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附录一 - 推心而说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推心而说 > 附录一

附录一

[更新时间]2010-09-14 08:29:36 [字数]6066

 

1古蒲论诗

[]

穿越时空,情景交融;

含蓄巧工,直白花红。

触点各宠,视角非同;

一吟二诵,顿悟其中。

 

[]

信手是空,拈来成融;

由缰神工,刀斧落红。

流俗争宠,高雅等同;

琴瑟以诵,应声阁中。

 

[]

天马行空,意境和融;

风格所工,姹紫嫣红。

失之今宠,出于众同;

知音传诵,如锥囊中。

 

 

11关于诗的断想

诗在高处,诗在心里。没有诗的人生是苍白的。有诗的日子,陶醉其间,可以什么都不想,可以什么都不要,对于诗人来说。

——题记

 

新诗,也称现代诗,我的理解或观点,不是文字组合后简单的断行分节,长短句什么的,而是现实和想象的东西通过凝练的文字而富于韵律美感表现出来的文学作品,源于生活的灵感,秀于巧妙的再加工,形式较为自由,不拘一格,讲究的是诗性、诗情、诗境、诗味的语言和意识体现。

这韵律,有音韵和意韵,不能片面地强调音韵而忽视意韵,也不能单纯地着重意韵而弱化音韵,两者要协调统一的不失偏颇,相得益彰;这美感,不仅文字上的个性化,更多的是给读者留下美的享受,有画面般的,有建筑般的,有或喜或怒或哀或乐的杂陈,甚至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官效果,由此带来的冲击力而沉醉了。

这诗性、诗情、诗境、诗味的语言和意识体现,是诗的主旨,是诗的根蒂,贯穿于诗的存在的全过程,取决于作者和读者的怦然心动、神来之悟,但不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那种,涉及到一个勤学多写和技巧把握的问题。

有人说,写作如若化妆,三等作品靠文字化妆,二等作品靠精神化妆,一等作品靠生命化妆。用心写作了,只要意思不反动,文字还通顺,不管表达了什么,都是好文章。写诗亦然。“诗出自于心”即为此理。

写出来的诗作,除了留给读者一个思想的空间外,更多的是要让读者记住作品中的一句话。换句话讲,诗作锻造出炉后,或能诵或可悟,诵之经典,悟出真理。否则就不成其为诗了,背离了诗的初衷,只能说是形而上学的。

“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要想写出好诗,得下番功夫,潜入灵魂的深处,捕捉短瞬即逝的玄机,挖掘人外物外的珍品,以意取胜,以质取胜,而非以文字的生僻、辞藻的华丽取胜。这就是写诗的节骨眼。

有的人写了一辈子的诗,也没写出一首像样的诗;有的人不写诗,一次偶然信笔却成就了一篇好诗。客观存在的事实,并非宣扬天赋,在诗的王国里不拒绝这样的行为,有心人有缘人总是被青睐,奉为上宾。正如水到渠也成了,因出也就必果了,但不可亵渎,不可卖弄,不可自诩,不可为写诗而写诗,“诗神”经不起胡闹折腾,坚守本真本分是写诗的规则。

及此,使我想到了一件事,出于导向,义正词严地讲讲。诗,就是自己生产的孩子,打着自己的烙印,很鲜明很独特的,最为人不耻的当属抄袭别人的作品,窃为己有的招摇过市、混淆视听、哗众取宠,也是最不够意思的,显示了本性上的不地道、不仗义,应以唾之和封杀。

我写诗,我就是诗人!哦不,诗人的称号不是作者自加己封的,而是读者褒奖的。本无炫耀的资本,唯有作品在说话。

 

一个真正的诗人没有自己的诗论,是缺失的。诗论,就是对诗这一文学样式的认识,有感性的、理性的,有统一的、分歧的,主要阐述个人的诗观,与同道中人交流。

诗有因人而作的,有因事而作的,有因景而作的,有因物而作的,有因时而作的,有因势而作的,个中千变万化,诗风各异,流派纷呈,古今有之,此乃诗之繁荣的根本所在。不是极力主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嘛,当下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多,引导好了,我认为并非一件坏事,或许将会是天女散花,花香宜人,风光无限。

诗品,反映了作者的意识形态的价值取向,也即人品,通俗地讲,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诗。诗家沈德潜说,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诗品有高下,要为“高”不为“下”,要始终负责任的,不吟靡靡之声,不和颓废之音,不生非份之念,不图利益之争,这尤是做人做事的法则。

文由心生,文无定法,文有众解,诗也概莫能外。

写诗,靠的是灵感,靠的是情绪,靠的是认知,没有灵感、情绪和认知是写不出诗来的。同时,要少点形式上的推敲和琢磨,多点内容上的深入与挖掘。当然,必要的修辞手段、语言技巧还得游刃有余似的把握住运用好。

袁枚《随园诗话》指出:凡作诗文者,宁如野马,不可如疲驴。因此,写诗没有什么大的条条框框,也不要拘泥什么传统的固定的模式格式,信马由缰好了,性情的就是好的,唯美的就是好的,向善的就是好的。要上层次的话,还须千锤百炼,没有经过千锤百炼总是有瑕疵的。

写诗,一般情况下只点题、说现象,很少直接去破题展开,要避画蛇添足,要有余音绕梁,给读者一个思想的空间,这也是诗本身要求的效果。

诗,应是时代的,生活的,大众的,俗雅的。写诗,不应“学究气”、“书卷味”,搞得艰深晦涩,弄得玄乎其玄,一句“你不懂”来遮丑拦羞,我认为有糟踏蹂躏之嫌。另外,不应“穿新鞋走老路”、“吃别人嚼过的馍”,而要有自己的个性特点,要有新的“火花”、新的“亮点”不断呈现。

写诗,不为宣泄个人,更多的要开化读者,让读者顿悟,使读者感同深受,但绝不是治心济世的“药方”,结论性的“药方”在读者心里掖着的,在读者手中拽着的。

写诗的诀窍在于毫不间断地读诗。读之甚笃,获益越深。读自己的作品,回味绵软悠长;读别人的作品,如饮玉液琼浆。读诗之乐不言而喻,属于自己的诗句便从心里如泉涌而来,进入读者的视线,进入情感的深处,化作打动人心的东西。

放眼天下,没有一个人是诗人,没有一个人不是诗人。诗人不高贵,诗人不相轻,诗人不神经质,诗人重情义。

因为我不是意义上的诗人,只一个爱好者的角色在进军“诗国”的路上,不乏稚嫩、不乏拟痕的作品,请别以“专攻”的心态、“专业”的水准、“专家”的尺子来评判,要知道“蹒跚学步”与“运动健将”确实存有天壤的差距,我诚挚的期望得到你的关注鼓励以及意见建议,给我信心,让我坚持。对于写诗,我是真实的真心的,宛若一个勇敢的“朝圣者”。因此,为人梯者、作嫁衣者,一定要慎重对待,多做换位思考,深究“内核”,延伸“未尽”,千万不要草率地“枪毙”其作品,给予创作积极性的致命打击,进而毁掉一个“不二法门”的文豪大家。

如果我被读者们认可,已经诗人了,不能说从此往后写的每首诗都出彩、都鳌头,肯定不乏蹩脚的,打脸的。这是客观的。值得肯定的是,于人于己而言,每写一首诗皆有灵感、情绪和认知在里面,都是特定环境下的呕心沥血之作。

黄遵宪《杂感》中“明窗敞流离,高炉香烟;左陈端溪砚,右列薛涛笺;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即今流俗语,我若登简编;五千年后人,惊为古斓斑”的观点,对写诗的人、读诗的人来说应该或多或少有所启示。

追求精品,写出佳作。这是信念,是方向,与诸位诗友共勉。

你写诗吗?你点评诗吗?期待你的争鸣你的看法。

 

111作品及其评论的关联  

作品的出炉,一定凝结着作者一腔或满腔的心血,没有人访读评论的作品是作品的失败,哪怕是网站发布的绝品、精品、推荐作品。掀起访读评论作品的风暴,期待你的参与。

——题记

 

作品在文学网站刊出之后,也建立起了交流的平台,对我而言很是幸事,但不我追求作品点击率,内心里期望更多的是“把自己的话说出来,一吐为快”。只要是真诚的,话不在好听不好听,切中要害就行,掐住症结就行,姑且以包容的心态看待,以感激的心态看待,绝对是一次真诚的交流,这就是欣欣向荣,这就是万紫千红,那就让评论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相信你在评论别人作品的同时,别人也在评论你的作品;相信你在评论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评论你。这不是等价交易,这不是礼尚往来,这是一种彼此的尊重,这是一种彼此的信任。“玩潜水”的把戏,有些过意不去啊。

正是有了评论,你我才真实地发现自己,优长自显,错漏自出,有则改之,无则加冕,多好的事情,千万不能砸锅了,千万不能流产了。

 

有了这个初衷和想法,有了这个习惯性的动作,就一发不可收拾,醉心其间,其意切切,其乐融融。

把对网上作品的留言或感言整理出来,算作一篇稿子发表,也许有人认为多此一举,也许有人认为故弄玄虚,或更多的评头论足。但我要说的是,这种形式在文学网站上是先例,至少目前是这样子。为什么坚持这样做呢?原因在于拜读欣赏了文化大家周作人的小品文之后得到的一个有益启示。

的确,键盘或笔尖下的文字很珍贵,几近吝啬地步,几近惜墨如金,然不以篇幅长短而判定,不以英镑美元而计算,好坏是自己的嘛,说什么也要敝帚自珍啊,也如哪个母亲不疼自己的孩子。

有道是:人活一辈子总得留点什么;有道是:集腋成裘,积沙成塔。对自己,我从不期望过多的什么,只想在年老时候能有回味的东西,能有回忆的点滴,能有唠叨的话题。

 

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或考虑,我就是乐意高兴把自己撰写的部分评论摘录出来,放到这个平台上与大家分享,同时期望听到你的声音。

写作是主观的,作品是客观的。有人这样告诉我。

写作的人很辛苦,敲击键盘的过程如同一次次分娩,应该给予鼓励和支持。善待每篇作品,我只是尽了我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也许你不以为然,也许你比我做得更好。

 

一天上网一小时,浏览点评一下网上作品,然后汇集一块儿晾晒出来,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读人读己,赏心悦目。观点也许偏颇,论点也许扯淡,但不在恭维而在实话,不在堆砌而在阐表。

通过这种形式来探讨文学创作,有评议的成分,有感言的成分,有亮点的成分,有暗点的成分,有肯定的成分,有否定的成分,有执持的成分,有争鸣的成分,或肤浅之语,或经典之言,或利益也好,或弊漏也罢,仅一种尝试一种交流,终极期望得到你的认可,期待你的参与。

阳春白雪的,下里巴人的,就像一个流浪的歌者,始终醉心迷情地在街头角落哼唱着自己的歌,那么投入,那么忘我……

 

写文章不是一件登天的难事,难就难在不拿笔、不敲键、怕丢人。换句话说,就是意识不到,灵感不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我一直奉行一个观点:文由心生,文无定法,文由众解。只要有思想,只要想表达,只要文字排列组合出来,谁也从来没有拒绝你的到访,况且在开放性的网络平台上,完全可以信马由缰,完全可以随心随性,谁知道谁呀,谁封杀谁呀,你我都差不多,不要给自己设定门槛,不要把自己人为框死。给自己一个机会,机会就将如期而至,给你惊喜,给你意想不到的东西。文如泉涌的事情,不是天方夜谭,不是今天才有的,不是没有遇到过。

要善于营销自己,不要一味地寄希望于别人。我们都是靠文字取暖的人,组合文字,咀嚼文字,享受文字,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心态,甚至责任。

 

本想上网时间长一点,多读几篇作品,多与诸位交流交流,但由于工作原因、时间关系只好作罢,有遗憾,更多的是抱歉。

有人问及:你咋个大多留言或感言之后,都要拴一句“握手问好!”或者“问好!祝福!”?我的回答:这是出于尊重,出于感激,绝没有“出左脚而出右脚”的嫌疑,绝没有“吃碗里望锅里”的贪念,绝没有“一教唆二捣鼓”的由头。

还记得有个老师对我讲过的一件事情,他的一个学生爱好文学创作,写了一首小诗让他给予评点斧正,却就诗中“方方的太阳/刮起了绿色的旋风”一句给差点整懵了,因为脑门子里从未有过这样的认知,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只好以不成其为诗给打发了。后来,我也开始琢磨起这句诗来,是印象派的?是朦胧派的?是象征派的?还是别出心裁?还是异想天开?还是天方夜谭?终结没有理出个头绪。

但有一点我明白了,不能以自己的认知水平,不能以自己的见识多少,去信口开河儿,去乱拉胡琴儿,否则就是古板,就是井蛙。要知道写《西游记》的人绝对想不到当今时代“上天入地”已经不是神话,要知道写《石头记》的人绝对想不到当今时代有人会去研究其中的食材药膳,等等。往往对于不可想象的、不可理喻的、不可包容的,大浪淘沙之后,什么都可以想象了,什么都可以理喻了,什么都可以包容了。这就是“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

推而论之,大家看读的作品还有所谓的瑕疵吗?哦不,关键的在于你我是否站在了作者的立场,揣摩了作者的心境。

你在说什么呢?给脸不要脸,拍你的砖头,滚一边去!

我知趣地离开了,没有申辩流泪,没有编撰情节,反而幸灾乐祸似的走进了大漠荒野,走进了深山老林,体验一种洒脱,实践一种无我。

不知道那一地方见面,不知道那一日子屈膝长谈到天亮天暗。也许就在一个路口,也许就在一个拐弯抹角的时候。忍不住了,握个手吧,问个好吧。

不要嫌弃,不要着急,我的下一个评点留言或感言的就是你。

 

放手写评论,甚至无所顾忌,这就是“开颅手术”,活络了筋血;这就是有事没事找乐,活跃了思想。

一个大大的叹号,一个大大的问号,我们需要什么,我们不需要什么,站在自己的高点上,悠然自得,专心动情地完成一次灵魂的对话。

用这种方式与作者、与读者对话,是很惬意的。感觉好像什么都说了,又什么都没说,记住的那些点滴,就变成了上面的几行行文字,成为了自己的心得体会。

又咋地了,谁在发彪,谁在作秀:在天上,在地上,一时顶天立地,一时拜天求地;在风中,在雨中,一阵呼风唤雨,一阵委风曲雨。这,看起来很个性,像模像样的;听起来很玄乎,东南西北的。

蹊跷吧,机缘吧,去去,我也不懂了,是给懵傻痴呆了,一股睡意的打扰,我迷迷糊糊和周公聊上了。

说一千道一万,有时间的话,还是请点击阅读他们的作品,不要听我一家之言胡侃乱弹。

 

关于评论作品这个事,我认为应该加强,应该倡导,以此积极推动和努力营造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良好氛围。责任啊,责任啊!

三个编辑可以成就一个优秀的作家,同时三个编辑也可以毁掉一个绝世的文豪。

读者的评论恰似言外之语、弦外之音,作用更甚更大,与网站、与编辑、与作者、与其他读者而言大有裨益,如此美差何乐而不为呢?

我是这样看的,只要作者的政治不偏向、思想不反动、精神不颓废,应该说写的东西就会有一定的内涵或者表达着某种意思,只是我们理解得不够深入、细致、透彻罢了,想一想怎么地也出不了这个理、这个事实。作为编辑的应该予以宽容甚至拓展,并配以个人的悟性推介给更多的读者,相信这个作者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不同凡响的一鸣惊人的作品问世。

当然,作为编辑的也有难处,因为作嫁衣的活计、甘为人梯的事务会让灵与肉、精神与存在、客观与主观受到冲击、洗礼而变得神经质,只有自己知道的顶天立地、呼风唤雨。
  当然,作为读者的也有难处,因为谁愿意浪费过多的时间,一般都是了解一个大概意思,再看看文笔怎样,如果能留下一点评论性的文字,那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只要你上船,那就开船过河,我是热心的摆渡人。

 

《推心而说》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467261/59634216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