今晚的行军路线由我们自己选择,三天后到达指定位置。现在是23点20分,今天晚上行军距离是10公里,首先进行野外露营训练”。“肖指导员,可以出发了吧?” 肖昌红表示同意。杨股长:“立正,向右转、、、、、、”。杨股长在队伍前面带路,部队成一字队形,在这雷雨交加的夜晚悄悄地向密林进发了。

 

     部队刚刚出寨就开始爬山,沿着一条泥泞的小路钻进了密林。
    

     雨中的森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大家只能靠听力辨别队伍前后的距离,有时凭着闪电瞬间的光亮看路。小路十分狭窄、泥凝,路两旁长满一人多高的飞机草,草的旁边就是密密麻麻的树木。道路凸凹不平,能见度很低,大家只能靠声音摸索着前进,一会儿这个扑通一声滑倒了,一会儿那个摔在坡下打几个滚,有的很快被摔成了泥猴。一些在平原长大的河北、山东籍的战士,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次跤。尽管道路艰难,雨大路滑,大家还是一个跟着一个,没有一人掉队。还是云贵川籍的战士们有经验,边走边告诉新同志,砍一根树叉拄着,这样既能防滑,又省力气。不少同志纷纷效仿,这个办法果真奏效。

 

    部队大约行进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原地休息。在着漆黑的夜晚,仍然能够听到战士们乐观向上的欢笑声。有的战士还唱起了歌。这时,天上的雨渐渐小了许多。又过了一会儿,夜空里露出了眨眼的群星。大家坐在潮湿的背包上,把一路上的辛苦和劳累全都给忘记了。

            

      队伍休息片刻继续前进,同志们一个跟着一个,沿着丛林小路在雨水淋过的树叶下行进。午夜时,部队来到一座杂草丛生的小山上。杨股长要求部队在此处宿营,同志们放下身后的背包。从背包绳上抽出砍刀,挽起袖子,把冲锋枪斜挎在肩上。大家在杂草、树丛中来回忙碌、奔走着。这边,驾驶班的同志在班长李建军的带领下干的最快,副班长黄兆全、老驾驶员何发模、新战士陈金水、吴德君、陈明发、邓晋彪几人团结一致。那边,炊事班长吴家荣、给养员刘文辉、炊事员包占国速度也很快。卫生所的医助郑南洪、贾世强、卫生员赵成志、王安贵也不示弱。管理股的李春兰、赵振平、刘京武和我干的正欢时,不知是谁一不小心,把高高树枝上挂着的黄蚂蚁窝那两棵小树给砍倒了。这可不得了,7、 80米范围距离内的森林草地上,数以万计的大黄蚂蚁在突然受到外来侵略的情况下,怒不可恶。蚁群遍布在草丛里逢人就咬,痛得大家直喊:“哎呦” 。这种黄蚂蚁个头很大,非常凶猛,咬到人后,尽管把它的身子被拽断也不肯松口。
    

       为了尽快盖好简易房,大家顾不上驱赶蚁群,用细树干做房架,用藤子捆扎,拳头粗的树干被砍成一节一节的,埋在地里做床腿。经过近3个小时的辛苦劳动,房屋和床铺终于弄好了,“床”上面铺了树叶和柔软的青草,大多数人手电筒的电也用光了。这一夜,同志们浑身又累又痛,又渴又饿,只睡了3个小时的觉。


                                                                         

《陈年趣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347605/47734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