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吾家有奶 - 梨花带雨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梨花带雨 > 吾家有奶

吾家有奶

[更新时间]2010-10-17 00:33:42 [字数]3343

     话说今年的暑期还似往年一样,不多不少,一月零十天,临近毕业,本不想回家了,欲做兼职,一则多点实习经历,为明年工作做些许准备,曰未雨筹缪。二来也赚些外快。可谓一举两得。谁知第一次面试就碰了壁,老板打了选模特的旗号,暗地里竟在找陪酒小姐。末了,还要找我作女友,被本姑娘骂了个狗血喷头。与此同时对这个社会心生厌恶也实在没了当初找工作的热情,到最后囊中羞涩无入单出了只好收拾行李准备归家。­

 

    回家总是抑不住的兴奋,尤其是见到奶奶那一刻。想她老人家已年逾古稀,身体是大不如前了,可每每一进家门印入眼帘的便是院里那一丛丛郁郁葱葱长势喜人的各样的蔬菜了,都是伊亲手种来的。黄瓜架上吊满了粗壮的黄瓜,豆角秧上挂满了苗条的豆角,辣椒苗上拎紧了红的绿的的辣椒,地窖边上插着一排大葱,末了还有香菜,也叫芫荽,调味用的,更有种特别的香气。虽然园子不大,却也应有尽有。     

    伊是爱花之人,当然不能不给花们留几席之地,我如此爱花大约就是从小耳濡目染受伊的影响。北面花栏墙的边上今年全是九月菊的领地,时节虽还不到寒露,菊儿们就有蓄势待发的劲头了,仿佛不开个轰轰烈烈就死不罢休。

    北方的夏除了闷热外,偶尔还是会吹些清凉的风。傍晚太阳即将落山时,搬个小凳坐在小李树下乘凉,听奶奶讲年轻时在供销社当售货员的故事,据说伊那时颇受欢迎,称米给足分量,扯布都会多让点,更重要的是钱算的分厘不差,还别说那个年代的钱还真精确到几分几厘了。还有她含辛茹苦拉扯四个闺女的趣事。也会聊些邻居街坊的八卦消息,提到某某大爷被儿女折磨不能安度晚年,某某婶娘整天与媳妇吵得不可开交天翻地覆,伊总会愤愤不平感叹人心不古,而后又忽的偷偷地笑了,庆幸自己老有所养阖家美满。伊笑的满脸皱纹都舒展开来,还真可爱。

    院落里被伊打扫得一尘不染,偶间吹来的小风轻摇着荡秋千的还未成熟的果实,乘风而来的邻家的蔷薇的花瓣也忍不住来凑热闹了,唏唏簌簌的声音,还有满园的花香果香,深吸一口气,好不惬意。回到家就觉来到世外桃园,身心松散得就象断了的弦。

­

    不过这次回家的惊喜却还在后面,一跨进里屋的门顿感蓬荜生光,眼前金灿无比,犹如天上神仙驾临,两旁立着金童玉女,时刻等候仙人指令。额,诸位看客先捂上嘴别笑,偶并非眼冒金星,老眼昏花,且跟偶慢慢看来。奶奶在旁见我有点镇住,无不自豪地介绍,这佛堂可倾注了全家人的心血呢。

    佛堂,呵呵,佛堂…老人家竟然把客厅改造成佛堂了,真个亘古未有。虽有巨幅红布遮掩,神象尊威却早已直直沁来。我本不信什么耶稣什么佛的,无奈奶奶一副殷切的模样,只得装着忙不迭去拜佛,谁知竟被伊一把拦住,直瞅我那两条性感美腿,原来是嫌我穿了短裤,这个规矩我是了解的,伊从来都是穿戴整齐了才去上香朝拜,也这样要求别人。我当即翻了长裤来穿上。

    撩开红布,顿觉万道金光射来,只见柜橱上安然排放着一列佛像,释迦摩尼,观音菩萨,地藏王,药师佛,弥勒佛,还有十八罗汉,伊一一给我介绍。大大小小各样的莲花灯摆在前边,香炉,烛台,鲜花,水果应有尽有。我便上了三注大香,跪在莲花垫上磕了三个响头,见伊满意地笑了,才慢慢起身。

    早七晚七给佛祖上香已成为伊每日必做的功课了。每逢初一十五伊还要准备新鲜的水果上供,其实伊自己都舍不得吃,众所周知,北方的水果除了时令是极其昂贵的。奶奶信佛信得很虔诚,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佛书。伊戴着老花镜,看一会,想一会,想不通了就发呆了。瞧她那用功劲儿,我们便打趣她若是再年轻几十岁,一定能捧来清华或者北大的录取通知书。

 

     记得我读高中时常常抄些诗词并讲解一下给她解闷,谁知不几日再提,她早已把那些诗词背得滚瓜烂熟了,令人瞠目结舌。伊记性简直不是一般的好。以前她是很快乐的,爷爷去世后,她就信佛了。这样也好。有时将一种漂泊无处安放的情感转移到另一事物上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当我们生活充实了不再空虚了也许会忘掉很多。不过至于是不是真的忘记就未可知了。我常见伊偷偷地抹眼泪,不知是不是又梦见爷爷了,见我过来就赶紧擦干眼角,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最怕的是过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家家都聚在一起,忙着煮饺子看晚会打牌聊天,开开心心的,我家却略显非同了,诺大的房间只两苗人气,好不冷清。电视里闹得很红火,奶奶却看不怎么进去,春节晚会办得越来越入流了,却将伊们这些老骨头越甩越远了,这时我会讲些笑话,讲些八卦给她听。聊着聊着就觉得她不那么寂寞了。伊很迷信,午夜十二点必要点鞭炮放李花,说是冲喜,虽然偶小时干这些干得手都软了,可自从长大了走上淑女路线后早就抛开这些不成熟的把戏了。无奈每次伊听到噼里啪拉的声音都兴奋得不得了,不得已只好发挥下自我牺牲精神了,幸好在家悄悄地也没人看见,否则本姑娘精心塑造的形象就毁于一旦了。幸甚至哉!­

 

     奶奶是个十足的大好人,跟伊打过交道的人没有说伊不好的。伊做事很有原则,待人接物得体周到,心地善良和蔼可亲。说起来诸位也许不信,伊不是我亲奶奶。亲奶奶我没见过,只从照片看出似乎也很亲切的样子。伊非亲却胜于亲。我长这么大,学会洗衣学会打扫学会照顾自己懂得自立都拜伊所赐。这份恩情我想搭上下辈子也难以偿还。伊不言,然而伊对我的好却非言语所能尽致。

     有一次偶听我说想吃炒豆渣,她竟拖着病重的身体去几里外的豆腐坊去买,回来就挣扎着给我炒,加了菜籽油放了葱末,真是人间美味。可我却一口也吃不下,总觉喉咙里堵了些什么,哽得难受。

 

     伊身体一向不怎么好,肩疼,背疼,腰疼,腿疼,全身没一处好的,每日每夜连个安稳觉也睡不成,大约是年轻时工作太卖力落下的毛病。在家的时光,我每晚睡觉前都帮她做半小时按摩,第二天听她说睡得很稳,我心里就甜得蜜一样。   

     每一年过生日我都会许愿,希望她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今年我又许了,不知佛祖有没有听到。下辈子我想做她的母亲,如果可以选择,孟婆汤我不会喝,哪怕要过刀山下火海,只求记得她,找到她,好好照顾她,精心呵护她,以报她今生的恩情。­

                                                                   10. 10. 12

《梨花带雨》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496745/48318352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