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站在女人背后的男人 - 推心而说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推心而说 > 站在女人背后的男人

站在女人背后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0-08-27 05:07:46 [字数]4124

 

我不是小白脸,我也不是吃软饭的,但我和女人就是有瓜葛牵连,有扯不清的话题、说不清的事情,因为我是站在女人背后的一个男人,全身心的感受体验着生活的温馨、爱情的甜蜜以及家庭的和睦。

——题记。

 

女人,是一本既厚既薄的书;女人,是一件入时过时的裳;女人,是一枝且艳且淡的花。有人在高唱,有人在诽谤,有人说女人是宝贝,有人讲女人是祸水,我给懵掉了,我的思维彻底短路。

我好不容易提起神,站另一个角度加以分析,看着女人们的言行举止,心血来潮,是心潮澎湃,脑子里左转一个想法右转一个理念,而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美丽的女人可爱了,可爱的女人善良了,善良的女人纯洁了,纯洁的女人美丽了。

由此我崇拜女人,但我害怕自己做了女人,这是矛盾的,又是合情合理的。我想是的:女人也会有女人的难处,女人也会有女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女人也会有发嗲装小、打脸充胖,所以就不要拿男人的眼光去审视女人,男人的标准是超脱的,假设女人达到了所谓男人的终极,那么这个世界可能就只剩下要么男人要么女人了。

关于女人,你还有什么话题,只管道来,我一定依据你的观点重新认识女人,把女人举高,把女人甩坏。

没辙了,我心甘情愿的站在了一个女人的背后。

 

人生是一条长长的路,走得好坦然,走的好辛苦。被人赞颂被人吹捧,你泰然处之,顺其自然;被人欺骗被人愚弄,你牢记于心,伺机报复。玩雕虫小技,耍花花肠子,使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勾当,甚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谦虚不承让,试欲作霸主的独占鳌头,把你抬举是迫不得已,把你搞垮是能力,这就是人的难以泯灭的劣根和本性。

悲哀呀。与你相伴相随,你也就不要客气,我仅仅为平凡世界种的一粒种子,能否发芽,能否生根,能否茁壮,似乎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我走在那条乡间小道上,哼着不成曲调的歌,时不情丰时抿嘴一笑,情绝时流下几滴眼泪,比较体面地交代了生活的全部。

没想到我们真有机缘,融洽地谈论人生的酸甜苦辣,理想的崇高和抱负的远大,还谈一些我们要说给我们的话,什么祝福的,什么祈祷的,什么想念的,什么梦牵的。哦,谢谢你,给了我一份力量,意外地给了我一种幸福感觉。

朋友,我们提起勇气,大步朝前走吧,走到哪儿黑就在那儿歇,要知道“笼鸡有食汤锅进,野鹤无粮天地宽”。

 

现在有些人怪得出奇,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贪欲没个止境,就神圣而崇高的爱情也不放过,居然出现了大流大行什么“找个爱自己的,再找个自己爱的”,因而多少人东奔西跑、东溜西窜的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寻啊找啊,忘了苦累辛劳,忘了伦理道德,你看这世道,变了,变得不成规矩不成体统了,呜呼。

你再坐下来听听:

——你会出现的,你一定会给我一种强烈的动感,我将随之飞舞,连同我的信念我的枝蔓,飞舞并不因我的疲累我腥馊的无聊而息止下来。

——蠕行,生衍的模式或者过程,其间,多少的男人和女人这样有趣无趣有味无味地构设了永不虚朽的风景。

——追求可能是一种快乐,也可能是痛苦的一生,无可捉摸。

简直患病,病入骨髓,不可救治,当然社会就这样,习以为常了,见怪不怪了,我只是作个原始记录,随便说说,直言快语,没翻天覆地的想法,别给我扣大帽子,我顶不住,拜托了。

我不是小白脸,我也不是吃软饭的,我是一个正经的男人。

 

打个电话,或者打开网络,找个人聊聊,将思绪一吐为快,现实当中很多人在这么做,似乎家常便饭了,大家也能乐意或违心的接受。咳,说出来,真能说出来,肯定是浮躁的;藏于内心的,说不准才是危险的。

世事变幻,我们又把握住了什么,也许把握住的远不及失去的,于是我们木讷、呆板,总期待着生命和运势的圆满,我们开始寻找一种寄托,走入了非现实的境地,稀奇古怪的千姿百态的,可以用眼花缭乱来形容,更甚的是遇见了老老女人发出了叹问:“花絮是你吗?我不敢停留这里,像你;我不敢落挂那时,像你。柴薪是你吗?一切都不敢想,我得赶紧逃,双手双脚协同地逃。”

无奈,多么无奈,我抬起右手,放下右手,抬起左手,脑袋转上两圈,再抬起左脚,放下左脚,抬起右脚,两手胸前合十。到底畅所欲言还是紧缄其口?其实我也搞不懂,我也扯蛋,我在装腔作势。

 

分别是痛苦的事,尤其和自己最真挚最热爱的人,不管过去怎样,不管将来如何,彼此都心照不宣了,此情此景,泪若瀑水,擦拭伤痕,自己给自己找个原因和理由,面带着微微笑,用力地挥挥手,也是最好的一种表达。

你送我一张照影,目的是为了纪念,我掂着是那么凝重,由于凝重,而我想入非非、张冠李戴、东拉西扯、虚伪滑遢。

也许我一辈子会记得你写的那段话:我不知你是否感动,也许这一走,今生的不再相逢,完美遗憾只能在午夜的酒后梦中。

可你该接受这样的残酷现实:终究要分别的,抗拒不了。我们祈祷吧,举起酒杯,看看外面的夜空,融入到一种激情之中,哪怕是在做梦,我想有了心灵的慰藉比心灵的空荡更让人觉着踏实,你说呢?但愿往后日子携梦而行,在一个温馨的地方,建一座草房,生生息息,放牧牛羊。是的,我们不再为爱情作出努力,我们已经接近自然,让经典的“爱是侵蚀的伤痕,爱是惹招来的报应;爱是不坏的好,爱是不假的真”见鬼去吧,来,我们唱歌,我们跳舞。

我相信你的执着与坦诚,我欢迎你的光临。

 

春天是多好的季节,万物复苏,生机盎然,可我充满了失落感,我的青春开始发黄变淡,我的爱情失去了落脚点,就像站于悬崖边,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因此而心惊肉跳,而迷茫彷徨,而墙上的葫芦东滚西晃。

飞来的一只小鸟嘴里的美丽千古的传说,使我忘却了虚假的承诺和记忆了真实的容颜。在虚假与真实之间,我心情愉快,我想一切悲剧都不会在我身上重演,我信心百倍地迎接明天。

邋遢的我从现在起很注重个人形象和气质的修为,是我要做优秀的男人,展示风度翩翩、顶天立地,让你觉着放弃我就等于过了这村没了那店。

来吧来吧,来到我的世界里,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哦,感谢上帝,交桃花运了,身影由模糊逐渐清晰地向我走来的你是传说中的妖娆女郎么?我要说明一点,我很大男人主义的,大多时候把握不住自己,你得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准备承受意想不到的刁钻以及无理取闹的荒诞。

我在胡说些什么呢,这不自己打自己的脸,自己不给自己台阶下。哎呀,性格太直了,没办法,也算是制造一点激情和浪漫吧,生活是需要一点激情和浪漫的,就害怕我们彼此都消受不起,给糟蹋的面目全非了,嘻嘻哈哈的玩世不恭了,当作调味品或者游戏而已,你说到那个时候才明白,冤不冤枉?

我知道我在自我安慰,我也知道你会原谅和理解的,不然我们怎么老是在崩溃的边缘悬崖勒马,和好如初,不过你倒占了我不少便宜,什么打呀骂呀,可我也习惯听你那句“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的逗人话。

事实在证明,我相信我们会友好的相处,过我们自己舒适的日子。你也不要愁眉紧锁,放开点,想宽点,什么事都解决了。笑啥?我们都是普通人,都有普通人的情感,节外生枝是万不得已的例外。

 

我可以像昨天一样叫你吗,宝贝。

你虎视眈眈,凶神恶煞,桀骜不驯!

难道我们之间的仇恨那么深重,是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的不共戴天?没有吧,我们不过是经历了一场爱情的游戏,被别人算了也被自己算了,理该自己打自己耳光,不应对别人发那么大的火,况且你还是女人,女人不是文静温柔吗?这天地反了,乾坤倒转了。

我真没想到你爱搬弄是非,把别人搞臭搞脏、整烂整坏,你舒服了?我说你始终要明白我留下的一句话:烟雨蒙蒙,江湖行,莫笑古蒲骑竹马,且问娇家几度寻。

万事曾蹉跎,一去不复返,到时候你别拿我作挡箭牌,缘由我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喂!你哭啥?彼此没一丝一点亏欠啊!哦,我醒悟了,你想找回原来的生活,你想拥有你原来的情感。可惜呀,今非昔比,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早不知去向,连水都流过三丘田了。

我把这话送给你: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来吧,与蜥蜴作伴,与赤练蛇为伍,任它风吹雨打,任它乱红飞花,任它前世来生。

值得庆幸,值得骄傲,这世间从此有了和尚有了尼姑。

 

我总认为该走的终得走,谁能留下?

既然不曾了解不曾沟通,那么硬缠着有啥好处,还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还不是鸡飞蛋打,还不是竹篮子打水,还不是各走各的道、各过各的桥。或者有些了解有些沟通,缺少激情,那还不是平淡无味,虽说平淡才是真,我个人的看法:平淡未必是真,真在手与手的相牵、心与心的默契;真在你哭了有人给你擦眼泪,你是失意了有人跟你宽心,真在你累了有人为你捶背解乏。

你留下了,你走了,你留下了,你走了。

人生无常啊,生活就是这样矛盾,心情就这样矛盾,我们避免不了要背着矛盾的重荷蹒跚而行,费劲伤神,到底图个什么来着,谁也说不清楚,反正这样做了就无怨无悔,不知道是不是抗争,是不是超脱,因为黑暗了没人吭气,所以我的眼泪流呀流,流了也白流,谁同情你谁便王八蛋,所以我自作自受了自讨没趣。

但我还是要对你说,去吧,去吧,相信你我会相逢的,会在有一天有一时有一刻有一分有一秒举杯畅谈畅笑的,忘了一切的畅谈畅笑。

 

现实就这样,很大程度上的自己决定着自己的一切,外界的人和物只是辅助罢了,但我们又离不开外界,依赖者外界,所以我们在按部就班、墨守成规中开拓创新,来充实自己,来飞越自己,但不背叛自己,当然这便成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居善守中,争和忍适可而止,能进则进,能退则退,或高官厚禄,或蓬门荜户,或繁都华市,或穷乡僻壤,自得其乐。

——自己开阔,别人开阔;自己轻松,别人轻松;自己平淡,别人平淡;自己从容,别人从容;自己舒服,别人舒服。

记住了,照做了,可喜可贺,因为你至少真实地做了一回自己,没有任凭“天兵天将”的戏耍和摆布。哈哈,其实你并没有进我的胡同、钻我的圈套、信我的玩笑。你很好,有个性,太棒了,祝福你,永远的祝福你。

我在恭维你?不,我始终都以平常心待你,毫不夸张地说了上面的话。

 

 

《推心而说》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467261/88235783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