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边城思茅 - 陈年趣事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陈年趣事 > 边城思茅

边城思茅

[更新时间]2019-10-15 22:27:43 [字数]6517

 边城思茅

19703月11日至17日,部队从西双版纳亚热带原始森林行军拉练来到了思茅地区。在这里,我生活了整整七年时间。

          

                       思茅——昆明的老路

七年间,无论是在通讯班当通讯员,还是在军人服务社工作,我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思茅镇办事,城里的大街小巷,我几乎走个遍。

 

思茅地区是昆明至西双版纳州首府景洪和勐腊县的必经之地。七十年代,公路距昆明的距离是570公里。思茅距离景洪160公里。

思茅镇是思茅地区党政机关、驻军部队的所在地。城区坐落在一个狭长的山谷平坝里,成南北走向,城外四面环山,山上长满了思茅松。城区的东侧是著名的洗马河水库,西侧与城内的大街有一条绕城沙石公路,便于长途汽车过往通行。公路西边是开阔的飞机场,民航大楼设在跑道东侧的中央位置。每天,全城的人抬头可见从昆明飞来飞去的三叉戟,安24,伊尔14飞机在机场起落。机场跑道的北侧是空军五七干校的田地和良种场,田地再往北就是绵绵起伏的山岭——松林了。

 

跑道的南侧有一个鱼种场,每隔两三年,部队都要派人去鱼种场购买鱼苗,往鱼塘投放,我曾经几次去鱼种场购买鲤鱼、草鱼、鲢鱼的鱼苗。捕捞鱼苗需要很密的网,鱼苗太小,要用小勺捞,数清一勺有多少鱼苗后,再用小勺往大一些的小盆里放,最后,以小盆为准,计算出一万尾鱼苗的数量来。运输鱼苗需要用大铁桶,里面放上半桶水,把鱼苗投放到桶里。专人护送,车停下来时,及时搅动铁桶里的水,防止鱼苗缺氧窒息死亡。鱼苗到鱼塘后,马上将铁桶里的鱼苗倒入鱼塘一角的小池里。每天定时向小鱼池里投放精食料,待鱼苗逐渐长大,再放入大塘。

 

鱼种场旁边有一个果树场,一次,那里的桔子熟了,卖给地区机关、驻军部队一些桔子,我和几个中队的临时司务员们骑车去果树场,买回几十斤又大、又黄的桔子。来到果树场,看到地上堆放着许多金黄色的桔子,果树场的工作人员称好桔子后,倒进事先准备好的麻袋里,我们几个人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挑出又大又黄的桔子,先品尝起来,这桔子真好吃,瓣大水分充足,甜酸可口,在市场上从来都没有见过。桔子的上部长出一个小圆圈型,象葫芦的样子。以前看到的桔子都是红桔,皮薄瓣小,眼前的桔子个大皮厚。不过,味道非常好。吃了一个不过瘾,又吃了一个。几个人,驮着沉重的麻袋,赶快回到部队,让留守的战友们也尝尝这新鲜的桔子。

          

                                边城旅馆原址

城区内,仅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思茅大街。1970年部队到达思茅时,大街上还是石头块的路面。每次骑车上街,石块凸凹不平,在大街上经过很难受。1972年,大街上的碎石块被30公分厚坚硬的水泥沙石路面取代。大街又宽又平,再也不怕颠簸了。思茅大街北面的的西边角高岗处,是思茅汽车总站,从勐腊、景洪和昆明方向来的长途公共汽车、货运汽车都会在思茅停留。附近有一个江城旅馆和一个边城旅馆接待过往司机和旅客住宿。从昆明方向开来的汽车,经过普洱县后,下了松山坡路后,经过一段5公里的笔直道路,进城前,先是经过一个小右转弯的坡道,再朝左拐下坡,经过S型的道路,才进入思茅城。

 

   

                          江城旅馆

大街东侧的土坡上,有一个部队医院,再往南,路东边是蔬菜公司。每天,思茅的机关、部队、医院都要在一个大仓库般的蔬菜公司里采购蔬菜。那时的蔬菜十分紧张,来一车新鲜蔬菜,几分钟时间就被抢购一空。买菜分1234类灶,一类是民航、医院,二类是党政机关、小食堂,我所在的部队属于三类,每天还能买到蔬菜,轮到四类灶,几乎是空来空去。每天,买菜的司务员都集中在大库房里等候,只要手扶拖拉机一到,大家就纷纷拥了上去。

大街再往南走是思茅地区医院,邮局、新华书店。

红旗会堂距离思茅地区机关不远,在大街的西侧,那里是党政军民开会和演出节目、看电影的唯一馆堂。常能看到思茅地区文工团的演出。昆明军区话剧团曾经到此演出过一幕话剧,内容是反映边寨军民热爱生活,抓敌特的故事情节。在红旗会堂的西面是广场,思茅地区的党政军民常在广场露天讲台前召开大型会议。77年,在广场的西侧,新建了一个一排铁栅栏的纪念园。78年复员回家时,父母和我都在那里留影纪念

    本人                       兄弟俩                        父与子

红旗会堂经常演出歌舞节目,昆明军区国防话剧团也在此演出反映边境地区反特方面的话剧。当日本彩色宽银幕电影进入中国以后,红旗会堂里放映了日本彩色宽银幕电影《三本五十六》、《阿海军》、《日本海大海战》、《阿信》等三部影片,部队连续观看到凌晨三点。1974年,父亲和我们兄弟俩,曾经在思茅红旗会堂南侧一角合影留念。

         

                         七十年代的红旗会堂依然还在

思茅镇是思茅地区的政治文化中心,是连接昆明至勐腊、景洪的必经之地。也是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

普洱茶的产地。这里四季如春,是真正意义上的春城。每年冬季最低温度零上12度。雨水充沛,光照充足,适合各类植物生长。

在思茅期间,我经常骑摩托车上街办事。72年部队到云南砚山平远街跳伞训练时,我正在军人服务社工作,负责机关留守人员的伙食,担当起司务员(给养员)等工作。每天,我都骑摩托车或自行车去城里买菜或进货。有的时候,蔬菜公司买不到蔬菜,我就到城边的蔬菜地里去买,思茅中学在思茅的东面高坡上,从那里下去,沟里种植一大片蔬菜,我常到那里去买菜。去的时候多了,生产队的人都认识我了,对我很照顾。常卖给我豆角(四季豆)、菜豌豆、莴笋、花菜、黄瓜、茄子、莲花白、西红柿、小白菜、辣椒等新鲜蔬菜。那里的韭菜常年不断,随时可以买到,有的时候还能买到甜竹笋和蕉瓜等。

           

           甜竹笋                                                             蕉瓜

在军人服务社工作期间,每次去思茅城里进货,我都不忘记去新华书店,在那里免费进一些新书,帮助书店原价代卖,不图利润,只图阅读新书。我阅读的新版《红楼梦》、《水浒传》、浩然的长篇小说《艳阳天》、《金光大道》、《西沙儿女》等很多书籍就是在那时候阅读的。

 

部队每星期的早餐吃两次米线,两次面条、馒头和一次米干。米线厂在大街西侧,是我经常去的地方,每星期至少去两次。制作米线的工序含复杂,首先把大米泡涨,然后将米用电磨粉碎,装在白糖口袋,待水分渗出后,第二天早上将酸米粉倒出,敲成碎块,放进卧式锅炉里蒸熟,成粘块状,再倒进米线机里,流出的米线,落到一尺多深、三十公分宽的开水槽里,在水槽旁边放置一只大木桶,里面盛满清水,米线从水槽里捞出后放进大木桶的水里降温。然后就可以出售了。那时,留守人员共15人,15斤粮票能买45斤米线。米线称好后,装进竹筐里,用自行车或摩托车拉回营房。米干加工厂在大街东侧,完全是手工操作,一个人站在四口大锅前,一边两口锅,里面是滚滚的开水,大米浸泡后,磨成浆,制作方法与制作粉皮差不多,在铝制的薄帘上加上一勺米粉浆,在开水上来回旋转,米浆成透亮状即熟了,然后提起铝帘,放在冷水中冷却,再将米干卷成十公分条状,挂在头上的竹竿上。战士们都喜欢用猪肉罐头打磠吃米线和米干,有的时候也用来吃面条。

进货时,我常去副食品公司、百货二级站,在副食品公司进烟酒糖茶、饼干、面包等食品。在百货二级站进些大小日用百货,布匹、毛巾、枕巾,香皂、肥皂、洗衣粉,信纸信封、邮票、手电筒电池等。每次,先是骑自行车或摩托车去批发,然后,池提货单取货。进货数量大就乘汽车去拉货,货少就用自行车、摩托车拉,比如一箱香烟、一箱茶叶就用自行车带回来。部队需要什么就进什么。那时的好烟、好酒等都限量,但是,地方对部队非常照顾,时常会给部队一些紧缺商品

           

                     七十年代的大青树

思茅地区照相馆,我认识一位摄影师,在照相馆不远的大街北侧,有几棵大青树,其实是一棵大树的根子扎到土里后长出的大树,在那树下我留影纪念。时隔四十几年,如今那大树依然还在,比原先的更粗壮了。

                (四十年后网友拍摄的这棵大青树更加繁茂)

一次,有一对男女青年正谈恋爱。那天晚上俩人去看红旗会堂看电影。九点多钟,电影散场,俩人出了会堂,朝大街北面走,当走到邮局门前时,男青年突然将一枚军用手榴弹拉弦塞进女伴的裤子兜里。一声巨响,女青年倒在血泊中。女青年临死前说了句:他太狠了。原来,男青年在城外出国部队停车场,盗窃一箱手榴弹炸鱼,用了十几枚。这天,男青年有备而来,如果女青年一再坚持与他分手,就与她同归于尽,结果,他还是把女伴送走了。

部队在思茅驻军时,刚成立革委会不久,当地的公检法在文革中都被砸烂,城里经常有社会闲散青年聚众斗殴,影响很坏。革委会邀请部队派人帮助维护社会治安。我所在部队派出了十几名战士,身着深蓝色便衣,每天上街巡逻。遇到有打架斗殴的,及时上前制止,这些闹事者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侦察兵,动手动脚的来打便衣战士,被战士缠腕、锁喉、别臂,动作干净利索的给制服了。后来,在思茅传开了,街上有便衣,不能在大街上打架斗殴。在部队化妆执勤的一年中,打架斗殴的现象明显减少了。

七十年代,在中缅边境常有蒋残匪活动,为了防止蒋残匪的渗透和破坏活动,部队曾经参与过对全城的夜查行动。部队分组行动,对各旅店、居民住户挨家挨户的查户口,看是否有外来可疑人员进入思茅城内。由于检查的比较频繁,境外敌特很难进入内地。

1971年8月1日,是解放军建军50周年纪念日。这天,各中队都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干部战士频频举杯,庆祝这个属于自己的节日。晚饭后,一中队全体同志接到上级命令,当晚乘车开往勐连县去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中缅边界剿匪。部队到达指定位置以后,立即深入到边境线进行化妆侦察,掌握了所在位置蒋残匪的地形、碉堡、火力配备、残匪数量等情况,正当准备采取统一军事行动时,由于“9、13”事件,部队“原地待命”,1972年2月,部队返回了思茅。

七十年代,上海、四川、昆明、北京的知识青年陆续来到云南,有很多知识青年到了西双版纳州原始森林开发橡胶园,思茅是知识青年往返探亲的必经之地。知识青年的到来,也给思茅带来一定的影响,为这里的文化、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在知识青年没来之前,思茅没有啤酒厂,由于他们的到来,思茅开始有了当地生产的啤酒。开始的时候,啤酒质量很不过关,瓶子里的气体充足,很容易爆炸。部队会餐时,买回来成箱的啤酒,干部战士围在餐桌上,还没等饮用啤酒,就听身后箱里的啤酒一会儿就发出砰的一声响,啤酒瓶子被炸碎,啤酒流了一地。有的时候,一箱啤酒要炸碎十多瓶。

那时,在思茅大街两旁的商店里,出现了一些新的面孔,有每天“阿拉上海宁”的上海知青,有京味口音很浓的北京人,有一张口就“妹妹三”的昆明人,还有张嘴就“幺娃子”的四川成都、重庆人。在思茅大街有一家新出现的饮料商店,上海知青把上海风味的冷饮带到了云南思茅,增添了许多冷饮品种,深受当地居民的喜爱。

  

部队的王禄干事在《云南中草药》一书中看到,有一种中草药的名叫“黄精"的补药。就想见识一下。一个星期天,他约了机关的几名战士来到三中队i营房北面不远的一条长满树丛的土路,大家在树丛间仔细寻找,很快,便发现了它的踪迹。原来,这种药生长在土里,上面成藤状。大家用铁铲将其挖出,药的样子很象土豆,大的有乒乓球般大小,小的有玻璃球大,一株有十多个。回来后,把“黄精”药洗净、切成片状,然后和排骨一起炖。煮熟后,每人一小碗汤,我也喝了一小碗,黄精的汤淡淡的,稍有一点点甜味,喝下去没有什么感觉。到了第二天早上,王干事问大家这汤怎么样?喝汤的人全都笑了。原来,黄精的药力很大,当晚,每个人都作了同样的“美梦”,身体严重受损。在那条土路的两旁,大家在树丛中采集了许多金银花,拿回来晾晒。据说金银花既能宣散风热,还善清解血毒,用于各种热性病,如身热、发疹、发斑、热毒疮痈、咽喉肿痛等证。

《陈年趣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347605/65492389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